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文章]

长胶曾经一度让众多业余选手“谈长色变”,很多人直呼得了恐高症(长胶也被称为高胶)!其代表人物有蜚声大江南北的京城长胶名宿“东邪”黄建疆和“西毒”王茵等等。他们所到之处“哀鸿遍野,血流成河”,而随之身后便雨后春笋般成长起一片长胶选手。

「长胶的发展及出路」的圖片搜尋結果

直板长胶选手大多以不倒板的纯长胶为主。在对阵普通业余选手时,只需前台拱、磕、挡,耐着性子打好落点就可缠死对手,间或来一板撇大角或者抹直线,看着对手被调动得踉踉跄跄、狼狈不堪,不免得意洋洋。如果在比赛中遇到个把不熟悉长胶的年轻专业队员,“历尽艰辛”而取胜,往往能在本地一战成名,跻身高手行列。业余比赛中那些打了多年反胶而“屡试不中”的选手,改长胶后短时间内便声名鹊起、摘金夺银,直恨得那些被蹂躏的选手称长胶为“魔教”、“邪教”。业余比赛甚至出现前几名被长胶选手包揽的情况。一时间可谓进入了长胶的鼎盛时期。但正如自然界一样,繁花葳蕤的盛夏过后,长胶面临寒霜来袭!首当其冲的是运用单面胶皮的纯长胶业余选手。

    随着长胶打法的普及,非长胶选手对长胶日渐熟悉,深受长胶之苦的反胶选手们在一个早晨醒来突然醒悟:原来飘忽诡异的长胶只是依赖对方反胶的旋转、借助反胶的发力!而长胶速度慢及无法主动制造旋转乃是其命门!他们进一步发现业余长胶选手的软肋在正手!

 

由于受到器材的限制和对胶皮怪异性的过分依赖,纯长胶选手正手技术上的缺陷凸显出来。很多长胶选手反手拱磕弹,攻守平衡,但正手接发球质量差、进攻失误多,甚至正手位的球为了稳妥也用反手去接,将反手位露出一个大空当给对手。一旦这个弱点被对手掌握,其颓势毕现。随之诞生的大批“长胶杀手”们以压正手为主,兼发两个大角急长不转球的套路对长胶开始了绝杀式的围追堵截。

如何具备与适应长胶打法的反胶选手抗衡的能力,从非长胶选手的剿杀中突围,是众多长胶选手苦苦思索的命题。很多长胶爱好者在苦练基本功的同时也在探索新的思路。

渐渐,很多原本踌躇满志、梦想在长胶技术上登峰造极的爱好者感到悲凉。因为他们发现,那些他们仰望的长胶名宿们原来同时也是正胶高手、反胶高手!他们运用倒板解决了那些不会倒板的长胶选手们难以解决的正手长胶进攻失误多的问题!而倒板对于很多人来讲怎一个难字了得!且不说那两面胶皮迥异的击球手法如何区分,单就那要求瞬间必须作出预判并迅速倒板的技法也让很多爱好者望而却步。

 

但放眼长胶界,无论黄建疆、洪剑芳、赵伟英、高绍林的倒板打法,还是周欣彤、王秋伊的反面直拍横打都无一例外地证明了一点:长胶打法必须加入异质胶皮元素,以异质胶皮的相对速度、逆向旋转破坏对手的思维定式,干扰其技术,达到1+1>2的效果。

那么如何合理分配长胶、反胶或正胶面的使用比例,则需要长胶打法的选手根据本人的实际情况和对手的打法,更进一步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