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the ‘詩詞文章’ Category

飲酒詩

拟古风饮酒次韵前作

醉卧松云

我昔曾饮酒,聊可销愁类。

我今复饮酒,爱其味甘邃。

液满一杯余,杯空便微醉。

量非止于斯,适止能惬意。

譬我种情深,力尽难回势。

过则己反伤,遍尝刀锋利。

始悟道中庸,浅酌方无累。

酌罢飘飘然,诗以抒此志。

才竭虽自惭,人莫嗤之鼻。

是借酒与诗,替换当时泪。

夜月故悠悠,夜风仍瑟瑟。

心境应不同,提笔亦为记。

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

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国粹读书
— 在以下网站上阅读: mp.weixin.qq.com/s/iP2thu7n6xurN-hmQgeJ5Q

倘若觉得人生无趣,你就读诗

倘若觉得人生无趣,你就读诗

作者丨朱光潜

原标题:《谈读诗与趣味的培养》

据我的教书经验来说,一般青年都欢喜听故事而不欢喜读诗。记得从前在中学里教英文,讲一篇小说时常有别班的学生来旁听;但是遇着讲诗时,旁听者总是瞟着机会逃出去。

 

从此一点,我们可以看出现在一般青年对于文学的趣味还是很低。

一个人不欢喜诗,何以文学趣味就低下呢?

 

因为一切纯文学都要有诗的特质。一部好小说或是一部好戏剧都要当作一首诗看。

 

诗比别类文学较谨严,较纯粹,较精致。如果对于诗没有兴趣,对于小说戏剧散文学等等的佳妙处也终不免有些隔膜。

 

不爱好诗而爱好小说戏剧的人们,大半在小说和戏剧中只能见到最粗浅的一部分,就是故事。

 

所以他们看小说和戏剧,不问他们的艺术技巧,只求它们里面有有趣的故事。他们最爱读的小说不是描写内心生活或者社会真相的作品,而是《福尔摩斯侦探案》之类的东西。

 

爱好故事本来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如果要真能欣赏文学,我们一定要超过原始的童稚的好奇心,要超过对于《福尔摩斯侦探案》的爱好,去求艺术家对于人生的深刻的观照以及他们传达这种观照的技巧。

 

第一流小说家不尽是会讲故事的人,第一流小说中的故事大半只像枯树搭成的花架,用处只在撑扶住一园锦绣灿烂生气蓬勃的葛藤花卉。这些故事以外的东西就是小说中的诗。

 

读小说只见到故事而没有见到它的诗,就像看到花架而忘记架上的花。

要养成纯正的文学趣味,我们最好从读诗入手。能欣赏诗,自然能欣赏小说戏剧及其他种类文学。

 

如果只就故事说,陈鸿的《长恨歌传》未必不如白居易的《长恨歌》或洪昇的《长生殿》,元稹的《会真记》未必不如王实甫的《西厢记》,兰姆的《莎士比亚故事集》未必不如莎士比亚的剧本。

 

但是就文学价值说,《长恨歌》、《西厢记》和莎士比亚的剧本都远非它们所根据的或脱胎的散文故事所可比拟。

 

我们读诗,须在《长恨歌》《西厢记》和莎士比亚的剧本之中寻出《长恨歌传》《会真记》和《莎士比亚故事集》之中所寻不出来的东西。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来说,比如贾岛的《寻隐者不遇》: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或是崔颢的《长干行》: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

停舟暂借问,或恐是同乡。

 

里面也都有故事,但是这两段故事多么简单平凡?

 

两首诗之所以为诗,并不在这两个故事,而在故事后面的情趣,以及抓住这种简朴而隽永的情趣,用一种恰如其分的简朴而隽永的语言表现出来的艺术本领。

 

这两段故事你和我都会说,这两首诗却非你和我所做得出,虽然从表面看起来,它们是那么容易。

读诗,就要从此种看来虽似容易而实在不容易做出的地方下功夫,就要学会了解此种地方的佳妙。

 

对于这种佳妙的了解和爱好就是所谓“趣味”。

 

各人的天资不同,有些人生来对于诗就感觉到趣味,有些人生来对于诗就丝毫不感觉到趣味,也有些人只对于某一种诗才感觉到趣味。但是趣味是可以培养的。

真正的文学教育不在读过多少书和知道一些文学上的理论和史实,而在培养出纯正的趣味。这件事实在不很容易。培养趣味好比开疆辟土,须逐渐把本非我所有的变为我所有的。

我学西方诗是从十九世纪浪漫派诗人入手。

 

从前只觉得这派诗有趣味,讨厌前一个时期的假古典派的作品,不了解法国象征派和现代英国的诗;对它们逐渐感到趣味,又觉得我从前所爱好的浪漫派诗有好些毛病,对于它们的爱好不免淡薄了许多。

 

我又回头看看假古典派的作品,逐渐明白作者的环境立场和用意,觉得它们也有不可抹杀处,对于他们的嫌恶也不免减少了许多。在这种变迁中我又征服了许多新领土,对于已得的领土也比从前认识较清楚。

 

对于中国诗我也经过了同样的变迁。最初我由爱好唐诗而看轻宋诗,后来我又由爱好魏晋诗而看轻唐诗。现在觉得各朝诗都各有特点,我们不能以衡量魏晋诗的标准去衡量唐诗和宋诗。它们代表几种不同的趣味,我们不必强其同。

 

对于某一种诗,从不能欣赏到能欣赏,是一种新收获;从偏嗜到和他种诗参观互较而重新加以公平的估价,是对于已征服的领土筑了一层更坚固的壁垒。

学文学的人们的最坏的脾气是坐井观天,依傍一家门户,对于口味不合的作品一概藐视。这种人不但是近视,在趣味方面不能有进展;就连他们自己所偏嗜的也很难真正地了解欣赏,因为他们缺乏比较资料和真确观照所应有的透视距离。

 

文艺上的纯正的趣味必定是广博的趣味;不能同时欣赏许多派别诗的佳妙,就不能充分地真确地欣赏任何一派诗的佳妙。趣味很少生来就广博,好比开疆辟土,要不厌弃荒原瘠壤,一分一寸地逐渐向外伸张。

 

趣味是对于生命的彻悟和留恋,生命时时刻刻都在进展和创化,趣味也就要时时刻刻在进展和创化。

 

水停蓄不流便腐化,趣味也是如此。

 

从前私塾冬烘学究以为天下之美尽在八股文、试帖、《古文观止》和了凡《纲鉴》。他们对于这些乌烟瘴气何尝不津津有味?这算是文学的趣味么?

 

习惯的势力之大往往不是我们能想象的。我们每个人多少都有几分冬烘学究气,都把自己囿在习惯所画成的狭小圈套中,对于这个圈套以外的世界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沉溺于风花雪月者以为只有风花雪月中才有诗,沉溺于爱情者以为只有爱情中才有诗,沉溺于阶级意识者以为只有阶级意识中才有诗。风花雪月本来都是好东西,可是这四个字联在一起,引起多么俗滥的联想!联想到许多吟风弄月的滥调,多么令人作呕!

 

这些东西本来是佳丽,是神圣,是伟大,一旦变成冬烘学究所赞叹的对象,就不免成了八股文和试帖诗。

 

道理是很简单的。

 

艺术和欣赏艺术的趣味都必须有创造性,都必时时刻刻在开发新境界,如果让你的趣味囿在一个狭小圈套里,它无机会可创造开发,自然会僵死、会腐化。一种艺术变成僵死腐化的趣味的寄生之所,它怎能有进展开发?怎能不随之僵死腐化。

艺术和欣赏艺术的趣味都与滥调是死对头。但是,每件东西都容易变成滥调,因为每件东西和你熟悉之后,都容易在你的心理上养成习惯反应。

像一切其他艺术一样,诗要说的话都必定是新鲜的。但是世间哪里有许多新鲜话可说?

 

有些人因此替诗危惧,以为关于风花雪月、爱情、阶级意识等等的话或都已被人说完,将有被人说完的一日,那一日恐怕就是诗的末日了。

 

抱这种顾虑的人们根本没有了解诗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诗的疆土是开发不尽的,因为宇宙生命时时刻刻在变动进展中,这种变动进展的过程中每一时每一境都是个别的,新鲜的,有趣的。

所谓“诗”,并无深文奥义,它只是在人生世相中见出某一点特别新鲜有趣而把它描绘出来。

 

这句话中“见”字最吃紧。特别新鲜有趣的东西本来在那里,我们不容易“见”着,因为我们的习惯蒙蔽住我们的眼睛。

 

我们如果沉溺于风花雪月,也就见不着阶级意识中的诗;我们如果沉溺于油盐柴米,也就见不着风花雪月中的诗。

谁没有看见过在田里收获的农夫农妇?但是谁——除非是米勒(Millet),陶渊明、华兹华斯(Wordsworth)——在这中间见着新鲜有趣的诗?

 

诗人的本领就在见出常人之以不能见,读诗的用处也就在随着诗人所指点的方向,见出我们所不能见。

 

这就是说,觉得我们所素认为平凡的实在新鲜有趣。我们本来不觉得乡村生活中有诗,从读过陶渊明、华兹华斯诸人的作品之后,便觉得它有诗;我们本来不觉得城市生活和工商业文化之中有诗,从读过美国近代小说和俄国现代诗之后,便觉得它也有诗。

 

莎士比亚教我们会在罪孽灾祸中见出庄严伟大,伦勃朗(Rambrandt)和罗丹(Rodin)教我们会在丑陋中见出新奇。

 

诗人和艺术家的眼睛是点铁成金的眼睛。生命生生不息,他们的发现也生生不息。

 

如果生命有末日,诗总会有末日。到了生命的末日,我们自无容顾虑到诗是否还存在。但是有生命而无诗的人虽未到诗的末日,实在是早已到生命的末日了,那真是一件最可悲哀的事。

“哀莫大于心死”,所谓“心死”就是对于人生世相失去解悟和留恋,就是对于诗无兴趣。

 

读诗的功用不仅在消愁遣闷,不仅是替有闲阶级添一件奢侈;它在使人到处都可以觉到人生世相新鲜有趣,到处可以吸收维持生命和推展生命的活力。

 

诗是培养趣味的最好的媒介,能欣赏诗的人们不但对于其他种种文学可有真确的了解,而且也决不会觉得人生是一件干枯的东西。


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

别忘了给国粹君点个赞哦

─────────────────

▂ 作者 ▂

朱光潜(1897.9.19 – 1986.3.6),字孟实,安徽省桐城县人。现当代著名美学家、文艺理论家、教育家、翻译家。主要著作有《悲剧心理学》《文艺心理学》《西方美学史》《谈美》等。

─────────────────

  // 今日荐书 //  

─────────────────

《诗论》

朱光潜 著

中华书局

《诗论》是中国现代美学理论家朱光潜的代表作。朱光潜偏爱诗艺,同时对西方文艺心理学有很深的研究。1931年他在欧洲留学时便开始本书的写作,1943年始正式出版,历时十余年,在当时有很大影响,是中国现代诗学体系建构的里程碑。时至今日,仍然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在欧洲,从古希腊一直到文艺复兴,一般研究文学理论的著作都叫做诗学。“文学批评”这个名词出来很晚,它的范围较广,但诗学仍是一个主要部门。

中国向来只有诗话而无诗学,刘彦和的《文心雕龙》条理虽缜密,所谈的不限于诗。诗话大半是偶感随笔,信手拈来,片言中肯,简练亲切,是其所长;但是它的短处在零乱琐碎,不成系统,有时偏重主观,有时过信传统,缺乏科学的精神和方法。
诗学在中国不甚发达的原因大概不外两种。一般诗人与读诗人常存一种偏见,以为,诗的精微奥妙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如经科学分析,则如七宝楼台,拆碎不成片段。其次,中国人的心理偏向重综合而不喜分析,长于直觉而短于逻辑的思考。谨严的分析与逻辑的归纳恰是治诗学者所需要的方法。

— Read on mp.weixin.qq.com/s/AzQERduCaT1ddhWR4rQKuA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作者:元好问
出自金代诗人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

乙丑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上,垒石为识,号曰“雁丘”。同行者多为赋诗,予亦有《雁丘词》。旧所作无宫商⑹,今改定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赏析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大雁的生死至情深深地震撼了作者,他将自己的震惊、同情、感动,化为有力的诘问,问自己、问世人、问苍天,究竟“情是何物”?起句陡然发问似雷霆万钧,破空而来;如熔岩沸腾,奔涌而出。正如后来汤显祖在《牡丹亭·题词》中所说:“情之所至,生可以死,死可以复生,生不可以死,死不可以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情至极处,具是何物,竟至于要生死相许?作者的诘问引起读者深深的思索,引发出对世间生死不渝真情的热情讴歌。在“生死相许”之前加上“直教”二字,更加突出了“情”的力量之奇伟。词的开篇用问句,突如其来,先声夺人,犹如盘马弯弓,为下文描写雁的殉情蓄足了笔势,也使大雁殉情的内在意义得以升华。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这二句写雁的感人生活情景。大雁秋天南下越冬而春天北归,双宿双飞。作者称他们为“双飞客”,赋予它们的比翼双飞以世间夫妻相爱的理想色彩。“天南地北”从空间落笔,“几回寒暑”从时间着墨,用高度的艺术概括,写出了大雁的相依为命、为下文的殉情作了必要的铺垫。

欢乐趣,别离苦,是中更有痴儿女——是中:于此,在这里面。这几句是说大雁长期以来共同生活,既是团聚的快乐,也有离别的酸楚,在平平淡淡的生活中形成了难以割舍的一往深情。长期以来,这对“双飞客”早已心心相印,痴情热爱,矢志不渝。“痴儿女”三字包含着词人的哀婉与同情,也使人联想到人世间更有许多真心相爱的痴情男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为谁去——君:指殉情的大雁。这四句是对大雁殉情前心理活动细致入微的揣摩描写。当网罗惊破双栖梦之后,作者认为孤雁心中必然会进行生与死、殉情与偷生的矛盾斗争。但这种犹豫与抉择的过程并未影响大雁殉情的挚诚。相反,更足以表明以死殉情是大雁深入思索后的理性抉择,从而揭示了殉情的真正原因:相依相伴,形影不离的情侣已逝,自己形孤影单,前路渺茫,失去一生的至爱,即使荀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痛下决心,“自投于地而死”。“万里”、“千山”写征途之遥远,“层云”、“暮雪”状前景之艰难。此四句用烘托的手法,揭示了大雁心理活动的轨迹,交待了殉情的深层原因。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这几句借助对历史盛迹的追忆与对眼前自然景物的描绘,渲染了大雁殉情的不朽意义。“横汾路”指当年汉武帝巡幸处。“寂寞当年箫鼓”是倒装句,即当年箫鼓寂寞。楚:即从莽,平楚就是平林。这几句说的是,在这汾水一带,当年本是帝王游幸欢乐的地方,可是现在已经一片荒凉,平林漠漠,荒烟如织。据《史记·封禅书》记载,汉武帝曾率文武百官至汾水边巡祭后土,武帝做《秋风辞》,其中有“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之句,可见当时是箫鼓喧天,棹歌四起,山鸣谷应,何等热闹。而今天却是四处冷烟衰草,一派萧条冷落景象。古与今,盛与衰,喧嚣与冷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这几句中,词人用当年武帝巡幸,炫赫一时,转瞬间烟消云散,反衬了真情的万古长存。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风雨——些,句未象声词。《楚辞·招魂》句尾均用“些”字,所以称“楚些”。这句意思是武帝已死,招魂无济于事。山鬼自啼风雨——《楚辞·九歌》中有《山鬼》篇,描写山中女神失恋的悲哀。这里说的是山鬼枉自悲啼,而死者已矣。以上两句借《楚辞》之典反衬了殉情大雁真情的永垂不朽。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大雁生死相许的深情连上天也嫉妒,所以这对殉情的大雁决不会和一般的莺儿燕子一样化为黄土。而是“留得生前身后名”,与世长存。这几句从反面衬托,更加突出了大雁殉情的崇高,为下文寻访雁丘作好铺垫。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这是从正面对大雁的称赞。词人展开想象,千秋万古后,也会有像他和他的朋友们一样的“钟于情”的骚人墨客,来寻访这小小的雁丘,来祭奠这一对爱侣的亡灵。“狂歌痛饮”生动地写出了人们的感动之深。全词结尾,寄寓了词人对殉情者的深切哀思,延伸了全词的历史跨度,使主题得以升华。

詞牌 《就为了看你一眼。》

 

詞牌<憶江南-狂梦覓青顏>

 

<憶江南-狂梦覓青顏>

 

詩文/何宗陽

 

窗前等,无绪夜将阑。

火炼方知情路苦,风流不识世间难。

狂梦覓青颜。

 

 于紐西蘭漢米爾頓
2017.09.01

 

 

《就为了看你一眼。》

原則上, 我把<憶江南-狂梦覓青顏>翻譯改成了新詩《就為了看你一眼》

《就为了看你一眼。》

诗文/何宗阳

 

我在窗前等候,

心乱如麻, 夜已沉暗。

 

你像烈火烧炼着我,

我已知道,情路苦颠。

风从我脸上吹过,

他哪知道, 世事珂坎。

 

我像发狂般的追梦着,

就为了看你一眼。

 

 于紐西蘭漢米爾頓

 2017.09.01

 

附記:

詞牌<憶江南-狂梦覓青顏> 创作中的格律押韵平仄。

 

 

 

 

 

「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

「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

南宋 謝枋得《文章軌範》引 安子順 之說:「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

宋代學者趙與時在《賓退錄》中說:「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

 
 篇名  作者  時代  關係  評語
 出師表  諸葛亮  三國  君臣  讀出師表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
 陳情表  李密    祖孫  讀陳情表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
 祭十二郎文  韓愈    叔姪  讀祭十二郎文不墮淚者,其人必不慈
 

出師表

 

< 前出師表 >

「出師表 諸葛亮」的圖片搜尋結果

「出師表 諸葛亮」的圖片搜尋結果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

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睦,优劣得所。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 後出師表 >

「出師表 諸葛亮」的圖片搜尋結果

先帝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故托臣以討賊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故知臣伐賊,才弱敵強也。然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臣受命之日,寢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並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顧王業不可偏安於蜀都,故冒危難以奉先帝之遺意。而議者謂為非計。今賊適疲於西,又務於東,兵法“乘勞”:此進趨之時也。謹陳其事如左:
高帝明並日月,謀臣淵深,然涉險被創,危然後安;今陛下未及高帝,謀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長策取勝,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劉繇、王朗,各據州郡,論安言計,動引聖人,群疑滿腹,眾難塞胸;今歲不戰,明年不征,使孫策坐大,遂並江東:此臣之未解二也。曹操智計,殊絕於人,其用兵也,仿怫孫、吳,然困於南陽,險於烏巢,危於祁連,逼於黎陽,幾敗北山,殆死潼關,然後偽定一時耳;況臣才弱,而欲以不危而定之:此臣之未解三也。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圖之,委任夏侯而夏侯敗亡,先帝每稱操為能,猶有此失;況臣弩下,何能必勝:此臣之未解四也。自臣到漢中,中間期年耳,然喪趙雲、陽群、馬玉、閻芝、丁立、白壽、劉合、鄧銅等,及驅長屯將七十余人,突將無前,叢叟、青羌,散騎武騎一千余人,此皆數十年之內,所糾合四方之精銳,非一州之所有;若複數年,則損三分之二也。──當何以圖敵:此臣之未解五也。今民窮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則住與行,勞費正等;而不及今圖之,欲以一州之地,與賊持久:此臣之未解六也。
夫難平者,事也。昔先帝敗軍於楚,當此時,曹操拊手,謂天下已定。──然後先帝東連吳、越,西取巴、蜀,舉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計,而漢事將成也。──然後吳更違盟,關羽毀敗,秭歸蹉跌,曹丕稱帝:凡事如是,難可逆見。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至於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作者:蜀漢,諸葛亮

「出師表 諸葛亮」的圖片搜尋結果

選自:昭明文選

內容:三國蜀後主建興五年,諸葛亮駐軍漢中,準備北伐曹魏,出師前上書後主,勸其尊賢納諫,以復興漢室。本篇初見於三國志蜀志諸葛亮傳,並無篇名,後文選錄此文,題作「出師表」是為「前出師表」。蜀漢建興六年,諸葛亮出兵散關,圍陳倉,出師前復上書,是為「後出師表」。

文中稱先帝者凡十三次,蓋出老臣而兼師保之口,愈見忠摯深切之情。後人謂「讀出師表而不流涕者,其人必不忠  」

 

陳情表

「陳情表 李密」的圖片搜尋結果
「陳情表 李密」的圖片搜尋結果
臣密言:
  臣以險釁,夙遭閔凶。生孩六月,慈父見背。行年四歲,舅
奪母志。祖母劉愍臣孤弱,躬親撫養。臣少多疾病九歲不行;零
丁孤苦,至於成立。既無叔伯,終鮮兄弟;門衰祚薄,晚有兒息
。外無期功彊近之親,內無應門五尺之僮;煢煢獨立,形影相弔
。而劉夙嬰疾病,常在床蓐;臣侍湯藥,未曾廢離。
     
  逮奉聖朝,沐浴清化。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後刺史臣榮
,舉臣秀才;臣以供養無主,辭不赴命。詔書特下,拜臣郎中;
尋蒙國恩,除臣洗馬。猥以微賤,當侍東宮,非臣隕首,所能上
報。臣具以表聞,辭不就職。詔書切峻,責臣逋慢。郡縣逼迫,
催臣上道;州司臨門,急於星火。臣欲奉詔奔馳,則劉病日篤;
欲告訴不許;臣之進退,實為狼狽。

    伏惟聖朝以孝治天下,凡在故老,猶蒙矜育;況臣孤苦,特
為尤甚。且臣少事偽朝,歷職郎署,本圖宦達,不矜名節。今臣
亡國賤俘,至微至陋,過蒙拔擢,寵命優渥;豈敢盤桓,有所希
冀!但以劉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臣無祖
母,無以至今日;祖母無臣,無以終餘年。母孫二人,更相為命
;是以區區,不能廢遠。         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劉今年九
十有六,是臣盡節於陛下之日長,報養劉之日短也。烏鳥私情,
願乞終養!
 
   臣之辛苦,非獨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見明知;皇天后土
,實所共鑒。願陛下矜愍愚誠,聽臣微志;庶劉僥倖,保卒餘年。
臣生當隕首,死當結草。
 
  臣不勝犬馬怖懼之情,謹拜表以聞。
 

李 密(224年-287年),字令伯,一名虔,為武陽(今四川彭山)人。幼年喪父,母何氏改嫁,由祖母撫養成人。師當時著名學者譙周,博覽五經,尤精《春秋左傳》。初仕蜀漢為尚書郎。

蜀漢亡,晉武帝召其為太子洗馬,李密以《陳情表》上書晉武帝,以祖母年老多病、無人供養而婉辭。文章措詞委婉,情真意切,李密對年邁祖母的一片至誠的孝心躍然紙上。

史載,晉武帝讀了此表之後,深感其孝心,下詔李密留養祖母,並賜奴婢二人,使郡縣供其祖母奉膳。北宋文學家李格非稱《陳情表》「沛然從肺腑中流出,殊不見斧鑿痕」。宋代學者趙與時在《賓退錄》中說:「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

文中的「煢煢孑立,形影相弔」、「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生當隕首,死當結草」成為成語經典,為後人廣泛使用。

祭十二郎文
「祭十二郎文 韓愈」的圖片搜尋結果
 
年月日,季父愈,聞汝喪之七日,乃能銜哀致誠,使建中遠具時羞之奠,告汝十二郎之靈:
嗚呼!吾少孤,及長,不省所怙,惟兄嫂是依。中年,兄歿南方,吾與汝俱幼,從嫂歸葬河陽,既又與汝就食江南,零丁孤苦,未嘗一日相離也。吾上有三兄,皆不幸早世。承先人後者,在孫惟汝,在子惟吾。兩世一身,形單影隻。嫂嘗撫汝指吾而言曰:「韓氏兩世,惟此而已!」汝時尤小,當不復記憶;吾時雖能記憶,亦未知其言之悲也。
吾年十九,始來京城。其後四年,而歸視汝。又四年,吾往河陽省墳墓,遇汝從嫂喪來葬。又二年,吾佐董丞相於汴州,汝來省吾;止一歲,請歸取其孥。明年,丞相薨,吾去汴州,汝不果來。是年,吾佐戎徐州,使取汝者始行,吾又罷去,汝又不果來。吾念汝從於東,東亦客也,不可以久;圖久遠者,莫如西歸,將成家而致汝。嗚呼!孰謂汝遽去吾而歿乎?吾與汝俱少年,以為雖暫相別,終當久相與處,故捨汝而旅食京師,以求斗斛之祿。誠知其如此,雖萬乘之公相,吾不以一日輟汝而就也。
去年,孟東野往。吾書與汝曰:「吾年未四十,而視茫茫,而髮蒼蒼,而齒牙動搖。念諸父與諸兄,皆康彊而早世,如吾之衰者,其能久存乎?吾不可去,汝不肯來,恐旦暮死,而汝抱無涯之戚也!」孰謂少者歿而長者存,彊者夭而病者全乎?嗚呼!其信然邪?其夢邪?其傳之非其真邪?信也,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乎?汝之純明而不克蒙其澤乎?少者、彊者而夭歿,長者、衰者而存全乎?未可以為信也。夢也,傳之非其真也,東野之書,耿蘭之報,何為而在吾側也?嗚呼!其信然矣!吾兄之盛德而夭其嗣矣!汝之純明宜業其家者,不克蒙其澤矣!所謂天者誠難測,而神者誠難明矣!所謂理者不可推,而壽者不可知矣!雖然,吾自今年來,蒼蒼者或化而為白矣,動搖者或脫而落矣;毛血日益衰,志氣日益微,幾何不從汝而死也!死而有知,其幾何離;其無知,悲不幾時,而不悲者無窮期矣!汝之子始十歲,吾之子始五歲,少而彊者不可保,如此孩提者,又可冀其成立邪!嗚呼哀哉!嗚呼哀哉!
汝去年書云:「比得軟腳病,往往而劇。」吾曰:「是疾也,江南之人,常常有之。」未始以為憂也。嗚呼!其竟以此而殞其生乎?抑別有疾而致斯乎?汝之書,六月十七日也。東野云:汝歿以六月二日。耿蘭之報無月日。蓋東野之使者,不知問家人以月日;如耿蘭之報,不知當言月日。東野與吾書,乃問使者,使者妄稱以應之耳。其然乎?其不然乎?
今吾使建中祭汝,弔汝之孤,與汝之乳母。彼有食,可守以待終喪,則待終喪而取以來;如不能守以終喪,則遂取以來。其餘奴婢,並令守汝喪。吾力能改葬,終葬汝於先人之兆,然後惟其所願。
嗚呼!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生不能相養以共居,歿不得撫汝以盡哀;斂不憑其棺,窆不臨其穴。吾行負神明,而使汝夭;不孝不慈,而不得與汝相養以生,相守以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與吾形相依,死而魂不與吾夢相接。吾實為之,其又何尤!彼蒼者天,曷其有極!自今以往,吾其無意於人世矣!當求數頃之田,於伊潁之上,以待餘年,教吾子與汝子,幸其成;長吾女與汝女,待其嫁,如此而已!嗚呼!言有窮而情不可終,汝其知也邪!其不知也邪!嗚呼哀哉!尚饗!
祭文中的千年絕唱——韓愈《祭十二郎文》
「祭十二郎文 」的圖片搜尋結果
南宋學者趙與時在《賓退錄》中寫道:“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祭十二郎文〉〉是一篇千百年來傳誦不衰,影響深遠的祭文名作,不管我們對文中的思想感情作如何評價,吟誦之下,都不能不隨作者之祭而有眼澀之悲。
感情真摯,催人淚下
韓愈寫此文的目的不在於稱頌死者,而在於傾訴自己的痛悼之情,寄託自己的哀思。這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強調骨肉親情關係。作者與老成,名爲叔侄,情同手足,“兩世一身,形單影隻”。今老成先逝,子女幼小,更顯得家族凋零,振興無望。這在注重門庭家道的古代,引起韓愈的切膚之痛是理所當然的。二是突出老成之死實出意外。老成比作者年少而體強,卻“強者夭而病者全”;老成得的不過是一種常見的軟腳病,作者本來不以爲意,毫無精神準備,因而對老成的遽死追悔莫及,意外的打擊使他極爲悲痛。三是表達作者自身宦海沉浮之苦和對人生無常之感,並以此深化親情。作者原以爲兩人都還年輕,便不以暫別爲念,求食求祿,奔走仕途,因而別多聚少,而今鑄成終身遺憾。作者求索老成的死因和死期,卻墮入乍信乍疑,如夢如幻的迷境,深感生命瓢忽,倍增哀痛。
不拘常格,自由抒情
祭文原本偏重於抒發對死者的悼念哀痛之情,一般是結合對死者功業德行的頌揚而展開的。本文一反傳統祭文以鋪排郡望、藻飾官階、歷敘生平、歌功頌德爲主的固定模式,主要記家常瑣事,表現自己與死者的密切關係,抒寫難以抑止的悲哀,表達刻骨銘心的骨肉親情。形式上則破駢爲散,採用自由多變的散體。正如林紓在〈〈韓柳文研究法韓文研究法〉〉中所說:“祭文體,本以用韻爲正格……至〈〈祭十二郎文〉〉,至痛徹心,不能爲辭,則變調爲散體。”全文有吞聲嗚咽之態,無誇飾豔麗之辭,爲後世歐陽修〈〈隴岡阡表〉〉、歸有光〈〈項脊軒志〉〉、袁枚〈祭妹文〉〉等開闢新徑。這種自由化的寫作形式,使作者如同與死者對話,邊訴邊泣,吞吐嗚咽,交織着悔恨、悲痛、自責之情,因而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語言樸素,行雲流水
這篇祭文強烈的感情力量,能如此深刻地感染讀者,也得力於作者高超的語言文字技巧。它全用散文句調和平易曉暢的家常生活語言,長長短短,錯錯落落,奇偶駢散,參差駢散,行於所當行,止於不得不止;疑問、感嘆、陳述等各種句式,反覆、重疊、排比、呼告等多種修辭手法,任意調遣,全依感情的需要。再加之作者取與死者促膝談心的形式,呼“汝”喚“你”,似乎死者也能聽到“我”的聲音,顯得異常自然而真切。這樣全文就形成了一種行雲流水般的語言氣勢和令人如聞咳謦的感情氛圍。文章就像一隻無形的手,緊緊擁抱住了它的讀者。
邊訴邊泣的語言形式
作者採用與死者對話的方式,邊訴邊泣,吞吐嗚咽,交織着悔恨、悲痛、自責等種種感情,似在生者和死者之間作無窮無盡的長談。如寫聞訃的情景,從“其信然邪”到“未可以爲信也”,再到“其信然矣”,語句重疊,表現其驚疑無定的心理狀態。末尾“汝病吾不知時,汝歿吾不知日”一段,多用排句,情緒激宕,一氣呵成。這一切又都從肺腑中流出,因而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仓央嘉措诗歌情歌》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仓央嘉措诗歌情歌》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仓央嘉措
与玛吉阿米的更传神,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仓央嘉措

梦浅情深蹚不过去的河留给来生繁花错落有序我被一页一页地误伤而窥视我的人转眼便立地成佛——仓央嘉措
★回眸一笑嫣然娇,断魂飘摇上碧霄。愿与卿卿两相欢,不发毒誓不肯饶。——仓央嘉措
★从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的月光/玛吉阿米的面容/不时浮现在我心上曾缄译: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恰如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注:此言倩影之来心上,如明月之出东山?——仓央嘉措《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心头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绝代容。恰似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我与伊人本一家,情缘虽尽莫咨嗟。清明过了春自去,几见狂蜂恋落花。跨鹤高飞意壮哉,云霄一羽雪皑皑。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仓央嘉措《道歌》

★第一最好是不相见,如此便可不至相恋。第二最好是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用相思。Had better not meet, and thus you would not fall in love; Had better not be in acquaintance, and thus you would not be drowned inlovesickness——仓央嘉措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仓央嘉措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仓央嘉措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一一告别。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仓央嘉措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仓央嘉措
★西风吹谢花成泥,蜂蝶每向香尘泣。情犹未了缘已尽,笺前莫赋断肠诗。——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

「《那一世》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的圖片搜尋結果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的圖片搜尋結果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藏文意為梵音之海),出生於1683年,是門巴族的法王和西藏詩人。
其樸實無華、處處流露真性情的情詩,在西藏民間廣為傳誦,後經翻譯為漢語、英語等語文,流傳於世。

又稱「風流達賴」,其傳奇和悲劇性的一生,是西藏歷史上爭議最多的活佛。
由於五世達賴喇嘛晚年不問政事﹐政教權均掌握於第巴桑結嘉措手中,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是遲至五世達賴喇嘛圓寂後十四年,才在布達拉宮坐床,開始他的政教領袖生涯。
在受戒典禮中,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堅持放棄僧侶生活,在高僧、貴族勸阻無效下﹐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成了第一位在家的達賴喇嘛。
但多年的政教鬥爭,讓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徒具政教領袖之名而無實權。
哪個年少不輕狂,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遂將一腔熱血,全然化為詩詞歌賦,縱情酒色,流連忘返於茶坊酒肆間,成為一名放蕩不羈的法王。
「我與姑娘相會,山南門隅村里,鸚鵡知曉千情,千萬不要洩密。」
「若隨美麗姑娘心,今生便無學佛份;若到深山去修行,又負姑娘一片情。」
「我修習的喇嘛的臉面,不能在心中顯現;我沒修的情人的容顏,卻在心中明朗地映見。」
由於清康熙皇帝不察西藏內情,以為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酗酒好色,不守佛門清規戒律,而免其職。
為免西藏政教紛擾於民,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自出受縛,於西元1706年,為清兵押解至北京,客死途中。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仓央嘉措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1683~1706)的作品《仓央嘉措诗歌》,广泛流传,驰名中外。仓央嘉措的诗歌约66首,因其内容除几首颂歌外,大多是描写男女爱情的忠贞、欢乐,遭挫折时的哀怨,所以一般都译成《情歌》。
《情歌》藏文原著,有的以口头形式流传,有的以手抄本问世,有的以木刻本印出,足见流传之广,藏族读者喜爱之深。中文译本海内外至少有10种,国外有英、法、日、俄、印地等文字译本。
仓央嘉措,公元1683年生于藏南门隅地区宇松地方的一户世代信奉宁玛派佛教的农民家庭。1697年,仓央嘉措被选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是年9月,自藏南迎到拉萨,途经朗卡子县时,以五世班禅罗桑益喜(1663~1737)为师,剃发受戒,取法名罗桑仁钦仓央嘉措。同年10月25日,于拉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成为六世达赖喇嘛。在此之前,仓央嘉措生活在民间,虽然家中世代信奉宁玛派(红教)佛教,但这派教规并不禁止僧徒娶妻生子。而达赖所属的格鲁派(黄教)佛教则严禁僧侣结婚成家、接近妇女。对于这种清规戒律,仓央嘉措难以接受。他不仅没有以教规来约束自己的思想言行,反而以宗教领袖的显赫身份,根据自己独立的思想意志,写下了许多意缠绵的“情歌”。
《情歌》表现了出家修佛与追求爱情生活的矛盾。如:
若随美丽姑娘心,
今生便无学佛份,
若到深山去修行,
又负姑娘一片情。
(又译: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在佛教观念中,“佛、法、僧”被称为“三宝”。就是说,佛、教义和僧人在佛教中,是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特别是对向自己传授法经典的喇嘛(佛的代言人),更要毕恭毕敬。但是,诗人在诗中表现出对佛法和喇嘛的淡漠,而对于人世生活却是热烈追求。如:
我修习的喇嘛的脸面,
不能在心中显现,
我没修的情人的容颜,
却在心中明朗地映见。
《情歌》在赞美对忠贞爱情的追求的同时,也描绘了整个爱情生活中,各种复杂曲折的情景和惟纱惟肖的心理状态。
描写初恋的如:
在那众人之中,
莫露我俩真情;
你若心中有意,
请用眉眼传递。
表达爱情欢乐的如:
杜鹃来自门地,
带来春的气息;
我和情人相会,
身心无限欢喜。
抒发思念之情的如:
「《那一世》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那一世》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的圖片搜尋結果

《十誡詩 》(後面的人追加的?)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憶。

第五最好不相愛,如此便可不相棄。

第六最好不相對,如此便可不相會。

第七最好不相誤,如此便可不相負。

第八最好不相許,如此便可不相續。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的圖片搜尋結果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的圖片搜尋結果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

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我,牵尔玉手,收你此生所有;

我,抚尔秀颈,挡你此生风雨。

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

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

曾,以父之名,免你一生哀愁;

曾,怜子之情,祝你一生平安!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你見,或者不見我

「《那一世》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的圖片搜尋結果


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裡。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裡。不來不去。你愛,或者不愛我,愛就在那裡。不增不減。 ~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
全文:

你見,或者不見我,我就在那裡。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裡。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愛就在那裡。不增不減。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裡。不捨不棄。

來我的懷裡,或者讓我住進你的心裡。

默然相愛,寂靜歡喜。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倉央嘉措最美情詩,原來文字真的可以揪住你的心

藏传「《那一世》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的圖片搜尋結果

《那一世》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倉央嘉措最美情詩,原來文字真的可以揪住你的心

「《那一世》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的圖片搜尋結果

《問佛》

我問佛:為何不給所有女子羞花閉月容顏?

佛曰:那只是曇花一現,用來蒙蔽世俗的眼,

沒有什麽美可以抵過一顆純凈仁愛的心,

我把它賜給每一個女子,可有人讓她蒙上了灰。

我問佛:世間為何有那麽多遺憾?

佛曰:這是一個婆娑世界,婆娑既遺憾, 沒有遺憾,給你再多幸福也不會體會快樂。

我問佛:如何讓人們的心不再感到孤單?

佛曰:每一顆心生來就是孤單而殘缺的,

多數帶著這種殘缺度過一生,

只因與能使它圓滿的另一半相遇時,

不是疏忽錯過就是已失去擁有它的資格。

我問佛:如果遇到了可以愛的人,卻又怕不能把握怎麽辦?

佛曰:留人間多少愛,迎浮世千重變;

和有情人,做快樂事,

別問是劫是緣。

我問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曰:佛是過來人,人是未來佛,

我也曾如你般天真。

我問佛:為什麼總是在我悲傷的時候下雪?

佛說:冬天就要過去,留點記憶。

我問佛:為什麼每次下雪都是我不在意的夜晚?

佛說:不經意的時候人們總會錯過很多真正的美麗。

我問佛:那過幾天還下不下雪?

佛說:不要只盯著這個季節,錯過了今冬。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不负如来不负卿》

美人不是母胎生, 应是桃花树长成。

已恨桃花容易落, 落花比汝尚多情。

静时修止动修观, 历历情人挂目前。

若将此心以学道, 即生成佛有何难?

结尽同心缔尽缘, 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 玉树临风一少年。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留下詩篇66首,過世時,年僅24歲。
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去世至今三百年,透過其所流傳的詩歌,後人並未忘情這位多情法王。
「從布達拉山頂上,聖心所化光輝照四方,我身化作一賢者,到藏地的北方再北方,為度無怙蒼生離孽障。」

六世達賴情歌六十六首——曾緘 譯
其一

心頭影事幻重重,化作佳人絕代容,恰似東山山上月,輕輕走出最高峰。
注:此言倩影之來心上,如明月之出東山。

其二

轉眼苑枯便不同,昔日芳草化飛蓬, 饒君老去形骸在,變似南方竹節弓。

注:藏南、布丹等地產良弓,以竹為之。

其三

意外娉婷忽見知,結成鴛侶慰相思,此身似歷茫茫海,一顆驪珠乍得時。

其四

邂逅誰家一女郎,玉肌蘭氣郁芳香,可憐璀璨松精石,不遇知音在路旁。

其五

名門嬌女態翩翩,閱盡傾城覺汝賢,比似園林多少樹,枝頭一果娉鮓妍。

注:以枝頭果狀伊人之美,頗為別致

其六

一自消魂那壁廂,至今寤寐不斷忘,當時交臂還相失,此後思君空斷腸。

其七

我與伊人本一家,情緣雖盡莫咨嗟,清明過了春歸去,幾見狂蜂戀落花。

其八

青女欲來天氣涼,蒹葭和露晚蒼蒼,黃蜂散盡花飛盡,怨殺無情一夜霜。

注:意謂拆散蜂與花者霜也

其九

飛來野鶩戀叢蘆,能向蘆中小住無,一事寒心留不得,層冰吹凍滿平湖。

其十

莫道無情渡口舟,舟中木馬解回頭,不知負義兒家婿,尚解回頭一顧不。

注:藏中渡船皆刻木為馬,其頭反顧

其十一

游戲拉薩十字街,偶逢商女共徘徊,匆匆綰個同心結,擲地旋看已自開。

其十二

長干小生最可憐,為立祥幡傍柳邊,樹底阿哥須護惜,莫教飛石到幡前。

注:藏俗於屋前多豎經幡,用以祈福。此詩可謂君子之愛人也,因及於其屋之幡

其十三

手寫瑤箋被雨淋,模糊點畫費探尋,縱然滅卻書中字,難滅情人一片心。

其十四

小印圓勻黛色深,私鉗紙尾意沉吟,煩君刻畫相思去,印入伊人一寸心。

注:藏人多用圓印,其色作黛綠

其十五

細腰蜂語蜀葵花,何日高堂供曼遮,但使儂騎花背穩,請君馱上法王家。

注:曼遮,佛前供養法也

其十六

含情私詢意中人,莫要空門證法身,卿果出家吾亦逝,入山和汝斷紅塵。

注:此上二詩,於本分之為二,言雖出家,亦不相離。

前詩葵花,比意中人,細腰蜂所以自況也。其意一貫,故前後共為一首

其十七

至誠皈命喇嘛前,大道明明為我宣,無奈此心狂未歇,歸來仍到那人邊。

其十八

入定修觀法眼開,乞求三寶降靈台,觀中諸聖何曾見,不請情人卻自來。

其十九

靜時修止動修觀,歷歷情人掛眼前,肯把此心移學道,即生成佛有何難。

注:以上二詩亦為一首,於分為二。藏中佛法最重觀想,觀中之佛菩薩,名日本尊,此謂觀中本尊不現,而情人反現也。

昔見他本情歌二章,余約其意為蝶戀花詞雲:靜坐焚香觀法像,不見如來,鎮日空凝想。

只有情人來眼上,亭亭鑄出嬌模樣。碧海無言波自蕩,金雁飛來,忽露驚疑狀。此事尋 常 君莫悵,微風皺作鱗鱗浪。

前半闋所詠即此詩也

其二十

醴泉甘露和流霞,不是尋常賣酒家,空女當壚親賜飲,醉鄉開出吉祥花。

注:空行女是諸佛眷屬,能福人

其二十一

為豎幡幢誦梵經,欲憑道力感娉婷,瓊筵果奉佳人召,知是前朝佛法靈。

其二十二

貝齒微張笑靨開,雙眸閃電座中來,無端覷看情郎面,不覺紅渦暈兩腮。

其二十三

情到濃時起致辭,可能長作玉交枝,除非死後當分散,不遣生前有別離。

注:前二句是問詞,後二句是答詞

其二十四

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其二十五

絕似花蜂困網羅,奈他工布少年何,圓成好夢才三日,又擬將身學佛陀。

注:工布藏中地名,此女子誚所歡男子之辭

其二十六

別後行蹤費我猜,可曾非議赴陽台,同行只有釵頭鳳,不解人前告密來。

注:此疑所歡女子有外遇而致恨釵頭鳳之緘口無言也。原文為髻上松石,今以釵頭鳳代之。

其二十七

微笑知君欲誘誰,兩行玉齒露參差,此時心意真相屬,可肯儂前舉誓詞。

其二十八

飛來一對野鴛鴦,撮合勞他貰酒娘,但使有情成眷屬,不辭辛苦作慈航。

注:拉薩酒家撮合疾男怨女,即以酒肆作女閭

其二十九

密意難為父母陳,暗中私說與情人,情人更向情人說,直到仇家聽得真。

其三十

膩婥仙人不易尋,前朝遇我忽成禽,無端又被盧桑奪,一入侯門似海深。

注:膩婥拉榮,譯言為奪人魂魄之神女。盧桑人名,當時有力權貴也。藏人謂此詩有故事,未詳

其三十一

明知寶物得來難,在手何曾作寶看,直到一朝遺失後,每思奇痛徹心肝。

其三十二

深憐密愛誓終身,忽抱瑟琶向別人,自理愁腸磨病骨,為卿憔悴欲成塵。

其三十三

盜過佳人便失蹤,求神問蔔冀重逢,思量昔日天真處,只有依稀一夢中。

注:此盜亦復風雅,唯難乎其為失主耳

其三十四

少年浪跡愛章台,性命唯堪寄酒懷,傳語當壚諸女伴,卿如不死定常來。

注:一雲:當壚女子未死日,杯中美酒無盡時,少年一身安所托,此間樂可常棲遲。

此當壚女,當是倉央嘉措夜出便門私會之人。

其三十五

美人不是母胎生,應是桃花樹長成,已恨桃花容易落,落花比汝尚多情。

注:此以桃花易謝,比彼姝之情薄。

其三十六

生小從來識彼姝,問渠家世是狼無,成堆血肉留難住,奔去荒山何所圖。

注:此竟以狼況彼姝,惡其野性難馴。

其三十七

山頭野馬性難馴,機陷猶堪制彼身,自嘆神通空具足,不能調伏枕邊人。

注:此又以野馬況之。

其三十八

羽毛零亂不成衣,深悔蒼鷹一怒非,我為憂思自憔悴,那能無損舊腰圍。

注:鷹怒則損羽毛,人憂亦虧形容,此以比擬出之

其三十九

浮雲內黑外邊黃,此是天寒欲雨霜,班弟貌僧心是俗,明明末法到滄桑。

注:班弟教名,此藏中外道,故倉央嘉措斥之。

其四十

外雖解凍內偏凝,騎馬還防踏暗冰,往訴不堪逢彼怒,美人心上有層冰。

注:謂彼美外柔內剛,惴惴然常恐不當其意。

其四十一

弦望相看各有期,本來一體異盈虧,腹中顧兔消磨盡,始是清光飽滿時。

注:此與杜子美所卻月中桂,清光應更多同意,藏中學者,謂此詩以月比君子,兔比小人,信然。

原文甚晦,疑其上下句有顛倒,余以意通之,譯如此。

其四十二

前月推移後月行,暫時分手不須衰,吉祥白月行看近,又到佳期第二回。

注:藏人依天竺俗,謂月滿為吉祥白月。

其四十三

須彌不動住中央,日月游行繞四方,各駕輕車投熟路,未須卻腳嘆迷陽。

注:日月皆繞須彌,出佛經。

其四十四

新月才看一線明,氣吞碧落便橫行,初三自詡清光滿,十五何來皓魄盈?

注:譏小人小得意便志得意滿。

其四十五

十地莊嚴住法王,誓言訶護有金剛,神通大力知無敵,盡逐魔軍去八荒。

注:此贊佛之詞。
其四十六

杜宇新從漠地來,天邊春色一時回,還如意外情人至,使我心花頃刻開。
注:藏地高寒,杜宇啼而後春至,此又以杜宇況其情人。

其四十七

不觀生滅與無常,但逐輪回向死亡,絕頂聰明矜世智,嘆他於此總茫茫。

注:謂人不知佛法,不能觀死無常,雖智實愚。

其四十八

君看眾犬吠狺狺,飼以雛豚亦易訓,只有家中雌老虎,愈溫存處愈生嗔。

注:此又斥之為虎,且抑虎而揚犬,讀之可發一笑。

其四十九

抱慣嬌軀識重輕,就中難測是深情,輸他一種覘星術,星鬥彌天認得清。

注:天上之繁星易測,而彼美之心難測,然既抱慣嬌軀識重輕矣,而必欲知其情之深淺,何哉?

我欲知之,而彼偏不令我知之,而我彌欲知之,如是立言,是真能勘破痴兒女心事者,

此詩可謂妙文,嘉措可謂快人。

其五十

郁郁南山樹草繁,還從幽處會嬋娟,知情只有閑鸚鵡,莫向三叉路口言。

注:此野合之詞。
其五十一

拉薩游女漫如雲,瓊結佳人獨秀群,我向此中求伴侶,最先屬意便為君。
注:瓊結地名,佳麗所自出。杜少陵詩雲:燕趙休矜出佳麗,後宮不擬選才人。此適與之相反。

其五十二

龍鐘黃犬老多髭,鎮日司閽仗爾才,莫道夜深吾出去,莫言破曉我歸來。

注:此黃犬當是為倉央嘉措看守便站門者。

其五十三

為尋情侶去匆匆,破曉歸來積雪中,就裡機關誰識得,倉央嘉措布拉宮。

注:以上二詩原本為一首,而於本分之。

其五十四

夜走拉薩逐綺羅,有名蕩子是汪波,而今秘密渾無用,一路瓊瑤足跡多。

注:此記更名宕桑汪波,游戲酒家,踏雪留痕,為執事僧識破事。

其五十五

玉軟香溫被裹身,動人憐處是天真,疑他別有機權在,巧為錢刀作笑顰。

其五十六

輕垂辮發結冠纓,臨別叮嚀緩緩行,不久與君須會合,暫時判袂莫傷情。

注:倉央嘉措別傳言夜出,有假發為世俗人裝,故有垂發結纓之事。

當是與所歡相訣之詞,而藏人則謂是被拉藏汗逼走之預言。

其五十七

跨鶴高飛意壯哉,雲霄一羽雪皚皚,此行莫恨天涯遠,咫尺理塘歸去來。

注:七世達賴轉生理塘,藏人謂是倉央嘉措再世,即據此詩。

其五十八

死後魂游地獄前,冥王業鏡正高懸,一困階下成禽日,萬鬼同聲唱凱旋。

其五十九

卦箭分明中鵠來,箭頭顛倒落塵埃,情人一見還成鵠,心箭如何挽得回?

注:卦箭蔔巫之物,藏中喇嘛用以決疑者。此謂卦箭中鵠,有去無還,亦如此心馳逐情人,往而不返也。

其六十

孔雀多生印度東,嬌鸚工布產偏豐,二禽相去當千裡,同在拉薩一市中。

其六十一

行事曾叫眾口嘩,本來白璧有微瑕,少年瑣碎零星步,曾到拉薩賣酒家。

其六十二

鳥對垂楊似有情,垂楊亦愛鳥輕盈,若叫樹鳥長如此,伺隙蒼鷹那得攖?

注:雖兩情繾綣,而事機不密,亦足致敗,倉央嘉措於此似不遠噬臍之悔。

其六十三

結盡同心締盡緣,此生雖短意纏綿,與卿再世相逢日,玉樹臨風一少年。

其六十四

吩咐林中解語鶯,辯才雖好且休鳴,畫眉阿姊垂楊畔,我要聽他唱一聲。

注:時必有以不入耳之言,強聒於倉央嘉措之前者。

其六十五

縱使龍魔逐我來,張牙舞爪欲為災,眼前蘋果終須吃,大膽將他摘一枚。

注:龍魔謂強暴,蘋裡喻佳人,此大有見義不為無勇之慨。

其六十六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辛苦作相思。

注:強作解脫語,愈解脫,愈纏綿,以此作結,悠然不盡。或雲當移在三十九首後,則索然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