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音乐’ Category

任静 付笛生 《知心爱人》

任静 付笛生 《知心爱人》

廣告

陳曼青 爵士鼓 小蘋果

陳曼青 爵士鼓 小蘋果

 

 

歡喜就好 -YY福建周皇- 好好玩!!聽起來就像是有北京腔的台語!!!

這妹子唱的閩南語歌曲很有味道, 長得又漂亮, 亂迷人的。

欢喜就好 – 陳雷

台语歌曲 – 欢喜就好

CoCo李玟6 歡喜就好

20101127 超級偶像 13.朱麗君:歡喜就好

欢喜就好-哈尔滨-娜寳儿

欢喜就好-栖成855A米

黃妃 Huang Fei【追追追】

 

戀戀簪纓2012-《追追追》

黃妃

追追追
作詞:陳明章
作曲:陳明章

千江水 千江月 千里帆 千重山 千里江山 我最水
萬里月 萬里城 萬里愁 萬里煙 萬里風霜 我最妖嬌

什麼款ㄟ殺氣 什麼款ㄟ角色 什麼款ㄟ梟雄 迫阮策馬墜風塵
什麼款ㄟ愛情 什麼款ㄟ墜落 什麼款ㄟ溫柔 後阮日夜攏想你

很久以前 狼主的傳說 如今狼煙再起
很久以前 狼主的傳說 如今狼煙再起

啊 追 追 追 追著你ㄟ心 追著你ㄟ人 追著你ㄟ情 追著你ㄟ無講理
啊 煩 煩 煩 煩過這世人 心肝如蔥蔥 找無酒來澆

嚥氣啦 麥擱那麼大聲對我說話
啊 亂 亂 亂 女人ㄟ心 豆腐做ㄟ 為你破碎 任由針底劃

尤其是專輯中的主打歌〈追追追〉,製作人陳明章花費數天的時間在錄音室裡精雕細琢黃妃的唱法,直到他滿意為止。這首歌不僅讓黃妃在主流歌壇佔有一席之地,更成了她的成名代表作。

不得不說,〈追追追〉從歌詞意境、作曲編曲、演唱風格、到MV造型與表現手法等,都充滿霹靂布袋戲英雄角色「俗擱有力」的江湖「殺氣」,渾然天成的氣勢,套一句霹靂英雄荒野金刀獨眼龍的口頭禪:「一流欸!」

但也因為這首歌實在太Man,讓台語歌手黃妃一度拒唱,告訴對她頗為賞識的音樂人陳明章:「老師,我不要唱了,這首歌根本就不是給女生唱的,這是男生的歌吧?而且歌詞一氣呵成都沒有呼吸,這是人唱得來的嗎?」

話說從頭,陳明章自從「挖掘」出金門王與李炳輝、讓他們以《流浪到淡水》一炮成名之後,對於找尋「臺灣好聲音」就樂此不疲。陳明章回憶,十幾年前當時曾受黃俊雄布袋戲委託要作一首「射雕英雄傳」中的角色配樂,當時就曾寫下「很久很久以前,狼主的傳說,如今狼煙再起」的詞句,不過後來因故而沒有用到,最後不了了之。

有次,在因緣巧合之下,他聽到黃妃收錄在《霹靂大團圓》專輯內的一首單曲〈非常女〉,大為驚嘆,認為黃妃如此清亮的嗓音,以女生來說可以唱如此寬廣的16度高音域,實在非常適合唱這類帶有江湖「殺氣」的台語歌。

於是便千方百計打聽黃妃的消息,甚至找到她位於高雄的老家去,耗時好幾年才說服內向的黃妃到臺北闖盪歌壇,還特別為她量身打造主打歌〈追追追〉,推出《台灣歌姬之非常女》專輯,而這首〈追追追〉也成為黃妃的成名作,甚至有網友將它封為「台語歌的神曲」。

只要聽過黃妃唱過〈追追追〉的人,一定會被她高亢清亮、江湖霸氣的歌聲及唱功所震撼,但是偏偏她本人看起來卻又像一位鄰家女孩般可人,兩種極端卻融合得相當自然,就像網友對她歌聲的評價:「黃妃的歌聲狠甜又有霸氣。」請注意,是「狠甜」而非「很甜」,能將狠和甜表現得這麼淋漓盡致,在臺灣歌壇中還真是少見。

或許因為黃妃出身於高雄的拆船工人家庭,又曾在美容院當過洗頭妹,配上鄰家女孩甜美的氣質,唱出布袋戲〈非常女〉狠辣的氣魄,融匯在一起就成了黃妃式的「臺灣味」,讓陳明章有點賭氣地說:「不管,我就是要逼她出來唱。」言下之意,不給黃妃拒絕的理由。

還好,在陳明章的誠意「糾纏」之下,總算說服黃妃和她的家人,將她收為得意女弟子,甚至在黃妃拒唱〈追追追〉時,也想方設法教導她如何換氣、轉換真假音、如何唱出「自然又帶有殺氣」的女版Man歌,最後終於在他的逼唱之下,黃妃克服心理和歌唱技巧的障礙,成功地詮釋〈追追追〉這首台語神曲,點閱人氣高居不下。

從2000年出道甫發行第一張個人專輯,就獲得金曲獎「最佳方言女演唱人獎」(今最佳台語女歌手獎)提名,黃妃也憑著努力與好歌喉,在歌壇占有一席之地。多年過去,看到得意女弟子黃妃在歌壇的傑出表現,當初慧眼識英雌的陳明章深感欣慰,果然映證:「人的潛力是逼出來的。」

別看黃妃唱〈追追追〉時似乎游刃有餘的樣子,沒有歌唱實力的人是不會輕易挑戰這首歌的,台語歌后江蕙就很喜歡在演唱會時唱這首歌。黃妃感謝歌迷給予的肯定之餘,也良心建議,若是在KTV點唱這首歌的話,不要太早點這首歌,最好是等開嗓了之後再來挑戰。

不然可能會讓這首原本可以炒熱氣氛的歌,因為不斷飆高音而「失聲」,若是沒有掌握呼吸點而隨便換氣的話,也會將歌唱得很「掉漆」,挑戰神曲不成,可能變成擾亂神經的噪音而覺得「嚥氣啦」。

簡單的台語被 鬼才 鄭進一 串在一起 就變成神曲 讚 啦

這種才有夠格說我是藝人

 

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之欢乐颂 – 聽覺兼視覺的饗宴 – 一個銀行送給當地市民的驚喜.

一個銀行送給當地市民的驚喜…

就在2012年5月19日一個悠閒的午後,在西班牙Sabadell〈薩瓦德爾〉一個行人徒步區廣場,小女孩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好奇地將硬幣放入路旁一位大提琴演奏家前的帽子裡,無法想像的她正開啟了一場奇妙且感人的街頭音樂盛會。

 

D小調第九交響曲“合唱”》,作品125是貝多芬於1818至1824年間創作的四樂章交響曲,也是他完成的最後一部交響曲。該作品是古典音樂中最為人所熟知的作品之一,亦屬於貝多芬最傑出的作品。

該作品篇幅宏大,演奏全曲需約一小時。貝多芬也是首個在交響曲中使用人聲的主流作曲家。末樂章的歌詞由德国诗人弗里德里希·席勒的《欢乐颂》(An die Freude)中部分詩句改編而成。該作品的別稱“合唱”由此而來。

時至今日,《第九交響曲》仍在世界文化界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尤其該曲第四樂章部分樂段經指揮家赫伯特·冯·卡拉扬整理後,以《歡樂頌》(Ode to Joy)之名成為歐洲聯盟的官方盟歌。於2003年,交響樂的手稿在倫敦的蘇富比拍賣行以330萬美元的天價售出,印證了其價值。正如蘇富比的手稿部負責人史提芬·路博士(Dr. Stephen Roe)指出:「這是人類的一大創舉,足以和莎士比亞的《哈姆萊特》與《李爾王》平起平坐。」另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亦於2001年9月4日將柏林國立圖書館收藏的《第九交響曲》手稿列入「世界記憶名錄」當中。

歌詞

席勒原詩《歡樂頌》中沒有的文字,即貝多芬自己添加者,以斜体標註。 曾在两德统一被改的词,以粗体标注。

 

德文原文[6]
鄧映易所譯之通行譯文
直譯譯文
O Freunde, nicht diese Töne!
Sondern laßt uns angenehmere anstimmen,
und freudenvollere.
Freude! Freude!
啊!朋友,何必老调重弹!
还是让我们的歌声
汇合成欢乐的合唱吧!
歡樂歡樂
啊!朋友,不要這些調子!
还是让我们提高我們的歌声
使之成為愉快而欢乐的合唱!
歡樂歡樂
Freude, schöner Götterfunken
Tochter aus Elysium,
Wir betreten feuertrunken,
Himmlische, dein Heiligtum!
Deine Zauber binden wieder
Was die Mode streng geteilt;
Alle Menschen werden Brüder,
Wo dein sanfter Flügel weilt.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
灿烂光芒照大地!
我们心中充满热情
来到你的圣殿裡!
你的力量能使人们
消除一切分歧,
在你光辉照耀下面
四海之内皆成兄弟。
欢乐,天國的火花,
極樂世界的仙姬;
我们如醉如狂,
走进你的圣地。
习俗使人各奔东西,
凭你的魔力手相携,
在你温存的羽翼下,
四海之内皆兄弟。
Wem der große Wurf gelungen,
Eines Freundes Freund zu sein;
Wer ein holdes Weib errungen,
Mische seinen Jubel ein!
Ja, wer auch nur eine Seele
Sein nennt auf dem Erdenrund!
Und wer’s nie gekonnt, der stehle
Weinend sich aus diesem Bund!
谁能作个忠实朋友,
献出高贵友谊,
谁能得到幸福爱情,
就和大家来欢聚。
真心诚意相亲相爱
才能找到知己!
假如没有这种心意
只好让他去哭泣。
谁算得上非常幸运,
有个朋友心连心,
谁有一个温柔的妻子,
请来同聚同欢庆!
真的,只要世上还有
一个可以称知己,
否则离开这个同盟,
让他偷偷去哭泣。
Freude trinken alle Wesen
An den Brüsten der Natur;
Alle Guten, alle Bösen
Folgen ihrer Rosenspur.
Küße gab sie uns und Reben,
Einen Freund, geprüft im Tod;
Wollust ward dem Wurm gegeben,
Und der Cherub steht vor Gott.
在这美丽大地上
普世众生共欢乐
一切人们不论善恶
都蒙自然赐恩泽。
它给我们爱情美酒,
同生共死好朋友;
它让众生共享欢乐
天使也高声同唱歌。
一切众生吸吮欢乐
在自然的怀抱裡,
她那玫瑰色的足迹,
善人恶人同追觅,
甜吻,美酒,生死之交,
都是欢乐所赐予,
蟲豸也和神前的天使,
一同享受着生命。
Froh, wie seine Sonnen fliegen
Durch des Himmels prächt’gen Plan,
Laufet, Brüder, eure Bahn,
Freudig, wie ein Held zum Siegen.
欢乐,好像太阳运行
在那壮丽的天空。
朋友,勇敢的前进,
欢乐,好像英雄上战场。
歡喜,好像太阳飞行
在天上壮丽的原野裡,
兄弟们,赶你们的道路,
快乐地,像英雄走向胜利。
Seid umschlungen, Millionen!
Diesen Kuß der ganzen Welt!
Brüder, über’m Sternenzelt
Muss ein lieber Vater wohnen.
Ihr stürzt nieder, Millionen?
Ahnest du den Schöpfer, Welt?
Such’ ihn über’m Sternenzelt!
Über Sternen muss er wohnen.
亿万人民团结起来!
大家相亲又相爱!
朋友们,在那天空上,
仁爱的上帝看顾我们。
亿万人民虔诚礼拜,
拜慈爱的上帝。
啊,越过星空寻找他,
上帝就在那天空上。
拥抱吧,万民!
這一吻送給全世界!
兄弟们,星空的高处,
定住着慈爱的天父。
万民,可曾跪倒?
可曾认识造物主?
越過星空寻找吧,
他定在星际的尽头!
反覆:
Seid umschlungen, Millionen!
Diesen Kuß der ganzen Welt!
Brüder, über’m Sternenzelt
Muss ein lieber Vater wohnen.
Seid umschlungen,
Diesen Kuß der ganzen Welt!
Freude, schöner Götterfunken
Tochter aus Elysium,
Freude, schöner Götterfunken
Götterfunken!
反覆:
亿万人民团结起来!
大家相亲又相爱!
朋友们,在那天空上,
仁爱的上帝看顾我们。
亿万人民团结起来!
大家相亲又相爱!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
灿烂光芒照大地!
灿烂光芒照大地!
反覆:
拥抱吧,万民!
這一吻送給全世界!
兄弟们,星空的高处,
定住着慈爱的天父。
拥抱吧,万民!
這一吻送給全世界!
欢乐,天國的火花,
極樂世界的仙姬。
歡樂,天國的火花!

望春風

望春風

望春風(閩南語:Bāng Chhun-hong,臺羅:Bāng Tshun-hong,閩拼:Bbâng Cūnhōng;通用:Bhâng Cūn-hong)是一首由鄧雨賢作曲、李臨秋作詞的臺灣民謠,首度傳唱於1933年的日治時期臺灣,原唱者為1930年代的古倫美亞唱片當紅歌星純純(本名劉清香)。

從1930年初問世以來,望春風一直是台灣的閩南話流行歌曲、民謠之一。2000年,一項由台灣官方與民間媒體舉辦,超過220,000人參與的《歌謠百年台灣》活動中,該曲獲得最受歡迎老歌的第一名。另外,該曲使用傳統五聲音階結合而成的特殊獨有優美旋律,亦為許多國家普遍認為是極具特色的「臺灣調」。

「望春風」的圖片搜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