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一神教’

基督宗教初驗不合格:古埃及太阳神阿顿一神教對聖經, 摩西與猶太基督教的聯系與影響。

基督宗教初驗不合格:古埃及太阳神阿顿一神教對聖經, 摩西與猶太基督教的聯系與影響 

何宗陽編作

   阿蒙霍特普四世

阿蒙霍特普四世(按不同的时间体系估计,去世于前1351年~前1334年之间),后改名阿肯那顿(Akhenaten,亦譯做埃赫那吞),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法老。阿蒙霍特普四世统治了17年(始自前1364年至前1347年之间,结束于前1351年至前1334年之间)。他在其在位时期推行的宗教改革活动是古埃及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也是长期以来学者们研究的焦点课题。

阿蒙霍特普四世在其在位的第一年引入了对太阳神阿顿的崇拜,从而宣告了埃及历史上一场意义非常的宗教改革的开始。阿顿原本是一个古老但不甚重要的埃及神祇,现在被法老提高到了最显赫的地位。阿顿崇拜的早期阶段是以阿顿为最高神,但同时不否认其他神灵的神性的“单一主神教”式宗教,与传统的埃及宗教并无冲突;但后期阶段,阿顿就明显显示出原始一神教的色彩了。

阿顿的字面意思是指太阳光轮本身。在古埃及的神话体系里,最重要的太阳神是拉,他是古王国时期的主神。拉后来与象征法老家族王权的荷鲁斯以及在随着底比斯崛起为埃及首都而地位急剧上升的底比斯地方神阿蒙合并这种合并相当突兀,但却为古埃及人所接受。阿蒙霍特普四世简化了这个体系,通过宣称可以看见的太阳形象本身是唯一的神,他创造了已知的世界上第一种一神教。一些研究者把阿顿信仰理解为一种含有朴素科学思想的自然主义,其理论的基础在于认识到太阳的能量是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最终能源这一事实 

阿蒙霍特普四世为什么要推行如此剧烈的宗教改革,是研究者一直探究的课题。较为可信的是,法老希望通过贬低阿蒙神的地位来打击底比斯的阿蒙祭司阶层。这样一来,他的宗教改革实际是一场政治斗争。法老想要集中权力,以遏制自新王国建立以来权势日益强大的祭司集团与王室分庭抗礼的倾向。

在宗教改革的最初阶段阿蒙霍特普四世仅仅将阿顿描述为一个类似于阿蒙-拉的“最高神祇”,以使这种新信仰更接近于埃及的传统宗教形式。但是在统治的第9年他开始宣布阿顿不仅仅是最高的神,而是唯一的神。这使法老本人,成为人民与神交流的唯一中介,从而排除了在底比斯的阿蒙祭司不仅如此,埃赫那顿下令破坏埃及全国的阿蒙神庙。在埃及其它神庙里所崇拜的众多神明也受到打击。

由于阿蒙霍特普四世的宗教改革在古埃及历史上的特殊地位,以及其一神教的独特性质,引起了许多研究者对这位法老的精神状态和相关历史事实的强烈兴趣。特别是,阿顿信仰是已知的世界上第一种一神教,这无疑刺激了许多人去寻找它与后来出现于中东的几种一神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关系。他们提出了许多有趣的理论,然而这些理论很少有什么说服力。

Moses

  

  

  

  

 

 

 

弗洛伊德:摩西是埃及人

最有意思的理论之一来自于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奥地利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弗洛伊德根据摩西的名字与埃及许多法老名字中“摩斯”音节相近这一点,得出了非常惊人的结论:摩西是埃及人,而且与阿蒙霍特普四世存在某种关系。实际上,“摩斯”在古埃及语里有“儿子”之意,往往跟在某位神灵的名字后面构成人名(如图特摩斯)。弗洛伊德推断,保存在旧约中的摩西的名字是不完整的,其原始形式很可能是“阿顿摩斯”。因为摩西是严格的一神教犹太教的创始人,而他在埃及唯一可能接触到的一神教就是阿蒙霍特普四世推行的阿顿信仰。弗洛伊德继续推测,摩西可能是忠于阿蒙霍特普四世的新宗教的官员,甚至可能是法老的儿子!無論如何,後來在阿马爾奈所出土的銘文當中的《阿顿頌詞》,發現這段頌揚唯一真神「阿顿」的內容與描述方式,與流傳至今的詩篇104節十分相近。這引起許多學者將阿蒙霍特普四世的宗教與早期猶太教的聯系,作出許多可能的假設

聖經之謎:摩西出埃及與猶太人的起源

The Moses Mystery: The Egyptian Origins of the Jewish People
 

加利·格林伯Gary Greenberg一本石破天驚的書—聖經之謎:摩西出埃及與猶太人的起源,The Moses Mystery: the African Origins of the Jewish People, 1996.—也認為猶太教起源於古埃及第 18王朝法老阿肯綱領的一神教改革,這位特立獨行的法治廢止了埃及原有的多種崇拜,獨尊太陽神阿頓;摩西是阿肯納領新教的祭司長,在阿肯納頓死後舊家教勢力捲土重來之際,摩西選出埃及,以避殺身之禍;新法老汪倫希布發起了一場迫害牽動。他鏟去所有石刻上的文字,以消除阿肯納頓的全部痕跡,大批阿頓教派的官吏、祭司、武士、商賈和平民百姓被監禁、放逐和奴役;往倫希布死後,摩西重返埃及,組織阿領教派殘存的追隨者與境外勢力結盟;發起了,揚起義,以奪取王位;起義失敗後,摩西率阿頓教派的信徒們從埃及出走,前往巴勒斯坦-這就是“出埃及”的真相,而這些信奉阿頓一神教的埃及人就是最初的以色列人。

加利·格林伯格是美國紐約《聖經》考古學會會長,也是全美埃及研究中心、美國考古學研究所、《聖經》文學學會和埃及研究學會的成員。加利·格林伯格集合了他在《聖經》考古學和埃及學等多種學科的探索,為上述論點提供了詳細的-對於一些缺少耐心的讀者來說也許是過於詳細細的論證。

這些論證大體可分成三個部分。

一、將《創世記》中各先祖的生卒紀年與埃及王朝年表彼此對照,結果發現這些先祖的生卒年份與埃及諸王朝的建立或法老的登基日期竟一一對應。這表明《創世記》的生卒紀年是以埃及王朝年表為藍本的;

<<創世記>>中的事件 時間(公元前) 埃及的王朝時期(興/衰) 時間(公元前)
希伯出生 2040 埃及第二次統一 2040
他拉死亡 1680 第十五王朝建立 1680
希伯死亡 1576 第十八王朝建立 1576
約瑟出生 1564 希克索斯王朝終結 1564

 
二、從希臘化時代和羅馬時代的各種史籍中鉤沉索隱,以排會成一部由古埃及人講述的摩西出埃及史。據埃及人敘述,摩西及其所有信徒都是土著埃及人;

三、重新讀解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等《聖經》先祖的故事,結果表明這些故事與古埃及源遠流長的奧西利斯系列神話在深層結構上彼此吻合,這說明先祖故事不過是埃及神話的變體。

參考文獻資  :

 

1. 維基百科. (2009x). 阿肯那顿. Retrieved July 15 2009, from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8%82%AF%E9%82%A3%E9%A1%BF

2. 加利·格林伯Gary Greenberg,聖經之謎:摩西出埃及與猶太人的起源,The Moses Mystery: the African Origins of the Jewish People, 1996.光明日報2001出版,特色及評論

伯特蘭·羅素:耶利米和以西結創始發明了一種想法—認為除了唯一的宗教以外,其餘的一切宗教都是邪惡的偽教,同時主神耶和華是要懲罰偶像崇拜的。

 伯特蘭·羅素:耶利米和以西結創始發明了一種想法—認為除了唯一的宗教以外,其餘的一切宗教都是邪惡的偽教,同時主耶和華是要懲罰偶像崇拜的。

摘錄自: 伯特蘭·羅素, 西方哲學史, 1945 

伯特蘭·羅素 簡介

伯特蘭·阿瑟·威廉·羅素,第三代羅素伯爵,OM,FRS(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 3rd Earl Russell,1872年5月18日-1970年2月2日)是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哲學家、數學家和邏輯學家之一,並致力於哲學的大眾化、普及化。無數人將羅素視為這個時代的先知。

1950年,羅素因《西方哲學史》此書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以表彰其“多樣且重要的作品,持續不斷的追求人道主義理想和思想自由”。

在宗教上羅素是一個不可知論者,相信上帝是否存在是無法證明的。羅素曾經說:「我絕不會為了我的信仰而獻身,因為我可能是錯的。」這句話體現了費邊社成員的性格: 費邊主義者就是懷疑主義者,不僅懷疑權威,而且也懷疑自己原有的看法,他們主張不斷的以現實觀照理論,不斷辯論,不斷修正對社會的認識。

伯特蘭·羅素:耶利米和以西結創始發明了一種想法—認為除了唯一的宗教以外,其餘的一切宗教都是邪惡的偽教,同時主耶和華是要懲罰偶像崇拜的。

從宗教觀點上來看,以色列人和平周圍的部落之間,最初似乎沒有什麼很大差別。亞威(Jahweh)當初只是一個鍾愛以色列子孫的部落神,但是無可否認此外還有別的神,同時對這些神的崇拜也是習以為常的。十誡第一條中說:“除我之外,你不可有別的神”說明這是被擄到巴比倫不久以前的一次革新。這一點已經被早期先知們的各種經文所證實。這個時代的先知們首先教訓人們說崇拜異教的神便是罪。他們宣稱為了在當時不斷的戰爭中獲得勝利,亞威的恩惠是不可缺少的;如果他們同時也敬拜別的神,亞威即將撤消他的恩寵。

 尤其是耶利米和以西結,他們似曾發明了一種想法認為除了唯一的宗教以外,其餘的一切宗教都是偽教,同時主(the Lord)是要懲罰偶像崇拜的。以下的引證可以說明他

們的訓誡,以及為他們所反對的盛行於當代的異教崇拜。 “他們在猶大城邑中和耶路撒冷街上所行的,你沒有看見麼?孩子揀柴,父親燒火,婦女摶面做餅獻給天后’伊什塔Ishtar’,又向別神澆奠祭,惹我發怒。 ”主為此而發怒。“他們在欣嫩子谷建築陀斐特的丘壇,好在火中焚燒自己的兒女。這並不是我所吩咐的,也不是我心所起的意。 ”

    在《耶利米書》中有一段很有趣的記載,其中敘述:耶利米責難在埃及的猶太人敬拜偶像。他曾親自和他們在一起生活過一個時期。這位先知告訴流亡在埃及的猶太人說,亞威因為他們的妻子向其它神祇焚香,要毀滅他們所有的人。但是他們都不聽從他,他們說:“我們定要成就我們口中所說出的一切話,向天后燒香,澆奠祭,按著我們與我

們列祖、君王、首領、在猶大的城邑中和耶路撒冷街市上,素常所行的一樣。因為那時我們吃飽飯,享福樂,並不見災禍。 ”但是耶利米卻向他們確言,亞威已經註意到這些偶像崇拜,並因此曾經降禍給他們。 “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大名氣誓,在埃及全地,我的名不再被猶大一個人的口稱呼……我向他們留意降禍不賜福,在埃及地的一切猶大人必因刀劍飢荒所滅,直到滅盡。 ”

    以西結同樣被猶太人的偶像崇拜所震駭。主在一個異像中把在聖殿北門處為塔模斯(Tammuz,巴比倫的神)哭泣的婦女顯示給他;然後主又將那些更可憎惡的事顯示給他看。在聖殿門口的二十五個人正在敬拜太陽。主於是宣布:“因此,我也要以忿怒行事,我眼必不顧惜,也不可憐他們,他們雖向我耳中大聲呼求,我還是不聽。 ”

    認為除了一種宗教以外一切宗教都是邪惡的,以及認為主將懲罰偶像崇拜的這種想法,顯然是為這些先知所創始。一般說來,先知都是極端民族主義的;他們期待著主徹底毀滅外邦人的那一日的到來。

以色列人的被擄曾被用來證實先知斥責的正確。假如亞威是全能的,而猶太人是他所揀選的人,那末他們所受的苦,只能說是由於他們的邪惡。這是一種父親管教孩子的心理,也就是說,猶太人必須通過懲誡才能得到淨化。在這種想法的影響下,猶太人在流亡期間發展了一種比獨立時更為嚴格、更為排斥異民族的正統教義。那些留在後方未經遷移到巴比倫的猶太人並沒有經歷到同樣程度的發展。當以斯拉和尼希米在被擄以後重返耶路撒冷的時候,他們發現雜婚已經相當普遍,並為此感到驚訝,於是他們便把這樣的婚姻都解除了。

  猶太人與其他古代民族突出不同之點是他們的頑強的民族自尊心。其他民族,在一旦遭受征服後,都曾表裡一致地屈服於戰勝者。只有猶太人保持了他們那種唯我獨尊的信仰,並確信他們的不幸是由於上帝的忿怒,因為他們沒能保持住信仰與教義的純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