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鄒景雯/專訪 「三一八佔領國會」的參與者之一、中研院法律所副研究員黃國昌受訪指出,這次的運動,是台灣這一代的年輕人意識到,他們已經被逼到了牆角。一方面是民主的懸崖,第二方面,他們正在面臨惡劣的就業環境。他們有效帶動了許許多多的年輕人共同投入,為台灣的救亡圖存奮力一擊。而這,也對中共發出了一個強烈的訊息:台灣不是一個他們可以予取予求的地方。 問︰「佔領國會」的行動為什麼會發生?經過又是如何? 黃國昌︰三月十七日,從立法院傳來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將服貿協議送出委員會的消息時,錯愕、震驚、憤怒,所有的情緒交錯在一起,接著開始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那天傍晚,我們與公民團體在立法院門口舉行了記者會,抗議張慶忠違法,有幾位學生也到場參與,大約有八至九人,後來陪林飛帆等同學一起離開立法院開會商討,大家認為一定要有所回應。因為,台灣的民主已經被逼到懸崖邊,已經沒有退路了。 很短時間內集結 分三批翻牆 第二天,星期二,看到大部分的新聞媒體都將「服貿視為完成審查」當成既定結果,開始討論何時排院會,準備列入院會報告事項,這事就結束了。但是,從憲政民主的觀點看,那個會議根本是無效的,一個明顯違憲違法的會議,馬政府在社會上營造的氣氛卻是︰它已經發生了,你就不要吵了,再怎麼吵都沒有用。兩相對比之下,如果沒有一個很劇烈的突破口,這件事情是沒有辦法被凸顯出來的、這個錯誤是無法被改正的。 由於擔心消息走漏,被竊聽,連傳送電子郵件都很害怕,所以我們在找人時,就如前述,從身邊遇到的人開始。週二(十八日)下午,我們在立法院附近的一個辦公室開會,準備作戰計畫,大約在四點定案。 剛好,週二晚上,NGO團體辦了一個民主團結之夜,晚會的主持人正好是共同參與的朋友,我們知道那個晚會會有認識的同學來參加。另外,我們也去找一些學生團體當面洽談,獲得了幾個團體的應允參與。當晚,一起先到某定點集合,同時陳為廷也在晚會現場找公民覺醒聯盟的夥伴參加。配合晚會主持人的宣布,分成三批在九點左右先後從濟南路、青島東路翻牆過去。整個過程,在很短的時間發生,雖然中間的過程涉及到的準備不少。 問:希望達成什麼目標? 黃:我們要讓大家清楚的認識到:三十秒就將服貿視為完成審查這件事情是錯的,對台灣民主傷害太大。這個訊息必須很強烈。同時,第二個訊息是「這個錯誤必須被改正」,這個訊息也要很強烈。關鍵場域就是立法院,我們的立法委員到底在幹嘛?怎麼會做出這麼荒謬的事情?選民經由代議選舉制度選他們進入國會殿堂,他們顯然沒有履行他們的職責。大家用民脂民膏的納稅錢養這些立委,然後透過一個完全摧毀民主價值的程序,剝奪我們對服貿協議任何參與及監督的可能性。 真正傷害民主 是馬英九自己 更重要的是,過去這些年來,台灣在某個程度上,由於馬英九透過政黨系統緊密的控制了行政權,甚至將手伸入了立法權。馬政府許許多多的作為都選擇站在人民的對立面,儘管其民意支持度持續探底,還是肆無忌憚、一意孤行。人民即使高度不滿、四處抗議,馬政府依然置之不理。大家充滿了深沉的挫折感,進一步造成失敗主義的瀰漫,彷彿要大家放棄抵抗。在這樣的氛圍下,我們決定站起來對抗這個毀憲亂政的政府。 在這次的行動中,我想,大部分參與團體的共通主張是,反對透過踐踏台灣民主核心價值的方式,去通過影響如此深遠、爭議如此重大的兩岸服貿協議。在這個共同主張下,有數條軸線,民主是一條軸線,服貿對台灣年輕人就業未來所造成的衝擊,則是另一條軸線。當這兩條軸線交雜在一起時,才會引起這麼多人的共鳴與迴響。 問:你又如何看待馬英九週日的回應? 黃:馬英九在聲明中提到:台灣是歷經了數十年的努力,才爭取到民主。馬英九也試圖將破壞法治的大帽子壓在學生身上。然而,真正在踐踏民主價值的,真正在傷害法治的,不是別人,正是馬英九自己。從去年九月政爭,透過檢察總長黃世銘的濫權監聽、違法洩密,試圖破壞民主憲政體制開始,引發台灣社會動盪不安,公民社會強力抗議。馬英九不僅沒有任何反省,反而更為變本加厲,為了強行通過服貿,不惜容任張慶忠以違法亂政的方式宣布服貿視為審查完成。今天,台灣社會真正的亂源,就在馬金體制的胡作非為。 這代年輕人 面臨惡劣就業環境 如果馬英九真的還有一點點為台灣社會的心,馬英九就應該立即認錯,立即承諾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等到立法完成之後,才開始進行服貿協議的國會審議程序。 問:最後請定性這次的運動? 黃:這次的運動,是台灣這一代的年輕人意識到,他們已經被逼到了牆角。這個牆角,一方面是民主的懸崖,如果這樣的方式也叫作民主,那麼以後的協議不是也可以比照辦理?這是很可怕的事情。第二方面,他們正在面臨惡劣的就業環境,馬政府讓台灣的經濟幾乎完全依附在中國之上,導致產業嚴重外移,台灣產業內部空洞化。年輕人畢業時面臨的低薪狀況,實質所得比十幾年前的水準還要低。 這些年輕人在學校裡被教導:你好好念書會有未來,但現實情況是,你好好念書,面對這個惡劣的環境,還是看不到未來。因此對於這個政府,這是最強烈、最深沉的奮力一擊。 看到這個現象,我對於有一群年輕人有勇氣奮力抵抗,其實並不驚訝。因為在過去一段時間,許多公民運動的過程當中,並不乏見。比較讓我驚訝的是,這群人即使採用這麼激烈的手段,做了佔領國會的事情,在這麼短、這麼迅速的時間內,可以這麼快的得到社會上廣泛而強力的支持。他們有效帶動了許許多多的年輕人共同投入,為台灣的救亡圖存奮力一擊。 讓中共正視 台灣不能予取予求 有年輕人願意為這件事情努力,在台灣各角落,有各式各樣的人透過各種方式送物資來也好,精神上的打氣也好,實際上的參與也好,甚至連海外的台灣人,或者是華人,都受到了感召。這印證了只要肯努力、奮鬥,台灣未來還是有希望的。這些年輕人也幫助大家從過去瀰漫的失敗主義當中,給走出來。所以有香港的年輕人特地跑到台灣來參加,在會場中發表感想:他多希望香港有台灣這樣的活力,台灣年輕人有勇氣站出來抵抗,對香港年輕人有極大鼓舞作用。 這次的行動,也對中共發出了一個強烈的訊息,台灣年輕人為了台灣的民主自由,以及自己生存的未來,已經準備好了。他們願意站出來,奮力捍衛。這次的運動可以讓中共正視,台灣不是一個他們可以予取予求的的地方。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4/new/mar/24/today-p1.htm?Slots=P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