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墨法– 国画技法

[網路轉載]

「破墨法」的圖片搜尋結果

唐代王维、张燥等人的山水画,改单线平涂的画法为墨色有深浅层次的画法,当时称为“破墨山水”。
 
破墨法
    破墨法,是专指作画时,当前一墨迹未干之际,又画上另一墨色,以求得水墨浓淡相互渗透掩映的效果。破墨法又可分为四法(浓墨破淡墨、淡墨破浓墨、墨破色、色破墨),各有不同的特点。中国画家齐白石在画虾的头胸部分时,先画淡墨,趁墨色未干时再在淡墨上画浓墨,用墨的自然渗化来表现虾身体半透明的质感。
  *浓破淡是用浓墨破淡墨。
    *淡破浓是用淡墨把浓墨破开,以使墨色浓淡相互渗透掩映,达到滋润鲜活的效果。
   *墨破色是用墨把颜色破开。
    

*水破墨是用水把墨分破成浓淡各种层次。

宾翁黄质先生深谙墨法,与其弟子王伯敏论及齐白石,谓齐璜得破墨之法,然多以墨破水,少以水破墨,盖以墨破水易,以水破墨难。
宾翁又谓,此破墨法所求者,乃利用水分的自然渗化,使墨色新鲜灵活,“似雨露滋润,永远不干于纸上”。
余从弘真师学画,尝见下图之墨韵,辐射状散出,一直不解。今与道友谈,始悟此乃以水破墨。——但见满纸氤氲,真若宾翁所说鲜活纸上,如雨露滋润,永远不干。妙哉妙哉。

水破墨,淡破浓

水破墨,淡破浓

水破墨,淡破浓


兹录宾翁原句:
破墨法,是在纸上以浓墨破淡墨,或以淡墨破浓墨;直笔以横笔渗破之,横笔则以直笔渗破之;均于将干未干时行之,利用其水分的自然渗化,不仅充分取得物象的阴阳向背,轻重厚薄之感;且墨色新鲜灵活,如见雨露滋润,永远不干却于纸上者。
此法宋元人所长,而明人几失其传,知者极鲜,故所作均枯硬不忍赌。清代石涛,复用此法,如以淡墨平铺作地,然后以浓笔画细草于其上,得水墨之自然渗化,备见其欣欣向荣,生动有致,此以浓破淡之例也。然以浓破淡易,以淡破浓难。近代北方齐白石先生作花鸟草虫,得破墨之法,此其独到;然犹多见以浓破淡,少见以淡破浓。

  *色破墨,就是用颜色将墨迹破开,达到色墨交融的画面效果。
中国画的特点是色碍墨,墨不碍色。比如画一个葡萄叶子,先用墨画了叶子的茎脉,然后用绿色在其上抹出叶子的形状。此时,叶脉的墨痕就会被绿色破开,形成一定的视觉效果。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相關圖片

淡墨法

淡墨多用於勾描底稿。淡墨善於表现峰峦出没,云雾湿晦,雨夜昏蒙等景象。墨色层次之变化往往不在浓墨而在淡墨,浅淡得宜,正是水墨画的奥妙所在。用淡墨难在淡中见厚而有韵味。

浓墨法

浓墨法起源最早,汉代壁画中之种种物象,全是浓墨法画成的。后来,

白丁作品——雄鹰白丁作品——雄鹰

种种墨法都齐备了,但浓墨仍然是画面主要的墨法,因为浓墨容易表现画画的精神,而且有浑厚之感觉。

焦墨法

焦墨构优点是黑色响亮,犹而见骨。焦墨法,无论浓墨淡墨,笔中水份少,笔锋易散开,线条枯乾毛糙,效果有苍劲老辣之感。

泼墨法

泼墨法,以较多量不匀之墨水,随笔挥发於画纸上,与积墨不相同,与破墨完全两样。

白丁泼墨作——葫芦藤白丁泼墨作——葫芦藤

破墨法

破墨法: 前一种墨未乾,即再另加一种墨色,对原来的墨色加以渗破,使更浑然交融,变化丰富。

蘸墨法

饱含淡墨的笔尖,临落纸时,笔尖在砚上蘸墨一些浓墨,立刻画下去。这一笔中会出现两边浓中间淡,有立体感,又有滋润感,写意花卉兰竹常用这种墨法来画枝叶和点崔瓣。

积墨法

前面的墨色乾透,再上第二遍墨,由淡而浓,或由浓而淡,层层添加积叠直至多遍,叫积墨法。由于墨不碍墨显得更加厚重。

宿墨法

宿墨是指隔夜墨,墨中含滓,墨色乌黑,无光泽,不及新鲜墨易见层次,最浓的宿墨比新鲜的浓墨要浓黑一些,好似乌绒一般。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破墨,中国画技法名。所谓破墨法,就是先染出墨色,趁墨未干,再在其上施加墨色的方法。是历代画家在创作实践中不断探索、积累和总结的一种用墨技巧。清代笪重光《画筌》中有:“墨以破用而生韵,色以清用而无痕。”以宋元最为盛行,明代以后,知此这渐鲜。至黄宾虹则突出了对破墨的重视程度,将其列入七墨之法。在《黄宾虹的山水画法》中,王伯敏关于破墨讲述得最为详细,认为破墨要注意以下几点:“其一,破墨须乘湿进行,两次用墨墨色浓淡反差宜大;其二,前后两次施墨,画面干湿程度与笔端水分含量根据画意掌控,应当恰到好处;其三,前后用笔,比意相嘱,笔型变化对照参差有致。”潘天寿认为用墨:“在干后重复者,谓之积,在湿时重复者,谓之破。”作画用破墨法,目的在于使墨色浓淡相互渗透掩映,达到滋润鲜活的效果。

破墨法始见南朝梁萧绎《山水松石格》:“或离合于破墨。”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载:“余曾见破墨山水,笔迹劲爽”,王维首先采用“破墨”法,开水墨山水先河,于水墨晕染之间始用破墨作画,打破了青绿重色和线条勾勒的束缚,发展了笔墨新意境。同时他记载张璪 “画八幅山水障,在长安平原里,破墨未了,值朱呲乱,京城骚扰,璪亦登时逃去。”至五代,运动破墨法已较为普遍。宋代韩拙在《山水纯全集》中提到:“落墨坚实,凹深凸浅,乃破墨之功。”现代黄宾虹在论画时说:“破墨之法,淡以浓破,湿以干破。皴染之法,虽有不同,因时制宜可耳。

破墨方法很多,如浓破淡、淡破浓、干破湿、湿破干、水破墨、墨破水、色破墨、墨破色等。清·沈宗骞说:“先以淡墨勾定匡廓,匡廓既定,渐乃分凹凸,形体既成,渐次加浓,令墨气淹润,常若湿者。”即所谓的“浓破淡”;“淡破浓”是先画浓而后破之以淡。无论是浓破淡还是以淡破浓,共同之处均在于“破”,就是在趁第一遍墨未干时,在局部用第二遍或更浓或更淡的墨,造成浓墨在淡墨上的渗化,或淡墨对浓墨的冲击。在此基础上,出现了“干破湿”“湿破干”和“水破墨”等各种破墨方法。“干破湿”是指用含水量少的墨去破含水量多的墨,多是干浓墨(焦墨)去破湿淡墨;“湿破干”是先用渴笔蘸重墨勾点皴擦,再用含水量大的淡墨来破,注意掌握破的时间,如过早,则渗化太大,不见形质,过晚就不起作用了。“水破墨”是先画墨,而后破之以水,“墨破水”则反之。“色破墨”指在宣纸上涂上墨色,乘墨色未干再在其上施加颜色;“墨破色”即在画上点色后,当彩色未干时,墨点或墨线打上去,使其在纸上化开。

黄宾虹在《画法要旨》中提到,“直笔以横笔渗破之,横笔则以直笔渗破之,均于将干未干时行之。利用其水分之自然渗化”。说明破墨法除浓淡变化外,用笔的不同方向,也影响到破墨的效果。破墨发挥了笔法的作用,也发挥了水的浸润作用。破墨和泼墨都是使墨韵灵活多变的方法,而破墨比泼墨容易控制,可致广大,可尽精微,浓淡交融、干湿点皴,从而得到浑厚、滋润、苍茫兼有的水墨效果。(巩雪)

  参考:

1清·笪重光 《画筌》

2王伯敏 《黄宾虹的山水画法》

3《浅谈破墨法》朱国栋,载于《大众文艺》2012年第2期。

4《运墨而五色具 中国画用墨发展及墨法理论概述》薛永年,载于《吉林艺术学院学报》1983年第1期。

5《破墨及“破”》滕家明,载于《中国书画》2011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