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8 年 12 月

今天應節贺語- 手画手寫。Merry Christmas! 聖誕精神就是愛、分享、關心、平安、寬恕、謙卑、祝福和禮物。只有回歸聖誕精神才能讓人們的心靈得到真正的解放。

书法要写好,谋篇布局很重要!

章法,广义上讲,是包括款式,狭义上讲,是指整幅作品的谋篇布局。

经营位置“意匠惨淡经营中”,的确如此,章法布局包括一点一画、结字、行气、全篇布白、落款钤印以及装裱。点画,结字在作品中只是一小局部,然而“一点或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它要与整篇相配合,可以从以下九个方面谈谈本人之认识。


一、定主、宾之序

书法创作当先从主体(正文的文字内容)入手,主位既定,宾从就可以围绕主体生发,或藏或露,或即或离,目的总在丰富其空间,充实其层次,如众星拱月一般,烘托得主体形象愈见突出愈完美。

书法作品的文字内容,从艺术的角度来看不是书艺作品最重要的方面。但写什么内容需要作者认真选择,作品之内容有时能说明作者的思想感情、修养水平。内容佳就给作品增加了一层意趣,文情并茂,千古如新。传世的古代法书如:王羲之的《兰亭序》、苏轼的《赤壁赋》等。这些文字在文学上已是不朽之作,况又是出自一流书家自撰自书,那怎么不珍如拱璧呢?对书家来讲能自撰诗文是一个重要的能力,不可忽视。从书法作品的文字内容来讲,可以分为五类:即古代诗歌、文言文、新诗、白话文、“小数字”等。

另外在文字内容的选择时,最好要与其书体风格相协调,水**融,体现意境。若“小数字”中的“虎”、“龙”为主者,宜将“虎”、“龙”之说明为宾。总之,一幅之中必须有主有宾,齿序分明,才能集中丰富,统一而有变化。


二、掌均变之衡

端庄持重,为人之一美,也是作品之一美。如果一味求奇,失去安详稳定,就会使人感到不适,所以书法之章法不可以不求平衡。然寻常之平易得,艺术之衡难求。譬如一个在平地行走,是平衡的,但太一般了,几乎不构成什么美感。杂技演员在钢丝上行走,摇摇晃晃地前进,就构成一种美感,大家乐意看,因为他本是难平衡的,而通过技巧驾驭,平衡了,就产生了美。可知只有在机变中寻求平衡,在不平衡当中求出平衡,才是构成美感的、具备艺术价值的平衡,所以书法的章法,先须求变,而后求均;先须求奇,而后求稳,才能化腐朽为神奇,将寻常的现象转换成艺术审美形象。如篆书–小篆一般均横竖成行,行距大于字距,也可以打成方格。其行气中线总是在一个垂直线上。甲骨、金文不一定都要横竖成行,其行气可以错落自然,有欹斜,大小参差变化。隶书–在章法上特殊之处是,隶书因字取横势,故字距大于行距,其行气似乎改为横向的了。若将隶书的章法改行距大于字距就零落不堪了。楷书一般横竖成行,行距大于字距,或距离相近,有时可打成方格。也有将行距加宽,各行字与字横向不对行,小楷中颇多。楷书因字方形,不要写成字与字大小一样,否则就显得枯燥少味,要正而不呆。行书只要求竖成行,可用乌丝栏形式,写行书决不会打方格来写。不过其行气不是每个字的中心都呈垂直线,而是有波浪的变化,然上下贯气,左右顾盼呼应。草书–小草章法与行书相近,大草的章法错落跌宕,疏密,大小,大起大落,其整篇与行是由气势贯之。其章法线条若“飞鸟入林,惊蛇入草”,其布白若飞花散雪,惊涛骇浪。就一字而言本来向左倾斜的,就要有返顾右边的势头,就是虽倾而稳。“正局须求奇,奇局终须正”,大局平正的,就要求得局部的奇险,才正而多变;立势奇险的局部形象就要端正,才险而复安。

三、征节奏之美

五音交替而成音乐,俯仰回旋乃为舞蹈。艺术之美,不论是闻于音,成于形,见于色,总须有长短、起伏、刚柔、明暗、迟速、润燥等现象的交替配合,才能悦于耳目,感人心智。这种交替配合所产生的效果,就是节奏感,可以说,节奏感是一切艺术共有的美感。艺术书法的节奏感,既存在于色彩(浓、淡、枯、润、焦即为五色)之中,也可见于章法之内。色彩之中,色度的明暗,色相的冷暖,色块的大小方圆等等,都是产生节奏的因素,章法之中,疏密聚散、大小曲直、圆缺参差等等,都是产生节奏的原因。这些方面配合得好,运用得成功,作品的节奏感就分明而优美,反之,作品就平淡而乏味,下面分别谈谈这些方面的情况。

四、懂疏密聚散

如同音乐的紧锣密鼓,通常是伴随乐章的高潮出现一样,书法线条的聚密之处,也常常就是作品的主体所在。有疏有密,见聚见散,作品便主次分明,藏露互见。只是要把握分寸,顺理成章,不可十分悬殊,否则不是勉强拥挤,就是零落散漫,密处不可雍塞,要小有漏透,极密处隙光一线,便是灵穴来风,可著通体生凉,又如人在深潭,一管透气,则吸咏裕如。所以“密叶间疏枝”,对书法一说,正是经验之谈。而疏散处亦不可全疏(对草书而言),“大疏间小密”,疏散之下,也要有某些比较集中的地方。这样就相互接引,彼此呼应。既有集中,又有变化。前人说“疏可跑马,密不容针”,那是极而言之,有点夸张,不可呆解。

五、知大小曲直

大与小、曲与直,都是相对存在于作品中的,是任何构成美感的形式所必有的组成因素之一。白居易琵琶行云:“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微妙的音节,全在适当的大小配合之下产生。自然字的形象,大小对比,曲直互见,无处不有,章程具在,天然凑泊。它是自然美的体现,也是艺术美的需要,善于捕捉和运用它的人,必能使作品节奏优美。

从书法章法的角度上看,可以说大是合,小是分;大是统一,小是变化。以大抱小,大整体中求变化,以小破大,于丰富中求得统一。一般地说,大而平直之笔画入书,当不难求得整体气象,但容易犯简单平浅的毛病,要适当分割之,或加强其本身的变化,或穿插其他变形的笔画,以化大为小;细碎的线条入书,当不难求变化之意,但容易犯琐碎零乱的毛病,要进行组合归纳,使某些部分集结起来,合零为整。也可用较大的粗线条衬托包裹的办法,来加强整体感。曲与直的情况,也是一样。从书法的笔画角度看,曲是柔,直是刚,曲是圆,直是方,有典有直,则刚柔相济,方圆互映;曲是滞,直是畅,曲是变,直是正,畅滞相生,正变交出,则苍古俊逸,奇正兼容。整个的书法结字如前人说写“女”字,这是很形象的,一女字,言尽曲直转折之变。因为有上横之平直,有右撇之遒曲,有左划之转折,三画相叠相交,构成一个奇正相依,刚柔互映的格局,其中有停顿、有转折,简当而丰富。

六、驭圆缺参差

这仍是对比之下生出的美感,一件作品,大而言之,在整体布置上应有圆有缺,有参差错落。似行草的乱石铺路,皆应避免出现整齐的平行线或机械圆弧状,当然也不要有物必求差缺,以免不是呆板便是零残。参差之间,也要求变,大参小不能等同。有时要在整体中求参差,有时又当于参差中求整体。小而言之,在具体形象上,同样要得圆缺参差之致,才能耐玩耐品。

七、见开合呼应

作书如行文,谋篇之始,情节、人物一一铺叙,交叉稳现,来去往复,而后揽纲收目,渐次归结,情节都有所结果,人物皆得归宿,文章便告结束,这就是开合之道。因为先有所开,才能生情节、起变化;后有其合,乃得见意义、见精神。所谓神完意足,大概便是这般景况了。书法章法之始,先铺张文字内容,占据作品空间,展现立意内容,然后逐渐充实其层次,修正其形象,使结构完整而内容充实,因而见神韵、见意境,这是作书程序上的开合。

书法章法如拳击,手足要放得开,收得拢,立得稳重,起得轻捷,往复连环,离合相扣,才横去竖来,应接自如,立于不败。草书作品,从整体看,放开笔法,使它纵横得势,形在字里,气透纸外,可以说是开,开到将散,也就是说,放到不能再放,即将字的结尾处在一定程序上收回,折而向里,如翔龙回首,意在返顾,那气势就聚拢字中,不至散逸。假使有合无开,作品必拘谨少势,开而不合,又难免散漫,失去凝聚力。由此,也可看出,开合与呼应,看似不同,实则都由同一境界中生出,在行书、草书方面尤其如此。开合是作品的可视形象,呼应则是通过它所产生的一种心理效果。所以也可以说,呼应来源于开合,体现在顾盼。而线条之间的顾盼呼应,也正是作品的情所从来,意所由此,是体现作品内含的窗户,因而开合呼应,不仅是构图形式上的需要,而且是作品精神的基石之一。把握了开合呼应之道,也就把握了通向作品神情意态之门的钥匙。

八、求从顺自然

笪重光《画鉴》有言:“丹青竟胜,反失山水之真容,笔墨贪奇,多造林丘之恶境,怪僻之形易作,作之一览无余,寻常之景难工,工者频见不厌。”他这里说了一个新奇与寻常,造作与自然的问题,极有见地,对书法作品来说,仍有它的现实价值。好比建设,推平山峦,开凿河道,大厦成林,马路如练,车如流水马如龙,到处锦绣堆成。这是一种美,是一种闪现着人类智慧和力量光芒的美;而层林幽谷,古木荒藤,高山流水,石瘦松肥,鸡鸣茅舍,犬吠疏篱,又是一种美,是一种不假雕琢,天然质朴的美。前者工于人意,后者主自天然。有趣的是,人类文明愈向高度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愈趋现代,其审美心理却愈是崇尚自然。所以据说日本某地方特地造了一口水塘,任凭野苇汀蓼自然生没,孤雁病鸥随处栖止,从不稍加修饰管理,仿佛真正原始水沼,引得游人如醉。这恐怕不仅仅是怀旧、逆反而矣,也许自然纯朴之中,确有一种真正的、永远不可替代的善和美。可知书法作品对于尽量保持、利用自然美的魄力,像“屋漏痕”一样,消除人意人力的痕迹,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

当然,书法作为人的主观活动,思接千载,视通万里,运斤郢匠,出入绳矩,是必要的。所以布局经营之中,如何知法知人,知物知天,不使一时一际之身观局限,泯灭了物、我的真性,在主客观的交感之中,自然成章,正是必须把握的。

那么,这在具体创作中又当如何分寸呢?笔者鄙见:意出由我,形铸在天。即作品的经营立意,全由自己主见,不袭乎他人,不囿于自然。而其间具体形象,则尽量保留自然风貌,不多过雕琢,不勃生理。

凡此种种,一句话,一切布置都要见其天然本性,不可因奇求奇,强扭硬掐,繁雕缛琢。

九、识空白之义

关于书法整体的章法布白,有两条清人书论确是点中了要害:“匡廊之白,手布均齐;散乱之白,眼布均称”(《书筏》)。“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常计白当黑,奇趣乃出”(《艺舟双楫·邓石如传》)。章法布白之奥妙,就在于“计白当黑”,即书写点画线条时不单考虑线条的颜色,实际上黑线条在白纸上,就产生了黑白的分割,黑多则白少,黑少则白多,其效果是不一样的。另外就是要追求布白之变化:疏密、斜正、曲直、方圆。

如果说,上面所言,还只算是作品内涵方面的意义的话,那么,可以毫无夸张地说,它在可视形象上的作用,也处于同等重要的地位,因为它不仅关系着画面的疏密,关系着画面的灵透、清空之美,并可通过空白的情状,反证出内容的布置穿插是否舒适合理。如果空白的形状出现机械规整的情景,如整齐的方形、圆形、菱形、三角形等等,那就证明物象的外沿集结线太过规范;如果发现空白的块面分布有等同的情况,就说明物象的疏密安排可能有分布平均的地方,这些都是章法布白所忌,应该进行调整,所以前人说“知白守黑”。总的说来,一定要突破前人的章法布白的陈式,而根据现代人审美的要求,努力探索新的章法形式。

本文作者:陈忠康,1968年出生于浙江永嘉,斋号沐斋,书法博士。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行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院硕士导师。曾任全国首任行书展评委。擅长行草,曾获全国第六届书法展全国奖,第七届中青年书法展一等奖,浙江省全浙书法大展最高奖沙孟海奖

版权说明:文章源于签约作家或网络,网络素材无从查证作者,原创作者可联系我们予以公示!

“难得糊涂”和“吃亏是福”

郑板桥是清代著名书画家、诗人,“扬州八怪”之一。他还是著名的清官,爱护百姓,最后为了百姓而罢官回乡,从此以书画安度晚年。 

郑板桥的长寿秘诀在于他的养生之术,他的诗、书、画艺术精湛,号称三绝。由于他在创作过程中能把诗、书、画三者巧妙结合,独创一格,从而达到了一种全新的艺术境界。这使他精神上有所寄托,豁达、开朗。

郑板桥一生坎坷,但他始终能以乐观的心情对待。他做官时,因为在灾荒之年为灾民请求赈济触犯了上司,结果被罢官。但是他并没有忧郁沮丧,也不为官场失意而郁闷不乐,而是骑着毛驴悠然回到故乡。从此专注于诗、书、画,安然幸福地过着老年生活。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是郑板桥养生长寿之法。郑板桥一生中为人处事,始终不求名利,不计得失。他写过两条著名的字幅,就是流传至今的“难得糊涂”和“吃亏是福”,这两条字幅含有深刻的哲理,凭借着这种达观大度的心态,郑板桥不但长寿,而且留下了万世美名。 

做人要能吃亏,过于计较,得失心太重,反而会丢掉应有的幸福。“吃亏”不光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睿智。真正有智慧的人,不在乎“装傻充愚”的表面性吃亏,而是看重实质性的“福利”! 

表面上看是让步的一方吃亏,其实何尝不是获取共识与下一轮利益合作的开始?众所周知商场如战场,过于计较利益得失的商人,绝对不是一个懂得人情世故与商学情商的商人。如果一个公司领导只为自己的毛头小利,就对自己的合作伙伴与员工大肆的掠夺与欺骗,那这个商人迟早会被社会与日益诚信为本的商业市场所淘汰。

“吃亏”是让利的表面,“是福”是在让利的里面与内容。在商场的交锋之中。谈判是一种及其高的渲染力与心理较量文化,只要自己本身有利可图,何不做个顺水人情的“难得糊涂”?成大事者,不会是小气的商人,成气候的商人,绝对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商人,而是相对大度与豪爽的谈判在专家。

郑板桥的名句“吃亏是福,难得糊涂”生活中也同样如此。人生在世,无论是商业利益还是人际关系看开点好,不是什么事情都是非你不可,非我不可,非他不可,做人做事也一样。低调平和即是一个人的本色,也是一个人的本份。心淡下来,很多事情都会游刃有余。

郑板桥难得糊涂经。糊涂学宗师。 
中国古代以退为进的人生智慧宝书。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郑板桥的处世经将古代处世智慧与现代社交精华结合于一体,它的妙处在于将古人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辩若纳、大柔若刚、大屈若直、大进若退、大安若危的智慧贯穿于我们人与人交往的各个方面,并在为人处世、社交办事方面总结出了一系列实用而有效的方法。它告诉我们如何处理社会上、工作中所遇到的难题,更为我们解决家庭、友情、社交等方面的困惑提供了针对性的答案。与此同时,它还告诉了我们有关处世中必须坚持坚忍、宽容、沉默、吃亏是福、和气致祥、知足常乐的道理和原则。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是我们处世的指南、社交的导师,阅读它、理解它、学习它、运用它,你将会受益无穷

【經典札記】吃虧是福

這個年頭,誰都想占便宜,誰也不想吃虧。其實俗話說得好:「吃虧就是占便宜。」難得糊塗心自安。

清朝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曾有「吃虧是福」的匾額,一時傳為警世箴言,人人書寫掛牆上。鄭板橋的理論是:

滿者,損之機;虧者,盈之漸。損於己則益於彼,外得人情之平,內得我心之安,既平且安,福即在是矣。

簡短的幾個字,把鄭板橋豁達的人生觀表露無遺。人生無常,貴賤無住,所謂「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就是這個意思。何況就自然的法則看,生住異滅,成住壞空,四時循環,盈虧消長,不僅是自然界的常態,也是人生的常態。毀譽如煙,名利虛幻,只要能讓人心生歡喜,自己受點委屈又何妨?

更何況:「滿者,損之機;虧者,盈之漸。」處處占人便宜,必然排擠他人,讓人心生厭惡,埋下被人排擠的種子。而處處謙卑讓人,看似吃虧,其實贏得別人好感,就奠下轉虧為盈的利基。

鄭板橋的「吃虧是福」,和另一個「難得糊塗」的箴言,都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得饒人處且饒人」對己無損,對人有益,正是「外得人情之平,內得我心之安」,人我兩贏,何樂不為。如果處處「機關算盡」,苦了別人,也苦了自己,人我兩輸,何苦來哉!

可惜,人往往是情緒的動物,我執、我慢、我疑,隨時主宰著我們的心念,於是態度跟著情緒轉,情緒跟著好惡轉,理性臣服於情緒,情緒迷亂了理智。遺憾的是:道理往往是「得知」,實際行為又往往「做不得」,這才是人類的悲劇,是人類涵養不能向上提升的病因。

板橋題許湘《芭蕉夜雨圖軸》云:

主人畫筆最清幽,何苦芭蕉寫作愁;
夜雨半窗風半榻,怎教宋玉不愁秋。

人性本來靜寂清幽,但是,「生命在剎那中起滅,生活在剎那中變化,生死在剎那中相續。有生命即有生活,有生活即有生死。有生命即有意識,有意識即有感受,有感受即有苦樂,有苦樂即有分別,有分別即有迎拒,有迎拒即有人我是非,種種煩惱叢生。」所以,慾望越多,煩惱也越多,這就是道家主張清靜無為,佛家強調持戒寡欲,儒家呼籲修齊治平的道理吧!

放下著,雲淡風輕;退一步,海闊天空。「花落家僮未掃,鳥啼山客猶眠。」意境雖似慵懶,卻也一時空靈,得大自在了。

唉!簡之哀。今晚書法。 漢字簡化後,親(亲)不見,愛(爱)無心, 產(产)不生,廠(厂)空空, 麵(面)無麥,運(运)無車, 導(导)無道,兒(儿)無首, 飛(飞)單翼,湧(涌)無力; 有雲(云)無雨,開關(开关)無門, 鄉(乡)里無郎,聖(圣)不能聽也不能說; 買(买)成鈎刀下有人頭,輪(轮)成人下有匕首,進(进)不是越來越佳而往井裏走。 可魔仍是魔,鬼還是鬼,偷還是偷,騙還是騙,貪還是貪,毒還是毒,黑還是黑,賭還是賭。

人生感悟- 我的今天書法

YouTube分享影音成為潮流的時代,許多「網紅」同時賺得名氣與財富。

〔編譯孫宇青/綜合報導〕在網路平台YouTube分享影音成為潮流的時代,許多「網紅」同時賺得名氣與財富。美國富比世雜誌(Forbes)三日公布去年六月一日至今年六月一日的YouTuber收入排行榜,由當時七歲、專門評論玩具的美國男童萊恩(Ryan,路透檔案照)摘下冠軍,其頻道訂閱者逾一七三○萬人,總瀏覽數達二六○億次,所得高達兩千兩百萬美元(逾六.八億台幣)。

萊恩的父母在二○一五年三月創立「萊恩評玩具」(Ryan ToysReview)頻道,由熱中玩具的萊恩擔任主持人,每集節目都會介紹並評論各式各樣的玩具,並在鏡頭前親自示範,所有登場的玩具幾乎都立即銷售一空。此外,該頻道也開設兒童學習、科學實驗、趣味動畫等其他系列,幾乎每天都會上傳新內容。人氣助長吸金能力,使上次統計時排名第八的萊恩,一口氣竄升至第一名。

百貨巨頭沃爾瑪 找上門合作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詢問萊恩,為何他的影片受到兒童喜愛?是否有什麼成功秘訣?已經八歲的萊恩表示:「因為我有趣又好笑。」八月間,美國零售百貨巨頭「沃爾瑪」(Walmart)還找上萊恩,獨家推出「萊恩的世界」(Ryan’s World)品牌玩具和服裝。

富比世指出,萊恩的頻道在一年內賺進兩千兩百萬美元,其中大部分來自播放影片前的廣告,僅有約一百萬美元直接來自贊助商,比其他YouTuber來得少,顯示萊恩的父母並未接受太多贊助,也代表萊恩的目標觀眾沒有太大消費力。富比世公布的收入數字並未計入稅款和其他開支,且因萊恩尚未成年,收入的十五%必須存入銀行,待他成年後方可使用。

富比世預測,萊恩與沃爾瑪的合作將為他賺進大筆收入,使其可望繼續留在下一年度的吸金排行榜上。而憑藉饒舌和惡作劇影片闖出名號的保羅(Jake Paul),以二一五○萬美元(逾六.六五億台幣)收入榮登第二;挑戰奇怪任務的特技團體Dude Perfect,則有一五七○萬美元(逾四.八六億台幣)入袋,排名第三。

富比世雜誌報導,專門評論玩具的美國八歲網紅萊恩,去年所得高達兩千兩百萬美元,成為YouTube頻道收入冠軍。 (路透檔案照)

回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