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我是台灣人’ Category

華夏文明(Sinic civilization)支系或亞系的台灣人(Taiwanese)不是中國人, 但台灣人廣泛使用華語, 是華夏文明本系中國人(華夏文化)的後裔, 台灣人應該還可算是一種華人(是sinic people, not Chinese).

華夏文明(Sinic civilization)支系或亞系的台灣人(Taiwanese)不是中國人, 但台灣人廣泛使用華語, 是華夏文明本系中國人(華夏文化)的後裔, 台灣人應該還可算是一種華人(是sinic people, not Chinese). ~ 何宗陽

REF:

華人、漢人、中國人無諍寂(2009.09.06
http://tw.myblog.yahoo.com/buchengkimkong-buchengkimkong/article?mid=-2&next=1077&l=a&fid=6

將人群做分類,很可能是人類的一種天性,這種天性使人類創造出科學.

從生物學的觀點,人類只有一種(species),至於「物種」(species)是怎麼分的,連這個也很有得吵,最普遍的一種定義是能互相交配出有生育能力的後代者歸為同一物種,問題是一些單細胞生物根本不會交配.

任何分類都有其困難處,任何定義都有其不足處.有些時候,討論到最後,會變得很奇怪.

這個世界沒有純種的民族這回事,所以單用血統去定義一個人的族種會遇到一定的困難.

「漢人」這個詞最初指的是公元前二世紀崛起自漢水流域一個西楚人劉邦所建帝國治下使用漢語的一個族群,這個族群中其實雜有許多種血統,而以文化角度來看,當時漢人中的南楚人還在使用一種非漢語的語言,所以,漢人本來也不能以通用語言來界定,漢人的定義在當時指的只是一種國籍,是匈奴人用來稱呼位在其南方的大帝國的國民.

漢人在漢朝滅亡之後,一度隨國名的改變,易名為晉人,因為這本是個國籍.

直到南北朝時代開始,漢人一詞再度流行,而且意義轉變,因為北朝的統治者大多為鮮卑等五胡,他們要稱呼那群現在住在中國北方的原晉人時,無法再稱呼他們是晉人,因為晉朝政府已經退到淮河以南,這些晉人不再是晉國人了,只好起用舊名「漢人」來稱呼他們,這樣一來,「漢人」的意思就轉變成一種血統種族的名稱.

可是,到後來因為鮮卑人漢化,而一些漢人鮮卑化,鮮卑人與漢人的界線產生了模糊,加上兩個族群相互通婚,血統已無法界定兩者,漢人與鮮卑人的分別乃又轉為一種語言文化的認同,認同鮮卑文化的歸鮮卑人,認同漢文化的歸為漢人.

由上可知,漢人一詞的意思,由國籍而血統而文化.

可是,故事還沒完,到了明朝滅亡時,漢人的意思又變回血統了,因為當時出現了一個哲學家王夫之,鼓吹「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不認同滿清的正統,即使滿清使用漢文字,文化上尊重漢文化.

一直延續至今,漢人都是一個血統稱呼,一個種族名,至於漢人的範圍多大,有些爭論,因為漢族的血統過於龐雜,又南北漢人之間的血統差異極大,再者,在古代一般庶民是否有這種認知尤其值得探討,特別是東南方的閩南粵東地區,互相稱呼對方客人與學佬,也有許多族群衝突,並不相認為一個族種,這兩族倒極似躲入山區的苗傜少數民族,特別是客家人,近來被視與畲族有可能是生畲與熟畲的差別.

中國人,最初較常出現的稱呼是「中國之人」,春秋戰國時代指韓趙魏等地文明程度較高的人,相對的詞是蠻夷,中國人這個詞本來反而是指文化界定出的一群人.一直到清朝都如此.

清以後,因為新建的朝代或稱中華民國,或稱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一詞有轉為國籍的傾向,一直到最近幾十年,因為星馬地區的巫華衝突,馬來西亞的中國人後裔為了要表明與中國人(國籍)的區別,仍開始以華人自稱,台灣使用華人自稱,援引自星馬的用法,都是表明自身為中國人(文化)的後裔.

如今,漢人係指血統,定義類似體質人類學上的種族(race),因為現代遺傳科技的發達,使用 DNA的方法區分,則漢人可分為北方漢人(即傳統所指的漢人)與南方漢人(古代稱為蠻子或島夷).

華人的用法,比較空泛,因為中國文化的範圍到底包含到哪裏,就很有得吵,台灣人算不算是一種華人呢?以同樣廣泛使用華語這一點,台灣人應該算是一種華人,問題是很多人覺得華人的用法還是和中國牽扯不清,而且台灣文化與中國文化雖有關係,畢竟不大相同,這種不同究竟算不算是一個本系與支系的關係,牽涉到這個支系是不是已經產生了獨立的生命,足以稱為一個亞系,日本文明在湯恩比的分類也是華夏文明(Sinic civilization)的一個亞系.

在目前這個時空,這是沒辦法底定出一個沒有爭議的答案,如果硬要區分的話,我會說台灣人是一個可能正在脫離華人認同的群體,但,我不認為台灣人真的已經準備好要脫離華人認同,因為台灣人確實還是一個以華語華文為文化核心的群體.所以,在目前這個時空,台灣人被稱做華人還是正確的.除非台灣人下定決心,將自己的語言文字建立起來,否則不可能擺脫這個分類.而第一步就是學韓國人越南人一樣寫自己的語言文字,這是台灣人不可能迴避的課題.否則,台灣無論如何都只能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華人國家,這是肯定的.

余天的政治演唱魅力– 演唱『母親 的名叫台灣!』– 『1 路有你!真好!』第十天平鎮市國政說明會

余天的政治演唱魅力– 演唱『母親 的名叫台灣!』– 『1 路有你!真好!』第十天平鎮市國政說明會

 

母親 的名叫台灣

母 親 是 山。 母 親 是 海。 母 親 是 河。母 親 的 名 叫 台 灣。
母 親 是 良知。 母 親 是 正義 。 母 親 是 妳(你) 咱 的 春天。
二 千 萬 粒 的 蕃薯 子。 不 敢 叫 出 母 親 的 名。
台 灣 敢 是 彼 難 聽 。 想 著 心 寒 起 畏寒。

母 親 是 山 。 母 親 是 海。 母 親 是 河。 母 親 的 名 叫 台 灣。
母 親 是 良知。 母 親 是 正義。 母 親 是 妳(你) 咱 的 春天。
二 千 萬 粒 的 蕃薯 子。 不 敢 叫 出 母 親 的 名。
親像 啞吧 的 壓死 子。 讓 人 心凝 捶 心肝。

二 千 萬 粒 的 蕃薯仔 子。 不倘 靜靜 不 出 聲。
勇敢 叫 出 母親 的 名。

二 千 萬 粒 的 蕃薯仔 子。 不 敢 叫出 母 親 的 名。
台 灣 敢 是 彼 難 聽 。 想 著 心 寒 起 畏寒。

二 千 萬 粒 的 蕃薯仔 子 。 不倘 靜靜 不 出 聲。
勇敢 叫 出 母親 的 名。

台 灣 啊! 台 灣 啊! 妳 是 母 親 的 名。

 

回鄉的我

作詞:黃秀清
作曲:黃秀清
編曲:G.Tone

走遍了天涯海角 也是故鄉的月卡圓
吃遍了山珍海味 也是阿娘煮的卡有滋味
秋風一年一年吹 日子一工一工過
我已經是一個受盡風霜 吃過苦楚的人
故鄉的父母 久年無看的好朋友
早日使恁頭殼疼 乎你煩惱的我
已經倒返來 已經成功倒返來

好好的台灣人不當,偏偏要搞這種五四三的R.O.Cer曖昧口號?

好好的台灣人不當,偏偏要搞這種五四三的R.O.Cer曖昧口號?

ROCer是啥碗糕?

ROCer是什麼碗糕?或可音譯為「垃圾」、「嚕嗦」、「勒索」、「漏失」、「漏屎」…,或者可依roc之意,勉強意譯為傳說中子虛烏有的大怪鳥的蛋?無論怎麼看,都是不倫不類,馬辦都是自曝其短!

 

馬英九競選連任辦公室推出「I am a R.O.Cer」文宣,自稱是R.O.Cer,其用意很明顯,就是要與蔡英文那句「我是台灣人」相抗,不過,「R.O.Cer」根本就是連結中國思維下所產出的怪物,更在有意無意間流露出其回歸中國的國家認同。

 

馬辦推出「R.O.Cer」,對上「台灣人」,反而凸顯了「ROCer歸ROCer」、「台灣人歸台灣人」,也因此,我們大家都認同台灣,以「身為台灣人的光榮」,就讓馬及馬辦那些人,自己以「身為R.O.Cer的光榮」吧。

 

台灣是個民主國家,他們即使表露出自外於台灣的態度,只要沒有違法,我們當然要給予尊重。不過,選民應共同思考的是,明年一月總統大選及立委選舉投票時,你要選台灣人當台灣總統、立委?或是選R.O.Cer當台灣的總統、立委?

 

選民同時要深層思考的是,那些ROCer們,掌權三年多以來,推動的親中政策,是否背離台灣優先?出賣台灣人民利益?所有認同台灣的台灣人,還能再讓那些ROCer們玩弄台灣四年嗎?台灣還禁得起心在中國的ROCer們折騰摧殘嗎?


恁祖嬤是台灣人

R.O.Cer 係啥洨

蔡英文在英國說我是台灣人不行,那麼阿告的團隊推出一個口號叫做R.O.Cer,穿上國旗潮T,電腦包膜同時並打出「R.O.Cer」概念,也就是以中華民國英文縮寫R.O.Cer的方式來表達「我是台灣人也是中華民國國民」的內涵。

 

恁北是台灣人

 

R.O.Cer是啥米? 綠:我是台灣人

〔記者林恕暉、彭顯鈞/台北報導〕馬英九競選連任辦公室推出「I am a R.O.Cer」T恤,民進黨發言人梁文傑昨指出,除了中華民國,世界還有古巴等八個國家可簡稱ROC,R.O.Cer會讓國際人士誤會,為何不說「我是台灣人」就好了?

馬辦新活動 綠譏搞KUSO

馬英九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李佳霏回應說,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曾說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民進黨才會對ROC出現那麼多不同解釋,純粹是庸人自擾。

李佳霏表示,對台灣年輕人而言,ROC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ROC,「我是台灣人、我是ROC國民、也是R.O.Cer,是非常自然、簡單的答案」。

梁文傑說,馬辦在國家認同上似乎出了問題,根據外交部網站,可以簡稱ROC的除了中華民國,還有八個國家,包括:克羅埃西亞共和國(Republic of Croatia)、喀麥隆共和國(Republic of Cameroon)、古巴共和國(Republic of Cuba),還有剛果、智利、賽普勒斯、查德、哥倫比亞都是ROC,穿上「R.O.Cer」後,外國人可能會問「你到底代表哪一個國家?」

梁文傑說,國家認同問題很簡單,只要說「我是台灣人就好了」,馬英九不應該搞這種噱頭、花招,國家認同不是可以KUSO的遊戲。

民進黨發言人陳其邁也說,馬政府不應該在別人矮化我們是「中國台灣省」時悶不吭聲,在世衛大會不敢說自己是中華民國,該大聲講時不敢講,馬辦如果要穿,應該印上中華民國國旗,寫上「台灣」字樣,不用拐彎抹角。

穿國旗T 馬辦喊:I am a R.O.Cer
【聯合報╱文/錢震宇】
2011.07.28 03:30 am
 
圖/台灣加油讚提供

馬總統競選辦公室「台灣加油讚」的新世代團隊,昨天穿上國旗潮T,大喊「I am a R.O.Cer」。發言人李佳霏說,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是台灣人民「愛的公約數」,是年輕人共同的認同符號;「我們都是台灣人,也都是中華民國國民」。 

全文網址: 穿國旗T 馬辦喊:I am a R.O.Cer | 藍綠布局拚2012 | 國內要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3/6490306.shtml#ixzz1TaQGNB3W
Power By udn.com

馬英九做台灣人的難處在那裡?—> 他心中不舒服!

馬英九做台灣人的難處在那裡?—> 他心中不舒服!

對個人身分的表述,馬英九顯然比連戰奸詐多變,充滿政治算計,缺少真誠。

二○○二年,連戰在華府板著老臉說:「我們都是中國人(句點)」(We are all Chinese, period)。句點就是句點,說得乾脆,沒有拖泥帶水的「也是」、「但是」、「而且」。[1]

馬英九強調,血統上,「我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我熱愛中華文化」;身分上,「我認同台灣,為台灣打拚,我是台灣人」;國籍上,「我是中華民國國民,也是中華民國總統」。

平平是「台灣人」三個字,為什麼馬英九說「我是台灣人」,這麼多人不信?為什麼蔡英文說「我是台灣人」成為馬營、藍營攻擊的焦點?蔡英文是舉重若輕,因為清楚;馬英九是舉輕若重,因為白賊。做台灣人有那麼難嗎?還是拿他在市長任內出版的《台北導覽》英文版所說的那段話來照見馬英九罷:「戰後來台的中國人,叫他台灣人,他心中不舒服。」[2]

 

 

 

 


[1] 馬英九比連戰奸詐

對個人身分的表述,馬英九顯然比連戰奸詐多變,充滿政治算計,缺少真誠。

二○○二年,連戰在華府板著老臉說:「我們都是中國人(句點)」(We are all Chinese, period)。句點就是句點,說得乾脆,沒有拖泥帶水的「也是」、「但是」、「而且」。

如果連戰夠奸巧,他可以說:「從父系,我是台灣人;從母系和出生地,我是中國人。」這話百分之百真實:他老子連震東躋身兩蔣政權的內政部長,身分就是「台籍」。只是他不承認自己是台灣人,要自認是中國人也罷,卻無端把「我們」拉下水!

馬英九貌似忠厚,卻是機關算盡。他是「反共愛國聯盟」成員,這個當年極右組織,名「反共」,實「反獨」,認定用「台灣」就是搞「台獨」;為選台北市長硬著頭皮喊「新台灣人」,當選後卻宣示對被稱為Taiwanese感到不爽。

二○○八年參選總統時,他獲懂台灣人心理者的指點,不說活著是什麼人,卻說「燒成灰也是台灣人」。

但這句話修辭太誇張,把「身後事」都用來騙選票,而當權後的作為,卻硬要把台灣人拖下水去當「中國人」。現在騙票季節又到,只好重新包裝,用「認同」、「血統」、「國籍」三個定義分別表述給「兩岸」的三種人聽,露出他是「台灣人」、「中華民族炎黃子孫」、「中國人」的三面人性格。

其實,馬英九可以表述的身分還不止於此。面對美國「華僑」,他可以說:「我是美國人的爸爸」;「我有美國綠卡,也沒有申請放棄」;「我是英國殖民地臣民,我的名字就有英國的印記」。

要說自己是「台灣人」、「中國人」、「美國人」,「平埔族」、「漢族」、「滿族」,都應該很誠實、自然,自己覺得有光榮感,那才有意義;如果依黨國教科書灌輸的神話圖騰,為政治目的而油滑不誠,這種人不配當國家領導人,更適合跑江湖賣膏藥。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2] 【金恒煒專欄】做「台灣人」有那麼難?!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第一支電視廣告的最後一句話是:「我是蔡英文,我是台灣人。」當然是深富政治意涵的,不然為什麼引來這麼多、這麼大的反擊?《中國時報》批判是「操弄族群」;馬英九在臉書上回應,愈澄愈不清;陸委會主委賴幸媛則撤開主題,橫生枝節說:怎麼做台灣人才是重點;行政院長吳敦義更有趣,不敢正面陳述,強拉日本人八田與一是「真正台灣人」來對治,吳敦義號稱自己是學歷史的,難道不知道日本統治台灣時,日本人的八田與一如何可能是台灣人?

為什麼這麼一句簡單的廣告辭,會搞得藍營大吐口水卻成為說不清楚的套語?因為不敢觸及蔡英文這句話的核心。蔡英文說「我是台灣人」時,其實有潛台辭,那就是「我不是中國人」,也非「既是中國人又是台灣人」!《中國時報》也好,「馬統」也好,要反駁、要回答的是,到底敢不敢承認自己是而且只是台灣人?

《中國時報》社論認為「台灣人」原本不該成為爭議,這是睜眼說瞎話。「台灣人乎中國人乎」是重大議題,坊間多家民調機構九○年前後每年都做此類民調,如《天下雜誌》、《遠見雜誌》、「政大選研中心」每年發表台灣人/中國人的民調結果,甚至官方的陸委會、研考會也都逐年公佈,可見這是國內在關心且必須面對的課題。蔡英文為什麼敢打「台灣牌」?根據上述民調顯示,自認台灣人的已從六成上攀七成,自認中國人又是台灣人的不及二成,自認中國人的則少到可憐,一成左右。所以「台灣人」、「是中國人又是台灣人」以及「中國人」是三種不同的認同,不能混為一談。

明明自認中國人的,為了選票魚目混珠的多矣。舉一個有趣的例子。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槓上馬英九,日前頻頻上媒體,最近接受一家電子媒體專訪,談到他與馬英九的見面秘辛。他說八八水災發生後,馬英九帶著當時行政院長劉兆玄到宋家「求見」,宋楚瑜形容是「三個湖南人一起談」。接下來夸夸表功時,又拿蔡英文的「台灣人」來攻訐,他問在座的來賓與工作人員「哪個人不是台灣人的請舉手」,然後強調「大家都是台灣人」。前一刻的湖南人—而且是三個「湖南人」,下一刻又都全成為「台灣人」了!這樣子錯亂,正見出「中國人」的嘴臉。

宋楚瑜口中的那個「湖南人」馬英九,在臉書中表示「我是台灣人」的說法,拿什麼「血統上」、什麼「身分上」、什麼「國籍上」打迷糊仗,遠兜遠轉,就是不敢挺身而出地回答蔡英文丟出的話頭。老實說,台灣人民要求的不多,只要表明自己到底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而已。

平平是「台灣人」三個字,為什麼馬英九說「我是台灣人」,這麼多人不信?為什麼蔡英文說「我是台灣人」成為馬營、藍營攻擊的焦點?蔡英文是舉重若輕,因為清楚;馬英九是舉輕若重,因為白賊。做台灣人有那麼難嗎?還是拿他在市長任內出版的《台北導覽》英文版所說的那段話來照見馬英九罷:「戰後來台的中國人,叫他台灣人,他心中不舒服。」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

王美琇: 馬英九是不是台灣人,問題在於他自己。

王美琇: 馬英九是不是台灣人,問題在於他自己。

如果他始終以「中國與中國人」的認同為其核心價值,繼續強化大中國教育、弱化台灣意識,又加速把台灣推向中國,他如何能夠團結一個以「台灣人」作為公民認同的國家?台灣人又如何能夠信任他?

馬英九會引起疑慮,其實和他的外省族群身分關係不大,重點在於他過度傾中的作為與錯亂的認同吧。藍營的「操弄族群」老台詞別再用了,這種「打人喊救人」的伎倆,台灣人早已經看透了!

到底什麼是「台灣人」?

◎王美琇

蔡英文說了一句:「我是台灣人」,立刻引來藍營強力抨擊「操弄族群、民粹」,好像有一群人對「我是台灣人」很不舒服。蔡英文說得篤定自在,而馬英九卻必須迂迴轉進才能回答,這就是問題所在。

蔡英文是台灣人,沒有人會懷疑;可是馬英九是不是台灣人,為什麼會引起眾多疑慮?到底什麼是「台灣人」?台灣人的定義又是什麼?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深入檢討的議題,尤其它對台灣社會和政治的影響如此深遠。

台灣人意識的覺醒

基本上我認為,就歷史縱深、民主演進與社會學的觀察,「台灣人」應該包括「族群認同」與「公民認同」兩個層面的意義。先來談「族群認同」的演變。

在台灣千年以上的歷史(含原住民歷史)中,島上的人民歷經多次外來統治,但並未形成所謂的「台灣人意識」。直到日本殖民台灣,有意識地運用國家力量進行「台灣人與日本人」的差別政策,以致在日本統治中期島內開始興起「台灣人自治運動」,爭取台灣人的平等民權。這是「台灣人意識」萌芽的階段。

然而,此時台灣知識精英的身分認同是雙重的。「台灣文化協會」和「台灣議會運動」的領導精英,一方面爭取「台灣人」的民權,另一方面也有部分人嚮往「中國」。直到二次戰後中國國民黨遷佔台灣,雷厲風行血腥鎮壓的二二八和白色恐怖統治後,這群知識精英與庶民大眾才徹底醒悟:「我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這是第二次「台灣人意識」的大覺醒。

中國國民黨來台後,不僅以高壓統治整肅台灣精英,造成寒蟬效應;同時也有計畫地以「復興中華文化」的意識形態和大中國教育,對台灣人進行「改造運動」,企圖將台灣人改造成為中國人。這和日本殖民台灣希望將台灣人改造成為日本人如出一轍。

兩蔣治台期間,所謂的「外省族群」盤據政府要津和傳播、文化領域,在地的「台灣人」(包括閩客原)被邊緣化為「次等國民」,不少台籍知識份子只好往醫界和商界發展,或者流亡海外。

族群認同與公民認同

從六○年代到八○年代,在政策、媒體和文化宣傳的長期影響下,「我們外省人」形成一種代表「優秀、進步和高貴」的族群;「你們台灣人」則是「落後、低賤和沒水準」的族群。「我們」和「你們」的階級差異,從潛意識、語言到行為表現充斥社會各階層,這種「普遍印象」也深植人心。台灣人長期的自卑感和劣等感、郭冠英高級外省人事件,以及馬英九任台北市長時,在導覽書中說出「對戰後來台的中國人而言,被稱為『台灣人』會覺得不自在。」就足以說明一切。

換句話說,由高級外省權貴長期統治下的台灣社會,自然會形成「外省人和台灣人」的兩極對立。這個時期的「台灣人意識」是長期「被差別待遇和高壓統治」所形成的「族群認同」,也就是錯誤政策所導致的社會兩極對立。中國國民黨就是始作俑者,也是「撕裂族群」的鼻祖。

「台灣人」意義所代表的族群認同,現在仍存在台灣社會。當人們不經意說出「我們台灣人」時,其實就是有別於「外省人」的族群認同。

然而,也有一股「台灣人」的認同意識是「公民認同」,而不是「族群認同」;尤其在台灣人民的國家意識開始高漲,以及中國對台灣展開文攻武嚇、圖謀統一台灣之後。為了凝聚人民團結一致的國家意識,李登輝喊出「新台灣人」。

也就是不分族群和移民台灣的時間多久,只要認同台灣,願意共同守護這塊土地和民主價值,就是「台灣人」。這是「公民認同」的國族意識開始引導和建構「台灣人意識」的階段,目的是團結國家和建立現代公民社會。

台灣人的公民認同,是一種國族認同,也是共同體的想像,相當有助於族群和諧與國家團結,也促使台灣人開始思考作為「公民」的權利和國家共同體的發展。

目前,「我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公民認同已普遍深植民心,台灣人認同在歷次民調中也逐年攀升至八成以上,成為民意主流趨勢。其實,從「族群認同」到「公民認同」的發展軌道,在美國歷史中亦有跡可循。

美國人國家認同演變

美國在建國前後,很多英國裔的開國先賢皆陸續放棄英國籍成為美國人。從一七四○年到一七七○年代,有相當多的北美殖民地人民,將自己的認同從英國人改為美國人。

不過,美國獨立革命讓殖民地人民成為美國人,但並沒有讓他們成為一個國家。美國獨立宣言並未言明美國是一個國家,只說是「自由和獨立的各州」。直到南北戰爭之後,美國民族主義和國家意識才逐漸加強。一八八○年代以後,全國進入形塑「美國人和美國」的國族認同、公民意識與國家意識的全盛時期。

然而,從一八二○年至一九二四年,約有三千四百萬歐洲人移民美國;一九六五年至二○○○年,有兩千三百萬人移民美國,多數來自拉丁美洲和亞洲。

對美國而言,問題癥結不在於移民本身,而是移民是否被同化成為「美國人」。因為移民的種族和國籍太多,若無法有效統合,美國勢必成為四分五裂的國家。

所以,美國從早期「白種美國人」的「族群民族主義認同」,一直演進到以「美國信念」來團結多種族、多文化的人民,終而確立了美國人不分族裔的「公民認同」和對美國效忠的「國家認同」。所謂「美國信念」就是民主、自由、平等、人權、法治等核心價值。

馬英九是不是台灣人

台灣的內部隱憂,在於「族群認同和公民認同」的語意混亂與核心價值的脆弱,這裡面有歷史因素,也有政黨的意識形態。馬英九是不是台灣人,問題在於他自己。如果他始終以「中國與中國人」的認同為其核心價值,繼續強化大中國教育、弱化台灣意識,又加速把台灣推向中國,他如何能夠團結一個以「台灣人」作為公民認同的國家?台灣人又如何能夠信任他?

馬英九會引起疑慮,其實和他的外省族群身分關係不大,重點在於他過度傾中的作為與錯亂的認同吧。藍營的「操弄族群」老台詞別再用了,這種「打人喊救人」的伎倆,台灣人早已經看透了!

(作者王美琇為專欄作家)

 

「台灣人」是「唐山公與平埔媽的子孫」, 不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

「台灣人」是「唐山公與平埔媽的子孫」, 不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

我是台灣人Taiwanese

誰跟你炎黃子孫

◎ 蘇世雄

馬英九強調說:「血統上,我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我是台灣人…」。台灣人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嗎?當然不是!那是用來騙台灣人,錯亂的大謊言。

首先必須澄清,世上根本沒有「中華民族」這個民族。「中華民族」是中國政客編造出來的政治名詞,也是大漢沙文主義政治企圖的延伸;用現代的流行說法,這就是「統戰」。

俗稱的台灣人,是唐山公與平埔媽的後代。「唐山公」是原「閩越族」人,也就是春秋戰國時代越王勾踐的後裔,為避戰亂逃至閩地,與閩南一帶被泛稱為「南蠻」的原住民族混居後,所形成的混血民族。閩越族的形成,早在西元前第四世紀即已開始;而所謂「漢族」的概念,當時尚在北方諸國天下大亂之際,所謂炎黃子孫的說法,更是遙不可及的神話。憑什麼說漳州人、泉州人或謂閩越人、台灣人都是漢人、炎黃子孫?

再說,「台灣人」的母系祖先—「平埔媽」,道道地地是居住台灣最少已有六千年歷史的台灣南島語族,她們跟中華民國、中華民族有什麼血緣關係?

「血統上,我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那是馬英九一廂情願的個人自我認同。但,台灣人不是,「台灣人」是「唐山公與平埔媽的子孫」。

(作者為台語教師)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你是中國人? 驗一驗再說!

你是中國人? 驗一驗再說!

作者 沈建德

原載美國 台灣公論報/1996515

高雄醫學阮神經內科主任, 發表「台灣與西太平洋島嶼南島語族之建康問題」的研究報告, 有高達八十八%的台灣現住人口,其血統和現住中國大陸的中國人截然不同。 報告中說,目前台灣兩千一百萬人之中,講河洛話者約七十五%,客語十三%,中國各省移民十%,原住民二%。 除了十%的中國移民之外, 河洛及客象人因長期接受中國統治者的扭曲教育,常常以漢族、中國人自居。 現在數典忘祖的河洛、客家人應該醒醒了。根據高醫六年的研究和比對發現,這些「假中國人」身體中的組織抗原「 HLA 」或粒線核酸和純正的中國人不同,其 HLA 介於中國人和原住民之間。這個檢驗報告證明了台灣人大都是「漢番雜交種」, 林洋港、彭明敏、李登輝也都不可能例外,若想知道李登輝是否半個原住民,在每年例行的健康檢查中,增加一項便可分曉。

中國人對台灣人的血緣秘密知之甚詳,反倒台灣人自己不知道。 像周恩來在一九四一年就表示台灣是異族,因為當時的民族學研究者都把台灣原住民排除在中華民族之外。而台灣人是「漢番混血種」已非中國人。直到一九四九年蔣介石兵敗逃到台灣,他的御用學者才把山地人也列為中華民族,既然原住民也屬中華民族,台灣當然沒有一個不是中國人。

掩耳盜鈴的中國學者我們暫且不管,很多人想知道,為什麼台灣人姓中國姓,講中國話,風俗習慣也很多相同,而血統竟有那麼大的差別。 根據荷蘭人的統計,當時原住民已有十五至二十萬人,漢人才一萬。鄭滅荷,鼓勵並輔導移民,漢人口才增加到十二萬,平均每年栘民才四千多人,主要問題是台海凶險很難跨越,這個問題直到清末一直存在。

一六八三年, 清滅鄭,恐怕中國人留台將來反攻大陸,因此把他們全都抓回中國,被逃走者約一萬人。 而這些人可能已和平埔族通婚,或係混血的後代,才能躲過被遣送回國的命運。 滿清知道有漏網之魚,一面實施嚴格的海禁,女子尤不准出海,目的在使殘留台灣的中國羅漢腳不得不和番人女子結婚,否則絕後。不管那一種情形,中國人在台灣自然消滅,而滿清也可除去心腹大患。因此,在滅鄭的次年就實施海禁,前後四十八年,讓鄭成功帶到台灣的老芋仔自然老死或和番,和目前的情形很類似。 四十八年之後的二十幾年間也開開禁禁, 同時又傳出有女人同行者較會翻船,因此來台者又多為男性。雖然如此,清國在一八一一年統計,在台漢人有兩百萬,平均每年栘民六千多人,竟然比鄭成功的政策性鼓勵時來人更多。 問題顯然出在這個統計是把所有漢姓者都認為是炎黃子孫, 而不管是否番族改姓或漢番混血從父姓的結果。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 原住民在荷蘭時就有二十萬人,經過三百七十一年到今天, 按一%的低標準人口成長率計算,其人口應有八百萬,但據「內政部」的統計, 平地和山地山胞各僅有十幾萬人而已,其他的七百多萬番民那裡去了? 還有他(她)們的配偶和子孫呢?這個發現正好說明高醫的研究,不管河洛或客家, 現住的台灣人大都有原住民血統的事實,也印證了有唐山公無唐山媽之言不虛,假使你很鐵齒,不妨到高醫一驗便知。

 

本文摘編自「台灣血統」

 

我是台灣人? 把台灣當成中國的一省,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的人,馬英九這種人怎麼有資格參選台灣的總統?

我是台灣人? 把台灣當成中國的一省,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的人,馬英九這種人怎麼有資格參選台灣的總統?

 

我是台灣人Taiwanese

 

請問馬總統:你到底是哪裡人

最近「台灣人」很流行,有人在歐洲拍廣告自稱「我是台灣人」,先被人責罵是「操弄族群」,沒多久,罵人的一方也開始自言自語「我是台灣人」,自己可以稱台灣人,不准別人是台灣人,這是怎麼回事?原來台灣選舉到了,純粹選舉語言而已。

政治人物紛紛跟進「我是台灣人」,顯然自稱是台灣人就會有票,在台灣居然還要靠強調「我是台灣人」來拉票,莫非「我是台灣人」很稀奇?確實稀奇,過去三年多,我們的總統幾乎沒有做過這樣的身分識別,他甚至從二○○八年拿到政權後,自五二○就職演說開始,一路強調的就是「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自稱是「炎黃子孫」,將「台灣」與「大陸」並置,下令政府公文書不准稱「中國」,必須稱「大陸」或「中國大陸」。這位當年曾說「燒成灰都是台灣人」的人,現在之所以把「台灣人」的面具從戲棚下的垃圾桶裡撿回來重新戴上,目的何在?不用解釋,大家都知道。只是,當年的這頂面具經過事實的摧殘已經破損,再也遮不住他實為「中國人」的面龐了。

一個中國人自稱他是「台灣人」,這是什麼意思?很簡單,在他眼中,台灣是「中國台灣省」,只不過此一中國是指「中華民國」。這個「中華民國」很偉大,它比中華人民共和國還要大,不但另外包括台灣,還包括蒙古共和國,真是不得了。一國之君有這樣的論述,不要說「中華民國」當年不被趕出聯合國還真難,馬總統上任後也出國了好幾次,怎麼從來不敢在國外講?在國外會被送進「杜鵑窩」的言語,居然可以在台灣大言不慚,這是把台灣人都當成什麼了?

言歸正傳,有幾個嚴肅的問題必須再次對馬總統提出指教。馬先生最近在其「臉書」上貼文所稱:血統上,「我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我熱愛中華文化」;身分上,「我認同台灣,為台灣打拚,我是台灣人」;國籍上,「我是中華民國國民,也是中華民國總統」。這段話,馬先生若以為彎來轉去可以面面俱到,就大錯特錯了,這就如同把車開到九彎十八拐的山路上競速,只會讓人暈車嘔吐而已。

首先,什麼是「中華民族」?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早已撰文提出正解,這是中國文人梁啟超在一九○二年流亡日本時的「發明」,在此之前根本沒有這個詞。打個對梁先生不敬的比喻,這就像蘇起在二○○○年四月自創「九二共識」一樣,不同的是,梁啟超這個發明,後來為中國人普遍接受採用,而中國國民黨這個流亡政權則是在逃到台灣後,才透過宣布戒嚴以黨國教育對台灣人進行洗腦的,如果中國人稱前面五十年日本在台施行「皇民教育」,則後面這段歷史可稱「族化教育」。

一九○二年,台灣是由日本殖民統治,與清朝已經一刀兩斷,不在中國人的範疇之內,更重要的是,六千年前最早到達台灣的原住民,屬於南島語族,與梁啟超和中華民族全都一點關係也沒有,透徹了解這段歷史後,台灣現在還有多少人同意自己是「中華民族」?恐怕應該辦個公投來精確了解,在尚未經過人民同意前,馬先生自己當中華民族,憑什麼強暴大家的意願,宣稱「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

其次,比「中華民族」更好笑的是,什麼是「炎黃子孫」?所謂的「黃帝」,目前較為史家所接受的說法是:這不是一個人,而是起源於中國陝西一帶某個氏族的傳說,至於「炎帝」是誰?連周婉窈都說她不知道,那麼我們確實應該問問馬英九博士:炎帝到底是誰?炎與黃之間是什麼關係?為什麼我們是炎與黃的子孫?如果根本不知道,或是虛構的,就隨便認祖,這與在馬路上拉著陌生人叫爸爸有何差別?

第三,馬先生說他是中華民國國民,這中間的最大弔詭是:「中華民國」是什麼?就此,總統府已經說明是按照憲法的規定,那麼就是前述的大中國,全體台灣公民有多少人贊成與馬先生同一「國」?現有的民調數字都很不好看,馬先生要不要用公投再確定一下?

把台灣當成中國的一省,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的人,這種人怎麼有資格參選台灣的總統?

00000000000000000000

「他」是誰?

「我是台灣人」,講出這句話有那麼難嗎?否則,馬英九總統為何講得「九彎十八拐」?彎來拐去,大打迷糊仗,更令人質疑心口不一,誠意何在?根本攏是假!

台灣人講「我是台灣人」,日本人講「我是日本人」,美國人講「我是美國人」,新加坡人講「我是新加坡人」…,都是天生自然的事,簡單、直接講出來就好。就像蔡英文講「我是台灣人」,就是自然而然的表述。

就如美國總統歐巴馬,雖然他的身世可稱得上很複雜,血統及親緣關係包括肯亞、印尼等,但是,歐巴馬講「我是美國人」,不必牽拖那麼多,因為他就是一個美國人,不會有認同錯亂問題。

但是,馬英九卻大費周章,祭出血統、身分、國籍的「三段論」,把「我是台灣人」挾在前後對「中國」的認同之間,才能講出口,這不是很奇怪嗎?如果真的認同自己是台灣人,何必搞得那麼複雜?

其實,檢視馬的三段論提法,他不敢直接講出「我是台灣人」,「難言之隱」即無所遁形。因為講「我是台灣人」,將違背了馬的中國歸屬及認同。

馬英九首先提「血統」,根據他的血統論,他優先認同歸屬「中華民族」,也就是俗稱的「中國人」;其次,他提的是「身分」,聲稱在身分上他是「台灣人」;馬接著提的是「國籍」,表示他是中華民國國民。

馬的三段論提法,一個大問號浮現,那就是:「他」是誰?血統上的馬英九、身分上的馬英九、國籍上的馬英九,三馬各不相同,根本就是企圖混淆視聽,迴避做為台灣人最基本的歸屬與認同問題。

台灣人認同代表的是「共同體」意識,任何總統參選人都不能迴避,馬再拐一百個彎,但何所逃於天地之間?

(作者胡文輝,資深新聞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