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台灣法理獨立建國’ Category

台灣指標民調公司: 最新民調,對於台灣人民終極統獨立場,有五十五.四%受訪民眾表示贊成台灣應該獨立成為新國家,僅十八.六%民眾贊成兩岸最終應該統一 。

台灣指標民調公司: 最新民調,對於台灣人民終極統獨立場,有五十五.四%受訪民眾表示贊成台灣應該獨立成為新國家,僅十八.六%民眾贊成兩岸最終應該統一 。

2012-8-11

55.4%民眾 支持台灣獨立成新國家

 〔記者陳慧萍/台北報導〕中國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上月在國共論壇提出「兩岸一國」,引發關注。台灣指標民調公司昨公布最新民調,對於台灣人民終極統獨立場,有五十五.四%受訪民眾表示贊成台灣應該獨立成為新國家,僅十八.六%民眾贊成兩岸最終應該統一 。

台灣指標昨公佈八月上旬台灣民心動態調查,對於馬總統執政表現,僅廿二.八%民眾表示滿意,六十七.九%不滿意;三十.三%民眾表示信任馬總統、五十六.一%不信任。台灣指標總經理戴立安表示,與七月下旬相較,調查結果變動不大。

針對賈慶林提出「兩岸一國」,調查顯示在未指明特定方式下,詢問民眾,「若兩岸政府未來聯合成為一個新國家,名稱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是中華民國」時,有四十五.八%民眾表示不能接受,三十六.一%民眾表示能接受。

戴立安表示,交叉分析發現,廿至廿九歲民眾,有高達六十二.三%表示不能接受兩岸一國,三十至卅九歲也有五十三.六%;若以政治立場分,泛藍立場民眾有四十四.四%不能接受,泛綠民眾則高達六十.三%不能接受,顯見台灣民眾對「兩岸終極統一」、「兩岸未來一國」等的概念、態度有所差異。

針對台灣人民「終極統獨觀」,調查顯示,高達六十六.六%民眾不贊成兩岸最終應該統一,只有十八.六%民眾表示贊成;至於「是否贊成台灣最終應該獨立成為新國家」時,有五十五.四%表示贊成、廿九.九%不贊成。戴立安指出,經交叉分析,泛綠立場民眾有七十六.八%表示贊成台灣成立新國家、十五.六%不贊成,泛藍立場民眾則有四十.七%贊成、四十九.八%不贊成。

民調指出,當詢及「是否希望中國大陸政府能夠主動加強和民進黨交流」時,五十九.六%表示希望、十九.四%不希望,顯示絕大多數民眾皆有共識。戴立安認為,這項調查結果,非常值得多次強調「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中共領導人重視,並對台灣社會多數的期待有善意回應。

這項調查是台灣指標民調公司於二○一二年八月六日至七日進行,以隨機抽樣電話訪問,完訪一千零九位居住在台澎金馬、年滿廿歲的民眾;在九十五%信賴水準時,抽樣誤差為正負三.一%。

美国入境卡 国籍栏可填“台湾”

美国入境卡 国籍栏可填“台湾”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美国之 音”22日报道,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 (CBP)17日在一封给美国议员的回信中表 示,台湾旅客前往美国时所持有的 I-94入 境卡和美国的“全球自动通关计划”在国籍 一栏中,以后都填写台湾,而不是“中国台 湾”。在近日美国媒体聚焦“蝙蝠侠”枪击案 和总统大选的背景 下,该消息并未引起太 多注意。“美国之音”引述前台湾驻美代表 吴钊燮的分析称,美国政府此举势将引起 中国抗议,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对台海两 岸的政策有实质 性改变。中国人民大学国 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23日告诉《环球 时报》记者,美国打出“台湾牌”更多是在 进行战略试探,不意味美国的两岸政策有 变。但美国 在“重归亚太”的战略背景下打 出“台湾牌”,值得中国升级警惕和防范。

据报道,美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 领袖、民主党人伯曼6月18日致信 国土安 全部长纳波利塔诺,要求该部所属的海关 及边境保护局修改赴美台湾旅客的I-94入 境卡国籍栏的填写规定,将其国籍列为“台 湾”而不是“中国台湾”。 这封信同时被发给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信中指出:“将台湾称 为‘台湾’,是美国政府长久以来的政策, 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和其他联邦机构都沿 用这一称呼,不同 时提及中国。”

“美国之音”报道称,总部设在华盛 顿、一直推动台湾旅客以“台湾公民”身份 入境美国的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7月 20 日发出新闻稿说,海关及边境保护局的 国会事务处助理专员迈克尔-叶戈尔本月 17日回信给伯曼,表示该局已调查了此事 并做出修正。此后,签发给持台湾护照人 士的I-94入境卡上所注明的国籍,将列 为“台湾”,且将在“全球自动通关计划”的 申请手续中称其为“台湾”。

但也有另外一些案例显示, “台湾”可 填入美国入境卡国籍栏的现象早就存在 了。“美国之音”的报道引述台湾一家外贸 公司的行销经理高女士的话称,她曾多次 到美国旅行,既有公务访问, 也有自费旅 游,但是在持台湾护照入境美国时,从来 没有被要求填写“中国台湾”。《环球时 报》记者在台北多年,身边也有不少朋友 表示,去美国时在入境卡国籍 栏填写“台 湾”并未遭拒。

截至23日晚,台湾媒体并未给予此事 太多关注,只有英文版的《台北时报》22 日在头版发表文章,称此事是“台湾的胜 利”。报道还称,美 国众议员伯曼“为台湾 人的权益奋斗了20年”,1994年,他推动 美国国会立法,允许台裔美国人在护照 的“出生地”栏中填写“台湾”,而非“中国”。 今年 年初,伯曼还游说加利福尼亚州将其 选民网上注册系统中台裔美国人的出生地 列为“台湾”,而非“中国台湾省”。

“美国之音”22日引述前台湾 驻美代表 吴钊燮的话试图降低美国此举的政治意 义,称“这毕竟只是一个表格的填写,而不 是美国政府对外宣示的一个政策改变”。吴 钊燮称,美国政府此举与在美 台湾人的长 期努力争取分不开,但是与马英九政府 的“活路外交”或“两岸外交休兵”政策应该 没有关连。

中華民國最後的歸宿–台灣人真正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之後。

中華民國最後的歸宿–台灣人真正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之後。

 

中華民國最後的歸宿在那裡?

台灣人真正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之後, 只有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出去之後,才能讓台澎領土與台澎民眾成為美國台灣關係法所適用的對象People on Taiwan,但不包括金馬。

 

畢竟台澎對中華民國而言僅是借住的暫居地,是流亡政府的棲所處,終有一天會回去中國金馬的。[1]

 

 


[1] 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

◎ 田台仁

陳儀深教授在舊金山和約的複雜過程一文的結論:「『台灣地位未定』的直接意涵,是台灣不屬日本、美國、中國,固然人民自決權是當然出路,但長期的中國國民黨外來統治,掩蓋了台灣不屬中國的事實,台灣人與其侈言主權獨立,不如先問自己能不能結束國民黨的統治。」對台派是精彩的雷霆棒喝。

若因中華民國的有效統治涵蓋台澎金馬,故說台獨是要將台澎從中華民國(=中國)獨立出去,這概念本身就已將台澎先歸屬中國,而後才要獨立。如此概念完全合乎台語一句諺語:「無枷卻舉門扇板」(bo-ke teh gia mng-siN-pan)。

然而,讓台澎領土地位正確顯現,絕對不是讓台澎獨立,反而是要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出去到金馬,才能讓國際看到台澎未定位的最正確原貌。畢竟台澎對中華民國而言僅是借住的暫居地,是流亡政府的棲所處,他們終有一天會回去中國。

更何況只有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出去之後,才能讓台澎領土與台澎民眾成為美國台灣關係法所適用的對象People on Taiwan,但不包括金馬。(作者為經濟學人,http://tw.myblog.yahoo.com/jkt921

 

「台灣地位未定」, 請看一下舊金山和約的複雜過程。

「台灣地位未定」, 請看一下舊金山和約的複雜過程。

舊金山和約的複雜過程

◎ 陳儀深

一九五一年舊金山對日和約至今六十年,它作為討論戰後「台灣地位」的國際法依據,絕對比開羅會議公報優位,但是和約所凸顯的「台灣地位未定」結論,不為馬英九總統所喜,日昨他還是強調,「開羅宣言」以及日華和約,謂台灣已經確定交還中華民國。為了彌補國人對這一段緊要歷史的缺少認識,台灣國家聯盟舉辦的系列演講座談已經開始,可惜聽眾寥寥無幾。

一九四九年美國發表對華政策白皮書,國務院準備放棄國民黨政府的態度明顯,但麥克阿瑟將軍大力提醒:中國赤化對於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地位已是嚴重威脅,若台灣亦隨之而去,美國在西太平洋的防務將根本動搖。尤其當一九五○年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還在東京磋商對日和約之際,韓戰爆發,三天之後,即六月二十七日杜魯門總統便宣布美國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防範中共對台灣的攻擊,同時也制止國民黨政府對中國大陸的海、空攻擊,杜魯門總統這份聲明明白指出:福爾摩沙未來地位的決定,必須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復,對日和約的締結,或聯合國的考慮。

筆者今春赴華府的國家檔案館查閱資料,發現所謂Provisional Draft of Japanese Peace Treaty,從一九五○年至一九五一年數易其稿,初期的措辭是把台澎直接交給中國「Japan hereby cedes to China, in full sovereignty, the island of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islands.」,但一九五一年五月三日的約稿,把韓國和台澎放在一起,即「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s, titles and claims to Korea, Formosa and Pescadores…」,到了一九五一年七月十三日的約稿終於把韓國與台澎拆開,寫明日本承認韓國獨立,台澎的部分則只寫日本放棄:「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 to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過程中,國民黨政府強烈反對聯合國託管,但透過駐美大使顧維鈞表示不反對「四強決定」台澎歸屬的建議,最後幸賴杜勒斯抵擋來自英國的壓力,堅持凍結台灣地位問題,眾所皆知的「只寫日本放棄」版本才告確定。

「台灣地位未定」的直接意涵,是台灣不屬日本、美國、中國,固然人民自決權是當然出路,但長期的中國國民黨外來統治,掩蓋了台灣不屬中國的事實,台灣人與其侈言主權獨立,不如先問自己能不能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任會長)

鄒景雯:「我是台灣人」這個議題,凸顯的不是族群問題,是國族問題。

鄒景雯:「我是台灣人」這個議題,凸顯的不是族群問題,是國族問題。

「我是台灣人」這個議題,凸顯的不是族群問題,是國族問題,也就是國家認同問題。馬英九要當中國人,請便,但絕沒資格透過權力強迫大家都當中國人,因此不成材的馬團隊若要繼續激怒台灣人,等著看後果。

自然的國族概念…/我是台灣人 何來操弄族群?

記者鄒景雯/特稿

蔡英文最近出了一個文宣,叫做「我是台灣人」,推出後,馬陣營一陣跳腳,批判這是「操弄族群」、「訴諸民粹」,而後,蔡英文做了一連串的解釋,其實,不必囉哩八嗦,只要回應一句「你不是台灣人嗎?」就夠了。

會把「台灣人」這個理所當然的國族共同概念,窄化為「族群」、誣指為「民粹」,就知道這些人開不了口的虛偽。國族的選擇是自由的,只承認台灣是族群,不接受台灣是國族者,用一句話為代表就是「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在台灣,要認同此一選項,當然可以,公開說出來,為什麼不敢說?「中華民國」若指中國,不是台灣,也請大聲說出來,要選總統的人,連自己是什麼人都說不清楚,不覺丟臉嗎?

這塊土地上,有人說「我是台灣人」,且做為國族的唯一選項,名正言順,有什麼不可以?「台灣人」確實不是民進黨的專利,執政的國民黨大可當作比空氣還要更自然的事,何以視為洪水猛獸,好似被挑到敏感的神經,非得制式反應?究竟,馬團隊在打壓什麼?污名什麼?「我是台灣人」讓你們如此芒刺在背嗎?

我,本來就是台灣人,這個國族概念下,有福佬人、客家人、所謂的外省人,以及原住民,還有近年來自各國的新移民。吳揆與馬辦要打「操弄族群」牌前,也不打聽一下:蔡英文的爸爸是客家人,媽媽是福佬人,阿嬤是排灣族,大嫂是香港人,這是不是踢到鐵板?

「我是台灣人」這個議題,凸顯的不是族群問題,是國族問題,也就是國家認同問題。馬英九要當中國人,請便,但絕沒資格透過權力強迫大家都當中國人,因此不成材的馬團隊若要繼續激怒台灣人,等著看後果。

呂秀蓮:若未來蔡英文當選總統,應尋求藍營的支持,在人民的力量加上國際的認同下,台灣才有辦法獨立。

呂秀蓮:若未來蔡英文當選總統,應尋求藍營的支持,在人民的力量加上國際的認同下,台灣才有辦法獨立。

呂:台灣獨立 應透過民主力量

前副總統呂秀蓮(左)、台聯黨主席黃昆輝(右)昨天出席台灣國募款餐會,席間頻頻交換意見。(記者簡榮豐攝)

〔記者曾韋禎/台北報導〕前副總統呂秀蓮昨出席台灣國辦公室募款餐會。她以南蘇丹及波羅的海三小國公投獨立為例指出,台灣要透過人民、民主的力量,加上國際的支持,才有辦法獨立。

台灣國募款 推動自決公投

台灣國辦公室舉辦募款餐會,創辦人王獻極表示,他未來要宣傳「自決公投做主人」,這會是下一步台灣人運動的主軸。

呂秀蓮以波羅的海三小國獨立為例指出,當三國向世界表達出獨立的心聲後,蘇聯立即派出坦克前往鎮壓,不過七百萬人民立即手牽手以肉身擋在坦克前,以「不合作、不抵抗、不流血」的方式抗爭;在國際的高度矚目下,俄羅斯總統率先譴責戈巴契夫,美國、歐洲各國也陸續表態支持;三國隨後才辦理公投,正式獨立。

呂秀蓮說,不一定要先辦理公投,若未來蔡英文當選總統,應尋求藍營的支持,在人民的力量加上國際的認同下,台灣才有辦法獨立。

對於南蘇丹正式宣布獨立,呂秀蓮表示祝福,但南蘇丹獨立經歷過太多悲慘的戰亂,台灣若要獨立,還是應透過人民、民主的力量。

黃華等人號召成立「台灣民族黨」以促成台灣住民自決公投建國。

黃華等人號召成立「台灣民族黨」以促成台灣住民自決公投建國。

台灣民族黨 要推公投建國 【17:25】

〔中央社〕前國策顧問黃華等人號召成立「台灣民族黨」。他今天表示,促成台灣住民自決公投,是台灣民族黨最主要的目標。

台灣民族黨將於10日在台大校友會館召開「台灣民族黨」成立大會。相關人員今天在台北賓館前,先上演掙脫台灣人枷鎖的行動劇,象徵徹底掙脫外來殖民統治強加在台灣人身上的枷鎖。

他說,未來台灣民族黨的發展方向,就是要宣傳台灣主權不屬於中華民國也不屬於中國,而是屬於台灣人民,台灣人民有權利要求公投建國;為了要增加曝光度及達到發揚理念的目的,台灣民族黨會參加立委選舉,以達宣傳目的。

==============================

黃華個人簡歷

黃華(1939年8月16日—),本名黃明宗,出生於基隆市。是台灣的政治人物,也是台灣獨立運動推動者,在過去國民政府戒嚴時期坐牢達二十三年。

黃華於國中畢業後就因家庭變故而失學,1960年擔任國立台灣大學圖書館的工友,並且開始接觸自由民主的思想;同年年底黃華為長兄黃明潭參選基隆市議員助選,1961年參與中國民主黨的組黨運動,結果被以甲級流氓名義管訓達兩年半;黃華出獄後,又因與林水泉、顏尹謨等人組織台灣獨立運動組織,於1967年以叛亂罪名逮捕,判處十年有期徒刑;出獄後黃華與黃信介、康寧祥、張俊宏等人創辦《台灣政論》雜誌,結果1975年12月《台灣政論》被國民政府停刊之後,黃華又因叛亂罪而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黃華出獄之後便與鄭南榕等人發起「新國家運動」,並且於1988年10月發起全島行軍,進行全島演講、遊行活動,捲起一場旋雲;1990年1月3日,黃華又因倡導台灣獨立,與提出台灣建國時間表,被國民政府當局以懲治叛亂條例之預備叛亂罪嫌提起公訴而入獄,引發社會反彈與民眾救援。1990年,民主進步黨甚至於提名黃華為「台灣總統候選人」,以諷刺從未全面改選的第一屆國民大會票選中華民國總統的行為。

1991年由於懲治叛亂條例的廢止與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的修正,黃華出獄,總共黃華在獄中的時間長達二十三年。

黃華之後出任民主進步黨組織發展部主任、台灣國會辦公室主任與新世紀國會辦公室總顧問等職。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後,黃華出任國策顧問。2005年,黃華加入台灣團結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