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語言’ Category

西方人如何称呼“中国”?—从“Cina”到“China”,从“支那”到“中国

西方人如何称呼“中国”?—从“Cina”到“China”,从“支那”到“中国

 “China” = “吃”和“拿” (“吃”(拼音Chi)和“拿”(拼音na))

语言学家王力认为:“语言事实与文化历史事实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从“Cina”到“China”,从“支那”到“中国”,其名与实,都在发生着革命性的变化。如今,一篇叫做《中国就是“吃”和“拿”》的文章认为,中国英文国名“China”意为“吃”(拼音Chi)和“拿”(拼音na)。这个观点其实来自鲁迅,他认为,“吃”文化在中国具有“国教”的地位。那么,鲁迅所说的是否还有更深的历史渊源呢?答案是:有!

哈哈之後…..

 “中国”,词源

何尊铭文

根据商朝皇族实录显示“中国”是忠爱国家比干取心,中国发音以河洛语发音为中国.目前所知“中国”一词最早出现在公元前11世纪西周早期成王时代的青铜器何尊铭文中,其铭文记载了成王继承武王遗志并营建东都成周的史实,其涉及“中国”部分铭文为“隹武王既克大邑商,则廷告于天曰:余其宅兹中国,自兹乂民。”这篇铭文把“中国”指为以洛阳盆地为中心的中原地区。

在上古文献《尚书·梓材》中(前六世纪汇编),记载道:“皇天既付中国民,越厥疆土,于先王肆。”是指当时周朝统治下的全国而言。诗经民劳:“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此时“中国”的含义仅仅是周朝人对自己居住的地域的称谓,他们认为自己位于大地的中央,而四周的民族则分别被他们称为蛮、夷、戎、狄。到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则自称“中国”,其中“国”就是各诸侯的封地,《孟子》记载了一次齐王的谈话“我欲中国而授孟子室”,此“中国”为都城之意。汉朝时则将其统治的中原地区称为“中国”,如《史记·武帝本纪》中的“天下名山八,而三在蛮夷,五在中国”。

汉朝以来,“中国”一词逐渐演变称为正统的朝代的标志,例如在南北朝时期和宋朝,北朝以据有中原正统而自称“中国”,南朝以传承前朝正统而自称“中国”。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除制定国号为天下之号外,如唐、宋、明等,也把“中国”作为正统朝代的标志称号。

但直到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国父孙中山把中华民国的国号简称为“中国”,在中华民国国内的各民族统称为中华民族,在国际上称“CHINA”,才首次成为近代广泛使用的具有近代国家概念的正式名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也简称“中国”,国字在古代有两种含义,一是指国家,一是指都邑。后来中国作为京师的含义渐渐不用,而作为全国的含义却通行起来。

从“Cina”到“China”,从“支那”到“中国

《罗摩衍那》中的《地志》部分,列举位于印度北方的二十国名,其中标出了“支那”和“外支那”两个名字。遗憾的是,很多人有意地将“外支那”忽略了,大概是无法容忍中国文明起源的多中心说。实际上,“支那”和“外支那”分别指的是“荆楚”与“中原”,而且,“荆楚”文明的起源先于“中原”。因此,西方对于中国的第一印象是“荆楚”文明的“支那”,而不是“中原”文明的“秦”等。

 

   对于“China”这一名称的来源和词义,在学术界一直是众说纷纭、各执其词,目前所见到的几种说法是:“瓷”、“秦”、“茶”、“丝”、“粳”和“苗语”说,有的甚至认为 “China” 来源于蒙古语“狼”(赤那)的音译。

中国的英文名是 China,陶瓷在英文中也是china。有一种说法是,十八世纪以前,中国昌南镇(今景德镇,中文读音与英文读音十分接近)的精美瓷器在欧洲很受欢迎。人们以能获得一件昌南镇瓷器为荣。就这样欧洲人就以“昌南”作为瓷器(china)和生产瓷器的“中国”(China)的代称,久而久之,欧洲人就把昌南的本意忘了,只记得它是“瓷器”,即“中国”。

 “China”最早来源于公元前10世纪(有的学者提出是公元前5世纪和公元前15世纪)的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中出现的“Cina”(即“支那”)。在公元前4世纪的古印度孔雀王朝首相乔胝厘耶的《政事论》中,也曾提到过“Cina”: “产生在支那成捆的丝”;公元前5到4世纪的波斯赞美弗尔瓦丁神的诗中也曾出现过“Cina”;古代希伯来人的圣经《旧约•以赛亚书》中也有关于“Sinoa”的记述:“看哪,这些从远方来,这些从北方、从西方来,这些从希尼国来”(“希尼”在中文《旧约》译本中直译为“秦”)。这进一步说明:西方世界早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就认识到了中国的存在。《旧约》各部分形成的时期先后不同,有的早至公元前12——11世纪,有的为公元前3世纪。

 重庆师范大学黄中模教授对于“Cina”的考证认为,“支那”可能为古苗语。古印度通过南丝绸之路与三苗文化盛行的中国南方关系密切,史诗里的“支那”也是泛指古中国,这也是三苗文化在异域的表现。他表示,现今流传在苗族中“吉那”、“子腊”不仅与“支那”同音,在含意里也有“水田之乡”之意。

 文化人类学家、民俗学家林河先生认为,印度梵语中的Cina,指的就是中国南方的粳稻民族,是“粳”的译音。印度东部的阿萨姆邦等地区,住有中国南方的粳稻民族,种粳稻的民族自称为Cina (粳),因此,阿萨姆邦等地区的粳民也自称为“粳”,印度人就是依照粳民族的语言称他们为Cina(粳)了。

 石宗仁总结了上面的成果,在《荆楚与支那》中指出:长江中游水田稻作文明史和对外交通史,证明长江中游稻作文明,最先代表中国与古印度(天竺)恒河文明发生民间交往,把楚(荆)地水田稻作文明的文化特质“支那”带到古印度,通过古印度的梵文史诗《罗摩衍那》等文献,传播于古罗马、古希腊、古波斯,进而传播于全世界。古罗马的后人意大利人,称中国为“期纳”,是从古印度人那里学来的,属“二传手”;英、法对中国的称谓,则是从罗马那里学来的,属“三传手”,称中国为“且那”。【石宗仁认为“且那”源自“期那”;“期那”源自“支那”;“支那”源自“吉那”(纪南)的结论。】无论罗马人、法国人、英国人,那时都没有能力直接同楚打交道。惟有古印度可以通过陆路,即印缅民间通道,进入缅滇民间通道,再进入滇楚沅水民间通道,到达楚都“纪南”。

中印之间的交通为期最早。其他域外大国关于中国的知识,大体上都是从印度再传的。罗马地理学家拖勒米以希腊的地理知识为基础,写出名著《地理》一书,其中就认为亚洲之极东为赛里亚国和西纳国(旧译为“秦尼”)赛里亚国在北,西纳国在南。这大概也是“支那”一词源于“荆”的有力佐证。

  石宗仁认为,“支那”一词之语音,不仅出自江汉之区的荆楚,而且其内涵与荆楚的物质文化——经济生活形态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支那”所指的区域,是荆楚的中心区域,即以纪南(吉那)为中心的江汉水田平原。而“支那”的人文含义又凸显了水田稻作农业。 

是啊!—-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许多国家以对中国某一事物的具体印象,或以对中国的关系与态度为基础,给中国以各式各样的称谓,虽然不乏褒义的美称,其中也有一孔之见,有历史偏见,甚至有少数国家对中国的歧视和敌意。随着中国的发展和强大,这些称谓现在已大多弃之不用了,但这些称谓中所包含的历史,在中国共和国华诞之际,却是值得我们回忆和记住的。

1、Sinian(震旦):古印度称华夏大地为“震旦”,震旦是古印度语中对中国的称谓。曾经认为这是一种鸦雀,是中国特有的鸟。其实,震旦纪,是5亿7千万年前到18亿年前的地质年代,这段时间在生命演化历程中具有承前启后的意义。在震旦纪的漫漫等待之后,寒武纪的生物大爆发就创造了地球上美丽绚烂的生命世界。

讀後心得:

Sinic  (=Chinese) adj.中国的
詞源
 從中世紀拉丁語紫雲英Sinicus, 從Sina(“中國”),源自後期拉丁語Sinae(“中國”)
1。中國的。
2。受中國文化影響的。

如:    中國,朝鮮,韓國,新加坡,台灣和越南。==> 都屬SINIC文明 (The Sinic civilization of China, the Koreas, Singapore, Taiwan, and Vietnam.)

2、Seres(丝国):也称塞里斯,古希腊和罗马对中国西北地区及其居民的称呼,意思是“丝的”或者“丝来的地方”。长久以来,中国一直是世界上唯一能够织造轻柔美丽丝绸的国家。汉代通过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向世界各国大量输出丝绸。西方史书记载,古罗马共和国末期的凯撒大帝穿着中国丝绸袍子去看戏,引起了剧场的轰动,被认为是空前豪华的衣裳。

3、China:中国的英文名是 China,陶瓷在英文中也是china。有一种说法是,十八世纪以前,中国昌南镇(今景德镇,中文读音与英文读音十分接近)的精美瓷器在欧洲很受欢迎。人们以能获得一件昌南镇瓷器为荣。就这样欧洲人就以“昌南”作为瓷器(china)和生产瓷器的“中国”(China)的代称,久而久之,欧洲人就把昌南的本意忘了,只记得它是“瓷器”,即“中国”。

4、Chink(清国人):源于清朝的“Ching ”,在英文的俚语中也是中国人的意思,但带有贬义的味道。因为,中国在清末时是最受人欺负的国家,而中国人在外国人眼中也成了清国奴。

5、Chinoiserie(中国风):法语中的一个词,指18世纪中期非常流行的一种艺术风格。这种风格就是很多设计师和工匠大量采用中国题材,如中国服饰、龙、宝塔,结合艺术家想象创造出新形象。后来演化的意思较多,有古怪的,吹毛求疵的,繁琐;中国风格,中国工艺品;也有中国的,中国人的意思。

6、Chinees(西内逊):“西内逊”是荷兰语中专指华人的词,也含着对中国的贬义,这是由于那时中国的老弱、保守、落后。现在“西内逊”这个词的意义已仅有两个意思,一是指“到中国餐馆里去吃饭”,二指“中国人”。

7、(掌柜):韩国有种说法,19世纪初华侨到朝鲜之后,当地人曾用“掌柜”一词来代表中国,意思是中国人精于做生意,精于算计,也称中国人是“守财奴”,认为中国人挣钱不花。这个词在韩语中有些贬义,现已几乎不用。

8、Nuoc Tau(船国):越南民间有种说法,将中国说成是“船国”,将在越南居住的华人称为“三船”,大概意思是指中国人是坐船来越南的,而且中国的船舶制造业让越南人羡慕。

9、Blue-Ant(蓝蚂蚁):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广大解放区流行“列宁装”、解放装。文革时期的服装,以军装和蓝、黑、灰、黄的单色调为主流,这种抹杀个性的政治化服装时尚被推向了极至。一时间,中国人的着装被外国人讥称为千篇一律的“蓝蚂蚁”、“灰蚂蚁”。

10、Cathe(契丹):俄语称中国为Cathe或Kitay。有一种说。China一词的来源应该是“契丹”。中国古代在西方不叫China,因为生产丝绸而叫做“塞里丝国”,就是今天Silk一词的词根。到了契丹建立的辽,和西方的贸易繁荣,国体开放,因此产生了重要影响,同时当时北方民族,比如女真、蒙古等都把中原地带叫做“契丹”。随着这些民族和北方或西方的交流融合,“契丹”的名字逐渐表示中国的土地。“中国”在俄语中还有另外一个称呼,直译过来叫做“天下”。如果说前一个称呼只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中性词,那么俄罗斯人今天在使用“天下”一词称呼中国时,包含着的尊重与称赞之情不言而喻。

11、Cina(支那): 这是近现代中国人民最为屈辱最为敏感的一个别称。Cina在日本译为“支那”,从江户时代中期到19世纪中期,日本人用“支那”称中国,这与 “唐国”,“清国”一样,没有特别的政治含义,尚未直接与对中国的歧视联系在一起.。日本社会开始用“支那”蔑称中国始于中日甲午战争中清政府的失败及《马关条约》的签订。当时,日本人先是震惊,继而因胜利而陶醉,上街游行,狂呼“日本胜利!支那败北!” 从此,“支那”一词在日本开始带上了战胜者对失败者的轻蔑的情感和心理,“支那”逐渐由中性词转变为贬义词。当时荷兰字典中,对“支那”的解释是:即愚蠢的中国人,精神有问题的中国人等。

还有一种说法:支那一词出自China,China本身没有褒义贬义,怎么从它演变的“支那”一词反而有了含义呢?这要从日语的古怪规则谈起了。日语,大概是世界上最繁琐的一种语言了,与其他语言作为交流工具的不同,日语还承担有很重要的等级文化载体功能。同样的意思,也有多种表示方法,用以同时表达双方的地位关系。比如“我”这个词吧,“わたくし”,那表示“小子我”,很谦卑的,“わたし”呢?少了一个字母,成了普通的“我”,平等了,“わし” 再少一个字母,那就成“老子我”了。“支那”的意思就是蔑视,含有“支那那块地方”的意思,表示你的地位比我低。而日本人对这种通过称呼取得的地位优势非常看重,也真的就会把你低一等看。对方如果不经意接受了,不管你懂不懂日本文化,日本人就会很自然的认为你自认低人一等,这在中日关系史中经常生出一些是非,引发近现代中华民族的极大义愤。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REF:

  1. 古代西方是如何称呼中国的?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41926175
  2. 从“支那”到“China”——西方人如何称呼“中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d53a00100kkro.html

    3. 中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廣告

China 中文怎麼翻譯?

image

從鳳飛飛的ㄓㄔㄕㄖ談「台灣國語」。

從鳳飛飛的ㄓㄔㄕㄖ談「台灣國語」。

 

 

 

 

 

 

 

 

從鳳飛飛的ㄓㄔㄕㄖ談起

◎ 黃招榮

媒體大幅報導鳳飛飛的歌唱生涯,特別提到她分不清楚ㄓㄔㄕㄖ,當年推行「國語」時代,鳳飛飛因此被認為是負面示範。這是氣候問題,不是台灣人的問題。

在台語裡,只有ㄗㄘㄙ以及不翹舌的ㄖ,台灣羅馬字拼音的寫法(ts、tsh、s、j),台語裡根本沒有中國北京話中的ㄓㄔㄕㄖ等屬於舌根後阻的音。語音中有翹舌音(俗稱捲舌音)的,幾乎都源自天氣很冷的地方,如英國、美國、蘇聯及中國北方。因為天氣冷,為了避免說話時寒風灌進體內造成不適而生病,說話的動作盡可能避免張開大口,只在嘴唇邊完成。中國北方天氣寒冷,翹舌音遂成為中國北京話的一部分。

在台灣的菲傭與來自美國、加拿大的人所講的英語,最大的差異就是有無翹舌音。我去東南亞國家旅遊時,我發現他們的語音特性跟台灣很像,沒有翹舌音,都是屬開口呼的音。台灣因地處熱帶,說話時不需要擔心寒風會灌進體內而生病,所以語系中從來沒有中國北京話語中翹舌音ㄓㄔㄕㄖ,甚至也沒有輕唇音ㄈ。輕唇音的ㄈ在台語中一分為三,變成ㄅㄆㄏ(台灣羅馬字拼音的寫法為p、ph、h)。如:「飯」(png7)、「浮」(phu5)、「風」(hong)。

台灣人用屬於自己的語音,以真實不做作的純真、很自然的唱歌、說話,這本和世界各民族一樣。但這「說話沒有捲舌」,卻被中國國民黨的殖民政權視為沒有水準、做壞示範的「台灣國語」。台灣史學者李筱峰教授批評這是文化歧視、語言歧視。這歧視,讓台灣的各種語言背後所蘊藏的深層文化及國家意識沒有得到完整認同,甚至以鄙視台灣的母語及文化來自我標榜高水準。這是台灣今日國家認同錯亂的原因之一。

鳳飛飛咬字分不清楚北京話的ㄓㄔㄕㄖ,反而真實的表達出與台灣人親近的語音密碼,多少洗刷了台灣國語被醜化成沒水準的刻板印象。

(作者為國小教師,通過教育部台語專業級認證)

[黃春明演講遭蔣為文嗆聲事件]台語並不是中國的地方「方言」,它就是台灣獨特的語言。

台語並不是中國的地方「方言」,它就是台灣獨特的語言。

    

我們必須強調,台語並不是中國的地方「方言」,它就是台灣獨特的語言。早期移民來台的漢人,與原住民、平埔族互動的過程中,早已吸納了若干原來沒有的語言因素。在過去三百餘年,台灣先後受荷蘭、西班牙、日本統治,在語言上受到更多不同因素的影響。可以說,現在的台語,已經跟閩南語的概念不同了。馬政府至今仍以為,台語跟閩南語是同一回事,那只代表他們完全無視於台灣的主體性,台灣之於他們只是模糊的邊陲[1]

 附:黃春明演講遭蔣為文嗆聲事件.[2][3]


[1]維護台語文也是基本人權自由電子報自由評論 2011-05-27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may/27/today-s1.htm

[2] 蔣為文嗆可恥 黃春明激動想打人

【聯合報╱記者修瑞瑩、莊宗勳/台南報導】
2011.05.27 09:39 am
 
作家黃春明前天在台南演講時,遭成大台文系副教授蔣為文舉大字報抗議,批黃不用台語文創作「可恥」,黃火大兩度衝下台理論,還激動得脫掉外衣。
圖/台灣文學館提供、蔣為文提供

作家黃春明前天在台南演講時,遭台下成大副教授蔣為文高舉大字報,罵他不用台語文寫作「可恥」;黃情緒激動兩度衝下台要打蔣,口出五字經、比中指,被工作人員拉開。

七十六歲的黃春明昨天受訪時情緒還無法平靜,指蔣為文「太不尊重人」、「如果不是被拉住,我真的會打他」。成大台灣文學系副教授蔣為文表示,並沒有去鬧場,只是台語文推動不易,聽演講實在「聽不下去」,忍不住才會站起來抗議。

由文建會、趨勢文教基金會、文訊雜誌及聯經出版社等單位舉辦的「百年小說研討會」,前天邀請黃春明演講「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的商榷」,包括凌煙、陳若曦、愛亞、楊照及李喬等多名作家參加,現場兩百多個座位擠得滿滿。

黃春明表示,語文的發展有背景因素,台灣過去使用漢文,日本占領後實施皇民化,有人改念日文,國民政府來了後又全面改國語,解嚴後台獨意識抬頭,台語文又跑出來,但他認為台語文在書寫與教育上有商榷之處,目前並沒有統一的版本,老師教得勉強、學生也學得痛苦。

他講到一半,蔣為文突然舉起事先準備好的大字報,上面寫著「台灣作家不用台灣語文卻用中國語創作可恥」,在現場引起騷動。

黃春明勸蔣「你等我說完,可以表達意見」,蔣仍高舉大字報,黃火大摔麥克風衝下台要與蔣理論,被工作人員拉開。

黃春明轉回台上,脫下上衣僅著白色內衣繼續演講,話題一轉,以「百年孤寂」一書作者馬奎斯也是用殖民者的語文西班牙文寫書,說明台灣人用中文寫作並不可恥。

「美國人獨立後仍使用英文,他們可恥嗎?」黃春明反駁蔣為文,認為語文本來就是「混種的」,台灣目前使用的國語與北京話已很不一樣,像是「凸槌」、「喬不攏」、「凍抹條」等,都已與台語混合。

蔣為文再次舉起海報,批黃春明不是台語文的專家,憑什麼否定台語文。黃春明衝下台,一邊飆五字經,一邊對蔣比出中指,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後來有人在現場鼓譟,「我們是來聽黃春明演講的,請你離開」,蔣才離開現場,演講也草草結束。

【2011/05/26 聯合報】@ http://udn.com/

 

[3] 自由電子報自由廣場 2011-05-28

 北京國罵一樣髒

◎ 綾子

五月二十四日發生在台灣文學館黃春明演講遭成大副教授蔣為文嗆聲事件,當天我也在現場,全程目睹事發經過。

在演說中,黃春明否定台語文的書寫與教育,指台語只是中國的一個地方「方言」,更稱台灣和中國都屬同一國,一邊一國的說法是不對的。這樣的演說內容惹惱了聽眾席中的成大副教授蔣為文,蔣於是高舉大字報作無言的抗議。海報上「可恥」的字眼激怒了黃春明,當場咆哮怒摔麥克風、脫上衣、比中指、爆粗口飆五字經北京國罵,並衝下台欲打蔣為文,工作人員忙上前拉住勸阻,蔣為文亦回嗆他可恥、憑甚麼批評台語文學教育…。當下台前亂成一團,台下聽眾錯愕傻眼。

這次事件中,黃春明比中指飆五字經的失德事件被有意無意的略過不提了。是因為文學大師出口成髒,臭的也變香的?還是北京語的五字經比較高尚?

如果台語的「幹╳╳」粗鄙低俗,侮辱了女性,該被撻伐,那麼北京話的「操╳╳╳B」難道就很文雅,女性朋友都該接受?

去年名嘴鄭弘儀罵了句三字經引起輿論一陣撻伐,鄭趕緊出面道歉。現正致力兒童文學的黃春明是不是也該為自己的五字經道個歉?免得侮辱了女性不說,還教歹囝仔大細。

普通話(國語) , 因不像臺語、閩南語、粵語、客家話保有傳統漢語之入聲, 吟誦唐詩宋詞不合古時唐宋聲律格律, 無法動聽吟誦。

普通話(國語) , 因不像臺語、閩南語、粵語、客家話保有傳統漢語之入聲, 吟誦唐詩宋詞不合古時唐宋聲律格律, 無法動聽吟誦 

何宗陽編作

         

昨日與打乒乓球友人聚餐, 餐後閒聊談及語言. 當我談到臺語比普通話(國語)更接近傳統漢語, 更能動聽吟誦唐詩宋詞時 , 中國山東友人要我拿出証據. 她或許認為臺語那可能比普通話更貼近中國呢 ?現在我就把証據拿出來:

普通話

“普通話”一詞,是朱文熊於1906年首次提出的,後來瞿秋白等也曾提出“普通話”的說法,並與茅盾就普通話的實際所指展開爭論。經“五四”以來的白話文運動、大眾語運動和國語運動,北京語音的地位得到確立並鞏固下來

新中國成立後,1955年舉行的“全國文字改革會議”上,張奚若在大會主題報告中說明:漢民族共同語早已存在,現在定名為普通話,需進一步規範,確定標準。 “這種事實上已經逐漸形成的漢民族共同語是什麼呢?這就是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的普通話。”“為簡便起見,這種民族共同語也可以就叫普通話。”
1956年2月6日,國務院發布的《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中,對普通話的含義作了增補和完善,正式確定普通話“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國務院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1956年2月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1956年2月6日).於2009年6月27日查閱) “普通話”一詞開始以明確的內涵被廣泛應用

據說普通話的興起是近代三、兩百年的事(另種講法是: 元朝已有普通話)…滿人入關,占了漢族地區,滿請皇親國戚、貴族功臣,坐鎮北京城內。統治中國,需學漢語,因漢人生活地區的各種复雜事物,不能以只可交流簡單游牧生活的滿語表達(詞匯不夠),且漢族人多,漢人又多不曉滿語,於是滿人便學說北京的城內話。他們不曉發漢語的入聲,說時又帶滿語口音,由此這沒了入聲、帶滿語口音的北京城內話,先在北京城內的滿人中流行;漢人要求功名,要在滿人統治下生存,又只好學他們那种腔調說話。至使這種話慢慢地擴散開來,成為今日的普通話。總而言之,普通話是帶外族口音、沒有傳統漢語之入聲、由外族創造的漢語。(陳國明穗, 熟讀唐詩三百首 北人依舊不會吟,5//11/2008美西版之「星島日報」) 

 
現今似是整體滿族人都講漢語–普通話了,滿語近乎失傳。人數遠遠少於漢族、文明程度又大大低於漢族的外族人以武力征服漢族,到後來反而會被漢族的文化征服,會被漢化。此是又一例子。東北地區是滿族的發源地、根據地、主要活動地,所以東北地區的人多能說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廣東、福建等地區,因山高皇帝遠,受滿語口音的影響較少,故此這些地方反而能保持住有入聲的漢語…… (陳國明穗, 熟讀唐詩三百首 北人依舊不會吟,5//11/2008美西版之「星島日報」)

國語

在台灣,現代標準漢語的正式稱謂是國語,國民黨戒嚴時期,台灣各族溝通也由日語變化成國語(與日治時期推行日本語言的政策,限制對原本語言的使用,推動所謂「國語家庭」(國語の家)如出一轍),教育部門則多稱中華民國國語文。由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規範與推廣。國立編譯館主編、正中書局出版的部編大專用書《國語》內所解釋,國語分廣義和狹義來說,茲改述如後:「對外國語來說,則國內各民族的一切語言和文字,可統稱為廣義的國語;在本國,對方言來說,則指國家選定以北京地方的現代音系為標準音的標準國語,為狹義的國語,對內用以通行各地,對外作為國家語言的代表。」(國立編譯館 編:部編大專用書《國語》.正中書局)

 

標準漢語的發展演變。(維基百科, 現代標準漢語, 21/Mar/2010) 

上古漢語 周代
前1000年–前200年
爾雅,引申為雅言。
秦漢時代
前200年–200年
雅言,也稱正音、通語
魏晉時代
200年–600年
雅言,也稱正音、通語
中古漢語 隋唐時代
600年–900年
切韻(隋)
唐韻(唐)
兩宋時代
900年–1276年
廣韻(北宋)
平水韻(南宋)
近代漢語    
元代
1276年–1368年
中原音韻(元)
明清時代
1300年–1900年
洪武正韻(明)
京音(清)
註:標準音 切韻、唐韻、廣韻、平水韻、洪武正韻都是兼顧南北的,而中原音韻和京音都是北方話。故灰色表示兼顧南北,紅色表示北方話。

(維基百科, 現代標準漢語, 21/Mar/2010)

 

入聲 

在普通話裡,只有平聲有陰陽分立,沒有入聲,因此除輕聲外共有四個聲調:

  • 陰平(標為「-」,聲調值55)
  • 陽平(標為「ˊ」,聲調值35)
  • 上聲(「上」讀作shǎng,標為「ˇ」,聲調值214)
  • 去聲(標為「ˋ」,,聲調值51)

中古漢語的入聲,在普通話裡被划入各種聲調裡。這點與絕大多數漢語方言不同。(維基百科, 現代標準漢語, 21/Mar/2010)

入聲是漢藏語系的一些語言所具有的一類聲調。一般入聲是短而急促的,但亦都有例外。粵語、壯語、越南語、客家話、閩南語、贛語以及漢藏語系的其他一些語言中,入聲字音節以輔音[p]、[t]、[k]作結,發出明顯的短而急促的子音,使音節聽起來有一種急促閉塞的頓挫感。湘語、吳語、福州話、江淮官話、一部分西南官話地區以及華北官話中黃河以北河南省部分地區現在的晉語也保留入聲,但只帶一個弱喉塞韻尾[ʔ],甚至沒有入聲韻尾只具有特定調值。大部分的漢語官話方言中入聲已經不復存在。但是它是從什麼時候消失的,歷來都有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是從元朝開始消失的,但是也有人認為直到17世紀入聲還沒有消失。(維基百科, 入聲, 21/Mar/2010) 

以現代北方漢語為基礎的的現代標準漢語(即普通話、台灣國語)中不存在入聲。以失去入聲的官話方言為母語的人,包括以基於官話方言的普通話為母語者,不經過訓練不能分辨入聲字。

漢字大概於隋、唐時代傳入日本,當時的漢語具有入聲,因而日語將入聲的痕跡保存至今,但其破音音尾已獨立成另一個音節(通常為ka行、ta行、wa行([p] → [ɸ] → [w] → ø)的音節)。相較之下,韓語、越南語漢字的入聲發音,則較為接近現代南方漢語的發音。

在無入聲調類的北京官話中,中古的入聲字被分派入平聲、上聲、去聲中,此現象稱為"入派三聲"。如何分派有若干規律可循(排除少量例外)。 1.全濁聲母字派入陽平或去聲(如: 薄 奪 續 寂)。 2.次濁聲母字派入去聲(如: 落 弱)。 3.清聲母字可能派入陰平、陽平、上聲、去聲之任一類,無固定規律。(維基百科, 入聲, 21/Mar/2010) 

漢字  推定中古音
IPA表示) 
普通話 江淮官話
洪巢片合肥
閩南語
(文 / 白) 
吳語 粵語 贛語 客語 日語吳音 日語漢音 韓語 越南語
  ɣɑp [xɤʔ] hap8 gheh hap9 hop hap ガフ (gapu→gō) カフ (kapu→kō) 합 hap hợp
  ʑip shí [ʂəʔ] sip8 / zap8 zeh sap9 sep sip ジフ (jipu→jū) シフ (sipu→shū) 십 sip thập
  vɪuət [fəʔ] hut8 / put8 veh fat9 fut fat ブツ (butu→butsu) フツ (putu→futsu) 불 bul phật
  pat [pɐʔ] pat4 / peh4 pah baat8 pat bat ハチ (pati→hachi) ハツ (patu→hatsu) 팔 pal bát
  jɐk [iəʔ] ek8 yeh yik9 ik yik ヤク (yaku) エキ (eki) 역 yeok dịch
  kʰɪɐk [kɐʔ] khek4 / kheh4 khah haak8 khak hak キャク (kyaku) カク (kaku) 객 gaek khách

※註:「易」僅作「變易」之義時讀為入聲 [-k],餘為去聲。(維基百科, 入聲, 21/Mar/2010)

總之, 這個入聲聲調在現代漢語已經不存在,分別併入第一聲、第二聲、第三聲、第四聲之中。入聲字的讀音短促,現在的江蘇、安徽、浙江、福建、江西、廣東、廣西、山西、河南、陝西、甘肅等省的部份地區、四川南部等地的方言還保留入聲字,因此如果無法分辨那一個字是入聲字,可以用台語及客語發音,聲調短促的就是入聲字。四川、貴州、雲南、湖北等省的多數地區,湖南西部、廣西北部地區,把入聲字讀為第二聲(陽平)。

 

結論 

普通話(國語)不像臺語、閩南語、粵語、客家話保有傳統漢語之入聲, 不合古時唐宋聲律格律, 無法動聽吟誦唐詩宋詞  

前人寫道:“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 此見解在北語仍有入聲之當時,本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然而在今日卻未必了。因北語(普通話、國語) 語音發生了變化,漢語中本有的入聲在北語裡消失了(即有些入聲歸了上聲或去聲,有部份則歸入了平聲)。古時各聲的音調現今都有些變化了…於是,以今天的普通話吟誦唐詩宋詞,語音音調不合古時四聲聲律;也不合詩詞格律之格律節奏”( 大家接受我創的這新辭新名稱嗎?)…這就是為甚麼現時以仍有入聲的地方話(例如有九個聲調,其中有三個入聲的粵語廣州話)去吟誦唐詩宋詞,會比以普通話吟誦動聽的原因。(陳國明穗, 熟讀唐詩三百首 北人依舊不會吟,5//11/2008美西版之「星島日報」) 

中古漢語的聲調系統由平、上、去、入四種聲調組成。大致來說每個漢字的聲調都是確定無疑的。(少數漢字一字多調表示不同詞義。)舉例說:“詩 shī、史 shǐ、世 shì、十 shí ”四字分別屬於平上去入。仄聲與平聲的區分很簡單。仄聲是上、去、入,剩下的就是平聲。當然,這樣說的都是中古語音,不是現代普通話的語音。平仄是詩詞韻律的概念。現代漢語某些方言依舊保留入聲。方言入聲的韻尾可能是 p t k ,也可能是喉塞音。廈門話“十” sip (文)或 tsap (白)。普通話沒有入聲。北方人要研究入聲,必須一個個去記住它。也就是說,北方話大都沒有入聲,父母不會教你學會入聲。(慕明  ,漢語聲調平仄與詩詞格律, 2008-08-30, http://ipobar.com/read.php?tid-20862.html)
例子

1.

唐代詩人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鳥飛;萬徑人蹤
孤舟蓑笠翁;
獨釣寒江雪。

2.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的滿江紅用短促的入聲字(-t韻尾)作韻,以抒發其極度憤恨的情感: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靖康恥,猶未
臣子恨,何時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

3.

北宋大文豪蘇軾的《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

(維基百科, 入聲, 21/Mar/2010)

4.一般採用記憶一首典型的詞,然後記住每句格律。注意,最好按南方話記,因爲部份入聲字在普通話歸入平聲,將影響判斷。過去填詞是唱著填的,比較省力,就象現在改流行歌曲的歌詞,但是多數要用江南話,普通話不能唱。 平仄聲調:
字的四種聲調又可分為平聲、仄聲二種,第一聲(陰平)和第二聲(陽平),通稱「平聲」。第三聲(上聲)、第四聲(去聲)和舊讀入聲字,通稱「仄聲」。比如:王之涣(唐朝代)作品《登鹳雀楼》

白日依山盡,
黃河入海流。
欲窮千里目,
更上一層樓。
其格律如下:
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

按照普通話分析,字是平聲,似乎不合格律,但事實上是字在古漢語和江淮、晉語、吳、粵、客贛、閩等漢語方言中是入聲。不過,成渝話中歸入陽平,也不合格律。(慕明  ,漢語聲調平仄與詩詞格律, 2008-08-30, http://ipobar.com/read.php?tid-20862.html)

5.

李商隐《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入聲比較麻煩普通話裡沒有這個聲調,但是南方方言里普遍保留,比如《錦瑟》詩第一句“五十”的“十”,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方言讀一下,南方很多方言都讀作入聲的,讀法接近去聲,但更要短促一些。有一個常識大家要牢牢記住:一個字在古漢語的讀音,和普通話的讀音,並不完全一致。(唐詩宋詞中的平仄押韻(2009-05-28 08:20:3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5761970100d9r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