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神創論’ Category

聖經初驗不合格: 聖經創世紀之創世神話及洪水神話都是抄借融合來的。

聖經初驗不合格:聖經創世紀之創世神話及洪水神話都是抄借融合來的。

何宗陽編撰

聖經創世紀的編寫

    傳統猶太教與基督教認為創世記的作者是摩西。但是,現代西方學者認為創世記是由三本書合併起來,J,E,P。J 是由約950 BC 在猶大王國寫成,E 是由約850 BC 在以色列王國寫成,P 由約450 BC 在以色列人回來之後寫成。約公元前400 BC 一位抄寫者把這些書和並成一本書。這種說法被學者叫做文本說。(維基百科, 2009t)

創世神話

若單憑字面解釋創世紀,其記載與現代科學沒有相容性。科學界普遍認為人類是從低等生物進化而來的,地球的年齡已經有約46億年了。(維基百科, 2009t)

    一些歷史家、考古學家、社會科學學者通過研究,認為聖經創世紀的故事是猶太人借自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特別是巴比倫人的創世神話,尤其和《埃努瑪·埃里什》(Enûma Eliš)神話最為近似: (陳. & 毛. n.d.; 亚述巴比伦.(n.d.); Religioustolerance.org, 2009)

巴比倫的《埃努瑪·埃里什》(Enûma Eliš)創世神話:世界之初是一片混沌,沒有天地,只有一對男女存在。男的叫阿普蘇,女的叫提亞馬特,他們產生了萬物,但把世界搞得一片混亂。這時,馬爾都克神出現了。他威武勇敢,力大無窮,將一顆能變成風暴的藥丸投入提亞馬特口中,使她的肚子立即膨脹起來,馬爾都克一槍投去,將提亞馬特殺死。於是,馬爾都克將提亞馬特龐大的屍體一分為二,一半為天,一半為地。之後,他設置了日月星辰,為眾神建立了居所。為了侍奉神靈,他把自己的血混著泥土塑造成人。在神話中,提亞馬特又被稱為混沌,因此,馬爾都克便成了征服混沌和開創天地的英雄。」

  

洪水神話

聖經創世紀神話中洪水的傳說來源於蘇美爾人、巴比倫人的洪水傳說,和最早記載的蘇美爾人有關朱蘇德拉的洪水傳說最為接近: (The unspoken Bible, 2009)

蘇美爾人的洪水傳說:眾神造了人類,做了動物,讓他們繁殖。眾神因某原因要毀滅人類,最後決定用洪水。其中一個神把這事用計告訴國王朱蘇德拉(Ziusudra),洪水發生時朱蘇德拉在船上,船上有很多動物,洪水過後朱蘇德拉在大船上鑽開一個洞,後來動物都回到地上,朱蘇德拉也把牛和無數的羊獻為燔祭。

他們想法是從他們鄰居的創造神話借來的

聖經與埃及,希臘和巴比倫神話相似性是太接近到不僅是一個巧合而已。作家並不是孤立於其他文化,和他們並不是靠坐在一些山頂上沉思上帝而得到他們的想法的,他們想法是從他們鄰居的創造神話借來的。這種的技術術語被稱為所謂的融合(syncretism)。(The unspoken Bible, 2009)

參考文獻資料 

廣告

淺談「神創論」與現代神學變形的「智能設計假說」

淺談「神創論」與現代神學變形的「智能設計假說」

何宗陽編著譯

人們為什麼相信上帝?

很多宗教信徒的理由是: 造物主的完美設計/自然美景/世界或宇宙的複雜性。因為—-自然界具有目的性和設計。

多數重要的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是基督新教的教徒,並且聲明生命的設計者就是上帝關於超自然設計者的推理常用來證明神的存在。有關討論的一個著名形式是由十三世紀神學家托馬斯·阿奎納所闡述。1802年威廉·派里出版的著作《自然神學》裏使用了鐘表匠的比喻,但也被用於智能設計假說。

基督教談到創造論常常用世界的精美來說明一位設計者的存在。然而對於世界醜惡的 一面,則統統歸罪於撒旦和人類。請問一方面不願意對消極的一面承擔責任,一方面又希望被讚美為萬能的,完美的,至高的主宰,這是健全的心態嗎?(沈,2001)

關於神的萬能, 古希臘的一位詩人曾打了這麼一個比方:如果上帝是萬能的,那麼請他找一塊他無法 舉起來的巨石來,如果他找不到,那他不是萬能,如果他找到了,那仍然證明了他不是萬能。如果耶穌真的是萬能,為什麼他每次只治好一個瘸子,一個癱子,一個瞎子,為什麼他不能讓整個人類永遠與疾病無緣?為什麼他不能讓這個世界美麗得過分?使 空氣成為備用食品,非洲難民再也不受飢餓之苦,在沒東西吃的時候猛吸兩口氣便填飽肚子,剛出生的嬰兒個個健康聰明,世上的蚊子,蒼蠅,臭蟲,蟑螂,病菌,疾病,統統消失,或者至少讓蚊子不叮人類只叮老鼠,等等。所以用伍迪埃倫的話來說,上 帝最多是一個“underachiever”。 (沈,2001)

其他批評人士認為,如果這些設計失敗是智能化設計者(上帝)的蓄意產品,那麼設計者(上帝)必定是不稱職或虐待狂… … 其設計是差勁的設計,在其他情況下, 是次優設計,是愚蠢的設計,是無能設計。(Wikipedia, 2009, poor design)

   智能設計假說Intelligent design

智能設計假說在二十世紀被看成是試圖改變科學基礎、顛覆進化論的現代神學變形。隨着進化論被用於解釋越來越多的現象,設計假說的論據也在變化,但是其根本觀點沒變:複雜的系統必須有一個設計者(維基百科,2009aa)

智能設計假說是相對進化論的一種假設。智能設計論的倡導者認為,「在自然系統中,有一些現象用無序的自然力量無法充分解釋,以及一些特徵必須歸結於智能的設計。」

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尋找的是他們所聲稱的「智能痕跡」證據-物體所具有的、必須來自設計的物理特徵。常被引用的論據包括:不可化約的複雜性、信息機制和特殊複雜性。設計假說支持者認為,如果生物系統具備一個以上這類特徵,他們便推論這些特徵來自設計。這各觀點與主流生物學相反,生物研究依靠實驗和可理解的數據採集,以突變和自然選擇來解釋生物體的變化過程。設計假說支持者認為,儘管智能設計所指向證據的産生過程不可觀測,但它對自然界的影響是可檢測的。(維基百科,2009aa)

思想來源

過去的幾千年,哲學家們在思辯大自然的複雜性是否意味着存在超自然的設計者或創造者。第一起有記錄的關於自然設計者的討論來自古希臘哲學。哲學概念中的「道」(Logos)由早於亞里士多德的哲學家赫拉克利特(公元前535-公元前475年)在現存的零散文件中表露過。柏拉圖(公元前427-公元前347年)在其晚期哲學著作中闡述了具有至高智慧和能力的自然造物主概念。亞里士多德(公元前384-公元前322年)在其著作《形而上學》前言中也發展了宇宙的創造者思想。

關於超自然設計者的推理常用來證明神的存在。有關討論的一個著名形式是由十三世紀神學家托馬斯·阿奎納所闡述。1802年威廉·派里出版的著作《自然神學》裏使用了鐘表匠的比喻,但也被用於智能設計假說。在19世紀,這些思辯産生了自然神學,即通過研究生物學來探索神的旨意。這一運動促使了搜集生物化石和標本的熱潮,從而導致了達爾文的《物種起源》的産生

爭議          

智能設計假說運動的一個重要策略是,說服公眾:在科學家中存在生命是否進化的辯論;從而進一步游說公眾、政治家和文化領袖,學校應該「教導這個爭議」(teach the controversy)。]然而,在科學界並沒有這樣的爭論;科學界的共識是生命是進化的。廣為接受的看法是,智能設計假說只是其支持者的一個掩護,實質的運動是針對這些人說的所謂科學的唯物主義基礎沒有給上帝留下任何可能性。

智能設計論爭議的中心有三個問題:

  1. 智能設計論是否可以定義為科學
  2. 提出的證據是否支持這個理論
  3. 在公共教育系統傳授這個理論是否合適並且合法

自然科學使用科學方法建立基於觀察的經驗主義知識(有時稱為經驗主義科學)。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試圖改變這個定義,以其領導者所宣稱的有神論現實主義(批評者稱之為「超自然主義方法論」,即相信超自然的神祇)來替代科學中的自然主義方法論。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認為,自然主義無法解釋某些現象,而超自然的解釋簡單並且直觀地解釋宇宙和生命的起源。該理論支持者說,智能設計假說的證據以不可化約的複雜性和有針對的複雜性(en:specified complexity)的形式存在,而這些特性均不可被自然法則所解釋。

該假說支持者也從固守宗教中立原則上要求在學校同時教授進化論和智能設計假說,聲稱僅僅教進化論是對創造論信仰的歧視。教授兩種理論,容忍宗教信仰的可能性,不會讓政府真的提倡這種信仰。許多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認為,科學主義本身就是一種宗教信仰—在公衆生活中提倡世俗主義和唯物主義而侵蝕有神論,他們提倡智能設計假說的行動可以看成是在教育和公共生活中讓宗教的中心單位回歸。某些人認為這個大辯論的言外之意已經超出智能設計假說本身,也有人把智能設計假說看作是其首要鼓動者在社會中擴大其宗教觀點影響的手段。

但智能設計假說沒有表達為可信的科學事物,僅僅是試圖在公立學校裏教導宗教思想,而這恰恰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立案條款所禁止。智能設計假說實際尋求的是公眾支持,而非科學研究。況且,如果從字面理解該假說支持者所謂的「所有理論教授同等時間」,公立學校系統或許不存在各理論的邏輯數目限制,因為智能設計假說的惡搞版本「飛天拉麵神教」也是「理論」。對於複雜性的超自然解釋有數個互不兼容的版本。確實如智能設計假說帶頭人Michael Behe所說,「不能用實驗來證明智能設計論。」

雖然進化論並不試圖解釋生命是如何從非生物體產生的(即「非生物起源」),智能設計假說帶頭人並不可因此推論説,這一過程背後有智能的設計者起了作用,因為沒有證據顯示超自然事件的發生。關於智能設計者(無論是一個神或者外太空生物力量)在地球上創造生命的推論,與外星人幫助古埃及人建立金字塔的先驗論相仿。這兩個理論中,外界智能的影響均不可重復、觀察或證偽,從而破壞了對觀察對象的最簡解釋原則。從嚴格的經驗主義立場來看,只能列舉對埃及建築的已知考證,承認對埃及人到底如何建築金字塔仍屬未知。

對智能設計假說的批評不僅僅局限於科學界,一些宗教組織和個人從神學或道德立場發出反對意見。許多宗教界人士不贊同教授非科學或有疑問的理論,轉而支持與科學理論不衝突的有神論進化論。例如,紅衣主教Christoph Cardinal Schönborn的看法是,「自然界具有目的性和設計」,然而對於「科學理論範圍內的進化論」不難理解。目前,天主教已於達爾文誕生200周年紀念與達爾文和解。

多數重要的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是基督新教的教徒,並且聲明生命的設計者就是上帝智能設計假說的主要支持者對這個假說本身的說明都彼此衝突。面對一般大眾,他們說智能設計假說不是宗教,同時又聲稱其基礎來自聖經。當面向保守的基督徒支持者時,為了取得支持,研究院的人又將自己定位為福音派傾向的基督徒。

智能設計假說的立論小心地使用世俗的詞匯,並刻意避免指出設計者的身份。菲力普·約翰遜聲明,在論點中精心避免高調的神學術語、用世俗的語言播下模糊的伏筆是必須的首要步驟,以最終重新引入基督教概念的上帝作為設計者。約翰遜強調「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聖經》從討論中排除」,「我們把唯物主義的偏見從科學事實中分離後,才是可以討論《聖經》問題的時機。」

結論:

科學界大多數成員認為智能設計假說不是站得住腳的科學假說,只是一種偽科學。美國國家科學院認為智能設計假說和其他「超自然力量對生命起源的干預學說」不是科學,因為它們無法用實驗檢驗,並且自身無法產生預測和新的推論。

在奇茲米勒對多佛學區案中,美國聯邦法院判決,根據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在公立學校的科學課程裏,把智能設計論作為像進化論一樣可選擇的理論」這一訴求違憲。法官John E. Jones III指智能設計假說不是科學,實質上是宗教。(維基百科,2009aa)

參考文獻資料

人從那裡來? —淺論人類神創論與人類演化論

印章  我愛真的2 in 1人從那裡來? —淺論人類神創論與人類演化論

何宗陽編著 

       

人從那裡來? 進化論說人類是從古代猿猴類進化﹐而且人類和今日的靈長目的“人科” Hominidae (great apes) 有同一祖先,基督宗教依聖經說人是上帝創造的,佛經說人類的祖先從光音天的天人下凡來到地球,相信飛碟的人士認為地球人是外星人改造的,也有人說人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實驗,眾說紛紜。

  而漢民族始祖神話是以女媧造人為典型代表。宋代李(音訪)等編撰的《太平御覽》是如此描述女媧造人的過程的:「俗說

天地開辟,未有人民,女媧搏黃土作人。劇務,力不暇供,乃引繩於泥中,舉以為人。故富貴者,黃土人;貧賤者,引繩人

女媧造人 深圳蛇口

photo

河北涉縣

女媧造人3 深圳蛇口

女媧造人3 深圳蛇口

女媧造人 河南省西華縣

也。」 翻成白話就是: 傳說天地開闢的時候,還沒有人,女媧用黃土作人。工作忙碌,力不暇供,於是在泥中以繩抽蕩,濺起的泥變成了人。黃土製作的是富貴的人,繩子抽出來的是地位卑下貧苦的人。女媧造人這一則人類產生的神話傳說眾人皆知是虛構的 , 不會把它當真,  只取其豐富之意蘊。

另按光音天乃佛教語。色界諸天之一,二禪天之第三天。此天絕音聲,以光為語言,故名。亦泛指二禪天。此界眾生不使用語言,僅以定心發出光明來互通心意,所以稱之為光音天。 …..依印度人的傳說,人類的祖先,即來自光音天。 (http://baike.911cha.com/ODZ1Ng==.html)此印度佛經有關人類起源說及外星人改造或實驗說,由於有力証據不具普遍性及可查性,故暫不在本文探討之內。本文僅就基督宗教聖經人類神創論與人類演化論著墨探究一二。

人類神創論

人類神創論的一直面臨的難題是,缺乏人類可以理解的許多細節,創造過程是無法重演的過去完成式,這種無法釋疑交代的”黑匣子”是無法滿足近代文明人類高度的尋根慾望和求知慾望,同時也給人們留下了無盡的想像及懷疑空間.

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我們的樣式造人。……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做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世紀》1章26至27節) 陳鼓應在其著作「耶穌新畫像──聖經的批判」中有及極度的質疑 , 他認為:

如果有上帝的話,究竟是什麼樣子?這是一個困惑人的問題。依照《創世紀》的記載:「上帝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果真這樣,我們豈不可以從最原始人的模樣去追溯上帝的形象。而生物學家告訴我們,最原始的人──人類的祖先──卻是人猿的種屬,如此說來,難道上帝像個跳躍的猴子?在「上帝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句後,又說:「乃是照著他(上帝)的形象造男造女。」這裏又引出另外一個問題,這問題便是:上帝的性別為何?答案是很明確的:「照著上帝的形象造男造女」。依此而推,顯然上帝是男又是女。這樣說來,上帝豈不是個陰陽的綜合體? 其實,《創世紀》的作者只不過把上帝人性化而已。上帝的人性化,乃是一種人類中心(Anthropocentric)思想的表現;凡是兒童期的人類都以自己的影像投射到外在世界與幻想世界。因而談到神,就以人的模樣去揣摩他,正如基督教教堂上所懸掛的神像,乃是碧眼紅髮的白種人的描繪;中國人筆下的神,則身著袍褂,鬚長及腹,一幅飄然神態;南非土著心中的神,則為皮膚漆黑,撇嘴塌鼻。因而,如果一個中國的基督徒將馬利亞穿上旗袍,將耶和華披上馬褂,也未嘗不可。 神的外狀一如人貌。這完全是擬人的說法(Anthropomeorphism)。早在紀元前六世紀的齊諾芬尼斯(Xenophanes) 那就攻擊人類的以「人」擬「神」。他說:「假如牛和獅子其有雙手,並且和人一樣,能用雙手描畫或產生藝術作品,那末牛必將它們的神畫成牛形,獅子必將它們的神畫成獅形」。斯賓諾薩(Spienozas)也排除依據人的樣式去創造神的見解,他說:「我相信一個三角形,如果它能說話,它一定會說神顯然是三角的;一個圓圈也會說神的樣子是圓形的。因而,每個人都會以自己的屬性來描繪神」。比如教徒,以為神具備和他們同樣的知覺,同樣的聲音,同樣的意欲,同樣的清緒。這些都是擬人化的結果。 教徒們以為上帝其有喜怒哀樂的性情,是不可思議的。如果上帝也動輒生氣(豈不太沒有涵養!)那末無神論者就要天天侮罵上帝,一直到他氣死為止。因而,上帝的存在,應該是非人性的(Impersonal)。然而非人性的上帝,也是不可思議的。而且一個非人性的上帝,由於不能滿足教徒的願望(只能滿足形而上學者的玄思),僅成為無意義內容的抽象概念而已。(陳鼓應, 1991)

聖經創 世 紀 Genesis這樣記載: 神造青 草 、菜 蔬 、樹 木 、大 魚 、水 中 所 滋 生 各 樣 有 生 命 的 動 物 、飛 鳥 、野 獸 、牲 畜 、昆 蟲 、然後神 就 照 著 自 己 的 形 像 造 人 、 乃 是 照 著 他 的 形 像 造 男 造 女 。1:11 神 說 、 地 要 發 生 青 草 、 和 結 種 子 的 菜 蔬 、 並 結 果 子 的 樹 木 、 各 從 其 類 、 果 子 都 包 著 核 . 事 就 這 樣 成 了 。 1:21 神 就 造 出 大 魚 、 和 水 中 所 滋 生 各 樣 有 生 命 的 動 物 、 各 從 其 類 . 又 造 出 各 樣 飛 鳥 、 各 從 其 類 .   神 看 著 是 好 的 。 1:25 於 是   神 造 出 野 獸 、 各 從 其 類 . 牲 畜 、 各 從 其 類 . 地 上 一 切 昆 蟲 、 各 從 其 類 .   神 看 著 是 好 的 。 1:27 神 就 照 著 自 己 的 形 像 造 人 、 乃 是 照 著 他 的 形 像 造 男 造 女 。

數千年前的古猶太人在寫聖經創世紀時並不知道生物物種還應包括古菌, 细菌, 真核生物中的原生生物(如利甚曼原蟲,利甚曼原蟲,惡性瘧原蟲,約氏瘧原蟲,海洋矽藻,錐體蟲,錐體蟲,錐體蟲,錐體蟲)及真菌(如感染柑橘類和棉花的真菌,煙曲霉,構巢曲霉,耐鹽的酵母,單細胞微孢子蟲,酵母,稻瘟病病菌,粗糙脈孢菌,白腐病病菌,釀酒酵母,粟酒裂殖酵母,木黴,白色念珠菌),他們也無法想像出有一天人類科技會發現即使像珊瑚和海葵這類的刺絲胞動物也會擁有與脊椎動物像魚、人類相近的基因骨幹. 人類與大多數已知的脊椎動物間,也享有了一些相同的基因, 黑猩猩的基因組與人類的基因組之間,有98.77%是相似的。

人類的科學分類是這麼稱呼的: 真核域 Eukarya–動物界 Animalia–脊索動物門 Chordata–脊椎動物亞門 Vertebrata–哺乳綱 Mammalia–靈長目 Primates–人科 Hominidae–人屬 Homo–智人種 H. sapiens。古猶太人那能預知有一天, 因為生物在演化過程中對基因的保留, 而使今日人類能夠辨認出那些基因序列是調控序列,進而完整解讀人類二十三對染色體中DNA所有密碼的序列結構,以及在這序列中的基因及其類別。

聖經創 世 紀 Genesis這樣的記載—- 古猶太人在寫聖經創世紀時所知道生物物種 :青 草 、菜 蔬 、樹 木 、大 魚 、水 中 所 滋 生 各 樣 有 生 命 的 動 物 、飛 鳥 、野 獸 、牲 畜 、昆 蟲等等是神所造。然而人是神 照 著神自 己 的 形 像 造 的。—- 這樣的記載讓我們推論看出”人類以外的生物”是神所造, 與神自 己 的 形 像無關聯, 也就與人類無關聯。這麼一來很明顯與下述的生物進化同源說—人和其他生物的遺傳基因有密切的親緣關係,無法吻合。

生物進化同源說

對各種生物的遺傳物質DNA序列的對比分析表明,人和其他生物的遺傳基因有密切的親緣關係,他們的DNA有相當部分是相同的。人與其他哺乳類動物的DNA重疊在75%以上,甚至與細菌、酵母、線蟲等低等生物也有15%-40%的重疊。 (Science, 2001, Feb. 16)已辨認出相當數量的基因是共同的,稱為祖傳基因(Orthologous genes)。人的23對染色體中有135個片斷與最原始的文昌魚(Aphioxus)的相同,重合部分達95%。 (Nature, 2008)珊瑚蟲的1300個基因中發現有90%與人的相應基因相似。 (Nature, 2007)這為生物進化同源說提供了最有力的證據。 (宋牮, 2009)

地球生物進化全景史(宋, 2009)

進化論昉起至今,現代科學突飛猛進,幾乎每一學科的新發現和新理論都直接或間接支持了它的基本思想。物理學的進步為地史和古生物化石的測年提供了可靠的新方法,分子生物學發現並實驗證實了生物遺傳機制,動物學及比較解剖學對各物種的體態結構和生理特徵有了更深刻的知識,地質學和古生物學找到了豐富的化石證據,縷清了大多疑難,為進化論提供了無可質疑的佐證,從而使達爾文的科學思想變成已被證實了的顛撲不破的真理,成就了一門精密科學—進化生物學的出現。 (Strickberger, 1990)反過來,進化論科學地位的提高又進一步把現代科學穩置於唯物主義的基礎之上,對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的各學科都產生了巨大影響。今天,在現代社會中的各領域,在政治、經濟、文化、軍事和生產、消費、醫藥等社會事務中,我們處處感到進化論的科學意義,享用著它的指導作用。 (宋, 2009)

大爆炸理論大霹靂理論(Big Bang)是天體物理學關於宇宙起源的理論。根據大爆炸理論,宇宙是在大約140億年前由一個密度極大且溫度極高的狀態演變而來的。本理論產生於觀測到的哈勃定律下星系遠離的速度,同時根據廣義相對論的弗里德曼模型,宇宙空間可能膨脹。延伸到過去,這些觀測結果顯示宇宙是從一個起始狀態膨脹而來。大爆炸理論本身是純粹的科學理論,不與宗教關連。但是一些基督教教會,包括羅馬天主教教會已經接受大爆炸理論,把它作為哲學上宇宙起源的一種描述。庇護十二世教皇對推廣大爆炸理論很熱心,儘管當時的理論並不完善。 (維基百科,2009q)

20世紀自然科學對進化論的貢獻,榮其大端如下。居里夫婦(Pierre Curie,1859-1906,Marie Curie,1867-1934)於1898年發現放射性元素釙(Po)和鐳(Ra)以後,建立了放射物理學,為測量岩石和化石的絕對年齡提供了新的可靠方法。愛爾蘭大主教1650年出版的《舊約編年史》曾斷言,神創地球於公元前4004年10月23日中午,地球年齡僅5600年,今已成笑柄。英國物理學家開爾文(W. Kelvin,1824-1907)猜想地球年齡為2000萬-4000萬年。也有人根據海水含鹽度推算地球年齡為1億年;另據地質沉積厚度推算為5.0億年。 20世紀利用放射性元素如鈾-238、鈾-235、鉀-40等的半衰期已準確地測出天落隕石和小行星的絕對年齡,推知太陽系誕生於50億年前。地球和月球同庚,年齡為45.6億年,海洋已存在了40億年。地質學家製定了井然有序的《國際地層時代年表》,精度在10萬年以內。所有已發現的古生物化石都可按表入座,確定它生存的年代。 (劉&蔡, 2000;陳述彭, 1998;宋, 2009)

地球生物進化全景史的測定已基本完成。 38億年前(太古宙)出現細菌、藻類等原核單細胞生命。 20億年前(早元古代)出現矽綠藻、有孔蟲等真核生物。 10億年前(中元古代)出現珊瑚、水母、海綿等多細胞生物。 5億年前(古生代奧陶紀)海洋中出現魚類等脊索動物。 4億年前(志留紀)水生動植物爬上陸地,此前陸上未發現任何生物痕跡。兩棲類始見於泥盆紀(4.0-3.6億年前)。陸上原始森林始於3.6-3億年前(古生代石炭紀)。恐龍等爬行動物和鳥類始見於中生代三疊紀(2.5-2億年前),興旺於侏羅紀(2-1.5億年前)。恐龍滅絕於白堊紀末(6500萬年前)。哺乳類動物始見於晚三疊紀(約2.0億年前),興旺於新生代(6500萬年前至今)。最早的靈長類猿猴化石發現於新生代漸新世地層(3000萬年前)。與人類已很接近的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曾生活在400-100萬年前。北京直立人(Pekinensis)、雲南元謀人、陝西藍田人等50萬年以前即生活在華夏大地上,已掌握取用火和製造使用工具技術,腦容量為700-1000毫升,比今人( 1450毫升)略小。 (Dawkins, 2004;吳汝康, 1989)

空白理論(Gaps Theory)

達爾文由化石提出進化的論說,指人是由猿進化過來的,而不是上帝的創造。一百五十年來,神學界不斷質疑達爾文,認為化石演進,證據不足,化石只提供了人和猿之間骸骨的相似,不但在進化過程之中,缺乏全套各階段的化石證據,而且人的腦袋、人的眼睛,飛鳥高翔的翅膀、青蛙飛躍的雙腿,都是精巧的光學和力學的天才設計。人的腦袋有幾十億細胞,有多層次的神秘功能,巧奪天工,令人嘆為觀止,是從哪一個低階段的生物進化過來的? 神學界提出的「空白理論」(Gaps Theory),是幾十年來對達爾文學說的駁斥。但杜瓊斯辯護說:對一宗謀殺案,陪審員定罪,不必證明兇手殺人的全過程每一個細節,只要一點點環境證供,只要被告提不出事發時的不在場證據,就可以裁決有罪。由翼手龍的化石,可以推論恐龍是飛鳥的始祖,一隻麻鷹的翅膀,在力學的設計上如何精密,不足以否定從恐龍到鳥類的進化論,反而幾塊化石的證據,即足以推翻全無科學根據的聖經信仰。

然而,除了生物進化,神學界還有一項更有力的辯論基礎,就是宇宙的起源。地球上的生物,可以用進化論來解釋,那麼宇宙和時間呢?宇宙有多大?時間是怎樣開始的?無神論者可以在生物學上推翻神學,但難以在天文物理學和數學上否定上帝之說。科學家在無神論方面,贏得了「生物辯論」,但無法贏得「物理辯論」。杜瓊斯的新作,也用大量篇幅開拓「物理辯論」的無神學說。他承認以進化論的精神,難以解釋宇宙起源之謎,但認為宇宙可能有十億個星球,具備生命的條件,如果上帝能創造一個如此龐大而精密的宇宙,那麼上帝本身,也必定是一個比宇宙更精密而聰慧千億倍的超級神明,這個神明,為甚麼在舊約聖經中,卻又是一個心胸狹窄、善妒而暴躁、動不動就降天火把一個「祂」看不過眼的國度滅族的小器鬼? (陶, 2007)

人類演化論

比較基因組學(Comparative genomics)對於哺乳類基因組的研究顯示,人類與大約兩億年前就已經分化的各物種相比,有大約5%的比例在人類基因組中保留了下來,其中包含許多的基因與調控序列。而且人類與大多數已知的脊椎動物間,也享有了一些相同的基因。(維基百科, 2009f) 黑猩猩的基因組與人類的基因組之間,有98.77%是相似的。而平均每一個屬於人類的標準蛋白質編碼基因,只與屬於黑猩猩的同源基因相差兩個胺基酸;並且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人類基因與黑猩猩的同源基因,能夠轉譯出相同的蛋白質。人類的2號染色體,是人類與黑猩猩基因組之間的主要差異,這一條染色體是由黑猩猩的染色體12號與13號融合而成。(Nature. 2005)

人類在晚近的演化過程中失去了嗅覺受器基因,這解釋了為何人類比起其他的哺乳動物來說,擁有較差的嗅覺。演化上的證據顯示,人類與某些靈長類所擁有的彩色視覺,降低了這些物種對於嗅覺能力的需求。(維基百科, 2009f) 人們之所以能夠出辨認哪些基因序列是調控序列,是因為生物在演化過程中對基因的保留。以大約7千萬年前到9千萬年前分支的人類與老鼠為例:若以電腦比較兩者的基因序列,並且將兩者皆保有的非編碼序列辨識出來,就可以知道哪些基因序列可能對於基因調控來說相當重要。人類所擁有的調控序列所在位置,可以利用河豚的基因定位出來。因為河豚與人類擁有相同的基因,同時也擁有和人類相同的調控序列,但是「垃圾」基因比人類更少。如此較為簡潔的DNA序列,使得調控基因的位置較容易定位。(維基百科, 2009f)

結論

如前所述,按聖經的說法,人乃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是跟神所造”各從其類”的青草、菜蔬、樹木、大魚、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飛鳥、野獸、牲畜、昆蟲等等其他不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生物是截然不同的,也沒有”其他生物”和人類在演化上的相關聯性的。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而”其他生物”只是神所造與神形象無關.人類與”其他生物”在演化上並沒有相關聯性的聖經說法顯然是無法經得起基因組測序在演化上證據顯示”生物進化同源說”–人和其他生物的遺傳基因有密切的親緣關係–的挑戰.

參考文獻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