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当事人的建议:华裔被袭层出不穷,气愤之余我们能做什么
原创 2017-03-14 毛 芃 Kiwi毛传媒
新西兰总体来说是一个美好平和的国家。但像任何社会一样,新西兰也有各种社会问题,华人社区感受最痛切的,恐怕就是社会治安问题。 如何保护好自己,是我们每个人都应特别注意的问题。

今天的NZ Herald(新西兰先驱报)报道了一个令人痛心的案子。27岁的华裔青年、梅西大学大学生Rui Shu 今年1月3日晚,在离他家几步之遥的地方被两个毛利或岛裔青年抢劫和殴打,两个歹徒用螺丝刀和锤子攻击他,给他身心造成严重创伤。两个多月过去了,他还生活在恐惧之中, 每天都要紧闭门窗,拉上窗帘。 他的父亲认为Rui Shu 患上了PTSD (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图为受伤的 Rui Shu

而两名歹徒,至今逍遥法外。

这条消息让我想起2012年汉密尔顿市发生的一个案子,想起当事人张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席话。

那是2012年5月14日,汉弥尔顿一家华人经营的小百货店被歹徒抢劫,店主张先生和他的太太还遭到歹徒殴打。当地警方倒是迅速逮捕了肇事歹徒,歹徒也得到了相应的法律处罚。

同年7月5日,我陪同国家党议员杨健博士到汉弥尔顿探望张先生夫妇,并对张先生进行了采访。随后,张先生给我写来一份信,就华人社区如何保护自己、如何让新西兰治安有所改善,提出了建设性意见。

下面是张先生的话。

1华人移民、自雇小业主是偷、抢犯罪的主要目标

华人移民、特别是自雇小业主,因为语言因素、对本土社会了解不深等原因,已经成为偷、抢犯罪的主要袭击目标,从多年前一位家中屡次被盗的华人移民要求 “与小偷享有同等权利”到面包店店主王剑女士为追回被抢劫的包包在抢劫犯车轮下香消玉殒,即是明证。此类罪犯大多为毛利人、太平洋岛人以及无业白人。

这些年来,我的店里平均每二三天即有偷窃行为发生,年龄最小的三岁,最大的六十多岁。

2现行法律缺乏管束力

部分毛利人的偷窃与抢劫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现行法律对此缺乏管束力,这实际起到一种怂恿的作用。这不仅对受害者没有好处、对毛利人本身亦没有好处。广东人有句话”向政府收粮(指吃救济)发不了财“,靠偷与抢也不可能真正改善生活状况。

3人身安全第一

遇到抢劫,华人移民应当首先考虑的是自已的人身安全。坦率地说,此类犯罪者大多头脑简单,容易冲动。他们虽然大多没有杀人的预谋,但当偷抢被发现时为了不被警察抓住,动手会不顾轻重,加之我们的法律对此类犯罪过于宽容,他们不会把受害者生命当回事。

我认识一位华人女士因为要从抢劫者中夺回包,结果自己的腿断了。

4治标与治本

面对令人不安的治安现状,华人社区当重视从治标与治本两个方面加强自身安全。

治 标

时刻加强自己、家人及个人财产的安全管理,不给犯罪者留下机会;
个人小生意尽可能地安装摄像机,在易犯罪的公共地区合资安装摄像机;
尽可能地了解当地相关法律及司法程序;
遇到犯罪或可疑情况尽可能地保存与备好证据,包括人证与物证;
相信、积极配合执法者与执法机构;
治 本

通过民意及媒体力量影响政府修改相关法律、通过法律手段减少此类犯罪。
要求严惩惯犯,屡犯者和因打劫伤人者应重判;
对此类犯罪者加以经济制裁,如扣除20%福利费作受害者的赔偿,对16岁以下的青少年罪犯的监护人也给予一定程度的经济处罚,作为给受害人的赔偿;
对常常酗酒者减少福利,以逼其停止酗酒;
学校应当加强学生道德教育,鼓励学生经常反省自己的品行;
以经济制裁与行政约束的方式要求此类青少年一定要完成初中以内的教育

治安问题,切关华人利益,治安问题也是华人长久关注的焦点问题。政府今年初宣布加大警力对付犯罪。大选年里,政府和各个政党都更乐于倾听选民的声音,要想社会治安有改善,我们要通过各个层面、各个渠道发出社区的心声。民主社会,给了我们每个人这一权力,选票,是选民手中最有力的武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