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強調台灣走到這個地步,不是階級、藍綠、省籍鬥爭,而是「臣民、公民」競爭,公民相信未來可靠自己改變現況,但臣民不相信。臣民或許是既得利益者,或是在威權教育下長大,但經過反國光石化成功後,他相信公民可改變一切,包含所有社會不公不義的事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