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科學’ Category

美樂透史上最高獨得獎金231億 得主第一件事想…就是坐下來好好放鬆」,還提到她有一些夢想,「現在都可以成真了!」而在醫學中心任職32年之久的她還說,「我已經告訴他們,我不會回去了!」

美樂透史上最高獨得獎金231億 得主第一件事想…就是坐下來好好放鬆」,還提到她有一些夢想,「現在都可以成真了!」而在醫學中心任職32年之久的她還說,「我已經告訴他們,我不會回去了!」2017-08-25 08:17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美國威力球(Powerball)樂透,在當地時間23日開出史上第二高的頭彩獎金,獲獎的是一名居住在麻州的婦人,她在獲獎後表示,「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坐下來好好放鬆」。

綜合外媒報導,53歲的溫恰克(Mavis Wanczyk)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在中獎後現身受訪表示,「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坐下來好好放鬆」,還提到她有一些夢想,「現在都可以成真了!」而在醫學中心任職32年之久的她還說,「我已經告訴他們,我不會回去了!」

此筆威力球頭彩獎金為美國史上第二高的7億5870萬美元(約台幣231億元),第一高為2016年1月開出的16億美元彩金,但該筆頭獎同時有3名得主均分,代表溫恰克是北美有史以來單注獨得頭獎彩金之冠,可以一次領或分29年每年領,扣稅後估計實得4億4300萬美元(約台幣134億8000萬元)。

廣告

澳门赌场庄家作弊骗赌客钱财伎俩大揭秘

[網路轉載]

澳门赌场庄家作弊骗赌客钱财伎俩大揭秘
(广东阳江籍人 罗景晨 撰写)
澳门向有赌城、赌埠之称,与蒙特卡洛、拉斯维加斯并称为世界三大赌城,目前主要有葡京、新葡京、永利、星际、美高梅、皇冠、金沙、威尼斯人等赌场。每年来自世界各地的赌客尤其是近几年大陆赌客大量涌入澳门去博彩,有钱的老板想去赚比做生意来得更快的钱,没钱的穷汉也想去博个运气渴求改变经济困境,愿望美好。但澳门威尼斯人财团、何鸿燊老板、吕志和老板的钱真的那么好拿走的吗?请让我——这个长期在澳门赌场做发牌荷官的工作人员来给你揭穿澳门赌场老板表面上是公平公正和赌客进行博彩,而假象背后实际却是用高科技骗赌客的钱,让赌客血本无归的诈骗内幕。
这里我不必全部列举出澳门赌场庄家出千骗赌客的作弊伎俩,我只说三种赌场庄家诈骗赌客的内幕,抛砖引玉,让大家警醒。澳门赌场,无论是威尼斯人而是新葡京赌场,包括一些私人的小赌场,现在开设较多的赌法是赌三公、赌百家乐、猜骰子等几种,当然还有各种各样的电子老虎机。我暂且只说赌三公和赌百家乐、猜骰子这几种。
赌三公的流程是:赌客们一边坐定,另一边是赌场工作人员(也就是所谓荷官,通常两人或三人,如果三个人,通常其中一人兼顾其他台,流动性的)。赌客把钱放在自己的投注区。投注区,每个赌客一个,是一个用线条标注出的方框形,赌客下注时把筹码放到自己的投注区,如果投注时筹码没有完全放进投注区,筹码放在框外或筹码压住框线,荷官马上会提示赌客把筹码放正,完全放进投注框内,然后她才肯发牌。桌上所有赌客赌注筹码都下好摆好后,接下来就是荷官洗牌,发牌。赌三公用1副牌,荷官把牌放在发牌机器里面,让发牌机洗牌,洗好后发牌机吐牌,每次三张,荷官按顺序从左至右把牌分发到赌客面前,最后三张是赌场老板的牌。发完所有的牌,赌客先看牌,全部铺在桌上,最后庄家亮牌。庄家和赌客的牌比大小,决定输赢。
从表面上看,庄家和赌客都是拿到一手发牌机随机发的牌来比较大小决定输赢,是相当的公平。但实际在这个过程中,赌场庄家用人为手段决定输赢。具体作弊手段是:赌场采用的发牌机表面是普通发牌机,只是能洗牌和随机发牌。其实里面装有能识读磁码扑克的芯片等装置,发牌机内部的转盘在洗牌时可以根据赌桌上各赌客下的筹码的分布情况发出对庄家有利的牌。我们喜欢赌的朋友们非常清楚,在赌三公和赌百家乐中,能否拿到一副好牌,关键就是打色,也是说切牌时从那一张牌发起和从哪一位置发起,决定你所拿到的牌的大小。澳门赌场用的正是这一原理作弊赢赌客的钱,他们用的是能识别磁码扑克的发牌机,扑克是带磁性码的扑克,它们能通过洗牌和切牌发出对庄家有利的牌。澳门赌场的庄家作弊的原理就是如此简单。不是你想不明,而是你没去想。

但有些朋友仍然觉的不太可能,认为澳门赌场上百年的官方容许的合法赌博历史,怎么会搞这样的鬼。下面我给大家再解说下澳门赌场作弊环节中的几个细节,让我们的赌客们对其手法了解个彻底明白:一、赌客在下筹码时,如果筹码没有完全放在赌桌的筹码框线内,发牌的荷官一定会提示:“请你把筹码放在框线内。”直到你完全放好,荷官才会开始发牌。这是因为:赌客用钱换来的筹码是具备磁性识别码的,赌客的筹码放到赌桌上的筹码框线内,赌桌里安装的识别装置才能正确而快速识别出赌桌上所有赌客的下注情况,传入赌场的电脑控制系统,经过赌场计算机专用软件的分析,由赌场电脑控制系统相连的发牌机进行洗牌、切牌、发牌,得到符合赌场庄家利益的发牌结果。二、荷官的工作区用红色线拉起和赌客区阻隔开,赌客不得进入。发牌机靠近荷官摆放在桌上,赌客禁止接触发牌机,更不可能让赌客打开发牌机去研究验证,东看西看。这是赌场庄家防止自己的作弊机密泄露,所以严加防范,不能出意外。三、澳门各个赌场都是用自己的专用牌,如新葡京的牌上面印着“新葡京博彩娱乐”等字样,不同赌场的牌印着各自的图案,它们绝对不用外面生产的普通扑克牌。这是因为:他们的纸牌必须是磁性码扑克,装有识别装置的发牌机才可以有效识别,才能用洗牌切牌的手段让赌客拿到小牌而输钱。用外面的普通扑克他们无法作弊。四、细心的赌客可以发现,每一副牌用的次数并不是很多(赌场有规定要求荷官最多是用多少次就要换牌),明明牌还很新,荷官就开始换新牌。旧的牌全部收回,一张也不落在外面,荷官非常细心收起来,放在一个专门收集旧牌的箱子(这个箱子不是独立的,是和赌桌一体的,箱子自身有能够检查出回收的牌有没有收齐的功能,非常先进)。这是因为:带磁性码的扑克在使用多次后,由于洗牌和赌客的手拿牌致使磁性减弱或变形,机器会识别不到从而无法作弊。五、每一张赌桌的上方视频头密集。这是用来规范荷官的行为,赌场要求荷官严格按照赌场的操作规定去完成每一个动作,绝对禁止任何个人动作,严防泄密意外情况的发生。同时也是防范其他情况的发生。
无论是赌三公而是赌百家乐,澳门赌场的庄家欺骗赌客的手段基本相同。至于赌猜骰子,作弊手段的原理前半部分相同,也是运用赌桌识别筹码的磁码,然后传入计算机系统分析,再经过电脑的控制操作罩子内的骰子的点数,得到让庄家有利的结果。这里大家要注意,罩住那个骰子的罩子是不透明的,就便于在赌客完成下注后,赌桌识别各筹码区下注情况后再进行第二次操作。
我作为在澳门赌场长期做荷官的工作人员,今天揭发出这些内幕,是三种心理,一是我每天看到不少赌客,尤其是我们大陆的赌客兴兴冲冲地到澳门赌钱,其实他(她)们并不富裕,是想过赌博来赢些钱改变穷的现状,结果基本上70%以上(澳门赌场老板是故意运用电脑专用系统通过分析怎样让部分赌客偶尔赢,以制造博彩公平的假象,掩盖他们用作弊手段牟取暴利的行为)的赌客手中的钱财被澳门的赌场老板,威尼斯人骗走,血本无归,有的甚至跳海自杀身亡,惨剧收场!我真的心中难过。二是某些贪官拿到国内劳动人民的血汗钱去豪赌,基本上90%以上的人输得精光,回到国内,为筹赌资更是变本加厉贪污和抽取老百姓的血汗钱去想翻本,却永远是输远远多过赢,人民遭殃啊!也让我于心不忍!三是澳门赌场老板用不公平的手段榨取赌客大量钱财,供他们自己和家人以及管理他们的政府少数官员挥霍极欲,过着奢侈无度生活。你看看赌场老板,老婆一大堆,子女一大群,个个穿金带玉,开豪车住洋房,声色犬马,荒淫无度,穷奢极侈啊!除了他自己挥霍还要供养澳门政府主要官员,另外还要每年上交澳门政府公开的所谓税收一大笔,要养着赌场那么多工作人员。你还在认为他们的赌场真的是靠公平赌博抽一些“水”收来维持运转的吗?醒醒吧,赌客们,他们在诈骗我们的血汗钱啊!让我们联合起来摧毁这些罪恶的赌场,让赌场老板以及他们的子女彻底破产,也过上穷日子吧。
只有这样,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就不远了!中国人民万岁!
2014/6/9于广东阳江

台灣愛心價值的代表性人物 — 莊朱玉女 阿嬤 — 「十元賣夢阿嬤」,她是甘苦人家的守護「神」! 「10元硬幣頭像,改鑄10元便當阿嬤莊朱玉女」.

台灣愛心價值的代表性人物 — 莊朱玉女 阿嬤 — 「十元賣夢阿嬤」,她是甘苦人家的守護「神」! 「10元硬幣頭像,改鑄10元便當阿嬤莊朱玉女」.

相關圖片

相關圖片

中國版

台灣版

莊朱玉女準備飯菜的身影。(網上圖片)

「10元便當阿嬤」的圖片搜尋結果

莊朱玉女(1920年9月4日-2015年2月13日),本名朱玉女,澎湖縣白沙鄉吉貝村人,慈善家,長年在高雄市公園陸橋下賣新臺幣10元價格的愛心自助餐。

已故莊朱玉女阿嬤,生前賣10元自助餐,讓許多窮苦人家獲得飽餐。(澎湖縣政府)

1920年9月4日,朱玉女出生於日治臺灣高雄州澎湖郡白沙庄吉貝,1936年與同庄莊文騰結婚,冠夫姓,共育三子三女。十六歲和丈夫移居高雄。二戰期間,剛開始丈夫被派至南洋當軍伕,她就駕駛牛車為業,還曾帶孩子到臺南灣裡、布袋避難[1]。1945年,夫妻經營台電外線包辦業務,後因丈夫不慎從電線桿上摔下身體欠安[1],改至高雄港從事碼頭裝卸業務。1951年,當時她見碼頭工人錢少事苦,便主動提供丈夫公司的碼頭倉庫給工人住宿,還準備餐點免費供應,後來因花費太大,才改為收新臺幣十元,但無限量吃到飽。原本她在駁二倉庫附近擺攤,後改到鹽埕區公園二路路口底公園陸橋旁,一賣就是半世紀。[2]

雖自助餐價錢十元,但菜色除大碗白飯、魚湯,還有炸魚、爌肉及蔬菜等兩三樣配菜,有些人生活困頓至身無分文,她就免費供應[2]。她每天都推著娃娃車上菜市場,買菜精挑細選,斤斤計較,但是菜販都曉得她做的是賠本生意,因此在價錢跟斤兩上通常共襄盛舉,有時也讓阿婆賒賒欠欠,當作一起做功德[3]。除飯菜外,她也賣菸酒給工人[4]

「10元便當阿嬤」的圖片搜尋結果

因總是賠本賣,莊朱玉女有空就撿回收賣錢補貼、撿木材當柴燒,事必躬親,幾乎全年無休,鄰居常看她累到推車途中都能打瞌睡 [2]。但還是入不敷出,前後賣了七棟房子還債,之後開設船運公司、旅行社的長子莊吉雄決定一肩扛下所有開支[5],並受母親影響與啟示,在澎湖賑米、發放低收入戶慰問金和學生獎學金,租巴士方便離島學生上學[6]。次女莊玉枝曾和媽媽一起賣飯八年多,她猶記得媽媽曾經告訴她:「哎呀,戇囝仔,咱有法度贊助別人,顛倒卡好咧!」[6]

當她善舉傳開,街友及附近窮人都跑來享用愛心自助餐,家屬不捨當時已近八十歲的莊朱玉女還在擺攤,她卻說:「如果我不去賣的話,那些工人怎麼辦?他們要去哪裡吃?」家屬只好妥協,要她從原本供應三餐,改為只做午餐[2]

莊朱玉女曾被許效舜主持的《在台灣的故事》和吳念真主持的《臺灣念真情》等節目分別採訪過[3],當時許效舜採訪時涕淚交零的影片多年來仍被網友四處轉貼[5]。一位賣菜的男性告訴吳念真等人說:「阿婆曾經因為左眼白內障開刀,休息了一陣子,後來才又開始賣自助餐!阿婆休息的那陣子,每到中午,就有一堆人在她的餐廳附近不死心地徘徊張望。」菜販表示阿婆沒賣,也沒聽說有人餓死,就是阿婆自己擔心。[3]

2000年起,莊朱玉女因輕微中風在家中住五年治療中風,雖痊癒,但因年事已大,不得已才停止賣飯[6]。2001年獲當時高雄市長謝長廷頒「城市英雄」[2]。2008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期間,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馬英九曾在2007年到莊朱玉女家作「Long Stay」[2]

身後

相關圖片

2015年2月13日莊朱玉女於高雄市鹽埕區家中過世。在舉辦喪禮時,副總統吳敦義、前副總統連戰和蕭萬長等人都擔任名譽主任委員。十六年前曾採訪過的藝人許效舜也南下到場致意。[2]

葬禮和靈堂由兩家禮儀社聯合處理,來自各界的花籃和花圈擺滿整條街道。禮儀師告知記者說告別式的凌晨即有人前往捻香,有些陌生人在靈堂哭泣猶如痛失親人,從沒見過平民百姓的葬禮有這麼多人前往祭悼。直到出殯,禮儀社統計參加人數超過三千人。[6]

相關圖片

長子向高雄市政府申請成立「莊朱玉女慈善會」,延續母親的為善精神[6]。2017年3月21日,澎湖吉貝「莊朱玉女紀念園區」揭幕,立碑地點為而其子莊吉雄經營的飯店空地[7]

姚文智、宋楚瑜都先後提議將十元硬幣鑄印莊朱玉女[8][9][10]。2017年6月20日「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有網友「歸谷」提案「10元硬幣頭像,改鑄10元便當阿嬤莊朱玉女」,並於隔日21日該檢核通過,7月底正式達標成案[10]

***********************************

【大紀元2017年07月30日訊】民主進步黨籍立法委員高志鵬昨天在臉書表示,網友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將10元硬幣頭像改鑄高雄10元便當阿嬤莊朱玉女,提案連署人數已達5000人,正式達標成案。

高志鵬昨天深夜在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發文表示,一個月前網友「歸谷」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提案,將新台幣10元硬幣蔣介石頭像,換成人稱「甘苦人的守護神」的高雄10元便當阿嬤莊朱玉女,提案連署人數已經突破5000人,正式達標成案。

該提案已進入回應階段,相關機關將於9月29日前回應。高志鵬說,很高興看到年初他提出新台幣改版的想法,得到民眾自發性的響應,未來將持續追蹤行政部門的回應。

他表示,這項提案有個特別的意義,因為重鑄硬幣的想法,已經先後有民進黨籍立委姚文智,及總統府資政宋楚瑜提出,「這是難得跨越藍綠的共識」。

高志鵬強調,無論硬幣或紙鈔改版與否,本來就每年編列預算重鑄、逐年汰換,唯一新增的只有一小筆改版設計費用,「並不會增加財政負擔,也絕非浪費公帑」。

高志鵬說,8月他將啟動新鈔設計活動,期待看到更多民眾加入響應,從設計提升台灣的美學與競爭力,從生活的周遭逐步落實轉型正義。(轉自中央社)

****************************************

台灣阿嬤售10元愛心便當半世紀 數千人聯署要求阿嬤頭像鑄上硬幣

  • 台灣「10元便當阿嬤」莊朱玉女長年在高雄賣10元(新台幣‧下同)便當,讓貧困的人可以飽餐,一賣就是半世紀,更變賣7棟房產來應付開銷,善舉廣傳。

  • 早前,有人發起聯署,希望讓莊朱玉女阿嬤的頭像鑄上10元硬幣,紀念她的義舉。近日聯署人數達標,政府機關需在2個月內回應。

「10元便當阿嬤」善舉廣傳

台灣莊朱玉女阿嬤在1951年開始免費提供餐點給碼頭工人吃,後來因為負擔太大,改收10元的費用,雖然便當便宜,但菜色非常豐富,除了炸魚、爌肉、蔬菜等配菜外,還有魚湯,令窮困的人可以吃到飽,一賣就是半世紀,阿嬤共變賣了7棟房子來應付開銷,善心令人感動。

2000年,莊朱玉女阿嬤因為年事已大,加上曾輕微中風,不得已就停止販售便當,2015年在家中過世,葬禮上許多人前往哀悼,參加人數超過3千人。

台灣「10元便當阿嬤」莊朱玉女長年在高雄賣10元便當,讓貧困的人可以飽餐。(資料圖片)
有網友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發起聯署,將10元硬幣頭像,改鑄10元便當阿嬤莊朱玉女。(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
相關圖片

許多網友加入附議,認為「比起舊時代的統治者,以僅僅10元讓勞工温飽的偉大慈善家,更值得我們紀念」、「10元阿嬤的精神比起老蔣更值得永世傳承」、「無私的善舉令人感動不已,更值得萬世流芳!」;但也有人反對,表示錢幣重鑄需要花費大量資金,「政府可以不要做這無意義的事情嗎?」、「如果印成郵票,會更為妥當」、「阿嬤如果還在,她一定不同意這樣的做法,與其換幣,不如將換幣的成本拿來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台灣人」。

(聯合新聞網/東森新聞)

美国爆发史上最大乐透做假案—- 美國多州樂透安全總監提普頓(Eddie Tipton),利用職務之便植入作弊程式,中大獎後露餡,面臨25年刑期與300萬美金的賠償。

提普顿团队犯下美国史上最大乐透弊案,被判刑10年。

20151219_14505595252359

美国爆发史上最大乐透做假案 内贼盗走800万美元

美国爆发史上最大乐透造假弊案!美联社昨披露,美国「多州乐透协会」安全部门前总监提普顿涉嫌在电脑软体动手脚,事先设定热乐透(Hot Lotto)头彩号码,藉此中奖。他今年9月被判刑10年,但案情愈滚愈大,已知他至少在4州诈取彩金、犯案逾6年,得手800万美元(约2.63亿元台币),一笔1650万美元(约5.43亿元台币)头彩幸未被他领取。由于多州乐透协会的彩号产生器供37州和领地使用,调查范围已扩及全美。

  美国乐透出现弊端,台湾彩券昨表示,台湾包含大乐透、威力彩在内的电脑型彩券,奖号都是由国外专业公司制造的乐透开奖机摇出,开奖机器和方式与美国热乐透不同,且现场有公正人士和观众监督,还有电视、网路直播,根本不可能人为控制号码。

  热乐透由「多州乐透协会」(MUSL)发行,每周三、六开奖,1注1美元(约32.9元台币),头彩奖金100万美元(约3290万元台币)起跳,若没人中奖,累积至下期,中头奖机率为2914万4841分之1。该会旗下有33种乐透,除了以电脑开奖的热乐透,还有以彩球开奖的「百万大乐透」(Mega Millions)及威力球(Powerball)。美国各乐透公司年营收合计高达200亿美元(约6580亿元台币)。

提普顿2010年去买设定中头奖的彩券(右图箭头处),被监视器拍下。翻摄网路

  资安主管植入程式

  调查指出,现年52岁的提普顿(Eddie Tipton)一直在资讯科技产业工作,2003年起转往「多州乐透协会」任职,2013年升任安全部门总监,负责维持电脑程式开出彩号的公正性。他在协会的电脑系统「随机彩号产生器」植入难以侦测的恶意程式,设定开奖号码,并请亲友代买彩券,诈领彩金。

  提普顿会栽跟头,是他在2010 年12月亲自买了一张「热乐透」彩券,「中」了1650万美元(约5.43亿元台币)。美联社报导,提普顿明知协会职员禁买彩券,但他仍亲自到位于爱荷华州的协会附近,买了一张设定会中头奖的彩券,把彩券交给大学同学罗德斯,罗德斯再把彩券交给一名加拿大的境外金融专家,专家又把彩券交给纽约的律师去领奖。

  团队搞鬼长达6年

  如此大费周章,纽约律师又直到2012年领奖期限到期前的几小时,才代表一家刚成立的信託公司去领奖,但他不肯说出彩券购买人是谁,最后放弃领奖。

  调查人员原以为买方只是不想让已离婚的伴侣或债主知情,但后来愈想愈奇怪,怎有人愿放弃钜额奖金?当局公布监视器画面请各界协寻买主。提普顿的同事看到画面后吓了一大跳,发现是提普顿,此事才东窗事发;且调查发现,提普顿造假竟长达逾6年。

  多州捲入全美彻查

  提普顿今年9月9日遭爱荷华州法院判处10年徒刑,因还在上诉,他得以交保。美联社昨再爆提普顿的犯案范围不只爱荷华州,科罗拉多州、威斯康辛州,奥克拉荷马州也证实,他们发出的800万美元乐透奖金,与提普顿集团成员有关。

  针对提普顿有能力植入秘密软体的随机彩号产生器,美方调查人员已要求各州检视这款系统产生的得奖号码,以及得主是否当初是自行选号中奖。

*******************************************************************

美聯社報導,54歲的美國男子艾迪.提普頓承認,利用任職跨州樂透協會的機會,在負責開獎的隨機亂數產生器中,植入自行設計的軟體程式,使他在非閏年中的特定三天--11月23日、12月29日和5月27日,都能正確預測樂透中獎號碼;他於2005至2011年間美國五個州贏得大獎,由弟弟湯米.提普頓和好友羅茲等人出面提領獎金,但此案在多年後仍被查獲。

In addition to that conviction, Eddie’s now facing additional felony criminal charges for allegedly manipulating drawing computers that he was responsible for building and programming.

While the prosecutors were investigating the case, MSLA audited internal systems, but they did not find any suspicious modification.

Law enforcement discovered that Tipton used a malicious dynamic-link library (DLL) that was discovered on one of the computers responsible for generating random numbers used in the mechanism for choosing the winning tickets.

The DDL differs from the legitimate one for a portion of code that was used by Tipton to invoke a different random generator algorithm to generate the winning numbers in a predictable way.

The DLL was developed to generate specific winning numbers on three days of the year, on two particular days of the week, and after a certain time of day.

“Examiners found out-of-place programs known as dynamic link libraries, or DLLs, that had been written onto the Wisconsin computer. The programs were designed to “redirect” a drawing if certain conditions were met, according to the complaint, helping orchestrate the outcome.

The drawing had to happen on three particular days of each year, two certain days of the week and at a certain time of day.” reported an article published on the The Des Moines Register.

“Then another program triggered the winning numbers to be drawn not at random, but using an algorithm Tipton could solve, according to the criminal complaint. The numbers could be predicted by anyone familiar with the random number generators, security procedures and the algorithm, Iowa Divis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special agent Don Smith wrote in an affidavit.”

The six winning tickets linked to Tipton were drawn on November 23 or December 29 between 2005 and 2011 totaling over $16.5 million (€14.6 million).

The investigators were able to produce “the very same ‘winning numbers’ from the program that was supposed to produce random numbers.”

Tipton was able to deploy the malicious DLL into the systems used by the MSLA in other states across the US.

The DLL was discovered in the systems used in Iowa, Texas, Oklahoma, Colorado, and Wisconsin. To make harder the investigation Tipton programmed the DLL to self-delete after a specific period of time.

According to an article published by the Associated Press, here’s how it worked:

A forensic examination found that the generator had code that was installed after the machine had been audited by a security firm that directed the generator not to produce random numbers on three particular days of the year if two other conditions were met. Numbers on those days would be drawn by an algorithm that Tipton could predict, Iowa Divis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agent Don Smith wrote in an affidavit.

All six prizes linked to Tipton were drawn on either Nov. 23 or Dec. 29 between 2005 and 2011.

Investigators were able to recreate the draws and produce “the very same ‘winning numbers’ from the program that was supposed to produce random numbers," Smith wrote.

In case that description isn’t entirely clear, or lacks details some readers want, here’s an explanation from a separate article from The Des Moines Register:

Examiners found out-of-place programs known as dynamic link libraries, or DLLs, that had been written onto the Wisconsin computer. The programs were designed to “redirect” a drawing if certain conditions were met, according to the complaint, helping orchestrate the outcome.

The drawing had to happen on three particular days of each year, two certain days of the week and at a certain time of day.

Then another program triggered the winning numbers to be drawn not at random, but using an algorithm Tipton could solve, according to the criminal complaint. The numbers could be predicted by anyone familiar with the random number generators, security procedures and the algorithm, Iowa Division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 special agent Don Smith wrote in an affidavit.

The newly discovered evidence underscores the difficulty of maintaining trustworthy computer systems that do what they’re intended to do. In this case, it took only one insider to defeat the auditing that the lottery system was required to undergo. It’s not clear if officials have tightened the requirements to make future tampering harder.

提普頓兄弟接受認罪協商,同意向調查人員交待所有案情,並繳回300萬美元(約台幣9158萬元)。此外,主謀的哥哥艾迪在愛荷華州遭求刑25年,協助請領獎金的弟弟湯米在德州遭求刑75天。湯米曾是副警長,2002年還獲選擔任治安官,管轄交通違規、微罪和部分民事訴訟。

被認定作弊的五次開獎分別是2005年11月23日科羅拉多州總獎金450萬美元的樂透大獎、2007年12月29日威斯康辛州的200萬美元樂透、2010年12月29日堪薩斯州兩張各價值2.2萬美元的彩券、2010年12月29日愛荷華州獎金1650萬美元的熱樂透(但因請領獎項的信託基金拒絕透露購買者的身分,愛荷華樂透局拒付獎金),以及2011年11月23日奧克拉荷馬州120萬美元獎金的熱樂透。

************************************************************

美國多州樂透安全總監提普頓(Eddie Tipton),利用職務之便植入作弊程式,中大獎後露餡,面臨25年刑期與300萬美金的賠償。(美聯社)
2017-06-19 17:01自由時報〔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美國多州郡的樂透安全總監提普頓(Eddie Tipton)2015年底被爆出,利用職務之便在程式中植入他所設計的代碼,因此1年的3天裡他可以預測樂透數字,因而在愛荷華州中了1650萬美金(約新台幣5億元)大獎,他在同年9月已遭判刑10年。最近檢方再宣布,提普頓將面臨13.5年監禁,加上過去判決,最高恐面臨25年刑期。
據《NBC》報導,提普頓與弟弟湯米(Tommy Tipton)共謀,並和友人羅德斯(Robert Rhodes)從2005年至2011年,在科羅拉多州,威斯康辛州,愛荷華州,堪薩斯州和奧克拉荷馬州犯案。羅德斯先前已認罪,而提普頓兄弟還需向各州賠償總共300萬美金(約新台幣9000萬元),但弟弟湯米只被求處75天刑期。
羅德斯認罪時,向調查人員透露樂透作弊的狀況,他是在2007年去愛荷華州拜訪提普頓,拿著一張載有一系列數字的索引卡片後,他就到威斯康辛州購買12月29日的樂透,中了78萬8000萬美元(約新台幣2390萬元),並和提普頓分贓。
真正抓到提普頓辮子的是2011年愛荷華州的1650萬美金大獎,當時一家新創立的信託機構,在領獎期限前幾個小時才要求領獎,但不願透露中獎者的身分。愛荷華州拒絕給獎後,開始發動刑事調查,後來才發現該張中獎樂透,竟然是提普頓自己去加油站買的。全案從2015年進入審判,提普頓皆否認有罪,如今才願意認罪並賠償。

 

人工智能機器人要毀滅人類? 能隨時「叛變」?

人工智能機器人要毀滅人類!

專家憂人工智能隨時「叛變」 美研究:機械人短期內不會構成威脅 (03:36)

(明報製圖 / 網上圖片)

圖1之1 – (明報製圖 / 網上圖片)

機械人「叛變」攻擊人類是不少科幻小說的主題,惟隨着AI(人工智能)發展,幻想漸成實質隱憂。科學界對此各執一詞,一方稱機械人構成威脅的說法言之尚早,另一方則擔心,機械人被用於戰爭等道德爭議範疇,恐造成可怕後果。

 

美國史丹福大學去年8月發表《100年AI研究》(AI100)的首份報告,研究交通、醫療保健、教育、就業、治安與公共安全等範疇,AI對美國的影響。報告指出,直至2030年,AI發展雖未臻完善,但亦將成人類生活中的得力助手。帶領研究小組的美國得州大學電腦科學家斯通(Peter Stone)在報告中指出,人們對機械人的能力躍進感憂慮,但現今機械人距離完全自主仍有極大差距,短期內不會對人類構成威脅。

不過,美國機械人工程師兼藝術家雷本(Alexander Reben)去年6月則以名為「第一法則」的機械人,挑戰「機械人不可傷害人類」的經典法則。「第一法則」機械人能夠刺傷放在工作平台上的手指,但程式設計令它不一定每次都刺下去,令放下手指的人類難以預期會否受傷。

雷本向英國廣播公司表示,這種設計突顯AI的風險「可能現已存在」,隨時對人類造成傷害或惹起道德爭議。對於部分科學家主張,替AI設下防止叛變的「安全掣」,雷本反問:「如果機械人變得如此聰明,它為何不可能自行解除安全掣?」

國際間要求採取行動、消除AI威脅的呼聲日盛,例如Google、微軟等科技企業代表聯同多名科學家,去年發動千人聯署,呼籲聯合國行動制止AI被用作致命武器。聯合國已通過今年內正式商討相關議題。人權觀察軍備分部總監古斯(Stephen Goose)強調,必須立即行動,制止AI武器為人類帶來災難。

(BBC / Seeker)

機械人3定律

電影《智能叛變》(I, Robots)原著小說創作者、美籍俄裔科幻小說家艾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1992)曾為其作品的機械人設定行為準則,被稱為「機械人3定律」。

第一法則﹕機械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因袖手旁觀使人類受傷害

第二法則﹕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械人須服從人類命令

第三法則﹕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下,機械人須保護自己

 

AlphaGo 連勝人類:從圍棋複雜程度淺談人工智能重要性

AlphaGo 連勝人類:從圍棋複雜程度淺談人工智能重要性

2017/5/23 — 20:33

AAA
2016 年 1 月 28 號科研期刊《自然》的封面。

2016 年 1 月 28 號科研期刊《自然》的封面。

AlphaGo 改良測試版本已戰勝地球上幾十位最強人類圍棋高手。人類憑科學、邏輯、數學,創造出能夠在現有棋類中最複雜的圍棋戰勝世界冠軍的人工智能。

2017/5/22 — 18:36

人工智能與一般電腦程式不同之處,在於其並非簡單依循人類工程師定下的規則去執行指令。人工智能使用分析大數據的演算法,稱之為機械學習(machine learning)。機械學習是一個統稱,其分成眾多不同演算法,應用於各種不同問題,詳細分別在此不述。無論何種機械學習演算法,其共通點是電腦會從過往經驗中學習,自動分析出最佳執行策略。

以棋類為例,為什麼必須使用機械學習?原因在於其可能步法數量非常多。我們可見的宇宙中,大約有 10^80 個粒子,即 1 後面跟 80 個零。我們可以問,圍棋最多可能有多少個不同棋局?

圍棋的棋盤是個 19 x 19 的正方形,即有 19 x 19 = 361 格。每格可以有三種狀態:黑子、白子、空位。因此,每一步最多可以有 3^361 種擺法,即大約 1.7 x 10^172 種擺法,亦即 17 後面跟 171 個零。這已經比宇宙中的粒子總數 10^80 更多。然而根據圍棋規則,並非每一格都能任意放黑子或白子,因此實際上最多可能擺法應比 1.7 x 10^172 少一些。電腦科學家 John Tromp 與其他人曾計算出實際可能擺法約為 2 x 10^170。

接下來,我們需要知道一局最長能有多少步。這很簡單,因為明顯地一局最長只能把所有可能擺法全部走完,即 1.7 x 10^172 步。Tromp 曾證明要在一局內把 1.7 x 10^172 步全部走一次是不可能的,但真正最長能有多少步仍未有人能計算出來。所以,1.7 x 10^172 步是數學上的絕對最大值。

因此,我們就知道,圍棋最多可能有 361^(2 x 10^170) 個不同棋局,約等於 10^(5.3 x 10^170),即 1 後面跟 5.3 x 10^170 個零。那麼多,究竟是多少個零啊?總之多到我也不想數。好吧,你硬要我數,我就數給你看。5.3 x 10^170 個零,即 53 後跟 169 個零,即

53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個零。

所以,圍棋最多可能有 1 後面跟這麼多個零個不同棋局。不要叫我寫出來,因為宇宙的年齡約為 138 億年,即約 4.35 x 10^17 秒。如果我由宇宙誕生的一刻開始寫,每秒就必需寫 10^152 個零,才能在今天寫完。再者,我肯定不夠墨水寫,因為我每秒必須寫的零的數量比宇宙中的粒子總數 10^80 更多。

當然,這是圍棋不同棋局數量的上限,哪麼下限呢?根據 Tromp 與其他人的計算,下限約為 10^(10^48),即 1 後面跟 10^48 個零,即 1 後面跟 1 後面跟 48 個零個零,即 1 後面跟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個零。

嘩,少了好多個零啊。可是,這仍比 10^80 多非常多。就算我們以人類平均一局圍棋長度約 400 步來算,也大約有 10^800 個不同棋局。如果每個粒子都懂得下圍棋,宇宙中每個粒子都必須記住 10^720 個不同棋局才能把 10^800 個棋局全部記住。

因此,這就說明機械學習的重要性。正如我們會把發明汽車、輪船、火箭、太空船等等視為人類文明進步,我們應把 AlphaGo 看成人類文明另一大進步。人類發展出能夠自動分析數量過於龐大的可能性的電腦,若能應用於正當、適合的問題上,將是人類文明發展的極重要一步。例如自動駕駛。路面的複雜程度不下於圍棋,未來的自動汽車應能準確預測路面情況,把交通意外數量降至接近零。

中國棋王柯潔與Google的人工智慧AlphaGo,在今天進行第二場對弈,最終柯潔敗下陣來.

 

AlphaGo再勝柯潔 中媒封鎖谷歌字眼

2017-05-26〔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由谷歌(Google)團隊研發的AI系統「AlphaGo」昨二度對戰世界排名首位的中國棋王柯潔,輕鬆取勝。柯潔賽後指出,AlphaGo完全改變他對人生的看法,也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坦承實力比不上AlphaGo。週六雙方將三度對決;不過中國政府封鎖谷歌,這場在中國舉行的世紀對決卻在中國境內被禁止直播,中國媒體報導時也絕不能出現「谷歌」這個名詞。

  • ▲人機大戰第二回,柯潔抱頭沉思,最後還是輸給人工智慧系統AlphaGo。(法新社)▲人機大戰第二回,柯潔抱頭沉思,最後還是輸給人工智慧系統AlphaGo。(法新社)

應是谷歌和中國關係緊張

雙方廿三日首戰,AlphaGo以一目半獲勝,昨日AlphaGo持黑子先行,三個多小時賽程裡,持續壓制柯潔;雖然柯潔中途試圖反撲,一度將AlphaGo困入泥潭,但招數很快被AlphaGo識破,加上失誤,最後於第一三六手時投子認輸,三輪戰中吞下連二敗局;賽後柯潔並未馬上離席,繼續思考對手布局,也有不少中國棋士上前加入討論。

人在現場的「紅面棋王」周俊勳指出,柯潔在第一輪比賽中選擇與AlphaGo比棋力,昨日的第二輪採取高風險報酬的賭徒式暴力下法,原本期待亂中取勝扳回一城,但仍然不敵進階後的AlphaGo;有「棋聖」之稱的中國棋手聶衛平開玩笑說,柯潔要贏,恐怕只能找出AlphaGo程式的「bug(錯誤、漏洞)」,或是找人拔掉電源。

聶衛平︰或許拔掉電源才能贏

中國民眾無緣觀賞柯潔與AlphaGo的世紀之戰直播。據了解,原本中國所有主流媒體早就準備好明星陣容直播這場人類與AI的世紀對決,北京當局卻在賽前緊急喊停,並規範中國媒體在報導中只能提及「AlphaGo」,不能提到研發團隊谷歌。

不論是新華社或其他新聞網,谷歌都在報導字句中「人間蒸發」,不少中國網友認為可能與谷歌和中國政府關係緊張有關,谷歌提供的多項網路服務仍遭中國禁止。

曾擔任中國《南方週刊》新聞主任、目前流亡至德國的作家長平指出,中國當局不僅不願意宣傳谷歌的AI技術,最重要的是,「不希望人們由此聯想到網路資訊自由與人類進步的關係」。

再度敗給AlphaGo 柯潔:一度以為離勝利很近

2017-05-25  18:19〔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中國棋王柯潔與Google的人工智慧AlphaGo,在今天進行第二場對弈,最終柯潔敗下陣來,賽後柯潔接受媒體訪問,被問到比賽中為何摸著自己胸口?柯潔表示,之前AlphaGo一直都很穩健,但今天發現AlphaGo有個劫一直撐著不補,讓他當時以為自己離勝利很近了,可能是太緊張,導致他後來下了個不好的棋,所以才會摸胸讓心臟跳慢一點,「可能這也是人類最大的一個弱點」。

  • 柯潔在今日與AlphaGo的比賽中敗下陣來。(路透)柯潔在今日與AlphaGo的比賽中敗下陣來。(路透)

《澎湃新聞》報導,柯潔自評今天下的挺好,前半盤很精彩,但後面鬆懈了,「我不喜歡安樂死,今天比賽還是下得挺熱血沸騰的」。

柯潔說,幫AlphaGo擺棋的黃博士(黃士傑)很了不起,坐在他前面就像個機器人一樣,若是中國棋手「古力」來擺棋,可能會有驚訝的動作或表情,但黃博士不會對AlphaGo下的棋感到意外,認為和黃博士對戰,更有種和AI對弈的感覺。

柯潔表示,AlphaGo出現後,讓他對人生的看法有巨大的改變,認為「未來」這件事,可能是他這種凡夫俗子無法預測的,而AlphaGo讓他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坦承實力不如AlphaGo。

柯潔也說,沒想到跟AlphaGo下棋也能如此熱血沸騰,下出了和人類對戰的感覺,希望下一場能下得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