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中國茉莉花革命’ Category

白樂崎: 中國相信自己可以箝制任何自由言論而不受懲罰。

白樂崎: 中國相信自己可以箝制任何自由言論而不受懲罰。

 

 
 
自由電子報 首頁 > 國際新聞2011-4-5
   
白樂崎觀點︰中國打壓茉莉花革命的啟示 ◎白樂崎

數週前,我發表一篇有關北非「茉莉花革命」的專文,強調台灣站在歷史正確一方的重要性(見諸自由時報今年三月八日)。

受到突尼西亞及埃及這些「花朵革命」啟發,中國匿名「網民」突破官方「防火長城」網路審查,在十三個不同城市發起「茉莉花革命」。他們籲請民眾週日下午在十三個城市的公共場所只要「散步」並微笑。

然而,即使是以輕鬆方式表達異議,也無法見容於北京政權,便衣公安加班執勤,壓制任何有關北非事件的討論,甚至禁止網路搜尋出現「茉莉」字眼、切斷談及這個字眼的電話通訊,而且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最近的一份報告,中國還逮捕逾一百名異議人士,其中許多人活躍於「推特」及部落格網路。

甚至連許多在中國工作的西方學者都抱怨,中國當前對網路的管制空前嚴格,記者也被公然警告不得靠近週日下午的「散步活動」。

從北京當局對這些事件的反應可見微知著。首先,中國內部絕無任何民主表達言論的餘地。任何拂逆當道的意見都會立即被消音;其次,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擁有一套無與倫比的安全體制,能夠即刻追蹤任何異議;再者,北京政權不大在乎國際輿論,它相信自己可以箝制任何自由言論而不受懲罰。

此實乃對台灣的意義重大。台灣人民約二十年前轉型為民主政體,熱切呵護其新建立的自由。這個國家有一套民主政治體制,而且一年內將舉行重要的立法院及總統大選。台灣需確保自己能捍衛其民主進展。

台灣可能透過許多方法達成此一目標。其一,要確保台灣民主制度自身能充分運作,並發揮制衡功能。立法院必須在制衡行政權方面履行其職責,而司法體系必須善盡公平,確保法律程序正義原則。

其次,台灣在與中國交往時,不要落入「一如往常」陷阱。威權政府通常會分而治之,一方面鎮壓國內異議人士,另一方面照常與外面世界打交道。如果台灣希望協助中國變得更民主,就必須對中國箝制反對意見的事情出聲。它必須譴責北京當局實施嚴厲保安措施,也必須對那些因和平表達異議而遭(中國)監禁的人,表示支持。

如果台灣真正奉行自由與民主原則,就會與那些在中國倡議自由的人士站在一起,諸如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如果台灣自認是民主與人權的燈塔,就會熱情歡迎達賴喇嘛及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來訪。

中國惟有體認到,它鎮壓並企圖嚴密控制每個人的自由意願,只會導致更多像是北非「茉莉花」的花朵蔓延到東亞,才會往正確的方向改變。

台灣有能力協助茉莉花綻放。的確,台灣作為一個自由民主國家的存在,有賴政府及人民徹底實行民主。萬萬不可縱容中國的鎮壓行為。(作者白樂崎先生曾任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現為本報團顧問,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國際新聞中心陳成良譯)

廣告

中國茉莉花革命:「無國界記者」(RSF)譴責中國公安這種「訴諸暴力鎮壓記者、無法讓人接受的流氓行為」。

中國茉莉花革命:「無國界記者」(RSF)譴責中國公安這種「訴諸暴力鎮壓記者、無法讓人接受的流氓行為」。

  
 
自由電子報首頁 > 國際新聞2011-3-2
   
強壓茉莉花! 北京嗆外媒 「與公安合作」〔編譯管淑平/綜合報導〕透過網路號召串連,阿拉伯世界風起雲湧的「茉莉花革命」試圖在中國「開花」,往後每週日都要在多個城市進行類似和平示威,讓中國政府大為緊張。在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開幕前夕,北京已大幅提升維安層級,並緊縮新聞自由,要求外國媒體必須與公安「合作」,「尊重中國法律」。

北京當局近日來大肆打壓任何呼應「茉莉花革命」的行動,手段也越來越粗暴。二月二十七日在北京王府井的和平集會,就連外國記者都被公安拘捕,甚至遭到毆打,引起美、歐駐中外交官員及媒體嚴厲譴責。

公安打記者 40人次提問質疑北京

在一日中國外交部的記者會上,在場記者近四十人次的提問中,絕大多數都對中國處理王府井事件提出質疑,一聽就知道各國記者滿懷怨氣。不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一日表示,公安提供合理的規範,「記者應該了解與合作」,還說「外國記者應該尊重並遵守中國法律規範。」

兩會在即 北京氣氛肅殺

每年三月初「兩會」召開期間,北京當局都會加強維安,但今年為遏阻茉莉花革命效應,還訂出額外規定,要求前往北京王府井或上海人民廣場等示威集結地點採訪的外籍記者,都必須事先獲得特許,讓這些原本是市民休閒場所的鬧區宛如西藏般氣氛肅殺。

香港明報報導,北京人民大會堂附近的天安門廣場,現有數百名武警站崗,「逢包必檢」,中心區大街小巷也有大批戴著紅臂章的治安巡邏志願隊巡邏。北京政府也宣布自二日零時到十五日午夜止,天安門廣場方圓兩百公里以內禁止氣球、遙控飛機等一切飛行物。

外籍記者重申採訪自由 無懼北京恫嚇

針對中國當局的作法,中國和香港外籍記者俱樂部聲明,「所有本地和外籍記者都應能自由報導中國的新聞,而不用擔心受執法部門非法毆打或拘捕。」媒體觀察組織「無國界記者」(RSF)譴責中國公安這種「訴諸暴力鎮壓記者、無法讓人接受的流氓行為」。

「保護記者委員會」(CPJ)亞洲協調人狄亞茲說,中國當局週日在北京對待記者的手法,「是自○八年北京奧運以來,我們所見到最嚴重的侵犯外國媒體」,而此舉正「凸顯他們對人民反對力量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