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6 五月, 2017

繼續吹,不然就熄火了! (1手繪。2.請不要做任何聯想)

說!你到底愛不愛我?

他,太壞了!(手繪)

他,太壞了!(手繪)

葉淺予:線描造型是中國畫獨有手段,國畫人物寫生要放棄素描課

葉淺予:線描造型是中國畫獨有手段,國畫人物寫生要放棄素描課

葉淺予指出,中國人物畫與素描之間有矛盾。他說,「我不主張中國畫系造型基礎課全盤採用外國的訓練方法。」

葉淺予(1907.3.31-1995.5.8)浙江桐廬人,從事國畫教育,以舞蹈、戲劇人物為主的國畫創作,中國漫畫和生活速寫的奠基人。曾任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國文聯委員,中國畫研究院副院長,中央美院教授。擅人物、花鳥、插圖、速寫等。曾為茅盾小說《子夜》、老舍劇本《茶館》等書插圖,出版個人畫集多種。

■從來學畫都是從白描雙勾入手

線描造型是中國畫歷史發展中形成的獨有的手段,從來學畫,都是從白描雙勾入手,以骨法用筆取形,它的特點是:一開始就用毛筆造型,在練筆中練造型,在造型中練筆,二者相輔相成,齊頭並進。學國畫的傳統方法是先臨摹,後寫生,二者反覆交叉進行,提高造型用筆的能力,臨摹並非單純練筆,而是兼學練形的,寫生雖然著重練形,但也要求在練形中練筆,二者方法不同,目的卻是一致的。有些人看到近代中國畫在明末清初的階段提倡仿古摹古的傾向,便認為中國畫已走向沒落了,因而他們主張反對臨摹,這種觀點是片面的。揚州八怪、石濤、八大以及清末的任氏兄弟,一直到吳昌碩、齊白石,豈不都是生氣勃勃的富於創造性的畫家嗎?中國畫是在發展中,而不是走向了沒落。

■ 「素描是一切造型藝術的基礎」觀點不科學

素描是歐洲古典油畫發展中的產物,是為油畫造型服務的,我國五四以後興起的美術教育制度,採取以素描為造型訓練的入門課程,從而發展了我國的油畫、版畫藝術新品種。而在解放以前的美術院校中,中國畫專業的教學,卻仍然遵循傳統的方注,而自成體系。新中國成立以後,全國院校方針體制已變,接受蘇聯的「素描是一切造型藝術的基礎」的觀點,中國畫的造型訓練也由這個基礎所壟斷了。

根據三十年來的經驗,這種強求一致的做法,我認為是不科學的,由於這個一致,把中國畫的傳統學畫的方法、步驟給廢棄和打亂了。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採取了既學素描又學自描的雙重製,有人諷刺我們說:這叫做「雙重交配法」。因為當時在農村養豬,引進了蘇聯的派克夏種豬,國產的母豬,除了和國產的公豬交配外,還要同派克夏交配,以此改良豬種。中國畫經過雙重交配,產生了所謂新國畫或稱之為社會主義國畫,雖然達到了為社會主義政治服務的一定目的,但藝術水平是很低的。

一般素描課的對象,都以人為主,從石膏模型到人體模特兒,都是為了研究人、表現人。一般的論者認為只要把人畫好了,造型能力就解決了。有的人還說,只要把素描畫好了,拿起毛筆來畫中國畫就輕而易舉了。事實如何呢?以中國畫的花鳥、山水為例,要畫好花、果、樹、石、飛禽走獸,不去直接研究這些自然界的生態(就是生活和形態),是無能為力的。我個人對此尤其有切身的體會,我從畫漫畫開始,後來畫速寫,最後畫國畫,畫的都是人,人家要我畫點花鳥山水,我只能敬謝不敏,只能承認對此道是外行與無能。現在我正在重新補課。

■國畫人物寫生要放棄素描課

中國古代人物畫的重要遺產十八描,是線描造型的技法總結,用來作為線描的練習是有用的。不過,藝術發展規律是和時代、生活緊密相連,並受其制約的,所以線描造型必須有所發展,這就要在造型訓練和創作實踐中有所損益、有所創造。但不能同意有些人所說的,中國人物畫衰落了,必須全盤接受西方素描所謂科學的造型方法來改造它。

上面已經說過,線描造型是中國畫歷史發展所形成的獨有手段,訓練中國人物面的造型能力,必須以這個特有手段為基礎,吸取素描中合乎這個基礎的某些造型因素,豐富和發展中國人物畫。

我向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系提出修改教學方案的計劃,著重指出素描和國畫人物寫生的雙軌制必須結束,放棄素描課,把素描在造型方面的合理因素融合到白描課中去。此外,由於歷史的原因,過去二十多年來辦系的中間,過分強調以人物為主的方向,排斥了花鳥、山水,出現了花鳥、山水的斷線,從而也枯竭了人物畫在技法上的營養。我主張今後幾年內,國畫系入學的新生先學花鳥、山水,後畫人物。我們知道花鳥、山水是近代中國畫在技法上發展得最豐富、最完美的科目,而且有自己的造型規律。從花鳥、山水入手,有助於掌握中國畫的造型法則和筆墨技法。既保證了花鳥、山水的發展,同時又為人物畫提供豐富的營養。

 

水墨舞蹈畫的一座高峰——陳玉先

水墨舞蹈畫的一座高峰——陳玉先

著名軍旅畫家陳玉先

陳玉先1944生,安徽淮南人。

國家一級美術師,終身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中國美術家協會連環畫藝術委員會副主任,歷任解放軍報副主編、高級編輯。自上世紀70年代初至今,多次應聘擔任全國、全軍美展評委。

主要作品有:

《高山下的花環》、《毛澤東青少年時代》、《周恩來少年時代》、《三找伯伯》、《紅色娘子軍舞蹈圖解》、《紅燈記人物造型》、《喜慶中華-水墨舞蹈系列》、《太陽花開》、《開國元勛》、《秋收暴動》、《小平,您好》、《紅紅火火》、《東方天鵝》、《鐵道游擊隊》、《英雄格薩爾》、水墨人物……

陳玉先自上世紀60年代活躍於中國畫壇50餘年,19歲時的作品即被中國美術館收藏。陳玉先畫路很寬,創作勤奮,涉獵中國畫、油畫、版畫、速寫、插圖、連環畫多個領域,精品力作不停湧現,為國家各大報刊出版社出版發表;並多次參加全國全軍美展並獲獎;其作品被多家美術館、博物館、紀念館和收藏家收藏。作品題材廣泛,以反映現實生活、民族風情、重大題材享譽畫壇。他那些表現革命歷史題材和領袖人物的鴻篇巨製,鮮明地表現人物個性、氣質、風度方面和統馭人物活動場面都做得很成功。

ADVERTISEMENT

陳玉先在創作《開國元勛》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線描藝術表現形式為主的連環畫達到了高峰,湧現了很多優秀的作品,這些線描藝術的繼承者和創新者,為中國線觀念和線描藝術的發展功不可沒。線,琢刻著中國人的天下觀;線描,描繪著中國人的價值觀;線和線描,共同構成了中華民族偉大無比的藝術寶藏和濃烈豐富的情感。

陳玉先將中國的線與水墨融合得天衣無縫,他的線條揮灑自如,人物畫風格充滿民間色彩,線條飄逸,用色嫻熟,明艷,造型典雅、阿娜秀美,他以獨特的藝術情調和藝術語言靈動著生命之美和韻律之美。

陳玉先造型能力和速寫功力極為深厚,擅長中國畫寫意人物,求教於吳作人、李可染、葉淺予、黃胄諸名家。肖像人物嚴謹精緻、神情盎然;尤長水墨舞蹈,他用水墨表現傳情的舞步和撩人的眉目,舞蹈人物與筆情墨韻渾然天成。其作品動態優美,揮灑自如,風神秀逸;這些既有傳統韻味,又富現代氣息的水墨作品為陳玉先的藝術開創了新天地。多方面的藝術素養也是他在水墨舞蹈人物創作方面成功的重要因素。幾十年來,陳玉先的藝術成就影響著一大批中青年畫家的藝術成長之路。

對於陳玉先的畫名家評價如下:

中國美術家協會原主席靳尚誼這樣說:「陳玉先的水墨舞蹈人物不僅舞姿體態優美,而且人物飄逸傳神,無不靈動著生命之美和韻律之美,可以看出他是將西畫的寫實造型有機地融入中國畫的寫意語言之中,使作品洋溢著生動和諧而又歡快的氣息。

陳玉先是以獨特的藝術見解和實踐,使自己成為中國當代具有一定影響的人物畫家。他的人物畫中有現實生活,也有重大歷史題材;有肖像人物,也有歌舞風情。這些水墨人物有著壯美的精神力量,歌舞風情有著歡快的生活情趣。」

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劉大為說:「陳玉先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做出重要貢獻,有著重要影響的一位畫家,他在速寫、插圖、水墨畫幾個方面都做出了突出成就。他19歲成名,50年來一直活躍在中國畫壇,為解放軍文化藝術繁榮,也為全國的美術事業做出重要貢獻。

他是由速寫、插圖這樣堅實的造型能力的訓練和實踐,最後又把傳統的筆墨結合融會貫通,所以在水墨的表現上同樣取得了相當的成就。因為在造型上他不成問題,所以在筆墨上把墨韻、彩墨技法運用的非常得當,他在水墨舞蹈的表現上取得令人矚目的成就。」

金翠飛舞 中國畫 (68cmx68cm)

海女喜舞 中國畫 (180cmx96cm)

彩門迎新 中國畫 (68cmx68cm)

高原紅 中國畫 (180cmx287cm)

歡舞同樂 中國畫 (124cmx50cm)

蘆笙飛歌 中國畫 (124cmx50cm)

金色湯瓶 中國畫 (180cmx96cm)

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副主席馮遠說:「陳玉先的水墨人物畫在世紀之交的新時期取得了突出的成果。尤為值得稱道的是他近年來創作的以各式舞蹈為主題的水墨人物畫,體現了精湛的技藝和獨有的審美價值。如果說《太陽花開》在探索處理光影下載歌載舞的人物群像上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效果的話,那麼諸如《采紅蓮》、 《金風送喜》、 《紅紅火火》、 《長白祥雲》中人物造型的舒放自如,筆墨書寫的酣暢淋漓則就顯得作者在藝術上更為成竹在胸、自信放達了。」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范迪安說:「陳玉先先生始終保持著旺盛的創作熱情,對我們國家的發展,對我們中華民族的團結奮進有著十分真摯的感情,由此更多地把筆墨集中在表現民族舞蹈上面。如同視覺舞台栩栩如生地展現了我國各個民族最具典型的舞蹈形象和舞蹈生態,為我們留下了一部中華民族舞蹈的鮮活圖像冊,這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貢獻。

在這些新作中,他從年輕時代開始就展現出來的造型天賦得到淋漓盡致地展現,自成一家的造型風格,極為有魅力的線條,水墨和色彩相融相映的意趣,彰顯出「墨舞中華」的燦爛氣象。」

中國美術出版總社總編輯林陽說:「陳玉先將水墨方式表現光影下的舞蹈人物迅捷的動態之美,探索了一條常人難以駕馭的表現方式,創造了屬於自己的藝術符號。是自葉淺予先生之後,現代舞蹈人物畫最重要的承繼者和開拓者。」

長白祥雲(朝鮮) 中國畫 (68cmx68cm)

瑞雪紛華(赫哲族) 中國畫 68cmx68cm

彩雲飛步(達斡爾族) 中國畫 68cmx68cm

鳳鱗起舞(鄂倫春族) 中國畫 68cmx68cm

錦扇飛花(東鄉族) 中國畫68cmx68cm

美景奇葩(克爾克孜族) 中國畫 68cmx68cm

輕舞飛揚(俄羅斯族) 中國畫 68cmx68cm

酒醉同心(門巴族) 中國畫 68cmx68cm

中國舞蹈家協會顧問、著名舞蹈家趙青說:「在中國真正畫舞蹈的人並不多,而能把舞蹈畫的如此美麗和傳神的更是少之又少。陳玉先算是這方面的傑出代表和「稀缺資源」了;是繼葉淺予之後的又一位畫舞蹈大家。」

原《美術》 、《中國美術》主編、著名美術評論家、李松說:「繼葉淺予之後,用力最勤、作品最多、成就為畫界所首肯的是陳玉先。他的水墨舞蹈創作極具靈動、神逸的審美特色。

陳玉先畫路很寬,涉獵速寫、插圖、連環畫、版畫、中國畫、油畫多個領域。他那些表現革命歷史題材和領袖人物的鴻篇巨製,鮮明地表現人物個性、氣質、風度方面和統馭人物活動場面都做得很成功,多方面的藝術素養也是他在舞蹈人物美術創作方面成功的重要因素。

吉祥鈴聲(珞巴族) 中國畫68cmx68cm

鈴鼓催春(羌族) 中國畫 68cmx68cm

棕扇傳情(哈尼族) 中國畫 68cmx68cm

天韻歌聲(傈僳族) 中國畫 68cmx68cm

長發醉舞(佤族) 中國畫 68cmx68cm

舞出吉祥(阿昌族) 中國畫 68cmx68cm

喜舞歌韻(怒族) 中國畫 68cmx68cm

彩雲飛花(獨龍族) 中國畫 68cmx68cm

行雲流水(布衣族) 中國畫 68cmx68cm

陳玉先筆下最悽美的舞蹈形象是連環畫《最美麗的天鵝》。作品所表現的是2008年5月,四川大地震中北川鎮11歲的小學生李月,她被救災部隊救出時,已在砸壞的水泥板下被睏了70多個小時。李月受傷前,一心想學跳芭蕾舞,卻因傷重不得不截肢。她的不幸牽動了很多人的心,人們稱她做「芭蕾女孩」。獨臂舞蹈家馬麗以自己的經歷鼓勵李月「身體被截肢並不代表夢想從此折翼,殘缺的肢體一樣可以演繹完美的藝術。」陳玉先帶著強烈的感情選擇這一題材,他把寫實的手法和理想化的成分交融在一起,把人物畫得很美,很有光彩,給人以積極的鼓舞。」

中國國家畫院名譽院長龍瑞說:「陳玉先是一位大家耳熟能詳的非常知名的畫家。特別是在我們都還年青的時候,就已經通過很多媒體,在當時的報刊上看到他的鮮活的一些描繪,文藝節目,舞蹈表演,還有民族風情人物的速寫、插圖。也可以說他是我們同輩的畫家,但他是我們的學兄,他的知名度比我們更早,非常有影響。在那個時期他的作品是我們當時一代人的學習典範,學習樣本。」

人民美術出版總社原社長郜宗遠說:「陳玉先的多方面藝術成就為他的藝術創新打下雄厚根基,更為今天的藝術探索創造了廣闊天地,厚積薄發的他在水墨舞蹈人物畫上又取得了成功。在藝術追求中他心態平和、不尚浮華,以「耕者」自勉,靠作品說話,他用自己作品的藝術魅力贏得人們稱讚。著名畫家楊之光說:「陳玉先的水墨舞蹈人物畫得很好,速寫也畫得很精彩,看得出他的水墨舞蹈得益於他紮實的速寫功力。可以說在當代中國畫壇,陳玉先的水墨舞蹈人物畫最具實力。」這不是過譽之辭,而是對陳玉先不懈藝術追求的最大激勵。

陳玉先水墨舞蹈人物畫得天趣、有神韻、功底厚、貴創新,陳玉先無凝是當代這一領域最具實力的畫家。」

中國國家博物館副館長、著名美術評論家陳履生說:「我學畫時,正值文革時期,就臨慕過陳玉先的作品,現仍歷歷在目。他的速寫、插圖影響了一代畫家。現在,他轉為水墨舞蹈。葉淺予、黃胄是新中國人物畫的重要流派,他們都是從速寫轉為水墨的。陳玉先的速寫精彩絕倫,期盼他在葉、黃之後,走出自己的速寫水墨之路。陳的速寫功力正是當代畫壇缺少的。年青畫家,失傳了;美院老師不教,也教不了;在美術界,在陳玉先所屬的中年這代人中,像他這樣的功力,屈指可數。」

佳節喜期(仡佬族) 中國畫 68cmx68cm

錦翅翻飛(壯族) 中國畫68cmx68cm

快樂共舞(京族) 中國畫 68cmx68cm

喜慶祥和(土家族) 中國畫68cmx68cm

喜樂年華(黎族) 中國畫 68cmx68cm

禧牛納福(畲族) 中國畫 68cmx68cm

心花怒放 (68cmx68cm.)

《 金樽重情》國畫 180cmx192cm

解放軍出版社副社長 著名畫家、美術評論家許向群說:「陳玉先的水墨舞蹈一是格調清新陽光、雅俗共賞。他用發現的眼光表現美,用精湛技藝傳達美,形成了生命美和韻律美的水墨舞蹈獨特面貌。二是造型上嚴謹放達、形神兼備。速寫、插圖、連環畫創作基礎,使他有強大的技藝表達能力。對民族舞蹈神韻特徵服裝道具有嚴謹準確的表達。超強造型能力使得他在人物造型關節點準確到位,使人物生動,視覺流暢舒服。三是語言上自成一格。在新中國水墨舞蹈前輩畫家黃胄、葉淺予之後,陳玉先水墨舞蹈以速寫功力為基礎,筆墨精鍊與韻致得到釋放,形成優美洒脫的藝術面貌。」

《花好月圓》國畫 68cmx68cm

《京都響鼓》 國畫 180cmx96cm

《絲路熱舞》國畫34cmx34cm

《太陽花開 》國畫 236cmx142cm 2002年 徐悲鴻美術獎

《同歡長樂》國畫 中國美術館收藏 122cmx178cm 2000年

著名油畫家袁正陽說:「陳玉先在我藝術生命是很重要的一個人。陳玉先在那麼多水墨畫家隊伍中,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路。他把水墨建立在速寫基礎上沒有人可與之相比。他的畫賞心悅目,表情生動,也追求形式感,有一種勢的美,色彩豐富。他的水墨舞蹈受葉淺予的影響,但又不一樣。葉老講究態,人物速寫戲曲、舞蹈時選取亮相造型。陳玉先善於選擇過程,一個動作到另一個動作的過程,占了一個「動」字。這是他對水墨舞蹈有貢獻的地方。他在形的準確和動態的抓取,豐富和發展了水墨。他是靠自身的能力成長起來的藝術家,是在藝術史上立得住的畫家。他靠自己的感性、能力、努力去創作給我啟示。」

解放軍報高級記者、著名攝影家喬天富說:「陳玉先是我的領導、老師、戰友、朋友,幾十年朝夕相處,相知甚深。上世紀70年代,我剛調到解放軍報時,看到他畫速寫,如同「馬良神筆」。1979年對越自衛還擊作戰,我們一起上前線,他每天通過部隊的250瓦電台向北京發戰地速寫。3月5日,他在友誼關外採訪,突遭越軍炮擊,死裡逃生。當時和他一起的軍民3死7傷。軍人黃胄的速寫以狂放見長,同為軍人的陳玉先的速寫則以優美,洒脫獨樹一幟;以歷史的眼光看,葉淺予開創了中國水墨舞蹈人物畫的先河,陳玉先則是當代中國水墨舞蹈畫的一座高峰。」

國畫榜:楊之光作品《礦山新兵》總分84

畫榜

主圖:
創作類型: 國畫
標題: 《礦山新兵》
審美類型: 原創 型
題材: 人物 類
尺寸: 83×59cm
材質: 紙 類
年代: 1971年
展覽: 中國美協官方全國展 省市美協官方地區展 專題聯展 網際網路展
著錄: 中國美協官方刊物著錄 專業期刊雜誌著錄 專業報紙刊登 個人專集
拍賣:
收藏: 中國美術館
瀏覽:
影響: 全國影響 專業影響
寓意:生活與美學的思索: 10 分
技巧:手段和方法: 10 分
內涵:傳統文化延伸: 7 分
構成:圖式設計: 8 分
空間:層次間處理: 9 分
效果:整體感觀: 9 分
風格:個人氣質: 10 分
品位:雅俗共賞: 10 分
材料:新穎材質使用: 1 分
創新:獨創理念: 10 分
合計總分: 84 分
作品評語: 楊之光無疑在新中國美術史、尤其是中國人物畫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礦山新兵》(中國畫,83×59cm ,1971年)是其藝術創作中影響很廣、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1971年8月,楊之光接受了當時的文藝辦分配的創作任務來到廣東肇慶馬鞍煤礦體驗生活,《礦山新兵》的人物原型就是馬鞍煤礦的女礦工楊木英。在結婚幾個月後,丈夫死於煤礦事故中,原是農民的楊木英加入了三八女子採礦隊,成為一名新礦工。楊之光說:「生活就是這樣的,楊木英的本身就給我們一個教育。」他畫了一大摞女礦工的肖像,收集了很多素材。這幅作品描繪了一位剛穿上礦工服、正戴著礦工帽的女青年形象,她充滿了喜悅的微笑和對新生活的熱愛,洋溢著青春的生命力。在藝術上,這件作品被認為是楊之光對中國畫的人物畫探索成熟的標誌。它在紮實嚴謹的人物技法與傳統筆墨功相融的基礎上,更融匯了西洋畫中的肖像畫構圖法,借用逆光來強調對象的體面關係,畫面的構圖也明顯地受到了西洋影響。雖然這個人物形象的特徵在總體上還是與當時流行的英雄人物審美原則保持一致,但是在具體的形象塑造中所呈現的清新、自然的美感遠遠突破了粗糲的時代美學藩籬。更值得研究的是,《礦山新兵》中的主體形象和幾乎所有細節都可以被看作是具有時代特徵的象徵符號:作為「新兵」的主體身份是煤礦工人階級、青年女性形象是社會主義婦女解放運動的象徵、花襯衣與草帽上的「公社」字樣提示著工農聯盟和農民轉工人的經歷、小喇叭和遠處的宣傳欄是政治意識形態的典型環境、井架和小火車是對充滿生機的「文革」地方工業經濟的謳歌、工作服與安全帽是對安全生產和工人待遇的肯定,甚至連芭蕉和竹棚都可能不僅僅是對地方性風物的描繪,而更具有一種對於「中國特色」和浪漫主義的提示———實際上,作者在當年創作過程中未必會有如此理性化的「圖像匹配方案」,但是所有這些都恰好是那個時代所灌輸於中國人民心靈的「社會主義圖景」,藝術家的責任就在於在「典型人物和典型環境」理論的指引下使各種要素都得到集中的與合理的敘述。在這方面,楊之光已然表現出巨大的藝術才華———他對這些細節的選擇與描繪既儘可能做到在宏大敘事框架下的貼近生活,同時又使它們顯得極為自然、合理。他在回憶中說,當年在採訪作為「新兵」的原型楊木英的過程中的確感受到美好的情感;他特彆強調在「文革」動亂有所消歇的氛圍中對美好事物的嚮往和表現慾望。
會員資格: 全國美協 會員
學歷學位: 本科
專業獲獎: 國家政府官方 全國美展官方 獎
業界知名度: 全國知名
社會知名度: 全國知名
社會身份: 專業藝術家 行政主管
發展趨勢: 頂峰 時期
字母排列: Y
所屬地區: 廣東 地區
代表作品:
其他作品1:
其他作品2:
其他作品3:

楊之光,又名燾甫,男,漢族,1930年10月生於中國上海,廣東揭西人。1949年入廣州藝專及南中美院,1950年入蘇州美專上海分校中國畫科學習,1950年夏考入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繪畫系。歷任廣州美術學院教授、系主任、副院長。曾任廣州畫院國畫系主任、教授、副院長,美協廣東分會理事,廣州美術學院教授,嶺南美術專修學院院長等職。代表作有《毛澤東主辦廣東農民運動講習所》《浴日圖》《礦山新兵》《激揚文字》等。著作有《中國畫人物畫法》《楊之光畫集》《楊之光書法集》《楊之光詩選》等。2013年1月獲第二屆「中國美術獎·終身成就獎」。

楊之光人物畫/繪畫 欣賞

楊之光,又名燾甫,男,漢族,1930年10月生於中國上海,廣東揭西人。1949年入廣州藝專及南中美院,1950年入蘇州美專上海分校中國畫科學習,1950年夏考入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繪畫系。歷任廣州美術學院教授、系主任、副院長。曾任廣州畫院國畫系主任、教授、副院長,美協廣東分會理事,廣州美術學院教授,嶺南美術專修學院院長等職。代表作有《毛澤東主辦廣東農民運動講習所》《浴日圖》《礦山新兵》《激揚文字》等。著作有《中國畫人物畫法》《楊之光畫集》《楊之光書法集》《楊之光詩選》等。2013年1月獲第二屆「中國美術獎·終身成就獎」。

藝術表現生活,藝術為人生,這早在上世紀初便是嶺南畫派創始人二高一陳的藝術主張,高劍父老師在《我的現代國畫觀》中寫道:「我認為藝術既是生活的形象,現實的反映……」;當年我曾見過他的一幅山水畫,畫中畫有一架飛機在山谷中飛翔,這飛機對我的震動極大,要知道,飛機、大炮在中國畫里是沒有出現過的,它使原本「隱逸于山林」的傳統中國畫藝術走出象牙塔,走向了現實生活當中。生活是藝術的源泉,藝術家的創作激情和靈感來自火熱的生活和藝術實踐。幾十年來的藝術經歷和經驗,我有著深刻的體會:如果沒有參加過新中國成立後具有歷史意義的第一次普選,我不可能畫出成名作《一輩子第一回》;如果沒有長時間下放至農場參加艱辛的體力勞動,我不可能畫出獲得國際金獎的《雪夜送飯》;如果沒有去礦區體現生活,我不可能畫出家喻戶曉的《礦山新兵》……我的作品和藝術成果都來自於生活,來自於人民的。藝術創作需要生活的感受、體驗和提煉,需要挖掘生活的美,這是藝術創作的規律之一。人物畫藝術史告訴我們,藝術大師的巨作都是源於生活,源於社會的,有生活的作品才有生命力。當然,畫家的藝術觀因人而異,藝術的表現手法、風格各不相同,這是無可非議的事。同樣,觀眾審美情趣各不一樣,所謂蘿蔔白菜,各有所好,這也是很自然的事。對於畫家與觀眾來說,在創造美和欣賞美這一個切點上,大家面對著一個審美的共同議題,都有各自的取向。一件作品,以藝術水平而論,可以分成高低三六九品,但對於觀眾和收藏者來說,只有喜歡或不喜歡的區別,這是一種審美現象。作為一個畫家,畫畫是給人看的,畫作予人以觀賞、審美,這也是創作的目的之一。那麼,積極投身到社會生活中去,創作更多更好的佳作,把美奉獻給人民、回饋給生活,以實現藝術審美的全過程,這是一個美術家應有的責任感。

楊之光素以人物畫知名於世,罕見山水花鳥欣賞

楊之光,一個真實可信的書畫大師,一個人品藝品俱佳的美術界楷模!

白猴 60x47cm 2004年 楊之光

茫茫人世,多少風雲際會;而歷史長河,興衰更替,如梅謝桃開,春去冬來,水寒水暖,潮起潮落,在一個世紀當中,屬於真正藝術家,在畫壇成就大業並在青史留名的能有幾人?

大南爪 45x59cm 1990年 楊之光

但我敢勿需置疑的說,楊之光老師以其自己的卓越藝術成就和桃李滿天下的傑出教育碩果,徹底奠定了他在廣東在嶺南畫壇、乃至整個中國畫壇獨特之可望不可及的位置。

楊之光,1930年10月生於中國上海,廣東揭西人。1949年入廣州藝專及南中美院,1950年入蘇州美專上海分校中國畫科學習,1950年夏考入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繪畫系。歷任廣州美術學院教授、系主任、副院長。曾任廣州畫院國畫系主任、教授、副院長,美協廣東分會理事,廣州美術學院教授,嶺南美術專修學院院長等職。代表作有《毛澤東主辦廣東農民運動講習所》《浴日圖》《礦山新兵》《激揚文字》等。著作有《中國畫人物畫法》《楊之光畫集》《楊之光書法集》《楊之光詩選》等。2013年1月獲第二屆「中國美術獎·終身成就獎」。2016年5月14日,在廣州病逝,享年86歲。

哥倆好 60x47cm 2004年 楊之光

楊之光教授素以人物畫知名於世,所作花卉、動物、山水,知者不多,公諸干世者,大多是藉助「掛曆」這一媒介刊布的花卉寫生。在楊先生來說,這些偶爾為之的小品,本無關於宏旨,然而對讀者如我來說,從這些即興小品中,倒是能夠一份意外的樂趣。

概而言之,楊先生的花卉、動物、山水畫,在語言風格上是他嚴謹的寫實主義人物畫的延伸,從其筆法、結構中,可以看到楊先生追求形神兼備的一貫宗旨。譬如為歲朝清供的一盆蘭花寫照吧,楊先生用的雖然是傳統的沒骨手法,但調色和墨,一若其沒骨人物畫一樣,一筆之中兼顧了陰陽向背,形、態、質、神。

奔馬 34x68cm 2002年 楊之光

草原芭蕾 20x25cm 1992年 楊之光

垂蕙蘭寫生 68x68cm 2003年 楊之光

春風第一香 68x68cm 2004年 楊之光

 

春來第一枝 46x37cm 2002年作 楊之光

愛貓 70x39cm 1979年 楊之光

春色如醉 1991年 楊之光

蔥芋圖 62x59cm 1962年 楊之光

大蕙蘭 84x70cm 1999年 楊之光

大蕙蘭寫生 46x37cm 2002年作 楊之光

東風第一株 37x46cm 2003年 楊之光

瓜葉菊寫生 21x21cm 2003年 楊之光

紅了櫻桃 68x68cm 1994年 楊之光

猴戲圖 60x47cm 2004年 楊之光

花紅風雨後 67x44cm 1978年 楊之光

花卉寫生 21x21cm 2002年 楊之光

花卉寫生 28x24cm 2003 楊之光

蕙蘭寫生 2004年 楊之光

姜花 68×45.5cm 1978年 楊之光

鹿斗 53x27cm 1991年 楊之光

西雅圖的鴨群 43x69cm 1987年 楊之光

棕子寫生 35X46cm 1993年 楊之光

白木棉林 33.5×34.5cm 1962年 楊之光

粉紅大蕙蘭 2000年 楊之光

風信子花寫生 21x21cm 2003年 楊之光

獨放 106x35cm 1989年 楊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