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進化論’

淺談Evolution(演化論/進化論)的中文翻譯及其與科學界的爭議。

淺談Evolution(演化論/進化論)中文翻譯及其與科學界的爭議。

 

原本中文對“evolution”這個字有兩種翻譯。“進化”一詞是來自日語(日製漢語)。而嚴復則是最早反對使用“進化”的人之一,後人在《天演論》書尾的名詞表中寫到:「evolution一詞,嚴氏譯為天演,近人撰述多以進化二字當之。赫胥黎於本書導言中實嘗有一節,立evolution之界說;謂為初指進化而言,繼則兼包退化之義。嚴氏於此節略而未譯,然其用天演兩字,固守赫氏之說也」。也就是說,嚴復理解到單用「進化」一詞的缺憾,故自創「天演」二字取代「進化」。

根據台灣教育部所編輯的辭典,「進化」定義為生物由低級到高級、由簡單到複雜的發展過程,並將「退化」定義為進化的反義詞。而「演化」則定義為生物物種為了因應時空的嬗變,而在形態和與行為上與遠祖有所差異的現象,明顯較適用於生物學的討論上。

目前中文對於如何翻譯「evolution」仍有爭議。支持使用「演化」的學者認為,演化在字面上的意義比較中性,能表達連續與隨機的意義;進化則帶有「進步」的含意。而且由於漢語中「進」與「退」是代表相反意義的兩個字,因此若使用進化,則在邏輯上不易將「退化」定義為進化的一種類型。對翻譯的爭論也表現了人們對進化論理解的變化,過去「進化」多表示生物朝適應環境的方向演化,而當前多認為生物的演化是隨機的,並沒有進步退步之分。

 

與科學界的爭議

進步、複雜化與退化

有些物種(如人類),常被認為是比其他的物種更高級,甚至是演化的方向與目的所在。且認為演化的過程必定會使生物愈來愈複雜,或是進行與演化相反的退化。而現在的生物學家認為演化是沒有方向的過程,也沒有任何預先計畫的目標。雖然在已知的演化過程中,確實具有逐漸複雜的現象,但是依然有許多物種保持在較簡單的狀態,如細菌。因此複雜性可能增加也可能減少,或是維持不變,結果取決於天擇的機制。

物種形成

物種形成有時後被認為是無法直接觀察的現象,並得出演化是不科學的結論。但是科學的發現不僅是經由可重複的實驗,均變說(uniformitarianism)使科學家得以用經驗來推論事物的原因均變論(英語:Uniformitarianism,又稱齊一論)是英國人詹姆士·賀登(Jamez Hutton)在1785年和1789年所提出,其中精髓一句話就是:『現在是通往過去的一把鑰匙』(The present is the key to the past),表示一切過去所發生的地質作用都和現在正在進行的作用方式相同,所以研究現在正在進行的地質作用,就可以明瞭過去的地球歷史。

萊伊爾Lyell·Sir Charles被譽為“現代地質學之父”的萊伊爾對均變論的形成和確立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1830年1月,發表了《地質學原理》第一卷(1831年出版第2卷,1833年5月出版第3卷)。他堅持並證明地球表面的所有特徵都是由難以覺察的、作用時 間較長的自然過程形成的。他指出地殼岩石記錄了億萬年的歷史,可以客觀地解釋出來,而無需求助於聖經或災變論,同時,他承認陸地的升降運動,把意大利塞拉比寺院的三根石柱(它們曾部分被海水淹沒)作為《地質學原理》的刊頭畫,並指出斯德哥爾摩附近海面以上200呎的海生動物的貝殼說明陸地的上升。

也就是說,要認識地球的歷史,用不著求助超自然的力和災變,因為通常看來是“微弱”的地質作用力(大氣圈降水、風、河流、潮汐等),在漫長的地質歷史中慢慢起作用,就能夠使地球的面貌發生很大的變化。萊伊爾強調“現在是認識過去的鑰匙”,這一思想被發展為“將今論古”的現實主義原理,這種“將今論古”的科學方法對達爾文的影響很大。

在萊伊爾逐步取代了居維葉之後,均變論在長達近一個世紀的時間裡成為地質學的信條,奠定了現代地質學的科學基礎。本世紀60年代以前的地質學教科書,幾乎異口同聲地說“萊伊爾用均變論統一說明了地質現象,建立了科學的地質學”。

此外物種形成的例子也出現在植物。還有刺魚(stickleback)的外胚葉發育不全(ectodysplasin)等位基因,被用來當作研究基因轉變與物種形成的模型。有一種類似的觀點,認為微觀演化是可以觀察,而宏觀演化則無法觀察。但是由於宏觀演化的機制與微觀演化相同,所以宏觀演化事實上已經在微觀演化中被觀察。而且物種之間基因序列的比較,也顯示少量的遺傳變異,就可以導致外表相當大的變化。

參考文獻資料:

  1. 維基百科
  2. 互動百科

歷史上的今天—- 1859年 11月24日,英國生物學家達爾文 論述生物演化的著作《物種起源》首次出版。

歷史上的今天—-1859年 11月24日,英國生物學家達爾文(圖)論述生物演化的著作《物種起源》首次出版。

特轉載 維基百科 物種起源 以茲慶念。

物種起源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物種起源
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by Means of Natural Selection, or the Preservation of Favoured Races in the Struggle for Life  
Origin of Species title page.jpg
1859年版《物種起源》的標題頁
作者 查爾斯·達爾文
問世地 英國 英國
語言 英文
題材 演化生物學
出版者 John Murray出版社,倫敦
出版日期 1859年11月24日

物種起源》(或譯為《物種原始》)(英語: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by Means of Natural Selection, or the Preservation of Favoured Races in the Struggle for Life),全名《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之物種起源論》,是達爾文論述生物演化的重要著作,出版於1859年。該書大概是19世紀最具爭議的著作,其中的觀點大多數為當今的科學界普遍接受。

在該書中,達爾文首次提出了演化論的觀點。他使用自己在1830年代環球科學考察中積累的資料,試圖證明物種的演化是通過自然選擇(天擇)和人工選擇(人擇)的方式實現的。

目錄]

  • 1 背景
  • 2 理論的形成
  • 3 主要內容
  • 4 批評
  • 5 中文譯本
  • 6 註釋

背景

在當時,人們普遍都接受創造論,相信上帝創造世界、並一次就創造出所有的生物,同時上帝也賦予每種生物各自的角色,而每個物種的設計都非常完美,所以物種是永恆固定不變的。地層中發現的化石是古代地球曾經遭遇大洪水的證據,那些化石就是沒有登上諾亞方舟的動物。地球的歷史大約只有六千年左右,這是經由從亞當和夏娃開始後的人類世代所推算的時間。

達爾文1809年生於英格蘭舒茲伯利 (Shrewsbury)。達爾文從小就對礦物和動物有興趣。1831年他從劍橋大學神學院畢業,然而他還是對地質學及生物學比較有興趣。1831年12月達爾文參加了海軍艦艇小獵犬號前往南美洲從事自然調查研究工作;最初他在南美海岸調查,並多次進入南美洲西邊的加拉巴哥群島,經過太平洋到達紐西蘭、澳洲及南非,然後又回到南美洲,直到1836年10月才回到英國。

理論的形成

達爾文在南美洲考察時,在安地斯山山頂上發現海洋生物的化石,讓他感到困惑。在小獵犬號啟航時,達爾文曾帶了一本英國地質學家萊爾所著的《地質學原理》;萊爾認為地球的地形、地貌是經過長時間不斷的細微變化的結果,萊爾相信風力、雨滴、冰雪等微小的力量,持續千萬年後就可以完全改變地表的形貌。達爾文本人也相信,只要時間足夠,無法察覺的細微改變也可以造成巨大的變化。達爾文推算白堊紀中期距今約有三億年左右的歷史,持續長時間微小的地震等自然因素使得原來在海中的生物遺跡能在高山上發現。

在加拉巴哥群島考察時,達爾文發現每個島嶼上的陸龜及雀鳥並沒有很大的差異,但又有些許的不同。他又發現加拉巴哥群島的生物與南美洲大陸的種類非常相似;於是他開始懷疑島上生物可能有共同的祖先,他們之間的差異是由於千百年來適應各個島嶼不同環境的結果。每一個物種都是一些細微的變化在無數個世代的過程中產生的結果。

生物進化在當時並不是新的概念。1809年時,法國動物學家拉馬克便提出:當環境改變時,物種會調適發展自己的器官來適應環境,常用的器官會發育變大、不用的器官會逐漸退化,並且這一代獲取的改變會遺傳給下一代;但沒有科學證據可以證明「用進廢退」和「獲得性特徵可遺傳」的假說。後來達爾文又從英國人口學者馬爾薩斯所著的《人口論》得到靈感;馬爾薩斯認為:人類糧食的生產永遠無法趕上人口的增加,致使糧食供不應求,進而發生飢荒或戰爭,導致一部分人口死亡。達爾文以此聯想到生物演化發生的機制:演化是生存競爭中自由淘汰的結果,食物與空間等資源有限,只有最適應環境的個體才能生存下來,延續族群。

「天擇」的概念逐漸在達爾文的五年環球考察過程中形成。在1836年回到英國後,達爾文慢慢將他的看法寫成文章,然而沒有發表。大部分科學家認為,達爾文遲了很久才發表他的作品,原因之一就是擔心自己的思想對於當時的社會來說過於激進。1858年,達爾文接到在馬來群島調查的博物學者華萊士有關物種形成的文章;華萊士對於物種形成的看法與他有很多相似之處,增加了達爾文對其學說的信心。於是兩人在1858年的倫敦皇家科學年會中,以兩人共同具名的方式,發表有關物種形成的看法。接著達爾文在1859年發表了《物種起源》。

主要內容

達爾文在書中提出兩個理論。第一,他認為所有的動植物都是由較早期、較原始的形式演變而來;其次,他認為生物演化是通過自然選擇而來。

其理論重點如下:

  • 物種並非一成不變,而是會隨環境變動而改變。
  • 生物的演化是長時間連續性的緩慢改變,不是突然性的劇變。
  • 同一類生物有著共同的祖先,例如哺乳類是由同一個祖先演變而來。
  • 生物族群會隨著繁殖而擴大,並超過其生存空間與食物供應的極限,引起個體間的競爭;不適應環境的個體會被淘汰,適者才能生存,並繁衍後代。

批評

諷刺漫畫反映了1870年代基督徒於「人類與猿類具有共同祖先」這個觀念的反對。

達爾文的演化論當時引起了廣泛的爭議,被基督教會視為異端邪說,西方社會也對達爾文冷嘲熱諷。不僅上帝創造萬物的說法被推翻,人類也被形容為千百年來殘酷的生存競爭所形成的產物,還指出人與其他哺乳動物有著共同祖先,這在當時保守的社會是相當大的震撼。

然而達爾文的理論在當時也並非完美無缺,當時尚未了解任何遺傳機制,無法解釋個體間的偶然差異是如何產生;直到後來與奧地利遺傳學家孟德爾的遺傳定律相結合,才形成現在廣為大眾所接受的現代綜合理論。

中文譯本

《物種起源》的在中文譯本由馬君武於1901年開始翻譯,1919年翻譯完畢。1920年馬君武的譯本《達爾文物種原始》由上海中華書局出版。

人從那裡來? —淺論人類神創論與人類演化論

印章  我愛真的2 in 1人從那裡來? —淺論人類神創論與人類演化論

何宗陽編著 

       

人從那裡來? 進化論說人類是從古代猿猴類進化﹐而且人類和今日的靈長目的“人科” Hominidae (great apes) 有同一祖先,基督宗教依聖經說人是上帝創造的,佛經說人類的祖先從光音天的天人下凡來到地球,相信飛碟的人士認為地球人是外星人改造的,也有人說人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實驗,眾說紛紜。

  而漢民族始祖神話是以女媧造人為典型代表。宋代李(音訪)等編撰的《太平御覽》是如此描述女媧造人的過程的:「俗說

天地開辟,未有人民,女媧搏黃土作人。劇務,力不暇供,乃引繩於泥中,舉以為人。故富貴者,黃土人;貧賤者,引繩人

女媧造人 深圳蛇口

photo

河北涉縣

女媧造人3 深圳蛇口

女媧造人3 深圳蛇口

女媧造人 河南省西華縣

也。」 翻成白話就是: 傳說天地開闢的時候,還沒有人,女媧用黃土作人。工作忙碌,力不暇供,於是在泥中以繩抽蕩,濺起的泥變成了人。黃土製作的是富貴的人,繩子抽出來的是地位卑下貧苦的人。女媧造人這一則人類產生的神話傳說眾人皆知是虛構的 , 不會把它當真,  只取其豐富之意蘊。

另按光音天乃佛教語。色界諸天之一,二禪天之第三天。此天絕音聲,以光為語言,故名。亦泛指二禪天。此界眾生不使用語言,僅以定心發出光明來互通心意,所以稱之為光音天。 …..依印度人的傳說,人類的祖先,即來自光音天。 (http://baike.911cha.com/ODZ1Ng==.html)此印度佛經有關人類起源說及外星人改造或實驗說,由於有力証據不具普遍性及可查性,故暫不在本文探討之內。本文僅就基督宗教聖經人類神創論與人類演化論著墨探究一二。

人類神創論

人類神創論的一直面臨的難題是,缺乏人類可以理解的許多細節,創造過程是無法重演的過去完成式,這種無法釋疑交代的”黑匣子”是無法滿足近代文明人類高度的尋根慾望和求知慾望,同時也給人們留下了無盡的想像及懷疑空間.

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我們的樣式造人。……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做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世紀》1章26至27節) 陳鼓應在其著作「耶穌新畫像──聖經的批判」中有及極度的質疑 , 他認為:

如果有上帝的話,究竟是什麼樣子?這是一個困惑人的問題。依照《創世紀》的記載:「上帝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果真這樣,我們豈不可以從最原始人的模樣去追溯上帝的形象。而生物學家告訴我們,最原始的人──人類的祖先──卻是人猿的種屬,如此說來,難道上帝像個跳躍的猴子?在「上帝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句後,又說:「乃是照著他(上帝)的形象造男造女。」這裏又引出另外一個問題,這問題便是:上帝的性別為何?答案是很明確的:「照著上帝的形象造男造女」。依此而推,顯然上帝是男又是女。這樣說來,上帝豈不是個陰陽的綜合體? 其實,《創世紀》的作者只不過把上帝人性化而已。上帝的人性化,乃是一種人類中心(Anthropocentric)思想的表現;凡是兒童期的人類都以自己的影像投射到外在世界與幻想世界。因而談到神,就以人的模樣去揣摩他,正如基督教教堂上所懸掛的神像,乃是碧眼紅髮的白種人的描繪;中國人筆下的神,則身著袍褂,鬚長及腹,一幅飄然神態;南非土著心中的神,則為皮膚漆黑,撇嘴塌鼻。因而,如果一個中國的基督徒將馬利亞穿上旗袍,將耶和華披上馬褂,也未嘗不可。 神的外狀一如人貌。這完全是擬人的說法(Anthropomeorphism)。早在紀元前六世紀的齊諾芬尼斯(Xenophanes) 那就攻擊人類的以「人」擬「神」。他說:「假如牛和獅子其有雙手,並且和人一樣,能用雙手描畫或產生藝術作品,那末牛必將它們的神畫成牛形,獅子必將它們的神畫成獅形」。斯賓諾薩(Spienozas)也排除依據人的樣式去創造神的見解,他說:「我相信一個三角形,如果它能說話,它一定會說神顯然是三角的;一個圓圈也會說神的樣子是圓形的。因而,每個人都會以自己的屬性來描繪神」。比如教徒,以為神具備和他們同樣的知覺,同樣的聲音,同樣的意欲,同樣的清緒。這些都是擬人化的結果。 教徒們以為上帝其有喜怒哀樂的性情,是不可思議的。如果上帝也動輒生氣(豈不太沒有涵養!)那末無神論者就要天天侮罵上帝,一直到他氣死為止。因而,上帝的存在,應該是非人性的(Impersonal)。然而非人性的上帝,也是不可思議的。而且一個非人性的上帝,由於不能滿足教徒的願望(只能滿足形而上學者的玄思),僅成為無意義內容的抽象概念而已。(陳鼓應, 1991)

聖經創 世 紀 Genesis這樣記載: 神造青 草 、菜 蔬 、樹 木 、大 魚 、水 中 所 滋 生 各 樣 有 生 命 的 動 物 、飛 鳥 、野 獸 、牲 畜 、昆 蟲 、然後神 就 照 著 自 己 的 形 像 造 人 、 乃 是 照 著 他 的 形 像 造 男 造 女 。1:11 神 說 、 地 要 發 生 青 草 、 和 結 種 子 的 菜 蔬 、 並 結 果 子 的 樹 木 、 各 從 其 類 、 果 子 都 包 著 核 . 事 就 這 樣 成 了 。 1:21 神 就 造 出 大 魚 、 和 水 中 所 滋 生 各 樣 有 生 命 的 動 物 、 各 從 其 類 . 又 造 出 各 樣 飛 鳥 、 各 從 其 類 .   神 看 著 是 好 的 。 1:25 於 是   神 造 出 野 獸 、 各 從 其 類 . 牲 畜 、 各 從 其 類 . 地 上 一 切 昆 蟲 、 各 從 其 類 .   神 看 著 是 好 的 。 1:27 神 就 照 著 自 己 的 形 像 造 人 、 乃 是 照 著 他 的 形 像 造 男 造 女 。

數千年前的古猶太人在寫聖經創世紀時並不知道生物物種還應包括古菌, 细菌, 真核生物中的原生生物(如利甚曼原蟲,利甚曼原蟲,惡性瘧原蟲,約氏瘧原蟲,海洋矽藻,錐體蟲,錐體蟲,錐體蟲,錐體蟲)及真菌(如感染柑橘類和棉花的真菌,煙曲霉,構巢曲霉,耐鹽的酵母,單細胞微孢子蟲,酵母,稻瘟病病菌,粗糙脈孢菌,白腐病病菌,釀酒酵母,粟酒裂殖酵母,木黴,白色念珠菌),他們也無法想像出有一天人類科技會發現即使像珊瑚和海葵這類的刺絲胞動物也會擁有與脊椎動物像魚、人類相近的基因骨幹. 人類與大多數已知的脊椎動物間,也享有了一些相同的基因, 黑猩猩的基因組與人類的基因組之間,有98.77%是相似的。

人類的科學分類是這麼稱呼的: 真核域 Eukarya–動物界 Animalia–脊索動物門 Chordata–脊椎動物亞門 Vertebrata–哺乳綱 Mammalia–靈長目 Primates–人科 Hominidae–人屬 Homo–智人種 H. sapiens。古猶太人那能預知有一天, 因為生物在演化過程中對基因的保留, 而使今日人類能夠辨認出那些基因序列是調控序列,進而完整解讀人類二十三對染色體中DNA所有密碼的序列結構,以及在這序列中的基因及其類別。

聖經創 世 紀 Genesis這樣的記載—- 古猶太人在寫聖經創世紀時所知道生物物種 :青 草 、菜 蔬 、樹 木 、大 魚 、水 中 所 滋 生 各 樣 有 生 命 的 動 物 、飛 鳥 、野 獸 、牲 畜 、昆 蟲等等是神所造。然而人是神 照 著神自 己 的 形 像 造 的。—- 這樣的記載讓我們推論看出”人類以外的生物”是神所造, 與神自 己 的 形 像無關聯, 也就與人類無關聯。這麼一來很明顯與下述的生物進化同源說—人和其他生物的遺傳基因有密切的親緣關係,無法吻合。

生物進化同源說

對各種生物的遺傳物質DNA序列的對比分析表明,人和其他生物的遺傳基因有密切的親緣關係,他們的DNA有相當部分是相同的。人與其他哺乳類動物的DNA重疊在75%以上,甚至與細菌、酵母、線蟲等低等生物也有15%-40%的重疊。 (Science, 2001, Feb. 16)已辨認出相當數量的基因是共同的,稱為祖傳基因(Orthologous genes)。人的23對染色體中有135個片斷與最原始的文昌魚(Aphioxus)的相同,重合部分達95%。 (Nature, 2008)珊瑚蟲的1300個基因中發現有90%與人的相應基因相似。 (Nature, 2007)這為生物進化同源說提供了最有力的證據。 (宋牮, 2009)

地球生物進化全景史(宋, 2009)

進化論昉起至今,現代科學突飛猛進,幾乎每一學科的新發現和新理論都直接或間接支持了它的基本思想。物理學的進步為地史和古生物化石的測年提供了可靠的新方法,分子生物學發現並實驗證實了生物遺傳機制,動物學及比較解剖學對各物種的體態結構和生理特徵有了更深刻的知識,地質學和古生物學找到了豐富的化石證據,縷清了大多疑難,為進化論提供了無可質疑的佐證,從而使達爾文的科學思想變成已被證實了的顛撲不破的真理,成就了一門精密科學—進化生物學的出現。 (Strickberger, 1990)反過來,進化論科學地位的提高又進一步把現代科學穩置於唯物主義的基礎之上,對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各學科都產生了巨大影響。今天,在現代社會中的各領域,在政治、經濟、文化、軍事和生產、消費、醫藥等社會事務中,我們處處感到進化論的科學意義,享用著它的指導作用。 (宋, 2009)

大爆炸理論大霹靂理論(Big Bang)是天體物理學關於宇宙起源的理論。根據大爆炸理論,宇宙是在大約140億年前由一個密度極大且溫度極高的狀態演變而來的。本理論產生於觀測到的哈勃定律下星系遠離的速度,同時根據廣義相對論的弗里德曼模型,宇宙空間可能膨脹。延伸到過去,這些觀測結果顯示宇宙是從一個起始狀態膨脹而來。大爆炸理論本身是純粹的科學理論,不與宗教關連。但是一些基督教教會,包括羅馬天主教教會已經接受大爆炸理論,把它作為哲學上宇宙起源的一種描述。庇護十二世教皇對推廣大爆炸理論很熱心,儘管當時的理論並不完善。 (維基百科,2009q)

20世紀自然科學對進化論的貢獻,榮其大端如下。居里夫婦(Pierre Curie,1859-1906,Marie Curie,1867-1934)於1898年發現放射性元素釙(Po)和鐳(Ra)以後,建立了放射物理學,為測量岩石和化石的絕對年齡提供了新的可靠方法。愛爾蘭大主教1650年出版的《舊約編年史》曾斷言,神創地球於公元前4004年10月23日中午,地球年齡僅5600年,今已成笑柄。英國物理學家開爾文(W. Kelvin,1824-1907)猜想地球年齡為2000萬-4000萬年。也有人根據海水含鹽度推算地球年齡為1億年;另據地質沉積厚度推算為5.0億年。 20世紀利用放射性元素如鈾-238、鈾-235、鉀-40等的半衰期已準確地測出天落隕石和小行星的絕對年齡,推知太陽系誕生於50億年前。地球和月球同庚,年齡為45.6億年,海洋已存在了40億年。地質學家製定了井然有序的《國際地層時代年表》,精度在10萬年以內。所有已發現的古生物化石都可按表入座,確定它生存的年代。 (劉&蔡, 2000;陳述彭, 1998;宋, 2009)

地球生物進化全景史的測定已基本完成。 38億年前(太古宙)出現細菌、藻類等原核單細胞生命。 20億年前(早元古代)出現矽綠藻、有孔蟲等真核生物。 10億年前(中元古代)出現珊瑚、水母、海綿等多細胞生物。 5億年前(古生代奧陶紀)海洋中出現魚類等脊索動物。 4億年前(志留紀)水生動植物爬上陸地,此前陸上未發現任何生物痕跡。兩棲類始見於泥盆紀(4.0-3.6億年前)。陸上原始森林始於3.6-3億年前(古生代石炭紀)。恐龍等爬行動物和鳥類始見於中生代三疊紀(2.5-2億年前),興旺於侏羅紀(2-1.5億年前)。恐龍滅絕於白堊紀末(6500萬年前)。哺乳類動物始見於晚三疊紀(約2.0億年前),興旺於新生代(6500萬年前至今)。最早的靈長類猿猴化石發現於新生代漸新世地層(3000萬年前)。與人類已很接近的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曾生活在400-100萬年前。北京直立人(Pekinensis)、雲南元謀人、陝西藍田人等50萬年以前即生活在華夏大地上,已掌握取用火和製造使用工具技術,腦容量為700-1000毫升,比今人( 1450毫升)略小。 (Dawkins, 2004;吳汝康, 1989)

空白理論(Gaps Theory)

達爾文由化石提出進化的論說,指人是由猿進化過來的,而不是上帝的創造。一百五十年來,神學界不斷質疑達爾文,認為化石演進,證據不足,化石只提供了人和猿之間骸骨的相似,不但在進化過程之中,缺乏全套各階段的化石證據,而且人的腦袋、人的眼睛,飛鳥高翔的翅膀、青蛙飛躍的雙腿,都是精巧的光學和力學的天才設計。人的腦袋有幾十億細胞,有多層次的神秘功能,巧奪天工,令人嘆為觀止,是從哪一個低階段的生物進化過來的? 神學界提出的「空白理論」(Gaps Theory),是幾十年來對達爾文學說的駁斥。但杜瓊斯辯護說:對一宗謀殺案,陪審員定罪,不必證明兇手殺人的全過程每一個細節,只要一點點環境證供,只要被告提不出事發時的不在場證據,就可以裁決有罪。由翼手龍的化石,可以推論恐龍是飛鳥的始祖,一隻麻鷹的翅膀,在力學的設計上如何精密,不足以否定從恐龍到鳥類的進化論,反而幾塊化石的證據,即足以推翻全無科學根據的聖經信仰。

然而,除了生物進化,神學界還有一項更有力的辯論基礎,就是宇宙的起源。地球上的生物,可以用進化論來解釋,那麼宇宙和時間呢?宇宙有多大?時間是怎樣開始的?無神論者可以在生物學上推翻神學,但難以在天文物理學和數學上否定上帝之說。科學家在無神論方面,贏得了「生物辯論」,但無法贏得「物理辯論」。杜瓊斯的新作,也用大量篇幅開拓「物理辯論」的無神學說。他承認以進化論的精神,難以解釋宇宙起源之謎,但認為宇宙可能有十億個星球,具備生命的條件,如果上帝能創造一個如此龐大而精密的宇宙,那麼上帝本身,也必定是一個比宇宙更精密而聰慧千億倍的超級神明,這個神明,為甚麼在舊約聖經中,卻又是一個心胸狹窄、善妒而暴躁、動不動就降天火把一個「祂」看不過眼的國度滅族的小器鬼? (陶, 2007)

人類演化論

比較基因組學(Comparative genomics)對於哺乳類基因組的研究顯示,人類與大約兩億年前就已經分化的各物種相比,有大約5%的比例在人類基因組中保留了下來,其中包含許多的基因與調控序列。而且人類與大多數已知的脊椎動物間,也享有了一些相同的基因。(維基百科, 2009f) 黑猩猩的基因組與人類的基因組之間,有98.77%是相似的。而平均每一個屬於人類的標準蛋白質編碼基因,只與屬於黑猩猩的同源基因相差兩個胺基酸;並且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類基因與黑猩猩的同源基因,能夠轉譯出相同的蛋白質。人類的2號染色體,是人類與黑猩猩基因組之間的主要差異,這一條染色體是由黑猩猩的染色體12號與13號融合而成。(Nature. 2005)

人類在晚近的演化過程中失去了嗅覺受器基因,這解釋了為何人類比起其他的哺乳動物來說,擁有較差的嗅覺。演化上的證據顯示,人類與某些靈長類所擁有的彩色視覺,降低了這些物種對於嗅覺能力的需求。(維基百科, 2009f) 人們之所以能夠出辨認哪些基因序列是調控序列,是因為生物在演化過程中對基因的保留。以大約7千萬年前到9千萬年前分支的人類與老鼠為例:若以電腦比較兩者的基因序列,並且將兩者皆保有的非編碼序列辨識出來,就可以知道哪些基因序列可能對於基因調控來說相當重要。人類所擁有的調控序列所在位置,可以利用河豚的基因定位出來。因為河豚與人類擁有相同的基因,同時也擁有和人類相同的調控序列,但是「垃圾」基因比人類更少。如此較為簡潔的DNA序列,使得調控基因的位置較容易定位。(維基百科, 2009f)

結論

如前所述,按聖經的說法,人乃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是跟神所造”各從其類”的青草、菜蔬、樹木、大魚、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飛鳥、野獸、牲畜、昆蟲等等其他不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生物是截然不同的,也沒有”其他生物”和人類在演化上的相關聯性的。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而”其他生物”只是神所造與神形象無關.人類與”其他生物”在演化上並沒有相關聯性的聖經說法顯然是無法經得起基因組測序在演化上證據顯示”生物進化同源說”–人和其他生物的遺傳基因有密切的親緣關係–的挑戰.

參考文獻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