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8日广西洞穴深潜事故报告及反思
2014-05-05 王远 WUD水下探索

2014年4月18日在广西都安大兴九墩北洞穴发生了一起潜水事故。在此次事故中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和潜水buddy—王涛。事故发生以来,我一直沉浸在失友的悲痛之中不能自拔,万幸得到众多好友们的相助方能妥善安置王涛后事,并在大家的支持和激励下积极进行康复治疗。在这段恢复期,我看到网上一些关于此次事故的媒体报道和坊间传闻,内容大部分不准确或以偏概全,与事实相差甚远。(有部分媒体在事发后胡乱编写事故情况,更让人愤怒是在未经逝者家属同意情况下披露逝者真实姓名,为逝者家属及其亲友在工作和生活上带来麻烦,在此表示强烈谴责)
作为此次事故的幸存者,借此向大家讲述整个事故发生的全过程,希望通过总结和反思,通过我们沉痛的失去,能让所有热爱潜水的朋友从中学习到经验教训,避免悲剧重现。

事故日期:2014年4月18日
事故发生时间: 下午3点
遇难者: 王涛 ,男性, 年龄34岁
生还者: 王远, 男性, 年龄32岁
潜水类型:洞穴潜水
最大深度: 166米

洞穴状况:
广西都安大兴九墩北洞穴
洞穴入口深度:18米
最大深度: 超过170米
洞穴形态: 阶梯
通常能见度: 5-10米
事故当日能见度:2米
水流:微弱
水温: 19度

潜水目的:
进行170米的大深度洞穴潜水探索。
潜水员信息:
王涛
潜水员级别: WUD CAVE 2 , UTD CAVE 2 , NSSCDS FULL CAVE,GUE T1
洞穴潜水开始日期: 2009
洞穴潜水经验:200+
首次在事故洞穴潜水日期:2010
在事故洞穴潜水次数:15
曾经最大洞穴潜水深度: 122米
曾经最长穿越距离:1000米
洞穴潜水地: 中国,菲律宾,墨西哥,美国

王远
潜水员级别: WUD CAVE 3  , PSAI/NSSCDS FULL CAVE, UTD/NACD CAVE DPV, TDI CAVE REBREATHER/ ADVANCE TRIMIX
洞穴潜水开始日期: 2008
洞穴潜水经验:400+
首次在事故洞穴潜水日期:2010
在事故洞穴潜水次数:15+
曾经最大洞穴潜水深度: 122米
最大开放水域潜水深度: 150米
曾经最长穿越距离:3000米
洞穴潜水地: 中国,菲律宾,墨西哥,美国,法国,葡萄牙

周沛
潜水员级别: WUD CAVE1/TEC DEEP 1
洞穴潜水开始日期: 2013
洞穴潜水经验:15
首次在事故洞穴潜水日期:2013
在事故洞穴潜水次数:3
曾经最大洞穴潜水深度: 51米
最大开放水域潜水深度: 63米
曾经最长穿越距离:100米
洞穴潜水地: 中国,菲律宾

潜水计划:
水底气体气量计划使用1/3原则
最大计划深度:170米
最大计划水底时间:20分钟
预计减压时间: 3小时50分
分工:王远负责带路,并延续引导绳,王涛负责布置箭头,上升王远负责引导停留
减压计划: 从84米开始进行阶段减压,深的阶段使用BULHMAN 表格,后半段减压采用气泡理论
气体选择: 因为水底停留时间短,所以接受略高的氧气分压,来缩短减压时间。水底气体保持恰当的氮气含量避免HPNS,切换气体逐渐降低氦气含量避免IECD
方向:洞穴向西北方向延伸
风险分析;低能见度需要靠近引导绳,大深度需要每分钟查看气压表,漏气及灯光故障

提前置放 21/35在57米, EAN35在50米(切换深度36米),EAN 50 在21米, O2在6米
下潜- 75米使用18/45, 75米取下18/45挂引导绳上,切换到第一阶段气瓶8/70
使用完毕第一阶段气瓶切换到第二阶段气瓶,最后使用主气瓶。(王涛因为一个阶段气瓶氧气为10%,预定在上升时在150米时开始使用)因为深度大,时间紧迫,所以事先约定自行切换阶段气瓶,切换阶段气瓶不做交叉检查。 仅在切换减压气瓶时交叉检查

事故经过:
1、缘起:
自2010年在九墩进行第一次洞穴潜水之后,我和王涛一直迷恋这里,婀娜的水草和从地下源源不断冒出的泉水吸引我们一次次到访。从第一次的40米深度,然后55米、75米、90米一直到122米,我们在这里的南出水口,北出水口以及台阶下的出水口,多次潜水。我们希望能找到水平的通道,也就是这里地下河的主水道。在冬天这里的能见度甚至可以达到15米,这个幽深的水下隧道吸引着我们不断加大深度。我和王涛在今年初的梅州洞穴潜水后就开始酝酿一次更深的潜水。但是对于这个领域,有很多未知因素,最大的问题就是减压方面以及身体状况。
2014年3月,法国洞穴深潜员PASCAL(世界深潜记录保持者)将九墩北出水口主绳延伸到160米深度,得知此消息,我专程来到广西请教洞穴深潜的问题。平时我使用RD计划潜水,但RD我只用于120米以内的潜水,我希望从他这里得到一些有帮助的信息来制定合理的减压计划。
PASCAL提供的帮助时毋庸置疑的。根据他的建议,我们的计划结合了溶解理论和气泡理论。PASCAL也提到潜水员在超过170米之后大都会出现生理上的问题,包括HPNS,上升时突然的昏迷和减压病等等。因为这种深度减压表格研究未臻完善,但是在170米以内相对是安全的。我详细询问了PASCAL本人下到160米深度洞穴潜水的情况,我排除了洞穴失去能见度的可能,也确认了通道的方向和大小。随后我与王涛进行研究评估后,认为对下潜到170米内这个深度进行潜水的计划评定为复杂但是难度不大的潜水,所以我和王涛制定了继续延伸主绳到170米深度的计划。
计划、装备很快制定准备到位。因为王涛没有超过125米的潜水经验,我告诉王涛让他跟我一起到菲律宾宿雾进行一次150米的开放水域潜水。但是因为王涛的工作安排问题,他没有时间来宿雾训练,于是我们商量后最终确定直接在广西进行测试潜水,最佳结果是按计划达到170米,但是看状态调整实际到达深度。
4月15日,我从菲律宾赶回与王涛、周沛三人到达广西汇合,因为连日降雨导致能见度在大约2米左右。我们首先进行了一次75米深度的CHECK DIVE,发现水流并不强烈,不会影响减压停留和加大进入洞穴的阻力。能见度虽然在2米左右,但是洞穴隧道不算大,之前多次在此洞穴潜水,也曾遇到低能见度情况,我们很熟悉引导绳位置,所以我们评估认为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之后两天,我们练习了潜水需要做的一些程序,比如轮换和切换气瓶等。并细致调配了潜水需要的二十几个气瓶。进行深潜前的一天,我们三人一起下水铺设了所有的减压气瓶并一起反复讨论记录了潜水计划。一切都准备就绪,就等入水完成潜水了。我和王涛除了激动外没有任何紧张。
2、下潜
完成水面装备检查后,我和王涛开始下潜,途中检查沿路线绳检查减压气瓶标签和剩余气量,我们顺利到达75米深度并且挂好18/45,切换到第一个阶段气瓶,这时王涛用灯示意我,我的阶段气瓶一级头接口漏气,我关闭气瓶,重新拧紧一级头,再次打开,漏气停止(可确定此时王涛的潜水状态正常)。这时水底时间大约为12分钟。
随后我们沿着斜通道继续下潜,在100米时遭遇低能见度区域,大约能见度50厘米,很快穿过低能见区域,能见度恢复到3米左右,我们继续向下潜到120米后,互相检查状态,确认双方一切正常后,继续下潜
我在150米左右切换到第二个阶段气瓶,王涛依照原计划切换到主气瓶,随后我们到达164米,王涛在引导绳布置箭头,我向下继续探查了一下通道方向。这时我的END大约在四十多米的水平,呼吸有些加速,略有麻醉的感觉,按道理我和王涛都不应该有不清醒的感觉,因为我们曾经做过多次开放水域75米空气深潜练习,包括夜潜。当时王涛正在布置箭头,目测状态情况正常。

3、上升(丢绳)
大约1分钟左右时间我们开始上升,此时整个潜水时间大约在21分钟。上升时我的第二个阶段气瓶剩余130bar。当到达130米时,能见度只有2米,令我窒息的事发生了,引导绳在绳结处没有了延续。引导绳不见了!!! 我的心立刻发凉,和王涛对视了一下后,我决定立刻采取行动,利用通道是斜向下的地形特征沿墙壁环形上升搜索引导绳(因为在这个深度,气体消耗非常快,没有时间再次固定绳结绑线)。
留给我们处理紧急事件的时间所剩无几,此时,我和王涛都感到紧张,但我们没有时间去害怕,我要做的就是利用地形尽快找到引导绳。大约2-3分钟左右我们在洞穴通道中间找到了垂落的引导绳,我悬着的心立刻放了下来。

4、共用气
引导绳找到后,这时我已用尽第二个阶段瓶,切换到主气瓶继续上升。 到达120米左右深度时,我突然感觉到灯光的晃动,我低头一看,紧随我的王涛卡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下,他将灯对着自己的脖子,示意即将没气,动作冷静,正确。
王涛竟如此快速消耗完气体令我很吃惊,我本能动作地将长喉立刻给到他嘴里,然后展开长喉,两人开始共生呼吸上升。
当时我查看自己的气压,只有130左右,我快速估算了一下在这个深度气量,只能支撑两个紧张的潜水员大概3到4分钟时间,突觉压力空前巨大。于是我立刻给了王涛上升的手势,他冷静地用OK手势回应我,两人开始上升。我把气压表放在了胸前方便随时查看。
由于气量限制,我决定先尽快共升到75米处我们放置的阶段减压气瓶处再做问题检查排除。于是我们开始沿绳加速上升,这里离我们的第一个减压瓶还有很远,我知道必须要加快速度才行。我左手接触引导绳,避免丢失引导绳,抬头躲避突出的岩石,右手拉着王涛在我侧面上升,气压表在快速下降,人在快速上升,这让我有不清醒的感觉。

5、失友
当在90米左右时,我左手扶住岩石,右手用灯照深度和气压,剩余40左右气压,但离阶段瓶只有15米左右了,险情马上会得到缓解。就在这时我侧身看到王涛在往上漂,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他,没有抓住,再抬头看时,已见不到他踪影,长喉随之掉下,那过程就是1秒钟,一瞬间!
我并没有看到王涛有任何挣扎和试图去抓我或者抓主绳或者抓岩壁的行为。我意识到出状况了,捡起长喉沿绳立刻向上追了十几米都没有找到他,因为气量很少能见度低,我不敢离开引导绳去四下查找,当时我的意识开始不清晰,感觉在做梦,闭上眼睛,我使劲摇头让自己冷静,试着深呼吸,但是感觉到了呼吸的阻力不断增加,再次查看自己的气压,大约只有20左右,随后我来到75米处,找到放置的的18/75,快速打开气瓶并切换,然后将18/75挂在身上。

6、寻找
重新换上气瓶后,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最好的朋友王涛出事了!亿万倍的孤立感突然来袭,我在内心告诉自己,一定要找到他,一定要带他出洞。我立刻捂住灯光,查看是否能看到他的灯,那时候,洞穴里一片寂静,熟悉的道路仿佛都变了样,我曾5次到达75到85米这段,应该是非常熟悉,这段基本是垂直向下的,王涛去哪里了?我沿绳继续在洞内寻找了几分钟,随后查看气压只有40了(因为先头曾经使用过),我决定去拿我的21/35,我没有用王涛放置在75米的18/45,我天真的认为万一他能回到气瓶还可以使用,于是来到57米,将用空的阶段气瓶挂在绳上,拿了我的21/35,挂在身上并切换后重新返回深处去寻找,我那时很清楚我用的气体不能超过66米,那时候我只有一种念头:我要找到王涛,他出事了,我也不愿独活。
我沿着绳子下潜,捂住我的灯光,寻找他的灯光,我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下意识地不断看气压,看深度,70、80、90米。我试图去感觉氧中毒的感觉,脑海不断涌现教课时不断像学生传授氧中毒的症状征兆,我想如果我抽搐了晕眩过去了就可以陪王涛去了。
来到90米,我环视四周回想着王涛出事的那一幕,心里处在崩溃的边缘,那一刻我仿佛晕厥过去一样,没有了任何知觉和意识。
当气压只有60时,求生本能逼迫我开始快速上升到50米,拿了我的EAN35挂在身上,回到了36米切换,我本来应该在84米开始减压停留,75到57米应该停留7分钟,在57-36米应该停留14分钟,但当时我已无法平静完成停留,我失去理智般忽略所有停留上升,想尽快告诉支援潜水员周沛所发生的一切。从36米快速上升到21米,终于看到了周沛的灯光。

7、求生(部分经过援引周沛叙述)
与支援潜水员周沛汇合后,我向他示意王涛和我失散了,他非常吃惊,在水下冲着我叫,那时的周沛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现实,他没有理会我,独自沿绳下潜试图寻找王涛踪迹。
当见到周沛后,我紧张的心态开始松弛,大约1分钟后,我在21米感觉到了岩石在眼前360度旋转,我一下就不行了,抓住岩石,感觉整个人在旋转,我看到周沛返回找我,我一把抓住他,告诉他我有问题,他开始带我上升到18米,但是腿部关节发生的剧痛,提醒了现在的状态,我知道肯定是急速上升导致氮气和氦气气泡在身体内膨胀,我必须要回到深的地方减压,我示意周沛向下,让他扶着我回到36米开始停留,这时疼痛消失了,我抓住岩石,但头仍在昏,周沛还在试图寻找王涛,我向他示意我不行了,让他看着我。
那时,我意识到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了。我试图寻找我现在状态的原因,我在倾听自己的身体,我猜测是过快上升,氮气气泡膨胀引起的? 还是氧气中毒的症状?还是内耳减压病(IE CD)?  我不知道,我希望增加深度停留能够缓解眩晕,但是没有效果,在周沛帮助下我开始缓慢向上,在33米 30米 27米 和24米完成了停留大约20分钟,随后周沛给我拿来了放在21米的EAN50,那时眩晕加剧,感觉到了反胃,恶心。很快我就开始不断呕吐。那时我浑身无力,但是还是努力让自己呼吸,我怀疑自己氧中毒,我切换回长喉,试图呼吸低氧气体缓解症状,但是没好转,我又切换回了EAN50,随后我开始间歇性抽筋,我示意周沛带我到18米停留,他开始带着我向上,抽搐时,我拼命抓住他,内心告诉我要呼吸,每当稍微好转,我就看看时间,看看深度,我知道如果不完成所有停留,上水后,我也会死去。
在水下周沛示意我他要上水打电话求救,我抓住他,让他不要离开我,因为我清楚知道王涛已经没法救出,而我正在死亡线挣扎,无法自己控制深度,一旦周沛离开,我的生命也就结束了。于是周沛继续陪着我上升,我有限的意识局限在呼吸,绳、时间、深度。我在用意志力坚持,拼尽全力完成剩余停留。因为身体竖直,干衣气体全部排出,我开始感到寒冷,试着给干衣里充点气,增加保暖性,但是反复上下已经消耗了全部ARGON BOTTLE,我根本无力切换干衣到主气瓶来充气。当上升到6米时,周沛帮我切换了纯氧,并帮助我每20分钟切换一次低氧气体来防止氧气中毒。在6米阶段,我已经基本失去意识,迷糊,然后感觉有人拍我,睁开眼睛,看到周沛在问我是否OK,一看表过去了10分钟,过了一会又不清醒了,周沛又把我摇醒,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决定升水告诉周沛水下发生的一切。周沛带我缓慢到水面,我简单地讲述了事情经过,周沛叫围观群众报警并通知了120。我感觉这时右臂疼痛,我知道必须再下水继续停留,我让周沛陪着我回到4米左右深度,疼痛开始缓解,我们又停留了20分钟左右升水,这时疼痛消失,但仍然头晕和恶心。我们的总减压时间大约在150分钟左右(计划减压时间为3个半小时)。

8、上岸
周沛解下我身上的数个减压瓶,将我拖拽到岸边,并且脱除装备,和群众一起把我抬到路边等待救护车。周沛通知了当地政府,让当时也在都安潜水的法国团队来搜寻王涛。但因为需要时间配气和准备,搜索工作推迟到第二日早上。当晚,我在医院和法国团队讲述了潜水事故的经过,并告知他们在50到80米区域搜索。我的头晕和呕吐持续到第二日才缓解,但是身上肌肉酸痛和手臂血管膨胀,怀疑也是减压病的症状。经过2次高压氧仓治疗后身体状况得以稳定。

搜索打捞:
4月19日早9点,搜索打捞工作开始,搜索团队由法国人皮埃尔带领,第一组潜水员下水搜索,很快在51米处,找到王涛的遗体,因为这里是一个水平通道,王涛很可能被水流带到这里卡住。随后第二组打捞小组,经过1小时将王涛和所有阶段减压气瓶携带出水。找到王涛时面镜在脸上,嘴上没有调节器,姿态双手平举,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

随后,我们一起检查了王涛的装备情况:
8/70主气瓶: 剩余0,HALCYON H75一级头因为强烈碰撞外壳损坏,并卡有大量岩石,但没有漏气.
8/70阶段气瓶,剩余0,工作正常
10/65阶段气瓶, 195 bar ,工作正常
18/45 减压气瓶,剩余120 bar 工作正常
21/35 减压气瓶, 剩余200 bar 工作正常
EAN 35 减压气瓶,剩余200 bar 工作正常
EAN 50 减压气瓶, 剩余40 bar( 周沛使用),工作正常
O2  减压气瓶, 剩余200bar 工作正常。
干衣充气瓶,剩余100 bar
主灯关闭,打开后工作正常
备用灯正常

事故处理:
在王涛失踪后,法国潜水团队立刻协助进行打捞, 皮埃尔讲到 Cave divers are a strong community. We will help each other. I think you will do the same if this happens to us。
广深潜水圈及WUD多名潜水员放下手中重要的工作,立刻赶往广西协助善后工作,并给予王涛家属以及我最大的精神帮助。4月19日晚,十几个王涛的潜水同伴帮他守夜,4月20日王涛的遗体在南宁火化,并举行了追悼会,很多潜水圈的朋友都送来花圈或发来慰问。在大家帮助下,王涛庄重地走完最后一程。在此,特别感谢参与广西前方事故善后的老高、陈晖、李赟奇、兴旺、老叶、周沛、北平、豆豆、泉哥、周毅、刘剑、巴特,以及后方支援的老万、morgan、李钰、小鱼、陈昊、舒扬。
事故后GUE ,SSI&MARES,以及PSAI的朋友都给予了我们很多安慰以及鼓励,海军和LEO提供减压治疗的方案非常有帮助。

反思:
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事故是怎么发生的?
1、过于自信。对可能发生的危险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我和王涛多次在这里潜水,都自认为对洞穴的结构了解,尽管请教了深潜记录保持者PASCAL和另一名洞穴深潜专家RICHARD,但我们还是低估了在大深度潜水情况下身体的不良反应,特别是在紧急状况出现的时候,这是导致我们这次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
2、没有组建足够的支援团队。如果有100米的支援,问题也许就避免了。但是在国内寻找可靠的100米洞穴潜水支援潜水员实在不易。
3、王涛和我曾多次进行多气瓶切换潜水,所以我们没有提前预演练习整个潜水的过程。在紧张和意识模糊的情况下,王涛没有切换第二个阶段气瓶,导致他误认为自己气体耗尽(打捞出水后经检查王涛第二个阶段气瓶气压为195),在大深度的洞穴潜水中,势必加剧他本人的精神紧张。而紧张,是这种潜水活动的大敌。
4、我们都没有遵循循序渐进的方法。之前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次潜水是超出我们潜水的经验范围的探索潜水。因为这种极限环境的潜水,每个潜水员只能依靠自己。同伴的帮助是很有限的。所以当王涛出现事故的时候,虽然我尽了全力去提供帮助,但最终还是失败了,并几乎把自己也置于同样的绝境。根据事后的技术分析,王涛的意外成因是很可能是因为紧张导致呼吸加速,二氧化碳堆积,这时氮醉的效果会扩大,同时在共用气后的加速上升导致身体内氦气气泡及氮气气泡快速从身体组织散出(氦气是一种低溶解的气体,可以快速从身体内排出),造成意识模糊乃至晕厥,才导致他最后会松开二级头,无意识上漂,甚至没有尝试抓住身边的岩石、长喉、潜伴,也没有任何挣扎。
5、气量计划不够保守。我们在这种深度,按照1/3的计划气量,考虑到了在其中一名潜水员没气的情况下还有足够气量共生上升。但是,我们没有考虑到水下出现的不仅仅是气量不足的问题,还有一些无法预料的情况——例如这次的引导绳断裂。在这种深度下,出现了两个意外,给潜水员处理的时间非常短,造成我和王涛的心理压力。在这种心理压力下,潜水员的关注会变得狭隘。例如我,就只能全心全意地照看我的气压表,关注气量使用情况,同时密切关注引导绳。在这种情况下,无力照看身边的潜伴王涛。
6、在出现事故后,我一度失去理智,快速上下搜索潜伴,使用21/35深潜至90米,忽略深度停留,导致出现严重生理反应

而我的幸存和生还,则全靠以下这些因素:
1、安排了有减压潜水经验和救援能力的周沛作为减压支援潜水员,我们一起探讨了潜水计划,他了解所有停留位置和时间,以及减压气瓶放置的位置。
2、使用了恰当的装备,准备了充足的减压气体,并且正确放置了各阶段减压瓶。
3、在引导绳断裂时,冷静地根据地形处理了紧急情况。
4、整个潜水过程中对引导绳始终保持高度关注,特别在意识模糊时。
5、王涛在120米大深度出现没有气的情况下,还能冷静示意后进行共用气程序,表现出良好的心理状态和情绪控制,如果一个惊慌的潜水员出现,这个事故将是2人遇难。
6、在我最接近死亡的时候,我告诉自己不要放弃生命,无论过程有多痛苦,但是我需要坚持。这让我在严重症状的情况下度过了150多分钟的减压。

我们怎么能让潜水更加安全?
潜水的安全是大家一直在讨论的问题,无论休闲还是技术潜水。尽管我们在平时不断研究分析事故原因,希望能警醒我们,但我们内心还是觉得事故和我们很遥远,并没有深刻认识。通过对美国洞穴潜水事故的研究,我们早就清楚洞穴深潜时造成有资格的洞穴潜水员死亡的第一原因,但我们还是以为,事故不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而没有充分准备。
    很多潜水员对潜水没有敬畏,认为潜水是很简单的事情,不可能发生事故,如果听到事故也觉得是和自己很遥远,所以不顾最基本的潜水程序和原则,比如:下水不检查装备,水下不检查气压,不和同伴一起,随意改变潜水深度和时间计划,过快上升等等,但是事故就潜伏在不经意间。所以我希望大家以我们的这次事故为教训,避免更多的潜水事故发生。一次事故的代价是家人和朋友的眼泪,太沉重。
血的教训告诫我同时也警示大家潜水必须遵守以下安全原则:
1、心态上认真对待每一次潜水,充分计划准备,循序渐进
2、谨慎计划,谨慎谨慎再谨慎,1/3气量原则只是洞穴潜水最基本的标准
3、反复练习,直到紧急情况处理成为本能
4、培养良好的心理素质
5、统一的团队计划,一个团队的计划不应该不一致
6、恰当的装备和检查
7、增加水下的警觉性

以上便是本次事故全过程。我的Buddy王涛是一位极其出色的洞穴潜水员,也是一位真正的英雄。在水下130米处事故连发时,他并没有任何惊慌,冷静平和并按照程序处理事故,即使是面对死亡的时刻,他也没有恐慌。如果当时他有任何不冷静或恐慌的行为,那么死亡的将是我们两个人,我非常感谢王涛,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为中国的洞穴潜水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事故发生后,潜水圈的朋友们自发向王涛的家人进行了捐献活动,金钱是我们用以表达心意和哀思的方式,我们无法挽回王涛的生命,唯有用这样的方式向王涛的家人略表心意。
也有好友专程赶到深圳看我,担心我会受到打击而不再潜水。我很感谢大家的帮助,但我想我一定会继续从事潜水探索事业的,不仅为了我,也为我的Buddy王涛,我一定会再返回出事的地点,在那里安放下王涛潜水证照,以示纪念。
谨此,也希望全中国的潜水员们以我和王涛的事故为鉴,牢记安全潜水的原则,在充分享受潜水的乐趣同时做负责任的,安全的探索,共同推进我们挚爱的潜水运动在中国蓬勃发展。
最后摘引一首好友WILLIAM悼念王涛的诗以表悼念
《涛声依旧》

惊闻噩耗自桂来,月下悲思不得安。
同是海角逐浪人,相惜怎奈悭半缘。
遥望明月破云出,幻听浪涛声依旧。
人间至今失一帅,龙宫从此易主新。
碧水深潭若有心,应识英雄谈笑声。
后来新人翻江时,勿忘岸前祭旧人。
莫道华夏无龙蛟,潜魂鸿志终不阿。
安得吴钩龙鳞甲,踏破黄泉斩阎罗!

王远
2014年5月4日

附:三名潜水员装备情况
潜水员:王涛
1、主气瓶 , 8/70, 180 bar 
   调节器: 一级头 HALCYON  H50/H75   二级头 APEKS XTX 40
   气压表: SCUBAPRO SPG
   BCD: HALCYON ECLIPSE, EVOLVE 60
   主灯:EZ JAEGER 1500
   备用:一个EZ JAEGER 600,一个EZ JAEGER 1000
   潜水刀: HALCYON H钛刀/EZ Z切绳器
   干衣: EZ ENCHANT
   底衣: EZ PENGUIN 200
   蛙鞋: GULL MANTIS
   面镜: 主备用 TUSA M17/ MARES
   头套/手套: SCUBAPRO 5mm
   方向标志: 圆片 箭头 RAMP
   电脑表: BOTTOM TIMER
   指北针: SUUNTO
   线轮:二个 EZ SPIDER 30
   水下记事本: HOLLIS
   干衣充气瓶,ARGON BOTTLE, 空气, 200bar
2、阶段气瓶: 8/70  210 bar, 10/65 210 bar
  调节器: 一级头 SCUBAPRO MK25/EZ FALCON  二级头 EZ FALCONET
  压力表:HALCYON
3、减压气瓶:
  18/45   190 bar
  调节器: EZ FALCON / FALCONET
  21/35   200 bar
  调节器: EZ FALCON / FALCONET
  EAN 35  200 bar
  调节器   UTD P75
  EAN 50  200 bar
  调节器   APEKS XTX 20O
  O2    两个气瓶 ,200 bar, 
  调节器   一级头:SCUBAPRO MK2 /EZ FALCON 二级头R295 /FALCONET

潜水员:王远
1- 主气瓶 , 8/70, 180 bar 
   调节器: 一级头 两个EZ FALCON 二级头 两个 EZ FALCONET
   气压表: EZ HIPPO
   BCD: EZ SEAL 50
   主灯:EZ JAEGER 1500
   备用:两个EZ JAEGER 600
   潜水刀: EZ SWIFT 钛刀/ Z切绳器
   干衣: EZ ARCTIC TERN
   底衣: EZ PENGUIN 200
   蛙鞋: SCUBAPRO JET FIN
   面镜: 主备用 TUSA 110/M17
   头套/手套:EZ 7mm
   方向标志: 圆片 箭头 RAMP
   电脑表: D6 GAUGE,BOTTOM TIMER
   指北针: SUUNTO
   线轮:二个 EZ SPIDER 30
   水下记事本: 无品牌
   干衣充气瓶: ARGON BOTTLE ,空气 200 bar
2、阶段气瓶:两个, 8/70  190 bar,
  调节器: EZ FALCON / FALCONET
3、减压气瓶:
  18/45   190 bar
  调节器: EZ FALCON / FALCONET
  21/35   200 bar
  调节器: EZ FALCON / FALCONET
  EAN 35  200 bar
  调节器   EZ FALCON / FALCONET
  EAN 50  200 bar
  调节器   EZ FALCON / FALCONET
  O2      两个气瓶 ,200 bar, 
  调节器   SCUBAPRO MK2/EZ FALCON
 

支援潜水员周沛
携带备用气体:纯氧气瓶100 bar , EAN 50 200 bar
主气瓶双瓶:空气, 170 bar

举报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DQ2NDc0Mw==∣=200259283&idx=1&sn=e4da17e48f5139f29b562527670a303c&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d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