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直拍之管见

—兼谈乒乓球新型直拍打法的发展方向

熊志超 1 林文彬 2

1.圣保罗男女中学康乐协会,香港; 2.上海卫生局华东疗养院,江苏 无锡 214065

作者按:本文是原文,已发表在2017年10月第5期《山东体育学院学报》上。http://sdtyxb.paperopen.com/oa/darticle.aspx?type=view&id=201705017

摘要:随着马琳、王皓的退役,我国这样一个乒乓球强国的国家队居然仅剩许昕一枝直拍独苗。在中国初学乒乓球的人群里,选择直拍打法的人数越来越少。这些事实似乎都在说明直拍打法重新走向了衰落。为拯救直拍打法,笔者与林文彬教练共同对直拍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后发现:传统直拍只适合正胶快攻打法,而不适合反胶弧圈型打法。这是传统直拍打法天然存在的结构性缺陷。林文彬教练获得发明专利的研究结果,是发明了一款创新型直拍。有效解决了传统直拍的抓拍瓶颈,使得拍面倾斜度与桌面自然合理形成符合前冲弧圈球迎球状态,为直拍重新崛起点燃了希望的烛光。改造后的新型直拍的发展方向应充分运用好正手的两面, 以正手正面技术为主,正手反面为辅,应该保留直拍原有的推挡技术,但以王皓式直拍横打技术为主来重新定位。冀期直拍重整旗鼓、重振雄风!

关键词:乒乓球;传统直拍;新型直拍;拍柄特形V凹形腔体;新型中国直拍打法的发展方向

引言

世界乒乓球持直拍运动员全盛时期主要集中在亚洲的中国、韩国、日本、朝鲜及由中国赴海外的老队员(海外兵团)所在的国家。在经历了一段兴盛时期后,从80年代末至90年代中,直拍打法曾经一度低迷,被欧洲横拍逼到了窘境,直拍正胶似乎走到了穷途末路。虽然直拍弃用正胶改用反胶后,我国涌 现出了马琳、王皓和许昕这样的优秀直拍运动员,在国际大赛中屡创佳绩,击败横拍选手勇夺奥运冠军、世界冠军,有了重新崛起的迹象。然而,随着马琳、王皓的退役,目前除海外兵团仍有少数持直拍外,韩国、日本、朝鲜都没有了直拍的踪影,而在中国初学乒乓球的人群里,选择直拍打法的人数仅占选择横拍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这里面必定有其内在的原因,所以,研究直拍打法,拯救直拍打法,创新和发展直拍打法,让乒乓球直拍打法重振雄风,是非常值得引起我们关注的问题。

1. 传统直拍打法的兴与衰

1.1直拍与横拍比较分析

从乒乓球的直拍与横拍各自的技术打法、特点来看,各有千秋,而且它们一直以来都在互相取长补短。

直握拍是中国传统打法。直拍打法的优点是台内球和近台控制好,无论正、反手都是用同一面击球,不必两面转换,因而出手较快;推挡落点变化多,正手攻球变线隐蔽;手腕手指灵活,发球、接发球好,技巧性更强,前三板有一定的优势。致胜的关键应该是技巧为主,抢控制,抢变化,抢主动方面比较突出。而其最大的弱点是反手进攻能力差,但是在直拍横打技术成熟后,这也不算弱点了,王皓的正、反手均衡的打法充分证明了直拍打好了与横拍相比不落下风,甚至更佳。主要缺点是稳定性、防守、借力、相持、攻球力量稍差及训练难度大。这是直拍握拍法决定的。

横拍能很快的掌握技术要领,容易出成绩。正、反手比较均衡,不论近、中、远台都能拉出速度快、力量大、旋转强、稳定性好的高质量的弧圈球,而且具有连续拉冲范围大,对方不易防守,威胁力强等特点。横拍最怕中路追身球,最大的毛病始终是打左右摆速时要转动正、反两面去击球,所以击球速度不如直拍快;处理台内球和发球不如直拍灵活。

我们看看直拍反胶取代正胶及融入横打技术以后与横拍的较量有什么起色?随着直拍横打技术的成熟,过去直拍反手弱的这个老大难问题解决了,王皓的反手横拉技术充分证明了直拍横打的威力。我们来看看以中国直拍最具代表性的王皓全横打模式及马琳推挡+横打模式与同时代的横拍运动员王励勤、陈玘为研究对象,运用录像观察法、分段统计法对其过去几年比赛进行了系统和定量的分析,旨在从乒乓球技战术运用的角度揭示直拍、横拍的特点及优劣。结果表明:发抢、接抢段的直拍运动员的发球抢攻得分率和使用率要高于横拍,在接发球抢攻时直握拍方式的运动员在得分率和使用率上也略高于横拍,但双方没有显著差异;在相持段的拉锯战时,横拍运动员在得分率和使用率上均高于直拍的运动员[1]。

从以上分析可见,现在的乒乓球技术在不断进步,直拍与横拍各自都在保持自己原有的优点的基础上学习对方的长处并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如直拍的横打,横拍有利于手指发力的瓦式发球,直拍的王皓式台内横向前冲式拧拉下旋球技术和后来的张继科横拍台内横向前冲式拧拉下旋球技术等都说明了直拍与横拍互相取长补短之后,各有千秋。

另外,上面已分析过,直拍打法在台内和近台占优势,而中远台则横拍打法占优势,虽然直拍的力量稍逊色于横拍,但这种差距在近台相差无几,可忽略不计,只是到了中、远台横拍才略显出力量的优势,这是握拍的方式决定的。直拍握拍在绝对力量上虽然不如横拍稳定,但众所周知,比赛近台的得分率和使用率远远大于中远台,所以,整体而论,直拍换成反胶后还是比横拍稍占优势,这就是为什么从1988乒乓球进入奥运会直拍男选手获金牌一直领先于横拍男选手的原因(2016年双方才刚刚持平)。然而,为什么打直拍的运动员却越来越少呢?

1.2 直拍打法的兴盛与式微

在中国乒乓球的历史长河中,直拍是独树一帜的,它经历了形成时期、鼎盛时期,正步入衰落时期。在兴盛时期,直拍打法主要风靡中国、亚洲甚至波及一些欧美国家。在此时期,涌现出一批又一批世界一流的直拍正胶选手,“容国团、徐寅生、李富荣、庄则栋、邱钟惠、王传耀、周兰荪、李振持、李景光、许绍发、谢赛克、江嘉良、陈龙灿、刘国梁”[2]以及直拍反胶的郗恩庭、郭跃华、曹燕华、马琳、王皓和许昕等一个个响当当的名字,风靡中国乃至全球。我们来看看,在世界顶级水平的乒乓球赛事奥运会和世乒赛中,直拍打法与横拍打法实力对比的情况如何?“从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乒乓球进入奥运至2008年北京奥运会,男单比赛中直拍选手和横拍选手共交手57场,其中直拍选手40胜17负,胜率约70% 。再看看最近15届世乒赛男单比赛中,直拍选手和横拍选手共交手94场,其中直拍选手战绩为60胜34负,胜率约64%。”[3]这些无可争辩的数据表明:直拍打法比横拍打法还胜一筹,直拍打法功不可没!

然而,80年代中,江嘉良、陈龙灿为代表的中国队直拍对欧洲选手横拍的较量中,却令人意外地遭遇了寒流,并且最终一败涂地。究其原因,虽然直拍正胶特别适宜于推挡和快攻(撞击),但直拍正胶的旋转则不如反胶,容错性也不如反胶;而且直拍反手弱,不如横拍均衡的正反手打法。由此可见,直拍打法的问题,出在采用正胶和反手弱。虽然直拍弃用正胶改用反胶后,我国涌现出了马琳、王皓和许昕这样的优秀直拍运动员,在国际大赛中屡创佳绩,似乎有了重新崛起的迹象。然而,随着马琳、王皓的退役,我国这样一个乒乓球强国的国家队居然仅剩许昕一枝直拍独苗,目前除海外兵团仍有少数几个持直拍的名将外,难寻其踪影。这些事实似乎都在说明直拍打法已经从式微走向衰落,后继乏人了。这种局面不禁令人产生“乒乓球的直拍打法快要嘎然而止了”的预感。因此,笔者呐喊!是到了拯救直拍打法的时候了!未雨绸缪,刻不容缓!

2. 培养持直拍的运动员难在哪里

众所周知,任何种类的体育运动都是由人、器材和场地按一定的规则进行的活动。作为乒乓球运动的主要器材之一的球拍的握拍方法主要有两种:直拍型和横拍型,由手握拍的姿势区别,相应于两种打法:直拍打法和横拍打法。就直拍打法而论,其握拍姿势是人手的大姆指与食指形成的虎口紧扣拍柄,而其余手指则自然贴住球板背面,此时拍面是约与地面垂直,这是一种自然而舒服的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的握拍姿势,因此,传统的直板打法是天然有利于推挡和快攻(撞击)的打法。但后来与欧洲横拍反胶弧圈打法对抗时,暴露了直拍正胶旋转差、反手弱的死穴。虽然在球拍正胶改反胶及融合横打技术后,迎来了直拍反胶和直拍横打的新时期,但当直拍打法融合超旋强度的弧圈打法时,却存在天然的、结构性的缺陷,表现在抓拍上,传统中国直拍的拍柄和人体手的生理结构关系上存在障碍,学习者有畏惧心理。这种缺陷使直拍打法与弧圈打法的天然要求相去甚远;也就是说,传统直拍不适合弧圈打法。

这是因为反胶弧圈型打法要求拍面与地面起码呈45°- 55°前倾状,手握拍必须调整好拍面才能拉冲。然而,直拍打法握拍的自然状态是拍面与地面垂直,为了适应弧圈型打法,就必须有一个大幅度由接近垂直向前倾45°- 55°扇形合理击球物理拍面的调整拍形过程,而这非自然状态,必然遭到身体的自然反抗而不断干扰小臂向内扭转,即艰难地改变生理上的自然状态去适应人为的要求。而且这种调整无时无刻存在于训练和比赛过程中,影响技术掌握和技术稳定性的发挥。这种调整拍形动作是不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的。这是传统直拍选手融合弧圈型打法的天然缺陷。这就是培养直拍弧圈型选手的困难所在;也就是传统直拍只适合正胶撞击快攻打法,而不适合反胶弧圈打法的理据。

诚然,横拍弧圈型选手也要调整拍形,不过调整的幅度很小就能满足拍型前倾的要求。因此,影响不大,可以说,横拍就是天生用来打弧圈球的。

3.一种告别传统直拍的新型直拍问世

直拍台内和近台占优,而横拍中远台占优,这是握拍法决定的,但不是绝对的,不是一条死的定律,它完全可以通过人为的改变而改变。人的生理是天生的,器材却是设计制造的,关键是要大胆创新,谁能做到你没有的,我有;你有的,我更精,才是成功之路。

我国创新发明的球拍虽然很多,多到超过300种以上。但是,绝大多数异形拍发明者没有找到直拍的症结所在,他们以为设计的拍子要与传统直板一定要有较大的区别才能体现出其与众不同的特点,甚至妄想颠覆传统直拍,难怪300多个发明专利到目前为止没有得到专业界青睐。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考虑到异型拍与传统直拍差异越大越容易产生技能负迁移对运动员的干扰效应,不利于运动员的技能的正常发挥,会导致运动成绩严重下降。从运动技能形成的理论讲,“每一个运动技能的形成都是一个建立神经联系的过程,而且新的技能的神经联系要超过旧的技能需时漫长且困难” [4]。只有设计出与传统直拍非常相近的新型直拍才有生命力。

一种在众多直拍发明中脱颖而出解决传统直拍不足的新型直拍问世了(发明专利号:ZL 2015 2 0037721.X)。发明人林文彬是一名乒乓球教练员,其创新过程中反复采用彩泥造形仿生进行抓拍实验,经过研究发现,传统中国直拍打法的握拍从自然状态到形成符合前冲弧圈球迎球状态的调整过程是困难的,一旦拇指需要控制拍面前倾,小臂必然向内扭转,此时中指和食指间距拉开,中指马上就会发直,变紧,转反手手腕会更紧,影响灵活性和发力,这是手部天然生理特质所决定的。要使抓拍手形符合放松自然,拍面最接近正常准备迎击球的前倾状态,最大的特质是,虎口与食指根位置和拍柄要解决最佳亲密接触,保持手腕的灵活松弛,使得正手拉冲接近于横板那样调整板型的幅度很小就能满足板型前倾的要求。此创新保留了原有传统中国直拍拍柄的正面原貌,但是反面拍柄特征移植进持拍手虎口部位一个特形V凹形腔体,改变了原有直拍拍柄的依托部分形状结构(见图),且强力支持中国传统直拍的规范性抓拍方法,强化、稳固正手弧圈手形、拍形且利于反手技术的掌握和发挥,完全传承传统中国直拍专业基础训练体系。有望突破乒乓球直拍基础训练的难度,提高训练效果。

这是一个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的发明,这样的改变可以有效减轻由于拇指和食指的钳压拍肩产生的食指和中指及虎口发紧,手腕容易僵硬的现象。这种新型直拍结构能使弧圈型选手在自然握拍时的拍面取向与传统直拍相比更接近横拍拍面的自然取向,因此,新型直拍弧圈型选手在拉球时小臂沿臂轴向内扭转的角度就比传统直拍弧圈型选手须要扭转的角度小,小臂肌肉的反抗就小,从而前者就比后者容易调整拍面成45°- 55°前倾状拉球。所以特形V凹形腔体的创新是解决传统中国直拍不适合弧圈型选手使用问题的一种方法。

4.新型中国直拍打法的发展方向

在乒乓球运动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有过横拍削球的鼎盛时期;有过直拍(正胶)快攻的鼎盛时期;有过横拍反胶弧圈球打法的鼎盛时期;也有过直拍反胶弧圈球打法的鼎盛时期;呈现出一幅幅欣欣向荣的景象,各种横直打法轮流坐庄,此一时彼一时,或是某种打法独占鳌头,一统天下;或是不同打法各显神通,激烈争锋。由此可见各种打法各有千秋,虽可盛极一时,但都不可能长盛不衰,各种打法都有从兴起到鼎盛再到衰落的过程。现在直拍打法正步入衰落期,可幸我们已找到了症结所在并且有了振兴的方案,直拍打法一定能够生存下来,并且发展下去。

那么,新型直拍打法的发展方向是什么?以下看法只是笔者一孔之见,冀祈同行专家斧正。

4.1新型中国直拍正手风格的重新定位

众所周知,传统中国直拍的正手杀伤力不如横拍,那么,新型直拍与横拍的较量中如何定位?笔者认为新型直拍的正手也应该像反手一样要充分利用好自身的优点即横拍有的技术直拍要有,横拍没有的技术直拍也要有。所以一个直拍选手其正手应和反手一样掌握正、反两面技术,这样可以根据来球加以灵活运用,符合现代近台高速度、强对抗的要求。

这样,直拍才能与橫拍抗衡中生存下來,直至重新崛起。因此笔者认为开发直拍正手的背面(反面) 台内拧和近台借力快撕球是个很好的选择(不适合中远台)。正手近网小三角位是个死角,连目前最流行的反手台内拧拉正手位短下旋球技术都很难处理,而直拍正手的背面手腕拧却能轻松自如地解决问题,这种拧拉法能轻易拉出落点在对方球台白边线上的刁钻上旋球(它是受球拍角度和拧拉方向所決定的),丰富了直拍的台内打法。既然直拍正手的背面可用手腕拧,那么正手位正手背面在近台用前臂也应该可以像反手近台那样快撕对方从上旋拉起的前冲弧圈球。这项技术如果练成了就可填补正手位近台正手正面不能反拉对方从上旋拉起的前冲弧圈球的空白,比传统正手正面近台快带防御前冲弧圈球技术有过之而无不及,使得直拍正手位近台快速进攻成为可能,解决了过去正手位近台只能快带被动防守高质量前冲弧圈球,不能主动进攻的难题(这是因为近台正手正面引拍动作大是来不及反拉对方从上旋拉起的高质量前冲弧圈球的)。充分运用好正手的两面,应以正手正面技术为主,正手反面为辅,重新定位。

4.1.1接发球抢攻时

接对方发至己方中间偏正手位短或半出台下旋球时,如果使用正手背面拧或正手正面挑斜线则下一板衔接正手背面撕或正手快带对方反拉回头的上旋球。

正手背面拧直线较难,遇正手位台内短下旋球需拧直线的场合首选反手拧拉,次选正手正面挑来代替;同理,处理正手位半出台可反手拧或正手冲直线。

4.1.2发球抢攻时

正手短、长组合式发球抢攻。首先,王皓式正手背面钩子发短台或半出台球至对方正手位,如对方第二板以反手拧斜线时,发球方第三板提前移动到正手位以正手背面快撕斜线或正手正面快带斜、直线;如对方第二板拧直线时,发球方第三板反手反面发力反拉斜线破坏其第四板回反手位的衔接或第三板正手侧身反拉直线让其第四板回反手位扑空。

其次,王皓式正手正面钩子发直线急长球(有旋转变化)第三板衔接正手位正手正面快带直线或正手背面撕斜线(对方第二板抢冲过来的上旋球)。

4.2新型中国直拍反手风格的重新定位

过去直拍的反手技术只有推档和正面攻的时候,直拍打法就被欧洲横拍逼到了困境,而当直拍打法融入了横打技术体系(形成正反手结合打两面攻)以后,它才逐渐走出了困境,直拍整体打法又欣欣向荣。因此,反手技术的改进是促使直拍打法重新崛起的重要因素。然而自王皓2000年出道以来,他颠覆性的直拍横打技术走到了极端,几乎将传统的直拍推挡技术给淘汰掉了。笔者认为这很不妥,我们不不能因为王皓没有推挡技术就否认推挡,王皓式直拍全横打技术是一种不同的打法模式,可以继续探索,但不能将其“绝对化”。应该保留直拍原有的推挡技术,但以王皓式直拍横打技术为主来重新定位。

之所以要保留直拍原有的推挡技术,不宜用王皓式全横打取而代之,首先,是因为“近台推挡最大的好处在于防守时比较容易,没有中路问题;最大的不足在于只能是被动防守,攻防转换差”。[5]但融入横打技术与其结合使用就改观了。其次,近台推挡速度比横打快,表现在正反手结合使用时都是用同一面击球,不必两面转换。而全直拍横打和横拍一样,正、反手结合使用时都必须转动正、反两面去击球,所以击球速度就会相对较慢,且存在中路问题。直拍就是要充分利用好自身的优点,从这个意义来讲,在推挡技术的基础上加上横打就能互为取长补短要比全横打先进,比只有一个反面要好得多,所以一个直拍选手应掌握反手的正、反两面技术,这样可以根据来球加以灵活运用,同样符合现代近台高速度、强对抗的要求。

4.2.1接发球抢攻时

接发球遇近网或半出台下旋球至反手位和正手位。反手位时,可第二板反面拧斜线后,第四板推挡防(变)一板直线(对方第三板反拉过来的上旋球),衔接第六板正手位冲直或斜线;正手位时,第二板用反手拧直或斜线,直线时,第四板回反手位反手反面拉斜线再第六板侧身正手冲;斜线时,第四板在反手位反手再拉斜线或正手位与对方形成正手对拉的局面。

4.2.2发球抢攻时

a.反手短、长组合式发球。反手反面发对方中间偏正手位短球,衔接反手反面抢拉斜线;结合反手正面突发对方反手位底线长下旋球,衔接正手冲直线大角。

前者抓住一般接发球者不敢回其正手位的心理就只能回反手位半出台球及入台容易退台难的特点,发抢者反手迅速抢拉斜线,令对方不及防;后者在反手位等着对方的斜线回球是因为对方刚才接了个短球吃了亏,还在心有余悸,在没准备的情况下只能同线回接,发抢者抢冲直线,令对方鞭长莫及。

b.发球被对方第二或四板抢冲弧圈球时,如果在反手位,下一板想与正手正面衔接,可用推挡侧身转正手正面拉冲;如果还在反手位,下一板想与正手位正手反面衔接可用反手反面平挡变直线转正手位正手背面近台撕;如果在正手位,下一板是与反手位反面衔接可用正手反面近台撕斜线转反手位反面拉冲斜线。

到底是反手推,还是反手反面拉;是正手正面拉,还是正手反面拉,应该是灵活的,就看你下一板的衔接对象是正、反手哪个面,因为球拍同一面肯定要比两面不同转换起来快。

5.讨论

新型中国直拍虽然解决了传统中国直拍握拍难的瓶颈问题,但要真正超越横拍目前还有难度。训练难于横拍是个问题、师资缺乏导致训练难是个问题、宣传推广、扶持直拍政策也是个问题,上级没有好的政策鼓励,训练的目的性就不强,教练和家长就没有积极性可言。所以笔者建议我们的上级有关部门要广泛宣传,新型中国直拍应从娃娃打起,要有优惠政策配合,过去国家队规定:凡参加全国比赛打进8强者可进国家集训队。那么,能否暂时给直拍选手打进16强便可进入国家集训队更优惠的政策呢?在此基础上成立一支国家乒乓直拍队,每年搞一次高规格的直横大赛选拔人才。这样必然兴起直拍的热潮,引起基层教练员和家长们的重视,教练员会有动力去训练直拍,家长也乐于让自己的小孩学直拍,让他们充分认识到学直拍是物有所值。虽然训练直拍比横拍难且出成绩慢,但按照先进的新型中国直拍训练理念和路径训练出来的运动员都是出类拔萃的好苗子,可塑性可与横拍比肩。

最后,笔者相信新型中国直拍经如此这般地努力之后,参加直拍训练的人将会越来越多,拯救直拍指日可待!直拍必定能够重整旗鼓、重新崛起。

参考文献:

[1] 周永华段书峰.对我国直板横打与横板选手技战术的对比分析[J]当代体育科技2013年(第3卷)第24期。

[2] 吴敬平.乒乓球直板反胶打法训练[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8年3月第1版(第 2 页)。

[3] 直拍和横拍到底哪个更厉害?[N]. 综合成都商报和现代快报2010-01-15.

[4] 吴敬平.乒乓球直板反胶打法训练[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8年3月第1版(第 7 页)。

[5] 吴敬平.乒乓球直板反胶打法训练[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8年3月第1版(第 7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