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上帝’

基督宗教初驗不合格: 「神是愛」? 在《聖經》中對於猶太基督教上帝耶和華的暴神性格有很生動的描寫。

基督宗教初驗不合格: 「神是愛」? 在《聖經》中對於猶太基督教上帝耶和華的暴神性格有很生動的描寫。

      

【摘錄自: 陳, 鼓應. (1991). 耶穌新畫像. 暴神的性格 http://www.horace.org/christianlibrary/】

暴神的性格

在《聖經》上《以賽亞書》(Isaiah)與《耶利米書》(Jeremiah)中,對於耶和華的性格有很生動的描寫,這裏引出《聖經》上的文字,讀者可以得到直接的認識。

(1)耶和華的嫉心:

「以法蓮(E’ phraim)和撒馬利亞(Samar’ ia)的居民,都要知道。他們憑藉驕傲自大的心說:磚牆塌了,我們卻要鑿石頭建築,桑樹砍了,我們卻要換香柏樹。因此耶和華要高舉利泛(Rezin)的敵人來攻擊以色列,並要激動以色列的仇敵,他們張口要吞吃以色列。雖然如此,耶和華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以賽亞書》9章12節)

耶和華是一個善於妒嫉的神,他妒嫉人類能分辨是非善惡,所以把亞當趕出伊甸園,他妒嫉人類會永遠活著,所以如臨重敵地轉動火劍把守生命果樹;他妒嫉人類的自信自力,所以當人們表現戡天役物的精神時令他戚戚不安。當以色列人說:「磚牆塌了,我們卻要鑿石頭建築」──人類之克服環境或改善環境原是很平常的事,耶和華卻要高舉敵人來攻擊他們。嫉心發展到極端,不免要陷於歹惡之境了!

(2)耶和華的反覆無常:

「看哪!大馬色(Damascus)已被廢棄,不再為城,必變作亂堆。亞羅(Aroer)的城邑,已被撇棄。必成牧羊之處,以法蓮不弄有保釋,大馬色不再有國權,敘利亞(Syria)所剩下的,必像以色列人的榮耀消滅一樣。這是萬軍之耶和華所說的。」(《以賽亞書》17章1節)

耶和華對以色列人說:

「你的始祖犯罪,你的師傅違背我。所以我要辱沒聖所的首領,使雅各成為咒詛,使以色列成為辱罵。」(同上43章27至28節)

耶和華原是保護以色列的神祇,他口口聲聲說:「我是以色列的上帝,我要祐護你們,直至永遠永遠。」但若不順他的意,瞬刻之間,他就轉而攻擊以色列。

(3)耶和華的排他與自我中心:

「我是耶和華,在我以外並沒有別神,除了我以外再沒有別的上帝,你雖不認識我,我必給你束腰,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使人都知道除了我以外,沒有別的神,我是耶和華,在我以外並沒有別的神。」(《以西結》45章5至7節)

「我是公義的上帝,又是救主,除了我以外,再沒有別神。地極的人都當仰望我,就必得救。因為我是上帝,再沒有別神。……萬膝必向我跪拜,萬口必憑我起誓。」(《以賽亞書》45章22節)

隨從別神,必遭翦除。

「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你在這地方不可娶妻、生兒養女。因為論到在這地方所生的兒女、又論到在這國中生養他們的父母,耶和華如此說,他們必死得甚苦,無人哀哭,必不得埋葬;必在地上像糞土,必被刃劍和餓荒滅絕;他們的屍首必給空中的飛鳥和地上的野獸作食物。○耶和華如此說,不要進入喪家,不要去哀哭,也不要為他們悲傷。因我已將我的平安、慈愛、憐憫,從這百姓奪去了。這是耶和華說的。連大帶小、都必在這地死亡,不得埋葬。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你們還活著的日子在你們眼前,我必使歡喜和快樂的聲音,新郎和新婦的聲音,從這地方止息了。○耶和華為甚麼說,要降這大災禍攻擊我們呢。我們有什麼罪孽呢。我們問耶和華上帝犯了甚廢罪呢。耶和華說,因為你們列祖離棄我,隨從別神。」(《耶利米》16章1至9節)

「以色列的上帝如此說,你們為何作這大惡自害己命,使你們的男人、婦女、嬰孩和吃奶的,都從猶大中剪除,不留一人呢?就是因為你們向別神燒香惹我發怒。」(同上44章7節)

耶和華以順逆為是非標準。凡是不隨從他的,就要遭絕滅:「向別神燒香」,被視為「大惡」。耶和華「翦除」異己之後,猶狠狠地說:你們是「自害己命」的。

「耶和華如此說,我與你為敵,並要拔刀出鞘,從你中間將義人和惡人一並翦除。」(《以西結》21章3節)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凡是違逆耶和華的,無論惡人或義人,「一並翦除」。其暴虐如此。

(4)暴虐恐怖是耶和華唯一的手段。

耶和華的出現,令人驚魂失魄。我們再看看耶和華的幾面圖像:

※「你們要哀嚎,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了,這日來到,好像毀滅從全能者來到。所以人手都必軟弱,人心都必消化。他們必驚惶悲痛。愁苦必將他們抓住。他們疼痛,好像難產的婦人一樣。彼此驚奇相看,臉如火焰。耶和華的日子臨到,必有殘忍,忿恨,烈怒,使這地荒涼。」(《以賽亞書》13章6至9節)

※「看哪,耶和華的名從遠方來,怒氣燒起,密煙上騰。他的嘴唇滿有忿恨,他的舌頭像吞滅的火。他的氣如漲溢的河水,直漲到頸項,要用毀滅的篩籮,篩淨列國。」

※耶和華說:「我的烈怒將我扶持,我發怒,踹下眾民,發烈怒,使他們沉醉,又將他們的血倒在地土。」(同上63章6節)

※「耶和華的怒氣向他百姓發作,他的手伸出攻擊他們,山嶺就震動,他們的屍首在街土好像糞土。雖然如此,他的怒氣還未轉消,他的手仍伸不縮。」(同上5章25節)

※耶和華說:「看哪,我一斥責,海就乾了,我使江河變為曠野,其中的魚因無水腥臭,乾褐而死。我使諸天以黑暗為衣服,以麻布為遮蓋。」(同上50章2至3節)

※耶和華說:「我要為山嶺哭泣悲哀,為曠野的草場揚聲哀號,因為都已乾焦,甚至無人經過。人也聽不見牲畜嗚叫,空中的飛鳥和地上的野獸,都已逃去。我必使耶路撒冷變為亂堆,為野狗的住處,也必使猶大的城邑,變為荒場,無人居住」。(《耶利米》9章10至11節)

※耶和華說:「雖有摩西和撒母耳站在我面前代求,我的心也不顧惜這百姓,定為死亡的,必至死亡。定為刀殺的,必交刀殺。定為饑荒的,必遭饑荒。定為擄掠的,必被擄掠。」耶和華說:「我命定四樣害他們,就是刀劍殺戳,狗類撕製,空中的飛鳥,和地土的野獸吞吃毀滅。」耶和華說,「你棄絕了我,轉身退後。因此我伸手攻擊你,毀壞你。我後悔甚不耐煩。我在境內各城門口,或作我在這地邊界的關口用簸箕簸了我的百姓,使他們喪悼兒女。我毀滅他們,他們仍不轉離所行的道。他們的寡婦在我面前,比海沙更多。」(同上15章3至8節)

耶和華一出現,山嶺為之震動,江河變為曠野;他的怒氣一發作,就「踹下眾民」,而「屍首在街市上好像糞土」。

耶和華足跡所到之處,處處充滿了濃厚的血腥味。無怪乎理智的約伯會向他提出人性的控訴。

基督宗教初驗不合格: 「神愛世人」? 據《舊約》的記載,遭猶太基督教上帝耶和華所擊殺的人,有數字可稽者,總共達905,154人之多。而無數字可查者,更是無可數計。

基督宗教初驗不合格: 「神愛世人」? 據《舊約》的記載,遭猶太基督教上帝耶和華所擊殺的人,有數字可稽者,總共達905,154人之多。而無數字可查者,更是無可數計。

     

【摘錄自: 陳, 鼓應. (1991). 耶穌新畫像. 星座中的獨裁者http://www.horace.org/christianlibrary/】

在教堂門口,經常可以看到「神愛世人」的標語。其實人是極盡其威嚇兇殘之能事的。他視百姓如草芥,而所作所為則愚藉私意與暴力。

我們可以從《聖經》裏,將耶和華殺人的記錄作一個統計,而後再把《聖經》上對於耶和華個性的描寫,實錄下來。這樣,可使大家更認清基督教上帝的性格,及其另一個久為傳教士們所掩飾的面目。

(一)大開殺戒

耶和華所頒佈的十誡之一,為「不可殺人」。但他自己卻大開殺戒。

耶和華的足跡所至,莫不瀰漫著一股濃烈的暴戾之氣。據《舊約》的記載,遭耶和華所擊殺的人,有數字可稽者,總共達905,154人之多。而無數字可查者,更是無可數計。

下面我們把被殺的人數和原因,錄在後面(略加分類並作按語):

一、耶和華是戰神,為早期猶太人的族神之一。據《聖經》的說法,以色列和異族交戰時,常得耶和華之助而大舉擊殺敵人。

(1)耶和華將艾城(Ai)人民交給約書亞,殺斃連男帶女一萬二千。(《約書亞記8章24節)

(2)耶和華將迦南人(Canaanities)和比利洗人(Perizzities)交以色列人手中擊殺了一萬人。(《士師記》1章4節)

(3)耶和華將摩押人(Moabities)和比利洗人交以色列人手中擊殺了一萬人。(同上32章19節)

(4)耶和華使以色列人拿刀殺死便雅憫人(Benjamin)二萬五千一百名。(同上20章35節)

(5)以色列人和猶太人打戰,耶和華將以色列精兵五十萬交猶太人殺戮。但不久耶和華又掉過頭來攻擊猶太人的王耶羅波安「耶羅不能再強盛,耶和華攻擊他,他就死了。」(這是耶和華反覆無常的事例之一)。

(6)耶和華使者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清晨起來看都是死屍」。

以上是戰神耶和華在戰爭中擊殺的人數,共計七十四萬二千一百人。

二、以色列百姓,因作神像,耶和華遂令他們自相殘殺:各人把刀跨在腰間,見到自己的弟兄,同伴,鄰舍就砍殺。被殺的有三千餘人。(《出埃及記》32章27至28節)

三、拿答(Nadah)和亞比戶(Abi’ hu)向耶和華獻香,耶和華反而把他們活活燒死。(《利未記》10章1至3節)

四、一個「以色列婦人的兒子」,因為「咒詛聖名」,耶和華曉諭摩西把他帶到營外用石頭打死。(同上24章10至15節)

五、有一個人在安息日撿柴,耶和華就下令:全會眾將他帶到營外,用石頭打死。(《民數記》15章32至35節)

六、耶和華慣於使用瘟疫殺人:

(1)以色列人民對摩西不滿,耶和華就降瘟疫,擊死一萬四千七百人。(同上16章49節)

(2)以色列人與摩押女子往來,並信奉了她們的神,耶和華就向以色列人降瘟疫:「那時遭瘟疫死的,有二萬四千人。」(同上25章9節)

(3)大衛數點百姓,耶和華不喜悅,便降瘟疫給以色列人,「民間死了七萬人。」(《撒母耳》下24章15節)

遭耶和華所降瘟疫而死的,共十萬八千七百人。

七、暴徒參孫得耶和華之助,大肆殘殺

參孫娶非利士人為妻,他出了一個謎語給非利士人猜,後來謎語被猜中,「耶和華的靈大大感動參孫,他就下到亞實基倫擊殺了三十個人,奪了他們的衣賞給猜出謎語的人。」其後參孫又和非利士人結怨,「參孫就大大擊殺他們,連腿帶腰都砍斷了。」(《士師記》15章8節)非利士人欲圖報復,耶和華的靈又大大地感動了參孫,「他見一塊未乾的驢腮骨,就伸手拾起來用以擊殺一千人。」(同上1525節)

八、可拉(Korah)和摩西意見不和。耶和華就「使地開口把他們和一切屬他們的都活活的吞下去。」(《民數記》16章31節)「以色列眾人聽他們呼號,就都逃跑,說:『恐怕地也把我們吞下去。』又有火從耶和華那裏出來,燒滅了那獻香的二百五十個人。」(同上16章34至335節)

九、伯示麥人為了好奇心而圍觀耶和華的「約櫃」,耶和華竟然擊殺了「七十人加五萬人。」(《撒母耳》上6章19節)

十、一輛牛車載著上帝的約櫃,「因為牛失前蹄」,車子失去平衡,趕車的烏撒(Uzzah)連忙伸手扶住約櫃。耶和華不但不感激,反而「向烏撒發怒,因這錯誤擊殺他,他就死在上帝的櫃旁。」(《撒母耳》下6章7節)

上面所記載耶和華擊殺的人,都有確實的數字。下面摘錄耶和華的暴行,,但都沒有確實記載遭殃的人數:

一、耶和華用洪水淹死整個地球的人類與各種生物。

二、以色列和外族戰爭中,耶和華助以色列人擊敵:

(1)耶和華將埃及所有的長子和一切頭生的牲畜「盡都殺光」。(《出埃及記》12章29節)

(2)埃及軍隊追趕以色列人,「耶和華把他們推翻在海中。水就回流,淹沒了車輛和馬兵,那些跟著以色列人下海法老的全軍,連一個也沒有剩下。」(同上14章28節)

(3)以色列人和希實木王西宏(Sihon the king of Heshbon)交戰,耶和華擊殺西宏的所有民眾,「將有人煙的各城,連女人帶孩子盡都毀滅,沒有留下一個。」(《申命記》2章32至35節)

(4)以色列人與亞摩利人(Amorities)對陣,耶和華從天上降大冰雹擊打亞摩利人,「被冰雹打死的,比以色列人用刀殺死的還多。」(《約書亞記》10章11節)

(5)「耶和華將立拿(Libnah)和立拿的王,交在以色列人手裏,約書亞攻打這城,用刀擊殺了城中的一切人口,沒有留下一個」。(同上10章30節)

(6)以色列人攻打夏瑣(Hazor),「約書亞將夏瑣焚燒了。那些城邑所有的財物和牲畜,以色列人都取為自己的掠物。惟有一切人口都用刀擊殺,直到殺盡。凡有氣息的沒有留下一個。耶和華怎樣吩咐他僕人摩西,摩西就照樣吩咐約書亞,約書亞也照樣行。」(同上11章14節)

(7)基甸人(Gideon)和米甸人(Midian)對壘,耶和華使全營米甸人用刀互相擊殺。(《士師記》7章22節)

(8)猶大人和亞捫人(Ammon)、摩押人(Moab)交戰,耶和華派伏兵擊殺他們,「屍橫遍地」。(《歷代志》下20章23至24節)

三、以色列人不聽耶和華的話,「耶和華就使迦勒底人(Chalde’ ans)的王來攻擊他們,在他們聖殿裏用刀殺了他們的壯丁,不憐恤他們的少男處女、老人白叟。耶和華將他們都交在迦勒底王手裏。」(《歷代志》下36章17節)

四、非利士人將約櫃運到迦特城,「耶和華的手就重重攻擊那城,使那城的人大大驚慌」,「城中的人有因驚慌而死的,未曾死的人都生了痔瘡,合城呼號,聲音上達於天」。(《撒母耳》上5章11節)

五、以色列百姓捕食野外鵪鶉,「耶和華的怒氣就向他們發作,用最重的災殃擊殺了他們。」(《民數記》11章32節)

六、以色列人民橫渡沙漠,困苦不堪,因而發出怨言,「耶和華使火蛇進入百姓中間,蛇就咬他們,以色列人中死了許多。」(同上21章6節)

七、以色列支派中,基列雅比人(Ja’ besh-gilead)沒有到耶和華面前獻墦祭(用人祭神),耶和華遂吩咐以色列會眾說:「你們去用刀將基列雅比人達婦女帶孩子都繫殺了。」(《士師記》21章10節)

我們看了耶和華的兇殺,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

(1)凡是不聽從耶和華的,就是「惡人」,凡是被他認定為「惡人」者,一定要趕盡殺絕。

(2)只要不順耶和華的意,他就要伸手擊人。從《舊約》中,只見耶和華刀光劍影,以及無辜者(包括婦女嬰兒)的鮮血迸流。

(3)耶和華太多的恨,太少的愛。如果說殺人也是一種愛的表現,那是基督教的倫理觀。

在耶和華所作的無數凶案中,其中有一小部分在基督教人士看來是有幾分道理的,但也不該使用「以暴鎮暴」的方式。除了屠殺,難道耶和華就沒有其他的法子來對付他心中所謂的「惡人」嗎?難道他不能以愛去感化他所謂的「惡人」嗎?

耶和華的大屠殺,無論任何理由,都是不足稱道的。何況更有許多無辜的百姓,橫遭殺戮,這種暴行,何以置其詞!至於慘殺寡婦幼兒,於心更是何忍!

馬來西亞法庭允許天主教徒使用「阿拉」稱頌「上帝」風波不斷。

 [轉載]  馬國阿拉事件風波不斷 又有兩間教堂受攻擊
20100109 19:20:16  
 
(中央社記者孫天美吉隆坡9日專電)馬來西亞法庭允許天主教徒使用「阿拉」稱頌「上帝」風波不斷,昨天有三間教堂遭不明人士拋擲汽油彈後,今天又有兩間教堂證實受到攻擊。

馬國警方今天證實,昨天吉隆坡附近還有不明人士企圖對第四間教堂新基督教信義會良牧堂(GoodShepherd Lutheran)縱火,不過這間教堂並沒有遭到任何毀損。

另外,昨天傍晚6時30分也有四名不明人士闖入位於吉隆坡附近的Agape Revival基督教堂,推倒裡面的一位牧師,破壞麥克風和撕毀教堂內的海報後離去。所幸至今為止,並無人因為「阿拉」風波傷亡。

馬國法庭於去年12月31日宣判馬國天主教吉隆坡總教區出版的馬來文版「先鋒報」(The Herald),可使用「阿拉」稱頌上帝後,馬國立刻就有穆斯林在臉書(facebook)架起「反對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名號」的團體,至今約有15萬名網友加入。

與此同時,馬國各地多個非政府組織也針對「阿拉」事件向馬國警方報案,有鑑於此,馬國內政部即以國家利益為由,要求法庭暫緩執行「先鋒報」使用「阿拉」稱頌上帝的判決,並獲得法庭於6日批准,不料仍有部份偏激人士做出非理性的行為。

也是穆斯林的馬國總理納吉(Najib bin AbdulRazak)今天宣佈,撥款馬幣50萬令吉(約新台幣474萬元)給唯一一間遭到汽油彈縱火燒毀辦公室的美羅神召會教堂(Metrol Tabernacle A/G)遷址。

較早前,納吉也譴責暴徒的行為,並表示已指示警方對教堂加強巡邏和保安。

此外,馬國多名穆斯林政治人物也共同發表聲明譴責暴徒,紛紛指責這種暴力行為不符合伊斯蘭教的精神。9901

 [轉載]     

星洲日報‧2010.01.05

《先鋒報》可用‘阿拉’字眼‧3大論點入稟緊急證書‧政府申請暫緩令6日聆審

 

 2010-01-05 18:52
<!–
–>
  • 安迪週二(1月5日)中午正式入稟高庭申請暫緩令,要求暫緩執行高庭宣判《先鋒報》可使用“阿拉”字眼的裁決。(圖:星洲日報)

(吉隆坡)高庭擇訂於週三(1月6日)下午2時30分聆審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要求高庭暫緩執行馬來西亞天主教吉隆坡總教區馬來文版週報《先鋒報》,獲允許使用“阿拉”字眼的申請。

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是於今日(週二,1月5日)下午12時,通過高級聯邦律師安迪入稟緊急證書,要求高庭在最短的時間內聆審暫緩令申請。

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是以3大論點要求高庭發出暫緩令,即:

1)本案涉及敏感的宗教課題;

2)本案涉及龐大公眾利益;

3)若高庭拒絕發出暫緩令,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向上訴庭提出的上訴申請將會變得沒有價值和無效。

安迪在庭外受詢時說,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是援引1980年高庭條例要求暫緩令,有關申請將由承審法官劉美蘭聆審。

他透露,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已於週一(4日)下午4時,針對高庭的裁決向上訴庭提出上訴;鑒此,在上訴庭還未作出任何裁決前,高庭應發出暫緩令,暫緩執行《先鋒報》可使用“阿拉”字眼的裁決。

原任上訴及特別權力組高庭法官拿督劉美蘭是於2009年12月31日宣判,“阿拉”字眼並非回教徒專用。

她也裁決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禁止《先鋒報》使用“阿拉”字眼的決定,是不合法及無效的;她說,聯邦憲法賦予申請人大馬天主教吉隆坡總教區總主教丹斯里莫菲帕金兼《先鋒報》出版人在週報上使用有關字眼的權利。

申請人是在今年2月16日入稟法庭申請司法檢討,要求高庭宣判時任內政部長拿督斯里賽哈密在同年1月7日,發出禁止《先鋒報》使用“阿拉”字眼的指示不合法及無效,而內政部長及大馬政府分別被列第一及第二答辯人。

以4種語文,即英文、華文、國文及淡米爾文出版的《先鋒報》是每週日面市,有數萬名讀者,這份供天主教徒閱讀的刊物也設有網路版。

裁決或威脅國家安全

安迪表示,高庭允准《先鋒報》可使用“阿拉”字眼的裁決或將威脅國家安全,所以他們被迫緊急入稟高庭申請暫緩令和提出上訴。

受詢有關裁決是否會引起回教徒走上街頭示威時,他說,政府與內政部確實有這樣的顧慮。

“不過,我們不願意看到示威事件發生。”

他披露,由於案件涉及敏感的種族與宗教課題,基於公眾利益,他們決定提出上訴。

他說,若高庭駁回他們要求暫緩令的申請,總檢察署將會向上訴庭提出上訴。

內閣應尋求庭外和解
――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兼怡保東區國會議員林吉祥

“內閣明天應召開一項跨宗教會議,以在‘阿拉爭議’上達致庭外和解,以示納吉的一個大馬政策有意義的落實到締造宗教間諒解、親善與和諧上。

回教黨領導層前晚議決支持使用阿拉字眼,因為它符合聯邦憲法及回教原則,而條件是它不可被濫用或被不當的稱呼,這是隨吉隆坡高庭法官拿督劉美蘭在12月30下判後,對解決‘阿拉爭議’方案作出頗值得讚揚的貢獻。”

抗議舉動挑戰憲法
――馬華中央黨部發言人顏炳壽

“馬華對於那些針對高庭宣判天主教週報《先鋒報》可使用‘阿拉’字眼作出抗議舉動的團體,感到遺憾。他們的舉措經挑戰憲法11條文賦予國民的宗教自由權利。

“有關團體的報警行動,也有質疑法庭判決和對司法獨立施加壓力之嫌。馬華歡迎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要求各方保持冷靜的呼吁。”

22組織當政府後盾
――負責回教事務的首相署部長拿督加米基爾

“22個回教非政府組織一致同意成為政府的後盾,全力支持政府針對高庭的判決提出上訴。

這些回教非政府組織也支持政府在不違反聯邦憲法,把回教視為國家宗教的情況下,採取任何行動來維護國家及所有宗教信徒的和諧及安寧。”

不能單憑法律解決
――前首相敦馬哈迪

“聖經使用阿拉字眼是敏感課題,不能單憑法律管道解決問題。

政府針對‘阿拉’字眼判決提出上訴也不能解決爭議,因為法律並沒考慮敏感或引發緊張,以及塔辛徒之間仇視的問題,法律只注重法律意思。

在大馬半島當提到馬來文的神時,不曾聽聞基督徒使用‘阿拉’字眼,為何現在我們要使用這個字眼呢?”

尊重裁決依循程序上訴
――巫統副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

“既然《先鋒報》可使用‘阿拉’字眼的決定來自法庭,則我們也將尊重法庭的裁決,同時通過正規的司法程序提出上訴。

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將就此事覲見國家元首,而週三(1月6日)召開內閣會議也將討論有關課題,以尋求司法以外的解決方案。

如果其他宗教也能使用‘阿拉’字眼,這將讓回教徒混淆,特別是年輕的回教徒。”

勿將“阿拉”字眼政治化
――砂首長署助理部長(回教事務)拿督道勿阿都拉曼

“我認為不應該將‘阿拉’字眼政治化。

砂州一直和諧穩定,也備感欣慰砂州的回教徒很好,不會有極端或衝動的行為,如示威。

我們生活在和諧穩定的社會,應該維持這種好現象,因此,不要把課題政治化,應尋求良好的解決方案。”

應允自由使用字眼
――民統主席丹斯里柏納東博

“每個人應該繼續自由與平靜地進行他們的宗教禮拜儀式,以及在禮拜中使用讓他們感到舒適的語文及專門名詞。

在歷史上,‘阿拉’字眼已長久被使用,即在大馬成立之前,基督教於1881年就已傳入沙巴。

沙巴的基督教原住民,如卡達山與慕律,禮拜儀式以三種語文進行,即英語、馬來語及原住民母語。而上帝的英文是God、馬來文是Alla h、卡達山母語是Kinoingan。”

【熱點新聞:“阿拉”字眼判決風波】

虛幻不存在的神—- 不想談又不得不談的「神的是否存在」問題.

虛幻不存在的神—-不想談又不得不談的「神的是否存在」問題.

印章  我愛真的2 in 1何宗陽編著

哲學就像在黑房間裡尋找黑貓。
形而上學就像在黑房間裡尋找不存在房間裡的黑貓。
神學就像在黑房間裡尋找不存在房間裡的黑貓,並高呼“我發現了! ” ~
Lord Bowen, H. L. Mencken, B. Hagspiel, 何宗陽

Philosophy is like being in a dark room and looking for a black cat.
Metaphysics is like being in a dark room and looking for a black cat that isn’t there.
Theology is like being in a dark room and looking for a black cat that isn’t there and shouting “I found it!"  ~ Lord Bowen, H. L. Mencken, B. Hagspiel

  

神的是否存在

古今中外的哲學家,對於神的是否存在此一重要題目一直是爭論不休的,康德在其代表作《純粹理性批判》中提出二律背反的哲學概念。意指對同一個對像或問題所形成的兩種理論或學說雖然各自成立但卻相互矛盾的現象,又譯作二律背馳,相互衝突或自相矛盾。 (伯特蘭•羅素,2003.第二十章)

康德就提出過上帝是否存在的命題屬於二律背反。康德的看法和「真理的相對主義」(relativism)的主張有異曲同工之妙. 「真理的相對主義」是指—一句話是否為真,要相對於說這句話的人的觀點、思想或所屬的文化來決定。可是,這樣一來,會造成一句話同時既真又假的情況,所以,有些哲學家認為,「真理」根據定義,一定是客觀的,不可能是相對的. (瑞麟, 2009)

在牛津大學教授杜瓊斯的《上帝大騙局》(The God Delusion)中,杜瓊斯承認,他無法「完全否定」上帝的存在,但是,他自信可以證明,上帝「幾乎」並不存在。杜瓊斯的舉證很有力,雄辯滔滔,從「常理」(Common Sense)來一一點攻基督教的死穴,引起英美宗教界極大的震撼。 (陶, 2007; Dawkins, 2006)

神的是否存在立場

關於神的存在,一個人可能採取的有五個主要立場:
1 。有神論-一個或多個神存在的信念。
2 。泛神論-上帝是內在與超越的信念;上帝是一切和一切是上帝。
3 。自然神論-上帝確實存在的信念,但上帝不會幹擾人的生命和宇宙的法律。
4 。不可知論-神的存在或不存在,目前是未知的或不可知的信念,或一個或多個神是不能被證明。
5 。無神論-拒絕信仰,或不信仰神。

6 。神學的非認知主義–哲學家安東尼•肯尼區分:不可知論者(對“上帝存在"的聲稱是不確定的),

神學的非認知主義則考慮所有“神的對話“是沒有意義的。

當道金斯宣布“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沒有神”,這也意味著神的存在仍然是暫時無法解決的。無神論的人們應以一個更好的方式這樣說“絕對100%拒絕有神論者聲稱”上帝的存在“的信仰。

舉證責任

有神論者可能要求無神論者證明神不存在,但提供證明的責任應在有神論者肩上。 (維基百科, 2009)

舉證責任又可稱提供證明的責任(英語:Burden of proof),在法律意義之外,提供證明的責任是指在提出新理論或主張的同時需要提供充足的證明的責任。一般而言,聲明方具有提供證明的責任,僅僅說「你不能反駁這個觀點」是不夠的。當某人提出一個大膽的主張,其他人沒有責任反駁這一主張,責任在於提出主張的人自己給出證明。(維基百科, 2009r)

雖然信徒可能認為: :「這世上不能證明上帝是不存在的。」, 科學沒有上帝不存在的的證據,但很明顯,任何人都不能證明不存在的東西,當然,包括不存在的上帝。

羅素的茶壺

羅素的茶壺(Wikipedia,2009k)羅素的茶壺(Russell’s teapot),有時被稱為天體茶壺(Celestial Teapot),是一個比喻.首先是由哲學家羅素( 1872年至1970年) ,旨在駁斥這樣的想法–即在懷疑論者反駁無法證偽的宗教主張一事上, 舉證責任在於懷疑論者。在一篇題為“有沒有上帝? ”– 1952年委託(但從未出版)給畫刊雜誌,羅素寫道:(Russell,1997, pp. 542–548.)

如果我建議–地球和火星之間有一個瓷茶壺,在一個橢圓的軌道上繞著太陽旋轉,沒人能夠反駁我的說法—如果我是小心地補充說,茶壺是非常小的,即使我們最強大的望遠鏡也無法被發現。但如果我去說,因為我的主張不能被反駁,在以人的理由懷疑它這一部分這是一個不能容忍的推定,我一定會被認為是胡說八道。但是,如果存在著這樣一個茶壺是在古籍中被肯定,在每個星期日被教導它是神聖真理的,並在學校灌輸到兒童的頭腦中,那麼, 在一個啟蒙時代或在一個較早的審判官時代,猶豫地相信它的存在將成為一個怪癖標誌和給精神科醫生有權去關注懷疑者的。

長久以來,許多許多基督教辯護士已經找到了許多不同的哲學論點和證據作為證據來證明上帝的存在。你可能會驚奇地發現“有三百多種證明上帝的存在”的論點為”無神怪胎”( godlessgeeks)而創作。 (Dawkins, 2006. p.85)這些論點包括許多著名的托馬斯·阿奎納(Thomas Aquinas)的“主要或無法移動的動者之爭論”,“第一或獨立自存的原因之爭論“和”宇宙論論證“。其他的論點可以是“可能性和必然性”,“完美/本體”,“設計/目的論”,“奇蹟”,“帕斯卡下注”,“個人/神秘經驗”,“信仰主義”,“道德” ,“度” ,“美”,“經文”,“Adired宗教科學家”,“貝葉斯” ”(Prime or Unmoved Mover Argument”, “First or Uncaused Cause Argument” and “Cosmological Argument”. Other arguments could be “Possibility and Necessity”, “Perfection/Ontological”, “Design/Teleological”, +“Miracles”, “Pascal’s Wager”,”Personal/Mystical Experience”, “Fideism”,”Moral”,”Degree”,”Beauty ”,”Scriptures”, “Adired Religious Scientists”,”Bayesian”)。然而,這些“證據”是站不住腳的,無法進行科學的測試方法,換句話說,他們顯然缺乏邏輯上令人滿意的證據。 (Shermer,1999. p91-8. & Dawkins, 2006.p.77-109.)

任何聲稱者就有“舉證責任”,以顯示令人邏輯滿意的證據,這意味著證據必須是直接的,明顯的,客觀的,無可辯駁的,來說服別人他所的聲稱是一個真理。 

神(造物主,至高者,主,真主, 婆羅門Brahman,耶洛因Elohim,Waheguru,拉Ra,毗濕奴Vishnu等) ,在本質上是抽象的,內在的,超越的,是一般人不能理解的,是無法以科學方法檢驗的。神是看不見的,無形的,形而上的,看不到的,聽不到的的,動不到的,聞不到的,接觸不到的,實際上在本質上無法用五感官核查的。

上帝:失敗的假設,沒有”上帝的存在”

科學家維克托•斯滕格爾(Victor J. Stenger)在他的[上帝:失敗的假設](God: The Failed Hypothesis), 2007年紐約時報暢銷書,有個核心主題,即假設沒有創造者的話,宇宙所展現出的正如我們希望它看起來(沒有創造者的話)應該的樣子。其結論認為:沒有證據表明神的存在,而且神的存在令人難以置信。 (Stenger , 2007)既然人類在幾千年的歷史中、自己在十幾乃至幾十年的生活經歷中,都未找到令人難以否定的神存在的證據,我們不妨在生活中假定沒有神。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假定又進一步被經驗所肯定,無神論的觀念因而進一步得到穩固。 (維基百科, 2009)

然而,既然沒有”上帝的存在”的滿意證據和證明,且牛津大學教授杜瓊斯在《上帝大騙局》(The God Delusion)中,杜瓊斯也自信可以證明,上帝「幾乎」並不存在。杜瓊斯的舉證很有力,雄辯滔滔。 (陶, 2007; Dawkins, 2006).)甚且科學家維克托•斯滕格爾在[上帝:失敗的假設]中,也得出結論:因為在自然世界中並沒有證據證明上帝的干預,因此如標準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類型的神不存在。 . …總之,沒有奇蹟,因此,沒有創造者,宇宙的起源或當前狀態是不需要用創造者來解釋的。 (Ludden, 2007; Stenger, 2007; Wikipedia, 2009j)

上帝已經死了

當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原本比喻說: “上帝已經死了,上帝仍然死亡。我們已經將他殺死。 “ ,他談論的就是這一個基督教原本就不存在的上帝。由於具有身體的上帝從未活過,他(具有身體的上帝上帝,如果有)是不可能會身體死亡的。即「上帝之死」並不能照字面所述而解釋,尼采的“上帝死了”是一種比喻,而不是字面的,人類已不再能相信上帝—作為一個目的的源頭或道德準則—的聲稱方式,(宇宙秩序,宗教和其他諸如精神)。

尼采,一方面指出, “上帝死了” ,另一方面,試圖在“我們已經殺死了他-一個基督教的絕對的道德基礎”—他認為這將導致人民的虛無主義—之後找到出路。尼采對人類最大的貢獻是向世界敞開“沒有上帝而生活著”( “living without God”)的大門,聲稱“上帝死了” ,因此人類可以開始承認並讚賞這個世界的價值和生活的意義,而不是來生。尼采相信,大部份人都不認同(或拒絕認識)「上帝已死」這種觀念,因為他們內心深處都有深層的恐懼或憤怒。 (維基百科,2009z; Wikipedia, 2009l)

托馬斯喬納森傑克遜阿爾泰澤爾((Thomas Jonathan Jackson Altizer)是一個1960年代初假定“上帝之死”的激進神學家。阿爾泰澤爾的名字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詞彙:對於許多人來說,是等同於神之殺手。尼采和阿爾泰澤爾並不是說上帝在形而下的層面已死—因根本就沒有形而下的層面的神;他們所殺死的上帝是一個原本就不存在的上帝;他們呼籲人類已不再能相信上帝—一個原本就不存在的上帝.

總結:

我不認為有神–真正實在,活生生的神–的存在,但是我確定有”虛擬想像的神”的存在.這個人造虛擬的上帝本身既不會吃,喝,說話,玩,甚至回答祈禱。因為上帝只是人類想像虛構的,只虛擬地存在於信徒的大腦/心智中.

在宇宙中一個有真正實體的,活生生的神從未存在,但一個虛擬想像的神永遠存在於人類信徒的大腦/心智中,就好像一個虛擬想像的聖誕老人存在於小孩的大腦/心智中。

除了小孩以外沒有人會相信聖誕老人的存在;

除了基督徒以外沒有人會相信耶穌基督的神性,奇蹟及復活的真實存在性;

  • 除了摩爾門教徒(Mormon)以外沒有人會相信斯密約瑟所謂第一次異象的神奇故事(根據約瑟·斯密1838年的說法,天父和聖子耶穌基督向他顯現,並要他在地上重新建立基督的教會)的真實存在性;
  • 除了穆斯林信徒以外沒有人會相信穆罕默德和加百列和翼馬(加百列Gabriel; 據說610年左右穆罕默德在沉思時幻見到天使加百列,還聽到一個聲音對他說:“你是神的傳音者。”基督徒及猶太人從此時起到他死都認為他只是出現幻覺。據經典報導,有時當他獲得神的信息時他會發汗,會入定。~維基百科,穆罕默德,2010/12/20)的神奇故事的真實存在性.

參考文獻資料

[神不存在,上帝不存在]羞愧啊! 一個失敗的假說! —假設:有神. (“物理定律的起源”之推理論證)

印章  我愛真的2 in 1

[神不存在,上帝不存在]羞愧啊! 一個失敗的假說! —假設:有神. (“物理定律的起源”之推理論證)

何宗陽編譯

“物理定律的起源”之推理論證(Stenger, 2007a)

1 。假設上帝是宇宙的創造者,是其結構的建築師,和物理定律的作者。

2 。物理定律是物理學家發展出來描述觀察結果之理論模式的要素 。

3 。全球物理定律可以看作遵循– 我們的理論模型獨立於任何特定的觀點的要求,。它們對應了無結構的“無” 的對稱性。

4 。宇宙中複雜的結構可被理解為–從自發(隨機)打破對稱性之後續。

5 。 “無”是不穩定的;我們期待的一些東西,而不是“無”。

6 。物理定律,所展現出的正如我們希望它看起來,假設沒有神,應該的樣子。

7 。我們更甚於合理懷疑地(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 ,意指採用最高水平的證明)結論: 一個模型上帝, 他是宇宙的創造者,是其結構的建築師,和物理定律的作者, 像這樣模型上帝的上帝並不存在。

參考文獻資料

[神不存在,上帝不存在]羞愧啊! 一個失敗的假說! —假設:有神. (“宇宙的證據” 之推理論證)

[神不存在,上帝不存在]羞愧啊! 一個失敗的假說! —假設:有神. (“宇宙的證據” 之推理論證)

何宗陽編譯

“宇宙的證據” 之推理論證(Stenger, 2007a)

1 。假設模型上帝是高度智能和強大的超自然創造者和物理宇宙的保護者,其中包括太陽系和所有其他行星和恆星,在我們可以用儀器看到的所有的銀河系,和可能超出用儀器可以看到的一切東西。

2 。我們可以合理地期望經驗證據應該存在—這一宇宙有目地的和超自然的創造,如發現一個或多個物理定律的違逆。

3 。我們也可以合理預期的經驗證據應該存在—在這一宇宙運轉有超自然的行動,如在宇宙中某個地方觀察到某件事件是不能為任何已知的自然過程來解釋。

4 。沒有這一宇宙有目地的創造的經驗證據可以被找到。我們居住宇宙的起源並沒有通用的物理定律被違逆。

5 。沒有這一宇宙運轉的超自然的行動的經驗證據可以被找到。沒有在宇宙中的任何地方所觀測到的事件,不能被為已知的自然過程來解釋。

6 。現代宇宙學表明,我們的宇宙最初的狀態是一個最大的混亂,所以它不包含任何創造者的記憶。

7 。科學家們可以提供可信的和純粹的自然場景, 立基在美好建立的宇宙理論 , 其表明:我們的宇宙可能從一個虛無的初始狀態出現的。

8 。宇宙學的觀測研究所展現出的正如我們希望它看起來,假設沒有神,應該的樣子。

9 。我們更甚於合理懷疑地(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 ,意指採用最高水平的證明)結論:,如模型上帝的上帝,他是是高度智能和強大的超自然創造者和物理宇宙的保護者,其中包括太陽系和所有其他行星和恆星,在我們可以用儀器看到的所有的銀河系,和可能超出用儀器可以看到的一切東西, 這樣如模型上帝的上帝並不存在。

參考文獻資料

[神不存在,上帝不存在]羞愧啊! 一個失敗的假說! —假設:有神. (“邪惡”之推理論證)

印章  我愛真的2 in 1

[神不存在,上帝不存在]羞愧啊! 一個失敗的假說! —假設:有神. (“邪惡”之推理論證)

何宗陽編譯

“邪惡”之推理論證(Stenger, 2007a)
1 。不必要的痛苦存在世界中—這是一個經驗事實。
2 。全知(omniscient)模型的上帝應意識到這種不必要的痛苦。
3 。全能(omnipotent)模型的上帝應有能力消除或至少減輕一些不必要的痛苦。
4 。一個全善(omnibenevolent)模型的上帝應有願望消除或至少減輕一些不必要的痛苦。
5 。因此,全知全能全愛(三全,3O)屬性模型的上帝模型上帝並不存在。

罪惡問題/伊壁鳩魯悖論 

 [picapp src="5/7/d/5/Annual_Praying_Ritual_a7f0.jpg?adImageId=5169987&imageId=3811995″ width="500″ height="333″ /]

罪惡問題(Problem of evil)是宗教哲學和神學中如何使邪惡或苦難與全知全能全善的神和諧的問題,由古希臘哲學家伊壁鳩魯提出。罪惡問題又被稱為邪惡問題、苦難問題或伊壁鳩魯悖論.(Epicurean Paradox)世界上存在罪惡,挑戰了任何仁慈萬能的神的存在,因為任何仁慈的神都希望消除罪惡,而任何萬能的神都可以消除罪惡。這一推理被基督教護教者威廉•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稱為“無神論的殺手鐧”。

 伊壁鳩魯的表述 • 如果是上帝想阻止「惡」而阻止不了,那麼上帝就是無能的; • 如果是上帝能阻止「惡」而不願阻止,那麼上帝就是壞的; • 如果是上帝既不想阻止也阻止不了「惡」,那麼上帝就是既無能又壞; • 如果是上帝既想阻止又能阻止「惡」,那為什麼我們的世界充滿了「惡」呢?

邏輯文句式表述

1. 神存在(前提)

2. 神全能(前提,或者由「神」的定義得為真)

3. 神全善(前提,或者由「神」的定義得為真)

4. 所有全善的存在都反對任何的惡。(前提,或者由「全善」的定義得為真)

5. 所有全善的存在如果可能會立即消滅任何的惡。(前提)

6. 神反對任何的惡。(由3和4得出的結論)

7. 神可以立即徹底的消滅惡。(由2得出的結論)

8. 神會立即徹底的消滅惡。(由3、5和7得出的結論)

9. 惡存在而且可能永遠存在。(前提)

10. 8和9矛盾,因此至少一個前提不成立:或者神不存在,或者神不全善全能,或者神有理由不立即這麼做,再或者惡不存在。

在最近熱門的網絡文章《教授與學生》中提到: 「惡是善的欠缺」只是提出一個說法來解釋「什麼是惡」, 而並沒有解決「為什麼上帝不去解決惡」。例如,有個人預知了大海嘯的發生,並且他有能力阻止此事件的發生, 但是他不去阻止,並且數十萬人死亡因此死亡, 我們絕對不會說他是善的,甚至有絕大部分的人會認為此人是惡者,因為有能力卻不做。並且,進一步的說明「神的善或許跟我們的善不同?」的說法。 若神的善與我們認知的善不同,那麼許多我們自認為的事情也會不同。 例如文章中提到,神說在審判之後給基督徒永生,而只給他們十天,說這是神定義的永生。 或是把基督徒丟到地獄裡,說那是神說的天堂。也就是說,從定義上去試圖解釋善惡的矛盾是不太可行的。(維基百科, 2009s)

參考文獻資料 

◆ 以上文圖影音部份資料援用網絡流傳文圖影音, 來源待考.若有版權主張敬請告知以便規正. ◆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請勿任意轉載.◆轉載請註明:   轉載自 三心二意一紅 https://6point7billion.wordpress.com/  網◆

© 2009  三心二意一紅 網資訊 版權所有                   © 2009  三心二意一紅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