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 馬英九對王金平發動整肅式的鬥爭,事情一發生,我在「香港明報」的專欄就以「台灣的政治惡鬥已經開始了」,做了報導及評論,那是香港媒體的第一篇正式報導。 也正因如此,所以最近幾天,包括香港的「鳳凰衛視」、「南華早報」等重要媒體都好意的打電話來訪問,我都坦白的回覆說「馬英九已經瘋了」。我所謂的「瘋」,不是精神醫學上的「瘋」,而是權力病理學上的「瘋」。那幾位香港記者都程度不錯,當我說「馬英九已經瘋了」,他們都聽得懂,並發出會心的微笑。 昏君諉罪變暴君 近代對權力病理學的研究已相當深入。特別是學者和知識份子早已注意到「昏君」變成「暴君」的心理機制。當一個昏庸的領導人造成國事日非,這個昏君一定不會自我反省,而會以種種陰謀論將責任「諉罪」(Blame)於別人。當他的這種「諉罪」之心出現,於是「昏君」很快就會變成「暴君」。當年的明末最後一個亡國皇帝崇禎,他自己昏庸誤國,但最後他卻認為是「諸臣誤我」,於是一切良臣武將全都被逐被殺,只剩沒有良心的吹牛拍馬等親信圍繞在身旁。一個大權在握的昏君,「諉罪」於別人是個太好用最廉價的武器。這就是權力造成的瘋狂。因此,十八世紀英國著名的智慧詩人波普(A. pope)遂說:「最壞的瘋狂,是那種自以為最聰明的瘋子!」 而今天的馬英九就已走在由「昏君」變成「暴君」的路上。他治國無能,現在只剩殺大臣來證明自己道德優越唯一的毒招和賤招。因此,在權力病理學上,馬英九真的已成了瘋子。 當年的英國文豪薩繆爾.約翰森(Samuel Johnson)曾說過,對於這種權力的瘋子,我們應該: ─「當一個這種瘋子,拿著棍棒跑到房裡揮舞,喊打喊殺,我們就要懂得自衛,我們必須用棍棒先將他打趴,然後再回頭來對他表示悲憫!」 因此,在權力病理學上,馬英九真的已是瘋了。他這次公開的站了出來,對王金平展開追殺式的整肅鬥爭就完全是權力瘋狂的行徑。上個星期,我為了了解此案,特別訪問了很久不見的國民黨的相當高層人士,得出了這個事件的完整故事。 四人幫滅王大計 ─馬英九真正決定對王金平下手,是在八月份他前往中美洲訪問,過境美國時,馬和他的第一號親信、現任駐美代表的金小刀見了面。當時就已決定了「滅王大計」,返回台灣後,馬又和另外的親信江宜樺、羅智強、黃世銘等三人,編好了「滅王劇本」。因此,馬鬥王的整個計畫,除了馬本人外,台灣政壇上的「四人幫」已由暗處正式走上了台前,這四人就是金、江、羅、黃! ─馬對滅王大計自信滿滿,「四人幫」成員也態度張狂到極點。九月八日「滅王大計」正式展開前,府內召開了五人小組會議。出席者有馬英九、吳敦義、行政院院長江宜樺、國民黨秘書長曾永權、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在那個會上,曾永權是個沒聲音的圈外人,只有吳敦義對「滅王大計」唱反調,據內情人士所告知,吳因為唱了反調,曾受到江和羅的圍剿。知情人士表示,江和羅對吳的圍剿,口氣凶狠,完全不像是對副元首談話,而像是長官在訓部下,最後馬居然與親信附和,暗示要吳閉嘴,那次五人小組會議後,馬還架著吳去開記者會。在那次記者會上,吳鐵青著臉,不發一言。事後吳和親友說「我已觸怒了龍顏」,國民黨高層則已有人說,「這次是王金平,下次就是吳敦義!」 「道德法西斯」權鬥 ─馬這次動用司法機器,靠著非法監聽,而展開整肅式的權力鬥爭。這種方法在當代政治學裡,叫做「道德法西斯」,它是指沒有道德的權力者,透過非法違法的特務監聽,蒐集政敵、反對黨及不滿人士的黑資料,然後擺出一副很有道德的面孔,將別人鬥垮鬥臭和進行權力的恐嚇及勒索。當年的美國聯邦調查局長胡佛,即為「道德法西斯」的原型,他透過竊聽監聽,蒐集了三分之一國會議員的公私黑資料,因而可以為所欲為。他並竊聽到馬丁路德金恩召妓的床上錄音,希望藉此將金恩鬥垮鬥臭。後來尼克森搞出水門案,就是受到了胡佛的啟發。美國總統居然用特務當工具搞出水門案,這乃是不可原諒的大罪,所以美國國會才一致決定彈劾罷免,尼克森在彈劾案通過前只得主動辭職下台。而今天台灣的領導人對國會院長及反對黨黨鞭非法監聽,而且將監聽的材料自鳴正義的展開權力鬥爭,非法還自認有理,這已是對台灣人民最大膽的藐視。馬以特務手法鬥王,這已不是手段粗糙的問題,而是絕對不可以的問題。如果一個政黨還敢把這種事稱之為黨紀,這個政黨就已不夠資格稱為民主政黨,如果台灣有嚴格的憲法法院,人民其實已可要求取消它的政黨資格! 權力病理學的瘋子 因此,馬英九惡整王金平,對台灣社會其實是上了寶貴的一課。台灣人民已知道權力病理學的瘋子是什麼樣子;也知道了國民黨的黨紀原來就是一個人無法無天的旨意;人們也知道了不只中國有「四人幫」,台灣的國民黨同樣也有親信亂政的「四人幫」,他們原來如此相似;人們也才知道馬英九表演的溫良恭儉背後是一張多麼殘酷無情的面孔。現在王金平在司法上確保黨籍上已贏得首勝,這顯示馬鬥王將會有得拖,在拖延中馬的垃圾步將會愈來愈多,他的瘋子程度將會變本加厲曝現在國人面前。 台灣人應該想一想,這樣的瘋子還能再幹總統嗎?國民黨員也該自問,他還有當黨主席的資格嗎? (作者南方朔為文化評論者)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sep/22/today-p5.htm?Slots=P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