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世祥

五天之內,學生進佔立法院,攻入行政院,石破天驚,開創公民運動新模式,讓台灣的政治天空變得很不一樣,令世人矚目,打動了台灣人的心,尤其是中老年人。

黑箱服貿 學生忍無可忍

主政者是罪魁禍首,事件以服貿協議為引爆點。民調九趴的總統恣意妄為,服貿協議從談判以來一路黑箱作業,社會譁然;國會三十秒就把協議視為完成審查,更讓年輕人忍無可忍︰黨國當局決心橫柴入灶,把國會當橡皮圖章,完全無視民意,為捍衛民主,使出非比尋常手段制止,攻佔國會行動因此堂皇開展。

年輕人的純真理想,有如照妖鏡,照出台灣政壇的妖孽。悖離民意的國會是其一。服貿衝擊四、五百萬勞工,茲事體大,中國國民黨立委卻一味護航,不顧選民付託,只聽命於馬英九一人,一意放水,在野黨無能為力,人民極其無奈。眼見國會形同虛設,年輕人乃挺身而出,凸顯了國會的荒誕。

太陽花學運正氣凜然,照出總統兼黨主席的馬英九,是最大的麻煩製造者。這個人為了服貿,壞事幹盡。服貿未經評估,秘密談判,不做溝通,欺瞞人民,學生以「黑箱」總括其程序不正義。尤有甚者,為除去擋路石頭,他發動「九月整肅」,製造社會不安,企圖鬥垮配合不周的國會議長,且挾黨產、提名權以令同黨立委,「服貿能審不能改」,手法粗暴。

國家暴力 引起社會公憤

青年學子無私奉獻,更照出馬政府的卑鄙齷齪。這個政府強推服貿,謊話、神話、笑話百出;國家元首繼「蠢蛋」(Bumbler)之後,再被封「鹿耳毛」稱號,丟臉至極。三二三行政院的流血鎮壓,使台灣人民想起一九四七年同一地點,軍警向陳情的群眾開槍,釀成二二八事件。令人憤慨的,相去六十七年,儘管台灣已從極權走到民主,不論叫行政長官公署或行政院,國家暴力本質仍然不改,血腥鎮壓手無寸鐵的青年。

面對國家危機,年輕人見義勇為,表現令人刮目相看。他們以積極的手段,力挽民主免於墮落懸崖,經濟社會不致慘遭賣斷,台灣維持自主尊嚴。他們實際行動,證明年輕一代既不麻木,也非「草莓」;有如《時代》(Time)雜誌所說:學運顯示台灣的年輕人會為民主而戰。他們以非暴力手段進行不合作運動,反讓動粗的警察引起社會公憤;做大官的「自由主義學者」江宜樺,假面具至此撕毀殆盡。

運用網路 揭穿官媒謊言

充分運用網路科技,學生開啟了公民運動新境界。他們群策群力,擬定作戰與應變計畫。他們透過手機等行動通訊,發出動員令,說動、集結學生群眾,掌握對峙的警方動態。文宣戰是網路世代的強項,他們自製影音文字多媒體,以多種語言向世界傳送,積極論述,主導話題,駁斥官方與若干媒體抹黑、恐嚇、嫁禍,還原外界所不知的真相,使官媒謊言穿幫。他們適時引用胡適、傅斯年的名言,既對抗當局,也自我激勵。網路力量大,從網民集資在自由、蘋果兩大報與紐約時報刊登廣告,購買太陽餅反諷高官蕭家淇,迅即一呼百諾,眾志成城。

學運的後勤管理,尤為典範。各界主動支援物資源源而來,頗有「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的氣勢。立法院內外,學生分工合作:整理管控物資,分類處理垃圾,糾察維持秩序,拉線確保救護通暢…,外加志願服務的醫師、律師、義工群,讓人見識最新版公民運動的管理與效率。去年夏天白衫軍是一天的大規模集結,太陽花學運顯示學生有能力進行長時間而理性和平抗爭。

正因如此,網路世代搞學運,太陽花直讓許多中老一輩自嘆不如。僅以來自藝文界的讚賞,即可見一斑:學生做了我們猶豫的事(導演柯一正);你們做父母不敢做的事(導演王小棣);我們為反核站了一年,還不如你們一個晚上(作家小野);台灣人終於荒唐醒了(雞排妹鄭家純)。

學生運動經此一役,既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最終也必是勝利的一方。儘管黨國當局仍試圖反撲,太陽花學子至少已展現令人刮目相看的成就。

他們喚起民眾,扭轉時勢。經由學生奮起,民眾認真看待服貿,已達振聾發聵之功。民調顯示,五成六不支持簽訂,六成三認應退回已簽的協議,七成五贊成重新談判,八成同意先立法監督再審查,馬黨國打算服貿不審過關的如意算盤,顯遭嚴重挫敗。至於學生上街和佔領國會,獲六至七成民眾支持,證明人民眼睛是雪亮的。

佔領國會 強大民意支持

他們捍衛民主,點燃改革動力。佔領國會顯屬「非典型」抗爭,讓台灣回歸民主政治ABC:人民才是主人。年輕人在問,為什麼受人民付託的公職人員,從總統、閣揆到立委,可以不問民意,不循程序正義,強要通過服貿。受強大民意支持的佔領國會行動,也使總為黨國背書的議會所,重歸人民所有,不論時間長短,年輕人的果敢仁智,足讓有良心的中老年人感動反省,位居權勢的「大人」豈可繼續胡搞瞎整?

衝擊體制 挽救台灣民主

他們衝擊體制,開創新局。年輕人的理性熱情,為陷入困境的台灣民主注入清新力量。史學家余英時以「保衛並提高台灣民主體制的運動」為學運定性。的確,屢遭踐踏而不進反退的民主,凸顯黨國體制獨裁、國會監督機能崩壞、政府與民意脫節等諸多問題:學運又點出與中國協議的程序正義、濫用國家暴力等嚴肅話題。學生挺身而出,要求積極處理這些挑戰,關心台灣前途的有志之士,絕不能讓年輕人孤軍奮戰。

遭到青年學子當頭棒喝,九趴總統仍在虛與委蛇,玩兩手策略,既宣稱願與學生對話,卻仍透過同黨立委行緩兵之計,試圖以消耗戰讓學運退潮。然而,點燃的亮光已起,響應熱烈遍及國內外,台灣因年輕人而變得不一樣。大失人心的馬英九回歸「誠為上策」的普世道理,或尚有「退場」的機會;不此之圖,繼續與年輕世代及廣大民意站在對立面,不但任期所剩日子難過,學生和覺醒的人民也不會善罷干休。

(作者是資深新聞工作者)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4/new/mar/30/today-p17.ht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