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伊斯蘭教’ Category

歐巴馬: 對任何經文的褻瀆都是極端狹隘而偏執的行為…..沒有宗教能夠容許屠殺無辜民眾,這種無恥和令人憤慨的行為,毫無道理可言。

歐巴馬: 對任何經文的褻瀆都是極端狹隘而偏執的行為…..沒有宗教能夠容許屠殺無辜民眾,這種無恥和令人憤慨的行為,毫無道理可言。

 

自由電子報手首頁 > 國際新聞 2011-4-4

   
燒經風暴累積22死 歐巴馬譴責牧師偏執瓊斯竟再挑釁 要發動示威反制

〔編譯陳成良/綜合報導〕為抗議美國牧師瓊斯焚燒伊斯蘭教經典可蘭經,阿富汗南部大城坎達哈三日連續第三天爆發大規模民眾示威,並演變成暴力衝突,造成至少兩人死亡,二十人受傷,抗議行動更首度蔓延至東部城市賈拉拉巴德。不過,瓊斯二日更進一步挑釁,矢言要在美國最大清真寺外發動反伊斯蘭示威,可能進一步擴大這起宗教激進行動所引發的緊張情勢,也連帶引爆阿富汗民眾對西方軍事進駐長期壓抑的不滿。

「神學士」精神聖地坎達哈及其鄰近兩個郊區,三日都出現示威活動,數百人遊行至聯合國辦事處,高呼反美口號。部分示威者手持棍棒或投擲石塊,還有人縱火焚燒交通警察哨所,引爆裡面的瓦斯筒,造成兩人死亡、二十人受傷,傷者包括兩名警察。過去三天,發生在阿富汗的暴力抗議行動,已造成至少二十二人死亡,包括七名聯合國在當地的工作人員。

阿富汗總統要求法辦瓊斯

對於這波宗教暴力事件,美國總統歐巴馬二日發表聲明,強調對任何經文的褻瀆都是「極端狹隘而偏執的行為」,「以攻擊和殺害無辜民眾做為報復手段,令人無法接受,這也是對人類尊嚴的一種輕蔑。沒有宗教能夠容許屠殺無辜民眾,這種無恥和令人憤慨的行為,毫無道理可言」。阿富汗總統卡爾札伊則呼籲美國及聯合國將瓊斯繩之以法。

瓊斯上月二十日在佛羅里達州的教堂舉行可蘭經審判儀式,接著宣判其「有罪」,然後焚燒可蘭經,此舉激怒全球穆斯林,一日有七名聯合國人員在阿富汗北部城市馬薩里沙利夫遭暴徒攻擊身亡,其中兩名死者被砍下頭顱,另有四名示威者喪生;二日又有十人在坎達哈的示威遊行中喪命。

在東部大城賈拉拉巴德的示威中,約五百名大學生封鎖一條通往首都喀布爾的公路長達三小時,高呼美軍滾出去的口號,並焚燒歐巴馬肖像。喀布爾北方帕爾旺省的省會查里卡,三日也有一千多名示威者焚燒輪胎封鎖道路達一小時。但瓊斯態度強硬,指伊斯蘭極端份子以事件為藉口,鼓吹暴力,二日更揚言他準備按照原訂計畫,於本月二十二日在密西根州東南部迪爾伯恩市的美國最大清真寺前面,發起示威活動

馬來西亞法庭「審判裁決」天主教徒使用「阿拉」稱頌「上帝」字眼案

[轉載]     馬來西亞高等法庭30日再審「阿拉」字眼案
林思恩 / 基督日報記者
2009年12月18日12時04分 (PST)  
 
 
 
聆聽雙方的辯詞之後,馬來西亞高等法庭決定12月30日開庭審理政府是否有權禁止基督教人士使用「阿拉」字眼作為神的譯詞。

「阿拉」字眼訴訟已於14日開審,劉美蘭法官聆聽來自政府和天主教週報的律師辯詞之後,做出上述的決定。

在雙方辯詞中,天主教週報的立場在於「阿拉」字眼非回教專用,因為這個譯詞一早就在阿拉伯語國家的基督徒中廣為使用。然而,馬來西亞政府站在穆斯林為多數的國家立場考慮,認為若允许基督徒使用真主「阿拉」一詞,將引起穆斯林群體的誤解和混淆,危脅國家安全。

一名聯邦高級律師莫哈默那瑟爾蒂薩15日稱,即使禁止天主教週報使用「阿拉」一詞,也不會造成該刊物宣揚信仰的自由,更何況是其他的基督徒。

他進而指出,天主教週報一方無法證明「阿拉」一詞是基督信仰的基本教導。而該詞彙卻在回教的《可蘭經》中寫明是稱那「唯一的神」的名詞,這也是是在國家憲法內有所註明的,又指任何降低該詞彙所富有的神聖意義之舉動等於對國家憲法不敬。

天主教週報的主要顧問Porres Royan指出,「阿拉」字眼在使用馬來語的國家中,無論是作為敬拜還是信仰指南的用途,都有著重要的地位。目前,部長所做出的舉動已經超越了印刷報章和出版法令的範圍,因為該法令不是用來限制宗教團體實踐信仰的。

他更澄清,天主教週報的發行主要流傳於信徒之間,並不是給非會員的大眾讀物,更不是供穆斯林群體阅讀的,因此理應沒有所謂「混淆和誤解」的問題。

馬來西亞高等法庭14-15日連續兩天聆審了雙方辯詞之後,宣佈將在12月30日繼續審理案件。

[轉載]    

BBC中文網

更新時間2009年12月31日,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3:45

馬來西亞法院作出裏程碑式裁決

馬來西亞高等法院星期四裁決,非穆斯林在提到天主教的上帝時使用「阿拉」字眼是憲法賦予的權利。

馬來西亞政府在2009年1月發給羅馬天主教出版的周刊《先驅報》馬來文版的2009年出版許可證中,禁止該刊使用「阿拉」字眼稱呼上帝。

阿拉是伊斯蘭教徒信仰的宇宙萬物的創造者、恩養者和唯一的主宰。

馬來西亞的天主教徒在過去數百年翻譯馬來文的《聖經》時都沿用「阿拉」的字眼。

但本台在科倫坡的記者說,當地的穆斯林團體懷疑天主教會這麼做是為了鼓勵穆斯林皈依天主教,而這樣做在馬來西亞是違法的。

馬來西亞總人口中有一半以上是穆斯林,但其餘很大數量的華人和印度人社區中,大多數信仰天主教、佛教和印度教。

馬來西亞法庭允許天主教徒使用「阿拉」稱頌「上帝」風波不斷。

 [轉載]  馬國阿拉事件風波不斷 又有兩間教堂受攻擊
20100109 19:20:16  
 
(中央社記者孫天美吉隆坡9日專電)馬來西亞法庭允許天主教徒使用「阿拉」稱頌「上帝」風波不斷,昨天有三間教堂遭不明人士拋擲汽油彈後,今天又有兩間教堂證實受到攻擊。

馬國警方今天證實,昨天吉隆坡附近還有不明人士企圖對第四間教堂新基督教信義會良牧堂(GoodShepherd Lutheran)縱火,不過這間教堂並沒有遭到任何毀損。

另外,昨天傍晚6時30分也有四名不明人士闖入位於吉隆坡附近的Agape Revival基督教堂,推倒裡面的一位牧師,破壞麥克風和撕毀教堂內的海報後離去。所幸至今為止,並無人因為「阿拉」風波傷亡。

馬國法庭於去年12月31日宣判馬國天主教吉隆坡總教區出版的馬來文版「先鋒報」(The Herald),可使用「阿拉」稱頌上帝後,馬國立刻就有穆斯林在臉書(facebook)架起「反對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名號」的團體,至今約有15萬名網友加入。

與此同時,馬國各地多個非政府組織也針對「阿拉」事件向馬國警方報案,有鑑於此,馬國內政部即以國家利益為由,要求法庭暫緩執行「先鋒報」使用「阿拉」稱頌上帝的判決,並獲得法庭於6日批准,不料仍有部份偏激人士做出非理性的行為。

也是穆斯林的馬國總理納吉(Najib bin AbdulRazak)今天宣佈,撥款馬幣50萬令吉(約新台幣474萬元)給唯一一間遭到汽油彈縱火燒毀辦公室的美羅神召會教堂(Metrol Tabernacle A/G)遷址。

較早前,納吉也譴責暴徒的行為,並表示已指示警方對教堂加強巡邏和保安。

此外,馬國多名穆斯林政治人物也共同發表聲明譴責暴徒,紛紛指責這種暴力行為不符合伊斯蘭教的精神。9901

 [轉載]     

星洲日報‧2010.01.05

《先鋒報》可用‘阿拉’字眼‧3大論點入稟緊急證書‧政府申請暫緩令6日聆審

 

 2010-01-05 18:52
<!–
–>
  • 安迪週二(1月5日)中午正式入稟高庭申請暫緩令,要求暫緩執行高庭宣判《先鋒報》可使用“阿拉”字眼的裁決。(圖:星洲日報)

(吉隆坡)高庭擇訂於週三(1月6日)下午2時30分聆審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要求高庭暫緩執行馬來西亞天主教吉隆坡總教區馬來文版週報《先鋒報》,獲允許使用“阿拉”字眼的申請。

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是於今日(週二,1月5日)下午12時,通過高級聯邦律師安迪入稟緊急證書,要求高庭在最短的時間內聆審暫緩令申請。

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是以3大論點要求高庭發出暫緩令,即:

1)本案涉及敏感的宗教課題;

2)本案涉及龐大公眾利益;

3)若高庭拒絕發出暫緩令,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向上訴庭提出的上訴申請將會變得沒有價值和無效。

安迪在庭外受詢時說,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是援引1980年高庭條例要求暫緩令,有關申請將由承審法官劉美蘭聆審。

他透露,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已於週一(4日)下午4時,針對高庭的裁決向上訴庭提出上訴;鑒此,在上訴庭還未作出任何裁決前,高庭應發出暫緩令,暫緩執行《先鋒報》可使用“阿拉”字眼的裁決。

原任上訴及特別權力組高庭法官拿督劉美蘭是於2009年12月31日宣判,“阿拉”字眼並非回教徒專用。

她也裁決內政部長和大馬政府禁止《先鋒報》使用“阿拉”字眼的決定,是不合法及無效的;她說,聯邦憲法賦予申請人大馬天主教吉隆坡總教區總主教丹斯里莫菲帕金兼《先鋒報》出版人在週報上使用有關字眼的權利。

申請人是在今年2月16日入稟法庭申請司法檢討,要求高庭宣判時任內政部長拿督斯里賽哈密在同年1月7日,發出禁止《先鋒報》使用“阿拉”字眼的指示不合法及無效,而內政部長及大馬政府分別被列第一及第二答辯人。

以4種語文,即英文、華文、國文及淡米爾文出版的《先鋒報》是每週日面市,有數萬名讀者,這份供天主教徒閱讀的刊物也設有網路版。

裁決或威脅國家安全

安迪表示,高庭允准《先鋒報》可使用“阿拉”字眼的裁決或將威脅國家安全,所以他們被迫緊急入稟高庭申請暫緩令和提出上訴。

受詢有關裁決是否會引起回教徒走上街頭示威時,他說,政府與內政部確實有這樣的顧慮。

“不過,我們不願意看到示威事件發生。”

他披露,由於案件涉及敏感的種族與宗教課題,基於公眾利益,他們決定提出上訴。

他說,若高庭駁回他們要求暫緩令的申請,總檢察署將會向上訴庭提出上訴。

內閣應尋求庭外和解
――民主行動黨國會領袖兼怡保東區國會議員林吉祥

“內閣明天應召開一項跨宗教會議,以在‘阿拉爭議’上達致庭外和解,以示納吉的一個大馬政策有意義的落實到締造宗教間諒解、親善與和諧上。

回教黨領導層前晚議決支持使用阿拉字眼,因為它符合聯邦憲法及回教原則,而條件是它不可被濫用或被不當的稱呼,這是隨吉隆坡高庭法官拿督劉美蘭在12月30下判後,對解決‘阿拉爭議’方案作出頗值得讚揚的貢獻。”

抗議舉動挑戰憲法
――馬華中央黨部發言人顏炳壽

“馬華對於那些針對高庭宣判天主教週報《先鋒報》可使用‘阿拉’字眼作出抗議舉動的團體,感到遺憾。他們的舉措經挑戰憲法11條文賦予國民的宗教自由權利。

“有關團體的報警行動,也有質疑法庭判決和對司法獨立施加壓力之嫌。馬華歡迎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要求各方保持冷靜的呼吁。”

22組織當政府後盾
――負責回教事務的首相署部長拿督加米基爾

“22個回教非政府組織一致同意成為政府的後盾,全力支持政府針對高庭的判決提出上訴。

這些回教非政府組織也支持政府在不違反聯邦憲法,把回教視為國家宗教的情況下,採取任何行動來維護國家及所有宗教信徒的和諧及安寧。”

不能單憑法律解決
――前首相敦馬哈迪

“聖經使用阿拉字眼是敏感課題,不能單憑法律管道解決問題。

政府針對‘阿拉’字眼判決提出上訴也不能解決爭議,因為法律並沒考慮敏感或引發緊張,以及塔辛徒之間仇視的問題,法律只注重法律意思。

在大馬半島當提到馬來文的神時,不曾聽聞基督徒使用‘阿拉’字眼,為何現在我們要使用這個字眼呢?”

尊重裁決依循程序上訴
――巫統副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

“既然《先鋒報》可使用‘阿拉’字眼的決定來自法庭,則我們也將尊重法庭的裁決,同時通過正規的司法程序提出上訴。

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將就此事覲見國家元首,而週三(1月6日)召開內閣會議也將討論有關課題,以尋求司法以外的解決方案。

如果其他宗教也能使用‘阿拉’字眼,這將讓回教徒混淆,特別是年輕的回教徒。”

勿將“阿拉”字眼政治化
――砂首長署助理部長(回教事務)拿督道勿阿都拉曼

“我認為不應該將‘阿拉’字眼政治化。

砂州一直和諧穩定,也備感欣慰砂州的回教徒很好,不會有極端或衝動的行為,如示威。

我們生活在和諧穩定的社會,應該維持這種好現象,因此,不要把課題政治化,應尋求良好的解決方案。”

應允自由使用字眼
――民統主席丹斯里柏納東博

“每個人應該繼續自由與平靜地進行他們的宗教禮拜儀式,以及在禮拜中使用讓他們感到舒適的語文及專門名詞。

在歷史上,‘阿拉’字眼已長久被使用,即在大馬成立之前,基督教於1881年就已傳入沙巴。

沙巴的基督教原住民,如卡達山與慕律,禮拜儀式以三種語文進行,即英語、馬來語及原住民母語。而上帝的英文是God、馬來文是Alla h、卡達山母語是Kinoingan。”

【熱點新聞:“阿拉”字眼判決風波】

轉載: 合理包容委會報告,呼籲包容回教頭巾 ‧

 

轉載:

合理包容委會報告,呼籲包容回教頭巾

ChinesePress Enr    

經過一年研究本省包容文化少數族裔的狀況後,布沙-泰勒專委(BOUCHARD – TAYLOR COMMISSION )在其耗資五百萬元的報告上結論穆斯林教的 HIJAB 頭巾並無不妥,也沒對魁北克社會準則構成威脅。大部份的穆斯林婦女是自願戴上此頭巾,並非被強迫。   

學者布沙(G. BOUCHARD)和泰勒(C. TAYLOR )說,倘若限制穆斯林婦女在家及戶外戴 HIJAB 頭巾,本省社會將蒙受重大的損失。   他們認為本省十三萬穆斯林教徒,尤其是阿拉伯裔穆斯林教徒,「可與蒙受最多不同形式歧視的本省黑人群體相提並論。」因此省民應該終止有關 HIJAB 頭巾的議論。   「讓我們讓過去數年帶來太多壓力的頭巾事件告一段落。」兩位專委共同主席在其報告上。   他們聲稱 HIJAB 頭巾中表達不同的意議,有時是代表壓迫、純正簡樸;但有時是拘謹正經、高尚體面及穩重端莊,及有時乃確定一個人的身份或甚至是自立婦權的象徵。   

「當我們抨擊它們,是否有可能傷害到其他當頭巾是最佳選擇的公民?到底如何才能將兩者分開?到頭來,衹要不侵犯其他人的權利及導致有人被排斥,每個人及所有人是否可以自由表達隱藏在內心的委屈?」 不應發生   虔誠的穆斯林婦女--在本省穆斯林教徒中佔極少數--在本省的勞工市場裡蒙受威脅和歧視,「因為擔心她們會提出包容要求。」兩位專委主席說。   舉個例來說:   一名戴 HIJAB 頭巾的年輕女子在攻讀助她們成為藥劑師的課程。她先後向五十間藥房應徵工作被拒。最後有一藥劑師肯僱用她,但此人是阿拉伯裔。   另一名十七歲的穆斯林教少女無論在校內及街上都引來好些人的嘲笑奚落,因為她戴了 HIJAB 頭巾。「但她母親教她別理會這些人,因為她不想向她灌輸仇恨意識。」   

兩位專委主席亦寫道,HIJAB 頭巾在本省不少反對人士心中的形象欠佳。   「有人高聲抨擊穆斯林頭巾:激進婦權主義者、共和平等主義者等,以不同的方式將其心聲表達,包括不容忍的腔調。」   這一切實在不應發生。他們說。   有一位名沙萊比(M. CHRAIBI)的穆斯林男教徒去年十一月在拉娃市舉行的公聽會上告訴布沙-泰勒專委:「沒有人有權強制或禁止一位婦女披戴頭巾。」另一名與會的匿名穆斯林女子則說:「我的身體是我自己的,我想展示甚麼就展示甚麼。」 積極融入   布沙和泰勒在報告的另一部份談及一些本省人那些「經常令人惱怒」的反對 HIJAB 頭巾論調--將它視為否決婦權及向男人和上帝屈服的象徵,抑或一塊本應丟到抽屜裡的約束性布片。   

他們引用了去年十一月隆基市一婦女的評語。「二00七年在本省,當一位穆斯林婦女戴上頭巾,我忍不住發抖。」這女子寫道。   「給任何有同感的人。」兩位專委主席添加下文。「是否可建議他們閱讀前滿市聖占巴斯迪協會(SOCIETE ST. JEAN BAPTISTE DE MONTREAL )杜里安(J. DORION )的不同論調?」   

杜里安在有關公聽會上敘述他與一位名卡麗瑪(KARIMA )的穆斯林教徒之間的交情。這位頭戴 HIJAB 頭巾的移民家人開了一間托兒所,杜里安那十八個月大的女兒每天就寄放在那兒。雖然起初他有些猶豫因這婦女「身穿衹露臉及雙手的衣服」,但後來熟絡了,才發現對方的優點。   這就是我們平日應對待 HIJAB 的方法。據泰勒和布沙說。   無論如何,他們指出:「涉及穆斯林教和曝光率最高的事件都衹涉及他們在參加那些融入主流社會的活動,如去探訪楓糖屋、參加比賽(英式足球、跆拳道),戴 HIJAB 頭巾到公校上課等。   

「為了某些膚淺的理由而禁止他們,那是明智之舉嗎?」 不容忽視   認為所有披頭巾的穆斯林婦女都是受男子欺壓,這種想法完全錯誤。兩位專委主席又說。   「穆斯林婦女的婦權力量不容忽視。它循照一原始途徑,乃與本省婦權主義有別的樣式,與戴頭巾關係密切。」   唯恐有人認為頭巾是代表穆斯林極端主義--甚至是一種巧妙的恐怖主義形式,兩位專委主席解釋:   「基本教條字句及恐怖主義的威脅,的確在滿市的穆斯林教徒裡存在,但衹是一小撮遭其他教徒排斥的作風嚴謹人士。

在這類社會背景下,恐怖主義的病毒的確會出現,威脅並非不存在,但該採取哪類正確的回應態度?   「我們的立場就是:讓警方克盡所能對付恐怖威脅,無論它在何處存在。至於其他,我們覺得既然都是公民,就應該平等相待,義無反顧。」   滿市不是巴黎。他們補充道。所謂的穆斯林恐怖份子孕育溫床,在此有如鳳毛麟角。   「在滿市,我們實在不應擔心會發生巴黎郊區那些事情。」他們說。「與法國那邊正好相反,在本省定居的穆斯林教徒不屬於長久被壓迫及被推到社會邊緣的族群。他們在此受教育及很想融入主流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