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在短短四個月內,下跌近四○%,這不僅僅是每次加油省下一、二百元的小確幸,油價下跌的變局,正悄悄地上演。
看不懂油價在跌什麼,企業經營者可能錯失獲利良機!
搞不清楚油價下跌的效應,國家財經政策方向將迷航!
無法判別油價下跌造成的資金遷徙潮方向,投資者可能成為輸家!
要成為這場變局的贏家,先從全方位了解這一桶黑金開始。
最近,台塑石化位於台北市敦化北路的企業總部,來了一群罕見的貴客——中東原油供應商的業務代表。之所以稱這群人「罕見」,是因為以往他們對待規模較小的亞洲中小型煉油廠,總是相當驕傲,而這次主動來拜訪台塑石化,態度卻是謙卑地讓人難以置信。
在石化產業有四十幾年經驗的台塑石化董事長陳寶郎說:「以前都是我們帶禮物遠赴中東,去拜託他們賣給我們原油。這一次,好像太陽打從西邊出來一樣,竟然是中東的原油商人主動飛來台北拜訪我們,而且還死纏爛打,企圖說服我們跟他們簽十年價格浮動的原油供應合約!」原來,過去原油供應合約一般都是簽一年。
油價大跌不是景氣的錯,而是精密的利益盤算
亞洲煉油廠的規模普遍較歐美小很多,陳寶郎透露,中東原油商賣油有個行之多年的「潛規則」——如果一桶原油賣到歐美的合約價是一百美元,賣到亞洲就是硬要多加○.五美元至一美元不等。
這條潛規則,雖然令亞洲煉油商不滿抗議多年,掌控全球原油供應三分之一的中東油商卻依然故我,態度就是一副「你不買油,反正要買的人多得是」。
美國在今年六月解除原油出口禁令後,已有兩艘美國油輪從東岸抽完油後,航向亞洲;也陸續收到日本、韓國等煉油廠的訂單,中東油商們驚覺事態嚴重,亟思反擊之道,他們擔心稱霸數十年的全球原油市占率,被美國頁岩油商鯨吞蠶食。
九月、十月,中東油商業務大軍們開始主動出擊,飛往包括台灣在內的世界各個煉油廠,進行「閃電固樁行動」。
他們放軟以往直挺挺的身段不消說,甚至不惜祭出價格割喉戰術。尤其是針對「一級戰區」——全球最大原油進口市場的美國煉油廠,私下給予較便宜的合約價暗盤優惠,降低他們使用頁岩油的誘因。接著,索性連美國頁岩油鎖定的出口市場——亞洲煉油廠,也一併主動給予降價優惠。
低油價影響的不只是大老闆,而是你我的生活
油價在短期內重挫,感受最強烈的莫過於台塑石化的原油採購人員。陳寶郎說,一艘大型油輪可載二百萬桶原油,從中東駛來台灣約需二十四天。以油價最近四個月劇烈的跌幅,往往二十四天內一桶油就跌價十美元,油價如果以離岸價格計算,等油輪抵達雲林麥寮港時,台塑化什麼事都沒做,一整艘船的原油就平白損失逾六億元新台幣。
也有一些人從油價下跌獲益多多。台灣大車隊的趙姓職業司機說,九五無鉛汽油今年八月每公升還高達三十四.五元,現在已跌至二十八.四元。在市區跑的計程車平均約每二天加一次油,每天約用三十公升,每個月跑二十五天的話,等於一個月可以省下四千五百多元。「省下這些錢,足以讓老婆買一星期的菜了!」趙姓司機笑呵呵地說。
低油價造成全球經濟質變,利多於弊
油價下跌有助通膨率下降,總體來看,如果通膨率下滑,各國央行將更加有恃無恐地傾向寬鬆銀根,其他國家甚至躍躍欲試地效法美國QE政策實行的可能性。在主要國家央行如日本、中國、歐元區、英國等陸續祭出寬鬆貨幣政策下,可以說,低油價為股票市場塑造出一個上漲的有利環境。
油價下跌受惠最大的當屬美元。其次,原油主要進口國,如美國、歐元區、中國、印度、日本甚至台灣的股市皆將受惠;而受害的資產,當屬原物料商品與原物料出口為主的國家股市,如澳洲、非洲、巴西股市,以及原油主要出口國,如俄羅斯與中東股市。
如同蝴蝶效應一樣,這是一場你我皆將被捲入其中的變局,唯有看清楚變局,抓對趨勢,才能在詭譎多變的局勢中成為贏家。 https://tw.news.yahoo.com/%E6%B2%B9%E5%83%B9%E5%A4%A7%E8%B7%8C-%E9%9D%9E%E6%87%82-%E4%BA%8B-153355670.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