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淺予:線描造型是中國畫獨有手段,國畫人物寫生要放棄素描課

葉淺予指出,中國人物畫與素描之間有矛盾。他說,「我不主張中國畫系造型基礎課全盤採用外國的訓練方法。」

葉淺予(1907.3.31-1995.5.8)浙江桐廬人,從事國畫教育,以舞蹈、戲劇人物為主的國畫創作,中國漫畫和生活速寫的奠基人。曾任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國文聯委員,中國畫研究院副院長,中央美院教授。擅人物、花鳥、插圖、速寫等。曾為茅盾小說《子夜》、老舍劇本《茶館》等書插圖,出版個人畫集多種。

■從來學畫都是從白描雙勾入手

線描造型是中國畫歷史發展中形成的獨有的手段,從來學畫,都是從白描雙勾入手,以骨法用筆取形,它的特點是:一開始就用毛筆造型,在練筆中練造型,在造型中練筆,二者相輔相成,齊頭並進。學國畫的傳統方法是先臨摹,後寫生,二者反覆交叉進行,提高造型用筆的能力,臨摹並非單純練筆,而是兼學練形的,寫生雖然著重練形,但也要求在練形中練筆,二者方法不同,目的卻是一致的。有些人看到近代中國畫在明末清初的階段提倡仿古摹古的傾向,便認為中國畫已走向沒落了,因而他們主張反對臨摹,這種觀點是片面的。揚州八怪、石濤、八大以及清末的任氏兄弟,一直到吳昌碩、齊白石,豈不都是生氣勃勃的富於創造性的畫家嗎?中國畫是在發展中,而不是走向了沒落。

■ 「素描是一切造型藝術的基礎」觀點不科學

素描是歐洲古典油畫發展中的產物,是為油畫造型服務的,我國五四以後興起的美術教育制度,採取以素描為造型訓練的入門課程,從而發展了我國的油畫、版畫藝術新品種。而在解放以前的美術院校中,中國畫專業的教學,卻仍然遵循傳統的方注,而自成體系。新中國成立以後,全國院校方針體制已變,接受蘇聯的「素描是一切造型藝術的基礎」的觀點,中國畫的造型訓練也由這個基礎所壟斷了。

根據三十年來的經驗,這種強求一致的做法,我認為是不科學的,由於這個一致,把中國畫的傳統學畫的方法、步驟給廢棄和打亂了。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採取了既學素描又學自描的雙重製,有人諷刺我們說:這叫做「雙重交配法」。因為當時在農村養豬,引進了蘇聯的派克夏種豬,國產的母豬,除了和國產的公豬交配外,還要同派克夏交配,以此改良豬種。中國畫經過雙重交配,產生了所謂新國畫或稱之為社會主義國畫,雖然達到了為社會主義政治服務的一定目的,但藝術水平是很低的。

一般素描課的對象,都以人為主,從石膏模型到人體模特兒,都是為了研究人、表現人。一般的論者認為只要把人畫好了,造型能力就解決了。有的人還說,只要把素描畫好了,拿起毛筆來畫中國畫就輕而易舉了。事實如何呢?以中國畫的花鳥、山水為例,要畫好花、果、樹、石、飛禽走獸,不去直接研究這些自然界的生態(就是生活和形態),是無能為力的。我個人對此尤其有切身的體會,我從畫漫畫開始,後來畫速寫,最後畫國畫,畫的都是人,人家要我畫點花鳥山水,我只能敬謝不敏,只能承認對此道是外行與無能。現在我正在重新補課。

■國畫人物寫生要放棄素描課

中國古代人物畫的重要遺產十八描,是線描造型的技法總結,用來作為線描的練習是有用的。不過,藝術發展規律是和時代、生活緊密相連,並受其制約的,所以線描造型必須有所發展,這就要在造型訓練和創作實踐中有所損益、有所創造。但不能同意有些人所說的,中國人物畫衰落了,必須全盤接受西方素描所謂科學的造型方法來改造它。

上面已經說過,線描造型是中國畫歷史發展所形成的獨有手段,訓練中國人物面的造型能力,必須以這個特有手段為基礎,吸取素描中合乎這個基礎的某些造型因素,豐富和發展中國人物畫。

我向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提出修改教學方案的計劃,著重指出素描和國畫人物寫生的雙軌制必須結束,放棄素描課,把素描在造型方面的合理因素融合到白描課中去。此外,由於歷史的原因,過去二十多年來辦系的中間,過分強調以人物為主的方向,排斥了花鳥、山水,出現了花鳥、山水的斷線,從而也枯竭了人物畫在技法上的營養。我主張今後幾年內,國畫系入學的新生先學花鳥、山水,後畫人物。我們知道花鳥、山水是近代中國畫在技法上發展得最豐富、最完美的科目,而且有自己的造型規律。從花鳥、山水入手,有助於掌握中國畫的造型法則和筆墨技法。既保證了花鳥、山水的發展,同時又為人物畫提供豐富的營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