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起佛陀成道只在菩提樹下一簞食一瓢飲,便不服反問:師父,請問為何台灣佛教各大門派一定都要大興土木佔地為王?

在語驚四座中,聖嚴師父沒有當頭棒喝,只意味深長地看看我:楊施主問的大問哉,我不能回答。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佛曰:不可說。

2009年2月聖巖師父圓寂後,獨自開了車上法鼓山去悼念。這是法鼓山建設好後,第一次上山。還我山林「本來面目」的「一窗一景」,碧水連天水天相映,大悲心起眾生平等。大殿祭壇莊嚴肅穆,講台正中央只放了一張師父往常坐的椅子,一本經書,簡單樸素一如在世。在眾僧不絕於耳的誦經聲中,我默念半天,不可遏止地流下了眼淚。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師父不答,因我不見如來。

駑鈍如我,六年後才開了智慧。 http://www.storm.mg/lifestyle/10408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