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美債’ Category

美國主權信用評級從「AAA」下調一級至「AA+」, 是一記警鐘, 影響深遠。

美國主權信用評級從「AAA」下調一級至「AA+」, 是一記警鐘, 影響深遠。

标准普尔公司

標準普爾公司(S&P)[1]在當地時間5日晚突然對外宣布將美國主權信用評級從「AAA」下調一級至「AA+」。標準普爾公司還警告,可能會在未來2年內進一步調低美國的評級。

美國保持了近一個世紀的主權債務最高信用級別首次被改寫,影響深遠。[2]

眾議院民主黨黨鞭霍耶爾(Steny Hoyer)指出,信評調降「不啻是一記警鐘,警醒我們要把政治擺一邊,專心致志於回復美國的財政秩序。」[3]

 

————————————

[1]

标准普尔公司,是一家全球金融市场信息供应商,提供信用评级、指数服务、投资研究、风险评估和数据服务。标准普尔在100多个国家为大约32万亿美元的债务证券提供评级,在世界范围内提供79个主要的指数系列,目前标准普尔在23个国家拥有大约8,500名雇员,公司总部位于美国纽约。

2011-08-06

美國經濟前景疑慮上揚,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宣布將美國主權評等調降至AA+,影響深遠。

標準普爾公司(S&P)在當地時間5日晚突然對外宣布將美國主權信用評級從「AAA」下調一級至「AA+」。標準普爾公司還警告,可能會在未來2年內進一步調低美國的評級。

美國保持了近一個世紀的主權債務最高信用級別首次被改寫,影響深遠。

美國1917年首度獲穆迪(Moody’s)給予AAA評級,5日是史上首次被評級機構調降。標普則是在1941年給予美國AAA評級。

標準普爾此次將美國的最高「AAA」評級下調,對全球經濟前景都將產生微妙影響。標準普爾5日出爐的報告將美國的信用評級展望定為「負面」,是未來有可能繼續降級的警告。

標準普爾在公開的新聞稿中對美國國會通過提高債務上限法案表示認可,但對國會和政府解決金融問題的能力表示「悲觀」,嚴厲批評美國政治系統癱瘓,認為他們無力將法案落實,實現長期的債務穩定。

此事引發國際社會特別是經濟界的高度關注。世界主要三家評級機構中,除了標準普爾,穆迪和惠譽目前還都維持著美國的「AAA」最高信用級別,但穆迪也警告會調降美國信用級別。

美國信用評級下調對美國乃至世界經濟和金融市場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將可能導致美國融資成本上升。評級下調可能導致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美國政府每年將支付更多的利息開支,與此同時,和政府相關的部門機構評級也將被下調。

美國此時遭遇降級,更直接打擊了投資者的信心,令本就十分脆弱的經濟形勢增添了更嚴重的不確定因素。

美國股市剛剛遭遇2008年年底以來最慘痛的一周,三大指數重挫,再逢信用評級遭降,無異於雪上加霜。

外界對美國國債是否會因此次降級而受到衝擊反應不一。有分析指,美國的評級此次雖然被下調一級,但比起日本、歐元區國家等依然可以信賴;但也有人認為,這可能將令中國等國家未來減少購買美國國債。

美國財政部官員在標準普爾公司宣布美國信用評級被降級之前,搶先向外界透露了這一消息,並指摘標準普爾的數據「有重大錯誤」,警告其不要給美國降級。據媒體披露,標準普爾公司5日早些時候已將有關決定通知了美國政府。

中國的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本月初曾宣布將美國的本、外幣國家信用等級從「A+」下調至「A」,展望也為「負面」。

(綜合)

[3] 砍信評 大老:敲響美國警鐘

中央社 更新日期:2011/08/06 18:44

(中央社華盛頓6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國會領袖5日晚對標準普爾公司(S&P)調降美國債信評等一事感到憂心忡忡,表示這對負債逾14兆美元的美國來說,無異「一記警鐘」。

 

參議院佔多數的民主黨領袖瑞德(Harry Reid)說:「標準普爾的動作更加確認,我們需要厲行開源節流的刪減赤字平衡手段,像是不再優惠富人、石油公司和私家噴射機擁有人等。」

 

標準普爾5日破天荒對美國開鍘,將其信評從最優的「AAA」下調1級至「AA+」,指美國政治人物愈來愈無能管控國家龐大的財政赤字和累累負債,也把美國的債信展望調為「負向」,表示縮減美國政府巨大的預算缺口2年內若無法獲得改善,其評等恐會再被調降。

 

眾議院民主黨黨鞭霍耶爾(Steny Hoyer)指出,信評調降「不啻是一記警鐘,警醒我們要把政治擺一邊,專心致志於回復美國的財政秩序。」

 

眾院共和黨籍議長貝納(John Boehner)則稱,標準普爾的決定是「華府幾十年來毫無節制花費的最新後果」。

 

美國各報專欄作家的言論,也把國內政治上傳統的分裂歧異表露無遺。

 

自由派經濟學家克魯曼(Paul Krugman)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專欄寫道:「這可說是右派的瘋狂把美國變成1個根本上不健全的國家。」

 

「沒錯,就是右派的瘋狂作為:如果不是反對加稅的極端共和黨人士,達成確保長期償付能力的協議就不會如此困難重重。」

 

保守的「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表示:「全球金融體系的基石5日遭到動搖。」

 

華爾街日報認為,信評調降會讓交易商及投資人重新思考什麼才是現代金融的基本理論。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專欄作家克雷恩(Ezra Klein)則寫道,如果華府沒有把調高債限和減赤方案綁在一起,「標準普爾就不會那麼感到困擾」。(譯者:中央社陳怡君)1000806

廣告

美債若違約或AAA評等遭降,「借款利率將大增、美元貶值,股市債市大跌,美國的復甦將更加艱難。」

美債若違約或AAA評等遭降,「借款利率將大增、美元貶值,股市債市大跌,美國的復甦將更加艱難。」

美國債務若出現無秩序的違約,將重創全球經濟。

瑞銀(UBS):美國公債是唯一可以容納全球十兆美元外匯存底的市場。

美國現在是全球有史以來最大的債務國。

經濟學家警告:美元美債 不再是避險天堂

坦伯頓資產管理公司新興市場集團執行董事長墨比爾斯表示,美國提高舉債上限談判陷入僵局,在全球金融危機期間被視為避險天堂的美元和美債已經失色。圖為墨比爾斯五月三十日在日本外國記者聯誼會發表演說的情景。(彭博)

〔編譯盧永山/綜合報導〕美國白宮和國會遲遲無法就提高舉債上限達成共識,包括坦伯頓資產管理公司新興市場集團執行董事長墨比爾斯(Mark Mobius)、前英格蘭銀行副總裁基佛(John Gieve)等重量級經濟學家均提出嚴重警告。

墨比爾斯:新興市場較安全

墨比爾斯接受美國CNBC電視台訪問表示,由於美國提高舉債上限陷入僵局,在全球金融危機期間被視為避險天堂的美元和美債,已不再被視為安全資產,新興市場反而更安全。

墨比爾斯指出:「美國和西歐的債務危機讓新興市場處在非常搶眼的位置,因為新興市場的負債佔GDP比低於已開發國家,外匯存底也高於後者。」

墨比爾斯認為,國際資金正轉向新興市場股票,他特別看好商品和黃金。他表示:「我們的投資組合中,商品佔極大比重,我們認為以美元計價的商品價格還會繼續上漲。」

知名投資人羅傑斯(Jim Rogers) 日前也說,美國早已失去AAA評等,只要了解事情進展的人都知道,美國現在是全球有史以來最大的債務國,他正在放空美國三十年期公債,也考慮放空五年期和十年期公債。

與墨比爾斯一樣,羅傑斯也看好商品市場後市,認為無論全球經濟前景好或壞,有信心靠著手中的商品部位繼續賺錢。

基佛表示,美國延後提高舉債上限表決,將面臨一場災難性的風險,可能重蹈雷曼兄弟破產覆轍。

基佛指出,就算美國國會最後同意提高舉債上限,延後表決仍會使美國失去AAA評等。他預期美國白宮和國會會達成協議,避免經濟再度衰退,但警告美國債務若出現無秩序的違約,將重創全球經濟。

紐約大學教授羅比尼認為,美國應會就提高舉債上限達成協議,不會發生債務違約的問題,但更嚴重的問題在於,美國政府透過舉債刺激公共支出所帶動的經濟復甦,將不會持續到今年下半年,而全球經濟的風險點越來越多。

 

滿手美債 中國怕資產縮水

美債前10大外國政府遲有人

〔編譯羅倩宜/綜合外電報導〕美債僵局懸而未決,中國如今進退維谷,深怕持有的美元資產價值縮水。中國官方媒體也重砲批評,指責美國讓全世界陷入危機。

中國人民日報週四指出,美國違約將導致公債價格及美元大跌,各國央行的外匯存底也將大幅縮水。新華社週四也發出強烈措辭,呼籲美國領導人「應對全球性責任抱持自覺」,不能讓世界陷入危機。不過新華社坦承,美國公債依然是最安全,唯一足以吸收中國龐大外匯的投資市場。

一旦美債違約或遭降級,曝險約三兆美元的亞洲各國將首當其衝。其中尤以滿手美國公債的中國最為嚴重。中國外匯存底詳細內容一向是秘密,外界猜測約有七成是美元資產。

根據美國財政部數據,截至五月份,中國持有一.一六兆美元美國公債,居全球之冠,並較四月份增加七十三億美元。第二名是日本,第三名是英國。美債問題鬧了半年,全球持有美債最多的前五國,持債金額不減反增,究其原因,對美國有信心的成分較低,找不到其他替代投資的成分較高。

瑞銀(UBS)指出,美國公債是唯一可以容納全球十兆美元外匯存底的市場。其他國家的公債要不是風險太高,就是發售量不夠,例如金融健全的德國,公債市場僅一兆美元。近年飆漲的國際黃金市場,規模更小,都無法滿足擁有鉅額外匯的國家。

在市場選擇不多的情況下,中國從金融海嘯之後就想分散外匯存底佈局,卻找不到標的,過去一年雖然增持日本及歐洲公債,但金額不明,由於歐日公債流動性遠小於美國,增持的幅度不會太大。

此外,中國、日本等央行若想出售美債,也會自食惡果。只要稍微在市場上表現出這種意願,人民幣或日圓就會貶值,官方被迫進場干預來捍衛出口商利益,等於要將買進的美元再投入美債,擺脫不了所謂的「美元陷阱」。

美債限方案 眾院今晨表決/歐巴馬:我們快沒時間了

美國眾院將債限案延後至週五表決,全球市場騷動不安,道瓊連跌五個交易日,亞股週五翻黑。圖為抗議民眾在國會山莊前背著「兩黨僵局.民眾輸到光屁股」的標語。(法新社)
 

美國舉債上限 共和、民主兩黨各自版本

共和黨版支持票數不夠 表決延後一天

〔編譯羅倩宜、劉千郁/綜合外電報導〕美國債限方案共和黨突然延後表決,美股已連跌五天。華爾街金融業無法再坐視朝野惡鬥,聯名向白宮及國會施壓。美國財政部已在研擬八月二日之後公庫支出的優先順序。

美國眾議院原定美東時間週四表決共和黨版債限案,突然宣告延後,眾院議長貝納(Boehner)爭取不到足夠票數,將表決延後一天,缺少的關鍵五票來自南卡萊納州的激進派茶黨議員,堅持不對刪減支出讓步。眾院將於台灣時間今晨再展開表決,預料將可過關。

歐巴馬讓步 同意兩階段調升舉債上限

美國總統歐巴馬週五發表談話呼籲國會加速通過舉債上限,他說:「解決問題有許多方案,但是我們快沒有時間了。」他同意兩階段調升舉債上限,第一階段的舉債幅度足以支應到二○一二年大選前的支出,第二階段包括稅制改革與醫療保險、社會安全等福利措施的調整。歐巴馬提出警告,一旦美國債信降級,將造成等同對美國民眾增稅的高貸款成本後果。

美國眾議院的意外插曲,導致全球金融市場緊張。美股週四收黑,道瓊工業指數下跌六十二點,報一二二四○點。道瓊及史坦普五百指數一週表現落入全球最差的前五名,跌幅各為三.八%及三.二%。週五亞洲股市多數翻黑,日經指數週四跌破萬點,週五再走低,報九八二三點。眾院傳出延後表決,美元兌日圓立即下挫,貶至四個月新低的七十七.四八日圓,隨後小幅反彈。

野村證券國際指出,本週投資人每天從貨幣市場基金撤出九十億美元,過去兩週撤出高達六二○億美元。顯示銀行業正在加快腳步囤積現金。

白宮為了爭取國會支持,總統歐巴馬日夜與經濟團隊會商,旗下的幕僚長、顧問也輪番上媒體說明立場。同時,民主黨議員仍不忘抨擊共和黨的短期調高債限版本,說「骨折的病人卻用OK繃來貼傷口,民主黨絕不會投贊成票」。

美國財政部也在研擬八月二日大限之後的應變措施。目前不清楚財政部手上還有多少現金,美國兩黨政策中心(BPC)估計收支相抵後,財政部八月份約短少一三四○億美元。在資源有限的狀況下,將先支付公債利息,再應付國庫到期的支票。金額較大的支出包括八月三日二三○億美元的社福支出、八月四日八七○億美元到期債券,以及八月十五日的三百億美元債息。

華爾街銀行無法再坐視朝野惡鬥,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JP Morgan)、美國銀行(BoA)等大型銀行執行長聯名致函白宮及美國國會,表示美債若違約或AAA評等遭降,「借款利率將大增、美元貶值,股市債市大跌,美國的復甦將更加艱難。」

面對共和黨版本要在眾院闖關,民主黨也嚴陣以待,不但挾參院多數優勢威脅要阻擋,歐巴馬也揚言動用總統否決權。共和黨版本是由眾院議長貝納提出的兩階段提高債限,今年先調高九千億美元,並減支九一七○億美元,明年再調高一.六兆美元。

民主黨版本是一次調高債限二.七兆美元,並減支二.二兆美元,原本還打算增稅來充實國庫,隨後參院多數黨領袖雷德(Reid)提出妥協版本,放棄共和黨最在意的增稅措施。

花旗週一分析指出,雖然美國不致違約,但民主、共和兩黨達成長期減赤方案的可能性不高,預料標普很可能將美國主權評等降至AA。雖然評等調降的衝擊比違約小,但仍不容忽視,將造成各類融資成本上揚,資產價格下跌,經濟成長受創,甚至導致美元及美國債券的地位動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