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佛教’ Category

顏洲說:易经里面 ,化字有乾坤 ,包涵大智慧。(手繪+)

顏洲說:易经里面 ,化字有乾坤 ,包涵大智慧。(手繪+)

悟·空。(手繪+)西遊記第一回,道出西遊的真正主角是 “孫悟空“。故詩云: 「鴻蒙初辟本無性,打破頑冥須悟空。」空而不空, 不空而空。知得此性,悟得此空,則色空無礙。

西遊記第一回,道出西遊的真正主角是 “孫悟空“。故詩云: 「鴻蒙初辟本無性,打破頑冥須悟空。」空而不空, 不空而空。知得此性,悟得此空,則色空無礙;至無而含至有, 至虛而含至實;有用用中無用,無功功裡施功;棄後天頑空, 而修先天真空;方是 “廣大智慧,真如性海,穎悟圓覺”。”雖曰悟空, 其實不空。是謂 “真空妙有,妙有真空。”

圓覺經:一切眾生種種幻化,皆生如來圓覺妙心;猶如空花,從空而有。

圓覺經:「一切眾生種種幻化,皆生如來圓覺妙心;猶如空花,從空而有。」

「圓覺經:「一切眾生種種幻化,皆生如來圓覺妙心;猶如空花,從空而有。」」的圖片搜尋結果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萬法唯心所現,唯識所變。外境是內心的顯現。因此,眾生是虛妄的。但為何佛教導我們,要成佛,一定要眾生無邊皆須度呢? 原來度眾生,就是度自己。要成佛一定要斷盡起心動念,妄想、分別、執著。連微細習氣(無始無明) 都要斷盡。我們無法了知自己的妄念及習氣,因此要藉與眾生接觸,看到自己,觀察自己,瞭解自己的習氣,才知道如何斷掉。
蕅益大師講「境緣無好醜,好醜起於心」。
圓覺經:「一切眾生種種幻化,皆生如來圓覺妙心;猶如空花,從空而有。」

「圓覺經:「一切眾生種種幻化,皆生如來圓覺妙心;猶如空花,從空而有。」」的圖片搜尋結果

如來「圓覺妙心」好比水,眾生「種種幻化」好比浪。一水能起萬重浪。萬重浪皆是一水;是故「如來圓覺妙心」能生「眾生種種幻化」,「眾生種種幻化」當體即是「如來圓覺妙心」。可憐眾生執幻化為實有,不知當體即空,即是圓覺妙心;終致非幻反成幻法,無生死中虛妄落入生死,皆由最初一念迷執故。
今欲修習菩薩如幻三昧,不過破其迷執,了知諸法緣生無實,如夢幻泡影,修如幻佛事,度如幻眾生。修無量佛事,而無一佛事得修,雖無一佛事可修不妨修無量佛事;若如是修,方稱上求佛道。度一切眾生而無一眾生得度,雖無一眾生得度不妨度一切眾生;若如是度,方名下化眾生。若能如是上求下化,即是「修習菩薩如幻三昧」。
不但眾生幻化,佛事亦為幻化,這種種幻化,皆生如來圓覺妙心,「猶如空花,從空而有」。
古德有偈云: 宴坐水月道場,修行空花梵行,降伏鏡裡魔軍,大作夢中佛事。啟建水月道場,大作空花佛事;降服鏡裡魔軍,成就夢中佛果。」悟夢裡真如,度如幻眾生,了顛倒生死,成醉裡菩提。
講經說法也是自利利他。智慧不夠,了解不深,無法向人隨機施教 引發自己的不了解處。然雖了得一切如幻,必仗如幻佛事,方能永離幻相,而度如幻眾生。了知諸法緣生無實,如夢幻泡影,修如幻佛事,度如幻眾生。
佛說渡”眾生”….的眾生在哪?? 佛陀所講的渡眾生…這些..”眾生”..指的是”體內”無量眾生也就是”識”中那些無量種子,也是業識種子
眾生在”內”不在”外”,……”外”..實無眾生可渡,外面的眾生…是”自渡”所以佛說實無眾生可渡,眾生是”自渡”
迴向:譬如點燈,照亮了別人,也照亮了自己。
《金剛經》上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維摩詰經》上說:「啟建水月道場,大作空花佛事;降服鏡裡魔軍,成就夢中佛果。」
《維摩經‧菩薩行品》亦有菩薩以「夢、幻、影、響、鏡中像、水中月、熱時焰」等,喻世相無實而做佛事化度眾生。菩薩都已知道空花水月似的一切世間現象,是幻非真,仍以菩提心大悲願,在做空花佛事,在建水月道場,用來利益眾生。
“菩薩度無量眾生,實無一眾生得滅度者”,正因為菩薩不住於度化眾生​​的相,才能對所有人發起平等的無緣大悲,積極地從事度化眾生的事業。

悟空、悟道

悟空、悟道

「悟空、悟道」的圖片搜尋結果

 

西遊記第一回,道出西遊的真正主角是 “孫悟空“。故詩云: 「鴻蒙初辟本無性,打破頑冥須悟空。」空而不空, 不空而空。知得此性,悟得此空,則色空無礙;至無而含至有, 至虛而含至實;有用用中無用,無功功裡施功;棄後天頑空, 而修先天真空;方是 “廣大智慧,真如性海,穎悟圓覺”。”雖曰悟空, 其實不空。是謂 “真空妙有,妙有真空。”

「悟  空」的圖片搜尋結果

未悟之前,”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 只緣身在此山中”。了悟之後,則是 “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到得原來無別事, 廬山煙雨浙江潮。” 青原惟信禪詩云:「老僧三十年前未參禪時,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及至後來,親見知識,有個入處,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而今得個休歇處,依舊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悟空、悟道」的圖片搜尋結果
很多人終身在追尋某種東西,未追求到手時是痛苦, 追求到手後是厭倦、無聊,覺得 “不過如此”,這樣一來, 人生便像鐘擺一樣在痛苦和無聊之間作空虛而沉悶的擺動。
佛法,就是要以平常心對治好奇心。具備了平常心,體驗了生活禪, 你在實現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目標時,在看到了 “廬山煙雨浙江潮” 之後,發出會心的微笑:“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