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評國畫優劣三大要素》

[網路轉載]

文字整理/劉浪生

「氣韻生動、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傳移模寫」。一千五百多年前,南齊謝赫便提出畫事六項法則。凡于丹青者,離此六法,其格必低、其品必俗。六法兼善,是對作品總體的要求,是藝術應追求達到的最高境界。也是品評、賞析中國畫最主要的準則。概而言之,國畫必具三大要素:

要素之一:氣韻之要

氣韻,在傳統中國畫中,是指神氣與韻味的總和。石濤曰「作書作畫,無論老手後學,先以氣勝得之者,精神燦爛,出之紙上」。

ADVERTISEMENT

「氣」的詞組不勝枚舉,如:氣韻、氣脈、氣概、氣勢、骨氣、豪氣、霸氣、靈氣、逸氣、匠氣、俗氣、金石氣、陽剛氣、脂粉氣……等等。可見「氣」字瀰漫四散!既有崇高之氣,亦有形下之氣。

元代楊維楨指出:「故論畫之高下者,有傳形,有傳神。傳神者,氣韻生動是也。」清代唐岱談到:「六法原以氣韻為先,然有氣則有韻,無氣則板呆矣。」

ADVERTISEMENT

清方薰則說:「氣韻生動,須將生動二字省悟,能會生動,則氣韻自在」。氣韻生動成為了繪畫的首統要義,成為畫家創作中追求的最高目標。也是中國畫品賞的主要準則。中國傳統人物畫則強調「動勢」、「傳神」、「神氣」,山水畫重視「氣勢」、「意境」、「氣象」,花鳥畫側重的是「態勢」、「生機」、「意趣」,所有這些無一離開氣韻生動這一繩律。

氣韻生動是繪畫的一種整體的感應,是一種精神透析,是一種生命狀態的領悟。好作品總是伴隨著氣韻而生,歷史上所流傳下來的佳作,皆具備氣韻生動的特點。

ADVERTISEMENT

要素之二:筆墨之要

「六法」中,謝赫將「骨法用筆」列在第二位。「骨法」在中國畫中指的是所運用線條作為骨架進行造型的方法。它融合了漢字書法中用筆的規律和美學原則,體現出線條的力度、質地和美感。通過不同的線條去體現筆墨的動態、勢向、韻律、節奏,以寫神、寫性、寫心、寫意為目的。所以說,寫意性是中國畫的精神實質。

中國畫以線條組成,是合中國藝術家對線條的情有獨鍾和獨特感受分不開的。我們繪畫的先祖認為,以點作畫易零散、瑣碎,以面作畫易模糊、平板,用線最易捕捉物體的形象和動感,最適宜發揮毛筆、水墨、宣紙絹帛的特性。可說線條是中國畫家獨到的藝術語言,是中國畫的靈魂,是作者在抒情達意的宣洩。

ADVERTISEMENT

千百年來,中國藝術家伏案筆耕,利用不同的筆法書寫粗細、曲直、剛柔、毛澀、疾徐、虛實、順逆、繁簡等不同質地、不同感覺的線條。並用這些含情線條的漸變、排列、組合、交搭、分割、呼應,有畫面上構成造型的諸多形式。用於繪畫的線條是有生命力的。抑揚頓挫、疏密粗細、快慢虛實、濃淡乾濕、無不顯現著畫家的才思、功底。

國畫大師黃賓虹先生把繪畫的點線用五個字概括:「平」、「留」、「圓」、「重」、「變」。平:如錐劃沙,筆鋒和紙保持在一個水平上,運壓力與提浮力相衡。留:如屋漏痕,筆在運行中感覺有阻力,在與紙摩擦的阻力中艱澀前行。

圓:如折釵股,指用筆圓渾有力,渾厚、不露鋒芒,富有彈性。重:如高山墜石,用筆要用勁,要有力度,力透紙背;打點,象高山掉落的石塊那樣有份量。變:變化,筆畫形成多樣性的對比,不雷同。

運用繪畫中的氣與力是緊密聯繫在一起的,無氣就談不上力,中國畫家講究以氣行力,有氣為活筆,無氣為死筆。筆斷意連、形斷氣連、跡斷勢連均有氣可接,因作品才能氣勢逼人。

筆韻是中國畫家追求的較高境界。運筆之時所表現出的一種內在節律,情感起伏,通過氣和力的統一變化而形成用筆的韻律感和節奏感,亦是畫家心弦的撥動。

筆力、筆氣、筆韻是有機的統一,以氣統力、統韻,以韻助氣、助勢,三者完美的結合,方稱上佳的用筆。或古拙質樸、渾厚蒼勁、剛健挺拔、或含蓄內斂、簡約空靈、飄逸洒脫,無不是畫家千錘百鍊,用心血和汗水澆灌的結果。相反,板、刻、結、漏、死、滯、浮、弱、俗的線條是畫家所不取的。駕馭線條的能力,也是衡量畫家水平的關鍵。

中國畫以墨為主、以色為輔,是其基本特點,筆墨二字幾乎成為了中國畫的代名詞。如果說西畫是體、面和色彩的交響,那麼中國畫便是點、線與水墨的協奏。墨分五色,釋為焦墨、濃墨、重墨、淡墨、清墨五大色階,並於五種色階之間(加水量多少)形成的無數細微的漸變。

唐代張彥遠在論墨時說:「草木敷榮,不待丹綠而采,雲雪飄揚,不待鉛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風不待五色而粹。是故運墨而五色俱,謂之得意。意在五色,則物象乖矣。」說明墨不僅能決定形象,分出明暗,拉開距離,代替色彩,還能製造出畫面的氣氛。

中國畫家深諳繪畫的要旨,認為:畫面太枯則生燥氣,畫面太濕則無生氣,墨無變化則僵滯死板。因而數塊濃墨必以淡墨破之;一片淡墨必以濃墨破之;一片枯墨必以濕墨潤之;一塊濕墨必以枯墨提醒。觀其面目時往往尚未看清具象的形態,便已被畫面筆墨中溢出的抽象意韻所感染。在欣賞中國畫時往往也從此入手。

要素之三:構圖之要

中國畫的構圖有具有多種形式,也有多種提法,習慣稱為「章法」、「布局」。東晉的顧愷之稱之為「置陳布勢」,謝赫則稱之為「經營位置」。提法雖不一,但其意相同,即作者將要表達的內容與形式加以組織、安排,構成了一個體現個性、呈現氣勢、和諧統一的整體畫面。一幅作品的境界或高或低,或奇特或氣庸,構圖至為關鍵。構圖的好壞,對於作品的成敗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構圖法則有其自身的規律,最主要的規律就是辯證法中的對立統一。凡符合對立統一規律的作品,就耐看,就有美感,就有吸引力,反之,美的因素就會大打折扣。構圖來源於生活,是眼界,是修養,是格調。

構圖極具靈活性,因中國畫使用獨特的散點透視法。用此透視法來展現絢麗多姿的世間萬物,給作者帶來極大的自由性與靈活性。它不受時間與地點的限制,不求物體現象,只求構思與形象入「理」。

中國畫講穩中求奇,險中求穩,著意對比,打破對稱,形成一個富有節奏而協調的整體。中國畫常採用「三七停」起手法則,常把主體物象放在三七點上,對打破均衡,勻稱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也易於形成韻律節奏,給觀者以視覺美感。

看畫還要遠觀其勢,近取其質。利用不固定的視距、觀其物象。遠看大勢氣韻,近看點線質量。「豪放不忘精微」,往往在細小的部分更能體察作者的繪畫能力。

「六法」精論,千古不移,是畫學傳統的金科玉律。在中國繪畫史上這一理論具有無法撼動的深遠作用。也是時下評價、品賞中國畫的根本法則。凡屬畫人必受這一法則的約束和檢點。用這一法則鑑賞、評價中國畫作品,其高低自可辨也。

時丙申菊月於江右潦水之濱 (2016年10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