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之光讲解示范写意人物肖像画法步骤

杨之光,又名焘甫。广东揭西人。早年从高剑父学习中国画,后得徐悲鸿、叶浅予、董希文等指导。擅长中国画,尤长中国画人物肖像及舞蹈,兼长书法、篆刻、花鸟画及诗词。

 杨之光舞蹈人物画的创作,都像是一束束妍丽的鲜花,引人人胜。这里虽没有乐曲,却充满了旋律,没有声音,却充满了语言。它的语言是视觉形式美;它的旋律,是色彩、笔墨、线条的节奏感。他的这些作品多彩多姿,是源于对生活的长期积累和审美视野的开拓,不宥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一两种舞蹈。在他笔下有本国各民族的,也有国外许多国家的舞蹈,其表现范围的广泛性为同行中所罕有。

    杨之光舞蹈人物画通过个体形象来表现出不同的个性:西班牙舞的奔放豪迈,节奏快速;日本舞的缓慢柔和;朝鲜舞的优美舒展;西藏牧民之舞的强劲粗犷……,形象都极为鲜明,是精妙洒脱、以少胜多的典型。


1.先用木炭条起稿,轻轻画出五官部位及人物表情。起稿宜多用直线,明确地显示出形体的黑白变化,是这第二步落墨用笔的依据。炭稿如果嫌重,可用布拂去一层,以能见为度。

2.落墨是作画起决定作用的步骤,应着重刻画眼与嘴的微妙变化。用竺应根据各个部位的不同感觉,灵活运用中锋、偏锋、逆锋等笔法。用墨要用活墨,即先将笔洗净,蘸墨后不要调匀,利用笔端到笔根浓淡的渐次变化,来表现虚实、前后、刚柔等对比关系。画女青年像,墨底皴擦不宜过多,力求洗练,否则会产生灰、脏或枯悴的弊病。

3.画女像或儿童的肤色,多以朱磦为主色,再根据各部位色调的变化调入其他色。如额部可调入少许土黄,额骨与鼻端可调入适量大红或曙红,下颊部可调入赭石色,着色要紧密结合结构关系。先着中间色调,留出最亮部位,各部位的基本色着好后,即迅速将各个部位统一整体,最初留出的留白部位大部分要染一层淡色。

4.第一遍色着完后,即趁湿加暗部色彩,要注意明暗部色彩的冷暖变化。以此幅画为例,基本肤色是朱磦。在朱磦中调入少许花青或其他冷色,即成暗部的偏冷色,有时亦可调入少许淡墨,但当墨底已上足时,再调墨就容易灰、脏,不如青冷色来得透明。

5.着色可趁湿层层追加,这样笔触便于衔接。着色不仅要注意冷暖色的细致变化,同时要注意补充形体结构的不足,尤其要抓住五官周围对表情起重要作用的部位。面部色调也要因人而异,为突出主体,在画面色调的总体处理上,可适当改变某些部位的固有色彩,如画中女青年的黑毛衣,原与头发一样黑,为了突出面部与头发的色彩对比,就有意将黑毛衣减淡,并用了没骨画法,使头像更突出。

6.手:手背的肌肉较薄,一般宜多用直线表现,掌心的肌肉较厚,一般宜多用圆线,当手指弯曲时,指关节部分就显露,用线要明确、结实,墨色比肌肉丰富的部位要浓些。女性的手较圆润,但仍应圆中见骨。墨色的变化有助于表现手的运动感和前后层次,一般规律是受光最强、轮廓显示最清楚的地方用较焦黑的线,转入阴影部位则用较淡的线,这样就形成的物象的立体感,也可前淡后浓倒过来用,总之要拉开与背景的距离。

画女性手的用色与面部近似,一般掌心偏红,手背偏淡赭或赭黄,指头及指关节处可以在朱磦中略加大红或曙红。着色时注意先留出指甲、指关节及肌腱突起的最亮处,最后再罩淡色统一。

7.脚:画脚首先要掌握脚的基本结构,女性脚的骨骼虽不大显露,但比之肌肉丰厚的脚底,仍较坚硬。皴擦要肯定,结构部位要明确,脚背薄,宜多用直线,脚底厚,宜多用圆线。用线一般规律是前实后虚,用墨一般是前浓后淡,用色因脚背多受阳光,色偏重,脚底色偏浅。如面部以朱磦为主,画脚时调入赭色。脚趾的充血部位,可在赭色中略加大红或曙红。

8.全身:画全身时,不要放松刻画人物的神态。衣纹要分主次,抓住具有运动特征的关键衣纹,同时也要画好与主线相配合的辅助衣纹。主线一般适用较浓的墨线,并多用中锋,副线一般宜用较淡的墨线,并多用偏锋皴擦。用笔要注意区分皮肤与衣服、细布上衣与厚布裤子等不同的质感。不同的对象应用不同的笔法去表现,要运用虚实对比的手法。全身墨色配置要有统一的安排,明暗层次要分明,用色应注意整体的冷暖关系,要善于用墨去代替一部分自然色彩,使色彩的使用更集中,主调更突出,形成画面的明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