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科學’

台灣人從那裡來?—-台灣各族群身世之謎 (作者:林媽利教授)

台灣人從那裡來?—-台灣各族群身世之謎 (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台灣各族群身世之謎 作者:林媽利教授 )

 

   

 

 

 

 作者:林媽利教授
 
 

 以血型、基因的科學證據
 揭開台灣各族群身世之謎
 DNA不會說謊,它清楚明白地告訴我們:
 1.近85%的「台灣人」帶有原住民的血緣。
 2.「唐山公」其實是中國東南沿海的越族。
 3.平埔族沒有消失,只是溶入「台灣人」之中。
 4.高山原住民非同源,阿美族為夏威夷人的母系祖先。 林媽利教授,前馬偕醫院輸血醫學研究室主任,國際知名的血型專家、分子人類學家,生涯發表的英文期刊論文超過160篇,學術研討會摘要超過200篇。

 早期因研究台灣人的特殊血型,及建立台灣捐、輸血制度等重要成就,被尊稱為「台灣血液之母」。

 近20年來,她轉而投入台灣族群的研究,但因研究成果大大地顛覆了諸多「公認事實」,意外遭到中國官方及部分學者的圍剿。即使面臨噤聲的壓力,她仍選擇在退休之際出版本書,避開繁複的圖表與數據,以簡潔精要的文字,親自向國人說明血型、DNA研究如何揭開台灣各族群的身世之謎,又得出哪些震撼性的結論:

 ◎ 近85%的「台灣人」(閩南人及客家人)帶有台灣原住民的血緣:

 這一結論確認了先前其他學者從史料文獻、地名、諺語、風俗習慣等的推論,即大部分「台灣人」都是「漢化番」的後代。

 ◎ 「唐山公」是中國東南沿海的原住民─越族:

 也就是說,四百年來陸續渡海來台的「台灣人」祖先,根本就不是族譜所誤載的正統中原漢人,而是一群群被漢化的越族後代。這點,從SARS的擴散路徑也得到了間接確認。

百越族(「越」又通「粵」),又稱為越族古越族,是泛指居於中國南方越地的古代部落。百越有許多支系,其中句吳、于越、東甌、閩越、南越等幾支百越中的大族,先後與華夏族融合,其餘的幾個支系西甌、駒越、駱越等演變為現代中國南方的壯侗語民族以及越南、寮國、泰國、緬甸、印度境內的京、佬、泰、撣族、阿洪姆等民族。

 ◎ 平埔族沒有消失,只是溶入「台灣人」之中:

 平埔族雖大多已漢化,但從血緣看,平埔族並未消失。而且,平埔族不僅與高山族共有相近的血緣,他們還帶有獨特的亞洲大陸血緣,時間可推至數千年前,比原先認知的來自400年前的「唐山公」更為久遠。

 ◎ 異質多元的高山原住民:

 台灣高山族的語言雖同屬南島語言,但他們卻具有不同的體質,應該是在不同時間,從東南亞島嶼及東南亞等不同遷移途徑落腳台灣,然後互相隔離千年。林教授也在國際上首次證實,阿美族與波里尼西亞人之間有母系血緣的直接關聯,因此讓《經濟學人》報導說夏威夷人是「made in Taiwan」。

 當然,國家認同不是建立在血緣的基礎上,但也絕非建立在虛構的政治神話上,林媽利教授擔當起科學家的社會責任,以嚴謹的科學態度,在本書中勇敢地戳破廣為接受的主流謬論,並清楚詳述畢生研究之總得,期能做為國人自我認同與尋根溯源的根本素材。

 ●本書要目

 
 一、 導論
  1. 由基因看人類的遷移:台灣人的構成
  2. 我們留著不同的血液:基因遺傳的多樣性
  3. 平埔族的研究發現台灣不同族群間比預期共同擁有更多的血緣
 二、 「閩客」是中原漢人的後裔?
  4. 從組織抗原推論閩南人及客家人,所謂「台灣人」的起源
  5. SARS:越族之病?
  6. 非原住民台灣人的基因結構
  7. 再談85%台灣人帶原住民的基因

 三、高山原住民的身世之謎
  8. 從DNA的研究看台灣原住民的來源
  9. 原住民基因解碼
  10. 追溯台灣原住民的遠古身世
  11. 台灣原住民基因的多樣性,及與東南亞島嶼族群的血緣關連

 四、平埔族已經消失?
  12. 永恆的平埔族:西拉雅族、巴宰族及凱達格蘭族遺傳基因的研究

 五、「血」跡斑斑
  13. 我走過的血液研究之路
 

林媽利醫師

 1938年生,高雄縣人,湖內鄉文賢國小、台南長榮女中、台北中山女中、高雄醫學院及台大病理研究所。長期從事輸血醫學的研究,是台灣輸血醫學能躍上國際舞台的重要推手。先前協助衛生署的國家血液政策,主導建立台灣的捐血系統及建全醫院的輸血作業,因而贏得「台灣血液之母」的尊稱。近年來致力於基因的研究,對台灣的族群做全面性的研究及分析,貢獻於台灣族群的尋根。
 林醫師為病理學家、國際血型專家、分子人類學家及業餘畫家。現為馬偕紀念醫院顧問醫師。名列「世界名人錄」、「科學及工程世界名人錄」、「醫學及生物世界名人錄」。曾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推薦,成為台灣第一位入圍「Helena Rubinstein獎」的傑出女性科學家。被天下雜誌評選為「台灣最具影響力的兩百人」。2001年,與台灣文學界大老鍾肇政,同時獲頒「榮譽台灣文化博士」。
 你可能沒有聽過她的名字,但許多急待輸血的人能挽回一命,可能都是依賴她幾十年來的努力成果。未來,更多人能真正認清自己的祖先來源,絕對要感謝她的勇敢與執著。

 

 

科學與宗教

科學與宗教

何宗陽 編輯整理

     

科學沒有宗教是跛腳的,
宗教沒有科學是盲目的。 
~愛因斯坦 

科學與宗教的對立,是個過時的假議題;許多時候雙方都是與自己紮的稻草人對打,…現代人看到科學一詞,腦中想的不是自然科學,就是應用科學,而忘了科學其實是一切有組織、有系統的知識,還包括社會科學與人文科學在內。換句話說,科學是人類腦力的結晶,理性思想的精華,也是人類在地球上稱雄的原因。至於宗教一詞,也常與信仰混淆;凡人都有信仰,卻不一定信仰某個宗教。人願意相信自己是大自然的一部份,相信因果循環,相信還有另一個世界以及有個(或好幾個)造物主的存在,可是自古皆然。這種傾向,顯然有演化上的優勢,亦即有適應環境、幫助生存的好處;至於正確與否,則說不準。(潘,2009)

人腦發達到一定程度,產生自我意識後,難免想追究世間種種現象的肇因,包括人自身起源與存在意義等。追根究柢的結果,也都會碰上終極因的問題。東方智者較為務實,抱著「未知生焉知死」甚至「四大皆空」的態度;西方則從多神歸於一神,認定那就是真理所在,生命起源,以及人的歸屬。(潘,2009)

弔詭的是,歷史上經常與一神宗教形成對立的自然科學,也發軔於西方。在中世紀文藝復興以前,這點並不構成問題,因為哲學(包括現代所謂的科學)在當時被視為神學的婢女,所有科學發現,無非是彰顯造物主的大能。只有在天文、地質、生物起源以及演化等問題上,科學一再揭露與聖經及教會教條相悖的事實後,兩者才出現對立。(潘,2009)

人類社會進步至今,已無可能回到過去。科學不會支持信仰裡神話的一面,真正的信仰也無需驗證。科學是理性的產物,信仰則可以是情感的依託。現代民主國家,人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但宗教卻不能干預政治以及他人的選擇。科學家裡不乏擁有宗教信仰者,但非科學家裡,沒有宗教信仰者只怕比前者更多。決定有無信仰的因素是理性,而非科學。(潘,2009)

電影《天使與魔鬼》裡,伊旺麥奎格飾演的樞機神父問湯姆漢克斯扮演的蘭登是否相信天主,蘭登沒有當面否認,只說他是位學者;當樞機再次追問,他才避重就輕說:「信仰是項天賦」(Belief is a gift)。這是個取巧的好萊塢式答案,雙方都不得罪。事實上,理性才是人類的寶貴天賦,也需要時時磨練,以免鏽蝕。願意追隨理性,放棄給人帶來慰藉的宗教信仰,有時還需要勇氣。(潘,2009)

科學與宗教的不相容性

基督教創世紀

聖經創世紀的記載與現代科學沒有相容性。科學界普遍認為人類是從低等生物進化而來的,地球的年齡已經有約46億年了。但年輕地球創造論者、基要派等卻相信地球形成年代距今只有6000至10000年前,這與放射測年的結果有很大的差別。(維基百科, 科學, 29/Jan/2010)

智能設計

某些基督教團體認為,智能設計假說是同等重要的科學理論,甚至比現有科學理論對生命起源問題的解釋更加合理。美國奇茲米勒訴多佛學區案是智能設計假說失敗的結果。(維基百科, 科學, 29/Jan/2010)

 

科學與信仰無關,凡是聲稱“信則有,信則靈”的,肯定不科學。對於科學來說,如果是有的、靈的,你不信也照樣有、照樣靈;如果是沒有的、不靈的,你信了也不會就有、就靈。(方舟子, 什麼是科學和科學精神,中國青年報, 05/Dec/2005)

進化證據與宗教信仰並行不悖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著, 科學、進化與神創論, 2008)

 

今天,眾多的宗教派別承認生物進化在地球數十億年的歷史進程中,產生了我們所熟知的生物多樣性。許多宗教團體還發表聲明,指出進化論與他們所信仰的教義並行不悖。科學家和神學家都揮筆行文,動情地闡述過他們對宇宙史、對地球上的生命史的敬畏和驚嘆,指出他們不認為對於上帝的信仰和進化的證據之間有任何衝突。那些拒絕接受進化論的宗教派別,通常傾向於對宗教教義的文字作嚴格的字面上的解釋。

科學和宗教基於人類經歷的不同方面。在科學領域裡,解釋必須以觀察自然世界得到的證據為基礎。如果科學的觀察和實驗與現存的解釋相衝突,那麼,該解釋最終必須加以修正,甚至完全放棄。與此相反,宗教信仰並不僅僅以經驗的證據為後盾,也不一定會由於相悖的證據而改變,而且通常涉及超自然的力量或實體。由於超自然的實體不屬於自然世界,科學無法對其進行研究。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科學與宗教是平行的,他們以不同的方式關注人類對於外部世界的認知。

把科學與宗教置於相互衝突的困境中,並因此導致激烈的論戰實在是風馬牛不相及。

宗教社團言論摘錄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著, 科學、進化與神創論, 2008)

 

許多宗教派別和宗教領袖個人發表聲明,承認進化的發生,並且指出進化和信仰並不衝突。

“在有關人類起源的進化論與上帝乃造物主的教條之間沒有矛盾。”——基督教長老會

“學生對進化論的無知將嚴重危害他們對世界和自然法則的理解,用’科學的’面目給他們介紹其他學說將使他們對科學的方法和標準產生錯誤的概念。 ” ——美國猶太教教士中心協會

“在他的教皇通諭《Humani Generis》(1950)中,我的前任庇護十二世已經肯定,只要我們不喪失某種固定的信念,在進化論和有關人類及其使命的信仰教條之間沒有衝突……今天,在該通諭發表半個多世紀以後,有些新的發現引導我們承認進化不僅僅是假說。實際上,在不同的科學領域一系列的發現之後,這個理論不可思議地對研究人員的心靈產生愈來愈大的影響。這些獨立研究的結果綜合起來——既不是預先計劃,也不是有意為之——構建了對該理論極為有益的重要論點。 ”——教皇保羅二世,給教皇科學院的信,1996年10月22日。

“我們,下面簽名的,來自許不多同傳統的基督教牧師相信,《聖經》的永恆的真理與現代科學的發現可以和睦地共處。我們相信進化論是科學的基本事實,它經受住了嚴格的檢驗,人類許多豐富的知識和成就都建築在這個理論之上。拒絕這個事實,或者認為它只不過是’許多假說中的一種’,是對科學無知的蓄意容忍,而且將把這種無知傳遞給我們的後代。我們相信,能夠進行批判性思維的大腦就是上帝給予我們的珍貴禮物之一,拒絕充分使用這個禮物就是拒絕造物主的意願……我們敦促學校董事會成員肯定進化論教學是人類知識的重要部分,並因此維護科學課程的完整性。我們要求,把科學作為科學來對待,把宗教作為宗教來對待,這是兩種不同形式的相互補充的真理。 ”——“牧師公開信”,由1萬多名基督教牧師簽名。詳情參見http://www.butler.edu/clergyproject/clergy_project.htm科學家言論摘錄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著, 科學、進化與神創論, 2008)

 

科學家,像其他職業的人員一樣,關於宗教和宇宙超自然力量或實體的作用持有迥然不同的立場。有些人持有稱為科學至上主義的觀點,這種觀點認為,科學方法這一樣東西就足以揭開宇宙的所有秘密。另一些人持有稱為自然神論的觀點,這種觀點斷定,上帝創造所有的事物並啟動宇宙的運行,但現在不再積極地干預自然現象。許多科學家都信仰上帝或者是原動力的提供者,或者是現宇宙的活躍力量,但他們都動情地撰文描述過信仰。

“神創論者不可避免地在科學還沒有解釋,或者他們斷言科學無法解釋的地方尋找上帝。大多數信仰宗教的科學家在科學已經理解,已經解釋過的地方尋找上帝。 ”——肯尼思·米勒 (Kenneth Miller),布朗大學生物學教授,《尋找達爾文的上帝:一名科學家搜尋上帝與宗教之間的通性》一書的作者。引言出自訪談錄

http://www.actionbioscience.org/evolution/miller.html

“我認為,作為一名嚴謹的科學家,信仰關注我們每一個人的上帝,這二者之間沒有矛盾。科學的使命是探索自然。上帝的使命在於精神世界,這是一個無法用科學的語言和工具探索的領域。我們必須使用心靈、頭腦和靈魂等。 ”—— 弗朗西斯·柯林斯,人類基因組計劃主任,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人類基因組研究所主任。引言摘自他的書《上帝的語言:一名科學家提供信仰的證據》第6頁。

“我們關於宇宙的科學知識……為信仰上帝的人們提供一個非凡的機會反思他們的信仰。 ”——喬治·科因神父,天主教牧師,梵蒂岡天文台前主任。引言摘自在棕櫚灘大西洋大學(Palm Beach Atlantic University)的談話,“科學不需要上帝嗎,或者需要?一名天主教科學家看進化論,”2006年1月31日。參見http://chem.tufts.edu/AnswersInScience/Coyne-Evolution.htm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著, 科學、進化與神創論, 2008)

少數個人科學家或許質疑反對進化論, 但在科學界並沒有這樣的爭論;科學界的共識是生命是進化的。

少數個人科學家或許質疑反對進化論, 但在科學界並沒有這樣的爭論;科學界的共識是生命是進化的。

  

何宗陽編作

反進化論者,例如智能設計假說運動者—-智能設計假說運動的一個重要策略是,說服公眾:在科學家中存在生命是否進化的辯論;從而進一步游說公眾、政治家和文化領袖,學校應該「教導這個爭議」(teach the controversy)。然而,少數個人科學家或許質疑反進進化論, 但在科學界並沒有這樣的爭論;科學界的共識是生命是進化的。(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iology Teachers Statement on Teaching Evolution ; IAP Statement on the Teaching of Evolution Joint statement issued by the national science academies of 67 countries, including the United Kingdom’s Royal Society (PDF file) ; 美國科學促進會2006 Statement on the Teaching of Evolution (PDF file), AAAS Denounces Anti-Evolution Laws )

廣為接受的看法是,智能設計假說只是其支持者的一個掩護,實質的運動是針對這些人說的所謂科學的唯物主義基礎沒有給上帝留下任何可能性。(Coultan, Mark. “Intelligent design a Trojan horse, says creationist”,雪梨晨鋒報,2005年11月27日.於2009年2月19日查閱.  ; Intelligent Design: Creationism’s Trojan Horse, A Conversation With Barbara Forrest Americans United for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February 2005)

「創世說」的 15 個謬論—-序—為捍衛科學教育駁斥創世說

「創世說」的 15 個謬論—-序—為捍衛科學教育駁斥創世說

【摘錄自: 「創世說」的 15 個謬論, John Rennie (《Scientific American》主編)著,郭凱聲譯 (《科學》2002年 9月號,頁48至54﹔原文﹕15 Answers to Creationist Nonsense, pp 62 – 69, July 2002)】

  為捍衛科學教育駁斥創世說

進化論的反對者企圖駁倒真正的科學而為創世說爭得一席之地,但他們的證據根本立不住腳。

143 年前,當查理斯.達爾文提出基於自然選擇的進化論時,那時的科學家就這個問題展開了激烈的論戰,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來自古生物學、遺傳學、動物學、分子生物學以及其他多領域的證據日積月累,一步步地證明了進化論是令人信服的真理。今天,除了在公眾的想象之外,進化論已大獲全勝。

但令人頗感尷尬的是,在人類社會已經進入 21 世紀的今天,創世說居然還能在世界上科學最發達的國家大行其道,把政客、法官和普通老百姓騙得團團轉,令他們相信進化論是漏洞百出、沒有多少科學依據的天方夜譚。創世說的鼓譟者四處遊說,力圖把創世說中諸如「神力設計」之類的思想搬進科學的殿堂,同進化論唱對台戲。當本文付印之際,美國俄亥俄州教育委員會正在爭論是否要進行這樣一種改變。

進化論反對者—如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法律教授,《審判達爾文》(Darwin on Trial)一書的作者 Philip E. Johnson—公開承認,他們的意圖就是要用「神力設計」理論作為一個「楔子」,借此重新打開科學的大門,將關於上帝的討論納入科學教育之列。

被這些爭論弄得頭昏眼花的教師們及其他相關人士可能發覺自己已經站到了捍衛進化論、反駁創世說的前沿陣地。鼓吹創世說的人所運用的證據多半似是而非,他們的觀點與進化論相悖,並散佈對進化論的連篇鬼話,由於散佈的謬論常常既多且雜,連知識廣博的人士可能都覺得難以招架。

為了幫助各方人士回擊這些說法,我們在下文駁斥了創世說者借以詆譭進化論的某些最常見的所謂「科學」證據。讀者也可以從中獲得更多的信息線索,同時我們的分析還闡明了為何創世說在科學教育的殿堂裡沒有立足之地。

科學的達爾文進化論根據經驗證據解釋自然現象, 卻因 衝擊了宗教信仰而遭不公正的爭議。

                       

                                    科學的達爾文進化論根據經驗證據解釋自然現象, 因 衝擊了宗教信仰而遭不公正的爭議。

  

何宗陽編輯整理

 

過去兩個世紀以來,對進化論日漸加深的理解為科學的工作方式提供了無以比擬的實例。

科學知識和理解的積累來自於觀察和解釋的相互作用。科學家通過觀察自然世界和實驗活動來積累信息。然後,根據實驗和其它觀察所得到的數據,他們對所研究的系統做出解釋,指出該系統在一般情況下是如何工作的。他們在不同的條件下做進一步的觀察和實驗,對他們的解釋加以驗證。其他科學家對該觀察結果加以獨立的證實,並進行進一步的研究,結果可能產生更加複雜的解釋,並對未來的觀察和實驗做出預測。通過這種途徑,科學家對於自然界的特殊現象不斷地達到更加精確,更加全面的解釋。

 在科學的領域裡,任何解釋都必須基於自然發生的現象。自然動因原則上是可重複的,因此,能夠由其他人加以獨立的驗證。如果解釋是基於某種自然現象以外的主觀意志,科學家既無法證實這種解,也沒有反駁的基礎。任何科學的解釋必須是可檢驗的,那就是說,必須能夠找到可能的觀察結果支持它,同時,還必須能夠找到可能的觀察結果來反駁它。一項解釋的提出必須能夠據此找到潛在的反駁它的觀察證據,不然的話,這項解釋無法進行科學的檢驗。由於觀察和解釋相互依賴,共同成長,因此,科學是一項積累性的活動。可重複的觀察和實驗產生的解釋,日益精確和全面地描述自然現象,而這些解釋又反過來建議新的觀察和實驗,其結果可以用來進一步驗證和擴充解釋。這樣,由於下一代科學家通常利用新技術,對他們前輩的工作結果加以修正、改進、和擴展,科學的解釋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日益複雜精確,涉及面也日益寬廣。  

 在科學的領域裡,我們不可能絕對肯定地證明某種解釋是完美無缺、無須修正了。有些科學家提出的解釋,後來被進一步的觀察或實驗證明是錯誤的。新的科學儀器可能提供更為精確的觀察數據,以證明現有的解釋是不充分的。新的概念導致的解釋可能指出舊有的解釋並不完全或者有所缺陷。我們過去所接受的許多科學的概念,現在發現不是十分精確,或者只適用於有限的領域。

儘管如此,許多科學的解釋已經被相當徹底地檢驗過了,新的觀察結果或新的實驗分析不大可能對它們做出重大改變。科學家們已經廣為接受這些解釋,認為它們實事求是地說明了自然世界。物質的原子結構、以基因為基礎的遺傳、血液循環、行星運動的引力作用、通過自然選擇的生物進化過程只是浩如煙海的科學解釋中的少數幾例,所有這些科學解釋早就以無可抵抗、無可辯駁的力量所證實了。

 科學並不是唯一的認知和理解的方式。但科學的認知方式不同於其它的方式在於,它依賴於經驗證據以及可檢驗的解釋。

由於生物進化論所解釋的自然現象也是宗教界所關注的中心,包括生物多樣性的起源,尤其是人類的起源,因此,自從查爾斯·達爾文和阿爾弗雷德·羅素·華萊士在1858年首次清楚的表述以後,進化論一直是人類社會爭議的中心

學者朱猛進在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一文中說得真切:
達爾文進化論是科學史上最重要的科學理論之一。但是,歷史上恐怕很少有科學理論像進化論這樣遭受別有用心的攻擊與責難,更有甚者還把進化論與自然科學剝離,將進化論劃為純哲學範疇。為什麼進化論會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主要原因是:達爾文進化論衝擊了宗教信仰。
 達爾文進化論的最偉大作用是將上帝從生命科學領域驅趕出去,使得宗教信仰徹底失去了假借於科學名義的庇護,這是歷史上勢力龐大的原教旨基督徒和神創論者絕對無法容忍的事情。所以,從生物進化論誕生之日起,就一直遭到了神創論者、原教旨基督徒和受宗教蠱惑者們的質疑和聲討,而且有組織、全方位、別有用心的攻擊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包括不顧事實的造謠中傷,對達爾文的偉大人格進行無賴式攻擊,極力貶低達爾文的個人形象,如污衊自然選擇理論剽竊自華萊士、以及捏造達爾文對近親結婚危害的無知等低俗謠言。

由於進化科學家們的主要精力放在了進化論相關的科學研究上,加上反進化論者假借科學的名義反對進化論卻不按科學共同體內的規則行事,從而使得反進化論陣營的人蠱惑到了相當數量的群眾基礎,以至於造成了目前進化論仍在不時遭受攻擊的局面。

 

參考文獻資  :

  1.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著, 科學、進化與神創論, 2008
  2. 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學者朱猛進發表於2009-12-2 1:20:03 

進化論的邏輯是清晰的, 符合我們所熟知的典型科學特徵及判斷科學的標準。

 

進化論的邏輯是清晰的, 符合我們所熟知的典型科學特徵判斷科學的標準

 

[轉載]

  1. 學者朱猛進,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2. 學者張小平, 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學者朱猛進發表於2009-12-2 1:20:03 
達爾文進化論是科學史上最重要的科學理論之一。但是,歷史上恐怕很少有科學理論像進化論這樣遭受別有用心的攻擊與責難,更有甚者還把進化論與自然科學剝離,將進化論劃為純哲學範疇。為什麼進化論會受到如此不公正的待遇,主要原因有:
(一)遭受污衊的最大原因是衝擊了宗教信仰

達爾文進化論的最偉大作用是將上帝從生命科學領域驅趕出去,使得宗教信仰徹底失去了假借於科學名義的庇護,這是歷史上勢力龐大的原教旨基督徒和神創論者絕對無法容忍的事情。所以,從生物進化論誕生之日起,就一直遭到了神創論者、原教旨基督徒和受宗教蠱惑者們的質疑和聲討,而且有組織、全方位、別有用心的攻擊從來都沒有停止過,包括不顧事實的造謠中傷,對達爾文的偉大人格進行無賴式攻擊,極力貶低達爾文的個人形象,如污衊自然選擇理論剽竊自華萊士、以及捏造達爾文對近親結婚危害的無知等低俗謠言。由於進化科學家們的主要精力放在了進化論相關的科學研究上,加上反進化論者假借科學的名義反對進化論卻不按科學共同體內的規則行事,從而使得反進化論陣營的人蠱惑到了相當數量的群眾基礎,以至於造成了目前進化論仍在不時遭受攻擊的局面。

 (二)進化論與波普爾之間的美麗誤會

儘管神創論者、原教旨基督徒長期不懈地污衊、攻擊進化論,但從來都沒撼動過進化論的科學地位,而真正一度對進化論產生傷害的責難來自著名的科學哲學家波普爾。波普爾曾經一度認為進化論不可證偽,因而認為不是科學理論。實際上,波普爾早期因未讀過《物種起源》全書而沒有真正理解達爾文進化論的內涵,和普通公眾一樣僅根據表面了解就武斷地提出進化論陷入了“循環論證”的邏輯。但隨著波普爾對生物進化論的深入了解,他公開在雜誌中糾正了自己的觀點——“我很高興能有機會宣布放棄我的主張”。事實上,波普爾對達爾文進化論推崇倍加,進化論的研究程序在波普爾哲學體系中佔據著特別重要的位置。在歷史上,波普爾與生物進化論確實發生過美麗的誤會,但這個誤會已經被澄清。不過,現在仍有很多反進化論的人拿波普爾說事,這正是反進化論者慣用的伎倆——惡意地選擇性引用,就像《遊子吟》第六章在眼睛進化的例子中故意截斷達爾文的解釋一樣,以此誤導普通公眾。關於進化論的“循環論證”的訛傳至今仍有相當的受眾,甚至包括科學網的博主。

(三)進化論附帶的哲學指導功能影響了公眾對進化論作為科學的判斷

  不過,上面提及的三點都不能否定生物進化論的科學地位。為什麼說進化論是科學?這是因為進化論具備自然科學的典型特徵。先看看什麼是科學。 《辭海》給科學下的定義是“運用範疇、定理、定律等思維形式反映現實世界各種現象的本質和規律的知識體系”。簡單地講,進化論研究生命演化規律,其理論內容是一套系統化的、邏輯自洽的知識體系。進化論的研究對像是生命,有著科學共同體熟悉的研究綱領,並且呈現給公眾的是一套完整的知識體系,是人類對生命現象宏觀變化規律的反映。從研究對象、思維方式和呈現結果三方面都十分嚴格地符合科學的定義。下面,我們從更為具體的角度來分析生物進化論的科學性:

(1)科學發現主要通過科學刊物(雜誌和書籍)來發表。由達爾文、華萊士提出的進化論觀點最初同時發表在當時權威的林奈學會的會刊上,隨後達爾文通過《物種起源》一書詳細闡述了生物進化的理論。顯然,生物進化論的發表方式是符合科學共同體的標準規範的。

(2)自然選擇理論是在歸納、分析大量實物證據(自然環境中的動植物及其標本、化石等)的基礎上,通過訴諸物證、基於邏輯推理提出來的,這符合科學理論研究的標準規範。

(3)正確的科學理論必須做出正確的預測,自然選擇理論為後來大量的進化事實所證實,在這一點上也完全符合科學特徵。

(4)此外,科學還有一個重要的特徵就是繼承性,即隨著時間的推移,對研究對象了解得越來越多,當新物證與舊觀點相違背時,舊觀點被不斷修正。達爾文進化論的提出是建立在早期進化和進化論研究基礎之上,進化論本身的研究也完全符合繼承性的特徵。在進化論的研究歷史中,隨著遺傳學知識的建立,達爾文進化論在新知識背景下經歷了多次發展,得到多次補充和修正。進化論研究代代相傳,其研究不分國籍,從未因時代變遷而停止,符合典型的自然科學特徵。

進化論符合我們所熟知的典型科學特徵,生物進化論不僅具有廣泛的哲學指導意義,而且是毫無疑義的自然科學。 

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74483

 

進化論為什麼是科學? 學者張小平發表於2009-12-9 1:36:22
因為剛好看到科學網上一篇同名博文,我也說兩句。進化論之所以是科學,有一個最重要的理由:這個理論的邏輯是清晰的。邏輯清晰是什麼意思?就是可以用形式化語言表達,現代科學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注重形式化。

  進化論的形式化好到什麼程度?好到可以用機器語言來表達,也就是可以寫成程序。
不能形式化表達的就是神秘的,比如用進廢退理論就是神秘的,中間有一環說不清楚,說都說不清楚那就更不可能寫成程序。進化論的四個原則(大量繁殖,生存競爭,遺傳變異,適者生存)可以很容易地翻譯成程序,幾乎不用作形式上的改變,這就是GA算法,在運行的時候要加一個變異的隨機數發生器,但程序代碼本身是確定的,所以進化理論本身是確定的,但不是說進化的過程是確定的。

當然變異的隨機性是無法解釋的,但可以把這個問題推到物理上去,不損進化論的科學性。

GA算法有一個缺點是不知道能不能得到最優解,容易掉到局部優化里面去,這也正常,在自然界中的生物也是這樣,多樣化,各有絕活,但都只能說是局部優化解,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77211

科學及判斷科學的標準

科學及判斷科學的標準

何宗陽編輯整理

  根據現代漢語詞典(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1978年),科學被解釋為:

  1. 反映自然、社會、思維等的客觀規律的分科的知識體系。
  2. 合乎科學(精神、方法等)的。

科學首先指對應於自然領域的知識,經擴展、引用至社會、思維等領域,如社會科學。它涵蓋兩方面含義:

  1. 致力於揭示自然真象,而對自然作理由充分的觀察或研究。這一觀察,通常指可通過必要的方法進行的,或能通過科學方法——一套用以評價經驗知識的程序而進行的。
  2. 通過這樣的研究而獲得的有組織體系的知識。

科學知識指覆蓋一般真理或普遍規律的運作的知識或知識體系,尤其指通過科學方法獲得或驗證過的。科學知識極度依賴邏輯。  (維基百科, 科學, 29/Jan/2010)

判斷科學的標準: (方舟子, 什麼是科學和科學精神,中國青年報,05/Dec/2005)

  1. 邏輯的標準
  1.  
    1. 科學理論必須是自恰的,即本身能做到邏輯上的一致性,至少要能自圓其說,不能前後自相矛盾。
    2. 科學理論必須是簡明的,不能包含不必要的假設和條件,為以後的失敗留好了退路,也就是說,要符合 奧卡姆剃刀的原則

奧砍剃刀原則

奧卡姆剃刀Occam’s Razor, Ockham’s Razor),又稱「奧坎的剃刀」,是由14世紀邏輯學家、聖方濟各會修士奧卡姆的威廉(William of Occam,約1285年至1349年)提出。他在《箴言書注》2卷15題說「切勿浪費較多東西,去做『用較少的東西,同樣可以做好的事情』。」(维基百科, 奧卡姆剃刀, 29/Jan/2009)

奧卡姆剃刀原理可以歸結為:若無必要,勿增實體。作為著名的唯名論者,奧卡姆以此反對實在論,認為沒有必要在個別事物之外設立普遍的實體,因為這些實體既無邏輯自明性,又缺乏經驗證據。這一觀點促進了經驗科學擺脫神學的束縛,並為後來的邏輯經驗主義,特別是外延論者所重視。(维基百科, 奧卡姆剃刀, 29/Jan/2009)

對於科學家,奧卡姆剃刀原理還有一種更為常見的表述形式:當你有兩個處於競爭地位的理論能得出同樣的結論,那麼簡單的那個更好。這一表述也有一種更為常見的強形式:如果你有兩個原理,它們都能解釋觀測到的事實,那麼你應該使用簡單的那個,直到發現更多的證據。對於現象最簡單的解釋往往比較復雜的解釋更正確。如果你有兩個類似的解決方案,選擇最簡單的。需要最少假設的解釋最有可能是正確的(或者以這種自我肯定的形式出現:讓事情保持簡單!)。(维基百科, 奧卡姆剃刀, 29/Jan/2009)

奧砍剃刀原則(Occam’s Razor, Ockham’s Razor),向我們提出一個建議:如果兩個理論都能解釋現象,那麼我們應該要取比較簡單的那一個。( “All other things being equal, the simplest solution is the best.")現在世界上有兩種主要論調:有神與沒有神。既然在可觀測的範圍內假設沒有神也不會起任何影響,那麼該原則建議我們取沒有神那一個。至於到底有沒有神?奧砍的剃刀並沒有告訴我們,但既然有沒有都沒差,無神的假設顯然比較經濟些。(维基百科, 2009)

             3.科學理論必須是能夠被證偽的,不能在任何條件下都永遠正確、不能有任何的修正。可證偽性是科學的必要條件,但是

                  並不是充分條件。

               4.科學理論必須是有清楚界定的應用範疇的,只在一定的條件下、在一定的領域中能夠適用,而不是無所不能,無所

                        不包。

 2. 經驗的標準

  1.  
    1. 科學理論必須有可以用實驗或觀察加以檢驗的預測,而不是只是空想。
    2. 在實際上已有了被證實的預測,也就是說,一個科學理論不能只被證偽,卻從未被證實過,否則這樣的理論是無效的。
    3. 檢驗的結果必須是可以被別人獨立重複出來的,而不是一錘子買賣,或者是只此一家別無分店,只有你一個人做得出那個結果,別的研究者重複不出來,還要怪別人功夫不如你。
    4. 對於辨別數據的真實與否要有一定的標準,什麼是正常現象,什麼是異常現象,什麼是系統誤差,什麼是偶然誤差,都要劃分得清清楚楚,而不是根據自己的需要對結果隨意解釋。

3. 社會學的標準

從社會學上看,一個科學理論必須能夠解決已知的問題,如果連這也辦不到,這種理論就毫無存在的必要;必須提出可以讓科學家做進一步研究的新問題和解決這些問題的模型,也就是說,它還必須能夠做出可檢驗的預測,否則也沒有用處;對新提出的概念必須做出切實可行的定義,而不是一些子虛烏有的、對解決問題沒有任何幫助的偽概念,像“氣功場”、“天人感應”之類。

4. 歷史的標準

從歷史上看,一個科學理論必須能夠解釋已被舊理論解釋的所有的數據,也就是說,不能只挑選對自己有利的數據做解釋,而無視不利的數據,否則的話就還不如舊理論;必須能夠跟其他有效的平行理論相互兼容,而不能無視其他理論的存在,自成一統,甚至惟我獨尊,要把一切科學理論全部推倒從來。比如,“科學神創論”如果要取代進化論這種“舊”理論,就不僅要解釋已被進化論很好地解釋了的所有的數據,而且不能不理睬與進化論相容得非常好的現代生物學的其它學科以及天文學、地質學、物理學、化學等的成果。同樣,有人聲稱“人體科學”是最尖端的科學,那麼它不僅要包容現代醫學的研究成果,還必須與物理學、化學、生物學等等平行學科不互相抵觸。

參考文獻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