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落後國家的軍人,利用國家元首出訪的機會發動政變,建立軍事獨裁政權。王金平雖然不是國家元首,卻是民主國家中由憲法保障的的民意機關最高首長,也因為出國,被馬總統利用「天賜良機」而誅殺。因此是一種變相政變。

什麼原因促使馬總統用這種不光彩的手段來實現獨裁權力呢?就是為了追求歷史定位、實現「習馬會」。「習馬會」重要嗎?當然。爭取諾貝爾和平獎必須有一個標誌性的事件。讓我們從以下重大事件日誌來看其中的「誅」絲「馬」跡。

六月二十八日,特偵組監聽到王金平給柯建銘的電話。政治敏感度非常高的檢察總長黃世銘,不可能麻木到八月三十一日才向馬英九報告。

七月四日,旺旺集團公佈四成七民眾支持「馬習會」,反對三成四。

七月十日,馬英九接受壹電視訪問,拋出「馬習會」議題。為免人民擔心馬英九為會晤而矮化自己身分,陸委會發言人吳美紅表示,馬英九總統在任內不論時地,都是「中華民國總統的身分」。

八月十一日到十三日,馬英九在紐約與「地下總統」金溥聰見面,不可能不談「馬習會」與王金平的問題。

八月十六日,馬英九在巴拉圭立即表示,他正積極爭取以「經濟體領袖」的身分,出席今年在印尼舉行的APEC。才一個多月,馬英九從「中華民國總統」主動降格為「經濟體領袖」,「馬習會」成了「習馬會」。

八月十九日,國台辦副主任孫亞夫回絕,要馬英九「多創造條件」。馬英九把國都賣了,北京還要什麼?

八月二十六日,馬英九接受媒體專訪時承認,參加今年的APEC,「條件還不夠」。

八月二十八日,台灣蘋果日報就此發表〈請總統府回答〉(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828/35253020/)的社論,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問馬說「努力創造條件」是什麼意思?

九月六日,特偵組舉行記者會,馬總統當天及其後連續多天發重砲,人們才醒覺,誅殺王金平是為通過兩岸服貿協議清除障礙,而為「習馬會」創造條件。

馬英九以總統身分為王金平定罪,再以黨主席身分釜底抽薪,將王金平免除國會議長職務,這種「兩面人」身分只有黨國體制才可能出現,與中共以黨的「雙規」來界定是貪官再交給司法處理異曲同工。

國民黨內的非馬勢力兔死狐悲。但是面對白色恐怖與利益誘惑,會造反嗎?可是事情並沒有完結,馬總統追殺王金平的記者會,左右兩位大將是副總統吳敦義與行政院長江宜樺,就是未來正副總統候選人,其他人敢有不軌,王金平就是下場。

將來面對中國還是台灣本土的利益,馬英九會選擇哪個,也很清楚了。對本黨同志尚且不擇手段,對在野黨與民眾,難道會溫良恭儉讓?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sep/11/today-o8.htm

廣告