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進化論’

少數個人科學家或許質疑反對進化論, 但在科學界並沒有這樣的爭論;科學界的共識是生命是進化的。

少數個人科學家或許質疑反對進化論, 但在科學界並沒有這樣的爭論;科學界的共識是生命是進化的。

  

何宗陽編作

反進化論者,例如智能設計假說運動者—-智能設計假說運動的一個重要策略是,說服公眾:在科學家中存在生命是否進化的辯論;從而進一步游說公眾、政治家和文化領袖,學校應該「教導這個爭議」(teach the controversy)。然而,少數個人科學家或許質疑反進進化論, 但在科學界並沒有這樣的爭論;科學界的共識是生命是進化的。(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iology Teachers Statement on Teaching Evolution ; IAP Statement on the Teaching of Evolution Joint statement issued by the national science academies of 67 countries, including the United Kingdom’s Royal Society (PDF file) ; 美國科學促進會2006 Statement on the Teaching of Evolution (PDF file), AAAS Denounces Anti-Evolution Laws )

廣為接受的看法是,智能設計假說只是其支持者的一個掩護,實質的運動是針對這些人說的所謂科學的唯物主義基礎沒有給上帝留下任何可能性。(Coultan, Mark. “Intelligent design a Trojan horse, says creationist”,雪梨晨鋒報,2005年11月27日.於2009年2月19日查閱.  ; Intelligent Design: Creationism’s Trojan Horse, A Conversation With Barbara Forrest Americans United for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February 2005)

方舟子:進化論以外的理論假說只能是怪論胡說

方舟子:進化論以外的理論假說只能是怪論胡說

 [轉載]     

方舟子

進化論以外的理論假說只能是怪論胡說

對那些信奉基督教《聖經》字字是真理的原教旨基督徒來說,進化論屬於絕對不可接受的歪理邪說。美國是當今原教旨基督教的大本營,進化論教育在那裡經歷了其他國家的人難以想像的磨難。自1925年以來,就公共學校要教進化論還是教神創論的問題,在美國法庭上打了許多官司,直到1988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才一錘定音:進化論是科學,神創論是宗教,根據美國憲法規定的政教分離的原則,公共學校只能教進化論,不准教神創論。但是原教旨基督徒並不善罷甘休,想出了種種招數阻撓進化論教學。 2002年,佐治亞州柯布郡教育當局在一些信教家長的要求下,給當地公共學校使用的生物學課本貼上一個聲明:“該課本含有關於進化的資料。進化是關於生物起源的一種理論,而不是事實。這些資料應該開明地對待,仔細地研究,並慎重地加以考慮。”為此,在去年年底,美國民權同盟和幾名學生家長將柯布郡教育當局告上法庭。最近,美國聯邦法庭判決該聲明違憲,必須除去。

我們可能覺得很奇怪,指出進化論是一個理論,建議學生開明、仔細、謹慎地對待它,這種態度不是很“科學”嗎,有何不妥?但是正如法官所指出的,特地給進化論貼上這麼個標籤,實際上是在貶低進化論教育,迎合了原教旨基督徒和神創論者的宗教信仰。為什麼獨獨挑出進化論,而不給其他科學理論,例如日心說、原子論、相對論等等也貼上類似的標籤呢?

“進化只是一種理論,不是事實”,這是神創論者攻擊進化論的常用措辭。在日常用語中,“理論”含有“假說”的意思,讓人覺得進化論不可靠。因此我們有必要分清,科學上所說的假說、理論和事實都是怎麼一回事。

所謂假說,是指對觀察到的現像做出初步的解釋。做為科學假說,這樣的解釋必須有能夠被驗證的預測。如果預測結果不符,原有假說就必須拋棄或做出修正。如果一系列驗證結果都跟預測相符,假說就成了已被證實的科學理論。如果一個科學理論的核心部分經過了無數檢驗,都只有支持的結果,而沒有任何抵觸之處,不抱偏見的人都會接受它,研究者也不覺得有必要特地再去尋找證據,那麼,這個理論核心,就成了一個科學事實。比如,哥白尼當初提出“地球繞太陽轉動”時,只能說是一個科學假說。以後一系列的觀察支持這個假說,它就成了科學理論。最終,只有愚昧的人才會不承認“地球繞太陽轉動”這個科學事實。

進化論的核心部分——“生物是進化而來的”——也是這樣一個科學事實,而進化論就是有關這個事實的科學理論。正如美國科學院編寫的進化論教學指南所指出的,進化的發生是一個事實,進化論是最強有力的、最受支持的科學理論之一。就連天主教教皇約翰·保羅二世在1996年也承認:“新的知識已經引導我們認識到進化論不僅僅是一個假說。”“把各項獨立進行的研究的結果匯集起來,有力地支持了這個理論。”

在認定進化是一個科學事實的前提下,對生物是如何進化的,其過程、細節、機制是什麼,還存在著非常多的爭議。所以,進化論是一個豐富多彩、生機勃勃的龐大體系,既包含了科學事實,也包含已被證實的科學理論和未經證實的假說。至於經常有業餘研究者提出有關進化的種種“理論”、“假說”,那往往是出於對進化論的誤解,建立在錯誤事實的基礎上,連科學假說也算不上,只能算是“怪論”、“胡說”了。

有關達爾文進化論的一次早期大論戰(1860年6月底於英國牛津大學)。

 

有關達爾文進化論的一次早期大論戰(1860年6月底於英國牛津大學)。

  

1859年 11月24日,英國生物學家達爾文論述生物演化的著作《物種起源》首次出版。

物種起源》(或譯為《物種原始》)(英語: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by Means of Natural Selection, or the Preservation of Favoured Races in the Struggle for Life),全名《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之物種起源論》,是達爾文論述生物演化的重要著作,出版於1859年。該書大概是19世紀最具爭議的著作,其中的觀點大多數為當今的科學界普遍接受。

今介紹有關達爾文進化論的一次早期大論戰(1860年6月底)。

【摘錄自: 方宗熙,古猿怎样变成人 , http://www.tianyabook.com/zhexue/guyuanzy/index.html, 11/04/2010 】

    
    時間:1860年6月底。
    地點:英國牛津大學。
    從6月28日起,“英國科學促進協會”在牛津大學舉行三天的會議。這次會議是由
一些思想落後的學者和教會策動的。他們預先安排好,寫了一些論文,準備集中地討論
達爾文學說。那意思就是說,他們準備用全力向達爾文學說開火,宣布進化論的死刑。
當時牛津主教公開宣稱,他已經立下決心,要來“粉碎達爾文”。
    參加這次會議的也有一些進步的學者。例如,堅決捍衛達爾文學說的赫胥黎①等,
也參加了會議。   

①赫胥黎(1825—1895)是英國生物學家。他讀了《物種起源》一書後就接受進化
論。他在1863年發表了關於人類起源於古猿的論點。參閱他的論文《人類在自然界的位
置》,科學出版社1971年譯本。
    最熱烈的爭論發生在6月30日。這一天的會議在牛津大學的大圖書館裡舉行。會議
室裡擠滿了人,男的女的,大約有1000左右的聽眾。達爾文由於健康的原因,始終沒有
參加會議。
    會議一開始就由一個美國學者宣讀了他攻擊達爾文學說的文章。
    接著,另外有一些學者起來發言,他們繼續攻擊達爾文和進化論。
    這樣就在聽眾中造成了反進化論的氣氛。
    於是,牛津主教認為時機成熟,洋洋得意地起來講話。他把人家批評達爾文學說的
話又大略重複了一遍,意思是說進化論不符合事實。例如,他說什麼按照達爾文的意見,
生物起源於原始的菌類,那麼蘑菇就是人類的祖先了。
    接著,他用自以為是俏皮的口吻,笑著問坐在旁邊的赫胥黎:
    “我要請向一下坐在我的旁邊、在我講完以後要把我撕成粉碎的赫胥黎教授,請問
他關於人從猴子傳下來的信念。請問:跟猴子發生關係的,是你的祖父的一方,還是你
的祖母的一方? ”
    然後,他轉用莊嚴的口吻,結束了他的惡毒的攻擊。他蠻橫地聲稱,達爾文學說是
異端邪說,嚴重違反教義,千萬不可相信。
    於是,聽眾騷動起來了。他們要求赫胥黎發言。
    赫胥黎不慌不忙地站了起來,穩步走上了講台。他首先用科學事實有力地批駁了主
教講話中的一些毫無根據的論點。他從胚胎學的角度指出,複雜的生物體,例如人體,
是從一個細胞通過細胞分裂,變成許多細胞,逐漸發展而來的。因此,由低級到高級的
進化是可能的。接著,他用嚴肅的口吻,緩慢他說出了以下的有名的話:
    “我說,我重複說一遍:一個人沒有理由因為有猴子做他的祖父而感到羞恥。”他
的話有意地停頓了一下。
    立刻,聽眾意識到,主教“訕笑”式的攻擊將要得到回擊,將要得到沉重的回擊。
立刻,整個會議室變得莊嚴肅穆,千百雙眼睛都注視著赫胥黎。
    這位當時勇敢捍衛進化論的教授接著繼續用響亮而清晰的話說:
    “如果有人在我的回憶中會叫我感到羞恥,那將是這樣的一種人:他不滿足於自己
活動範圍裡的事情,卻要用盡心機來過問他自己並不真實了解的問題,想要用花言巧語
和宗教情緒來把真理掩蔽起來。 ”
    這是真正科學家的話!
    立刻,整個會議室裡響起了雷動的歡呼聲,人們熱烈擁護科學的捍衛者。
    以後,又有別的進步學者起來批駁主教,說主教根本沒有讀過《物種起源》,所以
他的所謂批評東拉西扯,文不對題,根本沒有資格起來發言。
    這樣,在充足的論證面前,主教理屈詞窮,不得不低下了頭,灰溜溜地夾著尾巴溜
走了。
    進化論得勝了,真理得勝了。

進化論是理論還是事實?

  

進化論是理論還是事實?

摘錄自: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National Academy of Medicine USA)著 曉實譯(美國科學院出版社 National Academy Press 2008年1月出版) 英文原版可以從這裡下載﹕ http://www.nap.edu/catalog/11876.html

 進化論是理論還是事實?二者都是。但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需要更加深入地探討一下“理論”和“事實”的涵義。在日常生活中,“理論”通常是指直覺或者猜測。當人們說,“我有個理論來解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他們通常從支離破碎或模棱兩可的證據中做出結論。

理論的科學定義和這個詞在日常生活中的意思差別很大。它是指對於自然界某一現象的全面解釋,這種解釋由大量的經驗證據所支持。 許多科學的理論堅如磐石,不大可能被任何新的證據所撼動。比如說,不可能會有新的證據證明地球不是圍繞著太陽旋轉(日心說),或者生物體不是由細胞組成(細胞學說),物質不是由原子組成,或者地球表面不是被分割成在地質年代裡移動的固體板塊(板塊構造理論)等。

就像這些猶如基石的科學理論一樣,進化論被無以數計的觀察結果和實驗數據所支持,所證實,科學家們堅信,新的證據不可能推翻進化論的基本構想。然而,像所有的科學理論一樣,隨著新的科學領域的出現,隨著新技術使得以前不可能進行的觀察和實驗變為現實,進化論也將不斷地加以完善。 科學理論最重要的性質之一,就是它能夠對還沒有觀察到的自然事件或現象作出預測。

比如,萬有引力理論預測了物體在月球和其它行星上的表現,很久以後,宇宙飛船和宇航員的實際活動證實了這一預測。發現“大淡水魚”的進化生物學家預測,在3億7千5百萬年古老的沉積岩中,有可能找到介於魚類和有肢陸地動物之間的動物化石。他們的發現證實了基於進化理論的預測。對於預測的證實也反過來提高理論的可信度。 在科學中,“事實”通常是指觀察、測量或其它形式的證據。重要的是,這些證據應當能夠在相似的條件下重複發生。科學家還用“事實”這個詞來指經過千錘百煉的科學解釋,對於這些解釋,已經沒有任何必要的理由繼續檢驗,或者尋找新的實例加以反駁。

就此而言,過去發生的和正在繼續的進化就是科學事實。由於支持進化論的證據如此強大,科學家們不再質疑進化是否發生過,或是否仍然在繼續之中。與此相反,他們積極開展進化機理的研究,弄清楚進化發生的速率有多快,以及其它有關的問題。

科學的達爾文進化論根據經驗證據解釋自然現象, 卻因 衝擊了宗教信仰而遭不公正的爭議。

                       

                                    科學的達爾文進化論根據經驗證據解釋自然現象, 因 衝擊了宗教信仰而遭不公正的爭議。

  

何宗陽編輯整理

 

過去兩個世紀以來,對進化論日漸加深的理解為科學的工作方式提供了無以比擬的實例。

科學知識和理解的積累來自於觀察和解釋的相互作用。科學家通過觀察自然世界和實驗活動來積累信息。然後,根據實驗和其它觀察所得到的數據,他們對所研究的系統做出解釋,指出該系統在一般情況下是如何工作的。他們在不同的條件下做進一步的觀察和實驗,對他們的解釋加以驗證。其他科學家對該觀察結果加以獨立的證實,並進行進一步的研究,結果可能產生更加複雜的解釋,並對未來的觀察和實驗做出預測。通過這種途徑,科學家對於自然界的特殊現象不斷地達到更加精確,更加全面的解釋。

 在科學的領域裡,任何解釋都必須基於自然發生的現象。自然動因原則上是可重複的,因此,能夠由其他人加以獨立的驗證。如果解釋是基於某種自然現象以外的主觀意志,科學家既無法證實這種解,也沒有反駁的基礎。任何科學的解釋必須是可檢驗的,那就是說,必須能夠找到可能的觀察結果支持它,同時,還必須能夠找到可能的觀察結果來反駁它。一項解釋的提出必須能夠據此找到潛在的反駁它的觀察證據,不然的話,這項解釋無法進行科學的檢驗。由於觀察和解釋相互依賴,共同成長,因此,科學是一項積累性的活動。可重複的觀察和實驗產生的解釋,日益精確和全面地描述自然現象,而這些解釋又反過來建議新的觀察和實驗,其結果可以用來進一步驗證和擴充解釋。這樣,由於下一代科學家通常利用新技術,對他們前輩的工作結果加以修正、改進、和擴展,科學的解釋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日益複雜精確,涉及面也日益寬廣。  

 在科學的領域裡,我們不可能絕對肯定地證明某種解釋是完美無缺、無須修正了。有些科學家提出的解釋,後來被進一步的觀察或實驗證明是錯誤的。新的科學儀器可能提供更為精確的觀察數據,以證明現有的解釋是不充分的。新的概念導致的解釋可能指出舊有的解釋並不完全或者有所缺陷。我們過去所接受的許多科學的概念,現在發現不是十分精確,或者只適用於有限的領域。

儘管如此,許多科學的解釋已經被相當徹底地檢驗過了,新的觀察結果或新的實驗分析不大可能對它們做出重大改變。科學家們已經廣為接受這些解釋,認為它們實事求是地說明了自然世界。物質的原子結構、以基因為基礎的遺傳、血液循環、行星運動的引力作用、通過自然選擇的生物進化過程只是浩如煙海的科學解釋中的少數幾例,所有這些科學解釋早就以無可抵抗、無可辯駁的力量所證實了。

 科學並不是唯一的認知和理解的方式。但科學的認知方式不同於其它的方式在於,它依賴於經驗證據以及可檢驗的解釋。

由於生物進化論所解釋的自然現象也是宗教界所關注的中心,包括生物多樣性的起源,尤其是人類的起源,因此,自從查爾斯·達爾文和阿爾弗雷德·羅素·華萊士在1858年首次清楚的表述以後,進化論一直是人類社會爭議的中心

學者朱猛進在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一文中說得真切:
達爾文進化論是科學史上最重要的科學理論之一。但是,歷史上恐怕很少有科學理論像進化論這樣遭受別有用心的攻擊與責難,更有甚者還把進化論與自然科學剝離,將進化論劃為純哲學範疇。為什麼進化論會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主要原因是:達爾文進化論衝擊了宗教信仰。
 達爾文進化論的最偉大作用是將上帝從生命科學領域驅趕出去,使得宗教信仰徹底失去了假借於科學名義的庇護,這是歷史上勢力龐大的原教旨基督徒和神創論者絕對無法容忍的事情。所以,從生物進化論誕生之日起,就一直遭到了神創論者、原教旨基督徒和受宗教蠱惑者們的質疑和聲討,而且有組織、全方位、別有用心的攻擊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包括不顧事實的造謠中傷,對達爾文的偉大人格進行無賴式攻擊,極力貶低達爾文的個人形象,如污衊自然選擇理論剽竊自華萊士、以及捏造達爾文對近親結婚危害的無知等低俗謠言。

由於進化科學家們的主要精力放在了進化論相關的科學研究上,加上反進化論者假借科學的名義反對進化論卻不按科學共同體內的規則行事,從而使得反進化論陣營的人蠱惑到了相當數量的群眾基礎,以至於造成了目前進化論仍在不時遭受攻擊的局面。

 

參考文獻資  :

  1.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著, 科學、進化與神創論, 2008
  2. 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學者朱猛進發表於2009-12-2 1:20:03 

進化論的邏輯是清晰的, 符合我們所熟知的典型科學特徵及判斷科學的標準。

 

進化論的邏輯是清晰的, 符合我們所熟知的典型科學特徵判斷科學的標準

 

[轉載]

  1. 學者朱猛進,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2. 學者張小平, 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學者朱猛進發表於2009-12-2 1:20:03 
達爾文進化論是科學史上最重要的科學理論之一。但是,歷史上恐怕很少有科學理論像進化論這樣遭受別有用心的攻擊與責難,更有甚者還把進化論與自然科學剝離,將進化論劃為純哲學範疇。為什麼進化論會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主要原因有:
(一)遭受污衊的最大原因是衝擊了宗教信仰

達爾文進化論的最偉大作用是將上帝從生命科學領域驅趕出去,使得宗教信仰徹底失去了假借於科學名義的庇護,這是歷史上勢力龐大的原教旨基督徒和神創論者絕對無法容忍的事情。所以,從生物進化論誕生之日起,就一直遭到了神創論者、原教旨基督徒和受宗教蠱惑者們的質疑和聲討,而且有組織、全方位、別有用心的攻擊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包括不顧事實的造謠中傷,對達爾文的偉大人格進行無賴式攻擊,極力貶低達爾文的個人形象,如污衊自然選擇理論剽竊自華萊士、以及捏造達爾文對近親結婚危害的無知等低俗謠言。由於進化科學家們的主要精力放在了進化論相關的科學研究上,加上反進化論者假借科學的名義反對進化論卻不按科學共同體內的規則行事,從而使得反進化論陣營的人蠱惑到了相當數量的群眾基礎,以至於造成了目前進化論仍在不時遭受攻擊的局面。

 (二)進化論與波普爾之間的美麗誤會

儘管神創論者、原教旨基督徒長期不懈地污衊、攻擊進化論,但從來都沒撼動過進化論的科學地位,而真正一度對進化論產生傷害的責難來自著名的科學哲學家波普爾。波普爾曾經一度認為進化論不可證偽,因而認為不是科學理論。實際上,波普爾早期因未讀過《物種起源》全書而沒有真正理解達爾文進化論的內涵,和普通公眾一樣僅根據表面了解就武斷地提出進化論陷入了“循環論證”的邏輯。但隨著波普爾對生物進化論的深入了解,他公開在雜誌中糾正了自己的觀點——“我很高興能有機會宣布放棄我的主張”。事實上,波普爾對達爾文進化論推崇倍加,進化論的研究程序在波普爾哲學體系中佔據著特別重要的位置。在歷史上,波普爾與生物進化論確實發生過美麗的誤會,但這個誤會已經被澄清。不過,現在仍有很多反進化論的人拿波普爾說事,這正是反進化論者慣用的伎倆——惡意地選擇性引用,就像《遊子吟》第六章在眼睛進化的例子中故意截斷達爾文的解釋一樣,以此誤導普通公眾。關於進化論的“循環論證”的訛傳至今仍有相當的受眾,甚至包括科學網的博主。

(三)進化論附帶的哲學指導功能影響了公眾對進化論作為科學的判斷

  不過,上面提及的三點都不能否定生物進化論的科學地位。為什麼說進化論是科學?這是因為進化論具備自然科學的典型特徵。先看看什麼是科學。 《辭海》給科學下的定義是“運用範疇、定理、定律等思維形式反映現實世界各種現象的本質和規律的知識體系”。簡單地講,進化論研究生命演化規律,其理論內容是一套系統化的、邏輯自洽的知識體系。進化論的研究對像是生命,有著科學共同體熟悉的研究綱領,並且呈現給公眾的是一套完整的知識體系,是人類對生命現象宏觀變化規律的反映。從研究對象、思維方式和呈現結果三方面都十分嚴格地符合科學的定義。下面,我們從更為具體的角度來分析生物進化論的科學性:

(1)科學發現主要通過科學刊物(雜誌和書籍)來發表。由達爾文、華萊士提出的進化論觀點最初同時發表在當時權威的林奈學會的會刊上,隨後達爾文通過《物種起源》一書詳細闡述了生物進化的理論。顯然,生物進化論的發表方式是符合科學共同體的標準規範的。

(2)自然選擇理論是在歸納、分析大量實物證據(自然環境中的動植物及其標本、化石等)的基礎上,通過訴諸物證、基於邏輯推理提出來的,這符合科學理論研究的標準規範。

(3)正確的科學理論必須做出正確的預測,自然選擇理論為後來大量的進化事實所證實,在這一點上也完全符合科學特徵。

(4)此外,科學還有一個重要的特徵就是繼承性,即隨著時間的推移,對研究對象了解得越來越多,當新物證與舊觀點相違背時,舊觀點被不斷修正。達爾文進化論的提出是建立在早期進化和進化論研究基礎之上,進化論本身的研究也完全符合繼承性的特徵。在進化論的研究歷史中,隨著遺傳學知識的建立,達爾文進化論在新知識背景下經歷了多次發展,得到多次補充和修正。進化論研究代代相傳,其研究不分國籍,從未因時代變遷而停止,符合典型的自然科學特徵。

進化論符合我們所熟知的典型科學特徵,生物進化論不僅具有廣泛的哲學指導意義,而且是毫無疑義的自然科學。 

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74483

 

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學者張小平發表於2009-12-9 1:36:22
因為剛好看到科學網上一篇同名博文,我也說兩句。進化論之所以是科學,有一個最重要的理由:這個理論的邏輯是清晰的。邏輯清晰是什麼意思?就是可以用形式化語言表達,現代科學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注重形式化。

  進化論的形式化好到什麼程度?好到可以用機器語言來表達,也就是可以寫成程序。
不能形式化表達的就是神秘的,比如用進廢退理論就是神秘的,中間有一環說不清楚,說都說不清楚那就更不可能寫成程序。進化論的四個原則(大量繁殖,生存競爭,遺傳變異,適者生存)可以很容易地翻譯成程序,幾乎不用作形式上的改變,這就是GA算法,在運行的時候要加一個變異的隨機數發生器,但程序代碼本身是確定的,所以進化理論本身是確定的,但不是說進化的過程是確定的。

當然變異的隨機性是無法解釋的,但可以把這個問題推到物理上去,不損進化論的科學性。

GA算法有一個缺點是不知道能不能得到最優解,容易掉到局部優化里面去,這也正常,在自然界中的生物也是這樣,多樣化,各有絕活,但都只能說是局部優化解,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77211

許多宗教派別和宗教領袖個人發表聲明,承認進化論(承認進化的發生)。

  許多宗教派別和宗教領袖個人發表聲明,承認進化論(承認進化的發生)。

(摘錄自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著, 科學、進化與神創論, 2008)

 宗教社團言論摘錄

許多宗教派別和宗教領袖個人發表聲明,承認進化的發生,並且指出進化和信仰並不衝突。

 “在有關人類起源的進化論與上帝乃造物主的教條之間沒有矛盾。”——基督教長老會

 “學生對進化論的無知將嚴重危害他們對世界和自然法則的理解,用’科學的’面目給他們介紹其他學說將使他們對科學的方法和標準產生錯誤的概念。 ” ——美國猶太教教士中心協會

 “在他的教皇通諭《Humani Generis》(1950)中,我的前任庇護十二世已經肯定,只要我們不喪失某種固定的信念,在進化論和有關人類及其使命的信仰教條之間沒有衝突……今天,在該通諭發表半個多世紀以後,有些新的發現引導我們承認進化不僅僅是假說。實際上,在不同的科學領域一系列的發現之後,這個理論不可思議地對研究人員的心靈產生愈來愈大的影響。這些獨立研究的結果綜合起來——既不是預先計劃,也不是有意為之——構建了對該理論極為有益的重要論點。 ”——教皇保羅二世,給教皇科學院的信,1996年10月22日。

“我們,下面簽名的,來自許不多同傳統的基督教牧師相信,《聖經》的永恆的真理與現代科學的發現可以和睦地共處。我們相信進化論是科學的基本事實,它經受住了嚴格的檢驗,人類許多豐富的知識和成就都建築在這個理論之上。拒絕這個事實,或者認為它只不過是’許多假說中的一種’,是對科學無知的蓄意容忍,而且將把這種無知傳遞給我們的後代。我們相信,能夠進行批判性思維的大腦就是上帝給予我們的珍貴禮物之一,拒絕充分使用這個禮物就是拒絕造物主的意願……我們敦促學校董事會成員肯定進化論教學是人類知識的重要部分,並因此維護科學課程的完整性。我們要求,把科學作為科學來對待,把宗教作為宗教來對待,這是兩種不同形式的相互補充的真理。 ”——“牧師公開信”,由1萬多名基督教牧師簽名。詳情參見http://www.butler.edu/clergyproject/clergy_projec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