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7 八月, 2017

拈花– 書画。

拈花— 書画。

書画—  一個人到30歲要把全部時間用來覺悟,如果不用來覺悟,就是一天一天走向死亡. ~ 《至尊奧義書》

一個人到30歲要把全部時間用來覺悟,如果不用來覺悟,就是一天一天走向死亡. ~ 《至尊奧義書》

佛祖拈花一笑,惹了幾世塵緣……何必在乎流淚和微笑,那不過是種形式罷了!

佛祖拈花一笑,惹了幾世塵緣……何必在乎流淚和微笑,那不過是種形式罷了!

_____________4e48c9d94fff0

清晨,霧靄還沒散去。寂靜的西天靈山,有位女子獨自坐在大雄寶殿門口。一身紅裝,風吹欲燃。

「我要見佛祖釋迦牟尼,請你們放我過去。」女子輕聲道。旁邊的是四大金剛護法。「這裡是靈山寶地,還請施主回去,不得造次,否則我們會依法處置。」

「哼!什麼法,我只想見釋迦牟尼,不做別的事情,難道你們佛界就這樣迎接來賓的嗎?」金剛護法正準備回答她的話,一個低沉的聲音道:「讓她進來。」金剛不再言語,只道了一聲:「是!」然後對女子道:「施主請進!」

紅衣女子也不言語,推門而入!見了佛祖也沒跪拜,也沒瞻仰!

紅衣女子道:「知道我是誰嗎?」

佛祖道:「知道!」

紅衣女子又道:「記得我是誰嗎?」

佛祖道:「不記得!」

紅衣女子道:「為何知道而不記得?」

佛祖道:「萬法由心,佛可以知道一切,但不會記得一切!」

紅衣女子道:「知道我為何來?」

佛祖道:「知道!」

紅衣女子道:「你既說佛法無邊,為何又有苦修,苦禪,八戒九律之說?」

佛說:「萬法由心,一切只是一個形式,真的修鍊不需要八戒九律也自然能做到!」

紅衣女子又問道:「怎樣才可以一笑傾城?」

佛答道:「那要看傾誰的城?人各有城,有的堅若磐石,固若金湯,也有的一擊就潰!」

紅衣女子道:「那麼你的呢?」

佛答道:「我是佛,沒城!」

紅衣女子接著問:「佛有愛嗎,佛懂愛嗎?」

佛說:「有,但不懂?佛的愛是博愛!是大愛,卻不是人間的愛恨情仇!塵緣皆苦,回頭是岸!」

紅衣女子說:「我如果對你說,我愛你,你會是怎樣的反映?」

佛說:「當為笑談!」

紅衣女子又道:「笑談?可我修鍊了三千年!你的愛在博大分給眾生的卻也是微乎其微!」

佛說:「大愛無疆,佛本萬身,或化萬千之法相,或官或仆,或民或兵,皆是佛根!」

紅衣女子:「既然不愛,為何當年拈花一笑?難道只有迦葉尊者知道?」

佛說:「是的,萬千佛法微妙法,皆出於萬物,皆取於萬物!當年一笑,只是偶然」。

紅衣女子道:「偶然,原來如此,你是佛,可以去對萬物微笑,博愛萬物,卻不能把愛單獨的給某一個人!你多情卻也無情!」

佛未語!

紅衣女子默默念道:「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即為離於愛者。人生八苦,生、老、病、死、行、愛別離、求不得、怨憎會。如何無我無相,無欲無求?愛別離,怨憎會,撒手西歸,全無是類。不過是滿眼空花,一片虛幻。世人業力無為,何易?

種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世人心裡如何能及?坐亦禪,行亦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春來花自青,秋至葉飄零,無窮般若心自在,語默動靜體自然。有業必有相,相亂人心,如何?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間萬物皆是化相,心不動,萬物皆不動,心不變,萬物皆不變。」

佛驚道:「三千年,你還記得我和迦葉的對話?」

紅衣女子道:「只為這段,我修鍊三千年!如是我聞,紅塵皆苦,愛最苦!可是我愛上了不該愛的人。」

紅衣女子道:「我試著忘記已經三千年,卻越來越深刻,越來越清晰!這叫我怎麼釋懷?我佛慈悲,度我入門吧!」

佛道:「紅塵自度,誰也幫不了誰,不戀所以不失,不記所以不忘,冥冥宇宙若得永生之道者,需過忘情!忘情之上者,是忘己!無我無物,物我兩忘!方入我門。要入我門,先修心!修心為上,修體為下!」

紅衣女子道:「懂了!似乎我沒有來錯地方,三千年的修行不能想通,現在豁然開朗。」說完,紅袖一甩,勒住自己的脖子,死在佛祖面前!

似乎有一滴清淚從釋迦面頰流下,滴在紅衣女子身上

女子陡然復活!說道:「原來佛也有淚,佛不是沒有七情六慾的嗎?」

佛祖道:「是沒有,但也有例外。動情可以,但只是一瞬,一瞬過後,又是永恆!佛本是魔,魔本是佛。真真假假自由心在!隨意即好,流淚也罷,微笑也罷。無欲則無求,無求則無情,無情是痴情,痴情是濫情,濫情亦多情,多情亦無情!何必在乎流淚與微笑,那不過是種形式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