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銀色月光下

原野三重唱 –

老鷹之歌

老鷹之歌

 

能不能留住你 & 細雪 (ささめゆき)

能不能留住你 & 細雪 (ささめゆき)

 

溫泉鄉的吉他

溫泉鄉的吉他

情人的眼淚

情人的眼淚

相關圖片

相關圖片

「情人的眼淚」的圖片搜尋結果

「情人的眼淚」的圖片搜尋結果

情人的眼淚

作詞:陳蝶衣
作曲:姚敏

為什麼要對你掉眼淚 你難道不明白是為了愛
只有那有情人眼淚最珍貴
一顆顆眼淚都是愛都是愛

為什麼要對你掉眼淚 你難道不明白是為了愛
要不是有情郎跟我要分開
我的眼淚不會掉下來掉下來

好春常在 春花正開 你怎麼捨得說再會
我在深閨 望穿秋水 你不要忘了我情深 深如海

為什麼要對你掉眼淚 你難道不明白是為了愛
要不是有情郎跟我要分開
我的眼淚不會掉下來掉下來

好春常在 春花正開 你怎麼捨得說再會
我在深閨 望穿秋水 你不要忘了我情深 深如海

為什麼要對你掉眼淚 你難道不明白是為了愛
要不是有情郎跟我要分開
我的眼淚不會掉下來掉下來

黃昏的故鄉/赤い夕陽の故郷

黃昏的故鄉〉(白話字:Hông-hun ê Kò͘-hiong;或作黃昏兮故鄉黃昏亓故鄉等),是一首臺語歌曲。原曲為1958年11月錄製上市,由日本人中野忠晴作曲、橫井弘作詞、三橋美智也所演唱[1],後由台灣音樂家文夏填台語詞後翻唱。當年許多被中華民國政府列入黑名單的台灣人二十餘年無法回台,所以在海外台灣人的聚會中,〈黃昏的故鄉〉是最常被吟唱的歌曲。今日,除了文夏的版本持續傳唱外,亦有許多台語歌手翻唱此經典台語歌曲。

本曲在台灣戒嚴與白色恐怖時期,與〈望你早歸〉、〈補破網〉、〈望春風〉以及〈媽媽請你也保重〉等曲並列台獨及黨外勢力的五大精神歌曲,也因此使它被當年國民黨主導的政府列為一首禁歌。

文夏

黃昏的故鄉
作詞:文夏
作曲:橫井弘

叫著我 叫著我
黃昏的故鄉不時地叫我
叫我這個苦命的身軀
流浪的人無厝的渡鳥
孤單若來到異鄉
不時也會念家鄉
今日又是會聽見著喔~
親像塊叫我的

叫著我 叫著我
黃昏的故鄉不時地叫我
懷念彼時故鄉的形影
月光不時照落的山河
彼邊山 彼條溪水

永遠抱著咱的夢
今夜又是來夢著伊喔~
親像塊等我的

叫著我 叫著我
黃昏的故鄉不時地叫我
含著悲哀也有帶目屎
盼我倒去的聲叫無停
白雲啊~你若要去
請你帶著我心情
送去乎伊我的阿母喔~
不倘來忘記的

陳文彬先生精湛演奏低沉悅耳的撒克斯風

「黃昏的故鄉」的圖片搜尋結果

File:黃昏的故鄉手繪海報.JPG

《雙人枕頭》

ETtoday 2015年08月15日 21:41

記者林淑娟/台北報導

台語歌壇天后江蕙的「祝福」演唱會15日進行第13場,影視歌三棲的「金曲台語歌王」王識賢,雖然正在拍八點檔、已經連續40小時沒闔眼睡覺,仍向劇組請假來助陣,兩人除了合唱《月娘啊聽我講》,還加碼對唱《雙人枕頭》,兩人並一起澄清一個外界以訛傳訛多年的「誤會」!

▲▼王識賢擔任江蕙演唱會嘉賓。(圖/記者張一中攝)

江蕙說,王識賢是她心目中台語屆的第一男主角,「是13場以來最煙斗(帥)的一位嘉賓!」王識賢哀怨地說,他一直有個遺憾,「非常羨慕施文彬、阿杜、伍思凱可以和二姊合唱!」又打趣說:「我歌也沒唱得比他們差,長的也不會比較差,我會演戲他們都沒有啊,為什麼就我沒機會跟二姊合唱?」他還懇求二姊「封麥之前再跟我錄一張,再來封嘛!」

王識賢也透露二姊招牌曲《家後》的由來,原來是他有一次跟鄭進一聊天,用《最浪漫的事》舉例,建議他別只是寫一些情情愛愛的歌,結果沒多久,鄭進一就寫了《家後》,還說要給他唱,「我覺得這首我唱不好,不敢唱,歌壇除了二姐之外,沒有人能把這首歌唱好!」江蕙問他「後悔嗎」,他說當然不會後悔,因為這首歌除了二姊別無人選。

▲▼王識賢擔任江蕙演唱會嘉賓。(圖/記者張一中攝)

二姊也誇讚王識賢是台語界的第一小生,並提出疑問,不解為什麼每次在KTV點歌《雙人枕頭》,上面都是寫江蕙、王識賢,「我什麼時候跟你合唱了?」但既然外界這樣認為,就乾脆成全大家,兩人當場加碼合唱這一首,讓全場歌迷有「撿到」的爽感。其實,這首歌是1990年王識賢一炮而紅的獨唱曲,後來有不少歌手翻唱成男女對唱的版本,但二姊從未錄過這首歌。這也是王識賢「首度」和江蕙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