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台灣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Category

台灣地位未定 羅福全:馬曲解和約精 神

台灣地位未定 羅福全:馬曲解和約精 神 自由時報 – 13 hours ago 〔自由時報記者李宇欣/台北報導〕前駐日 代表羅福全昨指出,舊金山和約確定日本放 棄台澎,但沒有交代台灣的主權歸屬,如今 馬英九總統曲解「中日和約將台灣歸還給中 華民國」,這是錯誤的史觀,也曲解中日和 約的精神,「況且世界上也沒有國家接受這 種說法」。談到台灣在東亞局勢的定位,羅 福全直言,台灣的生存之道,就是「維持現 狀而不歸屬於中國」。 前日本駐台代表 曾公開談未定論 關於「台灣地位未定論」,二○○九年當時 日本駐台代表齋藤正樹也曾公開提出,齋藤 指中日和約(即台北和約)對於台澎主權的 歸屬,並沒有超過舊金山和約的規定,亦即 日本放棄台澎主權,但未言明轉移對象。 羅福全昨在他的新書「羅福全與台日外交」 發表會上清楚表示,「齋藤所言才是事 實」。羅福全在新書中說,齋藤當時是「不 經意講出日本政府心照不宣的立場」,也就 是日本對台灣的國際地位「沒有立場進行認 定」,因此,日本外務省事後也未糾正齋藤 失職。 他並在書中深入闡述說,台灣應掌握日美對 台灣和中國關係所謂的「維持現狀底線」, 也就是日中建交聯合聲明中,日本承認中華 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所以日 本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並且,對於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張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 分,日本僅表示尊重(respect)與理解, 沒有承認。 該論點與美中歷來三項公報,美國就中國對 台灣領土主張用認知(acknowledge),而 不是承認(recognize)一樣。這顯示日美 對於「一中原則」的基本立場,並沒有承認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羅福全說,反而是馬政府的傾中政策,偏離 原本日美對「兩岸維持現狀」的立場,因而 造成美日對台疑慮。戰後六十年以來的日 本,從不憂心「台灣會成為中國的一部 分」,直到馬政府時期才開始憂慮,如果台 灣成為中國一部分,勢必改變東亞安全保障 穩定的狀態。 他表示,馬政府傾中後也改變了台日美中的 多邊關係,並造成國際的混淆,特別是台灣 內部至少有另一半的民眾反對傾中政策,這 部分並沒有讓國際社會知道,必須要改變。 羅福全說,馬英九在二○○八年選舉時,曾 大刊廣告表示「台灣的前途交由兩千三百萬 人來決定」,隨後卻改口承認「九二共 識」,但這是一個不存在的共識,就連前總 統李登輝都否定其真實性時,馬反而進一步 拋出「一國兩區」更為傾中的說法,並曲解 「中日和約」的涵義,「這是一錯再錯」。 張炎憲批馬:沒有真心認同台灣 昨天的新書會,包含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 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曾任羅福全秘書的台 灣智庫執行委員賴怡忠及台灣國家聯盟總召 姚嘉文等人皆出席。 新書會的主持人張炎憲說,馬英九的最大問 題,就是他的心中沒有台灣,卻口口聲聲喊 著愛台灣,也沒有真心認同台灣。這從馬上 任後的駐日代表就可以看出,馮寄台、沈斯 淳等人都無法從台灣人立場上去看台日關 係,這也破壞了過去從李登輝時代所建立起 來的台日友誼。

美国入境卡 国籍栏可填“台湾”

美国入境卡 国籍栏可填“台湾”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美国之 音”22日报道,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 (CBP)17日在一封给美国议员的回信中表 示,台湾旅客前往美国时所持有的 I-94入 境卡和美国的“全球自动通关计划”在国籍 一栏中,以后都填写台湾,而不是“中国台 湾”。在近日美国媒体聚焦“蝙蝠侠”枪击案 和总统大选的背景 下,该消息并未引起太 多注意。“美国之音”引述前台湾驻美代表 吴钊燮的分析称,美国政府此举势将引起 中国抗议,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对台海两 岸的政策有实质 性改变。中国人民大学国 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23日告诉《环球 时报》记者,美国打出“台湾牌”更多是在 进行战略试探,不意味美国的两岸政策有 变。但美国 在“重归亚太”的战略背景下打 出“台湾牌”,值得中国升级警惕和防范。

据报道,美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 领袖、民主党人伯曼6月18日致信 国土安 全部长纳波利塔诺,要求该部所属的海关 及边境保护局修改赴美台湾旅客的I-94入 境卡国籍栏的填写规定,将其国籍列为“台 湾”而不是“中国台湾”。 这封信同时被发给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信中指出:“将台湾称 为‘台湾’,是美国政府长久以来的政策, 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和其他联邦机构都沿 用这一称呼,不同 时提及中国。”

“美国之音”报道称,总部设在华盛 顿、一直推动台湾旅客以“台湾公民”身份 入境美国的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7月 20 日发出新闻稿说,海关及边境保护局的 国会事务处助理专员迈克尔-叶戈尔本月 17日回信给伯曼,表示该局已调查了此事 并做出修正。此后,签发给持台湾护照人 士的I-94入境卡上所注明的国籍,将列 为“台湾”,且将在“全球自动通关计划”的 申请手续中称其为“台湾”。

但也有另外一些案例显示, “台湾”可 填入美国入境卡国籍栏的现象早就存在 了。“美国之音”的报道引述台湾一家外贸 公司的行销经理高女士的话称,她曾多次 到美国旅行,既有公务访问, 也有自费旅 游,但是在持台湾护照入境美国时,从来 没有被要求填写“中国台湾”。《环球时 报》记者在台北多年,身边也有不少朋友 表示,去美国时在入境卡国籍 栏填写“台 湾”并未遭拒。

截至23日晚,台湾媒体并未给予此事 太多关注,只有英文版的《台北时报》22 日在头版发表文章,称此事是“台湾的胜 利”。报道还称,美 国众议员伯曼“为台湾 人的权益奋斗了20年”,1994年,他推动 美国国会立法,允许台裔美国人在护照 的“出生地”栏中填写“台湾”,而非“中国”。 今年 年初,伯曼还游说加利福尼亚州将其 选民网上注册系统中台裔美国人的出生地 列为“台湾”,而非“中国台湾省”。

“美国之音”22日引述前台湾 驻美代表 吴钊燮的话试图降低美国此举的政治意 义,称“这毕竟只是一个表格的填写,而不 是美国政府对外宣示的一个政策改变”。吴 钊燮称,美国政府此举与在美 台湾人的长 期努力争取分不开,但是与马英九政府 的“活路外交”或“两岸外交休兵”政策应该 没有关连。

馬虛構「一中」被稱為「說謊者」,其外交部發稿八點想洗清罪名:一八九五年「馬關條約」證明台灣屬中國。沈建德反駁如下:一六三五年台灣人與荷蘭「七條協議」證明台灣屬於台灣。

馬虛構「一中」被稱為「說謊者」,其外交部發稿八點想洗清罪名:一八九五年「馬關條約」證明台灣屬中國。沈建德反駁如下:一六三五年台灣人與荷蘭「七條協議」證明台灣屬於台灣。

竊台還狡辯

◎ 沈建德

馬虛構「一中」被稱為「說謊者」,其外交部發稿八點想洗清罪名:一、一八九五年「馬關條約」證明台灣屬中國。二及三、「開羅宣言」有「台澎歸還中華民國」字樣,且編入美國條約彙編,有法律拘束力。四、一九四五年陳儀受降時宣告台澎劃入中國。五及六、日本依舊金山和約放棄台灣,依中日和約把台灣交給中華民國。七、即使日本放棄台澎未定歸屬,戰後中華民國因先佔、「時效原則」取得對台主權。八、「中華民國」今昔同一國。

反駁如下:一、一六三五年台灣人與荷蘭「七條協議」證明台灣屬於台灣。二及三、「台澎歸還中華民國」只是蔣介石提議,羅斯福、邱吉爾不同意。而美國條約彙編編入的是「一九四三第一次開羅會議」不是「開羅宣言」,羅、邱也未同意蔣竊台提議。四、陳儀來受降不是來移轉主權,否則無須「中日和約把台灣交給中華民國」。五及六、日本政府不止一次否認把台灣交給中華民國。七、過去中華民國在台血腥恐怖統治也算「時效原則」嗎?八、中華民國竊台,以其今昔均屬中國的關係,暗圖移轉台灣給北京,不用說大家也很清楚。

(作者為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

台灣護照上的ROC和下面的台灣,是不是該換一下位置?

王仲桓:台灣護照上的ROC和下面的台灣,是不是該換一下位置?

我不想被誤會成Chinese

◎ 王仲桓

六月廿六日,在克羅埃西亞的杜布羅尼克機場,已經Check in了,距離飛機起飛僅剩三十分鐘,地勤小姐居然不准我們上飛機,行李也沒上機,硬說我們是China,需要簽證。我說我們是來自Taiwan,但她就是指著護照上Republic of China的China, 一直說我們是China,要簽證。

當時,真的有點汗顏,China印得那麼大,怎能怪外國人誤會。最後好不容易解釋清楚,經理承認錯誤,但,飛機已經飛了!

政府每天跟China很好,郁慕明甚至說當台灣人是搞民粹,但在歐洲,Chinese卻是不受歡迎的,護照上的China害我們延誤回家的時間。

當中國人有那麼光榮嗎?護照上的ROC和下面的台灣,是不是該換一下位置?

(作者為退休老師,外省第二代)

「台灣地位未定」, 請看一下舊金山和約的複雜過程。

「台灣地位未定」, 請看一下舊金山和約的複雜過程。

舊金山和約的複雜過程

◎ 陳儀深

一九五一年舊金山對日和約至今六十年,它作為討論戰後「台灣地位」的國際法依據,絕對比開羅會議公報優位,但是和約所凸顯的「台灣地位未定」結論,不為馬英九總統所喜,日昨他還是強調,「開羅宣言」以及日華和約,謂台灣已經確定交還中華民國。為了彌補國人對這一段緊要歷史的缺少認識,台灣國家聯盟舉辦的系列演講座談已經開始,可惜聽眾寥寥無幾。

一九四九年美國發表對華政策白皮書,國務院準備放棄國民黨政府的態度明顯,但麥克阿瑟將軍大力提醒:中國赤化對於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地位已是嚴重威脅,若台灣亦隨之而去,美國在西太平洋的防務將根本動搖。尤其當一九五○年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還在東京磋商對日和約之際,韓戰爆發,三天之後,即六月二十七日杜魯門總統便宣布美國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防範中共對台灣的攻擊,同時也制止國民黨政府對中國大陸的海、空攻擊,杜魯門總統這份聲明明白指出:福爾摩沙未來地位的決定,必須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復,對日和約的締結,或聯合國的考慮。

筆者今春赴華府的國家檔案館查閱資料,發現所謂Provisional Draft of Japanese Peace Treaty,從一九五○年至一九五一年數易其稿,初期的措辭是把台澎直接交給中國「Japan hereby cedes to China, in full sovereignty, the island of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islands.」,但一九五一年五月三日的約稿,把韓國和台澎放在一起,即「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s, titles and claims to Korea, Formosa and Pescadores…」,到了一九五一年七月十三日的約稿終於把韓國與台澎拆開,寫明日本承認韓國獨立,台澎的部分則只寫日本放棄:「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 to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過程中,國民黨政府強烈反對聯合國託管,但透過駐美大使顧維鈞表示不反對「四強決定」台澎歸屬的建議,最後幸賴杜勒斯抵擋來自英國的壓力,堅持凍結台灣地位問題,眾所皆知的「只寫日本放棄」版本才告確定。

「台灣地位未定」的直接意涵,是台灣不屬日本、美國、中國,固然人民自決權是當然出路,但長期的中國國民黨外來統治,掩蓋了台灣不屬中國的事實,台灣人與其侈言主權獨立,不如先問自己能不能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任會長)

黃森元: 駁斥中共對台灣所持「一個中國」原則

黃森元: 駁斥中共對台灣所持「一個中國」原則

「主權」所具有之最高統治權,其統治的對象是「人」,試問中華人民共和國自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開國至今,有否統治過台灣島上二千三百萬之「人」?中國共產黨領導階層自始至今,從無亦不敢稱台灣島上二千三百萬之「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國民,具有其國籍,持有其「護照」,而且中華人民共和國自開國至今從未編造過一毛錢之國家預算施政於台灣人之身上,職是之故,其對「人」之最高統治權不及於台灣二千三百萬人,對台灣自無所謂「主權」可言。

…….中國共產黨領導階層一再訴求,台灣是「中國領土之一部分」,試問,為何從無亦不敢稱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一部分?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自開國至今,從無一天有統治過台灣(中華民國之統治領域),亦即在台灣之領土空間上從無行使過其統治權。其所謂「台灣是中國之一部分」,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之唯一合法政府云云,試問其所謂之「中國」,其具體法律上之「國家」何在?「中國」之概念係文化上、地理上,抽象而不具法律意義之「中國人」習慣之所使用之「名詞」。

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實實在在,在大陸領土空間上能行使主權(對人及對土地之最高統治權),具體且具有法律上意義之「國家」。為何一個正正堂堂法律上之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會變成一個抽象不具法律上存在國家(中國)之政府?一個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變成另外一個國家(中國)之政府?

…..中國共產黨主張:「台灣自古是屬於中國的領土」或「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然而,「中國」及「中國人」的概念是自一九一二年創立中華民國以後才開始使用之通稱。在此之前,是大清國、大明國、大宋國、大唐國、大漢國、大秦國….而全部王土(領土)是皇帝的江山,是屬於皇帝(朕即國家)所有,臣民是奴才,草(賤)民,不可能與皇帝分享江山。那麼,請問台灣是屬於那一個皇帝江山的一部分?這是自欺欺人及欺世的謊言。[1]~黃森元/前美國太平洋時報社長

 

[1] 駁斥中共對台灣所持「一個中國」原則

 

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一而再、再而三,屢次推銷中國共產黨對台灣之根本立場,對中國共產黨領導階層所持若干謬論,必須予以駁斥以正視聽。中國共產黨領導階層及其對外發言人一再錯放之謬論如下:「中國主權須完整」、「中國領土不容被分割,台灣欲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或因反台獨而制定了莫名其妙的對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不發生法律效力的「反分裂國家法」。中共持續打壓台灣,是愚蠢、無知和幼稚的行為。

 ●首先,針對「主權」概念作一釐清:

清朝以前一貫的是「朕即國家」,中國人沒有「主權」之觀念。西洋人即自「君主主權」進到「國家主權」,然後「國民主權」。「主權」之學說,理論很複雜,簡單解析「主權」,即在一個特定領域上所具有「對人及對土地之最高統治權」;亦即「對人之最高統治權及對土地之最高統治權」之謂(故教授薩孟武之學說理論,註1)。而最高統治權,其統治的對象是「人」及「其在土地上所居住之人」。

換言之,兩者所統治的對象均是人,並不是土地。如果沒有「人」或僅是「一個人」(就像魯賓遜漂流到一個「無人島」(土地)一樣),是不會產生「政治(統治與被統治)上之支配關係」,亦不會產生「國家」或「主權」問題的。

「主權」所具有之最高統治權,其統治的對象是「人」,試問中華人民共和國自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開國至今,有否統治過台灣島上二千三百萬之「人」?中國共產黨領導階層自始至今,從無亦不敢稱台灣島上二千三百萬之「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國民,具有其國籍,持有其「護照」,而且中華人民共和國自開國至今從未編造過一毛錢之國家預算施政於台灣人之身上,職是之故,其對「人」之最高統治權不及於台灣二千三百萬人,對台灣自無所謂「主權」可言。

 ●其次,針對「領土」概念作一釐清:

所謂「領土」係一個國家發動統治權之「空間」。對於居住在一個「特定領域上」之同一「人」,不能同時加以兩種不同之統治支配或強制力,所以,統治權含有「排他」的性質(故教授薩孟武之學說理論,註1)。所謂「領土的分割」,並非物權法上之「所有權」或「地上權」之讓渡,而是特定「統治權」離開該「特定領土」之空間(中華民國離開大陸之空間),由另外之「特定統治者」行使「新統治權」於該「特定領土」之空間而已(中華人民共和國行使「新統治權」於大陸之空間)。職是之故,「特定國家」(中華民國)其公法人之人格在國際法上仍然保存同一性,不發生任何變化。

惟有喪失全部領土,不能對居住在「特定領土」(台灣)上之「人」發動最高統治權(包括對人及對土地),亦即不能行使其主權(對內是最高,對外是獨立)時,該「國家」(中華民國)才成滅亡。

由上所述,中國共產黨領導階層一再訴求,台灣是「中國領土之一部分」,試問,為何從無亦不敢稱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一部分?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自開國至今,從無一天有統治過台灣(中華民國之統治領域),亦即在台灣之領土空間上從無行使過其統治權。其所謂「台灣是中國之一部分」,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之唯一合法政府云云,試問其所謂之「中國」,其具體法律上之「國家」何在?「中國」之概念係文化上、地理上,抽象而不具法律意義之「中國人」習慣之所使用之「名詞」。

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實實在在,在大陸領土空間上能行使主權(對人及對土地之最高統治權),具體且具有法律上意義之「國家」。為何一個正正堂堂法律上之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會變成一個抽象不具法律上存在國家(中國)之政府?一個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變成另外一個國家(中國)之政府?

 ●再次,針對台灣欲製造「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問題之釐清: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中華民國尚未滅亡(不像清朝滅亡後才建立中華民國),就於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在大陸建立一個新國家,如此就產生了兩個中國,一個是尚未滅亡之中華民國,另一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目前在國際法上這是兩個具有主權(最高而且獨立)之國家,中華民國雖然喪失而離開了大陸之統治權空間,但其公法人之同一個人格不發生任何變化,在國際法上仍然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主權國家,因其在台灣領土空間仍然具有對人及對土地之最高統治權。

這種結果之發生,是中國共產黨自已造成的,是中國共產黨自已製造兩個中國。如果中國共產黨不改變「中華民國」國號,不創造新的國家,今天「一國兩制」就如同「香港」,名正言順。但中國共產黨自已製造複雜困難不能解決之問題,而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無中生有。

中國共產黨一直在威嚇「台灣」或「他國政府」欲陰謀製造兩個中國,真是無知而且莫名其妙!至於「一中一台」目前尚無「台灣共和國」之國家存在,還無「一中一台」問題。

中國共產黨主張:「台灣自古是屬於中國的領土」或「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然而,「中國」及「中國人」的概念是自一九一二年創立中華民國以後才開始使用之通稱。在此之前,是大清國、大明國、大宋國、大唐國、大漢國、大秦國….而全部王土(領土)是皇帝的江山,是屬於皇帝(朕即國家)所有,臣民是奴才,草(賤)民,不可能與皇帝分享江山。那麼,請問台灣是屬於那一個皇帝江山的一部分?這是自欺欺人及欺世的謊言。

 ●台灣人民要正名,制憲立國,是全體人民的權利:

如果居住在台灣領土空間上之二千三百萬人,有其自已之「共同意思」(意志)欲打破現狀,創立新國家,其性質並非向「中華人民共和國」爭取獨立,亦非向亳無存在之「中國人」習慣上所使用名詞之「中國」爭取獨立,而是向「中華民國」爭取獨立,就像「中華人民共和國」向「中華民國」告別而獨立創造新的國家一樣。

 ●台灣人要獨立建國,方式可用:

(1)流血革命推翻中華民國之統治權,使中華民國滅亡而建立台灣共和國(目前絕對多數台灣居民無此想法)。

(2)學習日本之方法,即經由「明治憲法」之修改憲法程序,通過「新日本國憲法」將「明治憲法」下之「日本大帝國」消滅,在「新日本國憲法」下產生「新日本國」一樣,台灣可經「中華民國憲法」之修改憲法程序,將中華民國國號改為台灣共和國(在立法院國親兩黨立法委員多數下,目前尚無可能)。

(3)以公民投票,讓台灣二千三百萬住民決定願否制訂新憲法創立新國家──「台灣共和國」(目前尚有困難)。由上所述,台灣之前途,台灣問題完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亳無關係,亳無牽涉。中國共產黨所謂台灣或他國政府陰謀製造「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係屬無稽之談。

 ●結論:

台灣共和國尚未誕生之前,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是兩個國家的國際問題,希望中國共產黨能以法治之觀點,認清台灣問題的真相,不是「一個中國」原則之問題,迅速從事協商,勇敢地建立友好和睦之邦交關係,兩岸人民幸甚!

 

(黃森元/前美國太平洋時報社長)

 

2008.09.27

 

美國與中國的「一台各表」[作者:林 志昇]

美國與中國的「一台各表」[作者:林 志昇]

US & China are diverged perceptions on Taiwan

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海軍四星上將Admiral Michael Mullen和來訪之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陳炳德2011年5月18日,在美國國防部五角大廈所召開之美中共同記者會中,提及:http://www.youtube.com/watch?v=uVjgznHaetk&feature=relmfu

 

 

1. As I indicated, we have very open and frank discussions about this, and as General Chen said, Secretary Clinton repeated, and I will only reemphasize,  United States’ policy is “support the one China policy".

如我所說的,我們對此有非常公開且坦白之討論。誠如陳將軍所言,柯林頓國務卿一再表示,而我將只是再強調美國的政策,是支持一個中國政策。

 

按:美國政府「一個中國政策」,是依據1979年1月1日所發佈之美中建交公報第2項: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recognizes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the sole legal Government of China.

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唯一合法之中國政府。

 

因此,事實上其僅止於「美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唯一合法之中國政府」,相對地,其意味美國同時正式宣告:「美國不再承認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由此可見,美國政府之「一個中國政策」是衍生於「兩個中國異象」,美國只是「二中選一」,以和中國完成關係正常化,完全無涉台灣歸屬。

 

而至於美中建交公報第7項,只是「再肯定上海公報內美中雙方同意的原則(reaffirm the principles agreed on by the two sides in the Shanghai Communique)」: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cknowledges the Chinese position that there is but one China and Taiwan is part of China. 美國政府得知中國的立場是:「中國只有一個而台灣是中國之部份」。

 

美國政府所肯定的是「中國只有一個」,然對台灣歸屬從未表達任何立場。所謂「台灣是中國之部份」是台海兩岸中國人的一廂情願之認知及說法(本土台灣人並非中國人)。

 

2. I certainly share the view of the peaceful reunification of China.

我當然同樣持中國和平統一之觀點。

 

就「統一(unification)」而言,其本質是「單一或合一(the act of making or becoming a single unit)」?因此,所謂「中國和平統一」之原意是指中國共產黨所創建之中華人民共和國及中國國民黨所創建之中華民國之「兩個中國(two Chinas)」,經和解泯冤仇後,因合併而「單一化」,使成為「一個中國(one China)」,非指台灣和中國之合併,在萬國公法架構內,中國國共是應「和平統一」,而台灣問題則是應「和平解決」。然,統一並非和平解決台灣問題之選項,這一點是非常明確的。  

 

其理由很簡單:一方面,台灣人和中國共產黨間是素無恩怨,無和解之必要,另一方面,在法理上台灣因不歸屬中國,無和中國統一之條件,故台灣人並無立場和中國和解,完成所謂「和平統一」,致使「武力併吞」成為中國取得台灣之「唯一管道(sole channel)」,然而,美國國內法的台灣關係法明文提及:

 

A. Taiwan Relations Act Section 2.2.3 
It is the policy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make clear that the United States decision to establish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rests upon the expectation that the future of Taiwan will be determined by peaceful means;
台灣關係法第2節第2條第3項:
美國的政策是–
明白表示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之決策,是基於台灣未來將以和平方法決定之期許。

 

B. Taiwan Relations Act Section 2.2.4
It is the policy of the United States–
to consider any effort to determine the future of Taiwan by other than peaceful means, including by boycotts or embargoes, a threat to the peace and security of the Western Pacific area and of grave concern to the United States;
台灣關係法第2節第2條第4項:
美國的政策是–
認定非以和平方法決定台灣未來之任何作為,包括聯合抵制、禁止航運、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與安全之威脅,都為美國所嚴重關切者;
 
也就是說,美國向中國明白表示,中國一旦以任何非和平方法企圖併吞台灣,其將影響美國和中國間之外交關係。美國政府要求中國必須以「和平方法」解決台灣問題,等同要求中國需依「國際法」解決台灣問題。因此,中國除了遵循國際法以尋求和平解決其所謂台灣問題之方法外,別無他途。

 

3. It’s very difficult to say what the steps will be to ensure that happens in our conversions, part of the emphasis in our conversions is to try to move forward, so these channels just don’t exist for our kids and our grandkids. 在我們的會談中,很難說有什麼步驟將得以確保其發生,部份在會談中所強調的是要設法去推行,是以這些管道對我們的子孫根本不存在。

 

相對於台海兩岸之中國人政權間,是有「統一」之正當性,中國對台灣之覬覦,只能稱得上是「設法併吞(is to try to annex)」,非「設法統一(is to try to unify)」。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陳炳德,在和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Michael Mullen會談中,所特別強調的,不外乎中國希望美國能成全中國併吞台灣之夢想。但是, Mullen將軍言下之意是「即使至後代子孫也不存在中國併吞台灣的管道」。更貼切地說,中國想併吞台灣,不只在當今,即使在未來也是「連門都沒有」。 

 

然而,由於中國方面將"so these channels just don’t exist for our kids and our grandkids(是以這些管道對我們的子孫根本不存在)”聽成"so these challenges don’t exist for our kids and our grand kids(是以這些挑戰對我們的子孫不存在)",穿鑿附會自我錯誤解讀為:「推進中國和台灣兩方的關係,讓這些問題對代子孫不成為挑戰」,實現將台灣將來併入中國。照理來說,這應非美國政府或美國軍方之原意。

 

美國政府或美國軍方如確實企圖「違犯萬國公法(to offend against the law of nations)」,將台灣推向中國,美國國會完全有立場依美國憲法Article 1 Section 8: To define and punish offenses against the law of nations, 界定並處罰違犯萬國公法而予以制裁。

 

4. I appreciate what General Chen said in terms of future arms sales certainly impacting our relationship, but it really depends on what they are and how much they would impact on them. 我尊重陳將軍所言,未來軍售勢必影響雙方關係之說法,然實際上應視所售為何?及所影響之程度而定。

 

在美國總統依戰爭法正式宣告台灣佔領結束前,美國對本土台灣人之敵意,在法理上是尚未解除。美國在託管琉球期間,如有軍售琉球是不合理也不正當。相形之下,美國如有軍售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內之台灣,則是屬於荒謬。雖無法確定美國在台灣關係法架構內之軍售,會如何影響美中雙方關係,然可以確定美國是經由軍售予代理台灣美國軍政府佔領日本台灣之中國殖民政權,獲取美國利益,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5. I would also finally say that in United States, as in China, we follow the law. We have the law which is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nd we will continue to follow that until such time as that may change, that’s the responsibility of Congress to simply initiate that and, well there maybe discussions. That’s not something I am aware is up in terms of priority at this point of time. As long as that law remains in effect, certainly we will follow it. 最後我也要說,在美國,如同在中國,我們遵守法律。我們有一個台灣關係法,我們將繼續遵守直至有所改變,那是國會的責任以起始或討論。其在此時點是否有急迫性,非我所知情。只要該法律持續有效, 當然我們要遵守。

 

美國國會所片面制定並通過的「國內法」性質之台灣關係法,非不可片面廢除,而同樣是由美國國會所通過的「國際法」性質之舊金山和平條約,則是不可片面廢除。美國是法治國家,不只應遵循台灣關係法,更應遵守法理位階等同美國憲法之舊金山和平條約,及法理位階更高之萬國公法。而中國即使不承認舊金山和平條約,也應承認並遵循萬國公法等之國際法則。若非萬國公法之拘束,過去稱為奉天之遼東半島,早就和台灣一樣,依日清馬灣條約(日稱下關條約)永久讓與日本。

 

在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Michael Mullen將軍之發言中,從頭到尾只有在提及「台灣關係法」出現一次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外之「台灣(Taiwan)」,明顯謹慎迴避,將舊金山和平條約架構內之「台灣(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和「一個中國政策及中國和平統一」有所連結。中國方面則是趁翻譯之便,片面將台灣連結中國,於是各說各話,形同一個台灣各自表述。基於「中國之統一」和「台灣之問題」是風牛馬不相及之兩回事,本土台灣人勿預設立場,以致先入為主,一聽到「一個中國或中國統一」,就自動對號入座連結「台灣問題」而不自知。

 

作者:林 志昇(武林 志昇˙林 峯弘)

福爾摩沙法理建國會  執行長

2011/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