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情色愛’ Category

幽默笑话:你準備準備….(封閉式輪迴)

幽默笑话:你準備準備….(封閉式輪迴)

image

幽默笑话:心肝宝贝— “小心肝!" “小宝贝!"

 

幽默笑话:心肝宝贝—   “小心肝!" “小宝贝!"

一個自認為「喝酒傷肝,不喝酒傷心」的病人在病房喝酒,一個美麗溫柔的护士看到他正在喝酒就走过去小声叮嘱说:

“小-心-肝!"

病人微笑輕声回道 :

 “小-宝-贝!"

婚前婚後

image

女人感叹男人, 男人感叹女人

image

【女人感叹男人】:有才华的长得丑;长得帅 的挣钱少;挣钱多的不顾家;顾家的没出息; 有出息的不浪漫;会浪漫的靠不住;靠的住又 窝囊。【男人感叹女人】:漂亮的不下厨房; 下厨房的不温柔;温柔的没主见;有主见的没 女人味;有女人味的乱花钱;不乱花钱的不时 尚;时尚的不放心;放心的没法看。

史上最扯: “断袖之癖”的由来的董賢與其妻,其妹妹董昭儀三人一同侍奉汉哀帝。

漢哀帝與董賢

史上最扯: “断袖之癖”的由来的董賢與其妻,其妹妹董昭儀三人一同侍奉汉哀帝。

 嫂子与小姑子轮流陪哀帝睡觉,时称“和窠爵”。这样的一家男男女女三口侍陪一个男人,恐怕是帝王艳史上绝无仅的。

 

 

蔡東帆汉演义第099回 莽朱博附势反亡身 美董贤阖家同邀宠   —- 哀帝还想借着此案,封一幸臣。看官欲问他姓名,乃是云阳人董贤。父名恭,曾任官御
史。贤得为太子舍人,年纪还不过十五六岁。宫中侍臣,都说他年少无知,不令任事,所以
哀帝但识姓名,未尝相见。至哀帝即位,贤随入为郎,又厮混了一两年。会值贤传报漏刻,
立在殿下,哀帝从殿中看见,还道是个美貌宫人,扮做男儿模样。当即召入殿中,问明姓
氏,不禁省悟道:“你就是舍人董贤么?”口中如此问说,心中却想入非非。私讶男子中有
此姿色,真是绝无仅有,就是六宫粉黛,也应相形见秽,叹为勿如。于是面授黄门郎,嘱令
入侍左右。贤虽是男儿,却生成一种女性,柔声下气,搔首弄姿,引得哀帝欲火中烧,居然
引同寝处,相狎相亲。贤父恭已出为云中侯,由哀帝向贤问知,即召为霸陵令,擢光禄大
夫。贤一月三迁,竟升任驸马都尉侍中,出常骖乘,入常共榻。一日与哀帝昼寝,哀帝已经
醒寤,意欲起来,见贤还是睡着,不忍惊动。无如衣袖被贤体压住,无从取出,自思衣价有
限,好梦难寻,竟从床头拔出佩刀,将袖割断,悄然起去。后人称嬖宠男色,叫做断袖癖,
就是引用哀帝故事。想见当时恩爱远过后妃。及贤睡觉,见身下压着断袖,越感哀帝厚恩。
嗣是卖弄殷勤,不离帝侧,就是例当休沐,也不肯回家,托词哀帝多病,须在旁煎药承差,
小心伺候。南风烈烈,难道是无妨龙体?哀帝闻他已有妻室,嘱使回去欢聚,说到三番四
次,贤终不愿应命。哀帝过意不去,特开创例,叫贤妻名隶宫籍,许令入宿直庐。又查得贤
有一妹,尚未许字,因令贤送妹入宫,夤夜召见。凝眸注视,面貌与乃兄相似,桃腮带赤,
杏眼留青,益觉得娇态动人,便即留她侍寝,一夜春风,绾住柔情,越宿即拜为昭仪,位次
皇后。皇后宫殿,向称椒房,贤妹所居,特赐号椒风,示与皇后名号相联。就是贤妻得蒙特
许,出入宫禁,当然与哀帝相见。青年妇女,总有几分姿色,又况哀帝平日,赏赐董贤,无
非是金银珠宝,贤自然归遗细君。一经装饰,格外鲜妍。哀帝也不禁心动,令与贤同侍左
右。贤不惜己身,何惜妻室,但教博得皇帝宠幸,管甚么妻房名节,因此与妻妹二人,轮流
值宿。俗语叫做和窠爵

董賢 汉哀帝

董贤(前22年—1年),字聖卿,西汉雲陽(今陕西淳化)人。董賢是汉哀帝的男宠,因此扶搖直上,二十二岁官至大司馬,操纵朝政,其父、弟及妻父等并官至公卿,建第宅,造坟墓,费钱以万万计,所有财物价值达四十三万万钱。哀帝死後,董賢隨即失勢,自殺死去。

生平

董賢是西漢御史董恭之子,是一个美男子。董賢初任太子舍人,汉哀帝即位後改任他職,二年後,哀帝有一天在宮中望見董賢,被他的儀貌吸引,拜他为黄门郎,自此汉哀帝和董賢有同性恋关系。

哀帝很宠爱董賢,甚至升他為大司马,也納他的妹妹做昭儀,並讓董賢與其妻一同入宮侍奉。汉哀帝与董贤同起同坐,同睡在龙榻上。据说有一次,哀帝睡觉醒时董贤尚未醒,哀帝乃命人割裂衣袖起身,以免惊醒董贤,这就是“断袖之癖”的由来。

昭儀

汉哀帝賞賜了董賢很多財物,又升他的父親為少府,賜爵關內侯,董賢妻子的家人亦獲任官職,甚至董賢家的僮僕亦受到哀帝賞賜。哀帝欲封董賢為侯,丞相王嘉反對,認為「往古以來,貴臣未嘗有此,流聞四方,皆同怨之」,董賢應該「千人所指,無病而死」,王嘉其後獲罪,在獄中絕食二十餘日,嘔血而死。元壽二年(前1年),匈奴單于來朝,出席宴會,看見群臣中的董賢年輕,覺得奇怪,便詢問傳譯,哀帝令傳譯回報:「大司馬年少,以大賢居位。」單于信以為真,恭賀朝廷得賢臣。哀帝後來在一次宴會中笑望董賢,曰「吾欲法堯禪舜,何如?」中常侍王閎勸諫哀帝不宜有此想法,哀帝默然不語,從此冷落王閎,但以後也沒有再公開提及此事。

董賢 汉哀帝

西汉在汉哀帝和一个没有能力的董贤的统治下,国势更加衰弱。哀帝死后,董贤失去了靠山。汉平帝元始元年(1年),外戚王莽以太后名義把董贤赶出皇宫,又以董贤年轻为由,罷去他的大司馬官職,當天董贤與妻自尽,年仅22岁。董賢死後,朝廷沒收董家財產,家人被徙往遠處。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同性恋者的故事

董賢 汉哀帝

建平二年(公元前5年)的一天,汉哀帝下朝回宫,看到殿前站着一个人,正在传漏报时,哀帝随口问:“那不是舍人董贤吗?”因此让人引上前来说话,这一见之下,哀帝为之魂飞魄散,没想到天底下居然有如此美丽的男子,当日即拜为黄门郎,并封董贤的父亲为云中侯,即日征为霸陵令,迁光禄大夫。

从此汉哀帝对董贤日益宠爱,同辇而坐,同车而乘,同榻而眠。很快又加封他为驸马都尉侍中,旬月间赏赐累巨万,贵震朝廷。董贤不仅长得像个美女,言谈举止也十足像个女人,“性柔和”、“善为媚”。汉哀帝常常借口赐洗沐,将他留在宫中,不肯放他出去。因为董贤老是不能着家,汉哀帝更特别下诏,让董贤搬到皇宫里头,又封董贤的妹妹为昭仪,位次皇后。

董賢

有一天,两人一起睡午觉,董贤把哀帝的衣袖压在身底,哀帝睡醒了想起身,发现董贤枕着他的袖子睡得正香,不忍惊动董贤,随手拔剑割断了衣袖,这才起来。

随着宠爱的加深,汉哀帝不顾朝野上下逐渐强烈的反董贤的声势,一意孤行,下令在自己的陵墓旁为董贤建一墓,以便生则同床,死则同穴。这些引起了大臣们的反对,批评皇上对董贤的封赏太过分,但哀帝根本不听。当三位大臣以退还官爵相威胁,逼汉哀帝远离董贤时,汉哀帝仍不以为意,索性将爵位全部封给董贤。董贤此时才二十二岁,却官拜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集“三公”于一身,“权与人主侔”,以致从匈奴来的使臣看到这么年轻的大臣,也十分惊讶。

董賢

哀帝觉得这样还不够,在临死前,甚至还要像尧舜禅位那样将帝位让给董贤。其实董贤这位享尽宠爱的美男子性情极其温和,老实本分,从来没有利用自己和皇帝的关系弄权,反而总是处处忍让。但是汉哀帝不懂得“爱之适足以害之”的道理,丞相王嘉因为说了董贤的不是,即被汉哀帝投入监狱而死。正是汉哀帝的所作所为,一步一步地将董贤逼上了黄泉不归路。

不久,哀帝病情越发严重,董贤即被禁入宫。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六月,二十六岁的哀帝突然病死。太皇太后让王莽出来支持朝政。王莽极力弹劾董贤,不许他进宫,剥夺了他所有的权力,缴回他的大司马印,并令他在家中听候罪罚。

董贤知道大祸已然临头,只好和妻子一起自杀,也算是为哀帝殉情。王莽疑心其假死,命人开棺验尸,没收其财产,居然有钱四十三万万之巨。他的亲属,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下场悲惨。他死后也不得安身,据说被鞭尸之后,草席一裹便被扔在了城郊。

000000000000000000000

汉哀帝与董贤之间的“爱情”不但是惊天地而动鬼神而且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同性恋者的故事。 

  建平二年(公元前5年)的一天,汉哀帝下朝回宫,看到殿前站着一个人,正在传漏报时,哀帝随口问:“那不是舍人董贤吗?”因此让人引上前来说话,这一见之下,哀帝为之魂飞魄散,没想到天底下居然有如此美丽的男子,当日即拜为黄门郎,并封董贤的父亲为云中侯,即日征为霸陵令,迁光禄大夫。 

  从此汉哀帝对董贤日益宠爱,同辇而坐,同车而乘,同榻而眠。很快又加封他为驸马都尉侍中,旬月间赏赐累巨万,贵震朝廷。董贤不仅长得像个美女,言谈举止也十足像个女人,“性柔和”、“善为媚”。汉哀帝常常借口赐洗沐,将他留在宫中,不肯放他出去。因为董贤老是不能着家,汉哀帝更特别下诏,让董贤搬到皇宫里头,又封董贤的妹妹为昭仪,位次皇后。 

  有一天,两人一起睡午觉,董贤把哀帝的衣袖压在身底,哀帝睡醒了想起身,发现董贤枕着他的袖子睡得正香,不忍惊动董贤,随手拔剑割断了衣袖,这才起来。 

  随着宠爱的加深,汉哀帝不顾朝野上下逐渐强烈的反董贤的声势,一意孤行,下令在自己的陵墓旁为董贤建一墓,以便生则同床,死则同穴。这些引起了大臣们的反对,批评皇上对董贤的封赏太过分,但哀帝根本不听。当三位大臣以退还官爵相威胁,逼汉哀帝远离董贤时,汉哀帝仍不以为意,索性将爵位全部封给董贤。董贤此时才二十二岁,却官拜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集“三公”于一身,“权与人主侔”,以致从匈奴来的使臣看到这么年轻的大臣,也十分惊讶。 

  哀帝觉得这样还不够,在临死前,甚至还要像尧舜禅位那样将帝位让给董贤。其实董贤这位享尽宠爱的美男子性情极其温和,老实本分,从来没有利用自己和皇帝的关系弄权,反而总是处处忍让。但是汉哀帝不懂得“爱之适足以害之”的道理,丞相王嘉因为说了董贤的不是,即被汉哀帝投入监狱而死。正是汉哀帝的所作所为,一步一步地将董贤逼上了黄泉不归路。 

  不久,哀帝病情越发严重,董贤即被禁入宫。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六月,二十六岁的哀帝突然病死。太皇太后让王莽出来支持朝政。王莽极力弹劾董贤,不许他进宫,剥夺了他所有的权力,缴回他的大司马印,并令他在家中听候罪罚。 

  董贤知道大祸已然临头,只好和妻子一起自杀,也算是为哀帝殉情。王莽疑心其假死,命人开棺验尸,没收其财产,居然有钱四十三万万之巨。他的亲属,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下场悲惨。他死后也不得安身,据说被鞭尸之后,草席一裹便被扔在了城郊。 

  本文摘自《性的历程》 作者:王威 出版社:湖北人民出版社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文章摘自《犬規則》

  作者:曹給非

  吳農謠

  吳農竭力耕王田,王賦已供常餓眠。

  鄧通董賢何為者,一生長用水衡錢。

  ——楊維楨(元)

  詩中所寫的鄧通和董賢都是著名的男寵。西漢有男寵的傳統,漢惠帝與閎孺,漢文帝與鄧通,漢武帝與韓嫣,漢成帝與張放,漢哀帝與董賢。

  

董賢

現在說說董賢。董賢初任太子舍人,就是太子宮中的一個小隨從,董賢沒有啥本事,上司也不讓他辦什麼要緊的事,就安排他在宮中管報時辰,這一幹就是兩年多。

  可上蒼給了董賢一張俊美得後宮佳麗都自慚形穢的臉蛋,有這麼出眾的臉蛋,還會長久平凡嗎?一天漢哀帝看見了董賢,一下子就被董賢美貌給吸引住了:我雖佳麗三千,還沒有一個這麼清麗拔人的貨色!漢哀帝心頭怦怦亂跳,主動與董賢搭腔。董賢被漢哀帝看上了,飛黃騰達在等著他。很快董賢就被任命為黃門郎,黃門郎是侍從皇帝、傳達詔命的官員,能當這個官的人都是皇帝的親信心腹。做了黃門郎,董賢就能與漢哀帝天天見面了,漢哀帝每天看著董賢就覺得心情舒暢。董賢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出人頭地的機會到了,就對著漢哀帝嬌聲媚氣,搔首弄姿,漢哀帝哪能受得了,抱著董賢就上床。兩人在床底之間,翻雨覆雨,水乳交融,漢哀帝從此就再也離不開董賢。

  漢哀帝絕對不會屈就自己的心頭之愛,很快從黃門郎提拔為駙馬都尉侍中。

  董賢受到的寵愛日甚一日,出門在車上陪乘皇帝,入宮則隨侍皇帝左右。兩人形影不離,如膠似漆,漢哀帝用各種名義給董賢賞錢,多計成千上萬。一天兩人雲雨後,漢哀帝先醒,董賢還睡著,漢哀帝想把衣袖掣回,卻被董賢的嬌軀壓住。為了不驚醒尚在美夢中的董賢,漢哀帝一時性急,哀帝竟從床頭拔出佩刀,將衣袖割斷,然後悄悄出去。“斷袖之癖”這個成語便由此而來,也成了同性戀的代名詞。

  董賢不光長得像女人那樣秀麗,他的性格也是溫柔文靜,知書達理,輕言密語,除了身上幾個部件不是標的是男性的牌子,其他女人有的,他都有。

  漢哀帝已經愛董賢愛動了骨子裡頭,為了每天都能看見董賢,漢哀帝就把董賢一家子都召進宮來,單獨給董賢一家騰出房舍供其居住。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董賢的父親董恭被任命為霸陵令,不久又升任光祿大夫,後來又為少府,賜爵關內侯。董賢的妹妹也被封為昭儀,地位僅次於皇后,更改其房舍的名字為椒風,以與皇后所居的椒房相配。董賢的妻子被任命為將作大匠(掌建宗廟、路寢、宮室、陵園的土木工程),是一個流油的肥差。董賢小舅子被任命為執金吾,執金吾是掌握禁兵保衛京城和宮城的官員。

  甚至董賢家的僮僕沾了光,名劍珍寶,哀帝都不吝賞賜。

  漢哀帝還詔令董賢的府邸建造在北闊下,仿照皇帝制度,極盡豪華。漢哀帝連董賢死後的事一併安排了,還給董賢準備了一個珠襦玉匣的棺材。

  董賢家上下的裝備已經和皇帝差不多了,但漢哀帝覺得即使這樣還無法表現對心上人的愛,漢哀帝準備封董賢為侯,但依照漢制,沒有大功無法封侯,漢哀帝一時非常困惑。

  恰好是這時,有兩個官員告發東平王劉雲的夫人的不法事,交刑部治罪。劉雲的夫人低頭認罪。漢哀帝叫兩個官員說是通過董賢告贏的,把功勞記於董賢,下詔封董賢為高安侯。這兩個官員也同時被封侯。

  這樣轉彎抹角給董賢封侯,漢哀帝可謂用心良苦。

  董賢封侯拜爵,不久漢哀帝還任命董賢為大司馬衛將軍。漢武帝後實行內府執政,大司馬就是朝廷內的軍政首腦,位在三公之上。這一年董賢年方二十二歲,如此快的陞遷速度,如此年輕的軍政首腦,古往今來僅此一例。董賢為大司馬後,百官奏事都需經他手方能上達,他還利用自己的權勢,將弟弟董定信提升為駙馬都尉,他的親屬和親信皆被安置到朝廷內的關鍵職位,董家超過了外戚的王、薄、傅三家,顯赫一時。

  董賢無才無德,無功無勞,封侯升職,引起了朝中正直人士的不滿。

  丞相王嘉在漢哀帝面前直諫不能為了恩寵董賢而破壞法制,漢哀帝不僅不聽,反而將其投人監獄,折磨而死。

  接替王嘉的丞相孔光就聰明多了,一次董賢要去拜訪孔光,聽說董賢要來,早就做好準備,衣冠楚楚出門迎候,望見董賢所乘的車來了,便畢恭畢敬,一步步退著走回。董賢到了中門,孔光已進入大門旁的小門,董賢下車後,方出門拜見,點頭哈腰,甚是恭謹,不敢以賓客同等之禮相待。皇上聽說了為之一喜,立刻拜孔的兩個侄兒為諫大夫常侍。

  董賢已經官居大司馬,權傾朝野,董賢自己都已經很滿足了。可漢哀帝卻無時無刻不為自己的心肝寶貝著想,他還想把皇位傳給董賢。一次酒宴上,漢哀帝對旁邊的大臣說:“我欲傚法堯禪讓舜(傳位給董賢)如何?”旁邊的大臣回道:“天下是高皇帝(指劉邦)打下的天下,不歸陛下所私有。陛下繼承祖宗的事業,應傳給劉姓子孫以至於無窮。繼承權至關重大,天子無戲言!”。

  可謂盛極而衰,水滿則溢,董賢的好日子隨著漢哀帝的死去也要到頭了。前1年,漢哀帝帶著對董賢無限的愛死去了。漢哀帝一死,董賢頓覺晴天霹靂,天塌地陷。

  董賢的感覺是對的,以前有漢哀帝罩著,誰也不敢動彈董賢,現在董賢的護罩沒了,反對他的人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漢哀帝一死,他的政敵和被他整過的人就開始聚在一起,向其發動了猛烈攻擊。王莽乘機彈劾他,禁止他出入宮殿司馬衙門。其他一些大臣也向皇太后指責董賢亂政,淫亂後宮。皇太后早就看董賢不慣了,也就順水推舟,下詔沒收董賢大司馬的印綏,攆其回家,永不錄用。

  董賢知道凶狠的政敵們不會這樣就便宜了自己,當天就和自己的妻子一起自殺。董家人家醜不外揚,就在夜間草草埋葬了事。王莽疑心重,他怕董賢裝死,專門派人掘墳查驗。

  董賢雖死,但針對他的攻擊還沒有完。大司徒孔光上奏,歷數董賢的罪狀。太后便下令,沒收董家的財產充公。並將借董賢裙帶關係當官的一律罷免。董氏家族勢力在朝廷中全部被肅清。

  董賢受寵時期,朝綱不振,裙帶密佈,無能之輩卻居高位,朝野怨言紛擾。經過董賢和漢哀帝這麼一折騰,本來就江河日下的西漢朝廷更是烏煙瘴氣。王莽在這種形勢下得以重掌大權,為以後篡奪漢室打下了基礎。

「環肥燕瘦」中的趙飛燕

環肥燕瘦」中的趙飛燕

趙飛燕(前32年-前1年),原名宜主,是西漢漢成帝的皇后和漢哀帝時的皇太后。

趙飛燕是一位在中國歷史上傳奇的人物。在《漢書》中對她的描述僅僅只有少數幾句,但關於她的野史卻有許多。在中國民間和歷史上,她以美貌著稱,所謂「環肥燕瘦」講的便是她和楊玉環,而燕瘦也通常用以比喻體態輕盈瘦弱的美女。同時她也因美貌而成為淫惑皇帝的一個代表性人物。

生平

趙飛燕的確切出生年份並不確定,但通常會假設是前32年。出生地點在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據《漢書·佞幸傳第六十三》,趙飛燕出生卑賤,她的父親是一個樂工,會編製動聽的樂曲。在父亡後,幼時曾流落長安。宜主與妹妹趙合德在長安以編織草鞋維生,過著非常貧苦的生活。後來被一個趙姓官員收養,並輾轉到了陽阿公主宮裡當侍女。在陽阿公主那兒,被訓練為一個歌舞妓。兩姊妹認真習舞,經過幾年的訓練,宜主終於練得像飛燕一樣靈巧,每每舞動時有翩然欲飛之勢,故改名「飛燕」。此後,人皆以「飛燕」稱之。

她的歌舞及美貌受到漢成帝賞識被召入皇宮,封為「婕妤」(嬪妃封號,在漢代後宮中排第三等,僅次於皇后與昭儀),成為成帝的愛姬。趙飛燕受寵後又讓成帝召她的妹妹趙合德入宮。

趙合德

趙合德

趙合德風姿迥異,生得體態豐腴,玉肌滑膚,美艷嫵媚與趙飛燕不相上下,她們都是漢成帝的寵妃。
 
趙合德雖然比不上飛燕會來事兒,但是她豐滿的身軀,狀若含苞待放的蓓蕾;酷似粉裝玉琢,著體便酥,恰好形成了對漢成帝另外一層強烈的補償心理。在與趙飛燕日日夜夜纏綿得昏天黑地時,情不自禁地就會想到趙合德,總覺他心中的遺憾只能從另外一個角度,得到充分的滿足。還是在趙合德與漢成帝度過第一個不眠之夜後,漢成帝就在歡暢無比,欲仙欲死中,把趙合德叫做“溫柔鄉。”說“我當終老是鄉,不願效武帝之求白雲鄉了。”這話有如讖語,後來果然應證。   

最令漢成帝入迷的是趙合德蘭湯沐浴、自從漢成帝一次無意間從門窗隙縫中窺見了趙合德洗澡後,就成為他一種新鮮的刺激:從趙合德寬褪羅衣,玉骨冰肌,蘭湯瀲艷,到自我欣賞,顧影自憐,關窗鎖戶,輕醮細拭,一幕幕活色生香的旖旎畫面,有景像、有動作、有表情、更有聲音,是漢成帝的經驗裏從來沒有汲取過的。他對身邊的太監說:“自古以來皇帝沒有兩個皇后,如果有的話,我一定要把昭儀(此時趙合德已為昭儀)立做皇后。”後來為趙合德修宮殿,漢成帝特地關照用藍田玉鑲嵌了一個大浴缸,注入豆蔻之湯,更顯水光瀲艷。不消多說,自然是趙合德的浴缸了。

趙合德知道了自己入浴的過程,竟能如此地使皇帝神魂顛倒,於是便將計就計地不予揭穿。更運用欲擒故縱的手法,儘量鋪排無限的媟艷風光,甚至連浴罷的情態,也加以刻意的美化,以捕捉漢成帝的注意力。

趙合德入浴時的美態,緊緊地扣緊了漢成帝的心弦。趙飛燕聽到了風聲,便有一種失落感,害怕失寵衾寒枕冷,於是,也如法炮製地想要吸引她的皇帝丈夫。漢成帝來了以後,趙飛燕才開始沐浴,她赤身裸體,千嬌百媚帝挑逗皇上,還不時地故意往皇上身上灑水,以為會給皇上帶去新鮮的刺激,誰知這一招讓皇上大倒胃口,沒等她洗完就匆匆離去了。

趙飛燕哪知道這位愛看女人洗澡的皇帝的內心世界?漢成帝喜歡“從帷中竊望之”,而趙飛燕請他去觀浴,哪有什麼新鮮刺激可言?趙飛燕聰明一世,卻不曉得這點心理學知識,著實讓人惋惜。[1]

數年後,成帝打算立趙飛燕為皇后,但太后認為他出身卑微,所以不同意立後一事,《漢書外戚傳第六十七下》[2]上記載:「趙飛燕貴幸,上欲立以皇后,太后以其所出微,難之」。雖然如此,公元前18年冬十二月成帝廢他原來的許皇后,前16年趙飛燕被立為皇后,成為國內舉足輕重的人物。《漢書·成帝紀第十》稱「趙氏亂內」。

據說趙飛燕體態極其輕盈,每當他纖腰款擺、迎風飛舞時,就好像要乘風而去一般。有一次,趙飛燕在宮裡一個高高的舞台上舞蹈時,大家正看得入迷,忽然一陣狂風吹來,趙飛燕隨風而舞,好像真的要被風吹走了一樣。於是成帝趕緊叫樂師們拉住趙飛燕的裙擺,免得他被風吹走。待風停時,發現趙飛燕的雲英紫裙竟被抓得皺皺的,從此宮中女士們就流行穿這種特意造出的皺皺的裙子,名叫「留仙裙」。

趙飛燕(趙明明版)

趙飛燕(趙明明版)

前11年她慫恿皇帝殺害後宮皇子,留下「燕啄皇孫」的典故。前7年漢成帝病死,趙飛燕無子,她支持立漢哀帝,因此在哀帝登基後被尊為皇太后。

前1年哀帝逝世,漢平帝登基,趙飛燕喪失了依靠,先由「皇太后」貶為孝成皇后,後來不久又被廢為庶人,最後還被派到成帝墳前守陵,趙飛燕難忍羞辱終以自殺收場。

 

延伸讀物趙飛燕傳記文獻研究

作者简介:滕新才(1965~),男,重庆人,重庆三峡学院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

《漢書·外戚傳》記載了趙飛燕以微賤出身而貴為皇後的真實經歷,至六朝以後署名漢代伶玄的《趙飛燕外傳》、宋代秦醇的《趙飛燕別傳》、明代古杭艷艷生的《昭陽趣史》幾部小說,將趙飛燕形象渲染為嫉妒、狡黠、淫濫的化身。趙飛燕形象由歷史真實向文學虛構的轉化,反映了中國文學發展的基本規律和特點:中國小說註重人物肖像和細節刻畫;文體經歷了由文言向白話的轉變;先進作品為後繼者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和創作經驗。

中國古代文學作品形容女子體態之風韻,慣以“燕瘦環肥”並舉。楊玉環以其豐腴的美艷受到歷代文人的青睞,詩歌、傳奇、戲劇、小說代不絕縷(http://big.hi138.com/)。相比之下,趙飛燕的羸弱輕纖則備受冷落,甚至還不如沈魚落雁、閉月羞花那樣深入人心。其實這是一個誤區,以班固《漢書》發其端,到署名漢代伶玄的《趙飛燕外傳》、宋代秦醇的《趙飛燕別傳》,直至明代題為古杭艷艷生編的《昭陽趣史》,趙飛燕的故事也自成體系,就中可以發現中國文學發展的一些奧秘。

一、《漢書外戚傳》:真實的趙飛燕
           
       趙飛燕(?~公元前1年),“本長安宮人”[1],顏師古註雲:“宮人者,省中侍使官婢,名曰宮人,非天子掖庭中也。”其出身之微賤可知,且命運乖蹇,初生時父母不舉,三日不死,方才收養,成年後賜陽阿公主為奴,學習歌舞,以體輕如燕,“號曰飛燕”。漢成帝微服出行,造陽阿主家,見飛燕而悅之,“召入宮,大幸”。其妹隨後亦召入宮,“俱封婕妤,貴傾後宮”。許皇後被廢黜,漢成帝欲立趙飛燕為皇後,但皇太後嫌她出身微賤,從中作梗(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big.hi138.com/)。成帝先發制人,封趙父臨為成陽侯,一個月後明正言順立趙飛燕為皇後,時鴻嘉四年(公元前17年)。

命運似乎給趙飛燕開了個大玩笑,她由一個卑微的宮人,陡然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後,登上了古代女子垂涎欲滴的最高權位,居昭陽宮,“中庭彤朱,而殿上髹漆”,門檻皆包銅鍍金,白玉為階,墻壁俱黃金橫帶,以藍田玉、夜明珠、翡翠羽裝飾,極盡奢華。其妹亦平步青雲,甚至在趙飛燕“寵少衰”後還依然得漢成帝歡心,“絕幸”,封昭儀。“姊弟顓寵十余年”,“自後宮未常有焉”。以至於定陶王劉欣及其祖母傅太後亦走趙飛燕姐妹的後門,“私賂遺趙皇後、昭儀,定陶王竟為太子”,他就是以後的漢哀帝(文学论文/古代文学論文 http://big.hi138.com/)。

綏和二年(公元前7年)春,楚王劉衍、梁王劉立來朝,將辭去歸國。漢成帝留宿未央宮白虎殿,設宴張樂餞行,竟夜平安無事。第二天清晨漢成帝卻突然發病,“傅絝襪欲起,因失衣,不能言,晝漏上十刻而崩”。由於漢成帝素來身體強壯,無疾暴卒,輿論大嘩,歸咎於趙昭儀,皇太後詔令大司馬王莽等人“治問皇帝起居發病狀”,趙昭儀迫於壓力,或者是感念漢成帝對她的寵愛,萬念俱灰,自殺身亡。

哀帝即位,尊趙飛燕為皇太後,封其弟駙馬都尉趙欽為新成侯。幾個月後,司隸解光彈劾趙昭儀“傾亂聖朝,親滅繼嗣(指虐害許美人、中宮史曹宮所生皇子)”之罪,哀帝下詔免趙欽及其兄子成陽侯趙爵位,俱為庶人,家屬徙遼西郡。議郎耿育進一步落井下石,上疏論“女主驕盛則耆欲無極”,將打擊矛盾直指趙飛燕。由於哀帝當初立為太子實得趙飛燕之力,飲水思源,“遂不竟其事”,趙飛燕得以茍延殘喘。

元壽二年(公元前1年),漢哀帝駕崩,平帝即位,王莽專權,假借皇太後懿旨詔令有司:“前皇太後與昭儀俱侍帷幄,姊弟專寵錮寢,執賊亂之謀,殘滅繼嗣以危宗廟,悖天犯祖,無為天下母之義。”下令貶趙飛燕為孝成皇後,徙居北宮。一個月後,又以“皇後自知罪惡深大,朝請希闊,失婦道,無共養之禮,而有狼虎之毒”為由,下詔廢為庶人。趙飛燕於當日自殺,自立皇後以來,至此共計16年,

以上是《漢書》中真實的趙飛燕形象。作為紀傳體正史,《漢書》“究西都之首末,窮劉氏之廢興,包舉一代,撰成一書,言皆精練,事甚該密” [2],《外戚傳》的寫作宗旨是戒“女寵之興,繇至微而體至尊,窮富貴而不以功,此固道家所畏,禍福之宗也。……鑒茲行事,變亦備矣”,所以班固詳細記載了趙飛燕由貧賤而富貴,特別是姐妹倆專寵後宮、飛揚跋扈的歷史,與漢武帝寵姬李夫人臨死前唏噓長嘆的可憐情狀,並稱為《漢書》宮闈描寫的神來之筆。但班固也被鄭樵譏為“浮華之士也”[3],他從出身、血統、社會等級諸方面出發,對趙飛燕每每流露出輕賤之意,《漢書·外戚傳》明確使用了這樣的措辭:“趙飛燕姊弟亦從自微賤興,逾越禮制,寖盛於前。”這就為後世小說家言誇飾其風流韻事,渲染其淫亂妒嫉,提供了出發點和可能性。

二、《趙飛燕外傳》:淫妒的趙飛燕

趙飛燕以微賤的出身,憑國色天香和輕盈舞姿入主昭陽宮,母儀天下,歷史上罕有(僅漢武帝衛皇後差可匹敵),自然成為人們吟詠的對象,或贊賞其婀娜,羨慕其幸運,如梁元帝蕭繹(508~554)詩:“何言飛燕寵,青臺生玉輝。”[4]或詛咒她“紅顏禍水”,指責她恃嬌奪寵,妖媚惑主,生性淫蕩,嫉妒殘忍。大致從漢代以後,趙飛燕就成了人們說長道短的話題。

現存最早寫趙飛燕的小說是《趙飛燕外傳》,版本眾多,通行本有:明顧元慶輯《顧氏文房小說》本,民國十四年(1925年)上海商務印書館據嘉靖顧氏夷白齋刻本影印;明程榮輯《漢魏叢書》本,民國十四年上海商務印書館據萬歷程氏本影印;清王謨輯《增訂漢魏叢書》本,光緒二年(1876年)紅杏山房刊行,民國四年(1915年)蜀南馬湖盧樹柟修訂補印。各本俱題漢伶玄著,按伶玄字子於,潞水(今山西長治)人,《顧氏文房小說》本後附《伶玄自敘》,言“與揚雄同時”,歷官至淮南相、河東都尉,然於史無載,不敢妄加臆斷。

此書不見於唐人書目,最早著錄的是南宋初年晁公武的《郡齋讀書誌》:“《趙飛燕外傳》一卷,右漢伶玄子於撰,茂陵卞理藏之於金縢漆櫃。王莽之亂,劉恭得之,傳於世,晉荀朂校上。”[5]今人吳誌達先生認為“此書最早見於《文獻通考》”,這個結論是錯誤的,蓋因馬端臨(1254~1323)一字不替照錄晁公武《郡齋讀書誌》及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原文,且有“晁氏曰”、“陳氏曰”雲雲。前輩學者考證,《趙飛燕外傳》非伶玄所撰。司馬光(1019~1086)修《資治通鑒》時,曾援引本書中披香博士淖方成罵趙飛燕姐妹“此禍水也,滅火必矣”的話入史[6]。按照陰陽家“五德終始”說,漢朝以火德王天下,而趙飛燕則被視為擾亂後宮、滅亡漢朝的禍水,《通鑒》采擇入史,“殆以為真漢人作”。魯迅先生認為:“恐是唐宋人所為。”[7]吳誌達先生的觀點是:“我以為此書作者當晚於漢代而早於唐代,主要也是就文氣格調來考察其時代特征,不類唐宋傳奇風範;況且傳奇小說在唐宋已卓然獨立一體,聲名顯赫如韓、柳、元稹、牛僧孺,都公然寫起傳奇小說來,似再無托古假冒之必要。”[8]侯忠義先生論證說:“或雲唐末宋初人作,此說亦不可靠。考李商隱《可嘆》詩:‘梁家宅裏秦宮人,趙後樓中赤鳳來。’赤鳳亦見《飛燕外傳》,是則已為唐人熟知故事;另,唐代作者不隱名,更無托名漢人作品的必要;其三,寫帝王題材,唐人愛談明皇,宋人樂道煬帝,故單獨創作飛燕姊妹故事,亦屬意外。估計當為東晉或南朝作品。”[9]侯、吳二先生的觀點其實是一致的。學術界一般認為,六朝小說是中國文言小說的正式發軔期,有著不同於此前敘事文體的顯著特征,駁雜而又瑣碎,各種不同性格、人品、情趣的人物都可以在作品中得到表現,這些特征被延續下來,形成為小說這一嶄新的、與眾不同的文學形式。因此,把《趙飛燕外傳》議定為六朝小說應該是大致不差的。同一時期還有托名班固撰的《漢武帝內傳》、托名桓麟撰的《西王母傳》、托名郭憲撰的《東方朔傳》,所不同的是後三傳均為神仙方術題材,《趙飛燕外傳》則將視野轉向了人間生活。

《外傳》的主要內容是描寫趙飛燕姐妹與漢成帝的宮廷荒淫生活。為了給趙飛燕的淫蕩尋找血緣根據,小說不惜對其出身進行改造,說她們是江都中尉趙曼妻(江都王孫女姑蘇郡主)與樂工馮萬金的私生女,孿生,長曰宜主(即飛燕),次曰合德,俱冒姓趙。馮氏家敗,姐妹倆經歷了一段貧窮的生活,流落長安,“事陽阿主家,為舍直,常竊效歌舞,積思精切,聽至終日不得食”。這時候趙飛燕經歷了她生平最神聖的初戀,與羽林軍射鳥者有情。“夜雪,期射鳥者於舍旁,飛燕露立,閉息順氣,體溫舒,亡疹粟,射鳥者異之,以為神仙”。後召入宮,媚惑成帝,大受寵愛,立為皇後。合德亦入宮,封婕妤,進昭儀。姐妹倆專寵後宮,相互間爭妒淫亂。趙飛燕為得嗣而濁穢宮闈,“多通侍郎、宮奴多子者”,機關算盡,然“終無子”。趙合德更是工於心計,巧於辭令,深得漢成帝歡心,稱之為“溫柔鄉”。後因醉進春恤膠過量,導致成帝“陰精流輸不禁”而暴崩,合德亦嘔血死。小說通過趙飛燕姐妹的形象描寫,旨在揭露封建帝王驕奢淫逸的腐朽生活,兼托諷喻之意,為後世小說演述隋煬帝、唐玄宗風流韻事之先導。

在這篇小說中,趙飛燕淫妒的性格十分突出。她與射鳥者有染在先,入宮後媚惑成帝,又私通侍郎、宮奴之多子者,淫蕩不堪。隨著地位和環境的變化,她的性格向暴虐嫉妒、陰險詭譎方面惡性發展,終與合德反目成仇,為爭狎宮奴燕赤鳳而大打出手。合德泣拜曰:“姊寧忘共被夜長、苦寒不成寢,使合德雍(擁)姊背邪?今日垂得貴,皆勝人,且無外搏,我姊弟其忍內相搏乎?”這番誠懇的肺腑之言,使趙飛燕亦感動得痛哭流涕,姐妹倆始握手言歡。作者有意貶抑飛燕,褒揚合德克己謙讓的品性,將批判的鋒芒主要指向趙飛燕和漢成帝。

三、《趙飛燕別傳》:狡黠的趙飛燕
唐代以後,趙飛燕的故事更為文人津津樂道,李白有《長信宮》詩盛贊“天行乘玉輦,飛燕與君同”,更以《清平調》“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句開罪於楊貴妃,“散發弄扁舟”,終生淪於草野。至宋代遂出現了秦醇的《趙飛燕別傳》。

秦醇字子復,譙川(今安徽亳州)人,所撰《趙飛燕別傳》,載北宋劉斧《青瑣高議》一書,內容與《趙飛燕外傳》大略相同,但文筆更加優美。秦醇交代故事來源於“家事零替”的同裏李生墻角破筐中,原名《趙後別傳》,“雖編次脫落,尚可觀覽”,“余就李生乞其文以歸,補正編次,以成傳,傳諸好事者”[10]。這番“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表白,實際上是秦醇為擡高自己著作的身價、表明故事有本有源的一個障眼法而已。為了避免與《外傳》內容上過多的重復,《別傳》省略了趙飛燕入宮前的身世經歷和與射鳥者的愛情,著重寫她“欲為自利長久計”而詐托有孕,多次收買新生兒冒充皇子的陰謀,最終未能得逞。此篇情節不如《外傳》曲折,趙飛燕形象亦稍遜,沒有凸顯其淫妒的特征,倒是狡黠成性,詭計多端。其妹昭儀則成了嫉妒狂,恃寵驕橫,在得知掌茶宮女朱氏生子的消息後,醋意大發,怒責成帝,並命宮吏祭規取子擊殿礎死,“後宮人凡孕子者,皆殺之”。故事的結尾是成帝死後,托夢於趙飛燕,告知昭儀“以數殺吾子,今罰為巨黿,居北海之陰水穴間,受千年水寒之苦”,並有梁武帝答大月氏王之問,以證其事非妄誣也。

本篇不見於鄭樵《通誌》和馬端臨《文獻通考》著錄,關於其著作年代,明代學者胡應麟(1551~1602)認為“其文頗類東京,而末載梁武帝答昭儀化黿事,蓋六朝人作而宋秦醇子復補綴以傳者也。第端臨《通考》、漁仲《通誌》並無此目,而文非宋所能,其間敘才數事,多俊語,出伶玄右,而淳質古健弗如”[11]。這個觀點頗有見地,至少可以斷定,本篇藍本《趙後別傳》出自六朝,一個明顯的證據就是趙飛燕詐托有孕時上箋所奏:“知聖躬之在體,辨六甲之入懷。”漢成帝答雲:“夫妻之私,義均一體,社稷之重,嗣續為先。妊體方初,保綏宜厚。藥有性者勿舉,食無毒者可親。”這段文字是典型的駢儷句法,四六相間,對偶工穩,辭采潤澤,篇翰華美,乃六朝盛行的文體。月氏是秦漢之際遊牧於敦煌、祁連間的古老部族,漢文帝時遭匈奴襲擊,大部分人西遷伊犁河谷,稱大月氏,小部分人入祁連山與羌人雜居,稱小月氏,隋唐以後逐漸融合在其他民族中。《別傳》末記“大月氏王獵於海上,見巨黿出於穴上,首猶貫玉釵,望波上眷眷有戀人意”,乃遣使問梁武帝,“武帝以昭儀事答之”雲雲,則很明顯本篇乃梁、陳間作品,後經秦醇補綴演繹,成《趙飛燕別傳》,遂行於世。

四、《昭陽趣史》:淫濫的趙飛燕
明朝中後期,受《金瓶梅》的影響,世情小說大興,魯迅先生稱之為“人情小說”。這類小說多寫家庭興衰,男女情愛,間雜因果報應借以規過勸善,特別是針對宋明理學的禁欲主義,著重表現紅塵男女的情與欲,在沖破禮教藩籬的同時,往往滑向放縱情欲的另一個極端,所敘不出房闈,筆墨專乎枕席,故茅盾先生名之曰“性欲小說”。《昭陽趣史》就是其中的代表作之一。

小說凡四卷,題“古杭艷艷生編”,白話編著,有明抄本傳世。臺灣據明刻本影印,書名《新編出像趙飛燕昭陽趣史》,有圖22幅,其中第11圖題“辛酉歲孟秋寫於有況居”,似刊於天啟元年(1621年)。內容寫趙飛燕前生是海外青邱山一個燕子精,已修行五百余年;合德前生為松果山九尾野狐精,修行千余年,皆未成正果。為增進功力,野狐精化為美女,欲騙取男子元陽,恰逢燕子精變成男子欲采補真陰,二人相會交媾,燕精道行不敵狐精,被吸去真陽,遂糾集同夥找狐精報仇。酣戰之際,北極佑聖真君經過,收縛二妖,交玉帝發落。玉帝罰二妖凡間轉世,投生為姑蘇主與馮萬金的私生女,分別取名為宜主、合德。二人長到15歲,皆“姿容出世,窈窕無雙,纖腰裊娜,小腳妖嬈”。馮萬金、姑蘇主死後,姐妹倆無所依托,移居長安,生活無著,得射鳥兒相助,與其茍合,誓結姻緣。為避無賴欺侮,二人緊急租賃侍郎節度使趙臨花廳,經人薦入趙府,被收為義女。漢成帝駕臨趙府,愛飛燕舞姿,攜入宮中,備受寵愛,貶許皇後為庶人,立飛燕為皇後。合德隨即亦召入宮中,漢成帝從她身上得到了更大的滿足,情深綢繆。飛燕被冷落,寂寞難耐,暗召射鳥兒重續舊歡,又私狎侍郎官奴燕赤鳳,選眾多美少年性嬉無度,以供其淫樂。漢成帝與合德恣意縱淫,誤食春藥過量,脫陽而死。群臣喧嘩,太後下令清查,合德畏罪嘔血而亡。飛燕先遭貶徙,後被廢為庶人,遂自縊死。小說最後點明因果報應:飛燕、合德魂歸天上,玉帝責二人在凡間淫亂,罰合德為巨黿,去北海陰水間受千載冰寒之苦;罰飛燕為猛虎,在冷清山受千載饑餓之苦,方許超升。二人驚惶萬狀,求救於如意真人。原來漢成帝乃如意真人下凡,追憶舊日恩情,因向玉帝求情。玉帝改罰二人在如意真人院受戒三百年,朝夕修心煉性,以圖正果,後不知所終。

在所有趙飛燕傳記文獻中,《昭陽趣史》篇幅最長,系拼湊《漢書·外戚傳》、《趙飛燕外傳》、《趙飛燕別傳》諸書情節,而演繹為一段“夙世姻緣”,所謂“曠古奇聞、千秋趣事矣”,而於首尾強行焊接因果報應,創作宗旨卻並不在於規過勸善,而是借小說以宣淫,極力展示趙飛燕姐妹的淫心獸行,對各種性行為進行誇張的赤裸裸的穢褻描寫,故入清以後,本書屢遭禁毀,黃榜赫赫有名,亦其必然的歷史命運。

五、結論
通觀趙飛燕的幾種傳記文獻,從《漢書·外戚傳》真實的歷史人物,到《趙飛燕外傳》、《趙飛燕別傳》、《昭陽趣史》的文學虛構,趙飛燕形象的演變,竟能反映中國文學發展的一般規律和特點。

第一,中國小說註重人物肖像和細節刻畫。這一點在《漢書》中還沒有得到明顯的體現,班固雖然也是一代漢賦高手,文才卓絕,但《漢書》作為史傳文學,長於人物立身行事,對趙飛燕姐妹的居室環境有所渲染,卻缺乏必要的肖像描寫,蓋因史體不同故耳。至《趙飛燕外傳》則大進一步,作者以簡約而形象的筆觸描繪了飛燕姐妹的儀表豐姿:“宜主幼聰悟,家有彭祖分脈之書,善行氣術,長而纖便輕細,舉止翩然,人謂之‘飛燕’。合德膏滑,出浴不濡,善音辭,輕緩可聽。二人皆出世色。”作者尤擅長描寫衣著妝梳,不惜濃墨重彩,細膩而不雜蕪:“合德新沐,膏九曲沈水香,為卷發,號‘新髻’;為薄眉,號‘遠山黛’;施小朱,號‘慵來妝’;衣故短,繡裙小袖,李文襪。”這一番工筆細描,涉及服飾、發型、妝式諸多方面,曲盡其妙,一個絕代佳人的形象呼之欲出。

《趙飛燕別傳》從總體藝術成就上看稍遜於《外傳》,然以文辭優美和細節刻畫取勝。如開篇即寫飛燕姐妹的體態氣質,先聲奪人:“趙後腰骨纖細,善踽步行,若人手持荏枝,顫顫然,他人莫可學也。……昭儀尤善笑語,肌骨清滑,二人皆稱天下第一,色傾後宮。”寥寥數語,國色天香的綽約風姿已躍然紙上。《外傳》有漢成帝偷窺趙合德沐浴事,然皆情節的自然流露,缺乏深層次的挖掘,《別傳》則獨出心裁,別開生面,將筆觸深入到了漢成帝的內心感受:“昭儀方浴,帝私覘,侍者報昭儀,昭儀急趨燭後避。帝瞥見之,心愈眩惑。他日昭儀浴,帝默賜侍者金錢,特令不言。帝自屏罅覘,蘭湯灩灩,昭儀坐其中,若三尺寒泉浸明玉。帝意思飛揚,若無所主。”一路寫來,淋漓盡致,將趙合德超凡脫俗的美艷渲染得如同聖像般明凈自然,有意境,有品位,而絲毫不流於猥褻,成為明清以後艷情小說司空見慣的範式。明代學者胡應麟特別推崇這段描寫,稱“敘昭儀浴事入畫”,激賞“蘭湯灩灩”以下三語,“百世下讀之猶勃然興”[12],信不虛也。

《昭陽趣史》是所有趙飛燕傳記的集大成者,將一卷文言小說演繹為四卷白話巨制,每卷12目,自“狐精變化”至“二精修心”,共計48目,洋洋灑灑,委折波瀾,情節更加復雜,細節描寫亦更趨工媸,惟鋪敘床第,淫濫惡趣,喪失了固有的美學價值。

第二,中國古代小說的文體經歷了由文言向白話的轉變。大抵文言乃文人專用的職業化語言,佶屈聱牙,晦澀難讀;白話則曉暢明白,通俗易懂,為廣大群眾所喜聞樂道。文言小說的成熟是唐傳奇,白話小說的濫觴則自宋話本。明代通俗文學大師馮夢龍(1574~1646)曾將唐傳奇與宋話本進行比較,認為:“唐人選言,入於文心;宋人通俗,諧於裏耳。天下之文心少而裏耳多,則小說之資於選言者少,而資於通俗者多。”[13]文言傳奇只能供士大夫欣賞,通俗話本卻能適應廣大民眾的需要,社會上的專業文人畢竟鳳毛麟角,普通群眾則占絕大多數,任何一部文學作品,要想為廣大民眾所接受,必須使用通俗明快的語言。故魯迅先生指出:“其時(指宋代)社會上卻另有一種平民底小說,代之而興了。這類作品,不但體裁不同,文章上也起了改革,用的是白話,所以實在是小說史上的一大變遷。”[14]洵為的評。

有關趙飛燕的幾部傳記文獻,《漢書·外戚傳》、《趙飛燕外傳》、《趙飛燕別傳》皆文言寫成,雖辭藻華美,行文古樸,涵義蘊藉,但畢竟只能在少數文人中流傳,不可能普及到大眾中去,沒有實現其應有的社會價值。至《昭陽趣史》則完全改用白話,情節雖然復雜但語言通俗易懂,文從氣順,明白如畫,加速了它在社會上的廣泛流通。一個反面的例證,就是清代歷次禁毀小說淫辭,《昭陽趣史》皆難逃厄運,固然是因為這類書籍“荒唐俚鄙,殊非正理”,蠱惑人心,敗壞風俗,但也從另外一個角度證實了包括《昭陽趣史》在內的“小說淫辭”勢如水銀潑地,無孔不入,以至於出現了“疊床架屋,列肆租賃”的情況,政府不得不以強權禁毀之。而《趙飛燕外傳》中也有不少性描寫,語涉淫褻,卻安然無恙,黃榜無名,蓋因其文言寫就,之乎者也,閱覽者少,於人心風俗無礙故也。

第三,先進作品為後繼者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和創作經驗。所有趙飛燕的故事都源自《漢書·外戚傳》,由於班固記下了趙飛燕以微賤的出身而貴為皇後的傳奇經歷,後世小說便虛構她是姑蘇主與馮萬金的私生女,既有高貴的血統,又為其淫蕩行徑找到了血緣上的依據。《漢書·外戚傳》在記載飛燕恃寵驕橫的同時,本來就有讓趙合德喧賓奪主的傾向,給後人許多暗示,遂競相騰出廣闊的空間來塑造這位美昭儀。她似乎精通19世紀西方國家興盛的性心理學,一再對漢成帝實施欲擒故縱的策略。當漢成帝以百寶鳳毛步輦迎合德入宮時,她故意推辭說:“非故人姊召,不敢行,願斬首以報宮中。”迫使漢成帝以趙飛燕的五彩組文手藉為符信,方才半推半就入宮來。成帝病陽痿,“陰緩弱不能壯發,每持昭儀足,不勝至欲,輒暴起”,有明顯的戀物癖。但合德常常轉過身去,不讓漢成帝摸她的腳。人謂昭儀曰:“上餌方士大丹,求盛大不能得,得貴人足一持暢動,此天與貴人大福,寧轉側俾帝就邪?”合德卻振振有詞地回答:“幸轉側不就,尚能留帝欲,亦如姊教帝持,則厭去矣,安能復動乎?”她的這些伎倆,使漢成帝對她保持著持續不斷的興趣,稱之為“溫柔鄉”,感嘆說:“吾老是鄉矣,不能效武皇帝求白雲鄉也!”[15]“自古人主無二後,若有,則吾立昭儀為後矣!”[16]這些情節應該就是《漢書·外戚傳》閃爍其詞的“皇後既立,後寵少衰,而弟絕幸”的極好註腳。

所有趙飛燕的傳記文獻中,客觀而論,當以《趙飛燕外傳》審美情趣最高雅,藝術成就最卓越,“稱得上是文言小說發展史上的裏程碑”[17],胡應麟譽之為“傳奇之首”是獨具慧眼的。茅盾先生對此篇有精到的研究,指出:“《飛燕外傳》一文雖在漢家歷史上毫無價值,而在文學史上的價值卻未便過於抹煞。……就《飛燕外傳》的內容而觀,則此短文直可稱為後世性欲小說的泉源,換言之,即後世的長篇性欲小說的意境大都是脫胎於《飛燕外傳》的。”[18]趙飛燕入宮前與射鳥者有染,已非處子,入宮後卻給漢成帝留下“豐若有余,柔若無骨,遷延謙畏,若遠若近,禮義人也”的良好印象,“既幸,流丹浹藉”。其姑妹樊嫕最初為她捏一把冷汗,繼而感到大惑不解,私下問道:“射鳥者不近女邪?”趙飛燕回答:“吾內視三日,肉肌盈實矣。帝體洪壯,創我甚焉。”這是後世艷情小說侈談采補術的托始。

《外傳》還寫到漢成帝患陽痿,太醫萬方不救,四處搜求奇藥,“嘗得春恤膠,遺昭儀,昭儀輒進帝,一丸一幸。一夕,昭儀醉,進七丸。帝昏夜擁昭儀,居九成帳,笑吃吃不絕。抵明,帝起禦衣,陰精流輸不禁,有頃,絕倒。裛衣視帝,余精出湧,霑汙被內,須臾帝崩”。這是後世艷情小說種種春方淫器及脫陽而死的淵藪。《金瓶梅》第79回寫潘金蓮無視胡僧一次一丸的警告,將三粒春藥以燒酒送服餵給西門慶,導致西門慶“精盡繼之以血,血盡出其冷氣”而亡,竟完全是摹仿《外傳》的寫法了。

要之,在中國人的觀念中,慣以“臟唐濫漢”形容歷史上的後宮淫亂,如唐高宗之烝母、唐玄宗之扒灰,目之為“臟唐”實在當之無愧;但客觀而論,漢成帝在歷史上並不算十分荒淫,《漢書·成帝紀》僅輕描淡寫的一句“沈湎酒色”,較之齊東昏、隋煬帝之流難免小巫見大巫,《外戚傳》亦止記飛燕姐妹妒殺宮子而已,之所以會形成“濫漢”的印象,《趙飛燕外傳》、《趙飛燕別傳》、《昭陽趣史》諸書實有力焉。
               
[1]班固:《漢書》卷九十七下《外戚傳》,北京:中華書局1962年版,第3988頁。

[2]劉知幾:《史通》卷一《六家》,《四庫全書》本。

[3]鄭樵:《通誌·總序》,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第1頁。

[4]梁元帝:《班婕妤》,郭茂倩編:《樂府詩集》卷四十三,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5]晁公武:《郡齋讀書誌》卷二下《傳記類》,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6]司馬光:《資治通鑒》卷三十一,中華書局1956年版,第996頁。

[7]魯迅:《中國小說史略》,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73年版,第28頁。

[8]吳誌達:《中國文言小說史》,濟南:齊魯書社1994年版,第58頁。

[9]侯忠義:《中國文言小說史稿》上冊,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0年版,第31頁。

[10]劉斧:《青瑣高議》前集卷七,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第74頁。

[11]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卷二十九《九流緒論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第284~285頁。

[12]胡應麟:《少室山房筆叢》卷二十九《九流緒論下》,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第285頁。

[13]綠天館主人:《古今小說敘》,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1頁。

[14]魯迅:《中國小說的歷史的變遷》,《中國小說史略》附錄,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73年版,第287頁。

[15]伶玄:《趙飛燕外傳》,《顧氏文房小說》本。

[16]秦醇:《趙飛燕別傳》,劉斧《青瑣高議》前集卷七,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第75頁。

[17]吳誌達:《中國文言小說史》,濟南:齊魯書社1994年版,第58頁。

[18]茅盾:《中國文學內的性欲描寫》,原載《小說月報》1927年第17卷,轉引自張國星主編:《中國古代小說中的性描寫》,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1993年版,第21~22頁。


[1]摘自《中國文明的秘密檔案》百花文藝出版社 20055月出版

[2] 《漢書外戚傳第六十七下》
孝成趙皇后,本長安宮人。初生時,父母不舉,三日不死,乃收養之。及壯,屬陽阿主家,學歌舞,號曰飛燕。成帝嘗微行出。過陽阿主,作樂,上見飛燕而說之,召入宮,大幸。有女弟復召入,俱為婕妤,貴傾后宮。
許後之廢也,上欲立趙婕妤。皇太后(既王政君)嫌其所出微甚,難之。太后姊子淳于長為侍中,數往來傳語,得太后指,上立封趙婕妤父臨為成陽侯。後月餘,乃立婕妤為皇后。追以長前白罷昌陵功,封為定陵侯。
皇后既立,後寬少衰,而弟絕幸,為昭儀。居昭陽舍,其中庭彤朱,而殿上髤漆,切皆銅沓黃金塗,白玉階,壁帶往往為黃金釭,函藍田璧,明珠、翠羽飾之,自后宮未嘗有焉。姊弟顓寵十餘年,卒皆無子。
末年,定陶王來朝,王祖母傅太后私賂遺趙皇后、昭儀,定陶王竟為太子。
明年春,成帝崩。帝素強,無疾病。是時,楚思王衍、梁王立來朝,明旦當辭去,上宿供張白虎殿。又欲拜左將軍孔光為丞相,已刻侯印書贊。昏夜平善,鄉晨,傅褲襪欲起,因失衣,不能言,晝漏上十刻而崩。民間歸罪趙昭儀,皇太后詔大司馬莽、丞相大司空曰:“皇帝暴崩,群眾讙嘩怪之。掖庭令輔等在後庭左右,侍燕迫近,雜與御史、丞相、廷尉治問皇帝起居發病狀。”趙昭儀自殺。
哀帝既立,尊趙皇后為皇太后,封太后弟侍中駙馬都尉欽為新成侯。趙氏侯者凡二人。後數月,司隸解光奏言:
臣聞許美人及故中宮史曹宮皆禦幸孝成皇帝,產子,子隱不見。
臣遣從事掾業、史望驗問知狀者掖庭獄丞籍武,故中黃門王舜、吳恭、靳嚴,官婢曹曉、道房、張棄,故趙昭儀御者於客子、王偏、臧兼等,皆曰宮即曉子女,前屬中宮,為學事史,通《詩》,授皇后。房與宮對食,元延元年中宮語房曰:“陛下幸宮。”後數月,曉入殿中,見宮腹大,問宮。宮曰:“禦幸有身。”其十月中,宮乳掖庭牛官令舍,有婢六人,中黃門田客持詔記,盛綠綈方底,封御史中丞印,予武曰:“取牛官令舍婦人新產兒,婢六人,盡置暴室獄,毋問兒男女,誰兒也!”武迎置獄,宮曰:“善臧我兒胞,丞知是何等兒也!”後三日,客持詔記與武,問:“兒死未?手書對牘背。”武即書對:“兒見在,未死。”有頃,客出曰:“上與昭儀大怒,奈何不殺?”武叩頭啼曰:“不殺兒,自知當死;殺之,亦
死! ”即因客奏封事,曰:“陛下未有繼嗣,子無貴賤,唯留意! ”奏入,客复持詔記予武曰:“今夜漏上五刻,持兒與舜,會東交掖門。 ”武因問客:“陛下得武書,意何如? ”曰:“瞠也。 ”武以兒付舜。舜受詔,內兒殿中,為擇乳母,告“善養兒,且有賞。毋令漏洩! ”舜擇棄為乳母,時兒生八九日。後三日,客复持詔記,封如前予武,中有封小綠篋,記曰:“告武以篋中物書予獄中婦人,武自臨飲之。 ”武發篋中有裹藥二枚,赫蹄書,曰:“告偉能:努力飲此藥,不可複入。女自知之! ”偉能即宮。宮讀書已,曰:“果也,欲姊弟擅天下!我兒男也,額上有壯發,類孝元皇帝。今兒安在?危殺之矣!奈何令長信得聞之?宮飲藥死。后宮婢六人召入,出語武曰:“昭儀言’女無過。寧自殺邪,若外家也?’我曹言願自殺。”即自繆死。武皆表奏狀。棄所養兒十一日,宮長李南以詔書取兒去,不知所置。
許美人前在上林涿沐館,數召入飾室中若捨,一歲再三召,留數月或半歲禦幸。元延二年懷子,其十一月乳。詔使嚴持乳醫及五種和藥丸三,送美人所。後客子、偏、兼聞昭儀謂成帝曰:“常給我言從中宮來,即從中宮來,許美人兒何從生中?許氏竟當複立邪!”懟,以手自搗,以頭擊壁戶柱,從床上自投地,啼泣不肯食,曰:“今當安置我,欲歸耳!”帝曰:“今故告之,反怒為!殊不可曉也。”帝亦不食。昭儀曰:“陛下自知是,不食為何?陛下常自言’約不負女’,今美人有子,竟負約,謂何?”帝曰:“約以趙氏,故不立許氏。使天下無出趙氏上者,毋憂也!”後詔使嚴持綠囊書予許美人,告嚴曰:“美人當有以予女,受來,置飾室中簾南。”美人以葦篋一合盛所生兒,緘封,及綠囊報書予嚴。嚴持篋書,置飾室簾南去。帝與昭儀坐,使客子解篋緘。未已,帝使客子、偏、兼皆出,自閉戶,獨與昭儀在。須臾開戶,呼客子、偏、兼,使緘封篋及綠綈方底,推置屏風東。恭受詔,持篋方底予武,皆封以御史中丞印,曰:“告武:篋中有死兒,埋屏處,勿令人知。”武穿獄樓垣下為坎,埋其中。
故長定許貴人及故成都、平阿侯家婢王業、任孋、公孫習前免為庶人,詔召入,屬昭儀為私婢。成帝崩,未幸梓宮,倉卒悲哀之時,昭儀自知罪惡大,知業等故許氏、王氏婢,恐事泄,而以大婢羊子等賜予業等各且十人,以尉其意,屬“無道我家過失。”
元延二年五月,故掖庭令吾丘遵謂武曰:“掖庭丞吏以下皆與昭儀合通,無可與語者,獨欲與武有所言。我無子,武有子,是家輕族人,得無不敢乎?掖庭中禦幸生子者輒死,又飲藥傷墮者無數,欲與武共言之大臣,票騎將軍貪耆錢,不足計
事,奈何令長信得聞之? ”遵後病困,謂武:“今我已死,前所語事,武不能獨為也,慎語! ”
皆在今年四月丙辰赦令前。臣謹案永光三年男子忠等髮長陵傅夫人塚。事更大赦,孝元皇帝下詔曰:“此朕不當所得赦也。”窮治,盡伏辜,天下以為當。魯嚴公夫人殺世子,齊桓召而誅焉,《春秋》予之。趙昭儀傾亂聖朝,親滅繼嗣,家屬
當伏天誅。前平安剛侯夫人謁坐大逆,同產當坐,以蒙赦令,歸故郡。今昭儀所犯尤悖逆,罪重於謁,而同產親屬皆在尊貴之位,迫近幃幄,群下寒心,非所以懲惡崇誼示四方也。請事窮竟,丞相以下議正法。
哀帝於是免新成侯趙欽、欽兄子成陽侯䜣,皆為庶人,將家屬徙遼西郡。時議郎耿育上疏言:
臣聞繼嗣失統,廢適立庶,聖人法禁,古今至戒。然大怕見歷知適,逡循固讓,委身吳粵,權變所設,不計常法,致位王季,以崇聖嗣,卒有天下,子孫承業,七八百載,功冠三王,道德最備,是以尊號追及大王。故世必有非常之變,然後乃有非常之謀。孝成皇帝自知繼嗣不以時立,念雖末有皇子,萬歲之後未能持國,權柄之重,制於女主,女主驕盛則耆欲無極,少主幼弱則大臣不使,世無周公抱負之輔,恐危社稷,傾亂天下。知陛下有賢聖通明之德,仁孝子愛之恩,懷獨見之明,內斷於身,故廢后宮就館之漸,絕微嗣禍亂之根,乃欲致位陛下以安宗廟。愚臣既不能深援安危,定金匱之計,又不知推演聖德,述先帝之志,乃反覆校省內,暴露私燕,誣污先帝傾惑之過,成結寵妾妒媚之誅,甚失賢聖遠見之明,逆負先帝憂國之意。
夫論大德不拘俗,立大功不合眾,此乃孝成皇帝至思所以萬萬於眾臣,陛下聖德盛茂所以符合於皇天也,豈當世庸庸斗筲之臣所能及哉!且褒廣將順君父之美,匡救銷滅既往之過,古今通義也。事不當時固爭,防禍於未然,各隨指阿從,以求
容媚,晏駕之後,尊號已定,萬事已訖,乃探追不及之事,訐揚幽昧之過,此臣所深痛也!
願下有司議,即如臣言,宜宣布天下,使咸嘵知先帝聖意所起。不然,空使謗議上及山陵,下流後世,遠聞百蠻,近布海內,甚非先帝託後之意也。蓋孝子善述父之志,善成人之事,唯陛下省察!
哀帝為太子,亦頗得趙太后力,遂不竟其事。傅太后恩趙太后,趙太后亦歸心,故成帝母及王氏皆怨之。
哀帝崩,王莽白太后詔有司曰:“前皇太后與昭儀俱侍帷幄,姊弟專寵錮寢,執賊亂之謀,殘滅繼嗣以危宗廟,悖天犯祖,無為天下母之義。貶皇太后為孝成皇后,徙居北宮。”後月餘,復下詔曰:“皇后自知罪惡深大,朝請希闊,失婦道,
無共養之禮,而有狼虎之毒,宗室所怨,海內之仇也,而尚在小君之位,誠非皇天之心。夫小不忍亂大謀,恩之所不能已者義之所割也。今廢皇后為庶人,就其園。 ”是日自殺。立十六年而誅。先是,有童謠曰:“燕燕,尾涏々,張公子,時相見。木門倉瑯 ​​根,燕飛來,啄皇孫。皇孫死,燕啄矢。 ”成帝每微行出,常與張放俱,而稱富平侯家,故曰張公子。倉瑯根,宮門銅鍰也。

耶穌實行同性戀? —- 祕密的馬可福音或許是同性戀基督徒的保命丸續命丹!!

耶穌實行同性戀? —- 祕密的馬可福音或許是同性戀基督徒的保命丸續命丹!!

 

何宗陽編撰

祕密的馬可福音(Secret Gospel of Mark)[1]是一個非正典的基督教福音書,是馬沙巴(Mar Saba)信件的主題,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古代歷史教授莫頓史密斯(Morton Smith, 1915年5月29日-1991年7月11日) 宣稱他於 1958年在馬沙巴(Mar Saba)修道院發現的。馬沙巴(Mar Saba)修道院是一個希臘東正教修道院,在耶路撒冷東南,約旦河西岸伯利恆以東,俯瞰基德倫谷。

莫頓史密斯(Morton Smith) ,這個前聖公會(Episcopalian)牧師,在他手稿的發現的基礎上,繼續揭露福音書和耶穌的真象,在1973年出版了他的發現,在兩個不同的書:一個是從哈佛嚴格的學術論文,題為”亞歷山德里亞的克萊門特和秘密馬可福音”(Clement of Alexandria and a Secret Gospel of Mark),而第二個是一個通俗的解釋,題為秘密福音。 Smith 解釋耶穌和一個赤裸的青年相遇為早期跟同性戀相關的浸禮。[2]

經過一個對大多數學者都有說服力的研究工作,Smith 証實了信的真實性。

在他的後期作品中,摩頓史密斯開始越來越多地視”歷史上的耶穌” 作為魔法儀式和催眠術的某種類型的實行者,這從而解釋了福音書中各種被鬼附身的醫治。[3]

馬沙巴(Mar Saba)信件是顯著的發現,因為它不僅是一個前所未知的一封由著名的教父亞歷山德里亞的克萊門特(Clement of Alexandria .160-215)的信件,而是給他的弟子西奧多Theodore的密信。在信中克萊門特嚴責諾斯底主義 Carpocratians 的道德敗壞。[4]

信件的大部分都花在承認一個事實— 的確有“秘密的馬可福音“。

特別是,該信件引述“秘密的馬可“,大意是—- 耶穌有著引發他的男性追隨者到“「天堂國度的奧祕」( “mystery of the Kingdom of Heaven.") 的作法。“但是,還特別地,克萊門特堅持“秘密的馬可“不包括“裸體男性與裸體男性。“的措辭。

馬沙巴(Mar Saba)信件中提到兩段丟失了的馬可福音經文—-這使它成為秘密的馬可福音的原因。[5]

第一段是插入可10.34及35之間的,

  34   他們要戲弄他,吐唾沫在他臉上,鞭打他,殺害他。過了三天,他要復活。」
  35   西庇太的兒子雅各、約翰進前來,對耶穌說:「夫子,我們無論求你什麼,願你給我們做。」

 

引述中的故事乃緊接在10:34後,

他們到了伯大尼。那裡有一位婦人,她的弟弟死去了。她來到耶穌面前,俯伏在地,說:「大衛的兒子,憐憫我!」她卻受到門徒的訓斥。耶穌惱了,並偕同婦人進到墳墓所在的園子裡。墳墓裡立即傳出了一聲大叫。耶穌來到墓前,將門口的石頭推開,進到少年人所在的地方,將他拉起,並握著他的手。少年人目不轉睛地看著祂,愛祂,並懇求耶穌陪伴他。走出墳墓之後,兩人進到少年人的房子(他是一個富人)。六天之後,耶穌為他祝聖;晚上少年人除了一塊亞麻布之外,什麼都不穿,來到耶穌那裡。兩人整晚都在一起,耶穌教他天堂國度的奧祕。最後他離開耶穌,到了約旦河的對岸。[6]

接回 10:35 的「西庇太的兒子雅各、 約翰進前來 ……」;
第二段是插入可10.46的。

10:46  到了耶利哥 [。] 耶穌同門徒並許多人出耶利哥的時候、有一個討飯的瞎子、是底買的兒子巴底買、坐在路旁 。

10:46 亦是一直極受學者們爭論的奇怪經文,怎麼經文要交代「到了耶利哥」?那「到了耶利哥」發生過什麼而離開?中間好像失去了些什麼,任誰也可以察覺到此節必有缺文。

但克萊門所引的,卻是完整的:
到了耶利哥,耶穌所愛的那少年人的姊姊和他的母親並莎樂美(Salome)正在那裡,但耶穌沒有會見她們。耶穌同門徒並許多人出耶利哥的時候...[7]

現在,讓再看兩節馬可福音經文:

14:51 有一個少年人、赤身披著一塊麻布、跟隨耶穌、眾人就捉拿他.
14:52 他卻丟了麻布、赤身逃走了。

這兩節經文兩千年來叫聖經學者摸不著頭腦,到底誰是「赤身的少年人」呢?他為什麼要跟著耶穌?他為什麼是赤著身子?前文後文都沒有交代。

談完“秘密的馬可福音“的”兩段丟失了的馬可福音經文”之後,從教父Clement of Alexandria的引述,我們就相對容易瞭解 14:51 裡「只披著一小塊麻布」的少年人,就是那位從死裡復活過來並給傳授了「天堂國度的奧祕」的富家少年男子,因愛慕耶穌才鍥而不舍的跟蹤著他,並落得連麻布都丟下,一絲不掛地慌忙逃去。

從馬可福音第10章,耶穌和法利賽人對於「夫妻一體」「男女合一」的辯論, 並「凡要承受神國的、若不像小孩子 、斷不能進去」。 對照一下多馬福音耶穌的語錄:「當你們赤身裸體不覺羞恥,將衣服扔在地上,如孩童般用腳踐踏的時候,你們必定見到永生之子,且不被嚇著」,這裡更見「小孩」、「赤身裸體」和「神國」三者的相互象徵關係。

在“秘密的馬可福音“耶穌夜裡傳授少年男子「天堂國度的奧祕」,有意味著就是早期基督教的聖禮,在腓力福音所說的"The Holy of Holies",「至聖的結合」,用行動去推翻在馬可福音 10:2 法利賽人對婚姻愚昧的字面解釋,是一般「只能閱讀簡約版馬可福音」的信徒不能理解的奧祕。正如耶穌在多馬福音中所言:「當你們能使二合一……男女一體以至於男非男、女非女的時候……你們必進入天國。」

在第四世紀的敘利亞,有一對男同性戀的羅馬軍官St. Sergius 與 Bacchus因著不願敬拜古羅馬的主神因而被處死,後來被羅馬與東正教會封為殉道者。Bacchus在公元二百九十年十月一日先被鞭打至死,正當Sergius飽受酷刑的時刻,Bacchus顯現並對他說:「我仍是和你在一起,就在我們結合的誓約裡」,Sergius繼續堅守著自己的信仰,直到十月七日被砍首,從此十月七日就成為了他們的節期。耶魯大學歷史學者 John Boswell 認為St. Sergius 與 Bacchus是早期基督教「同性結合」的一個標誌。他在著作"Same-sex unions in pre-modern Europe"中舉出早期基督教裡的儀式名為 Adelphopoiesis(字面意思為「作兄弟」to unite together two people of the same sex (normally men).),較廣泛應用於東方正教會中,此儀式特為男性同性結合而設,而同性結合中更有與耶穌「完美的男人」一同結合之意。[8]

綜上所述,史密斯的馬沙巴(Mar Saba)文件—秘密的馬可福音“是會引人聯想—-“耶穌實行同性戀此一印象。”

是真? 是假?

將信半疑?

耶穌實行同性戀??

其實,早在馬可秘密福音的片斷發現之前,就已經有人注意到耶穌的性取向問題比較麻煩,所以,歐洲舊時候有權勢的人為自己的同性戀傾向辯護就有理由以耶穌為榜樣。比如搞出讓華人基督徒欣羨異常的英文欽定版聖經的英國國王詹姆士一世。

他1617年在議會為自己與寵臣喬治•維利爾斯的曖昧關係就如此辯護:你們可以放心。
我愛白金漢公爵勝過任何人,也勝過聚集在這裡的你們。我希望能為自己說,而不希望這被當成一個缺陷。因為耶穌基督也作了同樣的事。因此我不能受到指責。基督有他的約翰。我有我的喬治。[9]

詹姆士一世所指的”因為耶穌基督也作了同樣的事。” 是以約翰福音13:23~25 及21:20為根據的。

約翰福音第十三章

 

  22   門徒彼此對看,猜不透所說的是誰。
  23   有一個門徒,是耶穌所愛的,側身挨近耶穌的懷裡。
  24   西門彼得點頭對他說:「你告訴我們,主是指著誰說的。」
  25   那門徒便就勢靠著耶穌的胸膛,問他說:「主啊,是誰呢?」

 

約翰福音第二十一章

20   彼得轉過來,看見耶穌所愛的那門徒跟著,(就是在晚飯的時候,靠著耶穌胸膛說:「主啊,賣你的是誰?」的那門徒。)

除了這些被收入新約的正典經文,還有古代偽經約翰行傳。

偽經約翰行傳[10]     90

 

90…..(試譯)我,因此,因為他愛我,輕輕地挨近他,彷彿他看不到我,站在旁邊看著他的阻礙部分:我看到,他沒有穿著服裝,但看到了我們赤身露體,…..( 90 …..I, therefore, because he loved me, drew nigh unto him softly, as though he could not see me, and stood looking upon his hinder parts: and I saw that he was not in any wise clad with garments, but was seen of us naked, ….)[11]

 

關於耶穌的性取向問題。神學界也已經有了研究。雖然這種研究不受歡迎。
比如美國學者,衛理宗神學家和作家TheodoreJennings在他的, The Man Jesus Loved: Homoerotic Narratives from the New Testament一書中就認為:

“耶穌所愛的那門徒“就是指耶穌的同性戀朋友。

當然,所有這一切都不能明確無疑地證明耶穌是同性戀者。但是,這也不擔保哪天出土了新的古文獻明白無誤地證明耶穌的確是同性戀,甚至與古希臘的哲學大師們一樣與弟子有性關係。

爭議

2007年,音樂學家彼得杰弗裡Peter Jeffery不滿莫頓史密斯(Morton Smith)的”秘密馬可福音” ,出版了一本指責莫頓史密斯偽造的書[12], ()聲稱,史密斯寫馬沙巴(Mar Saba)文件的目的是“創造耶穌實行同性戀此一印象。”[13]

F. F. Bruce 分析這份文件為一件“充滿了內在的矛盾和困惑...一件徹頭徹尾的編造品,與馬可講故事的風格相當不同”的大雜燴[14]

不過 Smith 他自己倒相信《隱密馬可》,盡管不是馬可寫的,成書于約 95 年,之后為正典馬可福 音所用。Helmut Koester,盡管有一些細節上的不同,也接受類似的說法[15]

總之,那些對第一世紀的福音書是如此懷疑的學者,能在三段十八世紀的手稿上
建立起涉及如此之遠的理論,實在是一件很令人吃驚的事! [16]

此案真相如何,尚待時日核驗。

不管真相如何耶穌有否實行同性戀? —- 祕密的馬可福音或許是會成為同性戀基督徒的保命丸續命丹!!

參考文獻:

  1. Wikipedia, Morton Smith
  2. Wikipedia, Secret Gospel of Mark
  3. Wikipedia, Adelphopoiesis
  4. 殘缺的聖經馬可秘密福音 http://www.armbell.com/forum/viewtopic.php?t=401&highlight=&mforum=liberalhk
  5. John Boswell, Same-Sex Unions in Premodern Europe (1994), Villard Books, ISBN 0-679-43228-0
  6. Theodore W. Jennings, The Man Jesus Loved: Homoerotic Narratives from the New Testament. Pilgrim Press, Cleveland 2003, ISBN 082981535X
  7. 7.        鄉下人進城.如果耶穌是同性戀怎麼辦?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b96bd00100pn0z.html

8.       Acts of John From “The Apocryphal New Testament" M.R. James-Translation and Notes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24 http://wesley.nnu.edu/sermons-essays-books/noncanonical-literature/acts-of-john 

9.        《新約》外的耶穌:証據是什么?原著: Edwin M. Yamauchi 

             《Jesus Under Fire》, M.J. Wilkins & J.P. Moreland,  ZondervanPublishingHouse:Grand Rapids, 1995     

                        http://www.ccim.org/Discussion/b5/yixin/4.html


[1] Secret Gospel of Mark可譯為祕密的馬可福音, 或馬可祕密福音, 或隱密馬可福音。

[2] Smith, 《The Secret Gospel》, 114. “A Secret  Gospel of Jesus as ‘Magus’?" 《Christian Scholar’s Review》   4  (1975): 238-51.

[3] Morton Smith, Jesus the magician, San Francisco: Harper & Row, 1978; 對這些論點的綜述,參見Edwin M. Yamauchi  “Magic or Miracle? Demons, Diseases and  Exorcisms", in 《Gospel Perspectives VI: The Miracles of Jesus》,  ed. D. Wenham and C. Blomberg, (Sheffield: JSOT, 1986), 89-183.

[4]參見Edwin M. Yamauchi 《Gnostic Ethics and Mandaean Origins》(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0) 對諾斯底主義者的放蕩和禁欲的評論。

[9]參見 鄉下人進城.如果耶穌是同性戀怎麼辦?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b96bd00100pn0z.html

[10] Acts of John From “The Apocryphal New Testament" M.R. James-Translation and Notes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24

 

[11]  參見《新約》外的耶穌:証據是什么?原著: Edwin M. Yamauchi   《Jesus Under Fire》, M.J. Wilkins & J.P. Moreland,  ZondervanPublishingHouse:Grand Rapids, 1995                          http://www.ccim.org/Discussion/b5/yixin/4.html

 

[12] Peter Jeffery, The Secret Gospel of Mark Unveiled: Imagined Rituals of Sex, Death, and Madness in a Biblical Forgery.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0-300-11760-4

[13] A review of Jeffery’s book by W. V. Harris, where these accusations are dismissed;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 October 19, 2007 available online (access date 28 Feb 2009)

[14] F. F. Bruce, 《The “Secret" Gospel of Mark》(London: Athlone, 1974), 12.

[15] Koester, 《Ancient Christian Gospels》, 273-303. Cf. also John D.  Crossan, 《Four Other Gospels》(Minneapolis: Winston, 1985); H.  -M. Schenke, “The Mystery of the Gospel of Mark", 《The Second  Century》 4(1984): 65-82.。

[16]對這個問題的一個清楚陳述,參見 C. B. Smith II, “Mark the Evangelist  and His Relationship to Alexandrian Christianity in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raditional Literature" (master’s thesis, Miami  University, 1992). 對這些論調的一個技朮性綜述,參見 F. Neirynck,  “The Apocryphal Gospels and the Gospel of Mark", 《The New  Testament in Early Christianity》, ed. J. -M. Sevrin(Leuven:  Leuven University Press, 1989), 12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