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球兵法–乒乓球意識/內容/的重要性/培養

「兵法-」的圖片搜尋結果「乒乓球兵法-」的圖片搜尋結果

第一節 何謂乒乓球意識

乒乓球意識是指運動員在乒乓球教學訓練和比賽中 的一種具有明確目的性和方向性的自覺的心理活動。 乒乓球意識的最顯著特點是它的能動性。 近年來,意識一詞的使用日趨廣泛,如:「樹立首都意識」、 「樹立奧運意識」等。這裡所說的意識概念, 和我們乒乓球運動中所說的意識概念是一致的。 就是要你想到北京是祖國的首都,想到奧運會, 並以此來指導我們的思想和行動。 這樣,意識又可以理解為是一個思路或觀點, 它只是讓你自覺地想著這個問題。 至於怎樣想、用什麼方法去解決這個問題哪是技術問題。

以判斷意識為例,它只是要運動員想著判斷球, 注意區別來球的不同特點。至於怎樣判斷來球,那是技術方法問題, 不屬判斷意識的範疇了。如有人打球時,不看對方打的是什麼球, 一律愣頭愣腦地抽,結果失誤頻頻。這是缺乏判斷意識的典型表現。

另一人懂得應該判斷對方來球,實踐中也在緊緊地盯著球, 但由於對方發球質量高,結果接發球時還是「吃」了。 這就不是判斷意識的問題,而是還未掌握好接發球的方法。 研究乒乓球意識,應從意識內容和意識狀態兩方面來加以分析。

第二節乒乓球意識的內容

科學意識。

一般人都能打乒乓球,但卻不是誰都能打好。 乒乓球運動有其自身的客觀規律。欲打好, 則必須使自己的行為和心理符合乒乓球運動的客觀規律。 為此,我們必須不斷地總結自己和他人的訓練和比賽經驗, 不斷地學習科學文化知識(採用時代可能提供的先進思想和 先進的科學技術方法、手段),不斷地探求乒乓球運動的規律, 並用這些規律來指導自己的實踐。

苦練與巧練相結合的意識。 沒有一名優秀的乒乓球運動員是不苦練的, 但卻不是所有苦練者都能成為優秀運動員。 乒乓球運動有其自身的規律,只有當人們的行動符合其規律時, 才能獲得成功。探索規律,並用此來指導自己,這就是巧。 所以,誰要想打好乒乓球,就必須苦練與巧練相結合。 沒有巧練的苦練,是傻練,甚至在一定意義上可說是白練; 沒有苦練做基礎的巧練,也稱不上是巧, 因為它違反了訓練的最基本規律。

立志意識。

志向,是一種巨大的力量,它能使人產生堅強的意志和毅力, 推動人們的實踐活動。志向總是同毅力相伴而行。 一名運動員沒有堅定不移的志向,就不可能有堅強的意志和毅力, 也就不可能實現自己的志向。少兒學打乒乓球, 一般多從興趣開始,而教練員則應隨其進步不斷地培養他們立志的意識。 否則,就會如同古人所云:「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

判斷意識。

對付不同的來球,應用不同的打法。若想打好球, 首先應對來球作出及時、準確的判斷。這是正確還擊來球的前提。

盯球意識。

盯球,是正確判斷的基礎。不少人對來球判斷不及時或錯誤, 都是因為盯球不夠。運動員每打完一板球後,都應隨球密切注視 對方擊球的動作(尤其是擊球瞬間的動作),並緊盯對方擊出球的弧線。

移步意識。

對方來球落點和節奏不定,為確保在最佳的位置和時間擊球, 或最大限度地發揮個人的特長技術(如反手位用側身攻), 必須移步擊球。應明確,打乒乓球絕不是單純的手法問題, 隨技術水平的提高,腳步移動的重要性將越來越明顯、 它是爭取主動、搶先進攻的有力保證。探索合理擊球點位置的意識。 所謂的擊球點位置,即擊球點與身體的相對位置。 各種技術動作,都有一個最適宜的擊球位置。它雖有個一般的規律, 但因人而宜十分重要。所以,運動員在打球的實踐中 必須不斷地琢磨與研究自己擊球時最適宜的位置……

打、摩結合意識。

打乒乓球有兩個最基本的力,一個是撞擊球的力,簡稱為打; 另一個是摩擦球之力,簡稱為摩。除近網大高球, 可以用單純的打外,打其它的球,都必須是打與摩的結合。 細究起來,這裡還有兩層意思。 1、快抽時,以打為主,摩擦為輔。打,可增加球的速度和力量; 摩,可使球產生上旋,上旋有利於製造合理的擊球弧線。 2、製造旋轉時(如拉弧圈球),應以摩擦球為主。但是一味追求摩擦, 勢必物極必反。擦球太薄,反而用不上力,自然難以打出旋轉強烈的球來。 應先打後摩,即以打的動作將球近似粘於拍面,然後再加力摩擦。

調節意識。

無論哪種技術動作,在還擊不同性能的來球時,都必須自覺地調節動作。 具體可細分為: 1、力量調節意識: 根據來球情況,適當調節自己的發力。來球慢且高,發大力; 攻對方搓過來的下旋球,自己發力為主,稍借對方來球之力; 對方拉沖不特別凶、球略向前拱時,借力中發力; 對方發力抽或沖時,自己應借力擋一板或對付一板,不宜發大力。 2、拍形調節意識: 應視來球旋轉與高低,適當調節拍形。來球低或帶強烈下旋時, 拍形稍後仰;來球不轉或與可網高時,拍形與台面垂直; 來球上旋或高於球時,拍形前傾. 3、引拍調節意識: 應視來球的快慢、高低、旋轉等變化,相應調整引拍動作的快慢、 大小和高低,切忌習慣性引拍(即不看來球,打完一板球後就 習慣地將球拍引至原來位置)。如,對方拉過強烈上旋的弧圈球來, 應高手引拍,並及時向前迎球(不要等球,更不能有向後的拉拍動作) ;對方來球下旋且低,應低手引拍;對方來球很快, 應減小引拍動作幅度,加快引拍速度;來球慢且高, 應適當加大引拍幅度,以利加力抽殺。 4、手指調節意識: 打乒乓球,無論身體何部位發力,最後都要通過手指作用於球拍。 手指是身體發力時離球最近的部位,感覺最敏銳。在發力時, 手指有如長鞭之梢兒,往往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尤其是在發球時,觸球瞬間的技巧全在手腕、手指的發力上。 5、調節用力方向意識: 打球時,應視不同來球,注意調節用力方向。如,攻下旋低球, 應多向上用力;攻不轉球,以向前打為主; 攻打上旋強烈的加轉弧圈球時,應向前並稍向下用力。

還原意識。

每打完一板球後,應迅速調整重心,將身體盡量還原至接近準備姿勢, 以為還擊下一板球做好準備。有些人因缺乏此意識, 打完一板球後,身體重心、手臂和球拍較長時間地停留在結束動作上, 待對方將球還擊過來,往往有來不及的感覺。

體會擊球動作的意識。

每打一板球,都要對整個擊球動作有清晰的肌肉感覺和表象, 尤其是拍觸球瞬間的發力情況應該清清楚楚。打丟一板球, 應立刻回憶動作,哪兒錯了?怎樣才算正確? 隨著技術水平的提高,動腦筋還應越來越細。如攻球出界了, 出界多少?剛才的擊球動作為什麼把球打出界這麼遠? 有了這種意識,練技術才會有收穫。否則,一點體會沒有, 技術怎麼能進步?掌握擊球動作實質的意識。研究技術動作, 要注意它的外形,但尤為重要的是應分析擊球動作的實質。 擺速快、能發力、打摩結合好、命中率高、適應來球的範圍廣 (即能依打不同來球的要求相應調整動作) ,這樣的動作,就是好動作。

擊球動作的時空意識。

分析技術動作,應從兩方面入手: 一是時間節奏方面,如快帶弧圈,上升期擊球;攻打弧圈球, 上升後期擊球;拉下旋球,下降期擊球。 二是空間位置(或幾何圖形的變化)。如揮拍路線、拍形、用力方法等。 在時間節奏上,還要特別講究從引拍到向前揮拍擊球這段時間 與來球的節奏合拍,這樣才能打出又快又狠的球來。 即在自己發力的同時,又充分借用了對方來球之力。 研究與掌握這個節奏非常重要。

動作不斷分化的意識。

在技術訓練中,應不斷將對方的來球總結分類, 並明確回擊每一類來球的方法和注意事項。 不少運動員樂於打順手球,來球突變,失誤一球,甚為不快。 其實,這時應好好想想,此球與順手球有什麼不同,長了、短了? 旋轉強了?還是節奏變了?弄清楚此球特點, 繼而明確打此類球的方法。這樣不斷將對方來球區分、歸類, 並明確打每一類球的不同方法,就可以使自己的技術越來越精細, 水平亦越來越高。

作定與變的辯證意識。

來球變了,打球動作應隨之而變;但打同類球的動作,則是越固定越好。 掌握與提高技術的整個過程是,對來球的區分越來越細, 相應打球的動作也越分化越細;但打同類球的動作,又越來越固定。 這「固定」與「變化」的統一,就促進了技術水平的不斷提高。

戰術意識。

實踐中有兩層含義。一是注意研究在比賽中運用戰術的方法。 因為只有合理地運用戰術,才能使技術充分發揮。 二是在訓練中應帶著戰術意識練技術。拿最簡單的右方斜線對攻作例。 有人在練習右斜對攻時,能把比賽中的打大角和攻追身的戰術聯繫起來, 有意打大角度或時而打對方中路一板。另一人只是一味地盲目攻斜線。 很明顯,前者帶著戰術意識練習技術的效果要好。

戰略意識。

在訓練中,尤其是在比賽中,要有一個全局觀念。 如一年中有幾次比賽?哪個比賽最重要?每個比賽的目的和任務都是什麼? 有時為參加某次有決定意義的大賽,還會有意放棄一些小的比賽。 又如,對參加一次大賽而言,確立參賽人員和明確重點突破口 (是團體、單打,還是雙打?),則屬帶全局性的戰略問題, 必須認真對待。如果這些大題目未解決好,儘管你費了很大的氣力, 其結果也難以如願。

落點意識。

訓練中,特別是在比賽中,要注意擊球的落點。一般情況下, 大角度球、追身球、近網小球、底線長球和似出台未出台的球的落點較好。 但不同對手,還會因其打法和個人掌握技術的情況, 有其特殊點。如左推右攻者,一般最怕反手底線下旋球和調右壓左的落點變化。 比賽中,既要研究自己打球的落點,對方最怕什麼落點, 又要注意總結對方回球落點的規律。

旋轉意識。

充分認識到旋轉是乒乓球的重要制勝因素之一。在訓練中, 要自覺地提高發球、搓球、拉球、放高球等技術的旋轉強度和變化。 在比賽中,要善於利用旋轉變化來擾亂以至戰勝對方。

速度意識。

應充分認識到速度是我國快攻打法的靈魂。中國選手要戰勝外國選手, 主要靠的仍是速度——提早擊球時間,重視手腕、手指的力量, 能快則快,不能快時,先過渡一板,爭取機會再轉入快。

變化意識。

應充分認識到變化乃是乒乓球的重要制勝因素之一,自覺、 主動地變化擊球的速度、旋轉、力量、落點和弧線。 比賽中,雙方都在為形成利我、不利對方的戰局而變化著戰術, 誰的觀察能力強,能及時察覺對方的戰術意圖, 迅速變換相應的戰術,誰就容易獲取勝利。

變化擊球節奏的意識。

比賽中,不僅應主動變化落點、旋轉等,而且應主動變化擊球的節奏。 如原來都是上升或高點期的搶沖,現主動將擊球時間後移, 拉一板上旋強烈的加轉弧圈球。對方已熟悉了你原來快衝的節奏, 突然變成慢一拍的加轉弧圈,往往就會上當, 又如,同一類發球,有節奏較慢的,有節奏特快的, 若再能保持拍觸球前的動作盡量一致,則效果更好, 這都是有變化節奏意識的表現。

搶攻意識。

這是積極主動的指導思想,力爭搶攻在先(即平常說的先上手), 能搶則搶、實在不能搶時,控制一板,爭取下板搶。 這種意識很重要。如有人的側身攻球技術很不錯, 但就因缺乏搶攻意識,所以使他的側身攻球技術英雄無用武之地。 兵書講:「兩強相遇,勇者勝。」這「勇」字的一個重要含義就是先發制人。 在弧圈球風靡世界的今天,快攻者只搓一板就攻攻的打法, 即是搶攻意識強的表現。搶先發力的意識。 近年來,世界乒乓球技術朝著更加積極主動的方向發展, 不僅要求搶攻在先,而且應該盡量爭取先發力, 以使自己更加主動。連續進攻的意識。發起進攻後,應連續進攻, 乘勝追擊,直至得分。切忌攻一板後,再無繼續進攻的準備, 將已到手的主動又變成了相持、甚至被動。

控、防、反意識。

在不能主動進攻或對方搶攻意識極強時,應注意控制對方, 並做好防守的準備。在防守或相持中,一旦有機會, 應立即轉入進攻。爭取局部優勢的意識。我的所有技術都比對方強, 這叫絕對優勢。比賽中自然怎麼打都行。但在實踐中, 這種情況比較少見。多數情況是相對優勢。 這就要求運動員在比賽中應自覺地爭取局部優勢。 能以己之長,打對方之短,當然最好。 但有時不一定能實現此策。如,我發球的特長是轉與不轉, 而對方的特短是接高拋發球。我之特長對不上對方的特短。 高拋發球雖為我之特短,但與對方接此球相比, 我還佔便宜。此時用我之特短打對方特短就是最好的戰術。 因為我獲得了局部優勢。

記球意識。

比賽時,要有意記雙方戰術變化的過程,對方發的什麼球, 我怎麼回的,他又怎麼打的……從一個球,到整個戰局的變化, 要自覺地記。時間長了,就會大大提高自己的戰術意識。

互怕意識。

比賽中「怕」是相互的。你怕他,他也怕你。 誰能透過現象看到本質,誰能想得好一點,誰就容易主動。 在緊張時,應多想對自己有利的方面,多想對方是多麼怕你, 多想戰術,這樣就可以長自己志氣,滅對方威風。

戰略上藐視對手、戰術上重視對手的意識。

戰略者,戰爭的全局也;戰術者,戰爭的局部也。 運動員應樹立在全局或總體上藐視對手、藐視困難, 而在具體的局部上應重視對手、重視困難的指導思想。 如對某某比賽,首先應相信自己能戰勝對方,並認真地分析對手的 技術、戰術、身體和心理特點。在此基礎上制訂自己的戰術, 如發什麼球,怎麼搶攻,接發球注意什麼, 相持、領先或落後怎麼打等等,一步一步、詳詳細細。

樹立技術風格的意識。

在技、戰術訓練中、應特別強調樹立正確的技術風格。 技術風格,常被喻為運動員的技術「靈魂」。 培養什麼樣的技術風格,將直接關係到運動員的發展方向 和可能達到的水平。無數事實證明,一個沒有鮮明技術風格的選手 ,要攀登世界乒壇的高峰是不可能的!

全面訓練的意識。

運動員應明確決定其競技能力的諸因素 (形態、機能、素質、技術、戰術、心理和智力等) ,並自覺地提高之。這裡,應反對狹隘的技術論。 有人以為,要提高乒乓球運動成績,就應該全力抓技術, 什麼身體素質、心理等統統不問。結果, 儘管訓練時間練的都是技術,但技術水平的提高卻難以如願。 運動員一定要樹立全面訓練的觀點。

抓主要矛盾的意識。

每一名運動員在某一時期必有一個主要矛盾影響著他整體水平的提高。 誰善於捕捉之,並設法解決,誰就會獲得明顯的進步。 如中國乒乓隊在1957年參加第二十三屆世乒賽後, 發現自己的打法因缺乏準確性而使快速、凶狠的優點難以發揮作用。 之後,狠抓了提高擊球準確性的訓練, 很快就見到了明顯的效果。不善於抓主要矛盾的人, 不是漫無邊際,什麼都抓,就是雖有重點,但抓得不准。 其結果都是一樣——費力不討好!

凶穩結合的意識。

乒乓球的技術各種各樣,每個人的打法又各具特點, 和準確性(穩)。威脅性,即打出的球給對方回球造成困難, 甚至使對方失誤。準確性,即擊球不失誤。二者相互依存, 並在一定的條件下可以互相轉化。我們在訓練或比賽中, 一定要注意二者的結合,決不可以偏蓋全。

練絕招的意識。

一個運動員的技術一定要有特長,即絕招, 否則往往難以給對方造成威脅,也難以攀登技術高峰。絕招, 可根據個人打法的特點、身體素質的特點、 心理特點和所用球拍的性能等因素有目的地確立。 「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絕招就是起碼能斷其一指的技術。

表現意識。

明確訓練是為了比賽。運動員在平日訓練就應有一種要在比賽中 強烈表現自己的慾望。這如同演員,排練節目就是為了上台表演; 強烈表現自己的慾望。這如同演員,排練節目就是為了上台表演; 不但要上台,還要演得呱呱叫。平時這種意識強烈, 演出時才可能發揮出色。當運動員亦是同樣道理。

重視理論的意識。

運動員應充分認識到理論對實踐的指導作用, 自覺地學習和鑽研乒乓球運動的理論,並注意理論與實踐的結合。

創新意識,

無論是教練員還是運動員,都要十分重視創新。 乒乓球運動的創新,應包括技術、戰術、打法、訓練、管理、 器材設備和理論等七個方面。運動員主要是前四個方面。

超前意識。

教練員和運動員應能預測出未來的技術發展趨勢, 並以此來指導訓練,使自己的訓練能走在現實技術的前面。

定量意識。

運動員在訓練或比賽中,應自覺地注意數量的變化。 如,1500米跑多少秒?其中的每一圈(400米)又跑幾秒? 一週到底練多少時間?個人的競技狀態週期規律是怎樣的? 個人晨脈的規律是怎樣的?某技術在訓練中的命中率是多少, 比賽中又是多少?一場、一局比賽的比分起伏是怎樣的? 切忌什麼都是含含糊糊。

檔案意識。

教練員和運動員應自覺地建立業務檔案,堅持寫好訓練日記、 階段小結及年終總結。每年比賽勝負各多少場? 身體素質或技術測驗的具體成績是多少,都應分門別類記錄清楚。

第三節乒乓球運動員的意識狀態

意識狀態,即人的清醒程度。此處意識清晰與頭腦清醒是同義詞。 在乒乓球教學訓練和比賽中,運動員的意識狀態是存在起伏現象的。 在其它條件相同的情況下,意識狀態清晰度高,注意力集中, 訓練的效果就好。有時比賽中,雙方戰術並未有變化, 而只是注意力集中的程度不同,即意識狀態的不同, 就直接影響到了比分的起伏。如:頭腦稍一不清醒, 就會糊里糊塗地丟幾分;猛然間醒悟後, 小聲自勉幾句:「抓緊,咬住!」,頓時精神振奮, 注意力高度集中,一口氣就撈回了幾分。

乒乓球運動員的意識狀態大體可分為三類:

1、上佳狀態:注意力高度集中,頭腦極度清醒, 思維敏捷、判斷準確、反應快。

2、一般狀態:注意力集中,頭腦清醒,頭腦和身體反應較快。 3、低劣狀態:注意力不集中,頭腦不清楚,精神有點恍惚(或迷惑),身體,尤其是思維 活動反應遲鈍。

乒乓球比賽的特點是高強度,但有間歇。 所以,對乒乓球運動員意識狀態的要求是,當球處於比賽狀態時, 應呈上佳狀態——頭腦極度清晰、注意力高度集中; 而在分與分、局與局之間又可做短暫的喘息和調整。 運動員應充分認識這一規律,做善於將二者結合起來的聰明者。 乒乓球運動員的意識內容和意識狀態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 實踐中必須將其有機地結合起來,任何取一去一的作法, 都會大大削弱它們的作用,降低訓練的質量, 影響比賽的成績。

第四節 乒乓球意識的重要性

人類區別於動物的重要特點之一,就是人的行動是受意識支配的。 運動員在訓練或比賽中也必然會受到某種意識的支配和指導。 不受正確意識的指導,就會受錯誤意識 (包括帶有片面性錯誤的意識)的指導。 正確的乒乓球意識,就是正確的指導思想。運動員有了好的意識, 訓練的效率就高,整體競技能力提高得就快。 一般來說,技術上的問題看得見、摸得著, 比較容易發現或解決;而意識問題,平時不易發現, 一旦明顯暴露,想再解決甚為困難。

下面僅結合幾個典型實例,分析一下意識的重要性。

1、缺乏科學意識的人,不注意探求乒乓球運動的客觀規律, 往往機械地理解:「只要功夫深,鐵棒磨成針。」 片面地認為,誰流的汗水多,誰的技術進步就快。 這種人儘管很苦練,但收穫與所花勞動往往不成比例, 甚至事與願違。從這裡,難道不能看出正確意識的重要嗎?

2、訓練中,由於某個錯誤的意識,會把人引入歧途。 在五、六十年代,非常重視技術動作的規範。有人片面地認為, 基本動作的最高標準就是動作外型與乒乓書刊中的圖片動作毫無二致, 於是用尺量、對鏡照,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機械的模仿, 甚至削足適履、本末倒置,把擊球效果放到了第二位, 追求標準的基本動作倒成了訓練的最高目標, 還美其名曰:「基本動作正確才能有發展!」世界上的事情, 本來就是千差萬別的,更何況是打乒乓球呢! 這種人因誤入了歧途,對動作實質——拍觸球瞬間的擊球動作毫無體會。 所以,儘管這批人中也出了幾個基本動作的「模特兒」, 但總的最終結果都是一樣,帶著無限的遺憾告別了乒乓球運動員的生涯! 一個錯誤的意識竟能致人於死地。這又從另一角度說明了 樹立正確的意識有多麼重要。

3、在技術練習中,一定要帶著戰術意識練,否則難以練到在比賽中 有實用價值的真技術。常聽到一些體校的教練講, 教小孩開始進步挺快,但到了一定的水平後想再進步就難了。 難在哪兒?其中的一個大難就是缺乏戰術意識, 不知道教育或引導隊員帶著戰術意識去練技術。 戰術是運用技術的方法。反過來說,技術又是執行戰術的手段。 從這個意義講,缺乏戰術意識,實質就是忘掉了訓練的最根本目的是比賽。 參加比賽,就需爭取勝利;欲勝利,就要有爭取勝利的方法。 而爭取比賽勝利的最根本方法就是戰術。不明確對付各種打法的戰術, 不清楚要戰勝對手的有效戰術,訓練自然是盲目的。 現在的技術練習,從表面內容看大家都差不多, 但因為運動員的腦子裡想的不一樣(即意識的正確與否) ,其訓練效果就差別很大。 比如:都練推擋的落點變化,推左大角、推追身、推右方。 如果不帶著戰術意識練,只是練了推擋的落點控制和變化能力, 不僅在比賽中不會運用,而且練多了還難免有枯燥之感。 如果我們在練習此內容時,告以調右壓左、壓左調右和 壓中間變兩角的戰術,並要求運動員帶著這些戰術的意識去練推擋, 不僅練了會運用,而且還能提高訓練的積極性和自覺性。

4、有人比賽一上來就打「擺速」,反手撥、正手抽,全是一副招架之勢, 其被動自然難免。是他的側身攻差嗎,不是!他所欠缺的不是技術, 而是搶攻的意識。不少教練都有過這方面的教訓。 他們講,有些少年選手本來側身攻的技術不錯, 但由於忽略了搶攻意識的培養,擺速又練得多了點, 一旦技術風格定了型,比賽中怎麼向他喊:「搶,搶先上手!」 也無濟幹事。這大大地限制了他們的成長和發展。 有經驗的教練普遍認為,意識比技術更重要。他們講, 某技術不會,可以學會;但意識不好,則很難改變。 等到真正明白時,已臨近告退。甚至有些人即使已離開了運動隊, 但對意識問題可能還未搞清楚。意識好,可以大大提高訓練的效率、 可以練到比賽中真正需要的並在比賽中又會運用的技術; 意識不好,訓練的盲目性就大,往往事倍功半,甚至適得其反。 為了更好地說明意識的重要性,特引用培根的一句名言: 「跛足而不迷路的人,能趕過雖健步如飛卻誤入歧途的人。」 乒乓球意識,在一定意義上講, 就是使我們在訓練中可免於誤入歧途的指路明燈。

第五節乒乓球意識的培養

一、講授理論課各級水平的運動訓練都需要理論的指導, 各級水平的運動員都應有理論課。

意識的概念, 是很難自發地產生的。現在我們正式明確地提出意識的概念和內容, 這是運動員和教練員多年實踐經驗的總結。 令人遺憾的是,在我們過去出版的眾多乒乓球書籍中, 還未有專門就此進行系統論述的章節, 這不能不說是乒乓球理論上的一個不足。 應引起廣大運動員、教練員和科研人員的高度重視。 意識的培養,應被列為理論課中一項不可少的內容。 在講授意識的理論時,應特別注意與實際相結合, 應盡量地多引證一些實際例子來加以解釋和說明。 「技術靠練,意識靠悟。」有時為了把某一意識講得更清楚, 除了引證乒乓球的例子外,還可援引其它非乒乓球專業的例子。 如講授戰術意識時,可以大量引用軍事乃至生活中的實例, 從多方面、多角度來對其進行論述。什麼《田忌賽馬》 、《圍魏救趙》,甚至《司馬光打破缸》的故事也 不妨講評一番。內容手段不限,只要能使運動員真正 悟懂意識的精髓就好。否則,把意識的條文背得再熟, 但未解其中的奧妙,那是一點兒用處也沒有的。 董必武副主席早年在學習雷鋒的運動中曾寫下這樣的詩句: 「有眾學毛選,雷鋒特認真。不唯明字句,而且得精神。」 請注意後面的兩個短句,我們在培養運動員的意識時, 尤其要強調,萬萬不可只滿足於隊員明字句的表面, 真正重要的不是「明字句」,而是「得精神」!

二、在教學訓練的實踐中、注意對運動員進行相關意識的培養。

在訓練中,不僅應就技術、戰術等具體問題進行指導, 而且還應特別重視對隊員進行相關意識的培養。 如,教如何判斷球時,就要強調盯球的意識,在練習技術時, 進行有關戰術意識的培養。有時,還可以結合具體的球, 對運動員進行有關意識的教育。如,一球打出界失誤, 原因是引拍太低了。此時,不要僅指出此球失誤的直接原因, 還應引伸出去,對其進行引拍調節意識的教育, 讓其充分理解引拍在擊球動作中的重要調節作用。

三、制訂培養意識的實施計劃

(一)啟蒙與初學階段

1、對運動員進行科學意識、立志意識和苦練與巧練相結合意識的教育。運用實例進行講解 。

2、盯球意識。採用講解配合輔助練習的方法進行。如對牆擊球、緊盯吊繩擺動的球、念動 訓練等。還可結合打球的實踐進行講評。

3、意識狀態。結合實例,講解意識狀態的含義和重要性。再結合盯球意識的練習,提高運 動員保持較長時間上佳意識狀態水平的能力。

(二)學習基本技術和簡單戰術階段

1、判斷意識:理論結合技術練習,如通過供不同落點、高度和性能的球,使運動員懂得判 斷是合理擊球的基礎和前提,牢牢樹立判斷的意識。

2、移動意識:講授並配合徒手與打球的步法練習。練習目的不僅是讓腳步會動並知道腳步 的移動方法,更重要的是樹立移動打球的意識。

3、還原意識:結合訓練,進行講解。應明確:在連續擊球中,此板球的結束即是下板球的 開始,注意兩板球間的銜接練習中,發現問題,及時講評。

4、探索合理擊球點位置的意識,結合實際講解合理擊球點位置的重要性, 令其在練習中體會。發現問題,及時指出。還可引導隊員觀摩優秀選手打球時的擊球點位置 。

5、打、摩結合意識:告訴隊員打、摩結合是乒乓球技術的精髓。為啟迪其體會感覺,可將 隊員手想像為球,教練用拍輕打其手,讓他體會打、摩結合的肌肉感覺。

6、體會擊球動作的意識:講明體會動作的重要性及方法,啟發隊員每球過腦:打中了,要 有體會;失誤了,立即回憶動作:知道哪兒錯了,怎麼改正?這是掌握真正技術的開始。

7、落點意識:理論課結合實踐課。技術練習中,提出打落點的要求,提高打落點的自覺性 。

8、意識狀態:重複強調重要性,結合「拼搶1分法」的練習。即在任何內容的練習時,於每 分球開始前,心中默念:「拼,全力拿下此分,決不失誤!」隨之,提挈全部身心之力拼搶 ,力爭此球讓對方失誤。

9、搶攻意識:觀摩優秀運動員的比賽實況或錄像、結合實際講解搶先上手的重要性,再配 以專門的練習,如發球搶攻比賽,限定三板內必須打死對方。又如只允許搓一板就攻的練習 或比賽;最多撥或推兩板就必須側身攻的練習或比賽等。教練員應及時講評,重在培養搶攻 的意識。

10、旋轉意識:通過觀摩或親自參加比賽的實踐,講解旋轉的作用和重要,提高隊員研究和 練習打旋轉球的自覺性。

11、表現意識:通過實例,講解訓練的目的是為在比賽中出成績,平時訓練就似憋著一口氣 一樣,企盼著在比賽中得以表現。運動員應明確,衡量技術水平的唯一標準是比賽成績。還 可安排一些活動,如上台唱歌、跳舞、演講等,最好是單獨上台,培養爭取表現的意識。

(三)提高技術、戰術階段

1、盯球意識、判斷意識和體會擊球動作的意識:理論講授結合訓練中講評。上階段已有的 要求,此階段應再強調之,提高之。來球的變化越來越多,擊球動作應越分化越細。所以, 盯球、判斷與體會動作的意識愈顯重要。

2、掌握動作實質的意識:結合訓練,進行講評。隨技術的提高,應逐漸擺脫規範化動作的 框架,體會拍觸球瞬間的動作,研究擊球原理。

3、調節意識(包括力量、引拍、擊球、時間、拍形、發力方向、發力方法和手指的調節) :理論課為主,結合訓練課講評。明確調節動作的理由、作用及具體方法,然後在訓練課上 要求並講評。

4、動作定與變的辯證意識、記球意識:理論課講授結合訓練中具體要求。

5、速度意識、變化意識:在理論上和實踐中明確——中國欲在世界乒壇上稱雄,一靠速度 ,二靠變化。告訴隊員速度的含義及其提高擊球速度的方法,使他們牢牢樹立起提高速度的 意識。結合技、戰術練習與比賽進行講評,使隊員真正樹立起變節奏、變落點、變旋轉、變 戰術的變化意識。

6、戰術意識、搶攻意識、動作的時空意識:理論課結合訓練與比賽的講評。

7、表現意識:在上階段的基礎上,不斷強化。利用課前一課中和課後的講評,甚至平時聊 天,不斷強調表現意識。

(四)確立打法、樹立技術風格階段

1、樹立技術風格意識:理論課中,舉實例說明確立技術風格的含義和重要性,相互交流幫 助隊員樹立技術風格,在訓練與比賽中,嚴格要求,適時講評…

2、戰略意識、爭取局部優勢意識:結合實例講解,可在觀摩比賽或個人賽後進行講評,以 培養隊員在這些方面的意識。

3、練絕招意識、連續進攻意識、控防反意識:理論課結合訓練課的講評,不斷強調、不斷 要求。

4、創新意識、超前意識:理論講授,總結歷史,多舉實例,說明創新和超前意識的重要性 ,介紹創新技法。

5、意識狀態:結合「拼搶1分法」的練習,不斷強調,教練員在訓練或比賽中及時講評。

6、檔案意識:理論課後佈置作業,經常檢查、嚴格要求, 此計劃只是一個大體框架。執行 中,必須結合實際情況,不必拘泥於文中個別字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