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生命’

生死大事

生死大事

     

何宗陽 編輯整理

一、生命的神聖

生命是奇妙的!一棵植物萌芽,一朵花朵盛放,小雞破殼而出,一個嬰兒呱呱落地﹍﹍看著這

些奇蹟,誰能不驚奇讚嘆?神秘的生命是一至高無上的奇蹟,也是上帝的傑作,所以一般人類將生命視為最崇高的價值,必須加以尊重。愛德華、希爾斯(Edward Shils)認為這是一種舉世皆然而無須證實的直覺,它甚至在宗教出現之前便已存在。而愛柏特、史懷哲醫生(1875-1965)更將基督教的觀點和萬物有靈論結合在一起,提倡一種他稱之為「虔敬生命」(Reverence for Life)的生機論,他主張所有的生物都是神聖的,它們都應受到尊重。另有神聖人道主義者則認為,人類生命非常特別,故只有人類生命具有永恆的價值。另有主張生命品質者,認為生命的內涵重於生存本身。有些生命比另一些生命更值得活下來。蘇格拉底說:「未經檢定的生命不值得生存。」意指懂得反省與有道德的生命才值得生存。生命是價值的基礎,但是如果一個生命沒有這些其它的價值,就沒有必須存在的理由。根據生命品質觀念,人類的價值都來自理性的自我成長,因此他們的生存權利都不應該遭到剝奪。既然生命如此重要,況且人死不能復生,所以倫理學家自然對生死問題非常的重視,認為它是倫理學上的重要課題,處理起這類問題必須相當慎重。(倫理與生活課程綱要, web.nchu.edu.tw/pweb/users/Jairyi0625/lesson/3555.doc )

二、生的界定

生命沒有公認定義。不同的科學家提出過各種定義,但如何以明確的詞彙定義生命對科學家来说仍然是一個難題。

傳統定義(維基百科, 生命, 2010 august 20)

科學家經常認為只有生物體會展現以下全部現象:

  1. 體內平衡:能够調節體內環境以維持身體處於一個相对恆定的狀態,例如恒温动物能發汗来降低过热的體溫,也能靠发抖来产生额外的热量以保持体温。
  2. 組織性:由一個或以上的生物基本單位──細胞所組成。
  3. 新陳代謝:能够轉換非生物為細胞成分(組成代謝)以及分解有機物(分解代謝)来获取和转化能量。生物體需要能量来維持體內平衡及产生其他生命现象。
  4. 生長:使組成代谢的速率高於分解代谢的速率来让细胞体积增大,并在细胞分裂后使细胞成长。一個生長中的有機體增加其细胞的数量和体积,而不止是将得到的物質积存起来。某些物种的个体可以长得很巨大,例如蓝鲸。
  5. 適應:對環境变化作出反應的能力,与生物当前的身体构造、生活习性及遺傳有关。這種能力對生存是很重要的。生物可以通过進化适应环境。
  6. 對刺激作出反應:反應可以以很多方式進行,从單細胞变形虫被触碰时的收縮到高等生物在不同情况下的複雜反射。最常见的反应是運動,例如植物的葉片轉向太陽以及動物追捕其獵物。
  7. 繁殖:能够產生新的個體。包括只需一個親本的無性生殖和需要至少兩個親本的有性生殖。

大部分科學家稱這樣的現象為生命的表現方式。通常必須具備全部七個特徵才能當作為生命。(維基百科, 生命, 2010 august 20)

人的生命是由什麼時候開始起算,由呱呱落地的那一剎那?還是有胎動時?或者有胎心音時?

還是受孕的那一刻?卵子受精後變成一個單細胞受精卵,經過一日左右開始細胞分裂,同時來自父母的23條染色體結合,形成正常的一套23對的染色體,它們構成每個人完整的遺傳特質。各種細胞的活動發生於懷孕受精的最初兩週內,從第二週到第七週,胎兒具有雛形,心血管系統開始起作用,具備所有器官系統的基礎。而第五週,開始顯現臉面,最初的四肢萌芽;第六週所有其它器官已形成。第八週起受孕體被稱為胎兒,有可識別的腦電活動,第十週有顯著反射動作,第十三週有胎動,直到四十週分娩。一旦受孕,細胞開始分裂,受孕體就必須被認為是人,至少是潛在的人。如果不中斷妊娠過程,這個有生命力的細胞將不會成熟為一條狗、貓或一株橡樹,他將變成一個具有人的充分潛力的人類嬰兒。所以重要問題在,什麼時候開始,他應被認為是一個實在的人,而且受到一個人應有的尊重。

    一派學者站在遺傳學觀點認為,只要父體精子與母體卵子結合,細胞開始分裂,就有了人,這個人就享有任何已出生的人所具有的一切權利和價值。另一派強調選擇的觀點認為,不到出生或十分接近出生時,值得被尊重和被賦予各種權力的人尚不存在。而近代的博克(Sissela Bok)提出了發育觀點,受孕體從受孕時起就應受到尊重,但是,他的價值隨著他的發育而增加。因此,在妊娠早期作流產可以被允許,但當受孕體發育,變的越來越有價值時,流產應越來越受到限制,因為受孕體正接近完全的人。發育觀點,雖然不為兩個極端所接受,卻為受孕體和孕婦雙方的權利提供了一個折衷辦法,但也同時雙方的權利做了限制,使得雙方都不會無意中被排除在道德考量之外。(倫理與生活課程綱要, web.nchu.edu.tw/pweb/users/Jairyi0625/lesson/3555.doc )

 三、死的界定

以人類為例,呼吸及心臟跳動停止和腦部停止活動為判定死亡的標準。

生命体的死亡可以是因为细胞分裂的次数达到极限而衰亡,也可以是被毒素、自然灾害或其他生物杀死。

任何一个个体的死亡并不会威胁物种的存在,反而是维持物种延续的重要环节。如果年老的个体永远不死,新的个体会失去生存空间和生存必需的资源。但个体大量死亡至难以维持繁殖时,物种就可能灭绝。

已经死亡的细胞不能重建生命活动。已经死亡的生物个体不能复活。这是生命的基本特征之一。(維基百科, 生命, 2010 august 20)

傳統有關死亡的定義,是只要心、肺功能喪失,就算死亡。但隨著人類在醫學上的進步,這個

定義已經不再能完全讓人滿意,因為甚至在一個人的大腦已經死亡,這兩個器官還能保持活動。人是由三個主要的器官系統構成的,它們是人能存活的關鍵所在,循環系統,或者心和血;呼吸系統,或者肺;神經系統,或者大腦和神經。在過去,只要三者中任何一個喪失功能,其它的也就像骨牌一樣,通通完結。如大腦嚴重損傷,喪失了功能,那麼心、肺也會喪失功能,因為大腦不再向它們發佈指令了。假如肺失去了功能,那麼就不會有氧送到大腦,大腦也就缺氧而無作用,心臟也會停止跳動。如果心臟功能喪失了,那麼也不會有氧送到大腦,因而大腦死亡,肺臟也停止工作。但現在,避開大腦而保持其它兩個系統的功能正常,都是可能的。1968年美國為了確定腦死的標準,在哈佛大學醫學院組成了特別委員會。該委員會最後提出了四主要標準:1、無感受性,無反應性。2、不能自發運動或呼吸。3、無反射作用。4、一條平直的腦電圖。該委員會進一步說明,這些實驗要在48小時之內重復進行兩次,每次24小時,如果它們都是否定的,那麼,就可以用腦死的理由宣告病人死亡。所有的處置,包括人工呼吸器和心臟脈搏器,就都可以撤除了。

    在這個問題上,人們常會發生混淆,主要是因為,大腦宣佈死亡後,人的身體看起來人仍然像活著的,因為他的心在跳,肺在呼吸,然而,通過上述條件,若已經被宣布腦死,那麼,器官移植或者撤除裝備都不會殺死他,這差別是非常重要的。(倫理與生活課程綱要, web.nchu.edu.tw/pweb/users/Jairyi0625/lesson/3555.doc )

塵世是惟一的天堂—-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塵世是惟一的天堂

林語堂

 我們的生命總有一日會滅絕的,這種省悟,使那些深愛人生的人,在感覺上增添了悲哀的詩意情調。然而這種悲感卻反使中國的學者更熱切深刻地要去領略人生的樂趣。這看來是很奇怪的。我們的塵世人生因為只有一個,所以我們必須趁人生還未消逝的時候,盡情地把它享受。如果我們有了一種永生的渺茫希望,那麼我們對於這塵世生活的樂趣便不能盡情地領略了。

基士爵士(Sir Arthur Keith)曾說過一句和中國人的感想不謀而合的話:“如果人們的信念跟我的一樣,認塵世是惟一的天堂,那麼他們必將更竭盡全力把這個世界造成天堂。”蘇東坡的詩中有“事如春夢了無痕”之句,因為如此,所以他那麼深刻堅決地愛好人生。在中國的文學作品中,常常可以看到這種“人生不再”的感覺。中國的詩人和學者在歡娛宴樂的時候,常被這種“人生不再” “生命易逝”的悲哀感覺所煩擾,在花前月下,常有“花不常好,月不常圓”的傷悼。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園序》一篇賦裡,有著兩句名言:“浮生若夢,為歡幾何?”王羲之在和他的一些朋友歡宴的時候,曾寫下《蘭亭集序》這篇不朽的文章,它把“人生不再”的感覺表現得最為親切: 
   
兰亭集序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 

兰亭集序之一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晤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託,放浪形骸之外;雖取捨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已,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修短隨化,終期於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每覽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嘗不臨文嗟悼,不能喻之於懷。固知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悲夫!故列敘時人,錄其所述,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後之覽者,亦將有感於斯文。

我們都相信人總是要死的,相信生命像一支燭光,總有一日要熄滅的,我認為這種感覺是好的。它使我們清醒,使我們悲哀,它也使某些人感到一種詩意。此外還有一層最為重要:它使我們能夠堅定意志,去想法過一種合理的、真實的生活,隨時使我們感悟到自己的缺點。它也使我們心中平安。因一個人的心中有了那種接受惡劣遭遇的準備,才能夠獲得真平安。這由心理學的觀點看來,它是一種發洩身上儲力的程序。
中國的詩人與平民,即使是在享受人生的樂趣時,下意識裡也常有一種好景不常的感覺,例如在中國人歡聚完畢時,常常說:“千里搭涼棚,沒有不散的宴席。”所以人生的宴會便是尼布甲尼撒的宴會。這種感覺使那些不信宗教的人們也有一種神靈的意識。他觀看人生,好比是宋代的山水畫家觀看山景,是給一層神秘的薄霧包圍著的,或者是空氣中有著過多的水蒸氣似的。
 
我們消除了永生觀念,生活上的問題就變得很筒單了。問題就是這樣的:人類的壽命有限,很少能活到七十歲以上,因此我們必須把生活調整,在現實的環境之下盡量地過著快樂的生活。這種觀念就是儒家的觀念它含著濃厚的塵世氣息,人類的活動依著一種固執的常識而行,他的精神就是桑塔耶訥所說把人生當做人生看的“動物信念”。這個根據動物的信念,我們可以把人類和動物的根本關係,不必靠達爾文的幫助,也能做一個明慧的猜測,這個動物的信念使我們依戀人生——本能和情感的人生——因為我們相信:既然大家都是動物,所以我們只有在正常的本能上獲得正常的滿足,我們才能夠獲得真正的快樂。這包括著生活各方面的享受。
 
這樣說起來,我們不是變成唯物主義者了嗎?但是這個問題,中國人是幾乎不知道怎樣回答的。因為中國人的精神哲理根本是建築在物質上的,他們對於塵世的人生,分不出精神或是肉體。無疑地,他愛物質上的享受,但這種享受就是屬於情感方面的。人類只有靠理智才能分得出精神和肉體的區別,但是上面已經說過,精神和肉體享受必須通過我們的感官。音樂無疑地是各種藝術中最屬於心靈的,它能夠把人們高舉到精神的境界裡去,可是音樂必須通過我們的聽覺。
      所以對於食物的享受為什麼比交響曲不屬於心靈的這一問題,中國人實在有些不明白。我們只有在這種實際的意義上,才能意識到我們所愛的女人。我們要分別女人的靈魂和肉體是不可能的。我們愛一個女人,不單是愛她外表的曲線美,並且也愛她的舉止,她的儀態、她的眼波和她的微笑。那麼,這些是屬於肉體的呢?還是精神的呢?我想沒有人能回答出來吧。 (林,1937,pp 166-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