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科學’ Category

人工智能機器人要毀滅人類? 能隨時「叛變」?

人工智能機器人要毀滅人類!

專家憂人工智能隨時「叛變」 美研究:機械人短期內不會構成威脅 (03:36)

(明報製圖 / 網上圖片)

圖1之1 – (明報製圖 / 網上圖片)

機械人「叛變」攻擊人類是不少科幻小說的主題,惟隨着AI(人工智能)發展,幻想漸成實質隱憂。科學界對此各執一詞,一方稱機械人構成威脅的說法言之尚早,另一方則擔心,機械人被用於戰爭等道德爭議範疇,恐造成可怕後果。

 

美國史丹福大學去年8月發表《100年AI研究》(AI100)的首份報告,研究交通、醫療保健、教育、就業、治安與公共安全等範疇,AI對美國的影響。報告指出,直至2030年,AI發展雖未臻完善,但亦將成人類生活中的得力助手。帶領研究小組的美國得州大學電腦科學家斯通(Peter Stone)在報告中指出,人們對機械人的能力躍進感憂慮,但現今機械人距離完全自主仍有極大差距,短期內不會對人類構成威脅。

不過,美國機械人工程師兼藝術家雷本(Alexander Reben)去年6月則以名為「第一法則」的機械人,挑戰「機械人不可傷害人類」的經典法則。「第一法則」機械人能夠刺傷放在工作平台上的手指,但程式設計令它不一定每次都刺下去,令放下手指的人類難以預期會否受傷。

雷本向英國廣播公司表示,這種設計突顯AI的風險「可能現已存在」,隨時對人類造成傷害或惹起道德爭議。對於部分科學家主張,替AI設下防止叛變的「安全掣」,雷本反問:「如果機械人變得如此聰明,它為何不可能自行解除安全掣?」

國際間要求採取行動、消除AI威脅的呼聲日盛,例如Google、微軟等科技企業代表聯同多名科學家,去年發動千人聯署,呼籲聯合國行動制止AI被用作致命武器。聯合國已通過今年內正式商討相關議題。人權觀察軍備分部總監古斯(Stephen Goose)強調,必須立即行動,制止AI武器為人類帶來災難。

(BBC / Seeker)

機械人3定律

電影《智能叛變》(I, Robots)原著小說創作者、美籍俄裔科幻小說家艾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1992)曾為其作品的機械人設定行為準則,被稱為「機械人3定律」。

第一法則﹕機械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因袖手旁觀使人類受傷害

第二法則﹕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械人須服從人類命令

第三法則﹕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下,機械人須保護自己

 

AlphaGo 連勝人類:從圍棋複雜程度淺談人工智能重要性

AlphaGo 連勝人類:從圍棋複雜程度淺談人工智能重要性

2017/5/23 — 20:33

AAA
2016 年 1 月 28 號科研期刊《自然》的封面。

2016 年 1 月 28 號科研期刊《自然》的封面。

AlphaGo 改良測試版本已戰勝地球上幾十位最強人類圍棋高手。人類憑科學、邏輯、數學,創造出能夠在現有棋類中最複雜的圍棋戰勝世界冠軍的人工智能。

2017/5/22 — 18:36

人工智能與一般電腦程式不同之處,在於其並非簡單依循人類工程師定下的規則去執行指令。人工智能使用分析大數據的演算法,稱之為機械學習(machine learning)。機械學習是一個統稱,其分成眾多不同演算法,應用於各種不同問題,詳細分別在此不述。無論何種機械學習演算法,其共通點是電腦會從過往經驗中學習,自動分析出最佳執行策略。

以棋類為例,為什麼必須使用機械學習?原因在於其可能步法數量非常多。我們可見的宇宙中,大約有 10^80 個粒子,即 1 後面跟 80 個零。我們可以問,圍棋最多可能有多少個不同棋局?

圍棋的棋盤是個 19 x 19 的正方形,即有 19 x 19 = 361 格。每格可以有三種狀態:黑子、白子、空位。因此,每一步最多可以有 3^361 種擺法,即大約 1.7 x 10^172 種擺法,亦即 17 後面跟 171 個零。這已經比宇宙中的粒子總數 10^80 更多。然而根據圍棋規則,並非每一格都能任意放黑子或白子,因此實際上最多可能擺法應比 1.7 x 10^172 少一些。電腦科學家 John Tromp 與其他人曾計算出實際可能擺法約為 2 x 10^170。

接下來,我們需要知道一局最長能有多少步。這很簡單,因為明顯地一局最長只能把所有可能擺法全部走完,即 1.7 x 10^172 步。Tromp 曾證明要在一局內把 1.7 x 10^172 步全部走一次是不可能的,但真正最長能有多少步仍未有人能計算出來。所以,1.7 x 10^172 步是數學上的絕對最大值。

因此,我們就知道,圍棋最多可能有 361^(2 x 10^170) 個不同棋局,約等於 10^(5.3 x 10^170),即 1 後面跟 5.3 x 10^170 個零。那麼多,究竟是多少個零啊?總之多到我也不想數。好吧,你硬要我數,我就數給你看。5.3 x 10^170 個零,即 53 後跟 169 個零,即

53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個零。

所以,圍棋最多可能有 1 後面跟這麼多個零個不同棋局。不要叫我寫出來,因為宇宙的年齡約為 138 億年,即約 4.35 x 10^17 秒。如果我由宇宙誕生的一刻開始寫,每秒就必需寫 10^152 個零,才能在今天寫完。再者,我肯定不夠墨水寫,因為我每秒必須寫的零的數量比宇宙中的粒子總數 10^80 更多。

當然,這是圍棋不同棋局數量的上限,哪麼下限呢?根據 Tromp 與其他人的計算,下限約為 10^(10^48),即 1 後面跟 10^48 個零,即 1 後面跟 1 後面跟 48 個零個零,即 1 後面跟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個零。

嘩,少了好多個零啊。可是,這仍比 10^80 多非常多。就算我們以人類平均一局圍棋長度約 400 步來算,也大約有 10^800 個不同棋局。如果每個粒子都懂得下圍棋,宇宙中每個粒子都必須記住 10^720 個不同棋局才能把 10^800 個棋局全部記住。

因此,這就說明機械學習的重要性。正如我們會把發明汽車、輪船、火箭、太空船等等視為人類文明進步,我們應把 AlphaGo 看成人類文明另一大進步。人類發展出能夠自動分析數量過於龐大的可能性的電腦,若能應用於正當、適合的問題上,將是人類文明發展的極重要一步。例如自動駕駛。路面的複雜程度不下於圍棋,未來的自動汽車應能準確預測路面情況,把交通意外數量降至接近零。

中國棋王柯潔與Google的人工智慧AlphaGo,在今天進行第二場對弈,最終柯潔敗下陣來.

 

AlphaGo再勝柯潔 中媒封鎖谷歌字眼

2017-05-26〔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由谷歌(Google)團隊研發的AI系統「AlphaGo」昨二度對戰世界排名首位的中國棋王柯潔,輕鬆取勝。柯潔賽後指出,AlphaGo完全改變他對人生的看法,也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坦承實力比不上AlphaGo。週六雙方將三度對決;不過中國政府封鎖谷歌,這場在中國舉行的世紀對決卻在中國境內被禁止直播,中國媒體報導時也絕不能出現「谷歌」這個名詞。

  • ▲人機大戰第二回,柯潔抱頭沉思,最後還是輸給人工智慧系統AlphaGo。(法新社)▲人機大戰第二回,柯潔抱頭沉思,最後還是輸給人工智慧系統AlphaGo。(法新社)

應是谷歌和中國關係緊張

雙方廿三日首戰,AlphaGo以一目半獲勝,昨日AlphaGo持黑子先行,三個多小時賽程裡,持續壓制柯潔;雖然柯潔中途試圖反撲,一度將AlphaGo困入泥潭,但招數很快被AlphaGo識破,加上失誤,最後於第一三六手時投子認輸,三輪戰中吞下連二敗局;賽後柯潔並未馬上離席,繼續思考對手布局,也有不少中國棋士上前加入討論。

人在現場的「紅面棋王」周俊勳指出,柯潔在第一輪比賽中選擇與AlphaGo比棋力,昨日的第二輪採取高風險報酬的賭徒式暴力下法,原本期待亂中取勝扳回一城,但仍然不敵進階後的AlphaGo;有「棋聖」之稱的中國棋手聶衛平開玩笑說,柯潔要贏,恐怕只能找出AlphaGo程式的「bug(錯誤、漏洞)」,或是找人拔掉電源。

聶衛平︰或許拔掉電源才能贏

中國民眾無緣觀賞柯潔與AlphaGo的世紀之戰直播。據了解,原本中國所有主流媒體早就準備好明星陣容直播這場人類與AI的世紀對決,北京當局卻在賽前緊急喊停,並規範中國媒體在報導中只能提及「AlphaGo」,不能提到研發團隊谷歌。

不論是新華社或其他新聞網,谷歌都在報導字句中「人間蒸發」,不少中國網友認為可能與谷歌和中國政府關係緊張有關,谷歌提供的多項網路服務仍遭中國禁止。

曾擔任中國《南方週刊》新聞主任、目前流亡至德國的作家長平指出,中國當局不僅不願意宣傳谷歌的AI技術,最重要的是,「不希望人們由此聯想到網路資訊自由與人類進步的關係」。

再度敗給AlphaGo 柯潔:一度以為離勝利很近

2017-05-25  18:19〔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中國棋王柯潔與Google的人工智慧AlphaGo,在今天進行第二場對弈,最終柯潔敗下陣來,賽後柯潔接受媒體訪問,被問到比賽中為何摸著自己胸口?柯潔表示,之前AlphaGo一直都很穩健,但今天發現AlphaGo有個劫一直撐著不補,讓他當時以為自己離勝利很近了,可能是太緊張,導致他後來下了個不好的棋,所以才會摸胸讓心臟跳慢一點,「可能這也是人類最大的一個弱點」。

  • 柯潔在今日與AlphaGo的比賽中敗下陣來。(路透)柯潔在今日與AlphaGo的比賽中敗下陣來。(路透)

《澎湃新聞》報導,柯潔自評今天下的挺好,前半盤很精彩,但後面鬆懈了,「我不喜歡安樂死,今天比賽還是下得挺熱血沸騰的」。

柯潔說,幫AlphaGo擺棋的黃博士(黃士傑)很了不起,坐在他前面就像個機器人一樣,若是中國棋手「古力」來擺棋,可能會有驚訝的動作或表情,但黃博士不會對AlphaGo下的棋感到意外,認為和黃博士對戰,更有種和AI對弈的感覺。

柯潔表示,AlphaGo出現後,讓他對人生的看法有巨大的改變,認為「未來」這件事,可能是他這種凡夫俗子無法預測的,而AlphaGo讓他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坦承實力不如AlphaGo。

柯潔也說,沒想到跟AlphaGo下棋也能如此熱血沸騰,下出了和人類對戰的感覺,希望下一場能下得更精彩。

计算机科学之父—艾伦·图灵(Alan Turing)

图灵事迹曾被数次改编成电影,包括2014年的《模仿游戏》。

AlanTuring-Bletchley

艾伦·麦席森·图灵OBEFRS英语Alan Mathison Turing,又译阿兰·图灵Turing也常翻译成涂林或者杜林,1912年6月23日-1954年6月7日),是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他被视为计算机科学之父。

1931年图灵进入剑桥大学国王学院,毕业后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二战爆发后回到剑桥,后曾协助军方破解德国的著名密码系统Enigma,对盟军获取了二战的胜利有一定的帮助。

图灵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有诸多贡献,例如图灵曾写过一篇名为《机器会思考吗?》(Can Machines Think?)的论文,其中提出了一种用于判定机器是否具有智能试验方法,即图灵测试。至今,每年都有试验的比赛。此外,图灵提出的著名的图灵机模型为现代计算机逻辑工作方式奠定了基础。

Turing_Plaque图灵是著名的男同性恋者,并因为其性倾向而遭到当时的英国政府迫害,职业生涯尽毁。他亦患有花粉过敏症

图灵还是一位世界级的长跑运动员。他的马拉松最好成绩是2小时46分3秒,比1948年奥林匹克运动会金牌成绩慢11分钟。1948年的一次跨国赛跑比赛中,他跑赢了同年奥运会银牌得主汤姆·理查兹(Tom Richards)。

。。。

因为图灵的同性恋倾向而遭到的迫害使得他的职业生涯尽毁。1952年,他的同性伴侣协同一名同谋一起闯进图灵的房子盗窃,图灵为此而报警。但是英国警方的调查结果使得他被控以“明显的猥亵和性颠倒行为”罪(请参看鸡奸法)。他没有申辩,并被定罪。在著名的公审后,他被给予了两个选择:坐牢或女性荷尔蒙雌激素)注射“疗法”(即化学阉割)。他最后选择了雌激素注射[7],并持续一年。在这段时间里,药物产生了包括乳房不断发育的副作用,也使原本热爱体育运动的图灵在身心上受到极大伤害。1954年,图灵因食用浸过氰化物溶液的苹果死亡。很多人相信他的死是有意的,并判决他的死是自杀。但是他的母亲极力争辩他的死是意外,因为他不小心在实验室里堆放了很多化学物品。

alan turing5苹果公司的商标有时会被误认为是源于图灵自杀时咬下的半个苹果[8],但该图案的设计师[9]和苹果公司都否认了这一说法[10]。而公司创办人史蒂夫·乔布斯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电视节目《QI》的主持人史蒂芬·弗莱问到此事时说:“这(LOGO向图灵致敬)不是真的,但是,上帝啊,我们希望它是真的。”(“It isn’t true, but God, we wish it were."

。。。

在2009年9月10日,一份超过 3万人的请愿签名,使英国首相戈登·布朗在《每日电讯报》撰文,因为英国政府当年以同性恋相关罪名起诉图灵并定罪,导致他自杀身亡,正式向艾伦·图灵公开道歉。[12][13][14]

至2012年,有 21,000多人签名请愿,要求英国政府追授图灵死后赦免状,但被当局拒绝。英国上议院麦克纳利勋爵英语Lord McNally解释说,死后赦免状是不合适的,因为图灵是根据当时的法律被定罪。[15]

2013年12月24日,英国司法大臣宣布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赦免1952年因同性恋行为被定罪的艾伦·图灵,不过有抗议者指出应将此赦免令范围扩大到所有和图灵同时代且受到同样待遇的同性恋者。[16][17]

2015年2月23日,图灵的家人向英国首相府邸发出了一份超过 50万人签名的请愿书,要求英国政府赦免 49,000个和图灵一样因同性恋而获罪的人。

  1. ^ A suburban runner,The Alan Turing Internet Scrapbook
  2. ^ Hodges 1992,第34页
  3. ^ Bletchley Park Unveils Statue Commemorating Alan Turing. [2007-06-30]. 
  4. ^ “Control Mechanism For Biological Pattern Formation Decoded" ScienceDaily, 30 November 2006
  5. ^ Turing’s Last, Lost work,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6. ^ Turing at 100: Legacy of a universal mind. Nature. 2012-02-22 [2012-06-23]. 
  7. ^ 电脑科学之父 惨遭去势. 中国时报 (国立台中教育大学). 2009-09-14 [2012-06-23]. 
  8. ^ Logos that became legends: Icons from the world of advertising. The Independent (London: http://www.independent.co.uk). 4 January 2008 [14 September 2009]. 
  9. ^ Interview with Rob Janoff, designer of the Apple logo. creativebits. [14 September 2009]. 
  10. ^ Leavitt 2007,第280页
  11. ^ “Science & Environment – Alan Turing: Separating the man and the myth". BBC. 2012-06-21 [2012-06-23]. 
  12. ^ Gordon Brown. Treatment of Alan Turing was “appalling” – PM. number10. 2009-09-10 (英文). 
  13. ^ matrix. 英国首相布朗正式向艾伦图灵道歉. Solidot. 2009-09-10 (中文(简体)‎). 
  14. ^ 不堪同性恋罪名数学家服毒自杀英相道歉还杜林清白. 中国时报 (财团法人台湾红丝带基金会). 2009-09-14 [2012-06-23]. 
  15. ^ Widespread Celebrations But No Pardon For Turing. I Programmer. 2012-02-06 [2012-06-23]. 
  16. ^ 因同性恋获罪 英国特赦刷污名,中央社,2013年12月24日
  17. ^ Jethro Mullen,"Alan Turing, British code-breaker castrated for homosexuality, receives pardon"[1],CNN.com,December 24, 2013 — Updated 1205 GMT (2005 HKT).

自由電子報 – 中11億樂透 加拿大男全捐出

紀念癌逝妻子 協助癌症研究

〔本報駐加特派記者張伶銖/溫哥華16日報導〕加拿大卡加利一名男子今年5月中了4000萬元加幣(約台幣11.2億元)的樂透大獎,他一直等到16日才現身兌獎,而且還決定把獎金全部捐給癌症研究相關機構,以紀念罹癌過世的妻子。

中大獎的克里斯特是樂透彩券LOTTO Max的訂戶,繳夠一年期的錢即自動參加,他已經參加了5年,只中過10或20加幣的小獎,今年5月他在美國加州的棕櫚泉度假時,接到樂透公司打來的電話,告知他中大獎的消息,才掛完電話,他心中已做好如何運用獎金的決定。

克里斯特決定將獎金全數捐出,背後有個感人故事。他告訴加拿大廣播公司的記者,與他結褵33年的妻子在2年前過世,那時妻子才57歲,在經過6年的抗癌歷程後,還是不敵病魔,讓他非常不捨。因此,當他知道中獎後,心裡唯一的念頭就是捐錢協助癌症研究,幫助像妻子一樣因癌症受苦的病人。

克里斯特說,他已經很幸運,過去44年自己開公司,累積的財富已夠自己養老,也夠照顧子女,他並不需要這些錢。克里斯特曾是卡加電器批發商EECOL Electric公司的行政總裁,但他已在今年9月退休,退休之前,他已把公司轉售。

從5月中獎至今,克里斯特一直隱藏自己中獎的秘密,連子女也不說。他說,那時一心只想如何在不被傳媒發現的情況下,把獎金轉到家庭信託帳號,後來知道,中大獎的人士有義務參加公開的儀式領獎,他只好讓此秘密公開,子女也是在16日知道,但子女均非常支持他捐出獎金的計畫。

克里斯特想先將獎金存入家庭信託,再捐款給加拿大癌症協會及曾治療妻子的卡加利湯姆貝克癌症中心等與癌症研究有關的機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dec/18/today-int9.htm?Slots=All

尼安德塔人是否能與智人混血?

尼安德塔人是否能與智人混血是一個研究議題,2010年以前的研究大多以為不可能混血;但當時也有少數證據顯示有可能,因此尼安德塔人可能因為在遺傳上居於劣勢,所以都被現代人同化,而不是單純地完全滅絕,例如在葡萄牙發現的一具4歲小童的屍骨,其中的解剖顯示了很多尼安德塔人的特徵,如提到的肱尺橈骨的比例和下頜骨的形狀。 但是他配有裝飾品,下巴的強健構造,而且他生活在尼安德塔人滅絕的3千年後,刷新了滅絕的時間記錄。 直到2010年發表的一個研究報告指出[12],在對比尼安德塔人和五個分別來自中國、法國、巴布亞紐幾內亞、西非洲及南非洲的現代人基因樣本後,發現非洲以外的大多數現代人(包括歐洲、亞洲、美洲及大洋洲人)的基因有至少1至4%源自尼安德塔人,而這是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現代人所沒有的。[13]由於東亞人及東南亞人,包括巴布亞民族、美洲原住民都攜帶此基因,但除歐洲及中東以外的地區都未再發現尼安德塔人的遺迹,因此報告作者推斷,這是因為智人走出非洲時在中東一帶與尼安德塔人相遇,並發生小規模融合混血,然後才遷移到世界各地,所以非洲以外的現代人都攜有這部份基因。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0%BC%E5%AE%89%E5%BE%B7%E7%89%B9%E4%BA%BA

科學人雜誌 – 我們都有尼安德塔人的血統

根據德國萊比錫馬克士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帕波(Svante Paabo)的說法,今日居住在非洲以外的人,體內有4%的DNA來自尼安德塔人,是尼安德塔人與早期智人混血繁衍的後代。帕波的團隊從克羅埃西亞文狄甲洞穴出土的三根3萬8000年前的尼安德塔人骨頭化石取得DNA,建立了第一個尼安德塔人基因組草圖,大約是尼安德塔人完整基因組序列的60%。

帕波和同事將他們的發現發表在5月7日的《科學》上。其中,現代智人基因組中含有尼安德塔人的DNA,讓研究人員大吃一驚,帕波在5月5日接受連線訪問時表示:「起先我以為這只是統計上的偶然。」這項發現和他過去的研究結論剛好相反:帕波和同事在1997年率先完成了尼安德塔人粒線體DNA的定序(粒線體是細胞中負責生產能量的胞器,擁有不同於細胞核DNA的獨立DNA),當時的分析顯示,尼安德塔人對現代智人的粒線體DNA並無貢獻。不過,粒線體DNA只佔一個人基因組成的極小部份,因此不能排除從細胞核DNA得出不同結果的可能性。儘管如此,其他遺傳分析研究都讓科學家認為,源自非洲的智人在散佈到其他地區時,並未與其他古人類雜交,而是直接取代了他們,這就是「出非洲替代說」。

但顯然他們混血過。當帕波團隊檢查現今人類基因組變異模式時,他們發現有12個基因組區域的變異只發生在非洲地區以外的族裔,而不見於非洲族裔,這些變異可能源自生活在歐亞大陸的尼安德塔人。研究人員比較這些區域與剛完成定序的尼安德塔人DNA,發現有10個區域吻合,意味在這12個變異中,有10個來自尼安德塔人,不過這些區域在功能上並不重要。

有趣的是,由於尼安德塔人在歐洲活動最久,直到2萬8000年前才消失,我們可能會預期歐洲人和尼安德塔人的血緣特別親近,但研究人員卻發現,現今法國人、巴布亞新幾內亞人和中國人與尼安德塔人的序列相近程度不相上下。研究人員的解釋是,雜交可能發生在8萬~5萬年前的中東地區,在現代智人散佈到舊世界的其他地區、演變成不同種族之前。

某些古人類學家對這個雜交的概念並不意外,他們根據化石基礎,很早就提出「早期智人曾與歐亞的尼安德塔人和東亞的直立人等古人類物種雜交,這些古人類應該也是我們祖先」的觀點,也就是現代人類起源的多地區演化說。因此對這些古人類學家來說,在現今人類基因組中找到尼安德塔人的DNA是好消息,倡議該學說的美國密西根大學安娜堡分校沃波夫(Milford H. Wolpoff)表示:「這是多地區演化說的重要證據。」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0年第102期8月號】 http://sa.ylib.com/MagCont.aspx?Unit=newscan&id=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