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的圖片搜尋結果

沒有智商這回事。 ~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1942年1月8日),英國著名物理學家與宇宙學家

有些人總是過份重視智力測驗,過於相信所謂“智商”,這不能不說是一大弊端。人的美好特質是多種多樣的,怎能以一份智力試驗定奪?儘管你在一次又一次的智力競賽中名落孫山,但在某一方面,你也許可以發揮你獨有的、奇蹟般的創造力,使生活充滿無盡的樂趣。~ 奧斯勒

所謂的智商,通俗地說就是一個人的知識水平。   所謂的情商,說白了就一個人的爲人處事和適應社會的能力。   智商高情商低的人一生是懷才不遇。   智商低情商高的人一生是一事無成。   智商低情商低的人一生是平淡無奇。   智商高情商高的人一生是春風得意。 ~佚名

問問題是需要智商的,說話是最需要邏輯。~安迪教父 《馨媛私塾》
人愤怒的那一个瞬间,智商是零,过一分钟后恢复正常。人的优雅关键在于控制自己的情绪,用嘴伤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种行为。~佚名

高智商的人靠思考,可以解决未知的问题。高智商的人用思考,会去验证已知的问题. 大多数人在面对问题的时候,只是去区别「知不知道」;而高智商的人在面对问题的时候,是在区别「能不能搞懂」。~佚名

「智商」的圖片搜尋結果

智力(Intelligence)定義

要為智力(Intelligence)下定義是有難度的。究其原文的字義,有聰明、適應環境的含意,學者們對此更是眾說紛紜:哈沃德.加德納(Howard Gardner)認為,智力包含語言、音樂、邏輯和數學、空間、肢體協調、個人知覺、人際互動和了解大自然的能力。邁克.安德森(Mike Anderson)則主張智力與個體的基本訊息處理機制(由所有思考過程單元組成,智力高的人運作快)以及模組成熟機制(因此智力一般而言隨年齡增長)有關。更有甚者,羅伯特.斯騰伯格(Robert Sternberg)甚至在智力、智慧與創造力的基礎上,提出了智力平衡理論,指出智慧為智力的實務面,即運用智力、創造力,便能達到個體、人際與興趣間的平衡。

不同的定義能反映出不同理論的觀點。有人認為智力乃智力測驗的結果,而並非實體。亦有理論家認為智力是一般能力的組合,包含了經驗學習的能力、抽象思考及有效處理環境的能力。然而,介紹智力理論,必須從智力測驗開始,因為智力測驗被廣泛實行後,智力理論才開始被陸續提出。

智力理論

1. 心理計量取向

  • 1.1 因素分析(factor analysis)   

A general factor (g) theory: 主張智力受核心能力(g因子)影響,由Spearman提出。

Spearman發展出因素分析之統計方法,並且從諸多智力測驗中抽取出g factor

g factor能力佳則各能力均佳;若否,則均差. Spearman後期也承認Primary Mental Ability的存在

大部分的智力測驗主要針對抽象思考、邏輯推理和訊息處理能力而有不同的分量表,但對於其他智力的層面卻沒有顧及到,例如社會智力、學習能力、反思能力等。於是,開始有心理學家質疑所謂的「一般智力」的概念,相信智力測驗包含許多互相獨立的心智能力。為確定智力測驗包含的能力類型,查爾斯.斯皮爾曼(Charles Spearman)(1904)遂提出了因素分析(factor analysis)概念。本小節要談論的心理計量取向,便是指以智力測驗為工具,以因素分析為方法,以測量結果的資料為立論的智力理論流派。

因素分析是一套統計方法,將一群變項依照彼此的關聯性,化簡成較少的因素。斯皮爾曼以因素分析探索智力測驗結果發現,智力測驗中不同分測驗間之分數有高相關性;斯皮爾曼推論,所有智力表現背後有一個普通因素(general factor,簡稱g因素)支配,g因素影響人整體為聰明或愚笨;然而智力並非由單一因素構成,斯皮爾曼提出了另外的特殊因素(specific factor,簡稱s因素),而s因素只會影響特定領域之智力表現。

  • 1.2 基本心智能力(primary mentalability)

A multiple factor theory:主張智力是多重能力,並且個別能力之間彼此獨立而不會互相影響。個體天生的智力優劣各有不同。Thurstone & Gulidford提出。

    • Thrustone提出Primary Mental Ability(各能力間彼此獨立而不互相影響)

      • 能力包含

        • 語文

        • 詞彙

        • 空間

        • 速度

        • 歸納推理

        • 數字

        • 記憶

      • Thrustone後期也承認g factor的存在

斯皮爾曼的整體智力理論在其後受到路易斯.瑟斯頓(Louis Thurstone)的挑戰,後者認為智力並非由單一因素主宰之概念。他以因素分析統計了五十六個測驗組,主張智力得以區分為七項彼此獨立的基本心智能力(primary mentalability),分別是語文理解、詞語流暢、數字能力、空間能力、聯想記憶、知覺速度與一般推理能力,瑟斯頓以此作為編纂基本心理能力測驗的依據。上述測驗的修訂版之預測力並未高於如同魏式兩表等整體智力測驗,因為瑟斯頓雖希望藉因素分析找出智力的基本元素,但由於這些主要能力並非彼此獨立,反而支持了整體智力的概念。

  • 1.3 流體智力與結晶智力

瑞蒙.卡特爾(Raymond B. Cattell)與其學生約翰‧宏(John. L. Horn),透過因素分析發現,g因素可再分為流體智力(fluid intelligence,Gf)與結晶智力(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Gc)。流體智力指運用抽象邏輯思考解決面對新環境與問題的能力;結晶智力指個體隨著時間增長所擁有的知識及技能,運用既有知識與經驗技巧解決類似問題的能力。

流體智力的發展再成年期達到顛峰,之後慢慢衰退;結晶智力隨年齡成長,若持續生活在一個智性刺激的環境下,人們的結晶智力並不會衰退,由兩種智力在年齡上的變化差異,推論此二種智力在本質上不同。

  • 1.4 約翰.卡羅爾(John Carroll)智力三階層理論- CHC模式(Cattell-Horn-Carroll model)

Gattel-Horn-Carroll Theory (CHC theory):比起Veronon更早提出,但是當時g & primary是主流,因此早期不受重視

    • Stratum I:70種細小的能力

    • Stratum II:8個能力 (相當於primary mental ability)

      • 流動智力:天生的反應、敏銳程度等等,隨著成長而提升,隨著衰老而減少(約在60歲附近)

      • 結晶智力:隨時間累積而來的智力,隨著年齡而提升,但是在60歲左右到達高原期(可能與記憶力造成學習能力趨緩所致)

    • Stratum III:g factor

約翰.卡羅爾(John Carroll)承襲卡特爾與宏的理論模式,提出智力三階層理論(three-statum theory of cognitive ability),又名CHC模式(Cattell-Horn-Carroll model),最上層為一般智力(general intelligence);第二層為八項能力(broad ability);最底層為六十九項特殊能力(narrow ability),如演繹推理、歸納推理、數量推理等。如下圖(1)所示。

2000年時,心理學家約翰.麥格魯(John McGrew)再次整合前人觀點、修正CHC理論,為新近智力測量主要依據:上層g,中層含流體推理(Gf,指解決新奇問題能力,如歸納、演繹、邏輯推理)、知識理解(Gc,指獲取、使用語言和文化訊息的廣度與深度的能力)、短期記憶(Gsm,指取得、保存短期訊息的能力)、視覺空間處理能力(Gv,指產生、儲存、提取、轉換影像或感覺至心像的能力)、聽覺處理能力(Ga,指對聲音的反應能力)、長期記憶(Glr,指儲存新訊息並通過聯結而穩固訊息記憶的能力)、認知處理速度(Gs,指認知作業的順暢、自動化程度)、讀寫能力(Grw,指閱讀或書寫時陳述和取得知識的能力)、數理知識(Gq,指數字運算的掌握力),底層為s。

Carroll's Three Stratum Model of Human Intelligence: General intelligence (g) fluid intelligence (Gf), 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 (Gc), general memory and learning (Gy), broad visual perception (Gv), broad auditory perception (Gu), broad retrieval ability (Gr), broad cognitive speediness (Gs), and processing speed (Gt).

img_0207

圖(1) 約翰.卡羅爾(John Carroll)的智力三階層理論

  • 1.5 VPR模式

強森(W. Johnson)與布查德(T. J. Bouchard)的VPR模式源自於弗農(P.E.Vernon)於1960年代提出的智力結構模式(Vernon’s structure of intelligence model),該模式包含了g因素、語文教育因素(verbal-education factor)和知覺操作因素(perceptual-mechanical factor)。 強森與布查德延伸弗農的模式,發展出VPR模式(VPR model),最上層是g因素,第二層分為語文因素V(verbal)、知覺因素P(perceptual)與對靜態物體旋轉或移動的旋轉因素R(image rotation),如下圖(2)所示。

圖(2) 強森與布查德的VPR模式

2. 多維取向

  • 2.1 哈沃德.加德納(Howard Gardner)的多元智力理論

哈沃德.加德納(Howard Gardner)以他的多元智力理論挑戰「古典」整體智力觀,他認為不同文化的多元成人需要各種不同的技能,並做出結論:智力並非為單一潛在心理能力或g因素,而是許多智力的組合,因此智力是「在特定文化環境或社群中,解決問題或創造成果的能力」。人的智力並不侷限於智力測驗的結果,在生活情境中表現優異者,以傳統智力測驗來測量智力,並不依定能顯現他們的天賦。

加德納提出了智力可分為八個向度,語文、邏輯數學、空間、音樂、身體動感、自我了解、人際與自我觀察。加德納認為這八個項度彼此獨立,每個人都具備上述八種能力,只是程度上的不同。不同文化的成人表現出各種智力組合,雖正常人都具某種智力,但每個人擁有的智力組合,才是構成個體差異的基礎。透過腦傷病患的案例,成為了加德納理論的證據,此理論討論的智力本質,在許多人定義的智力下,可能根本不成立,但此理論使長久以來被忽視的能力(如音樂、人際等)開始受到重視。

2.2 邁克.安德森(Mike Anderson)的智力理論與認知發展

心理學家邁克.安德森(Mike Anderson)指出加德納的多元智力定義不清。再者,各種智力相關性過高,無法找出獨立於其他能力的特定心智能力。安德森根據瑟斯頓等研究者的整體智力概念,提出安德森的智力理論,而認為智力的差異源自產生思考的「基本處理機制」的差異。安德森指出,提供普遍能力的機制稱為模組(modules),且新模組的成熟得以解釋認知能力隨發展而增加。

除了模組,智力亦包含兩個特定能力,其一為處理命題式的思考,另一個為處理視覺及空間的功能。上述的能力由「特定處理器」執行,模組負責的是執行特定功能,而特定處理器負責較廣泛的知識類別,再者,特定處理器亦受基本處理機制影響。安德森的智力理論提出兩種知識的途徑:其一,透過基本處理機制,此及我們所稱的「思考」,可以解釋智力的個別差異。其二,為模組成熟後,以其作基礎而產生的知識,可以解釋智力發展。

2.3 羅伯特.斯騰伯格(Robert Sternberg)的智力三元論

羅伯特.斯騰伯格(Robert Sternberg)認為研究智力的目的不是區分個體智力的差異,他提出智力三元論(triarchic theory of inteligence)將智力分為三種:分析智力(analytic intelligence)、創造智力(creative intelligence)與實用智力(practical intelligence)。分析智力與傳統智力測驗獲得的結果相似;而創造智力指當人們面臨新問題或環境,處理問題與環境的能力;實用智力則是指解決日常生活中常遇到問題之能力。

斯騰伯格的三元理論重視經驗、脈絡以及基本訊息處理機制。理論包含三個次理論:成分次理論、經驗次理論、脈絡次理論。成分次理論有三個成分,其一,後社成分(後改為分析能力)負責問題處理期間的規劃、控制、評估等﹔第二,表現成分(創造能力)負責執行問題解決策略﹔第三,知識獲得成分(實用能力)負責問題解決間的訊息比較、編碼。

斯騰伯格經過實驗得出,關鍵成分是編碼歷程及比較歷程,試驗者將類比問題加以編碼,進而形成心理表徵,且其認為,個別差異主要在於編碼與比較歷程的效率。熟練的測試者,花較多時間編碼,形成的表徵較為正確,然而其解決問題所需時間未必較快。成分次理論未能解釋個體差異﹔經驗次理論著重處理經驗的影響﹔脈絡次理論重視認知活動如何融入特定環境脈絡,且焦點在三種心理歷程:真實世界環境適應、選擇、塑造。

  • 2.4 史蒂芬.塞西(Stephen Ceci)的生物生態理論

史蒂芬.塞西(Stephen Ceci)提出「多元認知潛能」,而非單一的整體智力或g因素。多元能力是能由社會環境或脈絡的機會所塑造。根據塞西的理論,日常或現實中的智力無法僅用整體智力或智商來解釋,而是取決於多元認知潛能及豐富、有組織的知識基礎。

「智商,Intelligence Quotient,简称IQ」的圖片搜尋結果

智商,Intelligence Quotient,简称IQ

智商,Intelligence Quotient,简称IQ,通俗地理解为智力,是人们认识客观事物并运用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智商(IQ). 是对人智力水平的一种表示方式,它代表一种潜在能力,提供记忆、 运算、 问题解决等生存必备的能力,也就是智力测验所测出的数值。 智商七种能力:观察力、注意力、记忆力、思维力、想象力、分析判断力、应变能力。

它是测量个体智力发展水平的一种指标。最早是由德国心理学家施太伦(L.W.Stern)提出,美国心理学家推孟在制订“斯坦福—比内量表”中引用IQ,并加以改进。IQ是用智龄(心理年龄)除以实际年龄所得的商,乘以100,即比率智商。其计算公式为:  IQ=MA(智力年龄)/CA(实际年龄)×100. 有人曾做过人群中各个IQ分数段所占的比例的统计:
人群中只有1%的人智商在140分以上;有11%的智商属于120分~139分;18%属于110分~119分;46%属于90分~109分;15%属于80分~89分;6%属于70分~79分;另外,有3%的人智商低于70分,属于智能不足者。

「iq」的圖片搜尋結果

智力是遗传基因控制的,人为无法改变,由于先天多种因素,人的智力发育会有所不同。通过一系列标准测试测量人在其年龄段的智力发展水平,它必须与灵商(SQ)配合运用才行。

属于智商(IQ)范畴的其他各種QQ

CQ 文商(CQ),全称为文化智商,对应英文为Cultural intelligence(CQ),它主   要表现为一个人对文化的理解和适应能力,其属于智商(IQ)范畴.

DQ 發展商數(Development Quotient) 是指個人促使物態或事態轉變的能力,發展商數愈高的人,愈有辦法改變環境進而創造環境。(应变能力)

DQ 區別性商數 Distinguishability Quotient

EQ 教育商数 Educational Quotient

GQ全球化商數(Globalization Quotient)

在重視全球化的未來,培養GQ全球化商數(Globalization Quotient)很重要,擁有世界觀並有吸取世界資訊能力的人,必定能夠在全球化浪潮中,更快一步掌握自身發揮優勢。

JQ 判断商数 JQ(Judgment Quotient) 
好的分析将会有好的判断,否则就变成妄断或赌注。因此要培养好的判断商数,则需从分析能力培养起。如果有好的判断,决策较不易出错。未来是与时间竞赛,因此要做出好的决策,就须依赖高的判断商数了。

KQ 知识商数 Knowledge Quotient

LQ (Lifelong Learning Quotient)終身學習商數

新世代的人才需要擁有工作生活上所需的各種動態能力,也就是在動態變化的環境中, 能夠及時充實所需解決問題之知識的能力。具有高終身學習商數的人,通常擁有高的學 習能力,且能掌握瞬息的變化,吸取新知的速度快,而且能在浩瀚如海的資訊中,搜尋 必要的資訊並轉化為知識,並透過累積、轉換與創造的過程。因此,學習如何學習(Learn how to Learn)各種不同領域的知識,以簡捷的方式掌握要領,同時與其他領域連結(Link)、 3 邏輯思考、哲學概念的培養皆有助於提升終身學習商數。

MQ 記憶商數 Memory Quotient

PQ 知觉商数 Perception Quotient.  知覺感知英语:Perception)是外界刺激作用于感官时,腦对外界的整體的看法和理解,它为我们对外界的感覺信息进行组织和解釋。在认知科学中,也可看作一组程序,包括获取感官信息、理解信息、筛选信息、组织信息。與感覺不同,知覺反映的是由對象的各樣屬性及關係構成的整體。

OQ 組織商數(Organization Quotient) 意指有條理組織事物的能力。組織商數高的人,容易建立生活秩序感,並有能力安排事情的先後順序。

QQ懷疑(问题)商數

RQ Reading Quotient 閱讀商數

RQ 推理商數(Reasoning Quotient),名偵探柯南堪稱是代表人物,能夠在眾多訊息中抽絲剝繭,找出事情的關聯性,並順利解決問題。換句話說,推理能力是解決問題的「先備能力」。

例如:歸納法或歸納推理(Inductive reasoning),有時叫做歸納邏輯;演繹推理(英語:Deductive Reasoning);溯因法或溯因推理(英語:abductive reasoning,也譯作反繹推理。

TQ (TIME QUOTIENT)時間管理商數:可充分運用時間做好生涯規劃

  1. 先後有序、輕重緩急,懂得時間管理的人,就有辦法分出輕重緩急把重要的事情先做好
  2. 一天24小時的運用
  3. RELAX BY KEEPING BUSY:聽老師講兩個小時比自己讀一整天還重要,做好時間的管理,睡眠不一定是放鬆的方法

UQ 理解力商數(Understanding Quotient)指對事物了解的能力,屬於人類認知的高階能力,與抽象思考能力同時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