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近代思想家阿多諾(T. Adorno)是第一個從「社會控制」角度來研究法西斯威權歧視人格的思想家。他指出,有些國家的體制,透過層級官僚的運作、教育的浸潤等方式而形成國民的法西斯反民主人格,久而久之,這種法西斯的歧視刻板人格就會成為見怪不怪的「約定俗成」,人們對壓迫歧視也會習慣性的去做「壓迫性的否認」。歧視天天都在做,但人們早已習慣,寂靜無聲。

省籍歧視 國民黨內固定文化

而國民黨在政治上的省籍歧視,就是可以用阿多諾理論來解釋的現象。他們那一群外省掛官僚,早已習慣性的認定只有他們是天生貴族,只有他們才有治國能力,而台灣人則是天生的次等人。他們的體制裡也會有一些台灣人附屬官僚,但這些台客必須唯唯諾諾,只配提皮包和當表決鼓掌部隊,不允許有自主的意見。凡是有主見的人,那些外省掛當權者的自動防衛機制就會啟動,將對方打成異類或匪類。而最荒謬的是,雖然這種省籍歧視他們天天在做,卻有個機制禁止人們去談論這個問題,任何人只要一談省籍歧視,就會被扣上「挑撥族群關係」的大帽子。正是因為存在著這種「壓迫性的否認」(Repressive denial)機制,台灣政治上的省籍歧視遂一直繼續,並成為國民黨內的固定文化,並一直在惡化。

而現在,國民黨內的這種省籍歧視因為持續惡化,而到了明目張膽、肆無忌憚的程度,終於在這次二○一六年大選的總統候選人提名上正式引爆。

馬王心結 始於馬王爭黨主席

一般人都認為二○一三年的「九月政爭」乃是馬王心結之始,但事實並非如此,早在王金平與馬英九對選國民黨主席開始,王金平就犯了國民黨外省掛的大忌。這些外省掛早已認定黨國的真正權力乃是他們所有,不容台客參與。因為王金平犯了大忌,他遂被視為異類,當時馬金替他扣上的帽子乃是「黑金」。後來王金平因為在「服貿協議」不能配合馬的需要,馬金江遂發動「九月政爭」,企圖把王鬥臭鬥垮。馬鬥王當時,除了檯面上的「關說」理由外,在檯面下,馬團隊也在軍眷區發動耳語,宣稱王是「藍皮綠骨」,是「台獨同路人」。這些外省掛的鬥王已升級到了意識形態的程度,及至太陽花學運興起,馬金體制更挑明的認定王就是「台獨」,已成了必殺的敵人。

所以這次候選人提名,從領表登記開始,馬金體制即把卡王做為他們的第一目標,黃復興這個外省掛的核心團體,並表明了「誰都可以,就是王金平絕不可以 」。這次候選人登記,國民黨的A咖級人物都不敢表態,特別是王金平拖到領表最後一天才決定不去領表登記,就是他害怕一旦領表,馬團隊必定發動天搖地動的大圍剿,意思就是,國民黨這次被提名人所以歹戲拖棚,人們一定不能疏忽了馬英九所發揮的鎮懾作用。由六月七日,王金平的氣再也憋不下去,終於跳出了「義不容辭」這句話,第二天國民黨的馬派媒體立即出現如果是王國民黨就會「亡黨亡國」之論,國民黨的國安體系立即政軍特大動員挺洪。

提名內戰 馬藉挺洪擊垮朱王

這等於證實了長期以來的一種說法,馬團隊早已鐵了心,王金平這個國民黨的本土派絕不可留,他們用盡一切方法,也要讓洪秀柱通過防磚的門檻。只要能卡死王金平,B咖或C咖都不重要。在馬的算計裡,只要他全力發動挺洪,對內就藉著這次提名的內戰,一舉就擊垮了朱立倫和王金平兩個對手,宣示出他仍是國民黨的實質主席,國民黨的外省掛即可放心,國民黨的台客勢力完全被殲滅。

根據一個熟知國民黨的人研判,馬當今的策略模式,乃是:

他發動所有政軍特及媒體力量,拱洪過關,而人們都知道洪在權力政治上,乃是個圈外人,她只是藉著馬鬥朱王的縫隙,運氣好的話可以撿到總統候選人的身分,但對副手人選、如何競選等重要衍生問題,都超過了她的能耐,必須由馬指定。以前馬的計劃是由江宜樺參選總統,現在馬則可能力推江宜樺為洪秀柱的副手,江名為副實為正,真正操盤的仍是馬英九,因此二○一六大選,事實上仍是蔡英文對決馬英九的選舉。

由於二○一六大選是馬生死存亡的選舉,他必定以百分之兩百的超全力以赴,他會施展出什麼伎倆?會動用什麼撇步?會和北京如何套招聯手?都難預料,因此二○一六對蔡英文將是一場難以樂觀的苦戰。最近蔡英文表示,「絕對、絕對,不可以輕敵。」「絕對不要低估對手的求生意志。」蔡是民進黨裡還沒有被必勝想像沖昏了頭的少數人之一。

因此,到了現在,已到了台灣人民民智覺醒,起來終結那些外省掛權貴歧視台灣人民的時刻。那些外省掛權貴因為缺乏台灣自主意識,在馬英九任內遂恣意亂行,犯下了許多天怒人怨的錯誤。而他為了打壓國民黨內台客的自主意識,更對國民黨本土龍頭王金平整肅圍剿,無所不用其極,任何稍有良知血性的人都看不下去。

外省掛特權對決本土台灣人

所以二○一六大選,事實上是有兩場重大戰役。第一場是外省掛特權勢力與本土台灣人的決裂,接下來才是代表台灣本土勢力的民進黨與國民黨的對決。現在這些外省掛打壓王金平已經展開,一百多顆星星和許多馬的親信官僚,全部披掛上陣。這些人對台客同志心狠到這種程度,這種內鬥舉世少見。國民黨內的台客還要緘默忍耐下去嗎?

(作者南方朔,文化評論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