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一如預期在總統與立委選舉獲得壓倒性勝利,國民黨兵敗如山倒,選前之夜爆發的周子瑜影片事件是壓倒國民黨選情的最後一根稻草。在國際矚目下,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在她的當選演說中特別重申未來將建立具有「一致性、可預測性、可持續性」的兩岸關係。她更向中國喊話,兩岸都有責任盡最大的努力,尋求一個對等尊嚴、彼此都能接受的互動之道;台灣的民主制度、國家認同與國際空間都必須被充分尊重,任何的打壓都會破壞兩岸關係的穩定。

總統當選人蔡英文在當選演說中特別重申,未來將建立具有「一致性、可預測性、可持續性」的兩岸關係。她更向中國喊話,兩岸都有責任盡最大的努力,尋求一個對等尊嚴、彼此都能接受的互動之道。(REUTERS)
美國總統歐巴馬政府在第一時間向蔡英文發出賀函,並期待與新總統合作,同時啟動對兩岸的「預防性外交」(Preventive diplomacy),避免雙方在選後敏感時刻出現誤判與衝突。今天歐巴馬所派遣的特使前國務院副國務卿伯恩斯(William Burns)就會在「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薄瑞光(Ray Burghardt)陪同之下前來台北,向蔡英文總統當選人和總統馬英九傳達信息。
北京國台辦則在台灣大選結果底定後發出聲明重申「我們將繼續堅持『九二共識』,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活動,願意與所有認同『兩岸同屬一中』的政黨和團體加強接觸交流。」歐巴馬政府同時也派出副國務卿布林肯(Tony Blinken)前往北京進行斡旋。
長久以來,影響台灣總統大選的最大外部因素就是中國和美國,若再加上國民黨和民進黨,就構成這場美中台三邊賽局裡的四個角色(players)。而過往民進黨僅有的兩次總統大選勝選,美方照例也都進行即時而密集的外交穿梭。

美國前副國務卿伯恩斯(左)昨晚抵台,美國在台協會處長梅健華(右)前往機場迎接。伯恩斯今天將到民進黨中央拜會總統當選人蔡英文。(記者姚介修攝)
2000年大選選前,陳水扁在連戰、宋楚瑜分裂之際有機會當選,選前向華府承諾後來就職演說「四不一沒有」裡的「三不」,讓美方在最後關頭選擇不介入,也讓民進黨完成台灣第一次的政權輪替。選後,當時的柯林頓政府立即派遣前眾議員漢彌爾頓(Lee Hamilton)前來與陳水扁溝通。2004年陳水扁推動和平公投,一度惹惱小布希政府,形成阿扁一人打美、中、國民黨三方的險境,卻依然驚險連任,但選前發生319槍擊事件讓連戰不接受敗選結果要求重新驗票,泛藍群眾更占據凱道一週,美方一度延遲發出賀函,最後也是由國安會亞太事務資深主任葛林(Mike Green)前來化解可能的緊張情勢。
美方對台灣總統大選結果當然都有精準的判斷,選舉結果會否挑動兩岸關係的穩定也構成華府主要戰略思考。2011年秋天蔡英文以總統候選人身份訪問華府,遭到白宮高層官員以極不友善的媒體放話方式打壓,當時歐巴馬政府滿意馬英九首任任內兩岸關係的平順,讓小英一人獨自「一打三」,承受華府干擾的程度始無前例。
這次大選,華府早已掌握國民黨衰敗的選情,押寶小英的勝選,加上民進黨這幾年與華府有效溝通、強化互信有成,去年小英訪美向歐巴馬政府提出維持兩岸現狀的保證,讓華府早就決定維持中立,也讓這場四方賽局形成民進黨行有餘力對抗弱勢國民黨與慎審的北京之局。

去年蔡英文訪美向歐巴馬政府提出維持兩岸現狀的保證,讓華府早就決定維持中立,也讓這場四方賽局形成民進黨行有餘力對抗弱勢國民黨與慎審的北京之局。(AFP)
北京對台灣選情發展早已瞭然於胸,選前幾個月北京高層幾乎未對蔡英文直接批判,多位重量級中方學者與前國台辦官員也紛紛釋出下列風聲,包括:民進黨重新執政不是世界末日、兩岸闗係不會因為民進黨勝選而有所影響、蔡英文比陳水扁更為理性等。就連習近平打破眾人眼鏡決定和馬英九進行「馬習會」的主要原因,都被解讀成是為了藉此稀釋內部鷹派對他的對台政策失敗的反彈。選前北京各研究智庫私下早已開始邀約選後綠營智庫人士進行交流。可見台灣選舉結果真的給北京製造「地動天搖」的震撼,北京也必須務實面對。
華府這次給予蔡英文中立不介入選情以及選後即時的支持,除了與小英和民進黨獲得強力的民意授權有關,也涉及未來歐巴馬政府,甚至明年美國新政府對中態度開始強硬有關。歐巴馬任內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成型,他在日前國會國情咨文演說多次強調不能讓中國制訂遊戲規則,所以美國推動完成協商的「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是制衡中國崛起的重要戰略。與美、日交為親近,又被華府視為可預測、不會製造意外的蔡英文政府,當然是美方樂意合作的對象。
在此情況下,北京必須對台灣有清楚正確的認知,才能避免對台灣做出不理性的誤判。
首先,蔡英文與民進黨的民意授權強於2000年的陳水扁,蔡英文獲得56%選票與民進黨在立法院占六十八席的高支持度,展現完全執政的堅實政治實力。這和2000年陳水扁只拿到39%選票,民進黨在國會也是少數的情況完全不同。
其次,台灣這幾年來日益升高的台灣認同,是北京無法漠視的事實。每隔四年出現的一百多萬年輕首投族,加上這次大選三十歲以下年輕選民佔20%,以及過去兩、三年興起的白衫軍、太陽花等以年輕世代為主幹的公民運動,都深深衝擊馬政府過度「傾中」的兩岸政策。這股以網路快速連結為工具的新世代力量將左右未來數十年台灣對內與對外關係的走向,即使重新執政的民進黨都必須正視。

以年輕世代為主幹的太陽花學運,衝擊馬政府過度「傾中」的兩岸政策。以網路快速連結為工具的新世代力量將左右未來數十年台灣對內與對外關係的走向,重新執政的民進黨必須正視。(記者廖振輝攝)
復其次,國民黨再三高舉的「九二共識」經過周子瑜事件已經嚴重破滅,在台灣年輕族群中有超過90%自認是「台灣人」的國家認同感高漲驅使下,十六歲的周子瑜自認拿中華民國國旗是天經地義的事,沒想到竟會是催化中國民族主義意識的導火線,這無疑是對馬政府「一中各表」最大的諷刺。「一中」只能在台灣內部「自表」,走出台灣就沒有中華民國存在的空間。周子瑜事件給台灣年輕人上了一堂最真實的國家認同課。
最後,如果北京是理性的決策者,就必須認清國民黨的衰敗可能非一時現象,在欠缺新一代領導人的結構性挑戰下,北京必須做好長期和民進黨務實交往的準備。
總之,考量到上述美中台三角關係以及台灣社會最新民意對兩岸關係看法的真實演進,2000年時候的中國共產黨既不瞭解民進黨,也不信任民進黨。2016年時候的中國共產黨早已對民進黨做了許多研究與接觸,瞭解有所增加,互信依然不足。民共互信可以建立,但套句中國人常用的話,那必須是建立在北京正確的認知之上。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157652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