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作者:元好问
出自金代诗人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

乙丑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上,垒石为识,号曰“雁丘”。同行者多为赋诗,予亦有《雁丘词》。旧所作无宫商⑹,今改定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赏析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大雁的生死至情深深地震撼了作者,他将自己的震惊、同情、感动,化为有力的诘问,问自己、问世人、问苍天,究竟“情是何物”?起句陡然发问似雷霆万钧,破空而来;如熔岩沸腾,奔涌而出。正如后来汤显祖在《牡丹亭·题词》中所说:“情之所至,生可以死,死可以复生,生不可以死,死不可以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情至极处,具是何物,竟至于要生死相许?作者的诘问引起读者深深的思索,引发出对世间生死不渝真情的热情讴歌。在“生死相许”之前加上“直教”二字,更加突出了“情”的力量之奇伟。词的开篇用问句,突如其来,先声夺人,犹如盘马弯弓,为下文描写雁的殉情蓄足了笔势,也使大雁殉情的内在意义得以升华。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这二句写雁的感人生活情景。大雁秋天南下越冬而春天北归,双宿双飞。作者称他们为“双飞客”,赋予它们的比翼双飞以世间夫妻相爱的理想色彩。“天南地北”从空间落笔,“几回寒暑”从时间着墨,用高度的艺术概括,写出了大雁的相依为命、为下文的殉情作了必要的铺垫。

欢乐趣,别离苦,是中更有痴儿女——是中:于此,在这里面。这几句是说大雁长期以来共同生活,既是团聚的快乐,也有离别的酸楚,在平平淡淡的生活中形成了难以割舍的一往深情。长期以来,这对“双飞客”早已心心相印,痴情热爱,矢志不渝。“痴儿女”三字包含着词人的哀婉与同情,也使人联想到人世间更有许多真心相爱的痴情男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为谁去——君:指殉情的大雁。这四句是对大雁殉情前心理活动细致入微的揣摩描写。当网罗惊破双栖梦之后,作者认为孤雁心中必然会进行生与死、殉情与偷生的矛盾斗争。但这种犹豫与抉择的过程并未影响大雁殉情的挚诚。相反,更足以表明以死殉情是大雁深入思索后的理性抉择,从而揭示了殉情的真正原因:相依相伴,形影不离的情侣已逝,自己形孤影单,前路渺茫,失去一生的至爱,即使荀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痛下决心,“自投于地而死”。“万里”、“千山”写征途之遥远,“层云”、“暮雪”状前景之艰难。此四句用烘托的手法,揭示了大雁心理活动的轨迹,交待了殉情的深层原因。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这几句借助对历史盛迹的追忆与对眼前自然景物的描绘,渲染了大雁殉情的不朽意义。“横汾路”指当年汉武帝巡幸处。“寂寞当年箫鼓”是倒装句,即当年箫鼓寂寞。楚:即从莽,平楚就是平林。这几句说的是,在这汾水一带,当年本是帝王游幸欢乐的地方,可是现在已经一片荒凉,平林漠漠,荒烟如织。据《史记·封禅书》记载,汉武帝曾率文武百官至汾水边巡祭后土,武帝做《秋风辞》,其中有“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之句,可见当时是箫鼓喧天,棹歌四起,山鸣谷应,何等热闹。而今天却是四处冷烟衰草,一派萧条冷落景象。古与今,盛与衰,喧嚣与冷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几句中,词人用当年武帝巡幸,炫赫一时,转瞬间烟消云散,反衬了真情的万古长存。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风雨——些,句未象声词。《楚辞·招魂》句尾均用“些”字,所以称“楚些”。这句意思是武帝已死,招魂无济于事。山鬼自啼风雨——《楚辞·九歌》中有《山鬼》篇,描写山中女神失恋的悲哀。这里说的是山鬼枉自悲啼,而死者已矣。以上两句借《楚辞》之典反衬了殉情大雁真情的永垂不朽。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大雁生死相许的深情连上天也嫉妒,所以这对殉情的大雁决不会和一般的莺儿燕子一样化为黄土。而是“留得生前身后名”,与世长存。这几句从反面衬托,更加突出了大雁殉情的崇高,为下文寻访雁丘作好铺垫。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这是从正面对大雁的称赞。词人展开想象,千秋万古后,也会有像他和他的朋友们一样的“钟于情”的骚人墨客,来寻访这小小的雁丘,来祭奠这一对爱侣的亡灵。“狂歌痛饮”生动地写出了人们的感动之深。全词结尾,寄寓了词人对殉情者的深切哀思,延伸了全词的历史跨度,使主题得以升华。

廣告

詞牌 《就为了看你一眼。》

 

詞牌<憶江南-狂梦覓青顏>

 

<憶江南-狂梦覓青顏>

 

詩文/何宗陽

 

窗前等,无绪夜将阑。

火炼方知情路苦,风流不识世间难。

狂梦覓青颜。

 

 于紐西蘭漢米爾頓
2017.09.01

 

 

《就为了看你一眼。》

原則上, 我把<憶江南-狂梦覓青顏>翻譯改成了新詩《就為了看你一眼》

《就为了看你一眼。》

诗文/何宗阳

 

我在窗前等候,

心乱如麻, 夜已沉暗。

 

你像烈火烧炼着我,

我已知道,情路苦颠。

风从我脸上吹过,

他哪知道, 世事珂坎。

 

我像发狂般的追梦着,

就为了看你一眼。

 

 于紐西蘭漢米爾頓

 2017.09.01

 

附記:

詞牌<憶江南-狂梦覓青顏> 创作中的格律押韵平仄。

 

 

 

 

 

「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

「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

南宋 謝枋得《文章軌範》引 安子順 之說:「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

宋代學者趙與時在《賓退錄》中說:「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

 
 篇名  作者  時代  關係  評語
 出師表  諸葛亮  三國  君臣  讀出師表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
 陳情表  李密    祖孫  讀陳情表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
 祭十二郎文  韓愈    叔姪  讀祭十二郎文不墮淚者,其人必不慈
 

出師表

 

< 前出師表 >

「出師表 諸葛亮」的圖片搜尋結果

「出師表 諸葛亮」的圖片搜尋結果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

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睦,优劣得所。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 後出師表 >

「出師表 諸葛亮」的圖片搜尋結果

先帝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故托臣以討賊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故知臣伐賊,才弱敵強也。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臣受命之日,寢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並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顧王業不可偏安於蜀都,故冒危難以奉先帝之遺意。而議者謂為非計。今賊適疲於西,又務於東,兵法“乘勞”:此進趨之時也。謹陳其事如左:
高帝明並日月,謀臣淵深,然涉險被創,危然後安;今陛下未及高帝,謀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長策取勝,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劉繇、王朗,各據州郡,論安言計,動引聖人,群疑滿腹,眾難塞胸;今歲不戰,明年不征,使孫策坐大,遂並江東:此臣之未解二也。曹操智計,殊絕於人,其用兵也,仿怫孫、吳,然困於南陽,險於烏巢,危於祁連,逼於黎陽,幾敗北山,殆死潼關,然後偽定一時耳;況臣才弱,而欲以不危而定之:此臣之未解三也。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圖之,委任夏侯而夏侯敗亡,先帝每稱操為能,猶有此失;況臣弩下,何能必勝:此臣之未解四也。自臣到漢中,中間期年耳,然喪趙雲、陽群、馬玉、閻芝、丁立、白壽、劉合、鄧銅等,及驅長屯將七十余人,突將無前,叢叟、青羌,散騎武騎一千余人,此皆數十年之內,所糾合四方之精銳,非一州之所有;若複數年,則損三分之二也。──當何以圖敵:此臣之未解五也。今民窮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則住與行,勞費正等;而不及今圖之,欲以一州之地,與賊持久:此臣之未解六也。
夫難平者,事也。昔先帝敗軍於楚,當此時,曹操拊手,謂天下已定。──然後先帝東連吳、越,西取巴、蜀,舉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計,而漢事將成也。──然後吳更違盟,關羽毀敗,秭歸蹉跌,曹丕稱帝:凡事如是,難可逆見。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至於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作者:蜀漢,諸葛亮

「出師表 諸葛亮」的圖片搜尋結果

選自:昭明文選

內容:三國蜀後主建興五年,諸葛亮駐軍漢中,準備北伐曹魏,出師前上書後主,勸其尊賢納諫,以復興漢室。本篇初見於三國志蜀志諸葛亮傳,並無篇名,後文選錄此文,題作「出師表」是為「前出師表」。蜀漢建興六年,諸葛亮出兵散關,圍陳倉,出師前復上書,是為「後出師表」。

文中稱先帝者凡十三次,蓋出老臣而兼師保之口,愈見忠摯深切之情。後人謂「讀出師表而不流涕者,其人必不忠  」

 

陳情表

「陳情表 李密」的圖片搜尋結果
「陳情表 李密」的圖片搜尋結果
臣密言:
  臣以險釁,夙遭閔凶。生孩六月,慈父見背。行年四歲,舅
奪母志。祖母劉愍臣孤弱,躬親撫養。臣少多疾病九歲不行;零
丁孤苦,至於成立。既無叔伯,終鮮兄弟;門衰祚薄,晚有兒息
。外無期功彊近之親,內無應門五尺之僮;煢煢獨立,形影相弔
。而劉夙嬰疾病,常在床蓐;臣侍湯藥,未曾廢離。
     
  逮奉聖朝,沐浴清化。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後刺史臣榮
,舉臣秀才;臣以供養無主,辭不赴命。詔書特下,拜臣郎中;
尋蒙國恩,除臣洗馬。猥以微賤,當侍東宮,非臣隕首,所能上
報。臣具以表聞,辭不就職。詔書切峻,責臣逋慢。郡縣逼迫,
催臣上道;州司臨門,急於星火。臣欲奉詔奔馳,則劉病日篤;
欲告訴不許;臣之進退,實為狼狽。

    伏惟聖朝以孝治天下,凡在故老,猶蒙矜育;況臣孤苦,特
為尤甚。且臣少事偽朝,歷職郎署,本圖宦達,不矜名節。今臣
亡國賤俘,至微至陋,過蒙拔擢,寵命優渥;豈敢盤桓,有所希
冀!但以劉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臣無祖
母,無以至今日;祖母無臣,無以終餘年。母孫二人,更相為命
;是以區區,不能廢遠。         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劉今年九
十有六,是臣盡節於陛下之日長,報養劉之日短也。烏鳥私情,
願乞終養!
 
   臣之辛苦,非獨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見明知;皇天后土
,實所共鑒。願陛下矜愍愚誠,聽臣微志;庶劉僥倖,保卒餘年。
臣生當隕首,死當結草。
 
  臣不勝犬馬怖懼之情,謹拜表以聞。
 

李 密(224年-287年),字令伯,一名虔,為武陽(今四川彭山)人。幼年喪父,母何氏改嫁,由祖母撫養成人。師當時著名學者譙周,博覽五經,尤精《春秋左傳》。初仕蜀漢為尚書郎。

蜀漢亡,晉武帝召其為太子洗馬,李密以《陳情表》上書晉武帝,以祖母年老多病、無人供養而婉辭。文章措詞委婉,情真意切,李密對年邁祖母的一片至誠的孝心躍然紙上。

史載,晉武帝讀了此表之後,深感其孝心,下詔李密留養祖母,並賜奴婢二人,使郡縣供其祖母奉膳。北宋文學家李格非稱《陳情表》「沛然從肺腑中流出,殊不見斧鑿痕」。宋代學者趙與時在《賓退錄》中說:「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

文中的「煢煢孑立,形影相弔」、「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生當隕首,死當結草」成為成語經典,為後人廣泛使用。

祭十二郎文
「祭十二郎文 韓愈」的圖片搜尋結果
 
年月日,季父愈,聞汝喪之七日,乃能銜哀致誠,使建中遠具時羞之奠,告汝十二郎之靈:
嗚呼!吾少孤,及長,不省所怙,惟兄嫂是依。中年,兄歿南方,吾與汝俱幼,從嫂歸葬河陽,既又與汝就食江南,零丁孤苦,未嘗一日相離也。吾上有三兄,皆不幸早世。承先人後者,在孫惟汝,在子惟吾。兩世一身,形單影隻。嫂嘗撫汝指吾而言曰:「韓氏兩世,惟此而已!」汝時尤小,當不復記憶;吾時雖能記憶,亦未知其言之悲也。
吾年十九,始來京城。其後四年,而歸視汝。又四年,吾往河陽省墳墓,遇汝從嫂喪來葬。又二年,吾佐董丞相於汴州,汝來省吾;止一歲,請歸取其孥。明年,丞相薨,吾去汴州,汝不果來。是年,吾佐戎徐州,使取汝者始行,吾又罷去,汝又不果來。吾念汝從於東,東亦客也,不可以久;圖久遠者,莫如西歸,將成家而致汝。嗚呼!孰謂汝遽去吾而歿乎?吾與汝俱少年,以為雖暫相別,終當久相與處,故捨汝而旅食京師,以求斗斛之祿。誠知其如此,雖萬乘之公相,吾不以一日輟汝而就也。
去年,孟東野往。吾書與汝曰:「吾年未四十,而視茫茫,而髮蒼蒼,而齒牙動搖。念諸父與諸兄,皆康彊而早世,如吾之衰者,其能久存乎?吾不可去,汝不肯來,恐旦暮死,而汝抱無涯之戚也!」孰謂少者歿而長者存,彊者夭而病者全乎?嗚呼!其信然邪?其夢邪?其傳之非其真邪?信也,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乎?汝之純明而不克蒙其澤乎?少者、彊者而夭歿,長者、衰者而存全乎?未可以為信也。夢也,傳之非其真也,東野之書,耿蘭之報,何為而在吾側也?嗚呼!其信然矣!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矣!汝之純明宜業其家者,不克蒙其澤矣!所謂天者誠難測,而神者誠難明矣!所謂理者不可推,而壽者不可知矣!雖然,吾自今年來,蒼蒼者或化而為白矣,動搖者或脫而落矣;毛血日益衰,志氣日益微,幾何不從汝而死也!死而有知,其幾何離;其無知,悲不幾時,而不悲者無窮期矣!汝之子始十歲,吾之子始五歲,少而彊者不可保,如此孩提者,又可冀其成立邪!嗚呼哀哉!嗚呼哀哉!
汝去年書云:「比得軟腳病,往往而劇。」吾曰:「是疾也,江南之人,常常有之。」未始以為憂也。嗚呼!其竟以此而殞其生乎?抑別有疾而致斯乎?汝之書,六月十七日也。東野云:汝歿以六月二日。耿蘭之報無月日。蓋東野之使者,不知問家人以月日;如耿蘭之報,不知當言月日。東野與吾書,乃問使者,使者妄稱以應之耳。其然乎?其不然乎?
今吾使建中祭汝,弔汝之孤,與汝之乳母。彼有食,可守以待終喪,則待終喪而取以來;如不能守以終喪,則遂取以來。其餘奴婢,並令守汝喪。吾力能改葬,終葬汝於先人之兆,然後惟其所願。
嗚呼!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吾行負神明,而使汝夭;不孝不慈,而不得與汝相養以生,相守以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與吾形相依,死而魂不與吾夢相接。吾實為之,其又何尤!彼蒼者天,曷其有極!自今以往,吾其無意於人世矣!當求數頃之田,於伊潁之上,以待餘年,教吾子與汝子,幸其成;長吾女與汝女,待其嫁,如此而已!嗚呼!言有窮而情不可終,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嗚呼哀哉!尚饗!
祭文中的千年絕唱——韓愈《祭十二郎文》
「祭十二郎文 」的圖片搜尋結果
南宋學者趙與時在《賓退錄》中寫道:“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祭十二郎文〉〉是一篇千百年來傳誦不衰,影響深遠的祭文名作,不管我們對文中的思想感情作如何評價,吟誦之下,都不能不隨作者之祭而有眼澀之悲。
感情真摯,催人淚下
韓愈寫此文的目的不在於稱頌死者,而在於傾訴自己的痛悼之情,寄託自己的哀思。這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強調骨肉親情關係。作者與老成,名爲叔侄,情同手足,“兩世一身,形單影隻”。今老成先逝,子女幼小,更顯得家族凋零,振興無望。這在注重門庭家道的古代,引起韓愈的切膚之痛是理所當然的。二是突出老成之死實出意外。老成比作者年少而體強,卻“強者夭而病者全”;老成得的不過是一種常見的軟腳病,作者本來不以爲意,毫無精神準備,因而對老成的遽死追悔莫及,意外的打擊使他極爲悲痛。三是表達作者自身宦海沉浮之苦和對人生無常之感,並以此深化親情。作者原以爲兩人都還年輕,便不以暫別爲念,求食求祿,奔走仕途,因而別多聚少,而今鑄成終身遺憾。作者求索老成的死因和死期,卻墮入乍信乍疑,如夢如幻的迷境,深感生命瓢忽,倍增哀痛。
不拘常格,自由抒情
祭文原本偏重於抒發對死者的悼念哀痛之情,一般是結合對死者功業德行的頌揚而展開的。本文一反傳統祭文以鋪排郡望、藻飾官階、歷敘生平、歌功頌德爲主的固定模式,主要記家常瑣事,表現自己與死者的密切關係,抒寫難以抑止的悲哀,表達刻骨銘心的骨肉親情。形式上則破駢爲散,採用自由多變的散體。正如林紓在〈〈韓柳文研究法韓文研究法〉〉中所說:“祭文體,本以用韻爲正格……至〈〈祭十二郎文〉〉,至痛徹心,不能爲辭,則變調爲散體。”全文有吞聲嗚咽之態,無誇飾豔麗之辭,爲後世歐陽修〈〈隴岡阡表〉〉、歸有光〈〈項脊軒志〉〉、袁枚〈祭妹文〉〉等開闢新徑。這種自由化的寫作形式,使作者如同與死者對話,邊訴邊泣,吞吐嗚咽,交織着悔恨、悲痛、自責之情,因而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語言樸素,行雲流水
這篇祭文強烈的感情力量,能如此深刻地感染讀者,也得力於作者高超的語言文字技巧。它全用散文句調和平易曉暢的家常生活語言,長長短短,錯錯落落,奇偶駢散,參差駢散,行於所當行,止於不得不止;疑問、感嘆、陳述等各種句式,反覆、重疊、排比、呼告等多種修辭手法,任意調遣,全依感情的需要。再加之作者取與死者促膝談心的形式,呼“汝”喚“你”,似乎死者也能聽到“我”的聲音,顯得異常自然而真切。這樣全文就形成了一種行雲流水般的語言氣勢和令人如聞咳謦的感情氛圍。文章就像一隻無形的手,緊緊擁抱住了它的讀者。
邊訴邊泣的語言形式
作者採用與死者對話的方式,邊訴邊泣,吞吐嗚咽,交織着悔恨、悲痛、自責等種種感情,似在生者和死者之間作無窮無盡的長談。如寫聞訃的情景,從“其信然邪”到“未可以爲信也”,再到“其信然矣”,語句重疊,表現其驚疑無定的心理狀態。末尾“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一段,多用排句,情緒激宕,一氣呵成。這一切又都從肺腑中流出,因而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任静 付笛生 《知心爱人》

任静 付笛生 《知心爱人》

拈花– 書画。

拈花— 書画。

書画—  一個人到30歲要把全部時間用來覺悟,如果不用來覺悟,就是一天一天走向死亡. ~ 《至尊奧義書》

一個人到30歲要把全部時間用來覺悟,如果不用來覺悟,就是一天一天走向死亡. ~ 《至尊奧義書》

佛祖拈花一笑,惹了幾世塵緣……何必在乎流淚和微笑,那不過是種形式罷了!

佛祖拈花一笑,惹了幾世塵緣……何必在乎流淚和微笑,那不過是種形式罷了!

_____________4e48c9d94fff0

清晨,霧靄還沒散去。寂靜的西天靈山,有位女子獨自坐在大雄寶殿門口。一身紅裝,風吹欲燃。

「我要見佛祖釋迦牟尼,請你們放我過去。」女子輕聲道。旁邊的是四大金剛護法。「這裡是靈山寶地,還請施主回去,不得造次,否則我們會依法處置。」

「哼!什麼法,我只想見釋迦牟尼,不做別的事情,難道你們佛界就這樣迎接來賓的嗎?」金剛護法正準備回答她的話,一個低沉的聲音道:「讓她進來。」金剛不再言語,只道了一聲:「是!」然後對女子道:「施主請進!」

紅衣女子也不言語,推門而入!見了佛祖也沒跪拜,也沒瞻仰!

紅衣女子道:「知道我是誰嗎?」

佛祖道:「知道!」

紅衣女子又道:「記得我是誰嗎?」

佛祖道:「不記得!」

紅衣女子道:「為何知道而不記得?」

佛祖道:「萬法由心,佛可以知道一切,但不會記得一切!」

紅衣女子道:「知道我為何來?」

佛祖道:「知道!」

紅衣女子道:「你既說佛法無邊,為何又有苦修,苦禪,八戒九律之說?」

佛說:「萬法由心,一切只是一個形式,真的修鍊不需要八戒九律也自然能做到!」

紅衣女子又問道:「怎樣才可以一笑傾城?」

佛答道:「那要看傾誰的城?人各有城,有的堅若磐石,固若金湯,也有的一擊就潰!」

紅衣女子道:「那麼你的呢?」

佛答道:「我是佛,沒城!」

紅衣女子接著問:「佛有愛嗎,佛懂愛嗎?」

佛說:「有,但不懂?佛的愛是博愛!是大愛,卻不是人間的愛恨情仇!塵緣皆苦,回頭是岸!」

紅衣女子說:「我如果對你說,我愛你,你會是怎樣的反映?」

佛說:「當為笑談!」

紅衣女子又道:「笑談?可我修鍊了三千年!你的愛在博大分給眾生的卻也是微乎其微!」

佛說:「大愛無疆,佛本萬身,或化萬千之法相,或官或仆,或民或兵,皆是佛根!」

紅衣女子:「既然不愛,為何當年拈花一笑?難道只有迦葉尊者知道?」

佛說:「是的,萬千佛法微妙法,皆出於萬物,皆取於萬物!當年一笑,只是偶然」。

紅衣女子道:「偶然,原來如此,你是佛,可以去對萬物微笑,博愛萬物,卻不能把愛單獨的給某一個人!你多情卻也無情!」

佛未語!

紅衣女子默默念道:「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即為離於愛者。人生八苦,生、老、病、死、行、愛別離、求不得、怨憎會。如何無我無相,無欲無求?愛別離,怨憎會,撒手西歸,全無是類。不過是滿眼空花,一片虛幻。世人業力無為,何易?

種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世人心裡如何能及?坐亦禪,行亦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春來花自青,秋至葉飄零,無窮般若心自在,語默動靜體自然。有業必有相,相亂人心,如何?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間萬物皆是化相,心不動,萬物皆不動,心不變,萬物皆不變。」

佛驚道:「三千年,你還記得我和迦葉的對話?」

紅衣女子道:「只為這段,我修鍊三千年!如是我聞,紅塵皆苦,愛最苦!可是我愛上了不該愛的人。」

紅衣女子道:「我試著忘記已經三千年,卻越來越深刻,越來越清晰!這叫我怎麼釋懷?我佛慈悲,度我入門吧!」

佛道:「紅塵自度,誰也幫不了誰,不戀所以不失,不記所以不忘,冥冥宇宙若得永生之道者,需過忘情!忘情之上者,是忘己!無我無物,物我兩忘!方入我門。要入我門,先修心!修心為上,修體為下!」

紅衣女子道:「懂了!似乎我沒有來錯地方,三千年的修行不能想通,現在豁然開朗。」說完,紅袖一甩,勒住自己的脖子,死在佛祖面前!

似乎有一滴清淚從釋迦面頰流下,滴在紅衣女子身上

女子陡然復活!說道:「原來佛也有淚,佛不是沒有七情六慾的嗎?」

佛祖道:「是沒有,但也有例外。動情可以,但只是一瞬,一瞬過後,又是永恆!佛本是魔,魔本是佛。真真假假自由心在!隨意即好,流淚也罷,微笑也罷。無欲則無求,無求則無情,無情是痴情,痴情是濫情,濫情亦多情,多情亦無情!何必在乎流淚與微笑,那不過是種形式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