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對台灣而言,是詭譎多變的一年。日前澎湖才發生十幾年來最大的境內空難事件,高雄竟然又發生史上最大的氣爆事件,不僅死傷慘重,重創後的街道,猶如戰爭後的廢墟,在繁華的城市中,近三十條人命竟然瞬間消失,三百多人受傷,令人不敢置信。另一方面,連年下滑的經濟已到了谷底,今年GDP可望保三,股市也悄悄逼近萬點,民眾消費信心大增,經濟似乎出現一線生機。 其實,何止台灣反常,全球的政治、經濟、戰爭、極端氣候、疫病,也都產生一種突變狀態︰一方面傳來正面訊息,一方面卻常以一種前所未見的驚悚面貌出現。在國際政治上,到處佈滿地緣政治的危機。亞洲有東海、南海的主權之爭,牽涉中日這兩個世仇,與東南亞國協等新興國家,台灣則位於衝突的核心位置。而陷入內戰的烏克蘭,成為歐美民主勢力擴散與俄羅斯企圖恢復昔日榮光的角力點。為此,馬航班機上近三百名乘客無辜罹難,而西方則對俄羅斯展開冷戰之後首見的經濟制裁。而全球為此付出的代價會就此結束嗎? 另外,區域衝突愈演愈烈。敘利亞內戰多年,早已成為人間煉獄;以巴之間的殺戮再起,儘管全球輿論發出人道呼籲,但以色列依舊悍然砲轟加薩地區,造成大量平民與小孩死亡。阿富汗、伊拉克連年征戰,情勢依然不穩,如今伊拉克叛軍一路勢如破竹,現政府岌岌不保,恐將危及全球石油供給。非洲則仍是最不穩定的區域之一,貧窮、戰爭、貪婪政客、軍閥,以及致命傳染病的流行,再再讓此一大陸到了廿一世紀仍難脫黑暗大陸污名。總之,國際政治形勢似乎比一百年前觸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一九一四年存在更多不穩定變數。尤其美國、俄羅斯、中國、日本等強權,仍然糾纏在百年來的歷史恩怨中,一旦衝突引爆,會不會再發生一場世界大戰,確實令人憂心。 全球政治動盪不安,經濟亦是載浮載沉。表面上,全球經濟似已脫離金融海嘯的陰霾,美國聯準會逐步縮減購債規模,意味過去急救經濟的「QE仙丹」﹙量化寬鬆﹚已經發揮藥效,目前只待啟動升息,即可確認經濟復甦。但實際上,經濟復甦仍存在變數,例如美國失業率的降低,真相是部分失業者待業多年後,最後失望不再求職所致。因此才會出現經濟成長,但勞動參與率卻降低的矛盾現象。聯準會顯然相當清楚美國經濟的實際狀況,才不敢輕易啟動升息,擔心戳破經濟復甦的假象。但是,金融、大宗商品市場顯然由於資金挹注而出現榮景,美德股市皆創下歷史新高,全球房地產也都在高檔,造成投機市場鼎盛,但實體經濟表現卻乏善可陳的景象。在聯準會逐漸收回資金後,這場金融市場的歡樂派對,恐怕即將曲終人散。事實上,國際清算銀行連日來也不斷提出經濟泡沫化危機的預警,要求各國央行不要再提出刺激景氣措施。因此,這種由資金堆砌出來的假象能否持續,確實值得各國政府警惕。 總之,多數天災人禍,如颱風、地震或墜機、氣爆等災難,因為是突如其來的巨變,一般民眾能做的有限,但政府平時就應做好基礎建設與公共安全的控管,才能善盡保護民眾生命財產的責任。然則,經濟風暴或泡沫破裂,卻都有跡可循,特別是這些年來全球股市房市的榮景,完全缺乏基本面的支撐,是前聯準會主席葛林斯潘所稱的「非理性繁榮」,它的破裂是必然的結果,差別只在於即使是經濟學家也無法預知時間。加上政治動盪亦會衝擊經濟,因此在地緣政治衝突不斷下,經濟市場偶爾出現阿根廷債務違約之類的黑天鵝事件,全球各地隱然浮現不祥之兆時,政府更應善盡監管之責,讓台灣免於再次受到金融風暴的侵襲。 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80165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