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中國國民黨’ Category

自由評論: 中國國民黨到底是怎樣的利益共同體(共犯結構)呢?簡單說,就是由不義黨產、國營事業、親藍企業再加上司法工具所精工打造的利益共同體。

 

 

自由評論: 中國國民黨到底是怎樣的利益共同體(共犯結構)呢?簡單說,就是由不義黨產、國營事業、親藍企業再加上司法工具所精工打造的利益共同體。 

自由評論

2012-07-25

2012-7-25

共犯結構的情義相挺

林益世涉貪案有向上發展趨勢,立委指控副總統吳敦義有白手套,居間從事金錢收受。此事真相如何,還有待進一步事證檢驗,特偵組則未見積極動作。但吳敦義針對關鍵問題,三番兩次出現說詞反覆的情形,的確不得不啟人疑竇,連國民黨人都要求他一次說清楚。屋漏偏逢連夜雨,馬英九的「清廉」招牌自是千瘡百孔。然而,國民黨高層「郝立強」還是力挺馬吳,對吳遭「污衊」、「凌遲」抱不平,「對吳百分之百有信心」。如此「同病相憐」的語氣,反而更容易讓大家聯想,國民黨終究是一個盤根錯節的共犯結構。

有趣的是,一位國民黨中常委表示:「如果大家問說,國民黨裡面還有誰貪污,我們就有希望了;如果國民黨裡面說,國民黨裡面誰不貪污啊,那我們就完蛋了。」不幸,國民黨的病灶正是後者,「國民黨裡面誰不貪污啊」,好像不只是國民黨人的共識,也是社會大眾的共識。即如林益世涉貪案,種種跡象也令人懷疑有一夥人在分贓,而不是林益世一個人單幹。國民黨高層現在仍選擇相信吳敦義,那是這個共犯結構必要的「情義相挺」,否則國民黨早就「樹倒猢猻散」了。

國民黨到底是怎樣的共犯結構呢?簡單說,就是由不義黨產、國營事業、親藍企業再加上司法工具所精工打造的利益共同體。這個利益共同體,平時利益均霑,選舉(尤其是總統大選)時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選贏了則繼續其吃香喝辣,一如林益世涉貪曝光前的權錢交易。可怕的是,縱使選舉輸了,例如二○○○年、二○○四年大選,國民黨淪為在野黨,但這個共犯結構基礎仍在,因為國民黨手握全世界最龐大的「黨產」,足以成為同志們「一心一德」的黏合劑,而一旦再次執政馬上「一切照舊」。

根據內政部公布的政黨申報財務資料,從九十五年度至一百年度,國民黨投資事業上繳一○七‧七億元至國民黨黨庫。不論是黨務經營,還是選舉活動,國民黨的經費似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羨煞其他政黨,學問便在這裡。日前中選會公布的資料顯示,馬英九的選舉經費比蔡英文少,馬英九所獲政治獻金也比蔡英文少,這固然是令人笑不出來的笑話,但也可以從中感受到國民黨的家大業大,在選舉(尤其是總統大選)時提供了數量難以估計的後援,包括鋪天蓋地的廣告、人山人海的造勢動員,讓對手相形見絀。

首次參加大選以來,馬英九為了塑造改革形像,敲鑼打鼓提出「黨產歸零」的口號,結果因為「黨產實在太好用了」、「馬用過別人還要再用」,至今沒有「歸零」。甚至,光是前年的股息就高達二十九億元,簡直是「黨產加零」嘛。早年從國庫五鬼搬運來的黨產,繼續生息生利愈滾愈大,使用者能叫做「不貪」嗎?以如此龐大的黨產,規避法律規定的政治獻金上限,從而為選舉鋪張無人能比的造勢活動,使用者能叫做「不貪」嗎?由此可見,有人說「國民黨只有馬英九一個人不貪」,完全是皮相之談,至於三中交易案等,就更不在話下了。

有道是,夜路走多了會遇上鬼,多行不義必自斃。遠的暫且不提,否則罄竹難書,林益世「人心不足蛇吞象」,全因「窩裡反」而難逃法網。現在,大家眼睜睜看著,司法部門(尤其是特偵組)是把藏在暗處的共犯揪出來,還是只辦林益世一家,避免「波及」其他國民黨高層,於是再度證明「法院是國民黨開的」?「清廉」招牌已被強風颳落,民意支持度不到二成,而今,前有林益世涉貪遭羈押,後有吳敦義說詞反覆,志在追求「歷史定位」的馬英九,如果還想以連任國民黨主席壓陣,企圖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等在面前的必定是政黨再輪替。

廣告

[政媒炒作蘇嘉全農舍案]趙麗雲和國民黨「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甚至隱瞞、說謊還臉不紅氣不喘。

[政媒炒作蘇嘉全農舍案]趙麗雲和國民黨「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甚至隱瞞、說謊還臉不紅氣不喘。

政媒炒作蘇嘉全農舍案的陽謀不容得逞

民進黨副總統提名人蘇嘉全的農舍案,經政治人物及媒體炒作已達三、四星期,不但扯出一大串中國國民黨人,包括高雄市議長許崑源、立院書記長趙麗雲、立委鍾紹和等擁有豪華農舍,也凸顯農舍使用管理普遍存在的問題。總統大選期間出現這一爭議,政治上也許相當熱鬧,但法治必須主導一切,不能讓政媒炒作蒙蔽了選民的理性判斷,獲取不當政治利益。

蘇嘉全在屏東的農舍是否違規使用,當事人已經表明,依法處理:只要農委會與縣政府認為有不對的,他都全力配合;要改善就改善,該拆除就拆除。台灣如果是法治社會,這一依法處理的原則不但適用蘇嘉全,也應對許崑源等人同等對待。

不過,落實這麼基本而簡單的法治原則,在實務上卻碰到極大的阻力,農委會顯然是橫亙其間最大的石頭。有如屏東縣政府勘查,蘇嘉全農舍並未超過農地面積十分之一,且剩餘農地種有苗木及果樹,並未違法;至於指農舍「太豪華」,由於法令並未規定「豪華」的標準,縣府希望盡速修法,避免公務員進退失據。事實上,如按農委會自己的「農村標準住宅」設計圖,蘇嘉全九百萬元農舍連「標準」都有所不如,豈有「豪華」可言?

農委會最離譜的,是故意誤導各界,咬定蘇嘉全農舍違法。它的主任秘書先從身分質疑,指農舍興建申請人必須有農民資格,蘇嘉全太太是公務員,不具農民身分。但這一說法立經拆穿不成立,顯然主秘若非故意胡扯,就是對職務內法規狀況外。農委會主委一樣扯,質疑蘇嘉全農地不合九成農業使用規定,但在縣府認定蘇嘉全農舍並未違法之後,既不尊重地方認定權責,也不敢正面回應一起會勘的要求。

農委會羅織的違法罪名既然失靈,輪到馬英九總統以「社會觀感」出招。重點是,「這個人」是最沒有資格談社會觀感的:綠卡問題至今說不清楚,強指虛擬的九二共識為真實,連跳票的「六三三」都要硬拗。最基本的,如果以片面炮製的「社會觀感」取代法治,台灣的民主豈不倒退回少數統治的時代?

然而,蘇嘉全農舍案之所以歹戲拖棚,是因為馬政府有它的政媒炒作共犯結構。這一共犯結構,歷經台灣民主化以來的政治鬥爭,從當年的「逢李(登輝)必反」、「逢(陳水)扁必打」,雖然效用遞減,而且老狗變不出新把戲,由於馬英九施政無能,連任之路荊棘滿布,加上對手蔡英文又是政壇新手,強調打不同格調選戰,共犯結構乃老招與爛招盡出。

從運作手法看,這些共犯結構挾其新聞解釋權及議題設定權,對蘇嘉全農舍案擴大報導,先設違法結論,再找證據,不管相干或確鑿與否,因為這一政媒勢力與馬英九都相信,謊話說多了即可成真。好幾星期以來,不論平面或電子媒體,從新聞、評論、脫口秀、叩應到民調,真真假假資訊密集而長期地轟炸,蘇嘉全一家即使是白布一塊,也要被白白抹黑。

必須強調,這種政媒炒作要產生作用,還常從民進黨內部或綠營下手,炮製「自己人都看不下去」的假象。只是這一次為了強調「黨內砲聲隆隆」、「同志倒戈」,居然連不是民進黨員也都成「綠營大老」,所提的還是「蘇嘉全暫時離婚」的餿主意,顯見炒作手法已經窮途末路。

然而,這一政媒勢力故技重施,乃期待它最終足以替施政無能無效的馬英九轉移焦點,避免思變的人心再一次導致政黨輪替。從它的媒體共犯結構喊出「看見蘇嘉全,想到陳水扁」、「小英換副手」的不打自招,顯見其企圖。

六年前,泰勞暴動引發「高捷案」,經同一批政媒炒作成民進黨高官接受不當招待及官商勾結弊案,最終,絕大部分官員經司法程序還其清白,但民進黨被與「貪腐」、「人權倒退」劃成等號,失去選舉,外勞權益的基本問題反鮮有人聞問。政媒勢力儘管故技重施,台灣社會不容惡例重演。

趙麗雲農舍變道場 新北市府開罰

民進黨發言人梁文傑(右)、新北市議員沈發惠(左)昨天前往道場了解情況。(記者潘杏惠攝)

非農業使用 罰鍰六至三十萬

〔記者潘杏惠、曾韋禎、顏若瑾、楊久瑩/綜合報導〕立法院國民黨團書記長趙麗雲被爆興建農舍供道場使用,新北市政府昨天會勘,確認違法依法開罰。農業局指出,由於趙麗雲的農舍目前作為道場使用,非屬農業使用性質,依農業發展條例第六十九條規定,由地政局依區域計畫法裁罰六至三十萬元罰鍰,並限期改善;未依限恢復農業用途使用,將移違章建築拆除大隊拆除或送地檢署偵辦。

綠指土地農舍仍在趙的名下

民進黨立委李俊毅、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梁文傑、新北市議員沈發惠昨天踢爆趙麗雲「扯謊」,指出趙麗雲的土地、農舍迄今仍在她的名下,趙麗雲持有的土地有林業用地、農牧用地,依農業發展條例第三十三條規定,農地只能捐給公法人、農業研究試驗機構、農民團體、農業企業,趙麗雲所捐財團法人佛陀教育基金會屬私法人,並不符受贈資格,趙將問題推給該基金會,有陷他人於不義之嫌。

先前強調農舍已捐出,依法民國一○三年所有權就會轉移的趙麗雲對此質疑又反過來說,目前該土地的所有權人還是她,產權尚未移轉給佛陀教育基金會,「一切都是處在合法狀態下」。

佛陀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阮貴良昨表示,基金會是受贈單位,屬教育部管轄的文教基金會,他並不清楚何謂公法人,也不了解農舍的相關規定,目前受贈的農舍,一部分拿來供做出家師父住所,另一部分則拿來做為公益用途。至於違建部分,則早在新北市改制前的台北縣政府時代,就已執行拆除了。

至於趙麗雲前天所言,她在林業用地上的房舍多以「農舍」稱呼,並非農業用地的農舍,新北市政府農業局強調,不論在農業還是林業用地上蓋的農舍,就是叫農舍,並沒有分別。

登記百坪 竟蓋滿千坪建物

沈發惠則出示空照圖、地籍圖質疑,趙麗雲在深坑山區另持有一塊土地,提供他人蓋農舍,供財團法人佛陀教育基金會華藏園區使用,不但沒有作為農業用途,面積高達一千多坪的「建物群」,百分之百蓋滿,但登記面積只有一百坪,毫無疑問是違建。

趙麗雲︰園區土地與我無關

趙麗雲召開記者會強調,土地與建築房屋資金,都是十方合資,非她一人所有,因她當時身分單純,不具公職身分,才會擔任該建物的起造人。華藏園區的起造人、使用人與管理人都不是她,那塊土地跟她完全沒有關係,如民進黨還惡意指控的話,她將保留法律追訴權。

對此,沈發惠表示,趙的說法明顯推託,簡直把自己當成民間團體蓋農舍的「人頭」,且趙麗雲一方面說農舍是信眾捐款興建,一方面又說她蓋了捐給信眾,兩個說法彼此矛盾。

沈發惠批評,趙麗雲身為國民黨團書記長,不是農民,且依農發條例規定,農舍必須作為農業使用,對照趙麗雲日前在立院公開批評民進黨秘書長蘇嘉全的農舍,讓人驚訝趙麗雲和國民黨「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甚至隱瞞、說謊還臉不紅氣不喘。

趙麗雲表示,從這事情看出蘇嘉全已經亂了分寸,一直講不出說詞就亂牽拖。

中華民國最後的歸宿–台灣人真正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之後。

中華民國最後的歸宿–台灣人真正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之後。

 

中華民國最後的歸宿在那裡?

台灣人真正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之後, 只有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出去之後,才能讓台澎領土與台澎民眾成為美國台灣關係法所適用的對象People on Taiwan,但不包括金馬。

 

畢竟台澎對中華民國而言僅是借住的暫居地,是流亡政府的棲所處,終有一天會回去中國金馬的。[1]

 

 


[1] 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

◎ 田台仁

陳儀深教授在舊金山和約的複雜過程一文的結論:「『台灣地位未定』的直接意涵,是台灣不屬日本、美國、中國,固然人民自決權是當然出路,但長期的中國國民黨外來統治,掩蓋了台灣不屬中國的事實,台灣人與其侈言主權獨立,不如先問自己能不能結束國民黨的統治。」對台派是精彩的雷霆棒喝。

若因中華民國的有效統治涵蓋台澎金馬,故說台獨是要將台澎從中華民國(=中國)獨立出去,這概念本身就已將台澎先歸屬中國,而後才要獨立。如此概念完全合乎台語一句諺語:「無枷卻舉門扇板」(bo-ke teh gia mng-siN-pan)。

然而,讓台澎領土地位正確顯現,絕對不是讓台澎獨立,反而是要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出去到金馬,才能讓國際看到台澎未定位的最正確原貌。畢竟台澎對中華民國而言僅是借住的暫居地,是流亡政府的棲所處,他們終有一天會回去中國。

更何況只有讓中華民國從台澎獨立出去之後,才能讓台澎領土與台澎民眾成為美國台灣關係法所適用的對象People on Taiwan,但不包括金馬。(作者為經濟學人,http://tw.myblog.yahoo.com/jkt921

 

請看!中國國民黨的偽造歷史PHOTOSHOP陰沈功

請看!中國國民黨偽造歷史PHOTOSHOP陰沈

 

在中國國民黨的黨史中,竄改歷史乃至抹殺歷史人物的惡行劣跡可謂罄竹難書。像明明是孫中山與蔣介石、何應欽及王柏齡的團體照,卻讓蔣介石竄改成孫中山與蔣介石二人的合照,因為蔣介石想假借此一照片來彰顯其為孫中山的唯一傳人![1]

孫坐於前,蔣立於後,好像孫蔣傳承!然而再仔細看左邊那張圖,除了孫蔣二人姿勢不變外,還多了兩個人,左圖中右一為王柏齡,左一為何應欽.[2]

經查, 原圖為 1924年6月16日  孫中山主持黃埔軍校開學典禮後,同蔣介石(中),何應欽(左),王柏齡(右)合影。

 

延伸讀物:

兩蔣檔案/李敖:蔣介石與孫文合照 事後合成原文網址: 兩蔣檔案/李敖:蔣介石與孫文合照 事後合成 | 娛樂新聞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 http://www.nownews.com/2005/04/18/389-1778856.htm#ixzz1MwJgjM8e

 2005年4月18日 02:37

 

 

記者屈文仁/台北報導

先總統蔣公介石先生有一張與國父孫中山先生合照的相片,被踢爆為事後的合成照,對近代史有著詳盡研究的李敖說,這是蔣介石為了證明他是孫文唯一傳人,才下令使原照片中的其他人不能「顯影」。

東森新聞製播「兩蔣父子檔案解密」系列專題,首輯請到大師李敖,暢談蔣介石崛起、革命、對日抗戰、國共戰爭,直至退守台灣的歷程,公佈了不少珍貴的史料。

根據一般人了解,蔣介石是於1907年20歲時留學日本,於東京休假期間與中國流亡日本人士接觸而加入革命同盟會,之後回到法租界的上海,進行同盟會秘密組織工作,才展開其革命生涯。

1917年蔣介石於孫中山麾下,在當時廣東革命陣營裡,只能算是初生之犢,在他前面至少還有胡漢民、汪精衛、廖仲愷等人,粵軍大老許崇智在軍中的聲望也非其可比擬,但蔣介石最後卻能越過不少革命前輩,取得孫中山繼承人的地位,是不少史學家好奇的地方。

對此,政大歷史系副教授劉維開說,戰爭,打勝仗,是一個軍人能夠往上竄最重要的本錢,蔣介石的時機抓得非常準,當時如果他不參加第一次東征,機會可能就流失了。

然而,根據東森新聞了解,蔣介石取得孫中山繼承人地位,憑藉的不僅僅是黃埔軍校的嫡系武力,有一張1924年黃埔軍校開學典禮中兩代革命領袖惺惺相惜的著名歷史照片,最後幾乎可證明該張照片經過變照,當時擔任黃埔軍校教官的黃埔軍校教授部主任王柏齡、黃埔軍校教授教官何應欽,其實也在其實也在這張照片中,只是二人身影卻被淡化了,由此可以看出蔣介石為取得正統地位的一些著力痕跡。

李敖說,這張照片很早就變造了,不是在台灣變造的,這是蔣介石為證明他是孫中山唯一傳人,才下令讓人變造相片,使何、王二人不能「顯影」,不過,其中有個關鍵人物何應欽將軍不甘心「自己不見了」,所以在蔣介石過世後,出書完整的公佈了原照片,才讓真相大白於世。

談到蔣介石處心積慮將自己塑造成正統傳人形象、奪得權力的過程,李敖徹底顛覆了一般人對蔣介石的印象。他說,蔣介石為了得到孫中山的信任,為孫中山幹了一票生意。孫中山手下有個人叫陳其美,是上海大流氓,蔣介石也是上海流氓,大哥就是陳其美。孫中山革命時拿了日本人一筆錢,卻吃掉了,當時陶成章系統的革命團體叫光復會的,因為追查這筆錢如何被孫中山A掉,雙方就此結了樑子。

李敖說,辛亥革命、上海要光復時,陶成章系統在上海運動,陳其美在上海也要搞革命,結果偷走陶成章等人的革命成果,蔣介石並趁陶成章住院時,暗殺了陶成章後跑到日本去,這就是民國二年蔣介石不在中國在日本的原因。孫中山也一直欠蔣介石一個人情,就是蔣為他幹掉了當年的仇人。

出任黃埔軍官學校校長是蔣介石取得正統傳人的一個重要關鍵,李敖說,根據劉峙將軍的回憶,當時黃埔軍官學校校長是要給許崇智的,許是正式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的,蔣介石根本沒有唸,學歷是假的,可是蔣介石運用了很多浙江人、上海人去廣東卡位,最後卡進去了,逼得孫中山只好讓蔣介石做校長。


[1]偽造歷史慣犯◎ 王國城.自由電子報首頁 > 自由廣場 2011-04-28

[2] 誰說蔣介石是中山樵的傳人?[fake photo]

在一個偶然的遊歷中,筆者看到右上那個圖,孫坐於前,蔣立於後,好像孫蔣傳承就這張圖!然而再仔細看左邊那張圖,除了孫蔣二人姿勢不變外,還多了兩個人,左圖中右一為王柏齡,左一為何應欽,90年前連續照兩張像,當中要多久時間?不可能孫蔣二人都不動吧?這兩圖很明顯,不就是一真一假?那一圖是經過變造的?看到觀看右圖的遊客,筆者偷看其表情,好像許多人都沒特別什麼驚異的表情,顯然是認為理所當然!1925年孫在死前躺在協和醫院病床時,寫遺屬的可是汪精衛!而當時的蔣也不過是黃埔軍校的校長,正忙於「東征」自己的老長官陳炯明於棉湖,如果不是何應欽,可能蔣早就喪命於戰場上…..] http://drspieler.blogspot.com/2011/01/fake-phot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