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慎– 「滾滾長江東逝水」——《臨江仙》詞賞析

 

何宗陽編作

     杨慎《臨江仙》原文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
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許多人都知道杨慎《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是三國演義的卷首詩。然而, 三國演義由羅貫中(1330年-1400年)寫成於元末明初,比楊慎(1488年-1559年)的臨江仙早100多年,二者為何會出現在三國演義的卷首詩?

其實, 杨慎最具盛名的長篇彈唱敘史之作《二十一史彈詞》,第三段“說秦漢開場詞”的《臨江仙》乃千古絕唱: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他的這一篇彈唱敘史之作《二十一史彈詞》,敘三代至元及明末歷史,文筆暢達、語詞流利,廣為傳誦。在羅貫中《三國演義序》後面,清代初年文學批評家毛綸、毛宗崗(1632年-1709年)父子批註《三國》時加在小說最前面的卷首詩詞,就是楊慎這首詞,因此後人誤以為這首詞是羅貫中所作的,實有澄清的必要。

 

 杨慎簡介

杨慎(1488年-1559年),字用修,号升庵,別號博南山人博南戍史,諡文憲,四川新都(今成都市新都区)人,祖籍江西廬陵,為內閣首輔楊廷和之子,正德年間狀元,官至翰林院修撰。

大禮議事件中,因率領百官在左順門求世宗改變皇考,而遭貶雲南,終老於戍地。现成都市新都区仍存有其私家园林升庵桂湖。楊慎與解縉、徐渭合稱“明朝三才子”。

杨慎投荒多暇,書無所不覽,“奮志誦讀,不出戶外”。《明史》稱其:“明世记诵之博,著作之富,推慎为第一。詩文外,雜著至一百余種,并行于世。”又善彈琵琶。其最具盛名的長篇彈唱敘史之作為《二十一史彈詞》,第三段“說秦漢開場詞”的《臨江仙》乃千古絕唱: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杨慎主要著作有《滇程記》、《丹鉛總錄》、《古音獵要》、《全蜀藝文志》、《春秋地名考》等。

  《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賞析

《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一詞格調高遠,境界雄渾,是難得的佳作。

現析述如下: 

(一) 氣勢豪邁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此句甚為豪邁、悲壯,其中有大英雄功成名就後的失落、孤獨感,又含高山隱士對名利的澹泊、輕視。臨江豪邁的偉大功業的消逝,像滾滾長江一樣,洶湧東逝,不可抗拒,空留偉業。歷史給人的感受是濃厚、深沉的,不似單刀直入的快意,而似歷盡榮辱後的滄桑。 

   「青山依舊在」既像是對英雄偉業的映照,又像對其否定,但這些都不必深究,「幾度夕陽紅」,面對血紅的殘陽,歷史彷彿也凝固了。

(二) 意境高遠   

     在這凝固的歷史畫面上,白髮的漁夫、悠然的樵子,意趣盎然於秋月春風。但「慣」字又表現出了莫名的孤獨與滄涼。「一壺濁酒喜相逢」使這份孤獨與滄涼有了一份安慰,有朋自遠方來的喜悅,給這首的詞的寧靜氣氛增加了幾份動感。

    「濁酒」顯現出了主人與來客友誼的高淡平和,其意本不在酒。在這些高山隱士心中,那些名垂千古的豐功偉績只不過是人們茶餘飯後的閒談資料,何足道哉!該詞豪放中有含蓄,高亢中有深沉。在感受滄涼悲壯的同時,又創造了一種淡泊寧靜的氣氛,詞中高遠意境就在這寧靜的氣氛中反射出來。 

(三) 用詞氣度宏大、清麗自然

    「長江」、「逝水」、「浪花」、「青山」、「夕陽」,信手拈來,寫造化之神、天工之偉、自然之力、歲月永恆,寥寥數字,道盡天地滄桑;「白髮」、「江渚」、「秋月」、「春風」、「濁酒」,隨意鋪陳,寫天道循環、人生無常、死生有數、離合皆有樂趣、成敗全是文章。

    楊慎以古今滄桑入詩,以江山日月為畫,宇宙巨物、歷史功業作「談笑」之資、「濁酒」之佐,「是非」、「成敗」視為空空、拋諸度外,其淡漠間見深情大愛,無所謂抒發胸臆,文字飛渡古今,氣勢逼人。

    其詞「形勢激迫」,「浪花」之飛濺、急湍、淘滅、滌蕩者,非沙泥魚蟲、岸壩堤防,實千古人生、無數豪傑,讀之令人擊節讚嘆。蘇軾《前後赤壁賦》,傷古今人事、世事變化之唯一歷史規律,僅為生死罷了;而歲月無情,千秋偉業轉瞬成空,唯逝水東流、無可撼動。此「激迫」處,一在時不我待,大浪淘沙,二在世事無常,轉瞬虛空,三在古往今來,報應不爽,青山之上,夕陽紅照,荒丘禿塚,英雄奈何?

(四) 意韻深厚

    夕陽之「紅」,不在夕陽而在乎「天道」之韻,天生萬物而生之、養之、觀之、隨之,既是「人事」,也是「天道」。濁酒之「濁」,不在酒在乎「人心」之韻,清濁無礙、淡泊如常,舊識相逢之則盡付笑談,酒能入詩化史,又可說是「人心」之入詩化史。漁樵白髮,「慣看秋月春風」,其旨亦不只是情趣,更是意韻。

(五) 情意真摰而含蓄

   此詞寫英雄氣、淡泊志、離別意、重逢喜、濁酒心,韻味摻雜而協然有序,字字非珠璣而勝珠璣,字字非寫情而情意充沛,此詩詞之「留白」(含蓄的寫法),令人回味無窮。 

 Ref:

1. 維基–楊慎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5%8A%E6%85%8E

2. 維基–毛宗崗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F%9B%E5%AE%97%E5%B4%97

3. http://lsw1230795.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42790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