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1 年 11 月

「三隻小豬」勢不可擋,因為每隻小豬都有一個故事, 一個希望, 也是民意力量的展示。

「三隻小豬」勢不可擋,因為每隻小豬都有一個故事, 一個希望, 也是民意力量的展示。

 

三隻小豬

 

【金恒煒專欄】小豬萬歲

馬英九搞出個「平安符」來力抗勢不可當的「三隻小豬」,固然不脫「拿香跟著拜」的老招式,其實是對「三隻小豬」大大成功的禮讚。何況,「平安符」在○四年民進黨早就玩過,當年沒有造成風潮,今天更不可能了。重點是,「三隻小豬」能夠引領風騷、造成風潮,有獨特的因素,沒有一項是「平安符」能夠做到的。

■「三隻小豬」有象徵與實質意義,「平安符」沒有。「三隻小豬」是對抗監察院行政不公的打壓,人民用「小豬」當抗議工具,讓正義還諸天地;所以小豬具有「公民」意識。有趣的是,餵小豬然後回贈民進黨,不只是小額捐款,同時也凸顯國民黨巨大黨產的不公不義。

■「三隻小豬」是雙線互動,「平安符」只是單線操作。民進黨製作小豬來分送,最後小豬撲滿要回到民進黨;一來一回,民進黨與選民就互相連結。「平安符」送出去的當下,就結束了,兩者天差地別。

■「三隻小豬」的過程與結果同樣重要。不怕花時間、排長龍拿到小豬,隨時餵飽,然後送回;這是用時間堆積的工程,一步一步的完成小豬運動。「平安符」只有「送︱取」,沒有積累可言。

■「三隻小豬」是「參與式」活動,「小豬」是參與的媒介,透過小豬介入選戰、介入政治之際,也使被動投票轉化為主動參與。「平安符」沒有政治意涵,也孕育不出政治能量。

■「三隻小豬」有擴散性、延展性,讓「小豬」成為追索的時尚,符合遊戲的要求。相較之下,「平安符」全屬靜態,了無樂趣可言。

■「三隻小豬」是從個人出發,凝結成集體意識。當小豬回家的那一天,如山排列在凱道上的不只是豬,也是力量與民意的展示。「平安符」只求個人,連「小乘」都比不上。

■「三隻小豬」還有一再創發與書寫的空間,「平安符」則無。《自由時報》已有讀者投書,呼籲「請把願望寫在紙上,一起投入小豬撲滿」,然後「編輯成書,分送回應給熱情支持者」。這就是用小豬寫歷史;「平安符」辦不到。

■「三隻小豬」豐富了「政治」意涵,也增加了選舉的意義。小豬散佈在台灣各個家庭、角落甚至商店、辦公室。小豬離開了民進黨造勢場合與發送地,跑到各處漫遊,進入到客廳、書房,甚至進入到隱密的廚房、臥室,於是小豬就變身成與「價值」等同的物品。「平安符」望塵莫及。

「三隻小豬」愈夯,馬營愈焦慮,監察院與內政部祭出政治獻金法給民進黨穿小鞋,馬英九用「藏富於民」貶抑小豬卻露出「藏富於黨」的馬尾巴,在在反襯出小豬萬歲的氣勢。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

一隻小豬 一個故事 一個希望

◎ 林進國

閱讀嚴圳南先生投稿,希望大家不只認養小豬,也要寫下願望,並請民進黨將小豬撲滿裡的人民願望編輯成書。筆者非常認同嚴先生對民進黨的提議,也強烈建議,民進黨吃果子拜樹頭,應該也必須要回應每一個人民的小豬願望,除了集結成書之外,另建議民進黨︰

一、選擇感動人心的小豬願望信,公開閱讀,與愛台灣這片土地的所有台灣人共同分享,關於三隻小豬的無私精神。

二、小豬回娘家時,必定是轟動世界的全球創舉,建議民進黨申請金氏世界紀錄,讓這份屬於台灣在地精神的榮耀,讓所有台灣人引以為傲。

三、宣示蔡英文當選總統後,必定能以小豬的無私付出精神,回饋照顧所有台灣人民。

每隻小豬的背後,都有一個無私故事,更有一個對台灣這塊母親之地的深切期待與希望,感謝蔡英文,讓這場選舉變得很不一樣,少了對立與藍綠情緒,多了理性與希望。讓我們重新找回屬於台灣真正的價值。(作者為新北市鶯歌區民)

 

小豬撲滿 創意再利用

◎ 顏文秀

民進黨將支持者的熱情贊助款取出後,若沒有將小豬撲滿安頓好,難免會被對手拿來做文章,個人的淺見是:將豬背上的開口利用燒熱的刀片熱熔割成兩種規格的圓孔,然後分發給民眾再利用。

一、利用洞較小的小豬拿來種水耕植物,如:黃金葛、彩芋葉、黃金竹、萬年青等。

二、利用洞較大的小豬拿來種小盆栽,如:日日春、萬壽菊、迷你鵝掌藤、鐵線蕨等。

三、您也可以依個人的需要,把洞剪大一點,成為橢圓形,用來裝小物品,如:首飾、鈕扣、釘子等,或放在廚房盛裝調味包,裝辣椒、蒜頭等。

把綠化的小豬排成一排必定很好看,一排小豬入門來,意義也很好呢!

而這些小豬可以放在競選總部,里辦公處或願意放置的商店,讓需要的民眾免費索取,如此一來,環保的問題就解決了。

您有更好的創意嗎?大家一起來玩創意吧!

(作者為家庭主婦,雲林縣民)

 

廣告

英國愛丁堡與劍橋醫學研究中心的科學家,研究和瀕死經驗類似的腦部活動,認為靈魂出竅只是大腦理解死亡的過程,是大腦在「愚弄」我們, 並未確實發生。這些研究證明,所有的瀕死經驗都能以生理現象解釋。

英國愛丁堡與劍橋醫學研究中心的科學家,研究和瀕死經驗類似的腦部活動,認為靈魂出竅只是大腦理解死亡的過程,是大腦在「愚弄」我們, 並未確實發生。這些研究證明,所有的瀕死經驗都能以生理現象解釋。

靈魂出竅?原來是大腦作怪

〔編譯陳維真/綜合報導〕許多經歷瀕死經驗的人,會有「靈魂出竅」的體驗:意識到自己懸浮在肉體之上,或迎向一道光。但科學家最新研究指出,靈魂出竅的現象,其實是大腦體驗或解讀死亡的「技巧」,並未確實發生。

瀕死見到一道光 大腦創造幻境

英國愛丁堡與劍橋醫學研究中心(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in Cambridge)的科學家,研究和瀕死經驗類似的腦部活動,認為靈魂出竅只是大腦理解死亡的過程。人們會看到自己走向一道光,是因為大腦用來處理亮光的細胞死亡而產生的影像,並不是靈魂進入另一個境界,只是大腦想要搞清楚身體感受到的不尋常體驗。

研究團隊在「認知科學趨勢學刊」(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發表論文指出,大腦試圖「合理化」不尋常的經驗,造成所謂的「靈魂出竅」。研究結果顯示,所有瀕死經驗都有生理原因。研究人員之一的瓦特表示,所謂的瀕死經驗,是大腦在「愚弄」我們。仔細分析所有的瀕死經驗,可發現大腦感受到死亡創傷與威脅時,會引發與平時不同的感覺,創造出虛幻的情境。

如果戴上虛擬實境的耳機,讓受試者看到自己的影像出現在三英尺外,就能讓大腦誤以為三英尺外的那個影像就是自己,產生靈魂出竅的幻覺。科學家也指出,人在瀕死時會感到安詳平和,是因人在承受壓力和受傷時,會分泌去甲腎上腺素(noradrenaline),讓人感受到愛與關懷。這些研究證明,所有的瀕死經驗都能以生理現象解釋。

英科學家新發現 有人不以為然

不過,也有科學家認為不該驟下結論。南安普頓大學的帕尼亞教授便認為,不管是瀕死或其他經驗,都是由腦部活動產生的,但這不代表這些經驗不是真的。許多經驗的感受都是由同一個腦部區域產生,即使發現如何重現瀕死經驗,也不令人意外。帕尼亞表示,人的頭腦同樣可以感受到愛、幸福或沮喪,「但我們不會說這些感受不是真的。」

帕尼亞以三年時間追蹤有瀕死經驗的人,發現許多有瀕死經驗的人都說,在心臟停止跳動、腦部不運作的這段時間,還能「看到」發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