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中華民國’ Category

台灣地位未定 羅福全:馬曲解和約精 神

台灣地位未定 羅福全:馬曲解和約精 神 自由時報 – 13 hours ago 〔自由時報記者李宇欣/台北報導〕前駐日 代表羅福全昨指出,舊金山和約確定日本放 棄台澎,但沒有交代台灣的主權歸屬,如今 馬英九總統曲解「中日和約將台灣歸還給中 華民國」,這是錯誤的史觀,也曲解中日和 約的精神,「況且世界上也沒有國家接受這 種說法」。談到台灣在東亞局勢的定位,羅 福全直言,台灣的生存之道,就是「維持現 狀而不歸屬於中國」。 前日本駐台代表 曾公開談未定論 關於「台灣地位未定論」,二○○九年當時 日本駐台代表齋藤正樹也曾公開提出,齋藤 指中日和約(即台北和約)對於台澎主權的 歸屬,並沒有超過舊金山和約的規定,亦即 日本放棄台澎主權,但未言明轉移對象。 羅福全昨在他的新書「羅福全與台日外交」 發表會上清楚表示,「齋藤所言才是事 實」。羅福全在新書中說,齋藤當時是「不 經意講出日本政府心照不宣的立場」,也就 是日本對台灣的國際地位「沒有立場進行認 定」,因此,日本外務省事後也未糾正齋藤 失職。 他並在書中深入闡述說,台灣應掌握日美對 台灣和中國關係所謂的「維持現狀底線」, 也就是日中建交聯合聲明中,日本承認中華 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所以日 本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並且,對於 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張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 分,日本僅表示尊重(respect)與理解, 沒有承認。 該論點與美中歷來三項公報,美國就中國對 台灣領土主張用認知(acknowledge),而 不是承認(recognize)一樣。這顯示日美 對於「一中原則」的基本立場,並沒有承認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羅福全說,反而是馬政府的傾中政策,偏離 原本日美對「兩岸維持現狀」的立場,因而 造成美日對台疑慮。戰後六十年以來的日 本,從不憂心「台灣會成為中國的一部 分」,直到馬政府時期才開始憂慮,如果台 灣成為中國一部分,勢必改變東亞安全保障 穩定的狀態。 他表示,馬政府傾中後也改變了台日美中的 多邊關係,並造成國際的混淆,特別是台灣 內部至少有另一半的民眾反對傾中政策,這 部分並沒有讓國際社會知道,必須要改變。 羅福全說,馬英九在二○○八年選舉時,曾 大刊廣告表示「台灣的前途交由兩千三百萬 人來決定」,隨後卻改口承認「九二共 識」,但這是一個不存在的共識,就連前總 統李登輝都否定其真實性時,馬反而進一步 拋出「一國兩區」更為傾中的說法,並曲解 「中日和約」的涵義,「這是一錯再錯」。 張炎憲批馬:沒有真心認同台灣 昨天的新書會,包含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 前國史館館長張炎憲、曾任羅福全秘書的台 灣智庫執行委員賴怡忠及台灣國家聯盟總召 姚嘉文等人皆出席。 新書會的主持人張炎憲說,馬英九的最大問 題,就是他的心中沒有台灣,卻口口聲聲喊 著愛台灣,也沒有真心認同台灣。這從馬上 任後的駐日代表就可以看出,馮寄台、沈斯 淳等人都無法從台灣人立場上去看台日關 係,這也破壞了過去從李登輝時代所建立起 來的台日友誼。

馬英九應要求中國公開宣示「是否同意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否承認中華民國存在?」否則就是自欺欺人、出賣主權、屈從中國。

馬英九應要求中國公開宣示「是否同意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否承認中華民國存在?」否則就是自欺欺人、出賣主權、屈從中國。

「九二共識」說 李斥馬扭曲歷史

自由時報自由時報 – 2011年12月24日 上午4:23

 

〔自由時報記者林恕暉/台北報導〕馬英九總統一再聲稱「九二共識」是前總統李登輝任內的決定,李登輝昨天再度透過臉書發表親筆簽名聲明,痛批馬英九扭曲歷史、欺騙國人;馬英九應要求中國公開宣示「是否同意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否承認中華民國存在?」否則就是自欺欺人、出賣主權、屈從中國。

李︰九二會談沒有共識

李登輝昨發表「九二會談無共識、歷史不容扭曲」聲明指出,馬英九前天受訪再一次主張「九二共識」是在李登輝總統任內就已決定。對此,李登輝強調他已經公開講過幾十次,一九九二年兩岸香港會談沒有共識,當初參與談判的故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也說沒有,蘇起也承認「九二共識」是他自創的,但馬還是不斷講有「九二共識」,這種扭曲歷史、欺騙國人的行為,實在讓人無法接受。

李登輝說,國統會成立的目的,是因應結束兩岸戰爭狀態,並包容國民黨內部不同意見的過渡性安排,當時國統會的實質主張是「二個政治實體」,因中國無法接受「二個政治實體」的「各自表述」,所以九二會談才沒有「共識」,直到現在也沒有「各自表述」的「共識」。

李登輝指出,中國所謂的「九二共識」只有「一個中國」,根本沒有馬英九所謂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他不知道「共識」在哪裡?馬英九如果要一再主張有「九二共識」,請他先說明中國是否已經同意「各自表述」,並應要求中國政府公開宣示,是否同意「各自表述」,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否則,就是自欺欺人、出賣主權、屈從中國的行為。

黃昆輝︰馬謀殺中華民國

台聯黨主席黃昆輝昨天也召開記者會,直指馬英九大談九二共識就是謀殺中華民國,呼籲選民,總統選舉要支持蔡英文、不分區立委政黨票支持堅守本土立場的台聯。

李登輝也呼籲民眾要「棄馬保台」,「這種心中無人民的政府,已經嚴重威脅台灣的民主發展」,台灣人民還不知道要覺醒嗎?

中華民國最後的歸宿–台灣人真正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之後。

中華民國最後的歸宿–台灣人真正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之後。

 

中華民國最後的歸宿在那裡?

台灣人真正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之後, 只有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出去之後,才能讓台澎領土與台澎民眾成為美國台灣關係法所適用的對象People on Taiwan,但不包括金馬。

 

畢竟台澎對中華民國而言僅是借住的暫居地,是流亡政府的棲所處,終有一天會回去中國金馬的。[1]

 

 


[1] 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

◎ 田台仁

陳儀深教授在舊金山和約的複雜過程一文的結論:「『台灣地位未定』的直接意涵,是台灣不屬日本、美國、中國,固然人民自決權是當然出路,但長期的中國國民黨外來統治,掩蓋了台灣不屬中國的事實,台灣人與其侈言主權獨立,不如先問自己能不能結束國民黨的統治。」對台派是精彩的雷霆棒喝。

若因中華民國的有效統治涵蓋台澎金馬,故說台獨是要將台澎從中華民國(=中國)獨立出去,這概念本身就已將台澎先歸屬中國,而後才要獨立。如此概念完全合乎台語一句諺語:「無枷卻舉門扇板」(bo-ke teh gia mng-siN-pan)。

然而,讓台澎領土地位正確顯現,絕對不是讓台澎獨立,反而是要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出去到金馬,才能讓國際看到台澎未定位的最正確原貌。畢竟台澎對中華民國而言僅是借住的暫居地,是流亡政府的棲所處,他們終有一天會回去中國。

更何況只有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出去之後,才能讓台澎領土與台澎民眾成為美國台灣關係法所適用的對象People on Taiwan,但不包括金馬。(作者為經濟學人,http://tw.myblog.yahoo.com/jkt921

 

連根藤: 美國早已廢止中華民國ROC,促中華民國ROC還政台灣人民進行建制。台灣朝野應有正確認識和心理準備。

連根藤: 美國早已廢止中華民國ROC,促中華民國ROC還政台灣人民進行建制。台灣朝野應有正確認識和心理準備。

 

續「與鄭弘儀談公投」◎ 連根藤

陳三興教授六月十五日在自由廣場「與鄭弘儀談公投」一文指出「台灣人民如想公投建國,談判對象是美國,不是中國」,這是對的。但他錯怪美國反對「李登輝的兩國論」和「陳水扁的公投入聯」。

美國是反對李扁用中華民國之名代表台灣人民。台灣的ROC成立於一九五○年三月,它不是國家,因此李扁頂著「ROC總統」的頭銜稱「兩國論」和「公投入聯」,是借台灣人民的權利為無國家地位的ROC確立國家地位,美國總統和國務院當然要依台灣關係法反對。

台灣關係法規定台灣人民具備國家地位,只是尚未國家正常化而已。美國政府反對ROC總統辦公投來改變台灣人民「已具備國家地位」的法律地位。入聯是台灣人民和台灣國的權利,不是ROC或ROC總統的權利,何況後者是違反國際法的行為。

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羅斯蕾婷娜六月十六日在華府辦「台灣為何重要」的聽證會,她致詞強調「台灣關係法和雷根總統的六項保證仍然有效指導美台關係」;其中還包括一項台灣故意漏網的新聞是她質疑「台灣不該選舉ROC總統」。美國早已廢止ROC,促ROC還政台灣人民進行建制。台灣朝野應有正確認識和心理準備。

(作者為台生報發行人)

胡文輝: 馬英九成了形同特首的中華台北總統,中華民國總統也就不見了。

胡文輝: 馬英九成了形同特首的中華台北總統,中華民國總統也就不見了。

 

自由電子報首頁 > 自由評論2011-05-19

[文中連結部分是 自加]

中華民國總統不見了!

世衛組織矮化台灣為「中國台灣省」,為維護國格尊嚴,我國當然嚴正抗議,必須表明「中華民國是個主權獨立國家,台灣不是中國的一省」,那才算有點「嚴正」。

「我國」現在就是指「中華民國」,但是,馬英九政府送世衛秘書處的抗議信,卻自稱「中華台北」,中華民國不見了既然邱文達成了中華台北衛生署長,馬英九就成了形同特首的中華台北總統,中華民國總統也就不見了。

馬英九不是信誓旦旦依據憲法,捍衛國家嗎?未經制憲、修憲公投,馬身為總統,竟逕自更改國名,所謂捍衛國家,根本攏是假,更涉及違憲毀國、對國不忠!

即使就所謂「一中各表」來論,中華人民共和國施壓世衛,「表述」台灣是中國一省,這是對台灣主權的霸凌、強暴,我國不能任人欺凌,當然要抗議,並明確表述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國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這才算有「各表」意味。

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一個中國」,橫霸地把台灣列為其一省,馬英九政府承認「一個中國」,又自滿於「中華台北」的矮化稱呼,在世衛大會(WHA)的國際場合完全不對等,實質上成了一國對一區,只見「一中」,哪來「各表」?

再從馬政府公布的向世衛抗議信英文原文及中文翻譯來看,兩種版本對台灣主權的文字差很大,英文原文中沒見「我國」,中文譯本卻冒了出來,這不可能是翻譯錯誤,而是故意欺瞞台灣人民。

「一中各表」本就是國共合謀偽造的騙局,現在馬政府連「各表」都在騙,這次WHA,在世衛辱台密件陰影下,馬政府接受一中架構下的「中華台北」,等同奉中國為宗主國。喪權辱國,莫此為甚!(作者胡文輝,資深新聞工作者)

請看!中國國民黨的偽造歷史PHOTOSHOP陰沈功

請看!中國國民黨偽造歷史PHOTOSHOP陰沈

 

在中國國民黨的黨史中,竄改歷史乃至抹殺歷史人物的惡行劣跡可謂罄竹難書。像明明是孫中山與蔣介石、何應欽及王柏齡的團體照,卻讓蔣介石竄改成孫中山與蔣介石二人的合照,因為蔣介石想假借此一照片來彰顯其為孫中山的唯一傳人![1]

孫坐於前,蔣立於後,好像孫蔣傳承!然而再仔細看左邊那張圖,除了孫蔣二人姿勢不變外,還多了兩個人,左圖中右一為王柏齡,左一為何應欽.[2]

經查, 原圖為 1924年6月16日  孫中山主持黃埔軍校開學典禮後,同蔣介石(中),何應欽(左),王柏齡(右)合影。

 

延伸讀物:

兩蔣檔案/李敖:蔣介石與孫文合照 事後合成原文網址: 兩蔣檔案/李敖:蔣介石與孫文合照 事後合成 | 娛樂新聞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 http://www.nownews.com/2005/04/18/389-1778856.htm#ixzz1MwJgjM8e

 2005年4月18日 02:37

 

 

記者屈文仁/台北報導

先總統蔣公介石先生有一張與國父孫中山先生合照的相片,被踢爆為事後的合成照,對近代史有著詳盡研究的李敖說,這是蔣介石為了證明他是孫文唯一傳人,才下令使原照片中的其他人不能「顯影」。

東森新聞製播「兩蔣父子檔案解密」系列專題,首輯請到大師李敖,暢談蔣介石崛起、革命、對日抗戰、國共戰爭,直至退守台灣的歷程,公佈了不少珍貴的史料。

根據一般人了解,蔣介石是於1907年20歲時留學日本,於東京休假期間與中國流亡日本人士接觸而加入革命同盟會,之後回到法租界的上海,進行同盟會秘密組織工作,才展開其革命生涯。

1917年蔣介石於孫中山麾下,在當時廣東革命陣營裡,只能算是初生之犢,在他前面至少還有胡漢民、汪精衛、廖仲愷等人,粵軍大老許崇智在軍中的聲望也非其可比擬,但蔣介石最後卻能越過不少革命前輩,取得孫中山繼承人的地位,是不少史學家好奇的地方。

對此,政大歷史系副教授劉維開說,戰爭,打勝仗,是一個軍人能夠往上竄最重要的本錢,蔣介石的時機抓得非常準,當時如果他不參加第一次東征,機會可能就流失了。

然而,根據東森新聞了解,蔣介石取得孫中山繼承人地位,憑藉的不僅僅是黃埔軍校的嫡系武力,有一張1924年黃埔軍校開學典禮中兩代革命領袖惺惺相惜的著名歷史照片,最後幾乎可證明該張照片經過變照,當時擔任黃埔軍校教官的黃埔軍校教授部主任王柏齡、黃埔軍校教授教官何應欽,其實也在其實也在這張照片中,只是二人身影卻被淡化了,由此可以看出蔣介石為取得正統地位的一些著力痕跡。

李敖說,這張照片很早就變造了,不是在台灣變造的,這是蔣介石為證明他是孫中山唯一傳人,才下令讓人變造相片,使何、王二人不能「顯影」,不過,其中有個關鍵人物何應欽將軍不甘心「自己不見了」,所以在蔣介石過世後,出書完整的公佈了原照片,才讓真相大白於世。

談到蔣介石處心積慮將自己塑造成正統傳人形象、奪得權力的過程,李敖徹底顛覆了一般人對蔣介石的印象。他說,蔣介石為了得到孫中山的信任,為孫中山幹了一票生意。孫中山手下有個人叫陳其美,是上海大流氓,蔣介石也是上海流氓,大哥就是陳其美。孫中山革命時拿了日本人一筆錢,卻吃掉了,當時陶成章系統的革命團體叫光復會的,因為追查這筆錢如何被孫中山A掉,雙方就此結了樑子。

李敖說,辛亥革命、上海要光復時,陶成章系統在上海運動,陳其美在上海也要搞革命,結果偷走陶成章等人的革命成果,蔣介石並趁陶成章住院時,暗殺了陶成章後跑到日本去,這就是民國二年蔣介石不在中國在日本的原因。孫中山也一直欠蔣介石一個人情,就是蔣為他幹掉了當年的仇人。

出任黃埔軍官學校校長是蔣介石取得正統傳人的一個重要關鍵,李敖說,根據劉峙將軍的回憶,當時黃埔軍官學校校長是要給許崇智的,許是正式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的,蔣介石根本沒有唸,學歷是假的,可是蔣介石運用了很多浙江人、上海人去廣東卡位,最後卡進去了,逼得孫中山只好讓蔣介石做校長。


[1]偽造歷史慣犯◎ 王國城.自由電子報首頁 > 自由廣場 2011-04-28

[2] 誰說蔣介石是中山樵的傳人?[fake photo]

在一個偶然的遊歷中,筆者看到右上那個圖,孫坐於前,蔣立於後,好像孫蔣傳承就這張圖!然而再仔細看左邊那張圖,除了孫蔣二人姿勢不變外,還多了兩個人,左圖中右一為王柏齡,左一為何應欽,90年前連續照兩張像,當中要多久時間?不可能孫蔣二人都不動吧?這兩圖很明顯,不就是一真一假?那一圖是經過變造的?看到觀看右圖的遊客,筆者偷看其表情,好像許多人都沒特別什麼驚異的表情,顯然是認為理所當然!1925年孫在死前躺在協和醫院病床時,寫遺屬的可是汪精衛!而當時的蔣也不過是黃埔軍校的校長,正忙於「東征」自己的老長官陳炯明於棉湖,如果不是何應欽,可能蔣早就喪命於戰場上…..] http://drspieler.blogspot.com/2011/01/fake-photo.html

 

「中華台北」=「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在台北」Chinese government in exile in Taipei

「中華台北」=「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在台北」Chinese government in exile in Taipei.  …ROC離開原始創立地—中國國家領土,隨即成為國際法上之「流亡政府」迄今。更重要的,沒有任何國際法規定之行為、程序或方法,能讓「流亡政府」就地合法化。…因為欠缺居留地(流亡地區)領土主權之故。

   

自由電子報首頁 > 自由廣場 2011-4-27

中華台北? 完全正確!

◎ 陳清龍

最近幾個月,很多外國人紛紛寫信到英文台北時報,對於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這種名稱提出嚴厲批評,認為這個說法,在世界上對一個民主國家是很少見的,不應繼續使用。

這些外國人產生誤解,可能來自對台灣近代史不了解之故。關於這點,我前幾天投稿到台北時報,已經於四月十三日刊出(http://www.taipeitimes.com/News/editorials/archives/2011/04/13/2003500598)。在此借用貴報一角淺釋,以利讀者進一步了解國際法相關細節。

事實上,「中華台北」一詞只是「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在台北」Chinese government in exile in Taipei取其頭尾之縮寫,精準展現中華民國(ROC)在台灣之國際法上真實法律地位。

日軍於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投降後,盟國或其他任何國家都「不承認台灣領土主權已過戶給ROC」。對本土台灣人來說,「台灣光復節」純粹是一場罪惡騙局。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只是台灣地區軍事佔領之開始。國際法上,台灣當時仍是日本領土,直到日本在舊金山和約放棄台灣為止,而舊金山和約於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才生效。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蔣介石集團(按聯合國大會二七五八號決議文稱呼)遷徙到佔領地台灣,宣佈首都由南京遷移到台北,ROC離開原始創立地—中國國家領土,隨即成為國際法上之「流亡政府」迄今。更重要的,沒有任何國際法規定之行為、程序或方法,能讓「流亡政府」就地合法化。

關於前述法理,可完全引據美國一九五九年哥倫比亞特區巡迴法院「Sheng v. Rogers訴訟案」(http://www.taiwanbasic.com/state/usg/shengvsro.htm)得到明證,該案判決「台灣並非ROC領土」。

根據上列事實,美國國務院每年出版之有效國際條約(Treaties in Force)一書中,台灣條目下,多年來均清晰顯示「美國不承認ROC是一個國家或是一個政府」。

一般常見之流亡政府實例,除了「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以外,尚有「法國倫敦」(French London)、「韓國上海」(Korean Shanghai)與「圖博(西藏)達蘭薩拉」(Tibetan Dharamsala)等,不勝枚舉。

迄今沒有任何一個「流亡政府」能就地合法變成「國家」,因為欠缺居留地(流亡地區)領土主權之故。

(作者為商界退休,新北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