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板桥是清代著名书画家、诗人,“扬州八怪”之一。他还是著名的清官,爱护百姓,最后为了百姓而罢官回乡,从此以书画安度晚年。 

郑板桥的长寿秘诀在于他的养生之术,他的诗、书、画艺术精湛,号称三绝。由于他在创作过程中能把诗、书、画三者巧妙结合,独创一格,从而达到了一种全新的艺术境界。这使他精神上有所寄托,豁达、开朗。

郑板桥一生坎坷,但他始终能以乐观的心情对待。他做官时,因为在灾荒之年为灾民请求赈济触犯了上司,结果被罢官。但是他并没有忧郁沮丧,也不为官场失意而郁闷不乐,而是骑着毛驴悠然回到故乡。从此专注于诗、书、画,安然幸福地过着老年生活。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是郑板桥养生长寿之法。郑板桥一生中为人处事,始终不求名利,不计得失。他写过两条著名的字幅,就是流传至今的“难得糊涂”和“吃亏是福”,这两条字幅含有深刻的哲理,凭借着这种达观大度的心态,郑板桥不但长寿,而且留下了万世美名。 

做人要能吃亏,过于计较,得失心太重,反而会丢掉应有的幸福。“吃亏”不光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睿智。真正有智慧的人,不在乎“装傻充愚”的表面性吃亏,而是看重实质性的“福利”! 

表面上看是让步的一方吃亏,其实何尝不是获取共识与下一轮利益合作的开始?众所周知商场如战场,过于计较利益得失的商人,绝对不是一个懂得人情世故与商学情商的商人。如果一个公司领导只为自己的毛头小利,就对自己的合作伙伴与员工大肆的掠夺与欺骗,那这个商人迟早会被社会与日益诚信为本的商业市场所淘汰。

“吃亏”是让利的表面,“是福”是在让利的里面与内容。在商场的交锋之中。谈判是一种及其高的渲染力与心理较量文化,只要自己本身有利可图,何不做个顺水人情的“难得糊涂”?成大事者,不会是小气的商人,成气候的商人,绝对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商人,而是相对大度与豪爽的谈判在专家。

郑板桥的名句“吃亏是福,难得糊涂”生活中也同样如此。人生在世,无论是商业利益还是人际关系看开点好,不是什么事情都是非你不可,非我不可,非他不可,做人做事也一样。低调平和即是一个人的本色,也是一个人的本份。心淡下来,很多事情都会游刃有余。

郑板桥难得糊涂经。糊涂学宗师。 
中国古代以退为进的人生智慧宝书。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郑板桥的处世经将古代处世智慧与现代社交精华结合于一体,它的妙处在于将古人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辩若纳、大柔若刚、大屈若直、大进若退、大安若危的智慧贯穿于我们人与人交往的各个方面,并在为人处世、社交办事方面总结出了一系列实用而有效的方法。它告诉我们如何处理社会上、工作中所遇到的难题,更为我们解决家庭、友情、社交等方面的困惑提供了针对性的答案。与此同时,它还告诉了我们有关处世中必须坚持坚忍、宽容、沉默、吃亏是福、和气致祥、知足常乐的道理和原则。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是我们处世的指南、社交的导师,阅读它、理解它、学习它、运用它,你将会受益无穷

【經典札記】吃虧是福

這個年頭,誰都想占便宜,誰也不想吃虧。其實俗話說得好:「吃虧就是占便宜。」難得糊塗心自安。

清朝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曾有「吃虧是福」的匾額,一時傳為警世箴言,人人書寫掛牆上。鄭板橋的理論是:

滿者,損之機;虧者,盈之漸。損於己則益於彼,外得人情之平,內得我心之安,既平且安,福即在是矣。

簡短的幾個字,把鄭板橋豁達的人生觀表露無遺。人生無常,貴賤無住,所謂「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就是這個意思。何況就自然的法則看,生住異滅,成住壞空,四時循環,盈虧消長,不僅是自然界的常態,也是人生的常態。毀譽如煙,名利虛幻,只要能讓人心生歡喜,自己受點委屈又何妨?

更何況:「滿者,損之機;虧者,盈之漸。」處處占人便宜,必然排擠他人,讓人心生厭惡,埋下被人排擠的種子。而處處謙卑讓人,看似吃虧,其實贏得別人好感,就奠下轉虧為盈的利基。

鄭板橋的「吃虧是福」,和另一個「難得糊塗」的箴言,都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得饒人處且饒人」對己無損,對人有益,正是「外得人情之平,內得我心之安」,人我兩贏,何樂不為。如果處處「機關算盡」,苦了別人,也苦了自己,人我兩輸,何苦來哉!

可惜,人往往是情緒的動物,我執、我慢、我疑,隨時主宰著我們的心念,於是態度跟著情緒轉,情緒跟著好惡轉,理性臣服於情緒,情緒迷亂了理智。遺憾的是:道理往往是「得知」,實際行為又往往「做不得」,這才是人類的悲劇,是人類涵養不能向上提升的病因。

板橋題許湘《芭蕉夜雨圖軸》云:

主人畫筆最清幽,何苦芭蕉寫作愁;
夜雨半窗風半榻,怎教宋玉不愁秋。

人性本來靜寂清幽,但是,「生命在剎那中起滅,生活在剎那中變化,生死在剎那中相續。有生命即有生活,有生活即有生死。有生命即有意識,有意識即有感受,有感受即有苦樂,有苦樂即有分別,有分別即有迎拒,有迎拒即有人我是非,種種煩惱叢生。」所以,慾望越多,煩惱也越多,這就是道家主張清靜無為,佛家強調持戒寡欲,儒家呼籲修齊治平的道理吧!

放下著,雲淡風輕;退一步,海闊天空。「花落家僮未掃,鳥啼山客猶眠。」意境雖似慵懶,卻也一時空靈,得大自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