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突地覺得這一切不過是自己的幻想,所有的意義都是虛幻的..

<网络文章>
。。。。许多憂鬱症的病人在病程中都會描述自己進入一個混亂、失序、意義感喪失的世界,不認識自己,原來的自己消失了、死去了。那種找不到自己的恐慌,不知道自己是誰的焦慮讓人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盛正德描述這個狀態極為真切:

發生最可怕的一件事,莫過於對藝術價值感的破滅,近四十年來追求的是對藝術的理想,執著的是不斷突破那自覺或不自覺的一道又一道的瓶頸。然而就在那一天的某一刻,突地覺得這一切不過是自己的幻想,所有的意義都是虛幻的,價值是建立在如國王新衣的欺瞞及空無之中。……就好像自己這輩子人生的追逐,永遠向著一個虛無存在的幻境前進。時間、生命就在虛幻的追逐中消逝。
這種自我的破滅感,正是人跨入潛意識世界的推力。當潛意識大門徐徐開啟,裡面長久積壓的各種素材、童年的回憶、個人的不堪往事,一件件地流洩出來,眼所目睹盡是傷痛、挫敗、不堪、孤獨、羞愧的歷史場景。而認為早已淡忘,無足輕重的陳年舊事,在這一刻都重新挑戰我們的自我認知。這個靈魂的暗夜裡,天光何時再見,何時才能找到走出黑夜的勇氣,是每一個深陷其中的人不停發出的詢問。
盛正德的歷程正符合心理學家榮格所說「人生階段」的轉向,榮格認為人生的中期,人際關係、與社會發展已至成熟穩定的階段,自我進而邁入一個內轉的歷程,對內在心理的活動關注,追求人生意義價值上重新的定位,內在的潛意識材料湧現,要求意識的自我回應。
榮格最知道這個苦痛,因為他三十八歲時,面臨了人生最大的挑戰。他與亦父亦友的老師佛洛伊德決裂,自己進入幾近精神崩潰的狀態,期間三年無法工作。在這期間他面對自己原先的自我瀕臨解體,潛意識之門大開,其內的影像、意念大量湧現。他辭去教職,退居蘇黎世湖邊的老宅,用大量的時間嘗試各樣的方法來接近自己的潛意識。他用自我對話、繪畫,特別是畫曼陀羅、長時間的散步、做木工、蓋房子,來認識自己潛意識世界所提供的訊息。在這個自我療癒歷程之中,許多影響後世的心理學創見逐漸形成。榮格在走過這一段歷程後堅信,高度整合的身心靈狀態是需要仰賴意識與潛意識之間開放而暢通的互動方可達成。

人生之中任何一件看似創傷、病痛或重大打擊都是個人精神世界一個有意義的發展。所以在人生的低谷,我們更要去重視潛意識所顯現給我們的訊息,因為其中會提供我們人生下一個階段發展的重要訊息。要解讀潛意識的訊息,需極度依賴我們的直覺、感受及創造力。在這個時期許多原有的自我概念、信心,或價值都會被打破,或不發生效用。一個新的、更寬廣、更整合的自我在通過這一個黑暗、混亂的時期之後成形。榮格相信整體精神是一個朝著有意義、有目的的方向發展的,他在自己的人生從灰黑轉為彩色之後提出的這個理念,這是榮格的信念也是他生命的體驗。盛正德也走了同樣的一個徑路,也用了相似的方法在他進入精神世界的黑暗期,發現了自己生命狀態的真相:

當一個人自己都無法接納自己時,不論到什麼地方,都是漂泊無依的;不論處身如何繁華喧鬧,也都是孤獨寂寞的……連「我」也不願收留自己。
盛正德智慧的潛意識在治療初期即已告知了他自己,這是一場自我與靈魂的爭戰:

……我知道那即將死去的人就是「我」自己,而在看著「他」的人也是「我」。簡單地說,夢裡的兩個人都是「我」:一個即將死亡;一個看著「他」死,但似乎也沒有很深的悲哀,只是有點害怕,不敢靠得太近。……在夢裡出現的那一對睜的大大的、空虛、失焦、逐漸渙散的眼睛,映著天際的微光,我一直覺得他極端地想和我說什麼,嘴唇微張顫動著。但我在害怕,沒有低下頭俯耳傾聽。

他的夢中記載著生命中重要的祕密,並沒有如他所害怕的,訊息永遠消散無法傳達。在他掙扎著面對憂鬱症的攻擊時,一次又一次的從潛意識的自我裡聽到了有關他自己的祕密。原來世界的崩解不是沒有目的的,反而是為了打造一個更好、更豐盛、寬廣的世界…

廣告

《星期專論》一隻中國「鴿子」之死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1011905

2016-07-17

◎王景弘

從尼克森開始與中國關係正常化,美國的「中國通」挖空心思,找各種理由替政策轉變護航。但是,蘇聯瓦解,中國民族主義高張和霸權作為,證明他們的立論都失準。「中國通」已江郎才盡,難再提出服人的論述,反而是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坦白承認受中國欺敵之術所誤。
像白邦瑞這樣誠實,公開承認自己「不通」的美國學者不多,有人還對中國走向民主、和平與理性帶幻想。但隨中國群鷹之間罕見的「鴿子」、曾任駐法大使與外交學院院長的吳建民六月中因車禍過世,「中國通」憂心代表鄧小平外交方針的最後聲音消失。

「中國通」江郎才盡 難有服人論述

吳建民與義和團形的羅援、胡錫進對嗆,在當前中國外交界很少見。但他反映的實際上是毛澤東、周恩來與尼克森、季辛吉打交道時的承諾,也是鄧小平與卡特談判建交及世局問題所持的態度。

他對中國外交政策主張所謂「三要」與「三不要」:要和平、要發展、要合作;不擴張、不稱霸、不結盟,都是鄧小平與美方會談的基調;不擴張與不稱霸更是列入上海公報的承諾。

這些原則符合當年美、中的共同利益:美、中雖未結盟,卻同意採取「平行措施」,以約制蘇聯的霸權主義。鄧小平坦言,中國要開放改革,需要有和平的國際環境,不受蘇聯威脅。

毛、周、鄧態度也親日本,要美國鼓勵日本強化國防,勸說日本與中國的和平友好條約列入反霸條款。中國立場聯美、聯日,共同制衡蘇聯霸權。

當然,美、中建交後,世局的重大變化,包括天安門事件、蘇聯瓦解、美國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二○○一年美國受恐怖攻擊、伊拉克及阿富汗戰爭,都衝擊美、中關係。

天安門事件改變許多美國人的看法,也讓中共疑心美國企圖以和平演變改變中國政權;誤炸使館事件煽起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在教科書把美國當敵人,並趁美國忙於戰爭,到處挑戰美國利益。

這幾十年的演變過程中,「中國通」替美、中關係護航的說詞包括:雙方唯一的分歧是「台灣問題」;不要把中國「妖魔化」;使中國開放及融入國際體系,它會成為負責任的成員;中國會走向更民主開放的社會;圍堵中國不會成功,只會引起中國民族主義高張,對外擴張;中國崩敗,難民外流,各國無法承受。最早的想法當然是聯中制俄。

中國對外霸道 對內壓制人權

事實證明美、中之間,不只是台灣問題;中國自己擺出妖魔姿態,不能怪別人;中國不是接受國際體系,而是要改變國際體系的規則;它對外更霸道,對內更壓制人權、嚴控資訊。

中國的作為要打破世局現狀,尋求霸權:放棄親美、親日,轉為挑戰美、日,霸凌鄰國。它要求美國信守上海公報認知中國立場的「台灣條款」,卻無視公報中更明確的「不爭取霸權」條款。

「中國通」或權謀軍師看中國,常帶過度的情緒。白邦瑞最早也抱聯中制俄的思考,但他在一九九○年代中國民族主義高張後,認定中國有「百年馬拉松」,要挑戰美國地位。

卡特受布瑞辛斯基、奧森柏親中仇俄派影響,與國務院主張公平對待中、蘇的傳統外交官意見分歧。當年駐蘇聯大使華森(Thomas Watson)反對聯中制俄,一針見血當面向卡特指陳,中國人靠不住,有「不斷換床的習慣」。布瑞辛斯基輕俏的回應:也許我們是很有魅力的人。華森還有先見之明。

也許正如白邦瑞所言,毛澤東、周恩來和鄧小平,扮豬吃老虎,以開放騙美國及西方國家,取得科技及貿易利益,建立強大軍力。但吳建民這隻中國「鴿子」相信毛、周、鄧的和平發展路線正確。中國到處樹敵是自找麻煩。

中國到處樹敵是自找麻煩

前助理國務卿謝淑麗(Susan Shirk)在「中國─脆弱的超強」一書,引述一名中國外交政策專家的話說:「我們並不擔心美國和它的盟國包圍中國。只要我們是和平的,沒有人能包圍中國。中國最大的威脅是內部。」

她沒有透露專家是誰,但吳建民曾公開說「中國最大敵人是自己,只怕自己頭發昏。」所謂美國包圍中國不會成功的論斷,前提是中國要維持和平,但中國頭發昏,放棄和平政策,走向霸權與對抗,那被包圍是咎由自取!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躍。- 原创。

image

〈金恆煒專欄〉「扁案」當然是政治案件! -台灣e新聞

http://www.taiwanenews.com/doc/kim20141216
◎ 金恆煒

「九合一」選完,「扁案」馬上一躍而成焦點;呈現馬消扁長的現象,正顯示扁案政治性十足,也透顯扁案牽動台灣政治之弦的張力。本文要解答四個關乎「扁案」的本質性問題。

第一個提問:扁案是否政治案件?在電子媒體上看到反扁的紅衫軍嘍囉鄭村棋咄咄逼問民進黨立委:敢不敢說扁案是政治案件?「扁案」當然是政治案,不然,藍營如台北市長郝龍斌、立法院長王金平為什麼都表示「基於藍綠與族群和解」,高呼釋扁?深藍市議員楊實秋及李慶元等也先後拋出「族群和解」,呼求放扁回家。從而彰顯了不能說的潛意義底蘊:扁案是族群鬥爭的政治事件。再隨手舉例:①二○○八年陳水扁甫交卸總統職,一個小時之後馬上被「限制出境」;沒經偵訊、起訴、審判,北檢憑什麼發文「限制」?這不是政治是什麼?②特偵組偵辦國務機要費,聲押陳總統,漏夜移送看守所,刻意用手銬銬之;從台北到土城,區區十幾二十分鐘要用手銬,但後來押解陳總統從台北到台南奔喪,至少五、六小時卻不必上銬。上銬不是為羞辱是什麼?更不必說特偵組一字排開,宣告辦不了扁案就下台的馬戲團醜劇。扁案不是政治案件是什麼?

第二個提問:司法是不是誅扁的工具?只問一句話:扁如果有貪污之實,為什麼馬統們須使盡各種違法伎倆才能達到押扁目的?台北地院中途換法官、小案併大案啦,檢察官越方如唆使辜仲亮偽證咬扁又以聲押恐嚇證人杜麗萍啦,押人取供啦等等,不一而足。

第三個提問:龍潭案判決合不合憲、合不合法?陳總統之所以續押至今,正出於龍潭案。龍潭案的惡質有二:一是最高法院「自為判決」。扁二審判無罪後,馬英九公然介入說:「司法不能背離合理期待」;最高法院一旦發回更審,只有放扁之一途,高院竟敢自為判決;第二就是取消「法定職務」說,無中生有改採「實質影響力」。「實質影響力」不在刑法條文中,這是蔡守訓私刑造法以入扁罪。刑法總則開宗明義就界定:「行為之處罰,以行為時之法律有明文規定者為限。」換句話說,成文法的刑法既無此條文,豈能引為處罰之據?說白一點,我們的刑法明文禁止「法官造法」,蔡守訓甘為政治打手,公然違法,莫此為甚。再揆諸憲法第八條楬櫫的「依法定程序」原則來看,「實質影響力」自不在「法定」中,蔡守訓違法違憲。

第四個提問:扁要不要道歉?扁案既是利用司法的政治迫害事件,扁為何要道歉?要道歉的是馬英九以下的特偵組越方如們、法官蔡守訓們;尤其國務機要費已無罪定讞,當年藉此為名,打著反貪腐之幟的紅衫軍如施明德、姚立明、鄭村棋…之流才要道歉,扁道什麼歉?!

台灣要「轉型正義」,「扁案」正是擺在眼前血淋淋的要轉型的非正義案例;遠的難追,回歸正義,請從此始!

從總統淪階下囚 扁案纏訟10年4案定罪仍不見終點

4件有罪定讞的案件中,龍潭購地收賄案被判11年最重,元大金控併復華案判10年,陳敏薰買官收賄案判8年,龍潭購地洗錢案判2年,依貪污、洗錢等罪,判決合併執行20年徒刑,併科罰金2億5千萬元。

此外,《壹週刊》在2009年報導指出陳水扁出訪帛琉期間,疑以空軍一號專機載運現鈔4千萬美元(約新台幣14億元)存入帛琉銀行帳戶,再分批匯至美國的洗錢案,特偵組偵辦5年多後,於2014年8月因查無不法實據,予以簽結。
法官採「實質影響力」說 遭批雙重標準
扁案纏訟10年爭議不斷,以龍潭購地案為例,吳淑珍主張收到辜成允的2億元款項是對方的政治獻金,強調陳水扁並不知情,特偵組則認為陳水扁不可能不知道吳淑珍收受金錢之事。法院主張「實質影響力」說,認為總統對竹科選擇收購何處土地的決定有「影響力」,雖無明確證據,仍認定陳水扁為共犯。

除龍潭購地案外,元大併復華案一審法官也認為無任何證據可證明陳水扁知情吳淑珍收受元大政治獻金,判決無罪,但二審法官卻同樣以「實質影響力」說改判。陳水扁在陳敏薰買官案同樣也遭法官認定,一定知道吳淑珍收過陳敏薰政治獻金。但部分學界人士批評,在林益世案法官卻改以「法定職權」說,認為「只要能發揮影響力的標的事務」都為法定職權,林益世收賄向中鋼施壓不構成貪汙。

 

2010年11月最高法院更將「國務機要費案」、「南港展覽館案」及「海外洗錢案」等3大案發回高等法院重新審理,主要理由是「高院沒有查明以發票核銷的國務機要費是否真的流入扁家口袋」、「必須先確認海角7億是否都是犯罪所得才能論罪」,至今已進入更二審。

陳水扁國務機要費案再度開庭。(取自蔡易餘臉書)
扁案種種程序爭議,讓部分社會輿論逐漸認定其為「政治事件」,包括當初裁決不必羈押的審判長周占春,因法院將「大案併小案」而遭撤換,蔡守訓接手後即裁決羈押,理由是為避免同一案件,前後判決不一,將後立案的卷宗將前案一併審理。此外,陳水扁在判決定讞前,自2008年起遭連續羈押700多天,林益世僅116天,遭批雙重標準。 https://m.yahoo.com/w/legobpengine/news/%E5%BE%9E%E7%B8%BD%E7%B5%B1%E6%B7%AA%E9%9A%8E%E4%B8%8B%E5%9B%9A-%E6%89%81%E6%A1%88%E7%BA%8F%E8%A8%9F10%E5%B9%B44%E6%A1%88%E5%AE%9A%E7%BD%AA%E4%BB%8D%E4%B8%8D%E8%A6%8B%E7%B5%82%E9%BB%9E-124000489.html?_lf=highestRated&.nx=count%3D10%26sortBy%3DhighestRated%26isNext%3Dtrue%26offset%3D60%26pageNumber%3D6&.ts=1465148720&_focus=comments&.intl=TW&.lang=zh-hant-tw&.comment_id=1465139026648-2c25b540-300f-4ed6-b433-edc0a2f70710

民調:近7成滿意蔡英文施政 逾8成自認台灣人 有過半的51.2%民眾覺得台灣獨立較好,14.9%指出兩岸統一比較好,24.6%希望維持現狀,有9.3%不知道。 台灣民意基金會表示,這顯示出台灣人並非絕大多數都希望一直維持現狀,和過去相比希望獨立的比例更首次超過一半,顯示出支持台灣獨立的狀況開始增加。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710286

2016-05-27  12:39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財團法人台灣民意基金會今日公布「總統聲望、統獨傾向與兩岸關係:現階段台灣人民的基本政治態度」民調,當中指出對於總統蔡英文在國家大事的處理上,有高達69.9%的民眾表達了贊同的態度,還有80.8%認同自己是台灣人

台灣民意基金會27日舉辦「總統聲望、統獨傾向與後九二共識的兩岸關係」民調記者會,公布多項前後任政府相對數據。左起黃介正、趙春山、游盈隆及彭懷恩教授。(記者叢昌瑾攝)
東吳大學政治系兼任教授游盈隆在其所主持的記者會上發表蔡英文民調,在「到目前為止,您贊同或不贊同新總統蔡英文處理國家大事的方式,包括重要人士安排與政策」一題上,有21%非常贊同,48.9%還算贊同;不太贊同則有7.1%,一點也不贊同是1.7%,還有21.3%不知道。
至於前任總統馬英九的聲望,在「馬英九總統執政8年,從整體表現看,您覺得他有沒有做好總統份內該做的事情」一題上,52.5%認為沒有,35.4%覺得有,12%不知道。
此次民調也做出台灣人的民族認同,高達80.8%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僅有8.1%自認是中國人,7.6%認同自己本身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不知道的有3.5%。
民族認同也與統獨傾向息息相關,在兩岸統一和台灣獨立哪個比較好的問題上,有過半的51.2%民眾覺得台灣獨立較好,14.9%指出兩岸統一比較好,24.6%希望維持現狀,有9.3%不知道。
台灣民意基金會表示,這顯示出台灣人並非絕大多數都希望一直維持現狀,和過去相比希望獨立的比例更首次超過一半,顯示出支持台灣獨立的狀況開始增加。
最後是政黨認同,在國民黨和民進黨「哪一個政黨的理念與主張和您比較接近?」的問題上,強烈民進黨人(深綠)有15.9%,溫和的民進黨人(淺綠)是33.4%,至於中性選民則為31.5%;強烈國民黨(深藍)僅3.1%,溫和國民黨(淺藍)是13.5%,2.6%不知道。
此份民調由財團法人台灣民意基金會委託山水民意公司執行,在5月23、24日展開調查,訪問全國20歲以上成年人,有效樣本1089人,並經地區、性別、年齡與教育程度加權,在95%的信心水準下,抽樣誤差約2.97個百分點。

直言集》有史以來的第一次 – 焦點 – 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991553

2016-05-20
記者鄒景雯/特稿
蔡英文今天就任總統,這一刻,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第一次有機會可以證明台灣人到底有沒有能力自己治理自己?這個命題,非常沉重,也無比深遠,因為非得要成為是肯定句不可。

蔡英文今天就任總統,這一刻,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第一次有機會可以證明台灣人到底有沒有能力自己治理自己?圖為總統就職典禮預演19日舉行,參加人員認真做最後準備。(記者方賓照攝)
在台灣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上,從荷西時代、鄭氏王朝、清領時期、日治時代,到蔣介石佔領台灣,長達卅八年的戒嚴時代,不論就入台方式或當時的社會制度,毫無疑問,全都屬於外來政權不同形式的殖民統治。
一九八七年七月解嚴之後,中國國民黨基本上維持長期一黨獨大執政,即使一九九六年實施總統民選之後,李登輝希望自此進入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時期,但是他的黨在二○○○年將其開除黨籍,證實國民黨並未脫盡外來遺緒。
陳水扁擔任總統的八年是為少數執政,國民黨繼續是國會多數黨,在對抗的格局中,本土政權並未掌握政策主導權。馬英九的八年,行政、立法一統江山於「一個中國」之下,當然是中國人統治的時代。細數至此,二○一六年絕對是前所未有的時刻。
全面執政的蔡英文政府,在「一個台灣」的路線上從事國家建設,這是台灣人治理的定義。台灣人首度治理台灣,前面可以預見的艱難也是首度的,如何恢復這個國家的經濟實力,調整發展與分配的平衡關係,顯然是重建自信的首要,做不做得到,多半時候並無法操之在我,但是有一點可以從主觀出發,那就是拿出誠意終結國家內耗。
停止內部征戰,執政者要負較大的責任,一向是政治的鐵律,馬英九做不到,蔡英文可以試試,但這可不是以和稀泥來進行魔鬼交易,而是透過公平正義的建構,型塑大家凝聚為共同體的遵循價值,因此有效的溝通,完備的程序,成為治理的前提要件。
透過台灣住民一起共商做出來的結論,大家就一起信守,這民主的精義能否彌合台灣,進而證明台灣人可以自我治理,這後半段的決定權,就完全在全體台灣人自己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